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chan





UID 216
精华 34
积分 488
帖子 27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8-9
来自 USA
发表于 2006-3-17 10:47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七年之痒

七年之痒

                                 柳蝉


  依涟二十三岁嫁给明哲,今年三十岁,正好进入第七个年头。

  刚结婚不久,夫妻两人双双到美国留学,依涟在国内学医,联系了生物专业,
不久美国便开放外国人考医生执照,依涟就边读博士边考医生。明哲原来读的是
物理,看看没什么前途,毅然放弃,几经转折,联系到商学院博士生奖学金。

  两人都很年轻,结婚前又是处子,属于初尝禁果,又来到这自由世界,免不
了租了几盘黄带学习学习。这下是如鱼得水,夜夜沉浸在爱河之中,甜蜜了好一
阵子,这种甜蜜持续了几年,最终导至了依涟怀孕,而且在依涟怀孕以后,儿子
出世以前,达到了高潮,再没有怀孕的恐惧,明哲在一种完全放松的情绪下做爱,
更加乐此不疲,恨不得依涟永远处于怀孕中,可惜好景不长,儿子出世后,或许
因为生产,或许因为忙着照顾儿子,依涟就变得没有什么性趣了,每次明哲有所
要求,总是拒绝。明哲不知所措,痛苦万分,最后只能强求,倒给他摸出一个规
律,拒绝虽然是每次拒绝,如果照做不误,依涟还是有高潮,但有个儿子夹在中
间,两个人牛郎织女,夜夜笙歌做不到了,地上情只能转为地下情,甚至有一种
偷情的感觉。

  偷情归偷情,感情还是在的,明哲博士毕业后,很顺利地在投资银行找到一
份收入颇丰的工作,只是很忙。依涟读完生化博士,也考到医生执照,做了儿科
实习医生,更是忙得团团乱转,小家庭没有一个家样子。儿子从生下来就交给保
姆,跟保姆倒亲过父母。明哲一直反对依涟工作,无奈以前是学生,口气不硬,
现在腰杆挺直再次提出,依涟看看老公总算有了出息,开始挣大钱,忧豫了很久,
终于依了他,下决心辞职回家,辞退了保姆,专心当起主妇来,很多中国人觉得
她太可惜,依涟倒是不后悔,儿子总算跟自己亲了。工作以后买了房子,好好在
家享受吧,女人没办法才会在外面拚,如果没有必要还是守着家好。

  小家庭平平静静了好一阵子,直到儿子三岁,上了学前班,交了小朋友,依
涟也就被动地跟小朋友的家长有了来往。

  儿子有一天,拖过一个小男孩,郑重其事地介绍给妈妈:"妈妈,这是David
。"

  David后面跟着一个男人,看到依涟,大叫一声:"哇,林依涟,怎么是你!
"

  依涟也叫一声:"哈,王家钧,世界真的这么小?"

  世界真的很小,王家钧的儿子不仅和依涟的儿子是同学,而且两家住的很近。

  说起王家钧,在医学院时和依涟同在一个小组,俩人合作得非常愉快,家钧
动手能力强,依涟理论好,一个动手,一个查书,度过了六年时光。家钧亲眼看
见依涟从一个黄毛丫头发育到该凸的地方凸起来,该凹的地方凹进去,又挨得那
么近,怎能不心辕意马,有一阵子依涟突然脸上发光,更漂亮起来,接着就看见
她和明哲手拉着手,一起去食堂吃饭,家钧回到宿舍,懊恼不已,恨自已近水搂
台还是让别人抢去了。毕业前夕,终是不死心,斗胆写了三封情书,没有回音,
其实依涟二十岁遇见明哲,一见钟情,早已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拿了家钧的情书
读给明哲听。直夸写得好,应列入情书大全供人参考。明哲以前也读过别人写给
依涟的情书,都没放在心上,说说笑笑就过去了,这回倒有点认真,不高兴起来,
一把抢过家钧的心血,撕成碎片扔了。依涟也没在意。大学毕了业以后各奔东西,
没有来往。现在居然都来到美国,因为儿子的缘故,又碰面了。明哲看见家钧阴
魂不散又追过来心里老大不高兴,家钧每次带着儿子来串门就没有好脸色看,家
钧并不去理会明哲的脸色,听说依涟考过医生执照又放弃了,大觉可惜,不实相
地当着明哲的面说:"依涟,你是我们班成绩最好的,英文又好,我们班来美国的
有几个考了好几次都没通过,丁民,张建中过了也没找到工作,还在实验室里打
下手,我也是考了两次才通过,都不敢去儿科,只敢做病理这种不用接触病人的
医生,你怎么就轻易放弃了?"

