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小蚕:丽江三癫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小蚕




UID 84
精华 28
积分 649
帖子 47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5
来自 Chicago
发表于 2006-4-11 01:37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小蚕:丽江三癫

[center]丽江三癫[/center]
[center]——丽江旧话二[/center]



儿时的丽江,街上没有那么多人。边陲小镇,日子平淡如白水,上趟街,半条街都是熟人。那时丽江的东巴经、洞经音乐还没有名扬天下,“丽江疯子多”,丽江远近著名公众人物是几个疯汉。他们浪迹街头,各据一块地盘。从黑龙潭走到万子桥,三个疯子就是三场戏,那年头丽江人上街压马路捎带看戏。


[center]阿贵[/center]


阿贵是城南老肖的独生儿子。老肖是外地人,不知道怎么流落到了丽江。他的故事有很多个版本,从逃犯到老红军,众说纷纭。是革命前辈还是阶级敌人谁也说不清,真没法让人站稳立场,分清敌我。

记得老肖一直从事电影事业,有电影就有老肖。电影院离大石桥不远,开映前,散场后,在电影院门口晃悠,猛听身后炸雷似地一响:“卟——叭!”,吓得人魂飞魄散,失声尖叫,那就是老肖。他头戴一顶可以被勉强称为栽绒帽子的物件,帽子的一只护耳耷拉着,忽扇忽扇,酷似《智取威虎山》里的栾平栾大哥。消瘦的脸上布满了皱纹,稀稀朗朗的胡子胡乱栽在两腮,好像是被马啃过的麦田。

老肖的职业是卖炒豆,专门在电影院门口卖炒豆。蚕豆炒熟了,放在一个木盘里,挎在脖子上,再拿一柄长长的,口子早就瘪得不成样子的喇叭,电影院门口吹打叫卖。炒豆被丽江人叫做“老肖豆”,硬得直率,专门考验人的牙口,五分钱一大盅,两分钱一小盅,量豆时,老肖手抖抖索索,总是把盅里的炒豆再晃几粒回到他的木盘里。老肖走路看着脚尖,一脸木然,浑浊的眼珠很少转动。可是他专挑那些看着姑娘发呆的,聊天忘情的人们,悄悄潜到人家身后,把他那柄长喇叭伸到别人的屁股底下,再惊天动地地吹响,让人一激灵蹦到马路牙子上。你这边尖叫,大笑,大骂,他那边目不旁视,慢慢走开。这便是老肖的乐趣,老肖的幽默。

阿贵是老肖的宝贝儿子。老肖卖豆,供儿子升到了高中。两分一小盅,五分一大盅,要卖出爷儿俩的吃喝用度,还要卖出儿子的书籍学杂费,老肖不易呀!儿子也争气,早先听说在学校里功课不错。

老肖是汉人,阿贵长大,却是一条纳西汉子,说汉话带重重的丽江口音。虎背熊腰,大嘴小眼。厚墩墩的嘴唇,勉强包圆两颗板牙,常常穿一身洗得发白的中山装。大研镇的纳西小伙儿手脚勤快,嘴巴乖巧,又爱干净。阿贵混迹于他们中间,倒也浑然看不出是不是祖祖辈辈土生土长的纳西人。

阿贵是怎么疯的,也有好几个版本。一说高中了,人大了,看上了一个女孩,被女孩发现他是老肖豆的儿子,架不住面子,疯了。更普遍的说法是班里同学嚷嚷着要到外地串连,阿贵想跟着上北京,家里实在拿不出盘缠,心里憋屈,气疯了。总之,是因钱而疯。刚开始,老肖用一条铁链把疯儿拴在家里,后来阿贵不知怎么搞的逃了出来,常常站在新大街口傻笑。惯了,老肖也就不管他了。儿子疯了以后,老肖依然卖豆,只是喇叭声蔫儿了许多,也不再恶作剧。

阿贵爱唱,样板戏唱得有板有眼。走着京剧的圆场步,在马路中间“穿林海、跨雪原”。脖子上一条现成的铁链子,在手里绕两圈,抬头,踢腿,翻掌,亮相:“休看我,戴铁镣,裹铁链,锁住我双脚和双手,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啊啊..啊!”,一个长长的拖腔。“哩格朗格朗…锵锵锵锵..嘚!”连胡琴锣鼓都配齐了。若不是疯了,被文艺团体当人才招了去都有可能。

孩子们喜欢逗他,用石子砍他,急了,他就大叫一声追将过去,吓得孩子们作鸟兽散。每天路过新大街,阿贵总在那里力战群小,要不就是街头举行个人演唱专场。嗓音嘹亮,很远就能听见。偶尔有个把漂亮姑娘走过,阿贵会停下做唱,翻着死羊眼盯着人家看,吓得姑娘撒腿就逃。


[center]扫把疯[/center]


没人知道他的姓名。大家把他叫做“扫把疯”,原因是他手里成天攥着一把扫把。
扫把疯一米八的身材,如果把那张脸从污垢里挖出来洗洗干净,还真不难看。国字脸,圆眼睛,有几分像扮好装的杨子荣。要不是那一身的烂布渣子,满脸的黑灰,他几乎可以算一个帅哥。

扫把疯的故事很有悲剧色彩。相传他是某单位的大学生。不远千里来到丽江,支援边疆建设。大学里热恋的女友在千里之外。两人飞鸿传情,两地遥感。一日单位大搞卫生,他正在饭厅扫地,邮递员来了,递过一书,竟是女友的绝情信。气急攻心,一口痰气迷了心窍,竟失了心智。仰天长啸,握着扫把冲出门去,从此浪迹街头。

