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状态: 离线
小蚕
日历
« 2018-09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最热的 5 篇文集
文集
走马腾冲父母脚野,成天在外头革命,我家孩子是由一系列保姆带大的。革命需要四处飘泊,保姆也换得勤,张王李赵记不过来,便有了“奔子栏阿姨”“腾冲奶奶”之类的称谓。“腾冲奶奶“,一个喜欢打嗝的小脚老太便是我对腾冲的第一印象,既不能腾,又无法冲。这次回国探亲,母亲一个劲儿怂恿:去腾冲,去腾冲! ...
查看(6303) | 评论(16) | 收藏
时空错乱文/小蚕好像要喻示点什么哲理,找这个京郊白家桥附近的隐秘去处费了老鼻子劲儿了。汽车一会儿逆行,一会儿在小土路上绕圈儿,连老北京,老司机都叫苦连天,我等外乡人只有晕菜的份儿。一脚踏进门,便一脚踩进了一个时间交点。迎面是一尊巨大的工农兵群雕,粗壮憨大,披挂一堆麦穗,镰刀,语 ...
查看(9452) | 评论(6) | 收藏
母亲节刚过,调侃一篇,供大家一乐。我的一天小蚕我这人挺自命不凡的。很少看得起《我的一天》这种小学三年级水平的题目。突然涌起一种想写写我的一天的愿望,立刻有点惊惶失措,怎么这么失水平!可是这个愿望却不肯退去,追着我不放,更可恶的是竟然演变成想写一篇流水账的愿望。我坐卧不安,如芒刺在背, ...
查看(3181) | 评论(19) | 收藏
听虫小蚕每天我醒来那只虫都在唱歌儿那么好听河水叮咚流淌我想来到虫的世界陪它度过一个快乐的傍晚可是我忘了一件事在那里鸟儿不再歌唱[ Last edited by 小蚕 on 2006- ...
查看(9593) | 评论(1) | 收藏
沙滩上的帆.小蚕.沙滩上的帆在梦里呼唤潮水昨日的浪半埋在沙里呻吟时间锈蚀掉了风暴狂奔的双腿一只螃蟹轻轻爬过...[ Last edited by 小蚕 on 2006-4-14 at 02:44 PM ]
查看(8782) | 评论(9) | 收藏
[center]丽江三癫[/center][center]——丽江旧话二[/center]儿时的丽江,街上没有那么多人。边陲小镇,日子平淡如白水,上趟街,半条街都是熟人。那时丽江的东巴经、洞经音乐还没有名扬天下,“丽江疯子多”,丽江远近著名公众人物是几个疯汉。他们浪迹街头,各据一块地盘。从黑龙潭走到万子桥,三个疯子就是 ...
查看(10189) | 评论(7) | 收藏
好大风小蚕好大风,风好大!树叶飘飘,乱纸跑跑,帽子逃逃!好大风,风好大!跟着大风满世界飞跑,打着鼓,吹着号![ Last edited by 小蚕 on 2006-3-17 at 08:25 AM ]
查看(3644) | 评论(7) | 收藏
捞鱼一网不捞鱼 …... 不捞鱼你扛个网干什么?二网不捞鱼 …... 网漏了吧?三网捞个小尾巴尾巴尾巴…鱼!...猫爷说了:尾巴太小,退回去![ Last edited by 小蚕 on 2006-2-24 at 07:05 AM ]
查看(5973) | 评论(0) | 收藏
丢脸马路边,大树下,哪儿呢?哪儿呢?快来找找,快来找找!小江得了两分,她妈妈说她把脸丢掉。没有脸怎么说话?没有脸怎么吃饭?不能打喷嚏,也看不见电脑,快来找找,快来找找,这可怎么得了![ Last edited by 小蚕...
查看(6215) | 评论(5) | 收藏
[center]哦嘞!弗拉明戈![/center][center]小蚕[/center]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响板,鞋跟。裙裾翻飞。双肩轻抖,玉指曼挑,骤回首,目光透人肺腑,似钩似剑。哦嘞!弗拉明戈!天堂的歌舞!云遮明月,风动铜铃,一脉钢丝抽紧,抽紧,弹出那勾魂荡魄曲。手如蛇头, ...
查看(8088) | 评论(5) | 收藏
二百五会员专场——你说,这叫种族歧视还是年龄歧视?
查看(1266) | 评论(4) | 收藏
"结婚时,怎么就没看出来他会变海龟呢?“
查看(8981) | 评论(4) | 收藏
经济系怎么走?美女,经济系怎么走?“美女经济”系怎么走?
