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小说:妖娆的忧伤 六
月仿


听雨轩主


UID 7085
精华 0
积分 725
帖子 653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6-26
发表于 2010-8-29 02:17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小说:妖娆的忧伤 六

(天涯故事接龙)

人物简介:


夜-----庄园主人
石榴裙-----主人女友
黑灵----黑猫
赛雪----白鼠
彩玉----鹦鹉
我------滴水莲


第一集  作者:零下八度转身
1.5集    作者:永恒の守护
第二集  作者:国家保密配方
2.5集    作者:看云还是看你

第三集  作者:帛流之砂一
3.5集    作者:帛流之砂一

第四集  作者:独舞月光
第五集  作者:彷徨星
第六集  作者:月仿

第七集  作者:2009的倒影
7.5集    作者:大眼睛的智慧


妖娆的忧伤  六




    据说那晚的夜宴,气氛有些陡异。后来从黑灵受伤的眼神中,我顿悟到他的心迹。一丝狡黠诡异浮现在我的嘴角。这是我期望的、也是预想到的结局,或者效果。

    黑灵与赛雪的对话,它们在夜里带有敌对肆意的争执,使我越来越预感到出手的机会近在咫尺。


    夜宴过后,是死一般寂静的日子-----

    夜,那有着绝美脸庞忧郁眼神的男子,这幢耸立在郊外的庄园主人,他做了旅行,去了遥远的马尔代夫。

    估计同行的还有那个火红的石榴裙,想到这里,我浑身颤动。

    夜出发的时候,我没送行,我无法移动我沉重的脚步,仿佛牢牢地生了根。默默地立定在二楼的纱帘后,听汽车发动,由近而远的声音,直至消失。

    可能,夜绝没感应到我冷漠冰凉的外表,怀有一颗火热执着又绝望的心。

    夜晚,每每看到黑灵迈着那妖娆轻灵脚步跟随他进了卧室,我都止不住的愤恨。而每隔几日的清晨,是我渴盼的时光。夜会喂我清甜的水,和我说那些使我心跳的话,他的睫毛随着情话轻轻颤动,那般的神情专注。甚至,我闻得见他那来自肌肤的香,那令我心潮涌动的味道,我享受这种相对。

    我常常独自站立在窗前,那里可以看到美丽的月光,还有舒心的日晒。

    这种迷恋令我惴惴不安,且又兴奋不已。前一阵,夜说我有些消瘦了,特意的买了一些补品给我,自己也发觉最近身体的变化,精神抖擞。就连彩玉,噢,就是那只鹦鹉,也不觉地夸我越来越好看了。其实,我知道,它的赞美只不过是在讨夜的欢心罢了。因为当时夜只牵动了一下嘴角,是的,左边的嘴角微微翘起,算是默许的笑,在我看来,该算是嘲弄-----夜的用心我只会这样揣度。

    夜的生活很单调,有时又精彩。他可以连日宅于庄园某处的房间。是的,他只要走出庄园大门,我在二楼的窗口都会看得见。而有时候,他又脱胎换骨似的激情四射。

    无论他怎样的转换变身,每一次都是我的惊喜,那些向往像丝,一根根的结牢,将心裹住,密实而幸福地缠裹。

    这一次夜带回的营养品,味道有些怪异。

    那夜偷听到夜的电话,我猜测对方是那石榴裙,从夜那甜腻轻语中,我猜到,一定是她!

    他们在电话里缠绵到钟声连敲了三下!是的,那楼下大厅的座钟,古老的声音在静默中传得很远,很清晰。

    心有些悲哀,一股莫名的情绪左冲右突,我有些控制不住,还有些纳闷。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因为,我那骨子里特有的冷静早就习以为常,今天是怎么了???

    我想去看看夜,看看熟睡中的夜。当然,只能是偷看,我希望不会惊动黑灵。

    试试继续刚才的冲动,我屏住了呼吸,包括浑身的毛孔,都屏住。月光突然间有些惨白,不似寻常微黄的柔和,我离开原处,那持久站立的地方,夜带我回来就安置的地方!

    感觉脚步有些轻盈,我努力地像夜那样走路,一步,一步。我绿色的衣裙在熄掉灯的楼道是很好的隐蔽,至少不会叫彩玉惊诧。

    当然,我进入夜的房间没费多大力气----我是从门下的缝隙钻进去的。

    终于,我看到夜的雕花大床。我不敢乱动,当然动也不会发出声音的。

    只是我惊惧黑灵的眼。

    我缓缓的移动,来到床前。月光依旧微黄柔和洒在窗台,可以看到夜浓密睫毛下一片阴影,而鼻梁却高耸冷峻。嘴好看的抿住,似笑非笑。忽然,夜皱了皱眉,嘟哝着含混不清的呓语,黑灵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我来不及躲藏-----它看见了我!黑灵瞬息睁大双眼,嘴里发出“呜呜”声,夜于睡梦中翻身,伸手兜黑灵在怀,继续酣梦,黑灵不甘的低吼,在夜的抚摸中逐渐安静。

    我退了出来。悲凉的退回原地。

    而彩玉最近的状态,有些出奇的颓丧。我觉得一定有些什么发生过。其实,从一开始我对黑灵赛雪,还有彩玉,内心有的是些许的同情,当然现在更多是鄙弃。这鄙弃是在我夜探主人之后,才有的。

    我相信该是那营养品里的玄奥。

    这个清晨,夜依旧喂我喝水,那专注的样子,像是对牵手半世的老妻。就在我沉醉于享受的时刻,电话响起!