扫把疯从不开口说话。每天提着扫把疾走,偶然停下来侧耳细听,然后挥动扫把,宛如挥动一柄佩剑,前三下,后三下,划一个之字,动作潇洒,倒像电影里的佐罗。不知道他是在砍那负心的女子,还是砍他的情敌。

大研镇的孩子们都知道他的佩剑和佐罗式的前三下,后三下。一般不敢走进他,只是远远地用石子掷他。无论中或不中,他都没有反应。只是偶然侧过身来,双目平视远方,唰唰唰!唰唰唰!左三下,右三下,腿立得笔直,砍完目不旁视地走开。

除了在街上巡逻,佐罗饿了就会到附近的小餐馆进餐。一进门,左三刀,右三刀,嗖嗖嗖!土豪劣绅们闻风而逃,扔下一桌狼藉的剩饭剩菜。佐大侠把扫把夹在腋下,正步走到桌前很有风度地受用,从来不像其他疯子用手乱抓饭菜。

一次偶然在一个墙角发现扫把疯,他正专注地往一个大本子里写东西,神秘的本子里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让我困惑了很久,从那以后,我总有点怀疑这个知识分子是不是阶级敌人故意装疯。


[center]老崔[/center]

他姓崔,是本地人。

崔疯子大约是某场政治运动的产物,是个政治疯子。每日靠晌午,崔疯子就踱着方步到四方街口一带上班。他喜欢蹲茶馆,或站在茶馆门口高谈阔论。“恩格伟大领袖受美…安”(我们的伟大领袖说)是老崔最常用的开场白。他纳西话里夹杂着大量的汉语词汇,多半是政治术语。再加上那些句子里不时冒出来的”安..安”的语气助词,使他的口气像大人物在政治局作报告。而且他的政治术语从来不过时,紧跟形势,好像刚刚认真地读过报。老崔当年没准是个什么官,要不就是做过官梦,有过官瘾,无从考证。这一点我根据他的举止推测出来的。

他身材很高,窄长的脸膛,鹰钩鼻子,走路紧抿嘴唇,倒背着手,下巴高抬,目中无人,十分有官相。衣着也不像别的疯子那样脏兮兮地泛着油光。老崔最喜欢的活动是站在台阶上作报告,领袖般地一挥手,同志们!就是一篇宏论。路人若是碰巧不忙,常常围成一圈为崔领导捧场,听崔领导训话。人多了,老崔越发兴奋,语句也渐渐不连贯起来,鼻翼由白变红,严肃的报告会常常最终被演绎成骂街。

老崔骂街有讲究,从不骂脏字,总是很多吓人的大帽子。“你是地主!你家祖宗八代都是地主!你这个孔老二!”在那个年代算是诅咒。稍微复杂一点,便有了具体的罪状。“你反党反社会主义!你偷听敌台!你挖社会主义墙脚!你叛党叛国!你颠覆无产阶级专政!”老崔咻咻喘着气,义愤填膺。比较让人费解的是:“你偷了三只鸡,追回来瘟猪耳朵!”骂了很久,人们才反应过来是崔版的 “偷了三叉戟,坠毁在温都尔汗”。对付罪大恶极的敌人,老崔决不心慈口软:“打倒”,“炮轰”,“火烧”,“油炸”.极刑是“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敌手岂止”永世不得翻身”,早成肉饼了。

城小,转两圈总会沾亲带故,我的一个同学好像就该管他叫舅舅。于是崔疯子又有了一个新称号:崔舅舅。崔舅舅是被逼疯的,还是被吓疯的,气疯的,不知道。好像疯得很解气,也很痛快。可以大声地骂政敌,骂天骂地骂奶奶骂娘。还可以摆他的官架子,施展他的政治抱负,对千军万马挥手,对下属训话。那年头,万马齐喑,老崔一枝独秀,真不知道是世道疯了,还是老崔疯了。


* * *


五花石板路,小桥流水。噼噼啪啪,熙熙攘攘,街面上走过多少人物。 人走远,水流过,石板依旧。 为名的,为利的,为钱的,为情的,大悲大喜,小是小非,统统被岁月淹没。留下的,只是人们记忆里的一点残渣。

顶部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602
帖子 1122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6-4-11 04:17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丽江这三癫在小蚕的笔下真是写活了。

结尾精辟,好象有点《红楼梦》的思想。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6-4-11 07:0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生动形象,妙文!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不平


超级版住


UID 3304
精华 0
积分 642
帖子 56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2-19
来自 美国 凤凰城
发表于 2006-4-12 08:10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写的很好, 语言精练, 生动, 逼真, 点錣的恰到好处, 佩服! 是一片好文.

顶部
小蚕




UID 84
精华 28
积分 649
帖子 47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5
来自 Chicago
发表于 2006-4-12 08:3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大家鼓励。

小时候的陈芝麻烂谷子翻出来晒晒而已。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6-4-13 06:47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这仨癫子也该画成画儿,才叫形象涅!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子晓





UID 1250
精华 28
积分 1329
帖子 119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11-22
发表于 2006-4-15 04:13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子晓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子晓 交谈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蚕 at 2006-4-11 12:37 PM:
[center]丽江三癫[/center]
[center]——丽江旧话二[/center]
儿时的丽江,街上没有那么多人。边陲小镇,日子平淡如白水,上趟街,半条街都是熟人。那时丽江的东巴经、 ...

小蚕写人物和她的漫画一样,真是棒.

顶部
闻若





UID 12
精华 11
积分 421
帖子 32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6-4-23 06:08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真不知道是世道疯了,还是老崔疯了。" 精辟!

难得小蚕有这样的生活底子,才写出这篇让人看了先笑,后心酸的好文来.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25 12:51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