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独舞秋色之回忆】------ 相离在秋季
月仿


听雨轩主


UID 7085
精华 0
积分 725
帖子 653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6-26
发表于 2010-10-23 01:2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独舞秋色之回忆】------ 相离在秋季

你早就该拒绝我
不该放任我的追求
给我渴望的故事
留下丢不掉的名字
时间难倒回 空间易破碎
二十四小时的爱情
是我一生难忘的美丽回忆
越过道德的边境
我们走过爱的禁区
享受幸福的错觉
误解了快乐的意义
是谁太勇敢 说喜欢离别
只要今天不要明天眼睁睁看著
爱从指缝中溜走 还说再见
不够时间好好来爱你
早该停止风流的游戏
愿被你抛弃 就算了解而分离
不愿爱的没有答案结局
不够时间好好来恨你
终於明白恨人不容易
爱恨消失前 用手温暖我的脸
为我证明我曾真心爱过你
爱过你 爱过你 爱过你
.......


         他来自那有着“东方瑞士”之称的美丽滨海城市------青岛!瘦削,目光却锐。博学又谐趣,凝重又嬉玩。在某个领域里他是权威,但却怕了独居他乡的寂寞,最多的业余消遣是上网,多数时候混迹于青岛论坛,爬格子,也和人合著出过书。少见进群胡侃,偶尔户外运动一番。

        他给自己取了一个诗意的名字------听风看海!


        一开始他们是茫茫红尘中各自漂浮的微粒,游离着自己的游离,相遇着各自的相遇,结识似乎来自冥冥中那谁特意的安排。

        她客居在遥远的边漠,西域风情的城市------乌鲁木齐。一天天人群中穿梭,奔波忙碌之余,随了大众的喜好,叫做上网,她把这叫做爬网。她有很多对日常称呼的别名。诸如写作叫码字或写字,网上看书叫看字。她的网友很多,因为QQ号多;所以群也多,(5--6个号加起来进的群有百十来个)导致参加的群聚也多,见过的网友也就不计其数。

   

       她的聊友大多以文学为中心,以连诗对联为契机,因此粉丝颇众,分布也广,其中延为知己的也只寥寥可数的那几位。大约因她特立独行的思维,或是异于寻常的交流方式。
  

       她的聊天法则之一:不视频!若有那纠缠的主儿,连连请求视频达三次,她会配合一个鄙夷的表情拉进黑名单!


  

      法则二:不单独约见异性网友。这多少给人冷傲的印象,她却自顾自的陶然在自己的天地里。


      她的网名多,每一个都暗含了不同的心境,常用的那个叫大乔!

      所有介绍的目的,就为了诠释她挣下的那一个口碑,网中人士对她的尊称------才女!


     说是才,却不见一字问诸报刊杂志,写便由性写,混迹于多家论坛网站,国内占其大多数,偶尔海外的也混混,毕竟多了些怯意,名气不响。

       2008.戊子年,槐月。那时节她不记得怎么混进了一个当时名头较响的群-----都市怡情!据说群系列达20多个,除老大与管管们可以各群同时进入,一干群员同志只能呆一个群里,绝不允许乱窜。就这样各群人员,就本市的加起来近千来号人。那聚会啊,禁不住群员们高涨的吼叫是每周必有,至后来每周两次。

   

       认识自然因为群聊。

   

       她有一手绝活,见话说话,见名写诗,当然是油诗,虽则油,却给写了名字的人一份意外,遂惊喜,名声就这样打造出来了。


      那一日,她心情有些万里无云,进得群来,不学他们问候领导以及中层干部,发了一首油油的藏头:

波光流影三月间
丝柳藏莺燕翅翩
猫戏粉蝶牡丹下
好风层染杏花天


波斯猫:

好姐姐,老油菜了(图片里有一句话:亲死你算了)


听风看海:

(一个拇指加玫瑰花花图片)好!


大乔:

听爷谬赞,奴家愧受了!


       听风心里一阵悸动,这年月竟得遇自称奴家的女子,似看见那戏文中杏眼含春柳眉入鬓,春衫风来薄的楚楚,一时间呆了。那一声“听爷”,生生将了自个儿雪狮子一般的身量,向了炉火一般,兀自软了半边去。

       恰逢两日后便是聚会,他私聊问她参加么,她闻得出来那敲过来的字里殷切的味道,应允了一定去,他发送一个小小的企鹅左右摇晃的自定义图片,一般人不大留意这个。觉得他心思有些缜密。


       那天她穿了一件黑色无袖高领针织衫,前面有白色写意的波纹,下配了黑色一步短裙,短靴,将净高1米70的海拔烘托出名模的高度,衣服虽则是高领,却显了那脖颈更为修长,加之秀发盘起,睫毛翘密,两腮酡红,朱唇轻点。裹了一条宽宽的带流苏的黑白回纹相间的羊毛披肩,整一个浓郁波西米亚风格,随一阵西域孟春的晚风旋了进来!

