标题: 想在风中说爱你 (四)
寄北





UID 2703
精华 8
积分 43
帖子 1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20
发表于 2006-1-19 10:4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想在风中说爱你 (四)

拿 了 些 色 拉 和 水 果 , 她 挑 了 一 张 靠 近 乐 队 又 无 人 的 桌 子 坐 下 来 。 正 在 唱 歌 的 是 一 个 中 年 男 人 , 很 魁 梧 的 样 子 , 声 音 浑 厚 忧 郁 。 不 知 他 唱 的 是 一 首 什 么 样 的 歌 , 她 也 没 有 刻 意 去 听 清 楚 歌 词 , 只 感 觉 自 己 在 一 片 波 光 鳞 鳞 的 水 面 上 荡 漾 , 月 亮 静 悄 无 声 , 一 如 她 的 叹 息 。
         
歌 声 蓦 然 而 止 , 她 同 时 被 一 群 老 太 太 的 声 音 惊 醒 。 一 共 是 七 个 。 每 个 老 太 太 都 微 笑 着 看 着 她 : “ 我 们 可 以 坐 这 吗 ? ”
         
“ 当 然 。 ” 。

“ 嗨 , 我 是 安 娜 , 很 高 兴 见 到 你 。 ” 安 娜 显 然 是 这 七 个 老 太 太 里 的 头 , 微 微 有 点 胖 , 颇 有 些 优 雅 , 神 态 里 有 某 种 她 一 时 想 不 起 来 的 熟 悉 。
         
“ 我 是 雪 丽 。 ”
         
“ 我 是 黛 安 娜 。 ”
         
老 太 太 们 都 热 情 地 微 笑 着 。 她 也 微 笑 起 来 : “ 我 是 洁 。 ”
         
“ 你 从 哪 里 来 ? ” 安 娜 问 。
         
她 犹 豫 了 一 下 : “ 中 国 。 ” 这 个 问 题 她 已 经 不 大 知 道 该 怎 么 回 答 了 。
         
“ 是 吗 ? 我 去 年 还 刚 去 过 西 安 旅 游 呢 。 ” 安 娜 说 。
         
话 盒 子 就 这 样 被 打 开 。 她 知 道 了 她 们 竟 是 来 自 七 个 不 同 的 城 市 , 在 一 条 游 船 上 认 识 的 。 大 家 特 别 谈 得 来 , 于 是 以 后 年 年 结 伴 出 来 玩 。 她 们 的 丈 夫 都 过 世 了 , 小 孩 也 早 已 羽 翼 丰 满 , 满 世 界 横 冲 直 撞 的 , 有 时 也 弄 得 头 破 血 流 , 却 很 少 要 她 们 操 心 。
         
“ 你 有 几 个 小 孩 ? ” 她 问 安 娜 。
         
“ 八 个 。 ”
         
“ 什 么 ? 八 个 ? 我 以 为 在 北 美 没 有 人 会 生 八 个 孩 子 。 ” 她 忍 不 住 惊 奇 了 。
         
安 娜 笑 : “ 早 的 时 侯 也 有 很 多 大 家 庭 的 。 不 过 我 的 八 个 孩 子 里 四 个 是 我 和 我 前 夫 的 , 另 外 四 个 是 我 后 来 的 丈 夫 的 。 ”
         
“ 是 怎 么 回 事 ? ” 她 若 在 平 时 肯 定 不 会 这 么 不 顾 礼 貌 的 , 今 天 却 特 别 想 知 道 。 好 在 安 娜 并 不 介 意 : “ 我 跟 我 的 第 一 个 丈 夫 生 活 了 二 十 年 , 一 开 始 就 发 现 彼 此 不 是 很 合 得 来 , 但 我 一 直 忍 着 , 最 后 却 还 是 离 了 婚 , 因 为 有 些 事 就 是 忍 不 来 勉 强 不 来 。 ”
         
这 话 好 象 在 哪 里 听 过 , 是 哪 里 呢 ? 她 认 真 地 打 量 起 安 娜 来 。
         
奶 奶 。 对 了 。 难 怪 一 开 始 就 觉 得 安 娜 似 曾 相 识 。
         
奶 奶 去 世 的 时 侯 她 只 有 十 五 岁 , 一 晃 已 有 近 二 十 年 了 , 但 她 一 直 是 记 着 的 , 不 光 因 为 她 从 小 差 不 多 是 奶 奶 带 大 的 , 还 因 为 在 她 眼 里 , 奶 奶 一 直 是 个 很 不 寻 常 的 女 人 。 夏 天 乘 凉 的 时 侯 爷 爷 便 老 爱 讲 奶 奶 的 故 事 , 总 是 这 样 起 头 : “ 想 当 年 , 你 奶 奶 可 真 是 个 大 美 人 呢 。 ”
         