查看(3757) | 评论(4) | 收藏
长牙的钢琴一排排,钢琴的牙,咬我的手,我怕。一排排,钢琴的牙,我没有做错事,为什么受罚?一排排,钢琴的牙,我努力弹,还是结结巴巴。直到有一天,钢琴高兴了,唱起来,嗒嗒嗒,啦啦啦。
查看(4266) | 评论(8) | 收藏
四面楚歌:中层小经理的生活乐观,正式版:面对客户的挑战,背靠同僚的批评,头顶上司的重托,立足下属的温饱。悲观,地下版:面对客户的口水,背靠同僚的尖刀,头顶上司的重锤,立足下属的火苗。[ Last edited by 小蚕 on 2006-1- ...
查看(3132) | 评论(8) | 收藏
吹牛他们都说我爱吹牛,天地良心,我从来没有吹过牛!我吹过蜡烛,我吹过气球,偷偷用妈妈的吹风机吹过小狗,就是没有吹过牛。也许有一天,我要尝试,开一家美牛店,专门吹牛。黄牛,花牛,犀牛,蜗牛,都到我这里剃头。直发,卷发,长发,短发,保您满意。要不 ...
查看(6702) | 评论(2) | 收藏
"本虾不斩无名之将,快快报上,你是谁的马甲?“[ Last edited by 小蚕 on 2006-1-2 at 04:03 PM ]
查看(5308) | 评论(4) | 收藏
平安夜,万户灯火阑珊。我闲坐,却不似往年,在家里那棵圣诞树下,倾听叮咚叮咚的《平安夜》,而是在这远僻的小镇,急诊病房。全家出去滑雪,好胜的女儿冲了一天的大坡以后,竟不知天高地厚地滑上了跳雪台。回头已晚,第一次上跳雪台的她头朝下狠狠摔倒在雪地上,受了伤。当夜大雾,雨雪交加,我和丈夫在高高低低的 ...
查看(2581) | 评论(18) | 收藏
"蓝虾?绿虾?“”报告班主,我是黄鱼!“[ Last edited by 小蚕 on 2005-12-22 at 10:55 AM ]
查看(7278) | 评论(14) | 收藏
种豆种瓜种豆得豆。种瓜得瓜,弟弟种了一粒巧克力糖豆,秋天是不是可以收回来一把?种豆得豆,种瓜得瓜,我种了一粒傻子瓜子,会不会结出一个大傻瓜?]...
查看(4134) | 评论(3) | 收藏
[center]与狼共处[/center][center]小蚕[/center]窗外,她又来了,孓然一身。昨晚那场暴风雪在地上铺了一尺多厚的雪。连着小树林的后院白茫茫的一片。雪中的她,显得很消瘦,也很凄楚。她踟蹰着,厚厚的积雪使她的脚步有些踉跄,但不失孤傲。她其实不是狼,是豺。但我还是固执地把她叫做狼,黄狼 ...
查看(642) | 评论(15) | 收藏
拉肚子我肚子疼,妈妈说我拉肚子。可以拉手,可以拉腿,为什么拉肚子?我肚子疼,爸爸说我拉肚子。可以拉车,可以拉磨,为什么拉肚子?我肚子疼,哥哥说我拉肚子。可以拉琴,可以拉锯,为什么拉肚子?
查看(7325) | 评论(4) | 收藏
[center]上去,下来[/center][center]小蚕[/center](1)(2)(3)(4)http:/ ...
查看(5626) | 评论(11) | 收藏
六年级如果有个男孩不听话,让他上六年级!六年级,是对一个男孩的惩罚。作业多如麻,书本满地撒,永远也记不住书柜的密码。六年级的男子汉一声怒吼,声音像个奶娃娃!六年级的乔丹扔出球,够不着高高的篮球架!六年级的女孩像挺立的树,六年级的男孩是树林里的哈蟆。六年级的白 ...
查看(3375) | 评论(4) | 收藏
[center]长着耳朵的太阳[/center]妈妈在纸上画了一扇小窗,说那是中文的太阳.啊,我明白了!奶奶家的城市里有太多太多的高楼,小窗,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妈妈在太阳旁边画了一个耳朵,说那是另一个太阳,长着耳朵的太阳。哦,长着耳朵的太阳,能不能听见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还有小河哗哗流淌 ...
查看(4501) | 评论(5) | 收藏
[center]我有两只右脚[/center]我有两只右脚。我并不喜欢这件事,但是我确实有两只右脚。我从前不是这样的。我从前有一只左脚和一只右脚。那时候,我可以跑,可以跳,可以走路,可以跳舞。那时候我很快活。可是有一天,我的左脚和右脚吵架了。早上起床,右脚要先下地,左脚也要先下地,它们谁也不让谁。 ...
