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育儿教子在他乡(一)
雅非





UID 5194
精华 8
积分 1040
帖子 93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4-29
来自 北京
发表于 2007-2-23 08:06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育儿教子在他乡(一)

这些短文是从我为美国的《侨报》波士顿周刊撰写的专栏文章中选出来的。专栏的名字是【教子新说】。顾名思义,当然是想说出点关于教育子女的新想法和新做法。即使我这里说出的话都被前面的父母和老师们说过了,我这个还是“新”,因为我的工作环境不同、生活背景不同,所以,我的故事也不同。希望读者读了能发现那点“新”意,能得到一点启示。


●我决定还是你选择

  孩子小的时候,做家长容易一些,因为孩子对事物还没有自己的看法,家长只要保证孩子吃好、穿暖、健康、安全就行了。孩子长大一点,到了五、六岁以后,麻烦就来了。五、六岁的孩子就开始对一些跟自己有关的事情有自己的看法了。这时候,家长就得跟孩子周旋,就得让孩子既服从自己的管教,又心情愉快了。家长们可能会说,你说得倒轻巧,哪有那么容易?

  是的,这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但如果有好的方法,也不一定就那么难。我说说自己在跟长大了一点的女儿的周旋中屡试不爽的一个办法,说不定会对有些家长有所帮助。这个办法就是用“我让你选择”来代替“我替你拿主意”。简单点儿说,就是“你选择”,而不是“我决定”。

  美国长大的孩子最不喜欢什么事都由家长拿主意。本来么,都是自己的事,凭什么要家长来做决定?你告诉他们,那是因为他们还没长大、还没成熟,所以暂时你替他们拿一拿为他们着想的主意。可他们却说,我已经长大了,自己能为自己着想了,自己能为自己拿主意了。你实在说不赢,就只好用成人的权威向孩子施加压力,说“小孩子就得听大人的”,或者说“我是你爸(或者你妈),你不听我的听谁都?”云云。这样久而久之,关系就可能搞僵,就会破坏亲情。

  我在我女儿很小的时候就碰到了她对我为她拿主意坚决抵制的情况。比如,女儿从五岁开始就不吃肉,开始是不吃肥肉。这里不是说大肥肉,是说瘦肉上带的一点点肥。只要那块肉在她嘴里,上面的肥再少,她也能感觉出来,感觉到了她就一定要吐出来。再后来乾脆就什么肉都不吃了,别说猪肉、鸡肉、牛肉了,连鱼和虾也不吃了。开始,我很耐心地跟她讲,小孩子要学会什么都吃,挑食太厉害了会影响健康。我担心她的营养结构里少了蛋白质。但讲了几次都不行,有几次我都发脾气了。后来,我觉得那样下去不行,一天到晚在饭桌上“打仗”,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大概是这个问题总在我脑子里打转转,那天好像是“鬼使神差”,居然让我琢磨出门道来了!那天晚饭,我给她备了两份菜,一份烤鸡,一份牛肉末。我说,这两个你挑一个,烤鸡就是那谁谁(她的好朋友)最爱吃的肯德鸡的那种,牛肉就是麦当劳的汉堡包那种啊。你觉得哪个好,就吃哪个。她一听可以挑着吃,就来精神了。把脸凑到两个盘子前面,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弄得很戏剧的样子,动起脑筋来。大概是“那谁谁最爱吃的”这句话吸引了她,她选择了烤鸡。我高兴得要死。我居然“一枪未放”,就打胜了这一仗。以后,当然就如法泡制啦。