美 丽 的 奶 奶 十 几 岁 就 远 近 闻 名 了 。 父 母 舍 不 得 把 她 嫁 掉 , 却 因 为 一 年 特 大 的 旱 灾 , 用 她 草 草 地 换 了 一 家 的 口 粮 。 得 来 的 是 男 人 的 粗 暴 不 堪 和 婆 婆 防 不 胜 防 的 百 般 打 骂 , 而 且 男 人 总 是 看 犯 人 似 的 看 着 她 , 从 来 不 允 许 她 单 独 出 门 。 如 果 由 着 她 的 性 子 , 她 早 就 跑 掉 了 , 可 是 想 着 拿 了 这 家 的 粮 食 , 硬 是 咬 着 牙 熬 了 两 年 。 然 后, 借 着 村 里 的 一 次 大 集 市 的 混 乱 她 硬 是 逃 了 出 来 , 拼 着 小 脚 走 了 两 百 多 里 路 , 终 于 蓬 头 垢 面 , 肌 肠 辘 辘 。
         
“ 她 就 坐 在 我 们 家 的 台 阶 上 , ” 爷 爷 说 , “ 我 心 想 , 哪 儿 来 的 要 饭 的 , 怪 可 怜 的 。 所 以 我 就 扶 她 进 去 , 叫 管 家 拿 了 点 东 西 给 她 吃 。 管 家 婆 又 让 她 梳 洗 了 一 回 , 嗨 , 人 就 全 变 了 。 一 说 话 , 又 知 书 达 理 的 。 我 就 抓 着 她 的 手 说 , 嫁 给 我 吧 。 把 我 爹 妈 气 的 。 可 是 我 是 独 子 , 他 们 没 法 子 , 只 好 听 我 的 。 过 了 一 年 , 我 们 就 有 了 你 爸 , 我 爹 妈 有 了 大 胖 孙 子 , 天 天 乐 得 合 不 拢 嘴 , 当 然 不 再 唠 叨 什 么 。 谁 知 你 奶 奶 以 前 的 那 个 王 八 蛋 居 然 找 上 了 门 来 了 。 他 要 你 奶 奶 跟 他 走 , 你 奶 奶 一 下 子 把 眼 睛 瞪 得 比 什 么 都 圆 , 指 着 他 的 鼻 子 就 说 : ‘ 不 要 说 我 活 着 不 会 跟 你 走 , 就 是 死 了,  你 都 抬 不 走 我 ! ’ 你 奶 奶 就 是 有 那 个 气 势 , 立 马 就 能 把 人 镇 住 。 文 化 大 革 命 的 时 侯 , 红 卫 兵 来 抄 家 , 你 奶 奶 也 是 , 拿 了 一 根 铁 棍 拦 在 家 门 口 , 棍 子 一 挥 , 不 温 不 火 地 说 : ‘ 谁 要 是 敢 进 我 家 的 门 的 话 , 别 怪 我 的 棍 子 不 认 人 。 ’ 说 起 来 , 我 们 这 些 大 男 人 都 觉 得 羞 愧 。
         
“ 宝 宝 啊 , 过 日 子 , 就 得 好 好 过 , 要 么 就 不 过 , 不 死 不 活 的 还 不 如 不 过 。 ” 奶 奶 这 样 说 。
         
“ 你 奶 奶 真 有 意 思 。 ” 安 娜 和 另 外 六 个 老 太 太 都 听 得 入 了 神 。
         
她 望 着 她 们 , 感 到 了 一 种 亲 切 。 话 越 说 越 多 , 她 们 的 , 她 的 。 独 自 步 出 船 舱 的 时 侯 她 真 真 切 切 地 觉 得 心 上 放 下 了 一 块 大 石 头 。 其 实 她 一 直 是 很 有 些 恐 惧 的 。 虽 然 奶 奶 从 小 就 教 她 活 着 不 要 凑 合 , 她 还 是 不 能 想 象 没 有 丈 夫 和 儿 子 的 生 活 , 不 能 想 象 自 己 每 天 早 上 醒 在 可 以 起 床 也 可 以 不 起 床 的 无 聊 里 , 每 天 晚 上 又 睡 在 无 人 可 依 无 人 可 抱 无 人 可 想 的 寂 寞 里 。 但 是 看 到 了 老 太 太 们 的 生 活 , 原 来 也 并 不 那 么 可 怕 。 她 不 自 觉 地 做 了 一 个 深 呼 吸 。 河 上 的 夜 真 是 非 同 寻 常 , 黑 暗 真 可 以 说 是 一 个 非 常 高 明 的 魔 术 师 , 在 水 的 帮 助 下 两 岸 的 灯 火 都 被 美 化 到 了 极 致 。 “ 我 其 实 可 以 做 一 条 小 鱼 呢 , 一 条 自 由 自 在 的 小 鱼 。 ” 她 看 着 颜 颜 色 色 的 灯 在 水 里 追 逐 嬉 戏 , 不 声 不 响 地 笑 起 来 。
         