查看(2446) | 评论(1) | 收藏
[center]神来之笔 (童话)[/center][center]小蚕[/center][center](一)用词造句[/center]我咬着笔杆,看着墙上的钟发呆。指针一定是被粘住了,一定的。要不,这么老半天不动一下。夏天的空气里充满了诱惑。窗外一定是那只叫老灰的鸟,它每天总是在这个时候站在后院那棵大榆树上叫:“鸡..舅舅, 鸡 ...
查看(10737) | 评论(11) | 收藏
[center]边缘[/center][center]小蚕[/center]婷坐在小公园的那条长凳上,秋色已经很明显了。落叶斑斓地铺在草地上,像是一块野餐的桌布。孩子们嬉笑着,不时发出几声高亢的尖叫,像一把锐利的刀划过人的耳膜。哪一个是你的孩子?那个穿红衣服小女孩的母亲走过来问过。婷只是淡淡的一笑。心里预测着将要发 ...
查看(3181) | 评论(12) | 收藏
[center]三点五脚猫辩[/center][center]小蚕[/center]友人评人论事,冒了一句:那三脚猫!一脸不屑。我是个苯人,研究了很久,才搞明白三脚猫是个什么东西。三脚猫,乃猫功极差,看上去像猫,却不能当猫用者也。三脚猫之为猫,貌有九分似 ...
查看(1559) | 评论(14) | 收藏
[center]狂人达利[/center][center]小蚕[/center]我以为我认识达利很久了。起码是在上大学的时候。我以为我很喜欢达利,起码那时侯我是这么认为的。那时候人都很纯洁善良,他们很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那时候人也很简单,还不懂自恋是一个什么概念。其实我不认识达利这个人。只是认识他的画。那些挂在树上的 ...
查看(1588) | 评论(5) | 收藏
书稿讨论园地 | 2005-9-25
[center]纽约畅想 (两篇)[/center][center]小蚕[/center][center]猫眼[/center]自从地球变小以后,我老人家有时就由坐火车上班改坐飞机了。这不,赶早班飞机到曼哈顿,晚上回到芝加哥睡觉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出租车司机说,五点,时代广场一带交通很乱,于是拉我穿过中央公园。中央公园是纽约的气窗。 ...
查看(7729) | 评论(4) | 收藏
远去了的大树小蚕父亲走了。就那么匆匆地走了。他竟没等到我回去,见我最后一面。跌跌撞撞,磕磕碰碰从美国赶回,所能做的,就只剩下为他选一块墓地,靠山临水,每天能看到初升的朝阳。父亲,对一个孩子,是一棵遮风避雨的大树; 对一个游子,是一棵连接大地的树。一片叶,一粒种子,一颗芽, ...
查看(6407) | 评论(7) | 收藏
酒疯小蚕老三拎着一瓶酒,在门口阴凉处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小风习习,和儿子拌嘴撩起的一肚子火气似乎小了点。什么世道!黄毛小子读了两天半大学,脖梗儿就硬了!跟老子说话什么态度!他妈惯这个小兔崽子也惯得忒不像样子了,尽护着他!从兜里掏出个小塑料包,是头天在熟食摊子上称的一截鸡脖子。就 ...
查看(1501) | 评论(14) | 收藏
书稿讨论园地 | 2005-8-25
我自诩是一个莫奈发烧友。那年在芝加哥,我这小巫真正见识到了大巫,群巫,并被老莫狠狠地涮了一次。一九九五年,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要举行一次莫奈的专门展览,其中有许多私人藏画是第一次和公众见,包括几张吉维尼(Giverny )花园睡莲的巨幅。机会难得,我当然得去看。在十九世纪的印象派诸多画家中,莫 ...
查看(1128) | 评论(5) | 收藏
[center]红河谷[/center]“要记住红河谷你的故乡,还有那热爱你的姑娘......”默默在心里哼着这首歌,去看红河谷。不是异邦的,却是自家家园里的一条叫红河的河水冲刷出来的河谷。驱车从昆明出发,两个小时以后就可以看到它了。初识红河,给我带来的是意外。红河,果然是一条红色的河。不过,它 ...
查看(6001) | 评论(13) | 收藏
书稿讨论园地 | 2005-7-31
在滴酒不沾和嗜酒如命之间,我只算得上那种逢场作戏应个小景儿,叶公好龙之流。心血来潮想起来侃酒,实在是纸上谈兵,班门弄斧。之所以“侃”,是因为既没资格“论”,又没资格“评”,连正正经经“谈”都心虚。 只有这个侃,坐在小板凳上抡个大蒲扇,不引经据典,不求实查证,不靠调,不入流,图个信口开河痛快。 ...