  也是五岁就开始了,女儿不愿意穿裙子,一天到晚只穿牛仔裤。我为她每天上学该穿什么伤透了脑筋。自从“烤鸡”战役我旗开得胜以后,我就开始什么都给她俩、让她挑了。我每天晚上给她拿出两套我觉得比较女孩味的衣服,说“明天你穿这个还是穿那个?”一般情况下,她都要转转眼珠,花点功夫琢磨琢磨,大概是想享受一下“选择”的快感,然后指着一个说:“这个!”有时候,她也会看出我的“阴谋”,说,这两个都不要,要那个(挂在衣橱里的另外一套)。这时候,我就要小小地施展一下成人的权威,说:“啊,不可以。如果不从这两个里面挑,就挑不成了。”当然,她总是舍不得放弃“挑”。

  如果她周末一早就要找小朋友玩,我就告诉她,你今天有两件要做的事,一件是做数学题,一件是弹钢琴。你可以选择玩之前做一件,玩之后做一件。她一般都选择先做数学题,再出去玩,然后在一个说好了的时间,回家弹钢琴。

  这样做下来,我发现女儿开始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任了,因为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如果她做不到,我就可以说,那是你自己说了要做的啊,为什么做不到呢?这样,下次我还能给你选择吗?你如果自己决定要做的事,却做不到,下次不就要我来替你做决定了吗?哈,要是你能“挣”到跟孩子这样说话的“份儿”,那才叫爽呢!那时候,孩子想不听你的都没有门儿。
 
  看出来了没有?这里的“机密”是:虽然你看上去没有“我决定”,可实际上你还是做了决定,你决定的是孩子选择的范围。孩子呢,虽然看上去是做了选择,但那个选择却是在你决定的范围之内。这个“机密”要严严地守住,一直守到孩子们把我们看透。不过,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会想出另外的新招儿来对付他们。嘘……


●从一面鼓皮悟到的

  开学不久,做老师的我忙得几乎顾不了家。有一天,忙完了学校的事,到家已经晚上九点左右了。听先生说,女儿剪破了她的音乐鼓的一面鼓皮,而且还是故意剪的。我的疲惫之躯,哪里经得住这个?即刻把女儿叫到跟前,声色俱厉地责骂了一顿,说你这孩子怎么破坏性这么大?蛮贵的一个鼓,买来是给你玩的,不是给你剪的。好了,你明天一整天都被grounded(等同于“关禁闭”)了。女儿最不喜欢听“grounded”这个字,因为那样她就一整天不能出去玩。她低着头,眨巴了几下眼睛,就开始抽抽噎噎流眼泪了。先生在旁边听了赶紧说,不过那一面鼓皮本来就有点破。大概他是看我责罚女儿,觉得是他告的状,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了。我呢,还是穷追不舍,说你这样子,长大以后见什么破坏什么,不就成了vandalizing之徒(以破坏财物取乐的人)了?

  女儿继续哽咽着,似乎不知道我说的vandalizing之徒是什么。我气还没消,继续厉声地要她跟我讲清楚,在剪破鼓皮的那一刻,她脑子里是怎么想的。我看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样子,觉得她有话要说,但看我在气头上,又不敢说。我改变了策略,压低了嗓门,用略微缓和一点的语气对她说,如果你说得有道理,我可以立刻unground you(解除禁闭),但如果你说得没有道理,你明天还是要被grounded(关禁闭)。
   
    女儿流着眼泪开始说了:那个鼓有一面已经有一个小洞了,是上次珍妮来玩的时候弄破的,今天我就把它剪开了。我问:小洞很小,不太影响鼓的声音啊,你为什么要把小洞剪成大洞呢?她说:我想,把那个小洞剪大一点,我就可以把鼓槌伸到另一面的背面去敲。我问:干吗要伸到另一面的背面去敲呢?她说:我想听听鼓皮另一面的声音是怎样的。

