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chan





UID 216
精华 34
积分 488
帖子 27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8-9
来自 USA
发表于 2007-2-2 02:58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桃花

桃花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实乃巧合,作者概不负责)

第一章

公司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擦皮鞋小摊子,童奕经过时,那个鞋匠吹起了口哨,追在后面狂喊:“Hi, gorgeous! (嘿,美人!)”

童奕忍不住笑了,这把年纪,还有人跟在后面叫,莫非犯了桃花。

十五年婚姻,除了没有孩子,没有发大财外,应该是很满意了。

手上戴的是老钱买的钻戒,铁粪泥2克拉,腕上还有纯金一只劳力士。老钱很得意,看看,你这一出手,就是五万美刀呀!

没孩子,没花销,两口子工作,钱不烧掉怎么办?

外人不知道,钻戒里面,老钱让人刻了字:伉俪情深十五载,床上运动四千回 


读过很多人撰写比较中国哥哥美国哥哥的论文,童奕觉得一个关键之处被广大科技工作者忽视了。

哥哥行不行,妹妹很重要。

两个人配不配,得全方位地考察,这包括了解剖结构,气味,皮肤的摩擦系数等等等等。

如果男人遇到的是一个熟透的桃子,轻轻一抓就出水的,lubricant(润滑油)钱省下来那都是不值得一提的。

童奕就是个熟透的桃子,而老钱,恰恰就是那个解剖结构,气味,皮肤的摩擦系数都跟她绝配的人。上帝也是公平的,合得这么天衣无缝,日日辛苦耕耘,偏偏生不出孩子。

第二章

作为一个分析师,童奕配有一个专门的会计师。这个会计师到底是哪国人,因为他讲的英语听得不太明白,一直也没有搞清楚。

会计师名叫毛瑟,虽然语言不通,好在工作上需要交流的只是表格和数字,童奕对毛瑟是十分满意的。童奕一度觉得自己是分析师里最幸运的,因为她的会计师是全部门最好的,交给毛瑟的活从来都是当天完成,而且没有出过错。

从中国探亲回来,为了拉拢同事,童奕在国内买了一堆小礼物,毛瑟自然有一份。是国内很流行的那种包 tissue box 的装饰布。

其他同事收到礼物后只是谢谢而已,没想到毛瑟非常激动,第二天就回送了童奕一包东西,打开一看,里面是个很丑的盒子,毛瑟神神秘秘地说:这是我们国家产的真象牙的 tissue box。

这个礼物有点重,而且她不喜欢,童奕不知道怎么办,拿回家给老钱,老钱很不高兴:“哪里弄来一只这么难看的骨灰盒?” 随手扔在一边。

第三章

公司内讧,部门改组,重用童奕的老板被挤走,新老板上任,带了自己的人进来,童奕作为老人被打入冷宫,心里本来就有怨气,偏偏跟老板小蜜合不来,二十多岁的没有多少教养的高中生常常仗势欺人。童奕这天无端被小蜜呵斥,不找人诉说一下有憋死的感觉,想想毛瑟还算可靠,可以作为一个倾诉的对象,于是工作之余跟毛瑟唠叨,两个人怕别人听到,小声地,一个讲清国俚西,一个讲歪国俚西,连比带划。毛瑟说,中午一起去吃饭,饭桌上说。

毛瑟做事很小心,两个人分头出门,约好了在车库等。童奕特意晚走了几分钟,到车库时,毛瑟已经在车里等了,赫然是一辆崭新的奔驰SL65

童奕不大不小还是吃了一惊,一个会计而已,开这么好的车,除非去偷。

毛瑟说:公司里面讲不方便,这份工作我只是为了福利,外面还有公司。等下吃饭时说。

出大门时,毛瑟问:左转还是右转?

童奕给奔驰震得还没回过味来,随手指了一下,毛瑟说:可惜,右边有个极好的海鲜馆子,左边是中国城,既然你指了中国城,只好吃中餐了。

到餐馆坐下,童奕并无心思吃饭。毛瑟坚持让她帮着点菜,不知道他们国家什么规矩,胡乱点了几个便宜菜。点好后才想起来忘记问了他是不是伊斯兰教,好象是忌猪肉的吧。糊里糊涂竟然不知道刚才有没有点猪肉。

菜还没有来,毛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放在童奕眼前晃了一下:看看,一笔生意,现金支票,为了跟你出来吃饭,没去银行,害得我现在每隔几分钟就要拿出来看看是不是丢了。等会儿你一定要提醒我去银行。

童奕扫了一眼,做财务工作的人对钱是很敏感的,看到一个八,四个零。乖乖不得了,口袋里面随便一张皱巴巴的纸就可以买我的膀子上的所有东西还有剩了。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闲谈,毛瑟嘀嘀叨叨地说起他的生意,听起来是开了很多公司,有仓库,诊所,财务咨询。

说到这里,他问:蜜丝童,你有没有自己的私房钱?