  依涟笑笑指着明哲:"我嫁了好丈夫嘛。"

  家钧没话好说,看来人家当初的选择没有错。

  家钧前脚出门,明哲马上大怒:"好容易才把你劝回家,有个安稳日子过,他
又来搞破坏。以后不许你跟他有来往。"

  大人不许来往没有用,两家的儿子偏要常常在一起玩,明哲是不管小孩的,
家钧的太太正在读书,所以渐渐的变成每个周末,依涟和家钧在游乐场守
着两个小顽童,依涟毕业后早早地结了婚出国,跟同学没什么来往,现在正好无
聊之极,抓着家钧打听同学的事,谁跟谁结婚了,谁又离婚了,聊得热火朝天,
有好几次,被人误会成是一对夫妻。

  有一回依涟问家钧:"从哪骗到那么漂亮的老婆,老实交代。"

  家钧说:"有什么好交代的,追你没追到,连个回音也没有,娶谁都一样,这
个是我妈托同事介绍,回国娶的。"

  依涟想起家钧的情书被明哲撕了,很过意不去。

  明哲发觉三十岁的依涟有了一个根本的变化。不仅不再拒绝,一有机会,就
把明哲按在床上,扬言要强奸他,当真是女人三十如狼,正好结婚七年,现在又
出来一个家钧,莫不要出事?

  依涟跟家钧接触多了,回到家里,毫不掩示地在明哲面前大赞家钧:"你看家
钧,工作也忙,带小孩做家务还都是他,当他的老婆才幸福,什么都不用操心,
还可以去读书,怪不得看上去那么年轻。"

  或者:"我现在才发现家钧什么都会,你什么都不会。要是你象家钧那么能干,
我也不至于放弃大好前程,弄得现在只能做家庭主妇,家钧的老婆学电脑,毕了
业很好找工作。"

  明哲听着很不是滋味。是不是后悔没有嫁给家钧。

  常常看见依涟等家钧下班,带着儿子跑出去,家钧带着儿子立刻跟出来,两
个人站在那里说个不停,明哲问:"你跟他有什么好说的?"

  依涟理直气壮地回答:"讨教信息呀,家钧什么都知道,还不是为我们家好,
谁让你什么也不知道。"

  依涟越来越迷信家钧,渐渐的,家里有修修补补的事,依涟便不客气地叫了
家钧来修。

  家钧倒底是个医生,不是专业修东西的,每次修完后,东西照坏。
不得不找专家来修,明哲在家里大骂:"王家钧是个王八蛋,不懂装懂,
哪一次修好了东西,倒头来花了钱还欠他的人情。"

  依涟乐了:"你最恨家钧,是不是因为我老夸他。"