“ 很 美 , 是 不 是 ? ”
         
是 船 长 。 花 白 的 胡 子 , 亲 切 的 笑 容 , 就 象 在 某 个 电 影 里 看 到 的 一 样 。
         
“ 是 的 , 非 常 的 迷 人 。 ” 她 愉 快 地 附 和 着 , 然 后 央 他 告 诉 她 一 点 关 于 这 条 河 的 故 事 。
         
河 水 就 在 老 船 长 的 娓 娓 细 谈 里 汨 汨 而 流 。 各 式 船 只 , 尤 其 是 张 灯 结 彩 的 游 船 , 在 河 面 上 毫 不 疲 倦 地 来 回 穿 梭 , 好 象 在 织 一 张 灯 网 。 远 处 的 水 域 则 越 看 越 神 秘 。
         
“ 你 想 不 想 到 驾 驶 室 去 坐 坐 ? ” 船 长 问 。
         
好 啊 。
         
“ 丹 尼 , 我 给 你 带 一 个 客 人 来 了 。 ” 船 长 又 转 了 转 身 , “ 洁 , 这 是 我 的 儿 子 丹 尼 。 ”
         
“ 你 好 。 ”
         
“ 你 好 。 ”
         
她 打 量 着 他 , 一 张 很 年 轻 很 俊 秀 的 脸 , 一 头 乌 黑 乌 黑 的 发 。 不 是 那 种 自 来 熟 的 男 孩 , 见 了 她 甚 至 有 些 腼 腆 , 简 单 地 说 了 几 句 , 就 不 知 道 该 接 着 说 什 么 了 。 直 到 她 问 起 他 除 了 驾 船 外 还 做 些 什 么 , 他 才 活 跃 起 来 。 原 来 他 还 在 读 大 学 , 白 天 上 学 , 晚 上 挣 父 亲 的 钱 交 学 费 。 读 的 是 海 洋 生 物 。 “ 海 底 你 去 过 吗 ? 没 有 ? 你 应 该 去 的 。 亲 身 感 受 和 看 电 视 电 影 可 以 完 全 不 一 样 。 那 真 是 一 个 神 奇 的 世 界 。 ” 他 的 谈 兴 越 来 越 高 : “ 我 的 梦 想 就 是 将 来 有 一 条 自 己 的 探 险 船 , 专 门 到 一 些 有 特 异 地 质 的 地 方 去 , 比 如 有 海 底 火 山 的 地 方 , 那 里 的 温 度 都 高 得 惊 人 , 可 是 还 是 有 成 千 上 万 的 生 物 活 在 周 围 , 你 不 知 道 研 究 这 些 生 物 多 有 意 思 。 ”
         
她 认 真 地 听 着 , 很 为 他 的 激 情 感 染 。
         
“ 听 上 去 好 有 意 思 。 我 希 望 你 有 了 探 险 船 的 时 侯 能 记 得 告 诉 我 一 声 。 没 准 我 会 成 为 你 的 第 一 个 乘 客 呢 。 ”
         
“ 你 真 的 相 信 我 会 成 功 吗 ? 很 多 人 都 给 我 泼 冷 水 , 包 括 我 父 亲 。 ” 丹 尼 的 眼 睛 开 始 发 亮 。
         
“ 为 什 么 不 呢 ? 你 这 么 年 轻 , 没 有 什 么 是 不 可 能 的 。 ” 她 的 确 是 这 么 想 的 , 而 且 她 知 道 她 的 鼓 励 对 他 很 可 能 至 关 重 要 : “ 我 记 得 有 个 名 人 说 过 : ‘ 伟 人 之 所 以 成 为 伟 人 , 并 非 他 比 常 人 聪 明 , 只 不 过 他 的 目 标 比 一 般 人 大 一 点 罢 了 。 ’ 事 实 正 是 如 此 。 ”
         
“ 谢 谢 你 , ” 丹 尼 很 有 些 激 动 , 双 手 不 知 往 哪 里 放 : “ 谢 谢 你 这 么 说 。 ”
         
