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天大笑话!什么东西评出的鲁迅文学奖。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357
帖子 1181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4-8-13 12:58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天大笑话!什么东西评出的鲁迅文学奖。

鲁迅怎么看鲁迅文学奖新闻诗?



关键字 >> 鲁迅文学奖鲁迅鲁奖周诗人周啸天第六届鲁迅文学奖

早先有人问:鲁迅能不能得鲁迅文学奖?

肯定是得不到!上帝造不出一块他自己都搬不动的石头。何况鲁迅是个要体面的人,设个奖自己爽自己,那叫濯足,那叫洗脚。往美美路子去的,多难堪。

所以鲁迅遗言里有一个托付:赶快收殓、埋掉,拉倒。

苦难的是,鲁迅天大的本事,却罩不住身后事。他的肉身能被收殓、埋掉,他的名声却照样会被人挖出来,丢进脚盆里,大家爽,三温暖。

鲁迅文学奖

如果鲁迅遇到周诗人

以鲁迅为名设的鲁迅文学奖已经到了到了第六届,天地四方,六六大顺呐,终于,还是出了杰作。这一点,我保准鲁迅自己都想不到。有个写格律诗的大诗人周啸天,拿了诗歌奖。

据说,周诗人的诗歌风格多样,题材不拘一格,很多时事都能引发他的兴趣。张国荣、印尼海啸、翁帆杨振宁订婚、超级女声、千手观音甚至萨达姆被俘,都能进入他的视野——覆盖面之广足以让新闻联播失业,令纽约时报蒙羞。鉴于此,周诗人的诗又有别称,叫新闻诗。

我是个做报纸的,一听新闻就鼻子痒,然后手痒,就点进去了。好东西与大家分享,好东西太多,只能挑一点精的——

写张国荣:哥哥不复为情困,万里云霄一蝶衣。

写印尼海啸:港台慷慨尽解囊,大陆富豪莫羞涩。

写澳门赌城:东方赌城数葡京,葡京风水甲澳门。

写千手观音:花光的历飘香久,法相庄严蕴意深。

写超级女声:珠圆荷洁呈靓影,笔畅墨酣赋宇春。

写翁帆杨振宁订婚:女萝久有缠绵意,枯木始无浸润功。

写萨达姆被俘:九一一干卿何事,单边先发老拳粗。黑云欲催巴格达,辩才无碍萨哈夫。

……

就列举这么多了。我没萨哈夫的辩才,可我看到许多读者已经做出了萨哈夫的经典肢体语言——V。祝贺周诗人,您的新闻诗,普利策新闻奖可以考虑了。必须的。

您为新闻创造了一种新的文体,比消息简练、比特稿生动,比漫画严谨,比报纸上所有的标题都对仗工整,比报纸上所有的评论都接地气(难怪报纸得死)。能跟上述诗作媲美的,恐怕只有对评论的评论了,哦,是跟帖,又叫板砖。且,唯有板砖中的极品板砖,才能与周诗人的新闻诗站在同样的温度和湿度。这些极品一般都有个绰号,叫打油诗。

打油诗能获鲁奖,一方面,说明打油诗不但有温度和湿度,还有高度。当然喽,家庭出身就是板砖嘛;另一方面,也说明鲁奖的尺度低得不能再低了,低到尘埃里。两厢一结合,开出花来,艳若桃花,美如乳酪。

来听听周诗人的获奖感言:不敢说自己已经超越了唐人,但我拿出自己的诗词参评中国文学的最高奖之一,是因为我看到了当代诗词作品中已经有了不输于唐代诗歌的文采……

不妨直说,诗人感觉自己已经跟唐人打了个平手,要加赛。由此看来,周诗人获鲁奖,不但鲁迅都想不到,李白杜甫也想不到。

作为凡人,虽然我每天思接千载,仰望星空,还看到了超级月亮,但理智想一想,我知道我即使一把拽光了自己的头发,也离不开地球。而地球人都知道,这诗居然得了鲁奖,而柳忠秧未入围,实在冤屈得紧。大家都打油,大家都口水,凭什么你上主桌,我蹲墙角?

专业人士或许会说,不要谩骂,不要调侃,要有专业的分(chui)析(peng)!退而言之,你说这诗差,可也有许多圈子里的人叫好啊,而且还是名家。

是啊,辩论的伦理底线是,你说某某东西糟糕,至少你得说出它糟糕在何处?!

但是但是!说真的,我真说不出这诗糟糕在哪儿!我得了跟这诗一样的毛病,口水、吐槽、板砖,就是说不出个道道来。硬逼着我说,我只能耍无赖,引经据典了。一位文学圈泰斗级的人物,他的睿智,我曾深为佩服。他说过一个段子:对于一个坚信“四七二十七”的人,你若一本正经同他争辩,那么该打屁股的就是你。

很遗憾,说出这么提神话的智者,竟也是周诗人新闻诗的吹鼓手,小曲是这么唱的——第一他写得古色古香,幽凝典雅;第二他写得新奇时尚,与时俱进;第三他写得活泼生动,快乐阳光;第四他写得与众不同,自立门户;第五他写得衔接传统,天衣无缝。

第六条,我来补充吧,他写得不伦不类,非驴非马。作为新闻,它调戏了诗歌,作为诗歌,它弄疼了新闻。

我如此放肆,因为我不是文学圈中人,因为我是新闻人,我拿在手里的不是唢呐和鼓锤,而是常识。常识告诉我,这诗像一款低版本做诗软件进行的应用测试,它得了鲁奖,不是品位有问题,就是品德有问题。