  我没问题了。我哑口无言了。

  我醒悟到是我错了。我错在用一个成人的思维逻辑去看待、去衡量一个孩子的行为。从一个成人的思维逻辑去看,剪破一面鼓皮是只有破坏性而没有任何益处的行为,是绝对应该受到指责并应该及时制止的。可在一个孩子的眼里,那面鼓皮却是非剪不可的,她那样做是非常有道理的。这个道理就是满足一下她的好奇。对于她的好奇,成人的我已经体会不到、已经理解不了了。不是么?她已经告诉我,她要把鼓槌伸到另一面的背面去敲,听到这个解释,我仍然没有想到她好奇的一层,还问她干吗要伸到另一面的背面去敲。啊,成人的我是多么迟钝,多么愚蠢,多么不能跟女儿“心有灵犀”。我看到一张破的鼓皮,我想到的是破坏、是浪费。女儿剪破一张鼓皮,她想到的是听听不同的声音,是想满足一下她对另一面鼓皮背后的声音的巨大好奇。

  鼓皮值几个钱?好奇值几个钱?我掂量了,我感到它们之间的距离了。这是一个成人和一个孩子之间的距离。这个距离不是从五到八的距离,也不是从一到十的距离,而是从零到一、从无到有的距离。对事物的好奇,他们有,有很多,开掘不尽;我们没有,一点没有,无处可寻。

  我们自己没有就该够了,就该不要去破坏孩子的有,更不该声色俱厉、振振有词地破坏。我才是vandalizing之徒。我破坏的“财物”很鲜有、很珍贵,是孩子的好奇,是孩子的天真。该被grounded的是我,而不是她。

  第二天我下班回来,尽管很累,还是带了女儿去她的学校的操场玩了很长时间,做了她那天最想做的事,因为她的学校那时还没有开学,而她已经等不及了;她天天盼着开学,哪怕提前到学校操场去玩玩也是好的。

  一个这么天真、好奇又爱上学的孩子!我该满足了。我该别无它求了。

  那个鼓是扔掉了,可我从那面鼓皮所悟到的,却会长久地伴随我。


●不可管教别人的孩子

  You can’t educate other people’s children(不可管教别人的孩子)。这是我在美国做了家长以后学会的。我觉得在这句话底下划上线,加重语气地把它强调出来,以引起中国家长的注意,是有好处的。

  我们很多生活在美国的中国家长一直摆脱不了在中国形成的某些处世习惯和方法。我这里不是埋怨中国家长摆脱不了旧的习惯,只是指出一个事实:我们的有些处世习惯和方法并不是我们的原创,而是我们从自己的父母那里继承来的,而多数时候我们自己却意识不到。比如说,自己的孩子跟别人的孩子一起玩耍,发生了矛盾,有了口角,甚至可能拳脚相向,而且整个事件在你看来,的确是人家的孩子不对。这个时候怎么办?你可能会像你的父母曾经做过的那样,坐下来跟人家的孩子好好谈谈,告诉他应该怎样处世,应该怎样做人。这是说如果你的父母是好脾气的人,而且把好脾气遗传给了你。如果你的父母是脾气暴躁的人,你也可能遗传上了暴躁的脾气,你就可能对人家的孩子严厉苛责,甚至申斥责骂。无论你怎云5c做,你都会觉得,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这个孩子的家长难道不应该感谢你帮助他们
教育孩子吗?不对,你错了。如果是中国家长,碰上开通的,人家可能会感谢你(极少发生),碰上不像你想像得那么开通的,人家可能会指责你,弄不好还会辱骂你。这就是为什么家长之间经常会发生“护犊子”现像,或者家长们会互相指责对方“护犊子”。实际上也是,哪个家长不“护犊子”呢?“护犊子”是动物的也是人的天性,“护犊子”又有什么错呢?所以,碰到这种情况,也经常是“清官难断家务事”的。

