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状态: 离线
独善斋主
日历
« 2019-0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最热的 5 篇文集
文集
乱侃圣伊萨教堂 独善斋主http://s10.album.sina.com.cn/pic_3/49a7005f02000yqx涅瓦河边有一片绿茵茵的草坪,草坪上耸立着一座青铜雕塑,彼得大帝力挽骏马,英姿飒爽,耀武扬威。绿茵尽头,一座宏伟的建筑金光闪闪,那就是举世闻名的圣伊萨教堂(St. Isaac's Cathedral)。http://s11.album.sina.com.cn/p ...
查看(8745) | 评论(12) | 收藏
“老大,给俺照张遗像”独善斋主2006年1月站在瘦西湖徐园的月亮门前,白发苍苍的老爸拄着拐杖,神态平和地向我命令道:“老大,给俺照张遗像。”我笑了:“急什么?您身子骨儿好好的,还有的活呢。”“叫你照你就照,啰嗦个啥。”唉,老爷子老 ...
查看(5897) | 评论(15) | 收藏
[center]马子菜[/center][center]独善斋主[/center]“小侉子,快点个煞,时间不早啦,该上学去啦。”我正坐小杌子上闷头喝稀饭,门口传来一句脆津津的扬州话。扭头看去,小蛮子依在我家前院大杏树旁,斜背着一个花书包,笑吟吟地向我招手。“快去吧,别让人家等你。”妈妈递给我一根油条:“这丫头 ...
查看(6969) | 评论(3) | 收藏
[center]牌缘[/center]缘这个字儿,太过神奇,太过虚幻。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宿命论者,但我挺相信缘。就拿我和他来说吧,我俩之间肯定有缘。可到底是什么缘,我却说不清。善琴者可结琴缘,如泰山之阴的伯牙子期;嗜棋者可结棋缘,如烂柯山中的樵夫仙人。那么,我和他都爱好桥牌,可交牌友,可结牌缘。为何又说不清 ...
查看(10420) | 评论(6) | 收藏
茵河上的桥独善斋主阿尔卑斯山谷中,坐落着一座优雅安谧的小城,茵斯布鲁克(Innsbruck)。茵是一条河。波光粼粼的茵河上,有许多桥。但只有这座小城,拥有一个美丽的名字:茵河上的桥。借开会的机会,我来到茵斯布鲁克。会之余,购买了一张观光卡。凭着它,我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地四处漫游。两天下来,我 ...
查看(7269) | 评论(16) | 收藏
[center]红蚯蚓[/center][center]独善斋主[/center]才搬到扬州,托运的锅碗瓢盆还在路上,没法儿开伙,爸爸带着我们进了巷口的饺面店。店主胖乎乎的,腆着肚子,像个弥勒佛。他挥挥芭蕉扇,指了指墙,上面涂着几行字:火烧,阳春面,饺面。我们一家来自塞北,穷山僻壤,没见过啥世面,更不懂得什么鲁菜、 ...
查看(4142) | 评论(6) | 收藏
书稿讨论园地 | 2005-8-4
[center]独善斋主的幸福生活[/center][center]晨起[/center]不管你信不信,我的生物钟和床头柜上的石英闹钟一样准,每天五点半,必醒无疑,打拳的时间到了。人到中年,身子骨就开始往下坡出溜啦。系里一位要好的同事说,一辈子好不容易混到这份儿上,该咋咋啦,咱得学会善待自己,千万别委屈了那份工资。这道 ...
查看(5872) | 评论(16) | 收藏
[center](四)颜子 [/center]在一张旧“扬州晚报”上,我发现了颜子的名字。那是一则夹缝里的广告:“特级数学教师颜XX,开设高考补习班,于XX日举行录取考试,联系电话XXX-XXXX”。我试着一打,还真是颜子,于是问清了地点,约好时间,周末去了他家。颜子的家坐落在瘦西湖北侧,半城半郊。那是一进淳朴厚拙的 ...
查看(4501) | 评论(6) | 收藏
[center](三)金子 [/center]金子是自个儿找上门的。那天,我们正吃着晚饭,大门呼地一下就撞开了,急冲冲地闯进一个人来,嘴里喊着:“兄弟,大教授,还记得老朋友吗?”我们一家子都被吓了一跳,静下神儿来一看,是金子。他穿着一身国防绿,头戴大盖帽儿,肩上还抗着星星杠杠的,威风凛凛,特像当年照片上的金老 ...
