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土桑市殺夫案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247
帖子 11758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1-11-7 08:36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土桑市殺夫案

亞利桑那大學(University of Arizona)校園的中間,有一條東西向的林蔭路,通往學校大門口,門外的那一段就是大學道(University Boulevard),上有接踵比鄰的兩排店鋪。每次去學校大門外的餐館吃飯,就會經過這些店鋪。馬歇爾基金會(Marshall Foundation)是店鋪的擁有者,基金會的辦公室也座落在這條熙熙攘攘的街上。
基金會的辦公室門口掛著一方說明,上有創辦人露依絲馬歇爾(Louise Marshall)的油畫照片,那是一位老年女子,著一襲白領黑衣,一頭白髮梳向腦後;面容嚴肅,不帶一絲笑容;一雙寬濃舒展的眉毛,給人慈祥中帶著堅定意志的感覺。說明上寫著:「基金會設立之初是為鼓勵女生進大學,現在則同時獎助男女學生,並支援多項慈善事業。」

每次經過基金會辦公室,都會看到這張油畫照,不禁有點好奇,這富婆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會把錢拿來提倡女子教育?中國在二十世紀初,為了提倡女子教育,有好幾個感人的故事,記得最清楚的,就是滿人惠馨為籌女校經費而自殺,死後錢就源源而來,女校不致關門。這位富婆露依絲馬歇爾的故事好像也值得來挖掘一下。這些年來,一直忙著研究和教學,我對自己說,挖掘故事工作也許要等我退休了再說吧。

退休後,一開始挖掘,就欲罷不能。基金會的總管珍麥柯倫(Jane McCollum)非常幫忙,她說:「只要我們有的,你都可以帶回家去看,去做拷貝。我相信你。」

原來露依絲馬歇爾是亞利桑那大學的教授。再挖下去,發現她竟是學校裡的第一位女性教授。

再挖下去,乖乖更不得了。露依絲馬歇爾是還是一位重大刑事犯,是1931年轟動全美國的殺夫案大新聞的女主角。台灣作家李昂的《殺夫》小說已被譯為多種語言,這則原產上海的殺夫新聞,演繹為台灣鹿港的故事,已經在全世界廣為流傳。露依絲馬歇爾的殺夫又是怎樣的一回事?結局如何?不免讓我好奇。

最令我吃驚的是露依絲坦認放槍,罪證明確,最後卻判決無罪。真讓我感到難以置信。

露依絲馬歇爾,原名露依絲傅卡(Louise Foucar),1864年生於波士頓的法裔家庭。她的父親懂得處理皮革的特殊技術,由技工到自己開廠,家境日益富足,遂將天性聰慧、成績優異的愛女,送到歐洲去讀書。她先後在法國、義大利和瑞士求學,能說多種歐洲語言。也去過墨西哥,遂亦通西班牙語。

回美國後,露依絲於1890年進入丹佛大學(University of Denver),獲得了現代語言和藝術兩個學位。她的健康一直有問題,患的是氣喘、肺病和心臟病,為了養病,她自緯度高的丹佛遷到土桑(Tucson,當時老華僑稱「祖筍」)。1898年,她進亞利桑那大學念研究所,主修植物學,因為成績優異,指導教授的評語是「難以相信(incredible)」,這比「傑出(outstanding)」還要好。1900年,指導教授被耶魯大學請去,走前他極力推薦露依絲繼任。那一年,她僅三十六歲。

那時亞大全校共有教授二十人,學生才不到一百五十人。校園在沙漠裡,只有幾棟小樓,離市中心頗有一段距離。全土桑市人口僅一萬人,市中心有店鋪、雜貨店、沙龍,顧客大都是礦工、鐵路工人和牛仔。亞利桑那地區(Arizona Territory)要等到1912年才成為美國的一州。

亞大在1891年開始招生,那一年入學的只有三十五人。初創之際,每位教授都教好幾門科目,每位教授還要教數種語言,與現在的情形不同。現在亞大學生有四萬人,一種語言由好幾位教授來教,一門主要科目由一群教授來教。當年,露依絲教過的課有植物學、英文、法文、拉丁文和西班牙語。1901年,她擔任古今語言系系主任。

