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临春。初阳】
月仿


听雨轩主


UID 7085
精华 0
积分 725
帖子 653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6-26
发表于 2012-5-8 05:2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临春。初阳】


【临春。初阳】
     图/网络    文/月仿


从一块璞玉开始,就注定有重光的那日。
苏醒在暖暖凉凉迂迂回回的初始末端,极是踌躇万状,又迫切。
远在不可触摸的冷寂,远在分明可见眉眼的轻蹙,却不能抚平。
如花儿不说话,如细叶不低吟,都懂得趁着春阳舒展。
都知晓临春,是不可错失,有别当年油纸伞下的含笑,望你渐行渐远,渐至思念,渐至无书。








思念是这迎春的摇摆,回味是这偶遇的一霎。
哗啦!就打开一扇似曾相识、吱呀呀厚重的城门,剥落的朱漆有迟缓的不甘些许。
再不见剪瞳秋水的迷离,也非回纹扣色滚边的袖底,兰花纤纤遮了朱唇......唯莹润面庞依旧。
桃花锦笺未改曾有的衷曲。一撇一点是别后的况味,一折一捺是停不住的梵唱。
而今,槐花重又放出幽香,相对已没有执手的动情,独剩飘飞的杨絮,乱了视野。
遗下半幅花魁梦,在铭记里聆听夜的叹息。








是那一场不想落幕的情殇,才有这悲愁的春月冰凉。
五月的故事里,有谁还记得最深的一集爱情?
五月的微风里,谁抛丢了最欢快的笑声?

重新写下轮回的续集,你愿不愿来描摹嫣红,粉墨登场?
当奈何里盛放了牡丹,华贵就错离了最后的欢颜,荼蘼花期斜倚在慵懒。
颓垣断井,谁家墙院?芳菲亭台,珠翠花簪。
招一招手,唱几声皂罗袍,唤你归去来兮。







锦屏人儿,那时的韶光与此刻无异,恋意未改。
春来,春来,风亦情多。
返青的笔触里,怎会生生闲却了五月的时光?
不曾冷却榆叶梅的粉面,迎风笑立径旁。
五月,渴慕的落索,佩在鬓发垂落的髻。
五月,喜欢成梦,想念成灾。


2012. 5. 3


[ 本帖最后由 月仿 于 2012-5-8 05:31 PM 编辑 ]





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6-20 10:10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