  美国人的办法似乎比较明智一点,大家都遵守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自己的孩子自己管,别人的孩子别人管,互相绝对不干涉别人家的私事。这个私事不是人家的家长里短,而是人家对某种价值观的遵循或对某种行为准则的选择。有的中国家长可能会说,那我不管,他家的孩子选择侵犯别人利益的价值观或者行为准则,我能袖手旁观吗!问题就在这里:“侵犯别人利益的行为准则”,这是你对别人做出的价值判断,而事实是,有多少个人,就会有多少种不同的价值判断。如果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价值判断是正确的,也就是说,人家家长也觉得自己的价值判断是正确的,那不就冲突起来了吗?即使你的判断显然是正确的,那也可能会像前面的例子所描述的那样,不同的人在管教别人孩子的时候,会采取不同的办法或者行为,后果是难以把握,甚至可能是不堪设的。所以,最安全可靠的办法还像美国人那样:自己的孩子自己管,别人的孩子别人管。

  要做到不管教别人的孩子,真不那么容易,尤其对我们这些习惯于用自己认为正确的价值判断去管教别人孩子的中国家长来说。对别人随意做出价值判断,在我们来说来得那么容易、那么迅捷,有时候是连我们自己都想像不到的。我们对别人的价值判断会在我们平时跟孩子说话的时候,就不经意地流露出来。比如,你孩子要买这买那,并拿人家的孩子说事儿,说那谁谁有好几个某某玩具呢,我还一个都没有呢。这时候,你可能会说,那叫大手大脚,浪费钱财,咱们不那么干。你这么说,就是在指责别人了,也是在教孩子认为别人不好,看不起别人。如果经常这样做,就会对孩子有影响,你的孩子将来长大了,也会教自己的孩子不尊重别人的选择、对别人的选择指手划脚、对别人的选择评头论足。一个团体的群体习惯就是这样形成的,一个社会的文化氛围也就是这样形成的;它们就是这样通过上辈人的言传身教,被下辈人继承了去,发扬了去的。也许你可以换一种做法;在你孩子拿别人孩子说事儿的时候,也许你可以说:每个家庭的经济情况不同,每个家庭在花销上都有不同的priority(我一时想不起这个词在这个语境下用哪个中文词比较好,“急需”?)。我们现在急需的不是那个玩具,所以我们痕7b在不买那个玩具。这样,你既没有指责别人的选择和行为,也告诉了你的孩子你之所以不买那个玩具的原因。事实上,那个家庭可能是比较有钱,也可能的确比较浪费,但那都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人家挣多少、花多少、怎样花,都是人家的选择。你不应该用自己的价值判断去指责人家或者约束人家。

  如果我们细心起来,我们就会发现生活当中有很多这样的时候:我们通过指责别人的行为来管教自己孩子的行为;我们无意识地这样做,认为自己是在教自己孩子学好。如果我们细心起来,我们还会发现生活当中有很多这样的时候:我们乾脆就用自己的价值观去说服或者管教别人的孩子;我们有意识地这样做,认为自己是在教别人的孩子学好。其实,这两件事这样做出来的结果都是事与愿违的:通过指责别人的行为来管教自己的孩子,会让自己的孩子学会指责别人、学会不尊重别人。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别人,会招惹别人的不快甚至厌烦,会引起别人的误会,会影响邻里关系。

  有人会问:那人家的孩子做了坏事,甚至犯法的事,我也不可以管吗?回答是,那就更不可以。若是人家的孩子犯了法,就要由警察和法院来管了。美国是一个法制国家,一切有法管着。只要是不犯法的事情,就都在个人的选择范围之内,就都不应该受到他人的侵犯。你可以不喜欢别人孩子的选择,你可以不同意别人孩子的做法,但你没有权力去管教别人的孩子,你没有权力去干涉别人的孩子。如果你想教自己的孩子按照你选择的价值观辩明是非,你应该坚守一个原则,就是不要教孩子轻易指责别人,要告诉孩子,每个家庭和每个个人都有权力选择行为方式,但每个家庭和每个个人都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这样,你既尽了自己的责任,也没有侵犯别人的权力。这样,你就不仅自己做了一回宽容而又有责任感的社区成员,也教了一回你的孩子怎样做一个宽容而又有责任感的社区成员。


