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给浪花学小提琴助兴
巴佬




UID 2402
精华 5
积分 464
帖子 357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6
来自 shanghai
发表于 2013-1-22 08:11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给浪花学小提琴助兴

浪花来短信,说在练习小提琴。又建议我写点有关音乐的文字。——巴佬注

要熟悉古典音乐当然从浪漫主义作品入手最容易,就选一篇旧文作答谢。

诚挚---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
  
天还没有黑,潮湿的雪花就开始落到湿润的地面上,万籁俱寂。远处有几辆马车
缓缓地在河道旁的大路上移动着。起初只是几片绒毛细的雪花,冉冉飘到地面。
后来雪开始下大。旁晚,湿淋淋的雪纷纷扬扬,铺天盖地挂满了树枝,厚厚地把
这剧场的屋顶、停车场,都铺盖了柔软的白色绒毯。

剧场内灯火通明,暖洋洋的空气中有一丝难以查觉的紧张。这是1881年12月4日,
维也纳知音乐团首演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

前几天排练时乐团的指挥利赫特就有异议,说乐曲配器笨重,和独奏小提琴不相
称,并拒绝了正式演出。柴可夫斯基最初把乐曲献给了著名的小提琴家奥厄,可
是奥厄认为和声太古怪,技术上困难,效果难测,干脆说是不可能演奏的。连柴
可夫斯基的好友达维多夫也拒绝绝演奏。

幸亏一度在莫斯科教过小提琴课的布罗德斯基,勇敢地要演奏这曲子。他取得了
柴可夫斯基的同意,对乐曲稍加改动。第一乐章末尾几节速度转慢、第二乐章取
消弱音器、删去比较累赘的两段。

傲慢的维也纳人是瞧不起俄国音乐的。然而他们挑剔的耳朵更是训练有素的。当
半个多小时音乐的河流浸润了他们后,报答的是经久不息的掌声。
多疑而神经质的柴可夫斯基,坐在包厢的角落里,没有走上台。享受了幸福的瞬
间,然后对自己说:这仅仅是瞬间!

台上第三次谢幕还没完毕,他就从侧门步出了剧场。马车顺著被众多车辆压得脏
兮兮的湿雪泥泞的道路向旅馆走去,车辆摇晃着,夜色昏沉黑暗,和举行葬礼的
时候一样凄惨,整个城市都好像穿著丧服。雪已经停了,乌云把天空遮蔽得一点
儿也不透,月亮星星好像都永久的消失了。

剧场里掌声还没有结束时,他的心里已升起了不祥预兆。想起了两年前写给梅克
夫人的信:
“我有点迷信,不久前还感到好运气决不会来的,想到此就就害怕。现在运气像一
道闪电的浮光穿过脑海,今天小提琴协奏曲第一乐章已经写完,明天开始写第二
乐章。从开始写时这种顺利的气氛就不曾离开过我,在这样激动的情绪下作曲成
了无休止的愉快。”

“只有你和我的弟弟们才能真正了解我。我的莫斯科朋友们,因为我拒绝出席巴
黎做音乐代表,总是有些愤懑。他们不能够了解,像李斯特和威尔第之流的名字
,因为太出名了,总会压倒我,在这些巨星之间我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儿。人家
说我谦虚,但我必须承认,我的谦虚只不过是一种隐藏着的,非常非常大的骄傲
。在所有现存的音乐家当中,没有一个我是自愿在他面前低头的。但是天赋予我
如此巨大的骄傲,却没有赋予我足够的技巧和才能,我简直感受到异常的害怕。

在批评界我总是毫无运气的,从拉罗金离开了莫斯科之后,俄国就没有一个人在
书刊上给我说一句好话的了。”

柴可夫斯基从马车上下来,安慰着自己说:现在是在欧洲,在世界音乐之都维也
纳,我是不会指望得到好评的。

旅馆座落在中央大街,是专门接待来维也纳听歌剧和音乐的旅客,和客串演出的
音乐家的。底层大厅的正墙上,挂着德加画的<舞蹈教室>,尺寸比原作大了许多
,但色彩临摹得十分传真,店家为了迎合顾客很花了点心思。

一个侍从看见柴可夫斯基进来,十分热情的问要不要送夜点去房间。他听说这就
是今年一月份在莫斯科上演的歌剧<奥涅金>的作曲者,十分尊敬地鞠躬。柴可夫
斯基要了杯咖啡,并吩咐明晨早餐时请把<音乐快讯报>送来。