查看(1754) | 评论(8) | 收藏
小蚕 | 2005-7-20
怀着儿子时,我特别想要一个像中国年画上的胖娃娃。皇天不负有心人,儿子生下来虎头虎脑,煞是可爱。我模仿年画给他剃了一个“桃子头”。美滋滋带着儿子去体检,看病的大夫说我这么小就把儿子扮成“旁克”,警告我下次再见我给儿子剃这种怪头,要到儿童保护委员会告发我虐待儿童!文化差异啊。
查看(130) | 评论(21) | 收藏
给你打电话,话筒那边传来一个机械的声音:“您拨的号码是空号……”,就知道你去了。  虽然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我还是拿着听筒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离开丹佛的时候,我许诺过,一定会再去看你的。可是每年都被一些杂事缠身,总想着有来年。握着手里被掐断了的来年,留下的,只是些铅一般的沉重,挥之不 ...
查看(1991) | 评论(9) | 收藏
生平我只醉过一次酒, 是那种彻头彻尾的酩酊大醉,醉到人事不知,醉得死去活来。那年,我下乡了。张铁生的一张白卷卷走了多少人的读书梦,在这万万千千破碎的梦中,也有我一份小小的上大学的梦想。这个梦像一粒种子,早先被压在石板下,藏在暗影里,被冷冻封存在心底的一个角落。当“资本主义回潮”的湿 ...
查看(2340) | 评论(2) | 收藏
走马灯似的会议。各种嘴脸。各色领带,衬衫。握手,点头,心照不宣的眼色,言不由衷的褒奖,寒暄。长得似乎没有尽头的待处理电子邮件目录。字斟句酌的回函,意味深长的暗示。每打开一个邮件都会激发一次心脏病,东扑西救,这边安顿好了,那边又起火了。电话会,碰头会,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台。等我把 ...
查看(5667) | 评论(11) | 收藏
车站车站外面的地面是灰色的,那种可以用来形容烦躁的灰色。走在前面那个女人的风衣绿得让人想起墨西哥餐馆里的豆泥。马路对面的红绿灯像猫头鹰似地冷笑着。脚,一双双脚,每天匆匆地走远,又匆匆的回来,往复循徊,却自诩奔远大目标!世人皆醉我独醒,它是这么说的吗?世人皆醉我独醒?笑话! 这是刚出大学门乳 ...
查看(4422) | 评论(9) | 收藏
书稿讨论园地 | 2005-6-24
女儿想要只鸟。在宠物店那只大笼子里,我们一眼就看上了它。不光是因为它毛色漂亮,脖子和前胸是那种让人心里一亮的天蓝。更因为它的后脑长了一撮白色的反毛,像一顶贵妇斜扣在后脑上的小白帽,又像蓝天上的一朵白云,十分抢眼。就因为它这蓝天白云的毛色,女儿把它叫做“天天”。三国里魏延的脑后长了反骨,此 ...
查看(5003) | 评论(18) | 收藏
委外一日,四爷酣睡,梦至哈佛。想当年与哈佛麻省失之交臂,想必潜意识里一念尚存,待夜深人静,便出来骚扰。梦中哈佛果然了得。教授个个才大气粗。一干人才上了几次大课,便要交大作业,要求苛刻,时间紧迫,惊得四爷冷汗淋漓。好在助教前来相救。现代大学府,哈佛领导新潮流,时新“委外”。一干人来到一 ...
查看(2317) | 评论(3) | 收藏
初春,威斯康新河畔。小蚕。携手走了半生, 歇歇吧,我说,在这初春的傍晚。残冬尚未远去, 她把雪的衣裾留在了斑驳的草地上。迫不及待的草芽却早已在雪缝里窥视春光。路边老翁裹紧了棉袄,小女孩露出双腿,向寒风展示新买的春装。歇歇吧,我说,在这静静流淌的河畔。我们相对而坐,共享难得的一刻 ...
查看(4145) | 评论(6) | 收藏
根见过根吗?那种交织在一起, 扯不断,理还乱,深深扎在地下,死死抓住土地不放的根?那种成堆连片,综错复杂,野火烧不尽的根?一位艺术家为根造了一座像,盘根错节,密密麻麻一大片,可那幅雕塑是用沙袋做的。我却看到了根。不知是因为浮萍当久了,有些腻了, 还是随着年龄的增长, 人们自然开始 ...
