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为了那个女孩
大红灯笼





UID 12321
精华 0
积分 500
帖子 26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9-13
发表于 2009-12-3 06:51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为了那个女孩

刀,嗖地凌空一闪的一刹那,他已将女孩抢夺在手,且掩蔽于自已的身后。这样他就腾出空来了,警惕、专心地与刺在头顶上的那口刀对峙。现在的状况要稍好一些:他只需要把周身的警惕浇铸在持刀人的刀上;刚才不行,刚才他一方面要护着那女孩,另一方面还要掰出一多半精力和心思去招呼那口馋极了的疯狂的刀。那个时候,持刀人的刀一如一条饿疯了的眼镜蛇那样斜着摆摆扭扭、直冲横撞,表演出一种傻里傻气的疯狂,在那女孩生命的四周嗥叫、腾挪闪杀。
  后来,这口刀骤然改变了方向,瞪着他啃了过来。这就好,是一个机会!他想,就趁势亮出自已每天操作电脑键盘的右手,钳住了那口刀刀把子上的粗实手腕,仿佛大闸蟹的钳拧住了龙虾的躯干。与此同时,侧身向左一闪那女孩就在这一闪中隐没在了他的身后。一招一式间,就把这个机会扼得既不失时机,又干练清脆。
  这程序完成的真棒!嗨!他想。这是他常在微机房里潇洒的一句口头禅。此时想起,别有一番感觉。
  头顶上的刀亮得阴毒,让他想起动物园里那匹赤红皮毛的老豺的眼,森森然向他的脸上逼近。一攥住那粗实的手腕,他才觉出自已的手力不是抗衡持刀人的对手,就像中国足球队不是哥伦比亚足球队的对手一样,悬殊的有点让他紧张。于是他就用语言去打击持刀人:杀人是要犯法的!他的嗓音尖厉刺耳。旋即觉出“犯法”的字眼不够震慑力,遂紧追一句:杀人是要判死刑的!枪毙!吃子弹!可是他忽然发现,他的喊声砸进持刀人的耳朵却显不出威力,就如同一滴雨落在撒哈拉焦热的大沙漠里一样,瞬间就消失了。这个发现令他心惊,且胆颤。紧接着,持刀人的凶顽又在他心上砸了一个血坑。他觉得自已简直是碰上了一头冥顽不灵的熊。刀,呼哧呼哧、阴阴森森向他逼进......我抗不住了。抗不住了!他伤感的意识像一首忧郁变调的小曲。他甚至已经感觉到了那口刀噗哧一声戳进了自已的心房。他就真想说,算了,算了。我把这女孩交给你,随便你怎么处置吧。是杀是强暴,随你的便吧。反正与我无关。后来喊出来的话却不是这么回事儿;嗓音也有些异样,磕磕碰碰的,好像不是他的,也想不起这种吼叫声在哪里似曾耳闻,悲怆而又凛然:跑——跑啊!小丫头!
  女孩不动,似乎连跑的意思也没有,只是嘤嘤地哭。他想,她一定是吓傻了。不久,他才知道,他和她根本就没有逃遁的希望了——他们像困兽一般被持刀人阻截在了一个肮脏的墙角。
  他的身体终于被持刀人的蛮力拥上了墙壁,于是他那并不厚实的脊背就与墙角构成了一个∧型。这并不是一种遭糕的结果。持刀人也许没有想到这个细节,他却感觉到了:墙角成了他的支撑,给了他不倒的力量。他的脊背倚靠于墙角上,双腿作小八字弓步状,这样他的上身和腿部弧出的空间,就筑起了女孩安全的栖身之巢;而另一方面,他的双腿又于无形中挡住了女孩逃跑的去路。这巧合编织的无奈,是不是蕴涵着某种哲学意义呢?
  可惜,他的力量就如风中的小草一样露出了柔弱的痕迹,他与刀的对峙,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力量的交锋,渐渐就被持刀人占了上风。刀,终于舔到了他的鼻头,噌噌噌几个狐步,左左右右就把他鼻头上的血涂在了馋极了的刀的唇间。
  他蓦然又甩出一声吼喊:跑啊,小丫头!不想死就去报警——这个时候,他还未意识到自已的双腿既保护了女孩又围困了女孩。
  他可是一点也不想死!他憎恨死亡这个词——尤其是非正常死亡!
