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看过天堂地狱 (ZT)
九妹阿霞





UID 83
精华 32
积分 1810
帖子 112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5
发表于 2006-2-13 09:3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看过天堂地狱 (ZT)

何天择
转引自:www.springofwater.net
一千九百多年前,使徒保罗记述一次他「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或在身内,我不知道;或在身外,我也不知道」,他「被提到乐园里,听见隐密的言语,是人不可说的」(哥林多后书十二2至4 )。不只保罗有这经历,其他先知使徒也有同样经历;不只圣经中有这些见证,在圣经完成后直到今日近二千年的历史中,也有不少类同见证。以下仅从公开的见证记录中撷取数例而已。读者若在大型图书馆或电子网络上搜寻,必能找得许多类似个案。

一、  何漱芳牧师

首先,笔者先父漱芳牧师,浙江省永嘉县人,二十多岁信主耶稣,后传道数十年。一九三四年六月日晚睡在床上,天使向他显现。他将此事告诉家人。次晨,家人进房唤他不醒,但他面貌光红,气息如常。数小时后他自己醒来,述说在昏睡状态中,天使将他得救后有关道德的言语行为或善或恶,都似有声电影般放映出来,让他自察等等。

关于天堂,他说:「天使又领我到一大平原,一望无际,雪白明亮,如太平洋风平浪静的光景。前面隔一小河,河中左为火,右为水,水上有桥与地成水平,两旁栏杆白色。我立于左边栏杆,看见河的彼岸光亮极大,周围有穿白衣孩子,又有白衣会众,在那里作乐跳舞,口唱「哈利路亚」,种种欢呼赞美声音,那美丽的光景,殊非世界的荣华可比。我问这些孩童从哪里来,天使回答说都是信徒的子女。又问这些白衣会众从哪里来的,他说是主的宝血买来的。我打算走过桥去;但桥旁有二位少年阻拦住,不让我过去。我问他们为什么有桥而不准人通行,他们说:『从前曾有人过去,将来也有人过去,现在却不许你过去。』我就仍旧退回原地观望,羡慕不已。」

我们子女八人(时下尚有五人在世),及教会中多位当时知情者仍活者,都可证明此事。

二、黎氏(George Ritchie)

一九四三年十二月的一天,黎氏因肺炎死亡;但九分钟后起死回生。他的故事导致「濒死经验」先锋慕迪医生(Raymond A. Moody)开始着手调查探究。以后他本人也写了两本书: “Return From Tomorrow” (从明日回来),及 “My Life After Dying” (我死后的生命)。他在灵魂出窍时,经历许多。又遇见全身发光的形体,知道是主耶稣来与他同行。以下摘译少许:

这时我们似乎已离开地面…我见一个极远的城市,远超视觉可估计的距离。城市发着光辉,好似无穷大。虽然那么遥远,仍能看见它的每面墙壁与地面。它的行人都发光。城内的一切好似都由光组成,正似在我旁的「形体」(基督)一样…有两个人迎面而来,我感觉他俩向我们流露的爱。显然他们因看见基督而满心欢喜。

「看着这些人,感觉从他们心里满溢出来的喜乐、平安与幸福,令我相信这是最佳美的地方,没有一处能与它相比。这里的居民都充满了爱。我觉得这便是天堂…

「我又看见一个地方,起先还以为是个大战场。这里的生灵全都好似陷于垂死争斗。他们扭曲着,用拳击打着,又挖又刮,但没有武器。再仔细看,他们都是赤手空拳,用牙齿啃啮,可是却没伤口,没有流血,也没陈尸地面!本来他们一记重拳大可消灭对手;但是那些对手竟仍活着。我猜这就是地狱了吧?我看见了地狱!这些生灵好似被囚在莫名苦恼和情欲之中,充满了仇恨和冲动,好像要破坏一切。」

目前黎氏年迈,仍生活人间。

三、蔗梅(J. Mitchell-Meadows)

