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长篇小说《土楼之恋》第四章 冰田做岸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Youming




UID 20
精华 29
积分 984
帖子 78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来自 china
发表于 2010-1-1 12:4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长篇小说《土楼之恋》第四章 冰田做岸

第二天早上,云娘带她剑驰他们五个人到一个叫“溪头墩”的山田做田岸,这是一片呈“S”形排列的,绕过一个小山墩的十几层水田,晚稻收割后的稻禾头还没烂掉,留在田里。田里的水都结了一层约半厘米厚的薄冰。田埂很窄,只有一尺宽度,露出水面仅五、六寸高度,一半泡在水里,看起来一个重脚踩下去,田岸就崩塌。下水田干活,不管天寒地动,必须打赤脚,没一个人穿鞋。   

管成坚站在田边的小路上,双手插在裤带里,打了一阵寒颤,战抖着说:“真结冰啊!我以为是说假的,看来我们今天的脚都要变成冰淇淋了。”

   
张剑驰鄙视说:“不想干你可以回去。怕死鬼!”挽起裤管就准备下田。


   
云娘不慌不忙地说:“慢着!越高层的梯田越陡,有的田岸有一、两人高,小心摔下来。越低层的梯田越平,在山墩转弯处还有烂泥田,最深的烂泥田齐腰,所以大家不要做烂泥田的田岸。如果万一不小心掉到烂泥田,在田水面半米之下都有架设百年不烂的松木条,脚踩着松木条就不会继续下沉。”说着她指了指烂泥田位置。

   
管成坚奇怪地问:“齐腰深的烂泥田也淹不死人,怕什么?还有,你说那啥的?百年不烂的松木条。”

   
云娘停了一下,解释说:“烂泥田淹不死人也会冻死你,不然你跳下去试试?那松木条是选择松木的木心,一下水百年不烂。闽西南山区很多较深的烂泥田下面都铺设松木条。这烂泥田就这么一年年留下来,从没有听说烂掉的。你说是什么道理?”

剑驰一直再听云娘讲解,听到这里,不禁他感叹说:“真奇妙啊!没想到烂泥下面也有伟大的科学实践。”


龚馨佩服地对云娘说:“今天第一次出工,云娘姐刚来就给我们上了一课,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真是必要啊!”


云娘笑道:“这有什么?我也说不出道理。如果有道理,那就是劳动人民的伟大,松木既可以做地上的土楼木料,也可以做水田下的田基,你如果不来土楼山区下乡,你就不知道这些奥妙是吧!”


成坚点头称赞:“我真佩服得五体投地,真想跳到烂泥田下试一试。”


“你这怕死鬼怎么忽然就变成英雄了?言归正传吧!”云娘看着成坚继续说:“原来冬闲的山田是泡在水里面,田土才不会干燥,田岸墙才不会崩裂。做田岸的第一步是把田里的水排掉,不把水排掉,你一锄头下去水就喷溅了你一身,你也捞不起田土。接着把原来长满草的旧田埂表面锄掉,埋入田里;然后以旧稻禾头为中心,从水田里挖出一大块黏土,用
45度角糊到田岸上。旧的稻禾头有很多细根,所以它可以把很多田土粘带起来,做田岸最牢固。现在,大家先把每道山田田岸开个‘水缺’(出水口)。水排干之后,随后你们每人试着自己做一条田岸。”

   
说着她示范一下,用锄头往田埂上开了一个口,水便留到下一丘田。待水基本干后,云娘用锄头往水田里的旧禾头一钩,提上一大垛田土,往岸上一放,抽出锄头,再用锄头背面抹几下,就成岸墙斜坡。待做了十来米之后,就用锄头的背面在田埂表面上抹平,看那田埂糊得整整齐齐,就像一条小河堤。