这个,。。。没有。
  老钱那么宠她,从来没有管过她花钱,劳力士铁粪泥已经戴在她手上了,还要私房钱干什么?

女人没私房钱可不安全呀,你放心,我会找个合适的生意跟你合作,让你赚多多的私房钱。

中餐馆的服务生不知道这俩人是什么关系,账单放到童奕这边。童奕习惯了同事之间分账,看了眼账单,说:每人十五块钱。

毛瑟夸张地拿过账单,对服务员说:请这么漂亮的女士吃饭是我最大的荣幸,怎么能让女士付钱呢?回头笑嘻嘻地对童奕说:蜜丝童,以后我可以天天请你吃饭。

童奕笑笑,花样年华已逝的中年妇女,偶尔被人吹捧一下,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出了餐馆,童奕担心那张八万块钱的支票:你该去银行了。

急什么。毛瑟指着餐馆对面的一栋楼:知道那里面是什么吗?

不知道。

我本来也不知道,有一回朋友带我去,别看外面破破烂烂的,里面可豪华呢,全是亚洲女孩。毛瑟突然从鬼鬼祟祟转成一脸正气,“蜜丝童,我必须声明一下,我朋友乱来,我可不是一个乱来的人。

第四章

回到公司,俩人依然象搞地下工作一样,一前一后分头回办公室。回来时已经过了两点了。

刚打开电脑,就看见小蜜的媒儿:提醒大家,每天你有半小时午餐时间,两次十五分种的休息,你选择可以不休息延长午餐到一小时,但是,午餐只能在上午11点到下午两点之间,请大家自觉遵守。

真可恶。整天不干正事,拿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烦人,我又不是天天出去吃饭。

这天是星期五。

每个星期五是夫妻俩人的“自由日”,下班后不用回家,跟自己的死党出去玩,给各自一点空间,据说可以保鲜。

老钱照例是纠集一帮损友,去酒吧里喝酒看球。童奕则是跟一帮女友去海珍楼吃饭,老板是熟人,早把包厢准备好了。

老钱今天喝多了,讲起了戒指后面的打油,没想到引起轩然大波。

“四千回?有没有搞错?15年780周4000回,每周5.13回,就是说weekday都干,周末还常常加班?”

“是小母牛大战西北风--吹吹牛B的吧?”  

在座的各位都是科学科的,化学化的,卡卡和老驴立刻严肃地提出了科学上的可行性。

美食家馒头,瘦的时候曾经被叫作面条, 医学专业,好为人师且广得MM缘:“ 连着十五年吃同一块红烧肉, 还吃得如此津津有味,没有可能!”

在网上赫赫有名的插一腿这时忍不住发言了:“这个运动都不是很严谨.运动是什么?没说非得侵入领土领肉才算运动,侵入形式也有不耗弹药的。挠痒痒也是一种运动,打架也是运动而且比较剧烈的运动,算没算?还有这个也不清楚。是一次往复运动就算一回?还是非得累吐白沫才算一回?总之,四千之数较不得真儿,跟大跃进年代的亩产量差不多。”

老钱不理众人,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小本子,啪地往桌上一扔:“原始数据都在这里呢,你们自己看吧!”

一瞬间小本子周围头撞头,只见本子上密密麻麻地划满了“正” 字。

“乖乖隆地东,老钱,你没造假数据吧?”

这时候大伙儿点的菜端上了桌,馒头象发现了新大陆似地大叫:“你们看,我们在这家店吃了好几年了,老钱每回都点生的肥来米龙(牛排),茹毛饮血呀,也没见他腻过,说不定真的是非正常人类。”

第五章

海珍楼的包厢里跟酒吧一样热闹。

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这里聚了一群老豹小豹,正在聚精会神地听童奕讲今天的艳遇。

“哇!蜜丝童,以前你都是吸引鞋匠之类的劳苦大众,这回总算遇到了阿拉伯石油王子了。”说话的是殷离,年轻时候也是个网络美女作家,如今人老珠黄,倒是真的坐在家里,肚子里怀着双胞胎,象一座大山矗在那里,到哪里都跟她的停车技术一样,要占了两个位子。

“长得帅不帅呀?” 问的是可可,身材极棒,漂亮得如花似玉。连女人都会忍不住动心,曾经有人为了她要死要活,宁可断背。

“帅个鬼,驼背口臭,还是个光头。”

“不要,坚决不要!”