蔗梅女士的故事记述在 “The Final Frontier”(至终边疆)书中,今略摘译:

「一九九七年是凶年。在两个月零十一天中,我的背骨破裂了,女儿与我最好的朋友相继死去。我被诊断患上青光眼,狗被人偷走…医生决定用背骨融合治疗,我接受了九个小时的手术。手术当中,灵魂突然离开身体,去到天堂,天堂的光辉出奇地宁静,无比光亮(若在平常,我绝无法抵受得住这样强烈的光)。我看见耶稣,我无法猜他有多高,他的头发棕黑,最叫我感动不已的,是他浑身上下弥漫出来的爱。这爱与安宁令我陶醉。虽然,我答应了回到人间,却仍留连忘返。

「我看见天堂的门,由十二颗极大的珍珠造成。街道似纯金。墙壁用宝石砌成的,颜色鲜艳,满了生气。此外还有无法形容的庄严神圣和雄宏优美纯洁的音乐,用来敬拜上帝,表示对他的爱慕。我不能用人间的声音和歌曲来唱和,许多音调,我从未听过。声音是那么的清澈、无瑕,音调也极为美丽。真是绝唱绝境,非人间所能比。

「后来我看见(死去的)女儿。我们来到一个花园,绿草是那么青翠茂盛,花朵美得难以置信。有许多果树。有人从树上摘下一个苹果,另一苹果立刻长回去。那里每个人都健康活泼,我的女儿也非常美。我们彼此互诉衷情,她说见到我很是欣喜。这些感受是我们共同的,但高于在地上的境界。

「耶稣告诉我他爱我。我们谈了许多事后,他叫我回去...途中不觉得痛,但一回到躯体时,感到剧痛(因她仍在手术室)…」

四、莫女士(Betty Malz)

一九五九年七月凌晨五时, 岁在医院重病多时的莫女士,被宣布死亡,一张被单盖了她的头。她的父亲与丈夫都接获通知。但28分钟后,她竟醒过来,完全康复!医护人员及家属大为吃惊。事后她写了一部128页的书,名 “My Glimpse of Eternity” (我的永恒一瞥)。以下是一些摘译:

「该是早晨五时,我身体的功能全都停止…过程十分宁静安祥。我在一个绿油油的美丽山坡向上爬,山坡陡峭,可我的脚步轻快异常,整个人满了喜乐。我虽曾动过三次手术;可是可以站起来,无拘无束地行动自如。我俯下头,发现我好像是赤足的,身体的外形模糊无色。草地是极鲜明的绿色,像丝绒般细腻,每颗小草都生意盎然,充满活力…

「这就是死亡吗?我想。若是,那我不必惧怕;没有黑暗,没有变幻无常,只改变了位置,并且有完全健康的感觉。

「壮丽深蓝色的天空包围着我,没有云阻隔。我左顾右盼,看不见路,但我好像自知往哪里去。

「顿时,我发觉不是独自在走。在我的左后方有一位穿着袍子的高个子男人也正阔步前行。我想也许他是天使。想看他有无翅膀,但他正面向我,看不到他的背后。我感觉他可以很迅速地去任何要去的地方。

「我们一起前行。我看不见日头,但到处光亮。左边繁花正茂,万紫千红,还有大小树木… 这里好似没有季节,但我感觉好像在早春时光。我感觉自己也年轻了,心里安详而满足,人也健康了,又变得机警,心情平和,彷佛一生人所梦寐以求的,现在全都得着了。

「右边的墙,是用色彩缤纷的石头层层叠叠砌成。高我头上数尺处,光从墙的另一边透射过一排琥珀色的宝石。我心想是『黄宝石』…

「这天使往前,将他的手掌按在我前未发觉的门上,约十二尺高,门由一颗珍珠造成,没有把手,在哥德式建筑物上有涡形装饰,珍珠是半透明的,我几乎可以看见里面。城中的气氛不知如何竟透滤出来,想到进入其中时,我心不胜狂喜。」