喝着咖啡,看著窗外煤气灯摇曳闪烁,街上寂然无声。雪地把周围景物映衬得半
明半暗,半清晰半模糊,不象白昼那样具体了。一种习惯了的心境慢慢地笼罩了
一切。每每新的作品公演柴可夫斯基总是充满怀疑,质疑自己的新生儿,是否是
个健全美丽的天使。

五年前他曾在<俄罗斯新闻报>上写到:
“我们记得,自怨自艾的沉重打击曾导致果戈里焚毁<死灵魂>第三部,促使格林
卡烧掉<一女二夫>的整整一幕,以及<塔拉斯. 布尔巴>交响乐的重要乐章。对于
艺术作品说来,没有比作者,至少是刚刚完成作品的作者,更差;更偏心;更徇
情的法官了。随著时间流逝;艺术家和他的作品之间的,那种异常敏感的内在联
系中断了。一切创作过程不免带有的甜蜜,烦恼,和痛苦都置之脑后了,只有这
样的时候,作者才能对自己的作品进行冷静而客观的观察和严格的分析,并作出
准确的判断。”

是的;现在需要的是冷静和时间。可是就是不能入睡,于是读起小说<穷人>,这
是随身带著的陀思妥也夫斯基写的书。十年前当他还在莫斯科音乐学院担任和声
学教授时,一次为欢迎托尔斯泰来访,学院演奏了他作曲的第一弦乐四重奏,当
演奏到<如歌的行板>时托尔斯泰流着泪说:“我已接触到忍受苦难的人民的灵魂
深处。”这句话让他更关心受苦难的人们了。

<穷人>这一百多页的小说,他已读过多遍。然而那哀艳的情节、流畅的笔调、缠
绵悱恻、多情善感,开辟了另一种抒情的色调,在喁喁情话中充满家务琐事、家
计艰难叙事的抒情,阴暗灰色、不见阳光、安于破屋陋室叙写中的自嘲的抒情,
是底层穷人不胜重压、无计可施,又得相互安慰、充满隐痛的抒情。生计无着、
举家断炊、深夜啜泣那种好像漫不经心素描似的叙述,却读来使人心痛欲裂。一
对纯情、善良、善感的小人物在破灭的哀惋中展示了青春、爱情和坚贞顽强的生
命。这是多么真实动人的艺术画面啊!

我的协奏曲也描写了青春、爱情和生命,最后的乐章还描写了人们在节日欢乐的
场面。但这些都能成为真实生活的艺术吗?柴可夫斯基自问着。已是深夜才疲倦
地睡著了。

早晨绝大的一轮旭日从东边树林上朦朦地升起来,虽放下了窗帘室内还是被雪地
映得粉红色。这窗外的景色让人心情开朗。

一份<音乐快讯报>随早餐一同送了进来。柴可夫斯基顾不着用餐,迅速的翻到了
对昨晚演出的评论文章。
‘哦!又是这位“射击手”,他真能半夜开枪!’他心里说着。
汉斯立克这位著名的音乐美学家,他如此写着:

“它按照惯用的格式进行了一会儿,这是富于音乐性的,并非不动人的。接着粗
糙的音乐占据上风并继续到第一乐章的末了。小提琴不是在演奏,而是在殴打,
打得个遍体鳞伤。这些难得可怕的部分究竟是否可能演奏出来我不知道,但我相
信布罗德斯基在企图这样做的时候,把痛苦带给了我们,也给了他自己。慢板乐
章带有淡淡的斯拉夫民族的抑郁,它再度抚慰着我们,迷惑着我们,但它突然中
断随之而来的终曲把我们投入俄罗斯人节日喧饮的粗野而懊丧的娱乐之中。我们
看见野蛮粗陋的脸,听见鄙俗的咒骂,闻到杂醇酒的味道。斐射Fischer 有一次
形容淫秽的图画时说;从有些图画中间可以看到臭味。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
曲>使我们第一次面对着可怖的思想:有没有可以听到臭味的音乐作品?”