       在私聊她没去看他的照片,说不清是考量自己的眼力,看能否于人群中认出来,或者可以理解为一种体验,体验由陌生熟悉交错的过程。

       她的出现令许多的瞳孔散大!这是她一贯的作风,因为傲然挺拔的身姿,于精细的装扮之后预计收获的青睐意图。她不大相信人们说的狮子座追求完美的天性,但事实上的确如此。

        她与不多的几个看了照片的打了招呼,也不去问,一个一个看过去,哪一张笑脸才是他?!

        一般聚会活动按既定的议事日程进行,今天也不例外。

        主持人由管理蓝鲸担任:大家注意啦,今天的聚会开始了!下面首先请群主讲话!


        群主光辉岁月一番官腔打完,第二项挨个自我介绍,介绍完毕饮下杯中酒。

        

        他的介绍,赢来了热烈的鼓掌,里面也有群主的,看得出他在这里的份量。一仰脖-------满杯的白酒吞下,那架势已然沿袭了边陲独有的万丈豪情!她看他的目光里,有一些倾慕,心里似乎发芽了一些叫做藤蔓的东西。


        聚会日程第一场第二项自我介绍后,是自由结合,敬酒劝酒的,推诿耍赖的,百样风味,众生万象。她的话语不多,默默的吃菜,和身边几个小女人饮红酒。眼却四顾流盼,观察他,以及整个场面,她要在结束之后写一篇聚会报道,想,兴许以后会成为一个既定的方针呢......


        第二场是K歌,地点是早预定下的------包了一个酒吧。一行人开车的开车,拦的 的拦的,一拨一拨奔向同一个地点。


        第二场第一项仍然是群主以献唱开头,听旁边人说还是那歌------Beyond 的《光辉岁月》!来自南国精通粤语的她,没料到群主的演绎惟妙惟肖,发音之准确,至少没咬了自家舌头。佩服了一些些,觉得不大公道,就在最后一个音符减弱时,群主一句:多则塞!之后带头鼓起了掌:章嗨霍耶!老大有些意外她竟发出这鸟语,搁下麦,过来握手,一握,就没再松开。因为第二支曲子响起,群主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他们滑进了舞池。

       一曲曼妙舞将下来,她的人气显然旺了不少。身边就聚集了一些排队等舞的,听风不知何时站在她的身旁,紧接着邀请,他的身材比群主略高,只清瘦了些,但在这一曲华尔兹里,没感觉到羸弱,旋转的速度恰到好处,暗暗用了力,却不显露看似轻松的那种,她觉得有些漾舟湖面的感觉,随风轻晃,滑翔。

       他点了歌《广岛之恋》,邀她配唱。她的音色甜美,音域也宽,有些乱真原音。他也深情款款,如泣如诉缱绻缠绵。歌罢,他问她:知道这歌词为什么而写的吗?她直视他微微晃头:不知。他:为一夜情。她很新奇这歌的传说,然后仔细去回味那歌词,仿佛又是。

       他继续说道:据说情侣间唱了这首歌,必定分手无疑!

       她第一表情是惊赫,转而明白过来:哼哼,撒意思涅?

      他憋不住的阴险的笑,她有些挂不住,捏了拳要追打,他起身跑了出去,她追出门在走廊的窗边抓住他手,上去就是一口!咬在了手背上,两排清晰的齿痕,他看她那小兽一样的眼睛,捂了手背嘿嘿的笑,倒叫她有些羞羞的不好意思,问:疼吗?他:不疼!

       忽然他说:你的名字什么来历吗?她眼神瞬息暗淡下去,没作声。

       她顿了顿回答:好些人,一上来就问,小乔呢?我一般是回答:跟俺的都督妹夫攻打蜀国去了。还有的直呼:孙夫人好!呵呵,笑死!
  