●请说“Yes,please”、“No, thank you”(“好,请。” “不要,谢谢。)

  暑假快结束了。孩子们又长了一岁,又升了一个年级,又要上学了。在美国,这就意味着中国家庭的孩子要离开自己所熟悉和习惯的家庭环境,和美国同学、朋友和老师渡过每天的大部份时间了。侨居在美国的中国人在美国毕竟属少数民族团体,所以任何时候都有一个融入主流文化的问题。主流文化包括很多方面,其中有一个看上去微不足道但实际上非常重要的方面是待人接物的礼貌问题。这个问题对孩子比对成人更有急迫性。为什么?因为成人具有足够的观察能力和敏感性,只要一个人不是有意抵触主流文化,他就可以在跟主流人群的接触中学习和效法那些他认为自己需要学习和效法的东西。而孩子就不同了。孩子做一切事都是自然的,都是靠把学来的东西变成第二天性,然后才能自觉地去做的。

  我为什么要在即将开学之际谈到这个礼貌问题?因为据我的观察,有一些中国家庭的孩子在美国学校不大能够跟同学打成一片,原因之一是他们的行为举止有些“异样”。“异样”在哪里?就在这待人接物的礼貌方面。比如,我们的孩子不会把“Yes,please”、No,thank you”挂在嘴边;我们的孩子要插话的时候想不起来说“Excuse me, may I……”(劳驾,请问……);我们的孩子在跟同学的父母打招呼时也不习惯用“Mr.”(先生)或者“Mrs.”(太太)。不会、想不起来或者不习惯的结果不是什么都不说,就是用某些肢体语言去暗示。在该说这些的场合什么都不说或者用肢体语言去暗示,其结果就是显得“异样”,或者说“怪怪的”。这个“异样”或者“怪怪的”往好里说是拘谨、害羞,往坏里说就是不懂礼貌、没有规矩。怎么说都不是对我们的孩子行为特徵的准确描述,怎么说都是我们的孩子吃亏。所以,要开学了,孩子们又要到主流环境中去了,家长们有责任帮助孩子学习这些在主流人群中通行和被公认为合适的行为规矩和方式。

  那么,是不是说临开学了,家长对孩子们叮咛嘱咐一番就可以了呢?要是那样能解决问题就好了,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这个看上去小而又小、微乎其微的问题,其实颇为棘手、很难解决的问题。它难在孩子们的行为规矩和方式不是靠听家长的嘱咐学会的,而是靠看家长的行为学会的。美国的孩子在家里就是那样做的。他们晨起后相互说“Good morning”(早上好),临睡前相互说“Good night”(晚安);他们在接受帮助时说“Yes,please”、在谢绝帮助时说“No,thank you”;他们在饭前说“May I start please?”(我可以开始用餐了吗?)、在饭后说“May I be excused please?”(我可以离开饭桌吗?)他们对父母、对兄弟姐妹、对朋友都是这样说、这样做的。可以说,他们是训练有素。我们的孩子就不同了。我们多数家庭是无意地忽视这些,因为我们素来没有这些习惯。有的家庭则是有意地忽视这些。我就听到过一个做父亲的说过这样的话:那些礼貌用语是对外人的,在家里就不必了。都是家里人,那么客气做什么?这话乍听上去挺有道理的,可仔细一想,就会发现它很荒唐。家里人为什么就不必了?家人之间是奉献最多的,家人的辛苦和努力是最值得其他家人的尊重和感激的。如果我们心里存有这种尊重和感激,我们就应该把它说出来,让其他家人感受到我们的尊重和感激。可惜,我们的文化创造了这种语言,却没有创造这种习惯。我们的文化创造了尊重和感激的话语,却只把它用在外人身上,不把它用在家人身上。我们的文化对外人很慈悲、宽容,它教我们随时认可和感激外人的努力。我们的文化对家人却很苛刻、吝啬,它教我们要求家里人无声地劳作、默默地奉献、从不被认可、从不被感激。