  两年前,一个醉醺醺的小车司机把他们微机房的卫萍轧死了。事后,他就想写一纸开车禁酒的提案寄给全国人大。前几天他的邻居丁诗雅因为丈夫有外遇,一时想不开就服毒自杀了。他就有一种道德沦丧杀人不见血的激愤认识;也为丁诗雅的心理脆弱感叹。四个月前,他的一个任职某公司业务部主任的高中同窗,因贪污受贿180万,最终被枪子拽得脑浆星星点点散了一地。他就想起一位大作家的哲言:“这金钱的杀人实在是比刀还要厉害......”好像是大文豪郭沫若说的?记不清了。总之在他看来,老同学的死也属于非正常死亡,是被钱给杀死的。
  他弄不明白,持刀的人为什么不采用泰国拳法中膝顶那一招:膝盖就像搏斗中的眼镜蛇倏然高昂的头那样,甩起来,直击他的下身。这可是致命的一击呀!他的心悠悠忽忽防着对方的膝盖甩他的下身。可是对方丝毫没有想用膝盖甩他下身的迹象。他看得清清亮亮,对方不是不想要他的命,持刀人那凶神恶煞的脸上分明写满的尽是一个杀气,只是这小子不会使这一招罢了。于是他悟透了持刀的人:一个只会用蛮力的疯汉子而已,没有智慧的思想也缺乏丰富的打斗技巧。
  这个分析让他的心里收获了一片金色的宽慰,甚至有了想笑的感觉。他想,照这样看来,这混蛋想捅死我也并不容易。这感觉是温暖的,不禁让他想起了一个女人的裸体,白白净净的肌肤上几乎觅不到一粒不愉快的瑕疵,光光亮亮地勾勒出一幅流畅动人的线条。当然不同于鼻尖上那口刀的光亮和线条,完全彻底的两种性质!是温暧、纤细、洁净、柔嫩、充满爱的活力的美的一种。昨天晚上他还曾拥着那女人的裸体。他对那女人说,梅林,你美丽的形体,总是让我想起罗丹笔下的人体素描。梅林说,罗丹在世,你愿意让我给他做模特吗?他说,愿意,当然愿意。把美奉献给艺术是很高尚的行为!梅林就吃吃地笑了,说,我好像记得罗丹在赞美女性人体时说过:人体,尤其是心灵的镜子,最大的美就在于此!他就觉得罗丹这老先生很英明,很艺术。他不敢想象人世间如果没有了女性的人体美,该会是怎样一幅苍白枯萎的惨景。他怀抱中的女人当然是他新婚七个月的妻子。后来,他们不知怎么又把话题走到了死亡的阴影里。好像是他弄出来的这个话题;好像是他忽然就由美想到了死亡,生怕他有一天会失去了美丽的梅林。这个念头是由他的同事卫萍的死引起的。他就一阵惊悚,激动不已地把梅林抱成了一只受惊的小雌鹿。梅林尖着嗓子叫:你弄疼我了。你弄疼我了。他轻抚着梅林柔嫩的肩头,叮嘱说,你以后骑车千万千万小心啊!你以后上班就别乘电梯了。爬楼梯也是一样,既安全又锻炼身体!梅林说,怎么会呢。怎么会呢。<<渴望>>里面的歌词你忘了么------好人一生平安!我们俩都是好人哩。我们当然会好好的活着。是不是?
