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静




UID 9
精华 28
积分 998
帖子 8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9
发表于 2005-6-6 10:23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常静:容 儿

[center]容 儿

·常 静· [/center]

容儿,是我的中学同学。她个儿不高,眼睛不大,有点儿胖,也有些丑。扎着两根小辫子,一前一后,不长不短地正好搭在肩膀头上。她话不多,说起话来慢声细语,不太爱笑,笑起来透着十足的自信,还夹着几分憨厚。

那个年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连空气里都写着革命二字,革着革着,就说不定革到了谁的头上。由于爸爸的历史问题和复杂的社会关系,一夜之间,我们一家就变成了一堆不齿于人类的狗屎。爸爸是家里的一棵大树,我是爸爸的独女,是树上的一片小叶,树倒了,叶也跟着枯萎了。

在学校,每次只要老师发表格填家庭成分,我就有一种特别的恐慌,盼望着能有奇迹的出现,随便什么都行,如果天能突然塌下来或者地能瞬间陷进去,就最好不过。可是几分钟过去了,天没塌地也没陷,一切照旧。那一刻,我真想变成一只小鸟。幻想破碎了,我就只好心惊肉跳地躲在教室的角落里把表格填好,迅速地递到老师的手里,心里像擂着一只小鼓。一次,我还偷偷地拿着表格跑到厕所里去填写,手忙脚乱中险些把表格掉到茅坑里,吓得出了一身冷汗。那时,我才十三岁。

家里大树如日中天的同学,走路时胸脯都比别人挺得高,说话声音也比别人响。同学里没人愿意和我在一起,谁都怕沾上晦气。我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养成了盯着自己脚趾头走路的习惯,脚趾头看累了,就去数地上的小石子。我很孤独,讨厌和人打交道,因为从别人的目光里,我读到的是:鄙视、嘲讽、挖苦。我象一只受伤的小动物,用书把自己填埋起来。

在那种特定的环境下,容儿走进了我的生活。她是班上唯一不嫌弃我的人,并且喜欢和我在一起,不理会别人的闲言碎语。班里自愿组成课外学习小组,她竟选择了我!记得那天我开心极了,平时很少笑的我,破例裂着嘴巴傻笑了一整天。

寒暑假的日子里,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容儿家里渡过的。虽然我家的房子比容儿家的大,条件也比容儿家的好,但我对自己的家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房子的门前被造反派钉上了一块不大不小的黑牌子,上面写着我爸爸的名字,下面列着历史反革命、里通外国的特务、反动学术权威等一串串的头衔,黑地白字,十分刺眼。就因为多了那块木牌,家里的各个角落都散发着阴气。小小的一个木牌就像一块巨大的岩石,压在我的胸口,也像一个魔鬼,常常走进我的梦里。一次,梦中惊醒,我竟产生了放一把大火烧掉房子的冲动,那样,小黑牌子就会连同房子一道消失。

容儿有一哥两姐,在家很受宠,父母是地道的工人,一家人总是有说有笑其乐融融。我们家从来没有那么热闹过,也很少出现笑声。我那时幻想着能和容儿掉个个儿,就象书里写的国王的儿子和贫儿那样。我非常羡慕容儿,甚至还有点儿忌妒。容儿一家人都很喜欢我,夸我教养好,对我简直就像是他们家里的容儿第二。

容儿的妈妈很有本事,能蒸出白白胖胖的发糕来。我的妈妈只会给病人看病,蒸不出发糕来,我常常一个人夹着个铝制饭盒去饭店买凉馒头吃。容儿的妈妈还会腌菜,腌出的小菜特别香。我妈妈说吃咸菜不科学,没营养,所以家里没有咸菜。有时去容儿家,到了吃饭的时间,我故意磨磨蹭蹭不肯回家,就是想留下来吃容儿家的饭。

容儿也算是个聪明人,但我的脑袋瓜儿更灵光一些。每次做作业,我都是如鱼得水,一眨眼的功夫就搞定,因此她很佩服我。有时她不会做,让我讲给她听,我没有耐性,加之,我屁股上带尖儿,坐不住板凳,索性就把本子甩给她,让她抄。