查看(2277) | 评论(4) | 收藏
那天,你笑了,洒落了一地阳光。那天,我哭了,抖掉了两肩夜色。你用橙色涂抹出一个温暖的世界。我拾起一角金辉,追赶那丝光线。你用长剑,劈开一道黑夜,我爬出昨天的沉重,看到明天。你扶起我,拍落一身冰凌,指着天边那堆火,许诺我一个春天。我回头,告别灰涩, ...
查看(7845) | 评论(2) | 收藏
酷?酷!酷……酷是喜,酷是悲,酷是感叹,酷是怀疑。什么时候起,人类语言进化成单音节的,酷?人类情感退化成单色素的,酷!酷是创新:把眉毛画在眼睛底下,酷!把内衣穿在西装外面,酷!在舌头上穿三个环,酷!站在潮头,做别人不敢做的事,酷!酷是盲从 :皱着眉头, ...
查看(3222) | 评论(3) | 收藏
清晨,窗外一只饶舌的小鸟,把春吵上树梢。涨潮了,绿色的潮。漫过小屋前的草地,漫进我的小岛。我划着,记忆的小舟,在岁月里把你寻找。我们像赶海的孩子,在春潮里又跑又跳。等到潮水渐渐退去,手里,是一捧往事的贝壳…..
查看(1286) | 评论(0) | 收藏
乌干达不在非洲, 乌干达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在记忆的深处, 在一个离非洲很远很远的地方。那年汹涌的洪流把我冲到了这个小山村,大队支书见我喝过几两墨水,不忍拿我去运送那百十斤麦子或猪粪,将我塞进了这个吃软工分去处 ——大队民办中学。报到的那天,我刚把行李放到我那寝室兼办公室的铺了一层稻草的 ...
查看(4212) | 评论(9) | 收藏
小蚕 | 2005-6-5
熟人问起,何曰小蚕?我自己也没个准谱。自小志大才疏,好奇心极强。凡事都想试试。父母为这些小把戏所蒙蔽,以为是块可塑之才。于是望女成龙。只有我的一个舅舅是明眼人,他预言,我的兴趣太广,将来准定一事无成。果然让他言中。龙没变成,长着长着倒长出些虫模样来了。罢罢罢!做虫便是了。可是多少有些不甘 ...
查看(135) | 评论(13) | 收藏
(一)世界上有神鬼吗?神鬼是人类对未知的搪塞,对无知的遮掩。神和鬼住在人类无法认识的地方,在科学鞭长莫及的地方,我们从小就被告知。是吗?在希腊的圣妥若尼岛(Santorini),你会情不自禁地问。我们上岛时正值隆冬, 全世界都在忙着过圣诞节。一年就这么几天,这个热闹非凡的地方被人们暂时遗忘 ...
查看(2135) | 评论(14) | 收藏
小时候,常埋怨上帝不公平,让我生长在这个边远的小镇。“万里碧霄终一去,不知谁是解索人?” 魏宰相崔铉这篇幼年之作,曾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诗。丽江是我的围城。 从小,我就决计远行,越远越好。常常幻想自己会飞,飞出铁架山,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果然走得很远。像一丝柳絮四处飘荡。飘过了万水千山,山水还是 ...
查看(1568) | 评论(4) | 收藏
旧时农村, 很少有人为狗认真起名。什么菲菲, 麦克斯的很少听说。 多是小白,小黑,四眼 一类。 那年, 因为父母遭受文革冲击, 我们全家搬进了丽江城边的一户农家。大黄便是他家的狗。大黄本叫小黄, 因它在我年幼的眼里硕大无比, 我便称它大黄。大黄是 农村的土狗,无法考证其血统。要认真套个级,可能是在Yel ...
查看(3552) | 评论(7) | 收藏
阿千经不住女儿的苦苦哀求, 我们终于下决心要一条狗。一次在报上读到美国每年要屠数十万只弃狗, 便决心去拯救其中的一只。 造访了几家狗棚之后, 才发现领养狗并不容易, 必须通过一系列严格的面试。要找到一只合适的狗, 跟相亲差不多,得靠缘分, 可遇不可求。还真让我们遇上了。这天偶然走进一家动物医院 ...
查看(8508) | 评论(13) | 收藏
先生是家里的小儿子,行四,近来古装电视剧看多了,自称四爷。说是爷,我家这位四爷决不是大宅门里那些满脑子封建的“爷儿们”。四爷成份好。这里当然不光指四爷出身“红五类”,他是北方人和上海人的后代,既有北方男人的豪爽,又有上海男人的细致,体贴。您说这结构成份能说不好吗?四爷自小就是棵好苗。家里人 ...
查看(12064) | 评论(16)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