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首届巴金文学奖
巴佬




UID 2402
精华 5
积分 464
帖子 357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6
来自 shanghai
发表于 2011-11-7 12:22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首届巴金文学奖

林旭光望着微明的黄浦江,屋顶的薄霜被晨霞渐渐地消融了。他很不情愿地看着太阳冉冉升起,此时还沉醉在半夜孤独的回忆中。每次都是在这个城市的高楼上,面对着大玻璃窗,看着下面芸芸众生,感慨不已,时事造成的英雄,一浪一浪地就过去了。现在自己虽然被人们视为创业英雄,可此时此刻他真正感到的只剩下衰老。
      
短短八年发了财,并拥有着国际企业和这层《檀园》豪华公寓。豪华和宽敞让他更加寂寞,黑夜破晓的时刻给他的不是清醒,而是融骨的空虚,这空虚似乎随着财产的增值更加突出了。他不由自主地像猎狗似地寻找着,寻找更新更强的刺激。背上有个无形的,文盲父辈的烙印,逼他怀恨地要证明金钱可以编织文坛的皇冠。
         
桌上搁着昨晚《新民夜报》,醒目标题―――《当代中国活得最痛苦的老人走了》。他琢磨着,我得逮住时机,于是给日本分公司陈经理打了个电话:
“老陈,你尽快在东京办一场巴金纪念会,场面不必大,规格要高,地点、请贴、邀请记者、会后餐宴都要考究。经费不必设限。”
         
两个星期后,上海作家协会收到了一本印刷精致的纪念册《巴金纪念会,2005东京》,还有一张巨额汇款支票及一封热情洋溢的信。收款人署名上海作家协会,汇款人是《日本巴金基金会》。并说希望与上海作家协会合作成立一个国际性的《巴金基金会》。

日本几家大报纸都刊登了有高额奖金的征文广告,署名《日本巴金研讨会》题目是《巴金作品阅读和评论》。作品可用日文或者中文发表。不久一本中日双语的杂志《蓝》刊登了三名得奖的文章,水平上乘,都是陌生的笔名,但文章的风格很像杂志《蓝》刊上的老作者。

第一名的作品的题目是《别建文革博物馆》,文章的论点是,巴金奠定文坛的作品《家》《春》《秋》是向一个垂死的制度的控诉,讲真话是他晚年《随想录》的主题。如今文革的发起者毛泽东没被否认,他所代表的制度也正在异化而重生,《文革博物馆》是会炸断这个转化的。文章最后问我们讲真话就能得救了吗?
         
第二名的题目是《只有上帝才设计灵魂》,说如今人类很聪明,设计太空梭、设计新的动植物品种,但就是不可能设计别人的灵魂。整个二十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就是按某些人的想法要重新设计改造人类的灵魂,结果惨痛的失败了。巴 金活了一百另一岁,他的结论就是,讲真话,“生命的意义在于奉献,而不在于享受。”这样的灵魂是上帝设计的人类的少数,不必奢求他人。因为在他人眼里,巴金并没能真正说实话,道理很简单:“在中国讲真话的人能活到一百岁吗?”
        
正当上海作家协会考虑如何成立国际《巴金基金会》时,又收到了《日本巴金研讨会》的邀请,邀请组团去日本考察和文化交流。那十天的日程按排很动人,是由一家有名的旅游公司安排的。注明一切费用由《日本巴金研究会》负担。只希望中方负责两小时的关于巴金的演讲。
        
由于时间紧迫,上海作家协会就派了一些作家、干部、巴金研究专家组团前赴日本。《国际巴金研讨筹备会》就这样当天公布当天成立了。上海一位专家读了论文,日本方面也读了得奖的三篇文章,但是都是请日本中文翻译读的,以表示对客人和伟大作家巴金尊敬。
        
不久《日本巴金研究会》在世界各地成立了分会,虽然都只是些华人文学爱好者,挂个名都成了分会会长。《国际巴金文学会》的网站很快也运转了,网站设计得通俗活泼;“有奖比赛” “有奖猜谜”“网上茶室”“巴金影视”。《国际巴金文学网》迅速的成了热门的娱乐网,说它是娱乐网它又和‘文学’、‘巴金’粘了点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海文学发展基金会》易名为《上海巴金基金会》,而且成了《国际巴金文学网》的顾问。
        
一年后秋季,在上海新建的《现代文学馆》的大厅里,举行了盛大的《巴金文学奖》颁奖大会。此前报刊上已有不少宣传,一来《巴金文学奖》的成立有过争议,二来文学奖的奖金远远高出国内的另外二十七种文学奖。再加上会后有丰盛的酒会,酒会的丰盛食品都有小报作了透露。当天颁奖会成了各个报刊争相报导的大新闻。更有记者准备了采访得首奖者的提纲。
        
当首奖得奖者名字报出来时,一片热烈是掌声,可几乎没人曾经听过这个笔名“六月”的作家。持续两分钟的掌声没人上台领奖,在右侧前排有位老妇人缓缓的走上讲台,他接过话筒说:
        “各位来宾,请你们原谅。获奖者没有能来出席今天的盛会,她是位杭州青年,在日本的女留学生。这篇得首奖的作品《真情的假话》是花了整整一年写成的。她委托我代领奖。她曾梦想过,如果能得奖的话,要把奖金的一部分做成一个小小的礼物,送给各位来宾。这个礼物我带来了,等酒会时会发给各位。”

        
鸡尾酒会开始了,来宾们品赏着精美酒点高谈阔论,都说这首奖颁给无名小卒,可见评委公正。
        来宾都得到了一本精致的麂皮烫金纪念册,前面是一年多来各地巴金文学活动的像片,文字部分用了一个特别的标题——《文学奖是作坊作家如鞋匠》。印着首奖作者“六月”的简短自传,和她在日本打工留学的生活,是一篇朴素而令人流泪的心酸故事。最后一年她得到《日本巴金研究会》的预支一年生活费,创作了今天的得奖作品。自传的末尾写着:“巴金最后为什么不能说话了呢?‘作协’(作家协会)即‘做鞋’,‘真情的假话’唯有沉默。”
         
末页印着办文学奖的策划书,和炒作过程简记,还包括最后颁奖着鸡尾酒会花销和盈利。签名是林旭光。
         
一大群记者自动的聚在一角,在猜测着,琢磨着如何写今天的巴金首届文学奖颁奖盛会的报道。大厅里响起了轻快欢乐的华尔兹。

[ 本帖最后由 巴佬 于 2011-11-8 12:13 PM 编辑 ]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19 07:07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