  如果是生活在我们自己的文化环境中,我们都会是正常的、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大家都如此,都互相认同,没有人会显得“异样”。但事实是,我们的孩子生活在一个异国文化环境中。这个环境中只有我们如此,我们的孩子在家里学的是我们的文化教给他们的行为规矩和方式,这种行为规矩和方式已经变成了他们的第二天性。我们难道能期待一两句叮咛和嘱咐,就能改变他们的行为吗?
 
  如果家长们要想自己的孩子不显得“异样”,要让他们成为主流人群中大方、得体的一员,就请从这些微不足道的话语开始吧,就请和孩子们一起说“Yes,please”、“No,thank you”吧,就请和孩子们一起在晨起后说“Good morning”,在临睡前说“Good night”吧……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久而久之,定见成效。

[ 本帖最后由 雅非 于 2007-3-20 05:53 PM 编辑 ]

顶部
雅非





UID 5194
精华 8
积分 1040
帖子 93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4-29
来自 北京
发表于 2007-2-23 08:08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LL,白雪,我的账还了。

就这几篇还能凑到一块儿,其它的都比较散,不好合成。LL,那篇“我是美国教书匠”,如果你喜欢并觉得合适,也可以拿去。谢谢催账,谢谢指点

顶部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592
帖子 1122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7-2-23 09:09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雅非!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7-2-23 08:51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这就对了么。

不过那段前言不大好。最好不提啥报的,就当是专门为书写的,从读者角度看比较舒服。可以根据大标题,说几句在异国他乡教育孩子的不同之类,就算开场白了。

你还有几篇分别写不同学生的,也可以合并成一篇。偶找找帮你顶出来。

顶部
雅非





UID 5194
精华 8
积分 1040
帖子 93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4-29
来自 北京
发表于 2007-2-23 08:5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LL偶一看文章后面说最后更新是你,

就紧张得上牙打下牙,就知道你没完。今天我改完文章出去撒了一会欢儿,回来就瞧你又给俺派活儿了。明儿再说吧。你呀,一会黄世仁,一会周扒皮的,很难对付的说。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7-2-23 09:21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高标准,严要求,能者多劳么!

顶部
心怡





UID 71
精华 17
积分 2393
帖子 229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9
发表于 2007-2-23 10:1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5 雅非 的帖子

严师出高徒。等你成了高徒了,就会感谢老师了。
说真的,能者多劳,你不是搞教育的吗,一定会有不少可以分享的东东。

加油吧。我给你鼓劲。

顶部
雅非





UID 5194
精华 8
积分 1040
帖子 93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4-29
来自 北京
发表于 2007-2-24 06:16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LL我看了看想了想,决定前面开场白不改了。

一是我这个人写东西比较随性情,写出来当时怎么想的,就很难改过来。二是这些东西一看就不是为这本书写的,有很多有时间上的痕迹。人家一看就看出来是小豆腐干儿凑的,不如咱自己说出出处,这么说着俺自己觉得舒服。书里作者多多,才女如云的,哪儿就有人盯着俺这几篇琢磨?要不合适就算了,您就放俺一马咋样?今天我有吃喝约会(又有了,哈哈,假期快过了,赶紧抓紧过单身婆的幸福生活),要到晚上才能回来。晚上家里有另一拨朋友来,可能没时间上网。大主意您自个儿拿吧,俺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能上能下能官能民,能发能不发地。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7-3-13 07:3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雅非,这篇里的英文能否加上中文?还有几个地方除了乱码,能否改一下?

顶部
雅非





UID 5194
精华 8
积分 1040
帖子 93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4-29
来自 北京
发表于 2007-3-14 02:0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9 楼兰 的帖子

加了,谢谢LL费心。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0-18 12:34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