  “好人一生平安!”这句话昨天晚上我和梅林不是还重温得很快慰吗?可是,现在这混蛋却攥着刀要放我的血,要弄死我。然后再处置我身后的女孩......梅林啊梅林。好人一生平安是好人为自已编写的一首希望的歌哩!不管用,真的!只是人类的一个幸冀!一点不管用!你还在等我吃晚饭吗?几点啦?八点了吧?我路过这里的时候好像是七点三十五分。梅林,你自已吃吧。吃完饭就回你母亲家去。你一个人守着空房我知道你无法入睡,你会想我,你会害怕。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真的。一个正在与死神搏斗的人,你说还有什么值得他去害怕呢?梅林阿梅林,也许再过一会我就将永远离你而去,可是这又有什么呢?司马迁早就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不想成为泰山,真的!我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去做泰山呢?我才生活了二十九个春秋啊!我不想死......可是我不能见死不救。不能容忍这个混蛋去残害一个无辜的女孩!让我扭过头去视而不见吗?让我对这混蛋说,不关我的事,虽便你怎么对付她吧。我们各走各的?我不能。我做不到!梅林阿梅林,你不是说我们是好人吗?好人的概念是什么,就是有一颗善良、正直、嫉恶如仇的心的人。你是这样理解的吗?梅林。
  持刀人使出全身蛮力压迫他;刀已顺着他的鼻翼滑到了他的嘴唇。这混蛋是想把刀捅进我的嘴里哩!他愤怒地想。他不甘心这样死去。这种死法一定很痛苦,是那种里里拉拉、噗哧噗哧地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活活痛死、干渴而死的死法;而且,这种死的样子也绝对难看。他把身上每一寸力量都组织在拼搏的双手上,他甚至听见了骨节用力发出的咯咯吱吱的声音。也不知是他自已弄出来的,还是持刀人弄出来的,总之透出一种挣扎的情绪,仇恨之极。
  这是一间正在拆迁的平房,屋顶已被剥离。天上的星星明亮而安宁。持刀人在他出现之后,就不再开口,分明是隐藏了某种阴谋。这一带属于老城区拆迁地段,半个月前开始动工的,如今撂下高高矮矮、堆堆垛垛断垣残壁、败木瓦砾,涂抹出一片冷寂的苍凉和荒芜;即使离这间屋一百余米远的那条僻静小道,此时在这星月当空的夜晚,又有谁会在那里行路呢?所以他最终没有把求救的信号放出嗓子眼。他想自已的呼救必定是徒劳,且还枉费宝贵的力气,甚至可能暴露自已衰弱的败相,就索性把呼救的力气运到四肢上。
  刀尖已逼近了他的下颏,随之就有滑腻腻、凉嗖嗖的液体顺着刀尖跌落在他的锁骨窝里粘得无比恐怖。是汗水?还是血?噢——跌落在锁骨窝里的粘液使他清醒了一个歹毒的阴谋:这混蛋并不想把刀捅进我的嘴里哩!这说明他是一个有经验的老手,他知道捅进嘴里的刀顷刻间是弄不死人的,所以他还是想一刀结果了我的性命,就认准在喉腔上落刀。噗哧一声。然后我的性命就在这一声哀鸣中结束,他的罪恶也在这一声哀鸣中开始。这实在是一个利索的结局。
  他不想现在就让那口刀啃中自已的喉腔。虽然他隐约有了这个时刻离他并不遥远的感觉,但现在却万万不能,如果现在就让那口刀啃了,那女孩依然逃脱不了厄运。我不能白白送命!他想得很坚决也很刚烈也很悲壮。我一定要让那女孩活着离开!她顶多才十四、五岁哩......小丫头呀小丫头,你为什么偏偏走到这一片废墟地里来呢?也许不是你自已走到这里来的;你没有走到这里来的胆量。那么你一定是被这混蛋骗来的?也许是挟持来的?这个混蛋想要干什么,**?蹂躏她?戕害她......他一想到这几个血腥的词,“喔——喔——”的凶狠的吼叫声就按捺不住冲出唇间顿时垄断了夜幕。这是一个意料之外的胜利大转机:持刀人在这陡然旋起的啸叫声中露出了片刻的惊慌。于是他逮住这个机会,奋力撑起持刀人的手,身体顺势向左一闪,挪开了右腿,就把逃遁的希望之路展现在了那女孩的面前。他就大声喊:跑啊!小丫头,快跑!喊声亮得很高亢,是他熟悉的自已的嗓音。女孩就在他的呼喊声中射出了破败的门扉。
  不一会,那女孩哒哒哒的脚步声就淹没在黑暗里了。女孩远去的脚步声在他耳鼓里愉快得是那样的舒畅,给了他一种比聆听这世间最美妙的音乐还要惬意、激动的感受。可是他攥牢持刀人的手并没有半分松懈的意思,他一定要等那不知姓名的女孩跑得远远的,一直跑到安全的地方。他想,即使到了那时,我当真被这混蛋的那口刀给啃了,我这二十九年的人生也曾在这人世间划出了一道辉煌的光华,即使仅仅短暂的一瞬,我也无怨无悔了!至少,我是作为一个不愧于“人”这个称号的真正的好人倒下去的!
  这个想法让他感到无限的轻松、快意和自豪。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23 12:38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