    夜去接听,卧室里传来他们的交谈,我知道是石榴裙打来的。最近她老是在清晨搅扰夜,搅扰我和夜的甜蜜时分,我已经感觉到心情从悲凉愤恨,变成了怨毒。

    就在上上周,夜对我呢喃时说:你该绽放了吧?我记得,一缕晨风吹的很凉爽,我羞涩地晃了晃腰肢。
   
    夜接完电话,步履轻盈地从卧室出来,我以为他会继续和我温存,他没有。他经过我身旁时没有丝毫慢下来的意思,径直走向宽宽的盘旋的楼梯,去了楼下。

    我预感到家里会宴客。

    果不其然,石榴裙还有随她而来的女伴们,嘻嘻哈哈地进了庄园。
   
    石榴裙换了装束,是一款杏黄 色微喇短裙,带有下垂质感的裙摆在她走动的时候,晃动荡漾着风情。其实,风情最盛的是紧裹上身的米黄小吊带,外套了与裙同色小马甲。

    虽是包裹,却恰到好处的展露着饱满的青春意图。连我这颗嫉恨的心也慢慢柔软,眯了欣赏的眼去看。

    忽而又恼,这个该死的女人,她一定知道黄 颜 色的光波最长。从她们一进庄园起,夜的眼睛就像涂了胶水,牢牢的粘附在她的身上。她像一个精灵晃动在庄园,晃动在夜的视野中。

    她和她的女伴们唧唧喳喳,庄园突然就显得热闹而拥挤。黑灵不知去了哪里,赛雪应该还在疗伤,那身体合并心灵的伤痛,是得需要些时日。

    而彩玉有些呆瓜一般的傻叫,那些打扮花里胡哨的女人们都拥了过来,逗它。

    只有她没去,她迎了夜的目光,将电话里的缠绵连成了续集。从二楼望下去,刚好在那桂树与丁香之间,他们越走越近,我似乎能听见他们加速的心跳声......

    我不忍目睹,回望我旁边墙上的照片,那是很久以前了吧?

    那时夜是沉沦的、黯然的。后来夜在花市见到了我,一定是我纤长细弱的身姿锁住了他的目光,而只在他看我的那一眼中,我望向他的,那是一个世纪的长河。

    那是多么熟悉的目光啊,分明我们曾热烈的注视过。那该是在轻柳如烟的江南,应该是吧?我记得那时候的天有些蓝,蓝的让心静谧。夜系了发冠,衬的脸庞圆润丰泽,他的手厚且暖,将我的柔荑轻握。我珠钗横鬓,黛眉朱唇,月白绣花锦袄葱绿滚边,下衬同样月白百褶湘裙,遮住若隐若现的粉红缎面三寸金莲......我们对望的眼波是一条牢牢的线,而他的那摇荡心襟的意气风发飘荡在眉宇,飘在他一袭蓝衫的下摆。随冠巾飘逸成了一幅我几世难忘的画卷。

    我抑制不住心跳,随一阵燥热的夏日热风向他扬手,而卖花老汉被我叶片散发的气味熏的有些懵懂,絮絮叨叨说了一些吉祥转运的话,我紧张地注视他的表情,他抚摸我的手-----叶片,茎干-----我的挺直的腰......
    忐忑中,终于看到他的手打开皮夹子,我舒了一口气!

    就这样,我遂了三生的心愿。
   
    就在上周,他还为我拍了照,说前几日去寺庙进香,抽了个上上的好签,说是我的缘故。


    我偷笑。

    后来他将照片放大,悬挂在我的近旁,说等我再开花时还要拍,做成专辑。

    照片中我的气色很好,还有他特意做的那三个字.....等等,不对,我的身后怎么一片血红的东西?
  
    那带有流苏的红色,应该是石榴裙某次遗留下的。我的心沉入谷底,从叶片滴下了酸楚的泪。


    在我情绪低落的沉思中,他带了她上楼来了。

    他们的脚步越来越近,看见她那黄的衣裙,衬了他一齐,向我走来。他们走过我的近旁,我听见她的惊呼:呀!好高了,好漂亮!咦?怎么你还拍下来了?好看的.....这是什么?哎呀,我的披肩吧?嘁,怎么会在这,被你还拍了进去,哈哈....

    她碎嘴一般的念,是那好听的娇柔的撩拨异性的嗓音。在我听来,却是那么的刺耳!我的腔子里,胀满了羞愤。

    她靠近,一边端详着我,一边对他说:来张跟它的合影怎么样?我的愤怒涨到了极点,听他回应道:好的,我去拿相机。

    她摆了一个狐媚的姿势,那跟黑灵一般妖娆的味道,站在我的前面,他拿了相机在对 准我们,而我左冲右突找不到出口的愤怒,从我陡然间绽开的花 瓣顶端,一股毒雾利剑一般的喷薄而出------ 消散在空气中......
   
    他说:好了。她走过去看拍的如何,右手却不停的抓挠左臂,我相信,她会越抓越痒,双臂都会痒的。


    只要她来庄园,她就会奇痒难当。

[ 本帖最后由 月仿 于 2010-10-23 01:28 PM 编辑 ]





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23 12:38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