許多年來,露依絲為了專心學業,努力研究。當教授後,更是全神貫注於教學工作,摒棄社交活動,和異性朋友保持距離。在那個時代,女性的婚姻和事業,有如魚與熊掌,不可得兼。她為了學問而放棄婚姻,做法像是個持獨身主義的老小姐。

當時學校裡女學生很少,像她青少年時代那樣得天獨厚,不僅能進學校讀書,而且能去歐洲念書的,更是稀少。她想鼓勵女性進大學,最有效的辦法是設立獎學金。於是發願要以一己之力做到這一步。

露依絲馬歇爾的才能是多方面的。她見學校日益擴張,便起意將學校門口的土地買來,建店鋪出租,以租金收入來發放獎學金。這時她父母相繼去世,留給她一筆遺產,約三萬元。她就開始收購校門外的土地,沒想到她一介女性學人,步入商界,居然也精明能幹,變成購地建屋、出租店鋪的能手。更重要的是,沒有人有她那樣的眼光,所以沒有什麼人來和她競爭搶購,形成她在校門外房地產界一枝獨秀的局面。她獨身一人,沒有家累,平日省吃儉用,也有點積蓄,幾乎全都投入她這個獎學金的大計畫中去。

為了全力實現她的理想,她竟於1903年辭去繁忙的教職,專心來經營房地產。此前教書的時候,一個人忙不過來,她就開始僱用幫手。其中有位名叫湯瑪斯馬歇爾(Thomas Marshall)的年輕人,上過她的課,工作特別賣力,除管理出租雜務外,還幫露依絲整理住宅後院的花草。露依絲的親友們都稱他為「園丁」而不名。

湯瑪斯幼年喪父,家境貧窮,為了念書,做過礦工、打雜工和園丁。他見露依絲性格善良,多金而又未婚,就開始動她的腦筋。俗語道:「近水樓台先得月。」他竭力討好露依絲,博得她的好感。因為工作勤奮,得到露依絲的充分信任。他見時機成熟,就使出他熟練的調情本領,來擒取她的寂寞芳心。從未談過戀愛的露依絲豈是他的對手?原是無波的古井,這時也春心蕩漾。當露依絲宣布要和湯瑪斯結婚,親友們都大吃一驚,紛紛勸阻,但已是忠言逆耳。1904年,兩人在新墨西哥州的艾爾帕索(El Paso)結婚,這年露依絲四十歲。相差十幾歲的老妻少夫,婚後回土桑,似乎也度了一段快樂的歲月。

到1922年,露依絲已發展出一大排校門外的店鋪區,是當時土桑郊外的第一個購物中心,吸引許多人前來光顧,非常成功。1930年,露依絲的夢想實現了,她終於設立了非營利性質的馬歇爾慈善基金會(Marshall Charitable Foundation),每年必須以總值的百分之五捐贈給土桑和皮瑪郡的慈善工作。她推舉湯瑪斯為基金會總裁,自任副手,可見她是十分信任湯瑪斯的。結婚以後,湯瑪斯利用露依絲的店鋪做生意,從開麵包店到冰淇淋店,沒有一樣是成功的。

基金會成立後,露依絲要將她名下的房地產全部放進基金裡。她也要湯瑪斯依樣來做,其實,湯瑪斯名下的房地產也都是露依絲置辦的。可是湯瑪斯拒絕辦理捐贈手續,使露依絲大為失望。

外面盛傳湯瑪斯行為不軌,與他們家的管家西莫爾太太有染。有人在公園裡看到他們,狀甚親密。但沒有人去告訴露依絲。

露依絲曾說,西莫爾是她用過的管家中最能幹的,做事乾淨利落、井井有條,是湯瑪斯找來的。西莫爾很喜歡打扮,也愛說俏皮話,有時更會打情罵俏。主人夫婦意見不同時,她總站在男主人一邊幫腔。一天,露依絲在後院,聽到兩人在廚房裡說話,把耳朵湊過去,聽到西莫爾說:「不要說了,她會聽到的。」

