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华尔街日报:拿什么拯救你 我的美元?
Sunflower





UID 11827
精华 2
积分 1917
帖子 162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3-17
发表于 2008-3-11 01:3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华尔街日报:拿什么拯救你 我的美元?

华尔街日报:拿什么拯救你 我的美元?

1971 年8月15日,美国宣布停止执行作为当时国际货币体系基石的布雷顿森林协议,不再接受外国央行按既定比率用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由此,一个美元可与黄金划等号的时代正式宣告终结。时任总统尼克松宣布的这一消息当时让我们的主要贸易伙伴国日本和欧洲深感震惊。

  
美国这一举动废除了27年前在布雷顿森林达成的、由美国发起、29个成员国代表共同签署的一项正式协议。这项协议的初衷是为战后的国际货币体系建立一个稳定的基础,从而促进自由贸易的繁荣发展。在这一体系下,各国再也不用为获得不公正的竞争优势而采取让货币贬值的短视做法。国家之间因为激烈的经济纷争而导致战争的恶梦将不再重演。

  今天,我们的贸易伙伴们再也不会感到震惊了。他们一直期待美国能制定出针对国内问题的货币政策。但是,对于曾经作为靠山的美元如今的日薄西山以及因汇率异常振荡而导致的经济失衡,他们仍深感担忧。他们无疑还会感到自己被美国的“傲慢态度”侮辱了,在他们看来,数十年前尼克松政府的财政部长约翰?康纳利 (John Connally)调侃美国盟友的时候就透着这种态度。康纳利曾说:可以说是美元是我们的,但问题是你们自己的。

  难道美国已经永远放弃了为推动全球经济拥抱自由贸易而建立一个以规则为基础的货币秩序的理想吗?难道美国已经抛弃了提供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一切责任感吗?

  如今大家可能已经忘却了,在二战前的大萧条时期,人们并不认为浮动汇率制是一种符合自由市场精神的汇率制度。相反,它被视为与全球货币秩序相对立的东西。而当时的金本位保证了贸易领域的公平竞争,推动了由市场来决定善意的竞争者在开放的全球市场上的生死存亡。若有国家下调其货币兑黄金的比率(也就是让货币汇率浮动),将被视为是欺骗性行为。

  操纵汇率被视为一种偷偷挪动标杆的行为。有些国家可能会通过这类行为降低其产品在国外的售价,从而增加自己的出口。针对这种行为,其他国家就会对进口产品设立保护性壁垒作为“回敬”,并针锋相对地降低自己的货币汇率,如此你来我往,结果是遏制了国际贸易的发展,加剧了经济上的恶性循环。

  以上的历史回顾对我们理解今天的处境以及我们这个国家将面对怎样的问题可谓至关重要。在眼下总统选战闹得如火如荼之际,这一点尤其重要。

  货币崩盘其实并不是一个离我们很遥远的话题,不需要提交给大学、智库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之类的全球性机构在深奥的学术文章里加以论证。 (特别是不需劳驾IMF,这个机构早就放弃了它应完成的捍卫布雷顿森林体系固定汇率制的使命)。汇率的混乱影响到了数百万公众的个人财富的价值。一旦失控,它将有可能滋生社会仇恨和引发政治巨变,进而影响到整个国家的命运。

  我们应该问问正在竞选总统候选人的奥巴马(Barack Obama)、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和麦凯恩(John McCain),他们是否会做些什么来恢复美元作为一种最适宜的计价货币、一种可靠的价值载体的形像。他们是否会对更全面的改革国际货币体系提出什么新的主张?

  奥巴马获得了卡特和里根政府时期声望颇高的联邦储备委员会(Fed)主席保罗?沃克(Paul Volcker)的支持。有鉴于此,选民们应该有可能从奥巴马那里听到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不无意义的回答。沃克2005年曾在《华盛顿邮报》 (Washington Post)撰文说,我们越来越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他提醒说,七十年代的滞胀时期特征之一就是疲软而动荡的美元、通货膨胀压力、利率突然上升以及一两次大的衰退。该采取什么对策呢?沃克写到:要按照“经济政策上最古老的经验教训,即恪守货币和财政金科玉律“而立即行动起来。

  而在有关全球货币体系改革这样的涉及面更广泛的问题上,沃克的观点则不那么正统,而是更有幻想意味。他曾在2000年1月表示:我感觉,如果我们希望实现真正的经济全球化,让商品、服务和资本自由流动。那么,创造一种世界性货币便会很有意义。倘若如此,便能够将经济的增长、效率和稳定等目标更好地协调起来。

  而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在经济政策建议方面则有点尴尬,他的顾问们意见很不一致。

  他的主要顾问之一是前参议员菲尔?格拉姆(Phil Gramm)。格拉姆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在财政政策上属于偏保守的预算平衡派,他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后期追随者。正是弗里德曼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为推翻布雷顿森林体系、让汇率自由浮动奠定了理论基础,因此可以预计,格拉姆可能会反对对国际货币体系作任何大刀阔斧的改革。不过格拉姆一直强调,应让IMF重新关注其为消除金融和货币不稳定充当短期贷款发放机构的核心使命。另外,他还认为贸易保护主义是“不道德的”做法。

  而马侃的另一位顾问杰克?坎普(Jack Kemp)则鼓吹减税和增长激励政策,反对节制预算。他是供应学派运动的功臣之一,曾为实现里根(Reagan)时代的经济繁荣作出了不懈努力。坎普从不惮于提出大胆建议。

  1999年在国会作证时,坎普批评保护主义者错误地将矛头指向了自由和开放贸易,而不是问题的真正根源:国际货币体系中的浮动汇率。这种制度使货币没有一个稳定的“锚”作为依托,导致所有国家在经济低迷时期都想把货币贬值作为一种政策工具。

  坎普推崇的经济学家是蒙代尔(Robert Mundell),他因对金本位制的运作所作的历史性研究以及优化货币理论而获得诺贝尔奖,被视为“欧元之父”。他认为,在本世纪改革后的国际货币体系中,黄金可以作为一种储备资产存在。

  如果美元下跌和外汇市场动荡开始让消费者的钱袋瘪下去的时候(比如,美国人发现需要通过加息吸引外国人购买美国国债以填补财政赤字),货币偏差的影响可能会从干巴巴的理论迅速向充满激情的现场电视政治辩论蔓延。

  想到不得不把那些看起来很复杂的话题变成俏皮的讽刺,或许会让竞选媒体顾问们气急败坏。比如:候选人是否赞成建立一种与普遍认可的储备资产相关联的新全球性货币秩序,将其作为一种防范谋取私利的政府实行蹩脚政策的机制呢?(或许我们可以在这里模仿奥巴马的竞选名言造个句子:“黄金:我们可以相信的货币”)

  或者,有没有可能捍卫一下“各行其事”的现行货币制度呢(这种制度在实现全球经济繁荣的同时破坏了贸易稳定和资本流动)?在现行制度下,外汇市场人士针对汇率走势的投机活动为他们赚取了大量真金白银,每天的交易量大约有3万亿美元之多。

  眼下,各位候选人不该再在下一步该如何刺激经济或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之类细枝末节的问题上耗费时间了。他们该思考的是如何应对迫在眉睫的全球货币危机。

  毕竟,这可事关美元的生死存亡啊,傻瓜。(作者 Judy Shelton)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8-19 02:35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