       第二场结束都凌晨了,走了一些,剩下的还是不少。就提议继续,好像有人提议桑拿,他说第二天要早起,约了人户外,就不去了。他这一说,她也不参加,他和她住的地方有些绕,他叫了车说送她回家,出租滑过来,他打开后座车门,一个请的手势,很绅士。她微笑钻进车里,向里移了移。车跑了起来,微醉的他握住她手,似乎有些顺理成章的,眼睛却看了前方。


       到家了,他打开车门,看她下车,用力握了握手:晚安,再见!钻进车里,她摇摇手,尽管车开出老远了。


       回家打开电脑,不一阵子,就看他摇头晃脑上线来,不禁一乐。

       这是一个不眠的夜晚。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月仿 于 2010-10-23 01:29 PM 编辑 ]





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顶部
月仿


听雨轩主


UID 7085
精华 0
积分 725
帖子 653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6-26
发表于 2010-10-23 01:2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接续一)


   那晚她一边写着聚会实况,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和他闲扯,5点,天色微晓,隐约有小鸟的啼叫,他有一阵子没说话,头像灰了,估计睡着了吧?静静的只有一屋子滴滴答答敲打键盘的声音,终于,敲下最后一句,她返回去逐行仔细的读,检查错字,编辑好,发送。看着洋洋洒洒的文,她就像老农站在秋天的田垄,看那一浪浪的金黄。



   如释重负,长吁一口气,倒下不一会,沉沉入梦!


   后来他们的了解逐渐加深,好感不知何时一步一步的跃升,文字交流介于亲昵,而现实中由于都忙,见面少之又少。


   火热的夏季将去未去,在正午仍旧热浪翻滚,他因公回了一趟青岛,回来带了些特产。在一个周末,他说邀约了好友们聚餐,在他的住处,请她过去帮厨。


   她那天很开心,特意拾掇了自己,出门后去花店买了一把他喜欢的百合花,捧花在手,香气袭人,犹如捧着沉甸甸的爱情,兴致勃勃坐车赶去。


   “叮咚”,按响门铃,哗啦拉开门的人,却不是他------巧笑倩兮美目流盼的脸,似曾相识,栗色大花的卷发韵味独特,配合身后屋子里连连的笑声,令她错愕走错了房间。卷发笑盈盈拉她进屋,却见他坐在客厅一角电脑旁,屋子里还有好几个,都在友好的对她笑。这时他起身,接过百合花,殷切问 道:辛苦了吧?歇歇,一会等你下厨噢......她挤出一团笑,跟大家打招呼。

   他将花花插入花瓶,过来一一介绍。那个开门迎接她的,原来叫野百合,原是上次聚会见过的,不知怎的就没想起,跟大家招呼过,她去厨房忙活开了。那野百合将电脑前的他一把拽起,自己坐下,跑群里开聊,乐呵乐呵。


   他来厨房想帮帮手,她笑笑说不用了,自己能对付,话一停住,笑也就不见,反正怪怪的,她自己也觉得没有那种发自内心,他似乎也预感到,说:我剥蒜头吧?她嗯了一声,自顾自忙活洗切剁宰,不一会,一桌丰盛的菜肴摆了上来。
他打开了酒,桌上红的白的都有,大家提议不醉无归。


        她坐在他的右边,他的左边是野百合,依次是酷睿双核、澈悟、走路去纽约、茗栀、宝马、浅浅。他举起杯,来了个简短的发言,就不管杯中斟上的是什么,一齐干了!一下子,气氛热烈许多。酒至半酣,她的心情被酒精晃的轻飘飘,卷了舌头提议说:咱们玩游戏吧?!


         游戏的名字叫“我爱你和不要脸”。

      规则是,对右边的人说我爱你,对左边的人说不要脸,错了,罚!对同一个人只允许说三次,超了,罚!并且配以表情。麻木者,罚!接龙者超过5秒未接住,罚!


      从他开头,宝马一声“开始”,他笑对她说:我爱你!她恶狠狠的:不要脸!他转身恨恨对野百合:不要脸!野百合甜甜的:我爱你!


      ......一轮下来,盘点被罚的几乎占多半,男生们罚酒,女生们赖酒。惹起男生们公愤,要求舔盘子。看看菜肴都剩下不少,没有吃的将尽的空盘,纽约把菜随手倒过去,两菜合一处,故意叫那盘中剩些汤水,一边起哄了笑,一边威逼被罚的茗栀舔,丫头赖不过,伸出小猫一样的舌头,划拉一下下,算交差了。

     其实看的人更开心,她似乎忘记了先前的郁闷,跟大家伙儿一起笑的前仰后合。

     菜尽羹凉,酒残夜已深,纵聚来欢乐,也难免曲终有散的一刻。一个个道别,她与他送他们出门,回转去收拾碗碟,也没洗,搬进厨房,洗了手出来说:我该回去了......他想说些什么,动了动嘴唇,见她那副表情,忍住没吭声。他将她送到楼下,拐上去马路边坐车的小径,一路无语。