   
看完云娘的示范之后,她分配五个知青每人一条田岸,从“溪头墩”最上面的田岸排下来。张剑驰在最高的一条,下面依次是龚馨、成坚、卫国和丽梅。

   
所有的田岸都被开口放了水,排水的时候,田里的薄冰部分在水流中断裂,龚馨把脚踩到水田里,冻得打哆嗦,一会儿,就渐渐不知冷了,因为泥土中的温度比水面暖和多了。

   
张剑驰做的田岸在最高处,水最先排干,所以他最先做田岸。其他人田里的水还没干,就都在张剑驰的田里一起学,云娘看见大家都上来了,就叫大家每隔一、两丈一人,她负责检查。她说:“你们每人把自己的一段做好,再下去完成自己田里的任务。”

   
成坚说:“不就是这么一钩、一提、一放和一抹吗?你站在我身边监督,我更紧张,做不好。”

   
云娘说:“很容易吗?我就是要看看你这大男人干活。”

   
“无谓啦,干就干!”成坚把旧田岸表面的杂草锄下来之后,把锄头往旧稻禾头一钩,看起来满大的一垛泥土,可是当他要糊上去时,泥土垛却溜了下来。

   
云娘走过来,看了他的锄头,说:“你的锄头与锄柄的角度太直了,回家后我再为你重新安装一下,今天你就将就吧,提土的时候慢一点就不会掉下来。”

   
成坚说:“主要原因是锄头,次要原因是没经验,再来一次看看。”他果然把土垛糊上了田岸。

   
云娘说:“就这么干,我去看看其他人。”

   
与成坚相邻的是龚馨,云娘走过去时,看到龚馨的泥土垛也溜下来,她重新选择了一个旧禾头,一锄头挖下去,没想到却泥水却喷溅她一身,连脸上都是泥水,原来她的锄头刀口粘着很多泥土,挖下去时泥和泥水相碰,接触面太大。

   
云娘笑着说:“锄头口要抹洗干净。不然你一会儿就成为泥人。”

   
龚馨放下锄头,在田里边找一个积水的小坑,弯腰把手洗干净,然后揉揉眼睛,原来她的眼睛也进泥水了。

   
云娘走到她身边关切地说:“怎么样?没事吧!慢慢来,不着急。”

   
龚馨抬起头来,一手揉着眼睛,挥着另一手要云娘走开:“不要紧!你去看其他人吧。”

   
接下来的是张剑驰,他已经做好了一丈远,她看了满意地说:“看来你不需要我指导了,田岸可以做得再高一点。”

   
张剑驰说:“知道了!你去看看卫国。”卫国正在在几十米远的地方做田岸。

   
云娘说:“我在这里就可以看到他做的田岸,非常好,看他的动作就知道了。他好像是老把式。”

   
张剑驰说:“他今年25岁,是我们的老大哥,他的亲戚在闽南乡下,他每年都到乡下过一段日子,所以拿锄头就像拿他的木工斧头一样。”

   
他们说话时,卫国正走到排在最后的丽梅身边,用说笔划着,肯定是教她怎样干活。

   
云娘说:“我就不必看丽梅了。卫国大哥厅会照顾她的。”

   
剑驰心领神会,卫国和丽梅刚来几天两人就形影不离,他们是一见钟情好了,大家都看着眼里不说罢了。昨天成坚还偷偷对他说:“两人可能有‘那个’了。”剑驰对他吼道:“少管闲事!”
   


[ 本帖最后由 Youming 于 2010-1-11 07:58 PM 编辑 ]





我的博克:http://blog.sina.com.cn/1241258641dadiblog
平民文笔,大地深情,蓝天梦想!
顶部
Youming




UID 20
精华 29
积分 984
帖子 78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来自 china
发表于 2010-1-2 11:42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土楼之恋》第四章 冰田做岸(2)

过了大半天,云娘看到大家做的田岸基本合格,就叫大家休息一下。

    整个早上天空都是阴沉沉的,阳光隐没在厚厚的云层之后。大家赤脚插在冰冷的水田里,时间久了,小腿感到刺骨的酸痛,手心发冷,鼻水直流。听到云娘喊停,大家巴不得休息。

    成坚的衣服穿得最少,连洋毛衣都不穿,只穿一件很薄的卫生衣运动杉,冻得嘴巴直哆嗦,

    云娘生气地说:“你真是像你们闽南人说的‘爱美不怕流鼻水’。”

    成坚强撑着说:“不冷不冷。”

    云娘说:“大家到田中央的草寮休息。”

    龚馨走过来,对云娘轻声道:“ 我离开一下!”云娘点头,龚馨消失在山凹里。

    张剑驰问云娘:“我看见每一片山田中间都有一间草寮,这是怎么回事?”

