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步步高升
巴佬




UID 2402
精华 5
积分 464
帖子 357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6
来自 shanghai
发表于 2011-11-8 08:55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步步高升

《步步高升》
        
    北国的冬夜分外寂静,山坡上的雪在月光下一片银色。陈秀英失眠了,这辈子从来没有这样孤寂的大年夜,女儿秀珍带着大外孙陪女婿去旧金山开会兼休假。这屋子显得太大,太整洁,太陌生不是她和老伴所梦寐以求的秦家大宅。
   
两岁的小外孙子睡熟了,她起床打开了卧室里衣橱的抽屉,拿出老像片簿,一页页地翻着,心里平静,眼泪却不停的淌,流在煽动的嘴唇边。一张发黄了的像片从簿子里掉了出来,上面写着“步步高1971年”。那是她当年和老伴国柱在镇上春节联欢会演出民乐合奏的留影。“你近来还好吗?”她心里这麽说着盯着那年青憨厚的脸,在她的记忆里,国柱的相貌老是停留在那年代里。不愿记起六年前离开村子时的景像。   
   
国柱患肝硬化,已经有腹水,脸黄得像干透的葫芦皮,眼白上不少血丝,喘着气低沉的说:
    ‘你去美国,这个家就唱起《步步高》了,整个村子,整个乡就数我们家第一,秦,陈,王,林祖宗八代谁都没在美国的山上有宅子的,做梦都不敢这麽想。’他盯著施工中的新房子像片看了看:
    ‘这宅子风水好,座北朝南背有靠山。山的名字也好“华强”,中华民族就要强。’他兴奋得脸上有了点血色:
    ‘要不是当年不怕毒死,拼个全县洒药灭蚜虫冠军,我今天不会躺在床上,也要去华强山上造个秦家石碑光宗耀祖。’
   
她看着发黄的相片,眼睛模糊了;国柱啊,我现在爬到山顶了,可还是条蚯蚓,跟河边的蚯蚓没啥不一样。没眼没舌没有脚,整天关在大宅子里,要不是外孙爱哭,还不记得有自己的耳朵,洋字洋书洋电视,像在梦里似的,有影子不实在。晚上秀珍、城里下班回来七八点,进门就端了饭菜又坐对着电脑,快忘记她儿子和我了。
   
无名的沮丧笼罩着她,望着山坡下可望不可及的点点灯光。邻居屋顶的薄雪上,冒着暖气锅炉的淡淡青烟,那下面是别人土生土长的暖融融的窠。而她自己半辈子住惯了的,僻陋的老窠都散了,就剩国柱半条命在那里守着,医生说肝硬化活不过十年的。
   
六年前女儿怀大外孙,她到美国来探亲,给女儿做月子,来了就再没回去。那时还住在学校宿舍,挤了大半年倒还热闹,没时间烦恼。女儿女婿各自忙他们的学业,全部家务,吃、洗、带婴儿她一手包。女婿后来在纽约找到好工作,一下子从学校宿舍跳到山坡上来了。欢天喜地搬进了三层楼的新房子。摸摸那绒绒的地毯,比乡下老窠里的床还干净,厕所里白磁砖地上藏不住一根头发。冬日,十八面朝南的玻璃窗每天被旭日照得通红,秀英兴奋地用当年教小学语文课的功夫,以外孙的红蜡笔,工工整整的画了斗大的《步步高升》四个大字,贴在大厅墙上。
   
可惜那阵兴奋怎么那麽快就过去了?当时手头拮据,拿旧床单做窗帘,拣邻居的旧家具当餐桌,事事都令人高兴。现在全屋里布置了暂新的洋家具,快乐也随着《步步高升》撕下丢掉,再也找不回来了。
    国柱肝硬化来不了美国,再说女婿没开口提都不敢提。小俩口子也算尽了心,每月寄去的钱够国柱花还能请个帮手。
   
前年公司要裁人每次见女婿早回家就胆颤心惊的,看着他俩天天拉长了的脸,说话都不敢大声,哄着外孙躲在房里不出来。这个世界除了后院种的蔬菜,什么我都作不了主。连教外孙说个绕口令他爸妈还嫌我土。老天不会再给我机会了,从种田到教书,从乡里到镇上,从中国来了美国,现在又住上了朝南的山坡,这辈子的福份都享受完了。我已成了多馀的人,只是欠孙子辈的债还没还清。
   
她拿出当年镇上当模范教师奖赏的精致的日记簿,打开出国前写的最后一页,那最后一句写着:我们家是全乡第一,现在我去美国就是全家高唱《步步高》了。
   
来美国后再也没写过日记,现在她写下了第一篇:
国柱,你一定得等着我回来,还有三年小外孙就上幼儿园了,我一定回来陪你。陪你走完这辈子,你别说我没有志气,女儿外孙都是我的亲骨肉,可惜我老了,浑身骨头痛,高处不胜寒。我要下山回乡去,宁可重做河边的蚯蚓。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23 05:15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