  家钧倒是羡慕明哲,娶了那么好的老婆,难怪年年加薪升职,自己老婆废物
一个,家里大小事管不好,英文也不会说,还要花钱给她去读书,水平在那里,
读死了也没用。

  当初娶不到依涟,也没心思娶别人,弄到不得不回国娶老婆,好在娶到美国
后还没有跑掉,真是幸运,漂亮是很漂亮,万里挑一的,但婚前两人没有见过面,
谈不上有感情,家钧又总觉得她是为了出国才嫁给他。新婚之夜发现老婆不是处
女,国内的女大学生谁没有一些经历,家钧没问,她也没有做任何解释,家钧嘴
上不说,心里总有一个疙瘩解不开,花了这么多钱娶来,还不是处女,一来后就
不肯呆在家里,吵着闹着要去上学。家钧怀疑她上了学自己独立后就要跑了,好
在来了第二个月怀了孕,生了个儿子,有了传种接代的儿子使得家钧一度狂喜不
止,老婆趁机再次提出上学的事,家钧一口答应了。上了学后心好象更有理由不
在家里,大小事不管,一点也没有贤妻良母的样子,哪有一点能与依涟相比。

  跟这样的老婆在一起过日子真是很累,辛辛苦苦在外面挣钱,回到家里还要
给她当佣人,她只是想出国读书,自己又没本事,家钧觉得自己象是带了两个孩
子的单身父亲。

  依涟听了家钧的苦脑,深有同感,觉得自己象是带了两个孩子的单身母亲,
好在一个大孩子还可以挣钱。

  热恋中感觉不到,结婚后才知道明哲完全是个宠坏的大孩子,生活不能自理,
家务一样不做,里里外外全靠依涟一个人撑着,这几年吃了不少苦头。

  依涟自己功课好,总要找个更好的,这点家钧就欠缺了一点,当年托福总考
不好,而明哲,一张托福满分的成绩单,不知征服多少女孩子的心,谁知婚姻大
事,不是象托福成绩单那么简单。

  现在看到做家钧的老婆有那么舒服,依涟倒真有点眼红。

  家钧更是人前人后夸依涟:"能干,里里外外一把手,下得了厨房,出得了厅
堂,真是太能干了。"有一次party,家钧老婆没来,家钧当着众人的面,说:"我
老婆是个大笨蛋,娶到依涟这样的老婆才是福气。"

  依涟赶紧打岔:"怎么能这么说你老婆,当心我去告诉她。"

  明哲回家后大笑:"王八蛋配大笨蛋,还是个双黄蛋,真是绝配,喂,他不知
道你做的饭其实难吃得要命,好象又在打你的主意了,小心七年之痒。"

  依涟其实心里痒痒的,却掩饰说:"痒什么?你不痒我就不会痒。"

  明哲说:"怎么不会痒,你又是三十如狼的年纪,大好的机会,当心失足。"

  说到失足,就有了一次机会。家钧在便宜店买了一只大洗衣机,
很划算,依涟看了,很喜欢,就跟明哲商量想把家里这个小的也换成那样的。明
哲不同意:"家钧买的东西都是好的,你要换可以在电器店买,便宜店
不送货,那么沉的东西,谁帮你搬?又不缺那几个小钱。"

  依涟不乐意了:"能省为什么不省,就你跟钱过不去,挣几个臭钱了不起了,
家钧也挣钱,不是照样算计着过日子。"

  明哲说:"反正你别想让我帮你搬。"

  依涟说:"什么帮你帮我的,还不是给你洗衣服,这么多年来你都没洗过一次
衣服,连洗衣机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家钧家的衣服是他洗的,所以他买的洗衣
机是不会错的。趁着周末,你就帮我搬一下吧。

  看看明哲端坐在电视机面前,没有任何反应,气得她一跺脚:"我找家钧搬去
。"

  出了门后,看到天气很好,依涟的心情也就好起来,想想明哲说的也没错,
那么沉的东西。搬起来确实很麻烦,也可能真省不了多少钱,但是现在吵架出来
了,不如先找到家钧再作计较。

  走到家钧家,家钧不在,太太说:"我刚考完试,今天可以在家看小孩,他去
图书馆查资料了。"