三天后梅克夫人寄来了一份维也纳剪报,报导着对<小提琴协奏曲>演出的好评。
下面付着信:“让他去谩骂吧,作品毕竟是演出了。维也纳也不是只有汉斯立克
一个人,赞赏的人是会多于谩骂的人的。”

柴可夫斯基回信中写着:
“只有从艺术家灵感所激发的精神深处流露出来的音乐才能感动、振动和触动人
。毫无疑问,即使最伟大的音乐天才,他们工作时也时而未受灵感所鼓舞的。”

“我过去和现在,都是以一颗挚爱的心从事写作。从来不关心听众是怎么看待我
的作品,因为我进行写作的时刻,一种创作的情绪使我心头温暖,我认为所有的
听众都会感应到我的情绪的。”

整整一个世纪过去了。在这蔚蓝色的小小星球上,人类经历了两次最残酷的自相
残杀,爆炸了原子弹,飞上了月球,掀起了以亿万人生命为代价的共产主义运动
,最后这火花又熄灭了。然而人们的心灵空间又有多少扩充呢?

当曾经孕育了托尔斯泰的国土,长期以来在思想、文学、艺术等等精神领域都得
风气之先,将可能被麦当劳、批萨饼、肯德基炸鸡、摇滚乐、饶舌音乐、好莱坞
电影、牛仔裤、旅游鞋、T 恤衫全面侵占时。我们还要回盼柴可夫斯基吗?

但有一点我确实看到了。在全球化的今天,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里,每当一位年
轻的,优秀的独奏小提琴手诞生,当他第一次走上舞台和庞大的交响乐团共同演
出时,都会选择这首乐曲----柴可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因为它是青春、爱情、生命,是美好善良的理想。它安抚著年青的小提琴手的心
,无论演奏技巧的艰难,和情绪多容易过激而躁动,都是能克服的,也必须克服
的了。年青的乐手凭心灵大都选择了,1887年柴可夫斯基为他们铺设下的这条青
春之路。我们又听到了他的自白:

“我创作的时刻一种创作的情绪使我心头温暖,我认为所有的听众都会感应到我
的情绪的。”
让我们再一次沉浸在在温暖的情绪中吧!

我特地选择了一位俄罗斯年青姑娘,优秀的小提琴手Viktoria Mullova,和最好
的乐队波士顿交响乐团,最好的东方指挥小泽征尔,在这原著首次公演一百周年
之际所灌录的唱片,作为这首曲子的再次诠释。

故事该说完了。曾有位当代著名的音乐评论家说过:

听贝多芬的音乐每次都有不同的意境。而听柴可夫斯基的音乐,每次都在说同样
的故事。
他又苛刻的说:
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摇摆于感官美的歌唱性旋律与令人生厌的庸俗华饰
之间。

然而我却有不同的经验。当我二十多年前刚来到美国时,举目无亲,人地生疏,
前途茫茫。那时正是这首协奏曲伴我度过了最孤独艰难的时刻,是它的第二乐章
点燃了我对祖国和亲友的思念,我惊讶的感到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热爱祖国,是
它再一次给了我青春的活力。这是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意境,它不是庸俗的华饰
,而是感人肺腑的深情和诚挚。我心里响起了柴可夫斯基的自白:
用音乐倾诉激动的心情,正如诗人以诗抒情,只是音乐有更加无比强大的手法和
细腻繁多的内心语言,当主要乐思出现后,心灵颤栗,一切都疯狂了似的,匆忙
地记下草稿,一个乐思紧跟着另一个乐思。.......
这就是心灵之歌,这就是诚挚的源泉!

评论家你们去发表高论吧。我得用柴可夫斯基自豪的宣言给你回答:
“当语言不能表达某种感情时,更雄辨的语言-----音乐就全副武装地登台了。”
这正是伟大的诗人海涅的诗句:
“语言停止的地方,就是音乐的开始。”

[ 本帖最后由 巴佬 于 2013-1-22 08:20 AM 编辑 ]

顶部
浪花




UID 15233
精华 0
积分 1001
帖子 83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2-2-6
来自 新西兰
发表于 2013-1-22 12:3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 巴佬 的帖子

语言停止的地方,就是音乐的开始,巴佬,看到这里已经泪流满面了

顶部
巴佬




UID 2402
精华 5
积分 464
帖子 357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6
来自 shanghai
发表于 2013-1-24 08:02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仅仅是一篇即兴音乐随笔

跟原乐曲没太多关系,仅仅因为初来美国时,第二乐章鼓励了我。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2-22 05:55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