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原创)夏夜同醉
月仿


听雨轩主


UID 7085
精华 0
积分 725
帖子 653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6-26
发表于 2010-5-31 01:2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原创)夏夜同醉

    这一日,2008.8.2号,据说气温已经攀升到挨边40度了。实在受不了酷热,约下店里几个直奔北园春附近的“莱茵河”。
   
    坐在大厅等候办手续的时候,无聊的用手机拍了自己,发给几位远方的好友。嘟噜嘟噜几条短信回过来:小样!臭美!

    龇牙一笑,臭美就臭美!

    上得楼来,虽不是人山人海,也拥挤非常。排队等候俺定下的那个套餐啊,闲着翻看杂志竟等了一个小时之久。终于腐败完了到休息厅一躺,呼呼着找外婆去了。

    醒来,已近黄昏。桑拿里的饭是排不上队等了,干脆,回家吧。跟姐们儿几个挥手道别打道回府,在楼下买了卤鸡翅犒劳辘辘的饥肠。

    进屋,打开电脑,登陆所有的QQ和网站坛子,啃了不到5个鸡翅,电话悠悠然然的唱着王力宏的《花田错》。当然绝不是王帅哥找,待俺瞧瞧哪位这么有眼色啊-------漠北!我倒!原来约人喝酒呢,这哥们向来不麻烦人,偶然一麻烦起来,就不大找到理由拒绝。

    “去吗?”似乎看见他殷切的目光。

    “去!”从镜子里分明看见自己决然的表情。

     下楼叫了的,上车不禁苦笑,刚从北园春打的回家,又勺子一样的打的回去。谁叫咱生了一副热心肠呢?!

     外环快速的确快,快到的时候给漠北电话:占线!给烟灰:占线!晕死我!想起有一次厚着脸皮问老摇要了电话,翻出来一拨,嘿!还通了。出租沿着马路牙子慢悠悠的滑,终于找到了老摇的根据地。松了半口气。

    好不容易等来了漠北,变黑了。一见面就叽叽喳喳:我瘦了看见没?老摇电话烟灰说在前边等,三个人就一路晃过去。

    见到烟灰我扑哧一笑!趿拉了双凉鞋,配着肥肥宽大的花短裤,感觉总不对劲。

    漠北是个好同学,找夜市的时候马路边不大好走,让大家走平坦的地方吧,并指指我的鞋子:高跟的呢。心里有一丝感动。

    找到夜市安坐下来,饿得就不顾形象了,大声咋乎快上酒上菜。

    老摇点好了烤肉,我不吃牛羊肉,烟灰就去别家找了砂锅叫来,谁知老板转过来咱又叫一次,两份砂锅啊,我咋能吃完?先上的那份带鸡腿的,我已经吃小半了,灰大侠挥挥手:么事,算我的!我一看他碗里又是蟹棒又是鱼丸,再加上腻味这鸡腿,想跟他换,灰灰的大侠又挥挥手,么事!我欢天喜地的跟他换了,香香的吃了两口猛然想起:糟!烟灰,我那是吃过的。灰灰淡然一笑:么事。我讪讪的回应一笑:你千万别有什么想法啊。都笑:没有没有。

    来!喝酒撒!开始天南海北了,论坛的文艺发祥,以及辉煌,以及复兴,无所不言啊畅快。

    老摇在右,漠北在左,烟灰对面。烟灰的背后有一棵树,半人高的地方就分了枝桠像两棵树,右边的枝桠又分两小枝条,再往上去,再分。我默然的看着这棵树,觉得有些像人生,像缘分。

    漠北开始吐露心曲了。一个月啊,那么的默契,我想说的话,刚电话过去,人家就先说了出来。神啊,这不是缘分是什么?的确,我无语。很像缘分的呢。可是,为什么会这样涅?我们也不知道答案。漠北用的是扎啤杯,喝得比我们多,第一杯举杯的时候我就笑他:漠北,今天你吃亏了啊!醉,也无济于事的。不是说嘛,姑娘的心,天上的云。

    漠北说好想有个家,想去温暖,想被人惦记。父母在催,自己也渴望,只想平平淡淡过日子,咋就没姑娘喜欢呢?

    我说:随缘吧,有缘自会相见。

    漠北还提及老摇的玉缘,一开始我没听清哪两个字,原来这家伙也迷信这个的,有灵性啊。一向以为玉是和人心灵魂魄相通的。

    椒麻鸡很咸,茶水已经不解渴了,想吃雪糕,才说出口漠北就跳起来买去了。脑子里想,要是我教他幼儿园大班,这周一定发朵小红花给他。

    很快漠北就回来了,一看:4个全是咖啡的!我倒!咖啡的又苦又腻,越吃越渴。另俩哥们也不喜好,报了喜欢的名字,漠北拎着换去了。这时,俺心里又活动开了:一朵红花说明不了问题,得两朵!多好的孩子啊!