容儿是我中学唯一的朋友。只有和她在一起,我才能感觉到我并不比班里其他的同学差。

毕业后,我去乡下插队,容儿因患风湿性关节炎留城,分配到一家饭店卖饭票。插队的几年里我们一直保持着通信,信已经遗失了,但我插队的日记里都有记载。

去年回国同学聚会,我又见到了她。她的辫子没了,留着男孩式的短发,更显露出她的聪颖和果断,她现在已经是饭店的总经理了。和她相拥那一刻,我们都很激动,我的身子有些抖,声音也有点儿颤。聚会席间,为了能有机会和容儿单独交谈,我给她递了个眼色,我们就一前一后鞋底抹油溜出了餐厅,把欢声笑语甩在了身后。

坐在会客大厅的沙发里,我告诉她:“说实话,全班六十几个人里,我最想见的就是你了。”说着忍不住又提起了往事。她听后感动地说:“三十年前的事你还能记得那么清楚,我早都忘光了。”是啊,那个时候她处顺境,容易忘却,我处逆境,留下的烙痕刻骨铭心。我问她:“这么多年还好吧?”容儿的目光突然黯淡了,话音放慢了半拍:“我很不幸,丈夫已经去世六年了,胃癌。”说着泪珠就滚落下来。我默然,一时找不到适当的话来安慰她,只好轻轻地拍了拍她放在茶几上的手。过了一会儿,我小心地问:“没有再嫁吗?”她又是一声长叹:“难啊!到了这个岁数,只能听天由命了!”我说:“我也是个宿命论者,与命运抗争是个很累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吧。”

我为她难过,也感到困惑,老天为什么要惩罚像她这么好的一个人呢?

回到美国后,我的心里一直放不下容儿。常常打电话给她,每次都是打到她的手机没电,或者我的电话卡发出最后一分钟警告。除了给予她精神上的安慰外,我还想为她做点别的什么。我提议:“你的女儿大学毕业后,我可以为她经济担保,来美国继续读书。”她幽幽地说:“太遥远了,听起来像一场梦。”我鼓励她说:“世上好多事情都是从梦开始的。”

我曾跟一个朋友提起这件事,朋友说:“你和中学同学还能有那么深的感情?简直是不可思议。”

是啊,没有人能理解当年容儿的友情对我来说有多么的珍贵。我可以忘却中学时代发生的一切,但我怎能忘记,那个曾经给我带来欢乐带来希望的我唯一的朋友呢?

      我祝福你,容儿!

□ 寄自美国

刊登在 2004 华夏快递 kd040412.

顶部
水影





UID 13
精华 28
积分 2122
帖子 189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6-6 10:48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因为听常静提到过容儿,先看这一篇。很感动。

我小时候虽然没有这种“革命”的压力,却也是孤独的,也喜欢上孩子多的家里去。
初中的时候也有过一个好朋友。

谢谢常静好文。其他的我慢慢读。

顶部
shuken





UID 91
精华 15
积分 1321
帖子 122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0
发表于 2005-6-6 09:21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记得在CND上读过这篇文章,可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原来是常静写的。很感人,常静的过去,简直就是自己当年的翻版,那些填表的尴尬羞辱,那些心理是多么的相似。常静是幸运的,遇上了容儿。我想我也是幸运的,因为我也有阿蓉姐。
祝福容儿,好人一生平安!

顶部
常静




UID 9
精华 28
积分 998
帖子 8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9
发表于 2005-6-6 09:2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书刊,在这碰上你可真不容易。你多多上文章啊!

水影真是个有心人。

[ Last edited by 常静 on 2005-6-6 at 10:26 PM ]

顶部
村姑




UID 109
精华 9
积分 812
帖子 717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5-6-6
来自 乡下
发表于 2005-6-7 07:37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很感人. 珍贵的友情,是令人终生难忘的

顶部
常静




UID 9
精华 28
积分 998
帖子 8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9
发表于 2005-6-9 08:47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还有一个小学同学的友谊一直到今,她去加拿大就是通过我的关系帮她联系的。想写
写她,可是她能看到我写的文章,就不知如何下笔啦。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21 01:03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