五、麦氏(Simon Mackrell)

麦氏住在纽西兰。一九九○年一月的一个早晨因严重车祸,导致全身烧伤。医护人员花了两整天急救。此时他经历「濒死经验」。故事写在 “Beyond the Final Frontier” (超越至终边疆)书中。

「我好似进入了摄影师的暗房,只有微弱的红外线光。发觉这光时,我觉得恐怖,心惊胆战,向深坑下降。下降愈深则愈黑暗,并有压迫、苦楚、疼痛、难堪与孤独的感觉,好似身体内外都受折磨。恐惧与寒冷刺透了我。我用两手捧头安慰自己,手却穿过我的身体。因为当时我的灵魂有形无体。那时听见目的地传来的尖叫、哭号与狂呼。气味也极难闻。这时我觉得自己说:『我走错了方向,这是地狱,我该向上,我是属耶稣基督的。主啊!求你救我!』当我提到耶稣的名时,这里爆出了污言,反对我开口。

「可当我说出『我是属耶稣基督』时,有光来包围我整个人,驱走黑暗,便满有爱、和平、喜乐并有真正的安全感。在光中我闻到奇异的芬芳…我面朝一大城的城墙… 这些墙十色缤纷,在光中闪烁。各层宝石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辉,比彩虹或地上任何东西都美丽。

「我沿路走到白色的大门,即圣经启示录廿一章所说的珍珠门与用宝石造成的墙。我所在的光乃由城中放散来的,有同样的爱、和平、喜乐与温暖。我站在门口,听见从城中传出的歌唱美丽和谐的曲调,献与上主。

「我不知这天使此时从门中出来或早已站在这里;但当他向我说话时,我才发觉他。他说:『你回去吧!』我伸出手臂指着城说:『我到家了,我要去与我主耶稣与阿爸父在一起。』他回答说:『主再来的日子临近了,你有工作要做,你要回去。』…」

「濒死经验」或「魂游体外」自七十年代由两位医生,柯氏(Kubler-Ross)及慕氏(Moody) 率先探究,今日颇为医学界承认。人由物质的躯体与非物质的灵魂所结合是不能否认的,因为灵魂出窍时的经验无法有其他解释(例如药物作用或神经系统发生故障等),许多濒死经验是在无药物作用下发生的,神经故障也不会知道一些主观所无法知道的事。柯氏之前,虽也有濒死经验;但多羞于告人,以免被人抗拒排斥。

死是人生大事,人人必须面对。躯体没有灵魂便是死尸。人死后,躯体化学分子腐化分解,灵魂永存无法消灭。探究灵界事实,现代科学方法并不适用,因它只适用于探究三次元的物质系统。

天堂或地狱是灵界的实际;在灵魂出窍,不受物质的躯体锢禁时,不但可以看见,且会与自身感情连结,感同身受。天堂范围极大,并有不同区域,一般人「濒死经验」所经历的只是天堂的外围而已,真正到达天堂内,或地狱中,便不能起死回生而进入永恒了。

对天堂与地狱的确实情况以圣经为最终依据,个人或多人的经验无能取代,因为这些经验是极有限的,只能证明灵魂、天堂、地狱的实际存在而已。

笔者与人谈及天堂时,常有人问:「你看见过天堂吗?」「确实从未看见。」我诚实回答。但不因我未看见,我便不知。我虽未到过澳洲,也未见过祖父(因我出生时他已去世),难道我不知有澳洲存在或祖父曾生活在世吗?虽然自己未曾见过;但可因信而知,切不可因不信而致误了天堂的无穷幸福是上帝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

天堂是完全纯洁的,有罪的人无法进入。圣经说:「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三23 )只有信靠耶稣基督,罪得赦免,才获资格有份。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十四6)





www.springofwater.net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21 01:05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