    云娘说:“这种草寮是生产队堆放土肥的地方,也叫土粪间。土肥就是烧土粪,把干燥的树木、草垛、垃圾等可燃物与带泥土的草皮和土皮一起燃烧,直到把土烧熟,待冷却后把混在土中的小石头用竹筐筛掉,留下精细的烧土就是土粪。土粪含有丰富的钾肥,可以根据需要做任何农作物的肥料。农闲时我们要烧很多土粪,存在土粪间,下肥时才用,所以草寮一般都建在一片田的中央地带。烧过的土粪没有味道,所以土粪间也是社员们吃饭避雨的地方。”

  这是一个约有二十平方米面积的草寮,但墙还是土墙,只是屋顶是覆盖茅草。土巴巴的地板,墙角有一堆像小山高的土粪,剩余的地方足够容纳一班人马,有几根木头横在里面让人坐。

  成坚第一个进去,一屁股坐下:“累!真他妈地累。干活时倒不觉得,现在歇下来,真感觉到累了。”他有气无力地说。

    “看你这熊样,我想啊!明天你的胳膊一定和熟透的猪蹄有的一比,肿的又大又红。”卫国讥笑说。

    剑驰道:“第一次干这么重的活,明天手臂一定会又酸又痛,但其实这也没什么可怕,回家喝一盅土楼家酒,疏通一下肌肉和血管神经系统,就没什么大碍。”说着他走出草寮,在寮边水田里找个低洼的有积水的地方,洗完了手和脚,轻轻地哼着一首即兴篡改的歌:

        我们这一代

        豪情满胸怀

        走在田岸上

        冷风扑面来

        脚下踩着泥和水

        怀里揣着全世界

        ......

    云娘、卫国和丽梅先后进了草寮。坐定后,管成坚对外面的剑驰说:“我说张剑驰啊,你还怀里揣着全世界,我可怀里揣着心上人。”说着看了看卫国和丽梅。

    成坚也掏出自己的烟盒,用两张烟纸交叉卷帘起一支特大的烟,把手伸到口袋里掏打火机,才发现打火机不见了,可能是掉到田里了。他只好向卫国借火。

  卫国也卷了一根卷烟,假装没听见。丽梅更不理成坚,从口袋里掏出火柴。“嚓”的一声,把火苗送到卫国的身边。        

  成坚只好干着急 ,请求卫国手里的烟递过去给他引火。

  这当儿只听云娘说:“龚馨怎么还没进来?”

    正说着,张剑驰进来了。他说:“我没看见她啊?”他心里咯噔一下。

    云娘担忧地说:“这么大的一片田,她会跑道什么地方呢?”

    丽梅说:“没事的,应该是去方便方便的,马上会回来的。”她说得没错,女孩子出门干活总没有男孩子便利,要小便也要等到休息时才有机会钻进田边到树林子里。

    过了一会儿,龚馨还是没影儿。

    云娘忽然跳起来说:“糟了!她会不会掉到烂泥田里,那可是半人深啊!”


[ 本帖最后由 Youming 于 2010-1-11 07:58 PM 编辑 ]





我的博克:http://blog.sina.com.cn/1241258641dadiblog
平民文笔,大地深情,蓝天梦想!
顶部
Youming




UID 20
精华 29
积分 984
帖子 78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来自 china
发表于 2010-1-6 07:22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土楼之恋》第四章 冰田做岸(3)

是啊!剑驰第一个冲出去,刚到外面,就听到从山凹转角的地方传来龚馨焦急的求救声:“快帮帮我,我掉下去了!”