“口臭都闻到了?莫非已经亲密接触过?”

“哪里呀,也许是体臭,隔很远都能闻到,熏死人。”

“那吃饭的时候不是胃口倒掉,有利于减肥呀。”

“哎呀,能不能不谈这个,恶心死人,还让不让人吃饭呀!换个话题。”

“最近网上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CND来了个过耳风,写得不错。”

“过耳风确实好。”

“既然我们的霉女坐家都说好了,一定要去看看。”

“网上我就喜欢四个美女作家,墙牒风离。”

一直不言不语的明明开口了:“你们今天有没有看见我在网上跟一个女的为原舟子打架?”

“没有,我真是老了,不比你年轻,对原舟子没兴趣,除了黄色下流的东东别得都读不下去。”

“她骂我是大众情人,我就骂她是原舟子情人”

“听起来你们俩人在互相吹捧吗?”

“你们一提圆肘子方肘子,我就觉得很饿,叫瞎老板快点上红烧肘子!”

唧唧喳喳间,瞎老板端了一盆红烧肘子进来:“你们这些老豹真是越来越难伺候了,红烧肘子还要弄成方的圆的?明明,你还是小姑娘,最好少跟她们这些早更混在一起。”


第六章

两夫妻每个星期五都要玩到半夜三更才回家,年轻的时候,即使玩得很累,下半夜的戏也是要开的,往往要折腾到天明,然后睡一整天。

自从老钱在戒指背面刻划了他过去十五年的辉煌战绩后,就不幸地开始走下坡路了,在将来的十五年里,四千回是绝无可能,有两千回就谢天谢地了。

老钱当年读研究生的时候,作过一年童奕的班主任,第一天到班上,就看见一个大眼睛女孩,坐在第一排,无限崇拜地盯着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问,这女孩还是班长,心中一阵狂喜。

于是班长班主任,常常交流工作,到了童奕毕业那年,总算有了更深刻的交流。

因为有过师生关系,他们把更深刻的交流称为“上课” 。一来每次交流时间确实跟上一堂课差不多,二来,外国人不是把那深刻交流叫做罚课嘛。

俩人这天没有上课,分头回家后倒头呼呼大睡。第二天起床,童奕把毛瑟的事情简要地向老钱汇报了一下。

过去也有类似事件发生,老钱不过哈哈一笑,接着上课。

这天老钱心情不好,非常生气:“天天请你吃中饭?干什么?我们吃不起吗?!罚课!不许再跟他出去吃中饭了,不要脸的东西,吃美国饭吃多了,想吃豆腐了,还吃到老子头上来了,罚课!”

第七章

星期一上班,毛瑟就急不可耐地打了个电话给童奕:蜜丝童,今天我们去吃那个海鲜馆子好吗?

对不起,今天工作很忙,我得在CUBE里面吃。

你想吃什么?我买来给你。

不用了,我家里带了饭来。

那明天你不要带饭了,好吗?

这样的对话持续了几个月,每天童奕都是用家里的饭来搪塞,毛瑟也没有不高兴,也没有气馁,后来童奕简直想用个录音机把对话录下来,每天中饭以前播一遍。

感恩节到了,大多数同事都请假出去跟家人团聚了,童奕和毛瑟是外国人,没有地方去,每年都要值班,换取每年回国度三周的假期。

公司里冷清极了,毛瑟的对话又开始了:

蜜丝童,过节了,今天去那个海鲜馆子好吗?