    烟灰不断的添酒,也不知今儿搞定了多少瓶了,反正后来我是以茶代酒。烟一棵一棵,抽完老摇的抽烟灰的。

    老板催打烊了,都应着就好,就好。不知他们几个的感想,就觉得很不好意思的,夜市都被人催。催过几遍实在不好耽搁,就准备散场了。

    烟灰同老摇提议接着聚,漠北说怕影响第二天上班不去不去。把漠北塞进出租车就不管他上班的问题了。直奔酒吧,跑到七月七:装修!掉头友好**。(名字忘了)下到地下室的酒吧里,人不怎么多,叫了啤酒又开始前面的话题。火车车厢式的座位我和漠北一边,烟灰在我对面踢掉凉鞋光着脚丫很惬意的样子,悠哉游哉。

    老摇不知怎么想起我为他写的那首藏头诗,心里的确感动他的喜欢。他分明只记得那意境,我逐句背诵出来,他品咂着,太符合了。烟灰接住:心境吗?

    问秋缘何步来急,老树犹待新芽齐。摇落满枝枯黄去,好叫冷月映凄迷。

    呵呵,难得道出别人的心事。难怪难忘。

    忽然就提到房子装修的话题。我说:我可喜欢我一个女朋友家里的装修设计了,那颜色,那式样,每一处都很精心,也很舒心宜人,养眼,绝对的!就洗脸池的水龙头都那么的别致,出水处竟是一个小玻璃盘子,而不是大众概念的圆管。打开阀门,看着水从小玻璃盘流到手中,那感觉,太别致,太异样。这些都是她自己设计,一个一个的市场跑,踅摸来的。

    看来家对于她,是很重要很温馨的一个名词了。我已经感受到了她的热爱。

    烟灰说,我明白了,你对家装的要求。漠北抢道:我喜欢一个韩国电视剧里面的主人公那样的。男主人公是作家,在酒吧邂逅了女人,女人受伤,男人带她回家。可是,女人有心事,只要前面那男人一打电话来,电打似的就奔出去。男主人很受伤的感觉,但实在是喜欢女人。终于,在一次他们的幽会,男主人公杀了那男人,再自杀了。结尾时,风胡乱的刮开了主人公的日记本,里面记载的,就是这个故事。那个男主人公的家里,就空空的,铺着地毯。

    烟灰说那不舒服,还是得有宽宽的软软的沙发。

    我说对啊,沙发好。

    老摇说对,这样连床都省了。

    漠北又突发奇想,整一个一开门就见卧室的。我哈哈的乐:你咋不弄一开门就见浴缸的啊?

    聊着笑着喝着,酒保来催,四点了,奥运期间打烊时间。大家相视无语,结账起身。

    出得门来,漠北问咋弄,烟灰说各回各家,我说要不哥们儿几个行行好陪我到天明,这钟点我回家,一会还得打的上火车站呢。难得啊,义气的兄弟,打的就直奔老摇根据地,买上西瓜香烟和啤酒,继续今晚的醉酒事业。

    实在愧对哥儿几个,一进店里我就醉了,歪沙发上,听他们咋乎,老摇咣当咣当西瓜刀碰盘子的声音。一会,烟灰拎起我包扶着我上楼了,西瓜啤酒也被他们端上来。我躺床上绝对没有三分钟,摇着醉晕晕的脑袋爬起来:谁的床啊咯死人了。烟灰和老摇打开了一个沙发床,我也不管爬上去继续休养。睡意是没有的,就是晕的想躺下,听他们胡宰。

    漠北仍继续他的长吁短叹,忽然就觉特别可乐,嘿嘿的笑出声来。

    烟灰走过来细心的要为我盖件东西,我推推不用。他们聊着,我起来要下楼去WC,烟灰陪着我怕我摔倒。回来,漠北说咋就醉不哈?再不坐了,爬床上呼呼去,烟灰也倒下躺一张放地上的席梦思上面。

    啃了一块西瓜,我和老摇点了烟,就着昏暗的户外灯,小声的聊着。

    天,越来越明,烟灰也发出轻微的鼾声,那边的漠北呓语着。看不出老摇有什么心事,歉疚的对他说真不好意思,闹得你一夜没睡。

    老摇叫不用客气,没啥。心里觉得这真是个好哥们儿。

    六点半了,让老摇开了铁栅,街上吹着凉爽的晨风。回头看,老摇沧桑的脸上看不出疲惫,胡子拉碴的老摇热心的送我到路边,上了车,招招手。

        这个夜晚,想醉的人没醉,没有打算的我,悄悄的醉了一把。

    与柠檬的缘,让我结识了可爱的人,愿与你们相亲相爱!


花絮:让几个哥们儿陪着是因为回家远,7点多儿子来的那趟火车要到站。所以才麻烦几位相陪。近8点,在出站口冷冷的晨风里终于等到了一年多没见的小毛头,开心啊!满心欢喜带他回家。





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9-24 02:32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