  依涟告辞出来,本该回家,回到家却没有进门,鬼使神差开了车去图书馆,
看到家钧在那里看书,依涟也不知该不该叫他,家钧好象有第六感觉,抬头看到
依涟,惊喜万分,书也不看了,收拾了东西出来,依涟才把洗衣机的事说了。家
钧二话没说:"你喜欢我们现在去买,我帮你搬没问题。"依涟看家钧坚持,也同
意了。

  两个人开了家钧的面包车,半小时的车程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好容易到了,正
要下车,家钧见大好时机,一把抓住依涟的手:"涟,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

  依涟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截了当,想挣脱又觉得手被他握着挺舒服,象触了电
一样全身一下就麻了,整个人酥软下去,手根本抽不出来,心扑扑地跳,欲望的
火焰一闪一闪就要烧起来,家钧趁机搂住她,车头一转,开到一个汽车旅馆,依
涟迷迷糊糊被家钧扶着进了旅馆,看着家钧开了房间,又被家钧搂着进了房间。

  家钧关上门,转身一把抱住依涟,深情涌出来:"涟,我想你有十年了。这还
是第一次可以抱你。"

  偷情的快感象电击一样传遍了依涟全身,三十岁女人强烈的欲火使得她什么
也不想顾了。她甚至想快点完事,赶紧回家,把这种感觉详详细细地描述给明哲
听,家钧已经开始吻她,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涟,你嫁给我吧,这次一定嫁给我
了。"

  依涟已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疯狂地回吻家钧,家钧把十年的梦一下子抱在怀
里,笨手笨脚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慌乱中一下扯断了依涟脖子里的珍珠项链,哗
啦一声,珍珠洒了一地,这项链正是十年以前,明哲掏出全部财产,在青岛的地
摊上买了送给依涟的,这根珍珠项链,虽然不值钱,却是依涟唯一的首饰,从那
天起就没离开过依涟的脖子,依涟还记得曾指着这串项链发过誓,一生只有明哲
一个男人,现在却要违背誓言,而项链偏偏在这时断了。

  依涟并没有要离开明哲,嫁给家钧的意思,对明哲的爱这么多年没有变,明
哲除了不做家务外,不抽烟,不喝酒,不搞女人,业务上一直拔尖,是个很好的
丈夫。而家钧显得婆婆妈妈,想不到请他帮帮忙,却陷进了情网,还是婚外情。

  依涟也不知道最后怎么挣脱了自己欲火,也挣托了家钧:"家钧,你看,我们
俩都太强,好管事,所以娶的嫁的都是不管事的人,日子才过得下去,有时候也
想嫁给你就好了。不用那么累。可你也有主意,我也有主意,听谁的呢?两个人
在一起,不打架才怪。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合适。"

  两个人安静下来,紧挨着坐了一会儿,家钧帮着依涟把项链捡起来,放在包
里。如果不是这串项链,两人现在已成为一人,以后的生活,不知会变成什么样。
家钧问:"项链是明哲送的吧?"

  依涟点点头,家钧又说:"这就是命呀。"

  依涟说:"退了房吧,还去买洗衣机吗?"

  家钧说:"为什么不去,明哲不管事,以后有事你还来找我。"

  依涟说:"不敢找了,再出这种事怎么办?"

  家钧说:"不会了,我只在心里爱你。"

  依涟说:"可是我还是爱明哲。"

  家钧痛苦地说:"我知道,否则今天你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拒绝我,我一直爱
你,爱这种事说不清楚,也强求不得,答应我,以后需要帮忙就开口,看见你累
我会心疼。"

  依涟在家钧脸上轻轻吻了一下,点点头。

  洗衣机终于搬回家,家钧走后,明哲脸沉下来:"去了这么久,有没有搞事?
"

  依涟坦然地说:"倒是想搞来着,我还是顶住了。"

  从来不需要向明哲隐瞒任何东西,家钧一定做不到吧。以后还能找家钧帮忙
吗?
  

  全文完

  柳蝉
  3-13-97一稿
  3-15-97二稿
  3-16-97三稿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10-22 09:08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