(待续)





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顶部
月仿


听雨轩主


UID 7085
精华 0
积分 725
帖子 653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6-26
发表于 2010-10-23 01:3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续接二)

        平常网上是能见到的,说说话也没有与先前多大的不同。只是她的心懒懒的,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热忱。


       那天,茗栀约了她去慢摇。最近工作巨郁闷,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去。去到后才知,原来茗栀跟几个古惑仔妹一起玩的。一开始茗栀把她介绍给那些朋友,个个装扮时髦妖冶,都嚼着口香糖,腿不住晃的主儿们,拿眼瞧了她,然后略微点点头算是招呼的礼节了。

       他们喝黑方,加了冰块,端起底方口圆的杯,旋转,轻晃。放在鼻下嗅,入口之初不如芝华士那般顺口,但细细品味,却多了独有的个性。有人如此形容这两者:CHIVAS如同一个温顺的淑女,黑方却如Cool Cool的辣妹。她不知自己的喜欢是什么?一杯接一杯,想把心里那些忧郁淹死。

       也去摇了一阵,酒意微微上得脸来,有些烫,晕乎乎,却又清楚明白不过。那些曾经的不开心,像胶片一条条播放,清晰可辨往事的脉络,就那么随意的摇晃身子,甩甩头,叫头发飞扬,仿佛忧郁沾附在发梢,试图甩离,却越摇越伤心。

       酒是白搭吗?她问自己。开心了要饮酒,烦恼了也饮它。于是开心的就愈加狂放,烦恼愈加夸张了事实一般,叫人生出愁怨,厌弃一切。

       喝到最后,她不知怎么回的家。又有些记得,是茗栀叫了出租,她独自上车,在小区门口下了,往里走去,怎么地脱了鞋与袜子,提着鞋赤脚走回了家,还在卫生间搬了小凳坐着放了热水仔细刷洗脚底的乌黑,也貌似打开过电脑,上去忽悠了几句,后来便是不断的呕吐,呕吐。大约至天色微明,她已经呕吐了3-----4小时,觉得快要死去。

       房子在四楼,每一次进卫生间呕吐时,她看着那扇窗,想起最近网上一则新闻:一妙龄女子从住处跳楼自杀,尸体落在二楼横梁出,耷拉着......她有些迷蒙,觉得是否需要写遗书交代后事。终于,在呕吐中嘴唇额头渐渐发麻,意识渐渐混乱之际,她拨了他的号码。

       他来的很快,一看那惨状,二话不说,背了就下楼,送到医院急诊,查血查体,化验扎针,她无力趴在洗得旧旧的白布单子病床上,柔弱不禁,仍每隔五分钟呕吐一次,差不多是一些泛黄的水了,极少,每一次呕吐,她都会冒汗。他就站在旁边,拿纸巾拭去额头细密的汗珠,眼神里怜惜又兼了焦灼。

       打完四大瓶液体,也就近中午了。送她回家躺下,他说该弄点儿吃的,去熬了粥盛来,勉强喝了几口米汤,便罢。问他吃什么,他说:随便弄点菜,喝瓶啤酒就搞定了。他才一出口,她便脸色大变:不要提,不提那个好么?一提酒字,胃就抽抽。他哈哈的笑:何苦来哉?!

       连续两天的输液静养,慢慢的恢复、痊愈,他在她心目中重又获得亲近,又觉还胜似。

        流年一晃,细纠起来彷佛是某一场的夜雨,寒凉便至了。树们的枝叶依然泛绿,却在不几场的雨后,渐露了微黄的意思。两个人依然更多时候忙于工作,忙于夜晚的网中盛宴,在忙碌中亲近又疏离。

       秋色在一场场秋雨中来临,寒凉显现。他说工作变动了,要回青岛去。她问几时回来?

       他说:兴许,就不回来了。你愿意随我去么?

        她没立即接话,略一顿:好啊!

       那一顿,他知道了答案。但他不知,那株野百合是怎样的横亘在她心里,阻挠在他们中间!

       在他空间的文章后面,几乎每一篇,都有野百合的关注,以及跟帖。语言有暗自倾慕又热烈的样貌,视角是仰慕,附着是意图。而他的回应却有着宽泛的博爱之意,这是她所不能容忍的!

       在信息越发达的今天,心的距离却越来越远。不再见面,不代表就能将情感浓缩,酿酒似地贮存,待相聚时痛饮酣醉......

      而今的分离,成了冥冥的谶语。愈远愈淡,淡到不相干。

(完)





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23 05:17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