她 嫣 然 一 笑 : “ 不 用 谢 。 ”
         
船 靠 岸 了 。
         
她 伸 出 手 去 : “ 真 高 兴 认 识 你 。 我 过 得 很 愉 快 。 衷 心 祝 你 美 梦 成 真 。 ”
         
“ 等 一 等 , ” 丹 尼 没 有 马 上 来 握 她 的 手 , “ 我 这 就 下 班 了 , 让 我 送 你 回 去 吧 。 晚 上 一 个 人 不 是 很 安 全 。 ”
         
“ 不 麻 烦 你 了 , 我 坐 出 租 车 就 行 了 。 ”
         
“ 一 点 都 不 麻 烦 。 ”
         
她 望 着 他 , 有 一 丝 犹 疑 。 不 过 最 后 还 是 点 了 头 。
         
丹 尼 的 车 就 停 在 不 远 , 一 辆 已 经 不 新 的 福 特 。
         
“ 告 诉 我 你 住 哪 里 , ” 他 一 边 问 一 边 打 火 。 没 打 着 。 再 打 , 还 是 没 打 着 。
         
“ 真 该 死 。 ” 他 不 好 意 思 起 来 , 下 了 车 , “ 我 老 早 就 该 把 这 辆 车 扔 到 垃 圾 堆 去 的 。 ”
         
“ 让 我 来 看 看 。 ” 她 站 到 他 旁 边 , 看 着 他 已 经 油 黑 的 手 说 。
         
“ 你 会 修 车 ? ”
         
“ 我 是 学 机 械 的 , 知 道 一 点 。 ”
         
显 然 丹 尼 还 是 不 可 置 信 。 当 她 叫 他 再 去 打 一 下 火 的 时 侯 他 仍 旧 半 信 半 疑 : “ 你 肯 定 吗 ? ”
         
车 欢 跑 起 来 , 他 握 着 方 向 盘 , 不 时 侧 过 头 来 看 她 , 不 可 思 议 : “ 中 国 女 孩 个 个 都 象 你 这 样 聪 明 吗 ? ”
         
“ 比 我 还 聪 明 。 ” 她 微 笑 。
         
不 一 会 儿 旅 馆 就 到 了 。
         
她 再 一 次 伸 出 手 : “ 谢 谢 。 ”
         
“ 你 是 我 见 过 的 最 有 意 思 的 女 孩 , ” 他 用 了 两 只 手 来 握 : “ 认 识 你 真 是 太 高 兴 了 。 ”
         
“ 我 也 很 高 兴 认 识 呢 。别 忘 了 我 们 的 约 定 。 ” 她 挣 脱 了 他 的 手 : “ 晚 安 。 ”
         
冲 了 一 个 澡 , 感 觉 好 多 了 , 正 准 备 躺 下 , 电 话 铃 响 了 。
         
会 是 谁 呢 ? 没 有 人 知 道 她 住 这 里 , 而 且 这 么 晚 了 。
         
“ 你 很 美 。 ”
         
丹 尼 !
         
“ 我 忘 了 跟 你 说 你 很 美 。 ”
         
“ 你 这 是 干 什 么 呀 ? ”
         
“ 我 不 知 道 。 我 想 我 恋 爱 了 。 回 到 家 我 就 坐 立 不 安 , 象 一 只 找 不 到 自 己 尾 巴 的 小 狗 , 满 脑 子 全 是 你 的 影 子 , 赶 也 赶 不 走 。 ”
         
“ 别 胡 说 八 道 了 , 你 根 本 不 知 道 我 是 谁 。 ”
         
“ 我 不 管 。 我 只 知 道 我 必 须 告 诉 你 我 的 感 觉 , 因 为 我 从 来 没 有 , 从 来 没 有 这 样 感 觉 过 。 ”
         
“ 好 吧 。 ” 她 叹 着 气 , “ 你 现 在 告 诉 我 了 。 睡 觉 去 吧 。 明 天 你 就 会 把 我 忘 得 一 干 二 净 。 ” 她 觉 得 自 己 象 个 大 姐 姐 , 事 实 上 也 是 , 她 跟 他 , 至 少 相 差 十 岁 吧 。
         
丹 尼 坚 持 了 一 会 , 终 于 收 了 线 。 她 应 该 感 激 他 的 。 微 笑 着 摇 摇 头 , 她 把 他 年 轻 而 英 俊 的 笑 脸 在 脑 海 里 过 了 一 遍 , 然 后 倒 头 便 睡 。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4-26 12:08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