查看(2471) | 评论(2) | 收藏
[center](二)骚子 [/center]按照谭子的指点,好不容易在闹市的一个旮拉巷子里找到了骚子的公司。看上去像是一座住宅楼的侧门,门旁摊着一堆破报纸烂西瓜皮,爿着几辆自行车摩托车。大门的玻璃窗上糊着字,有大字,有小字,仔细看去,大红字是公司名字,小黑字是经营业务:[center]韶华广告公司各式广告、 ...
查看(2552) | 评论(2) | 收藏
[center]河东四子--三十五年后二零零三年八月 [/center]三十五年,弹指一挥。就像作了个长梦,一觉醒来年愈半百。记得曾读过一段话,描述一个人是否步入老态:当你坐在沙发里对着电视机打瞌睡的时候,当你喜欢的唱片被廉价处理只买一块钱的时候,当你搞不清什么叫做“酷毕帅呆”的时候,当你翻箱倒柜地找几分钟前 ...
查看(4840) | 评论(2) | 收藏
[center](四)金子[/center]金子擅吹。金子的口头禅是:“这个问题有三点...”。可他只要打开话匣子,那便是三点之中套三点,一个时辰下来,还没回到开始的第二点。要论起来,金子和我还算是世交。我家老爷子从部队离休到地方,负责安置的副市长就是金子他爹。俩人一聊起来,竟然同是四野林彪的部下,同一个纵队。 ...
查看(2273) | 评论(11) | 收藏
[center](三)骚子 [/center]骚子好色。骚子本姓“邵”,他从“邵子”到“骚子”的转变,不过就几分钟的功夫。那还是头一天的饭桌上,我们正闷着头狼吞虎咽,谭子突然冒了一句:“韶年才领春风意,几度门墙沾雨花?”吟完,谭子朝着邵子努努嘴。我们抬眼看去,邵子正偏着头,半颌着嘴,目光呆呆地盯着邻桌的一位女 ...
查看(2431) | 评论(0) | 收藏
[center](二)谭子 [/center]谭子爱诗。说他“爱”诗是因为他张口闭口总要引上那么一两句诗一样的东西,我们一下子听不懂,他就会露出一副不屑的模样,弄得我们好生惶恐,好生惭愧。谭子皮肤很黑,人也很瘦,鼻粱上架着一付咖啡色眼镜,文质彬彬的,挺有点诗人气质。春节回扬州,到他家去玩,认识了他爸爸, ...
查看(4032) | 评论(4) | 收藏
[center]河东四子二○○三年七月 [/center]那是一九六八年。无法无天的红卫兵们在杀光异己而转向自相残杀的时候,毛主席一个最新指示便结束了他们的历史使命。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圣旨纶音驱使下,千万年青人,犹如过江之鲫,黑鸦鸦地涌向乡村、农场、草原、边疆。他们在广褒无际的风雨中,洗涤着自己娇 ...
查看(5907) | 评论(3) | 收藏
[center]“考” 大学[/center]这些日子,大家伙儿一窝蜂地回忆上大学的趣事,老夫也来凑个热闹。不过,还没开始写,脸就先红了。也罢,不是写真事儿吗,谁一生中没点“臭事儿” ,老夫现今已老脸皮厚的,大家“哈哈” ,我也跟着“哈哈” … 。从农村回城后,在钢铁厂当了个学徒工。整日里胡思乱想,和一帮小兄 ...
查看(6316) | 评论(11) | 收藏
[center]什么是时间?[/center][center]公元四世纪思想家圣奥古斯丁在他的《忏悔录》中说:“什么是时间?没人问我,我很清楚;一旦问起,我便茫然。” [/center]婴儿时,我问什么是时间?妈妈说,是你饿了的啼哭,是母亲乳汁的甘甜…(生物时间)少年时,我问什么是时间?爸爸说,是你吃 ...
查看(14156) | 评论(4) | 收藏
[center]水烟2005年 4月[/center]一手托着金灿灿的水烟袋,一手拈着草纸捻的烟媒子。吹一下,烟媒子亮了火,对准火头呼噜了两口,喉咙管里甜丝丝地。老锁根朝后一仰,心满意足地把那只还能挤出泪的眼睛缓缓闭上,干瘪的腮帮子鼓出一股浊气。三十多年了,老锁根打从成了亲,每天下晚就来到河沿的鱼寮,靠着青条石 ...
查看(8722) | 评论(6) | 收藏
[center]养儿要“野”[/center][center]独善斋主2005年6月[/center]“我在伦敦,我还活着。”“我在布达佩斯,我还活着。”“我在布拉格,我还活着。”……一个月来,儿子像个幽灵,背著个大旅行包,在欧洲游荡。除了几封让老妈心花怒放的伊妹儿,连个电话都没打。儿子大了,儿子野了 ...
查看(11836) | 评论(12)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