湯瑪斯對露依絲越來越冷淡,夫妻關係有名無實。露依絲努力挽救他們的婚姻,決定解僱西莫爾。西莫爾竟不肯走路,又拖了幾個月,等露依絲拿了一筆錢給她,要她離開土桑,西莫爾才搬出去,但仍住在土桑。走前,她對露依絲說:「你現在不能監視我們了。」

露依絲久病不癒,查不出病因,拖了許久,最後花費數星期,做了各種醫學實驗,醫生告訴她病因是中毒。這個報告給了她當頭一棒,打擊很大。






湯瑪斯承認想和西莫爾結婚:「我和她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如果過去三年,你是清醒著的話,你就應當知道是怎麼回事。」 「走下毒的路,不能帶你去結婚的教堂,只能帶你去斷頭台。」露依絲說。 「沒有驗屍,沒有斷頭台,沒有人會知道。」 「會有人知道的。我要寫信給費克特法官。」露依絲果真寫了封信給費克特。 家中氣氛非常緊張,露依絲健康更形惡化,不能進食,血液中砷的含量奇高。東岸親戚在檢驗報告出爐時,要求將露依絲立即隔離。1931年4月27日,湯瑪斯在睡夢中,露依絲朝他放了五槍,但他並未立即死亡。主要傷在腿部,子彈不易取出,遂移送洛杉機的醫院。三星期後,湯瑪斯死在洛杉機的醫院裡。露依絲鎯鐺入獄,被控一級謀殺罪。 這個殺夫凶案不僅在地方上很轟動,全國上下都感震驚,各地報紙紛紛報導。殺人的是位稀有的女教授,又是地方上受尊敬的聞人,而且是個熱心公益、廣結善緣的慈善家。 審判移至土桑南面的諾加勒斯(Nogales)法院舉行。州政府要求判她死罪。露依絲在法庭上辯稱,開槍只是要警告丈夫,不要他因為有了別的女人,就來向她下毒。以前口頭的警告沒有用。如果她真要他死,就會用槍打他的頭部。醫生也作證說,湯瑪斯並非直接死於槍傷,而是死於槍傷後手術的細菌感染。作證的共有三十九人。政府傳來的十九人,包括聽到槍聲的學生、到現場的警察、治療湯瑪斯的醫生和否認與湯瑪斯有染的管家西莫爾。替露依絲作證的有朋友、醫生、受露依絲匿名捐助而得以活命的婦女,甚至有一位在牢裡服刑的黑人密醫,他說湯瑪斯曾因性病向他求醫。 律師辯稱露依絲是「暫時性發瘋(temporary insanity)」的情形下放槍 ,露依絲因為被不斷下毒而極度恐懼,以致心神紛亂。在法庭上露依絲聲淚俱下,一度崩潰。丈夫不忠,已是每一個女性的恐怖夢魘,再加上奸夫淫婦設計謀財害命,更是難以承受的災難。 陪審團員,無分男女,都很同情她。審判後,只討論了半小時,就宣布無罪,法官不悅,但在陪審制度下無計可施。宣判以後,法庭裡歡聲雷動,露依絲則感動得流淚。1931年9月24日的《亞利桑那星報》(Arizona Daily Star)上,這又是一則頭條新聞,並附有六十七歲的露依絲的白髮側面照片。 美國殺人案用「暫時性發瘋」 來做辯論的理論根據,此案實啟其端。 無罪釋放後,露依絲馬歇爾經歷了一段鬱鬱不樂的歲月。創傷平復以後,她很少出門,常在後院餵鳥,整理花草。在家中陪伴她的是管家和一頭狗。但她繼續在家致力於基金會的發展,充分實現她鼓勵女性進大學的夢想。她死於1956年,享年九十二歲。露依絲平日自奉甚儉,死後,她個人財產總值共約五千元,而基金會的財富在那一年已達九十萬元。到今天,那幾排店鋪的總值更是難以估計。過去一年發放的善款達九十八萬元,至少一半是獎學金,今年數目會更多。八十年來,受益於獎學金的學子數目也算不清了。(寄自亞利桑那州)

嘉霖 世界新聞網




[ 本帖最后由 九峰 于 2011-11-7 08:38 AM 编辑 ]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9-22 03:26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