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不放弃 (ZT)
九妹阿霞





UID 83
精华 32
积分 1810
帖子 112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5
发表于 2007-8-10 10:3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不放弃 (ZT)

www.springofwater.net
不放弃           庄宗佩
1996年自台湾来美念书,1998年与陈伟凡弟兄结婚后定居宾州State College至今,1999年受洗,育有二女,现任宾州州大磐石宣道会 (State College Chinese Alliance Church) 之行政助理。
蒙神的怜悯及恩典,我是家族中第一位基督徒。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的家人很难信主,主要原因与个性有关:容易满足现况但主见很强,且认为不论什么信仰都好但与我无关。因此自1999年10月受洗后,对于『一人得救,全家得救。』的概念总是半信半疑,暗自猜想,认为这样的事,神可能不是要拣选我家来实行吧?
2002年初,当我弟弟宗严在申请博士班时,我开始认真为他祷告,一方面希望他能进入 Penn State搬来和我们同住,彼此有照应,但另一方面,我又祷告神,如果他不能在这里认识神,就请不要带他来……回想起来,我好似个孩子在和上帝赌气打交道一般。2002年8月宗严顺利入学之际,老大光允也出世了,在母亲前来帮我坐月子中,我一直希望生性不爱与人交往的她能去教会或是和教会弟兄姊妹多有互动,但一次次的主日,却成了我们家的战场,月子一过没多久,母亲就回国了,只留下一句:『你们信得好就好了!』令我颇为沮丧。
在此同时与我们同住的宗严,更是丝毫没有要踏进教会的意思,周五晚上是留给打球的,周日早晨则是他睡觉的时间,除非教会有Potluck,不然是很难见到他的;时间一久,我开始和神争辩了:『祢当初不是答应我了吗?怎么把弟弟带来,却没见到他愿意进教会的心?』『唉!一定是我们的见证太差,常常在家大小声闹脾气,难怪他也不觉得信主有什么好。』『算了!反正神要负责的,我又能怎样?』诸多内心的口白,让我对家人的得救在祷告上愈来愈放松,也不想与宗严多谈信仰了。
接著母亲于2004年11月第二次来美国替我和光中坐月子,情况并没有太大的改善,在她回国前,好不容易劝说她参加玟仪家的一个聚会,弟兄姊妹团契甜美交流之中,我还记得她却和李展辩驳:『你说说看,我有什么罪啊?我怎么会是罪人呢?』让我当时低沈不已。但神却也在此时动工,重新放在我心中有很深的感动,特别持续为家人得救而祷告:想到宗严即将于2006年5月毕业,我特别想请他参加2005年底教会的圣诞节布道大会,之前一直求神给我智慧与话语来邀请,宗严答应时,心中十分高兴,但到了主日早晨,都敬拜完了还不见人影,心中又焦急起来:『难道神的应许有误差吗?』后来见到他心情很差气喘吁吁进来,我一面默祷一面安排他坐在最后排的一个单独的椅子上,等到讲员呼召时,我不住回头偷瞄宗严第一次,第二次,我已经失望了,突然在最后一次讲员请愿意的人举手时,我看到宗严的手举起来,当场我无法控制自己跪在地上大哭起来,惠洁抱著我和我哭成一团,直到现在我仍无法忘记那时的心情,和对神满溢的感谢…… 我作了什么呢?我只有芥菜种子般大的信心。会后我紧紧抱著弟弟,彷佛看到『一人得救,全家得救』的祷告回应露出一线曙光。
隔年一月,因著诸多事务的缠扰,母亲身体十分虚弱,我毅然决定带著两个小小孩回国两个月,就是要为母亲找到一个教会,行前不住的求神预备适合的教会和牧师,结果回到台湾,第一个进入的教会就成了日后母亲属灵喂养的家,当日我惊讶的发现,母亲竟然愿意主动留下她的联络方式,并且立即报名主日学初级班,我心中只有不住的感谢赞美主!硬土慢慢松软了。离行赴美之前,我问母亲愿不愿意和我作决志祷告?在当下,我不知道她是基于爱我的缘故,还是因著身体上的软弱而祷告,但神仍然垂听。之后由于不放心母亲,弟弟也每周陪伴同去主日直到他五月返美参加毕业典礼。在宗严即将离开他生活四年的State College前夕,我心中除了有无限的不舍,也有属灵上的担心;每周姊妹祷告会的代祷事项,就是希望弟弟能清楚真理,回到台湾站立得稳。在他七月离别的前一天,我带他到牧师师母家告别,牧师与他略谈之后便邀请他作决志祷告,看着弟弟坚定的神情,我也对主说:『荣耀归于神,从此他是主羊,我不再担心,因祢与他同在!』
母亲是个择善固执的人,自从她开始第一步的顺服,决定在台南浸信会三一堂聚会后,神就使用这样的性格:她几乎不缺席,主日学也尽量参加,身体心灵也渐渐健壮起来。当我于2006年11月再度返台时,每到主日,母亲、弟弟、弟弟女友、光允光中、姐姐的儿子Jason和我挤进车里,一块儿前往教会时,我会不住的思想神的恩典,这座我们从小曾无数次经过而过门不入的老旧教会,如今因著神的爱,我们在台湾也有了属灵的家。
2007年4月,经过我再三鼓吹,母亲终于又踏上State College,虽然内心不住祷告母亲能早日受洗,但也不敢强迫,这一次她不但参与长青团契,跟著Cathy带的团到处去玩,还交了新朋友;每周五晚坐在一群学生博士后中间,听着女婿解经;周日除了听讲道,也继续参加主日学,生活十分愉快充实;有一晚她突然叫住我,说她想在这里受洗,当场我抱住她,除了赞美主,的的确确经历到神是又真又活的!2007年6月10日,母亲正式受洗归主,在她的见证之后,我知悉有一些同参与周二查经的叔叔阿姨,亦颇受感动!我相信主会使用她的经历,去造就更多人!弟弟宗严也决定于此次访美的机会,在7月29日接受浸礼。一颗又一颗的果子在家中慢慢成熟,能够和亲爱的家人同奔天路,在地上如同在天上了。
一直没有时间也没有动力提笔写下家人从抵挡至受洗的过程,但昨天和母亲通话中,她开心的告诉我,因为不会祷告,她最近把主祷文背起来了,听到她开心的念著『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祢名为圣』,我眼眶再次湿了。虽然神有时给我们苦难,有时要我们忍耐,好像超过我们能受的;有时我们看不到未来,好像乌云掩蔽前路,但好得无比的是:『他赐给我们祷告的权柄!』并且一生给我们信心的功课;希伯来书11:1常常给我力量:『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虽然未见,但主与我们同在,我们绝不能放弃,也不该放弃!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9-6-16 08:33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