童奕今天没有事情做,很无聊很想家,心一软,说:好吧。

女人真是不能心软的,有时候,为了一时的心软,要付出一辈子的代价。

第八章

毛瑟的奔驰左拐又拐,拐到了一个面临着破托马克河的旅馆。风景真是这边独好。旅馆坐落在岸边,对面就是里根机场,可以看见飞机起起落落,童奕看飞机看得发呆,没有看见旅馆,心中泛起涟漪,人生,不就象机场的飞机一样,起了又落,落了又起,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正在浮想连篇,突然看见了XXX HOTEL几个字。童奕心中一抖:蜜丝托毛瑟,吃饭怎么到HOTEL来了?请立刻送我回公司。

蜜丝童,你误会了,海鲜馆子是这家HOTEL里面的,就象四季旅馆也带餐馆一样,不要老土了,很多旅馆的附属餐馆都是很好的。

进了餐馆坐下来,果然高级,连午餐都四十块钱以上。

童奕有一点点不舒服,毕竟这种地方不是工薪阶级应该来的地方。

临窗的位子,正对着破托马克对岸的机场。

蜜丝童,要不要叫一瓶红酒?

不用。

吃完饭,童奕知道花销不少,账单来了,她没有看。

毛瑟拿起账单左看右看,好像看不明白似的。

蜜丝托毛瑟,账单有问题吗?

不是的,蜜丝童。毛瑟这时突然把账单猛地塞到童奕眼皮地下,这个动作吓了童奕一跳,还以为他要分账了。

蜜丝童,我算不出来该给多少钱小费,你帮帮我好吗?

原来是这样,你给二十块钱小费就好了。


第九章

感恩节过后,大家都没心思上班了,同事们上班想着吃中饭的时候偷跑出去买圣诞礼物,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虽然有午间休息,但是拎着大包小包会单位总是有失体统。童奕也参加了购物大军,还专门为此买了一只High Sierra双肩包包搬运货物用。最喜欢去的是国防部贸。一到吃饭时间,就打电话给狐朋狗友。

今天去哪里?国防部还是地铁中心?要不然友谊高地也行呀。

去国防部。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去国防部公干呢。

正好也是淡季,工作上没有事情做。

因此在这个月,毛瑟根本没有找到机会谈吃饭的事情。

转眼就到了圣诞节前夕,今天是上班的最后一天。

同事又集体消失了。

毛瑟问:蜜丝童,过节了,再去海鲜馆子吃饭好吗?

那家海鲜馆子的菜太好吃了,童奕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不用了,我自己带了饭来。

嗨,圣诞节还吃剩饭,倒掉倒掉。 毛瑟自说自话,啪地把童奕饭盒里面的饭菜给倒垃圾桶里。

第十章

既然饭被扔了垃圾,又是过节,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童奕只好坐上了毛瑟的奔驰。

还是临窗的老位子。

毛瑟不等童奕开口,叫来了侍者:开这瓶红酒。

酒上来了,是一瓶一九八七年的红酒。

一九八七,正是童奕和老钱订情的那年。

一九八七年,真是太多太多的回忆了,童奕脑子里面闪出在校园中,池塘边,老钱第一次吻她。老钱的宿舍,过春节,室友都回家了,她把第一次给了老钱。

这瓶酒,应该跟老钱来喝才对呀。

正在遐想间,毛瑟把酒倒了:
蜜丝童,请!

童奕从回忆回到现实,老钱不在身边,身边的是口臭驼背的光头毛瑟。

真是大煞风景。

童奕一口气干了一杯。

毛瑟赶忙又倒了一杯。

童奕一口又干了。

吃完饭后,童奕已经是醉意朦朦,头昏得要命。

两个人去车库,坐上奔驰,毛瑟问:

蜜丝童,可不可以在车里坐一会儿,我多喝了点酒,这样开出去太危险了。

童奕醉得说不出话。

两个人在车里坐了一会儿,毛瑟开始不安分了。

蜜丝童,我可不可以亲你一下?

NO!

就小小地亲一下。

NO!

额头上小小地亲一下也不行吗?

NO!













顶部
月仿


听雨轩主


UID 7085
精华 0
积分 725
帖子 653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6-26
发表于 2007-2-11 10:05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LIUCHAN ,写的好。欣赏了!该有下文的吧?等着看结局呢。





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顶部
liuchan





UID 216
精华 34
积分 488
帖子 27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8-9
来自 USA
发表于 2007-2-12 11:52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没有

没有下文的,西西。

顶部
月仿


听雨轩主


UID 7085
精华 0
积分 725
帖子 653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6-26
发表于 2007-3-2 09:00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LIUCHAN 啊,你这篇《桃花》让人读了空落落的,老想那女主人公的后来。想联个结尾,又怕是狗尾续貂。唉!牵肠挂肚的说!





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19 07:09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