        剑驰看到,在几十米远的一丘田岸边,龚馨陷进田里,双腿都淹没了。她的手按在田埂上,却攀不上来。不用说,她到僻静处方便之后回来,不小心踩进烂泥田。

        他跑过去,站在田埂上,小心翼翼地伸出左手手,想把把龚馨拉起来。龚馨和他刚好对面,也把也把左手伸给他。张剑驰用力一拉,没想到他脚下的田埂也跟着哗啦啦地崩塌了。这下好了,两个人都陷在烂泥田里。而且面对着面,好不尴尬。

        云娘是跟着张剑驰跑出去的,看到他们两人都陷下去,赶快叫他们的脚向右边慢慢移动,她知道右边的地势较高,泥田下面有埋藏松木,脚踩在松木上,自己就可以爬上来。她对这里的地形非常清楚。

        卫国、丽梅和成坚也来了。卫国这时真像老大哥了,他让云娘退后,叫成坚过来,右手拉住成坚,左手伸出拉住剑驰的右手,让剑驰左手拉着龚馨。

   其他人依法炮制,像拔萝卜一样,成坚持还有模有样地喊起“一、二、三……”

   大家看着龚馨和张剑驰终于拔出烂泥田,才松了一口气。

        龚馨裤子以下都湿透了了,嘴唇直打罗嗦,她还是镇定下来:“刚才在做田岸时,眼睛进了泥水,所以一时眼花,踩进烂泥,真不好意思。”

        云娘说:“你们俩都回去吧,换换衣服,吃完中饭再来干活。对了!你们下午都不要来了,在家歇着吧!”

        张剑驰也感到浑身发冷:“我们回去,吃完饭一定再来,这是第一天出工,总不能让人看笑话吧?”

       “ 走吧走吧!"成坚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们下乡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争什么气来?”

        好在从溪头墩回永昌楼只有二十分钟时间。张剑驰和龚馨一进永昌楼,正在看报纸的张奋岭一看两人湿淋淋的模样,惊讶地问:“怎么会这样?”

        张剑驰没好气地回答:“别说了,不小心掉到烂泥田里。”

       文娟刚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剑驰刚给她买的小火车,看到龚馨的样子,焦急地说:“龚馨姐你没关系吧,我家灶间有热水,赶快洗一下。”

        张奋岭不便多问,赶快到灶间里看看还有没有热水,掀开鼎盖一看,大半鼎水还微热,灶洞里还有火星,他立刻放进干柴,炉火马上扑腾起来。

        剑驰招呼龚馨到自己的灶间舀热水,龚馨到知青的灶间里拿一个脸盆。剑驰接过她的脸盆,装上八成满的热水,要为龚馨拿到楼上。因为在土楼里,楼下灶间的外墙装镶着栏杆,可以看到里面,女人洗身都要到楼上自己的房间。

      龚馨笑到:“哪有让你端热水的啊,我自己来。”她接过脸盆。

      文娟还是不放心说:“龚馨姐小心啊!”

       可能是因为太冷太累的缘故,龚馨她上楼梯时打了个喷嚏,头一昏,脚踩了个空,摔倒了,整盆水都从她手上脱落了,张剑驰赶快跑过去扶起她。

        她从张剑驰的手中站起来,脸色苍白地说:“我自己来,没关系!”她今天刚好来月事,所以身体虚弱一些。

        张剑驰说:“你下午还是不去了,脸色很不好啊,听话啊!”

      “ 看看吧!”龚馨强装笑颜。

      文娟说:“龚馨姐,下午不要去了,听剑驰大哥哥的话。”

      龚馨扑哧一笑:“好啊!我听你的话,不去。”

        张剑驰很快上楼洗澡,换了衣服,看到龚馨的房门还是关着,想她一定是累了。他匆匆吃过午饭,就回到来溪头墩。

        过了半小时,龚馨也回到溪头墩。

        云娘惊讶地对她说:“你着凉了!不休息还来干活?这活又不打紧。”

        龚馨说:“这可是出工第一天啊!我不能当逃兵。我刚才喝了一碗姜汤,暖和多了,没事!”


[ 本帖最后由 Youming 于 2010-1-11 07:59 PM 编辑 ]





我的博克:http://blog.sina.com.cn/1241258641dadiblog
平民文笔,大地深情,蓝天梦想!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9-22 03:31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