周诗人的新闻诗,柳诗人的忠秧体,还有羊羔体,梨花体,等等等等,一众口水,它们的生产炮制、推广营销、登堂入室、获奖拿牌,凡此过程,但凡参与者,都是自觉或不自觉地在《皇帝的新装》中扮演一个尴尬的角色,他们将在中国文学史上作为一个污点证人,来佐证:文学是源自心灵的表达,是对文字之美的虔诚,是感动自己感动他人的功业,与获什么奖得了几票无关。

我想,如果鲁迅在世,如果他的品行如我所了解,他会像那部童话中的孩子那样脱口而出:其实他什么都没穿。鲁迅原本就反对做任何纪念他的事,包括以他的名义设个什么奖,若这个奖还搀进了什么“缠绵意”“浸润功”,他真会被人扒光了的感觉。


**********************************************************************************************************
教授古体诗词获鲁迅文学奖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8月11日揭晓,64岁的四川诗人周啸天以古体诗获得诗歌奖,这引来网友质疑“鲁奖”的公信力,称“方方啊方方,挡住了柳忠秧,没挡住周啸天!”。然而,也有不少人表示, “看了一下,周啸天比柳忠秧好太多了。”著名旧体诗人李子也称:网上列出的那几首,应该是特意挑选的烂诗,并不能代表周啸天的正常水平。



  “炎黄子孙奔八亿,不蒸馒头争口气。罗布泊中放炮仗,要陪美苏玩博戏。”这首《写邓稼先》是出自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奖者川大教授周啸天之手,经网络传播后,引来一众网友吐槽,和对周啸天获得“鲁奖”的质疑,更有不少网友将之与此前有“跑奖”嫌疑的湖北诗人柳忠秧做对比,称“方方啊方方,挡住了柳忠秧,没挡住周啸天!”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8月11日揭晓,四川诗人周啸天以《将进茶——周啸天诗词选》(四川天地出版社)获得诗歌奖,这是鲁迅文学奖首次给旧体诗词发奖。生于1948年5月的周啸天是四川渠县人,毕业于西华师范大学数学系,后获安徽师范大学文学硕士学位,现任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新闻系主任。在获得“鲁奖”之前,就曾获得过曾获张浦杯《诗刊》首届(2010年度)诗词大奖、第三届华夏诗词奖等诗歌奖项。此次获得鲁奖,周啸天表示:“我都有预感应该会得奖。尤其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将进茶》,不光我自己满意,很多作家同行都给我不小的肯定。其中就包括王蒙的积极肯定。”
  随着周啸天诸如《写邓稼先》、《写写翁帆杨振宁订婚》等近乎“打油诗”的作品在网络上传播,越来越多的网友加入到争论中来,潇湘晨报原副总编辑、资深媒体人徐林林在微博上说:“一个叫周啸天的诗人获了鲁奖。上网拜读了周诗,感觉可获此奖者,仅兄弟供职单位至少不下十人。”如同第五届“鲁奖”诗歌奖获得者车延高一样,周啸天也激发了网友的创作热情,纷纷作诗以仿效之。
  而著名作家王蒙曾在2006年时撰文《读来甚觉畅快——谈周啸天的传统体诗词》称“第一他(周啸天)写得古色古香,幽凝典雅,第二他写得新奇时尚,与时俱进;第三他写得活泼生动,快乐阳光;第四他写得与众不同,自立门户;第五他写得衔接传统,天衣无缝”,并且评价《将进茶》是“绝唱”。这些赞誉更招致网友更大的怀疑和吐槽,直斥“王蒙晚节不保”。网友翟春阳激愤地评论道:“周啸天获鲁迅文学奖,既没有羞辱鲁迅,也没有羞辱鲁迅文学奖。是鲁迅文学奖羞辱了鲁迅。”
  然而,也有不少网友表示可以接受周啸天的作品,网友“都灵疯马-”在微博上评论道: “看了一下,周啸天比柳忠秧好太多了。古体诗词也该在老干部体之外摸索条续命之路了。” 著名旧体诗人李子特别发表博文《我看周啸天先生获鲁奖》,文中称“周啸天先生诗的水平,我认为在诗词圈不算是特别好的,但也绝不是网上骂的那么不堪……网上列出的那几首,应该是博主特意挑选的烂诗,并不能代表周的正常水平。”
  李子告诉澎湃新闻:“周诗还是有一定独立见解的,语言功底也还不错。但客观地说,他们那代人总体的诗功底都不太好,因为受文革等因素的影响,他们可以说是史上诗词水平的最低谷。这反映在周先生的诗中,也存在一些语言较粗糙的问题。他在他们那个年龄的人当中,不是最好的,但也是相当好的了。”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汪涌豪对当今古体诗应该如何发展,曾评论道:“今人所作旧体诗文既是对传统的衍展,又是当下生活的反映,当然应该自开新局,但须注意建立在有所承继的基础上……这种‘今辞为用’的改变过程清代已经开始。其时有开拓边疆之举,新疆事来,故有了《哈密瓜赋》这样的作品。世相在变,如还只知赋枯树、赋小园,终显狭隘。”“今天社会转型急剧,此时创作,如再吟咏小国寡民、政教王化,显然不切情景;再感叹山林之远、庙堂之高,更悖世情。而用语用典,一味‘红雨’代落花,‘碧丝’代柳枝,明明走在城市快车道上,偏说花间别梦、陌上风景,就不惟陈腐,还见情伪。”
  对此,李子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周啸天的诗,基本都是现实题材。这种风格的写作,从网上到网上,都有相当一批人在做。这种尝试当然是有意义的。诗词作为一种文学,最根本的任务是要写出当下,写出世道人心。”
  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侯体建对澎湃新闻说道:“当前旧体诗词创作的一大陷阱就是假古董太多,看上去古色古香,但完全没有当代作品的情怀,在这一点上周的作品有价值,他是有意在探索旧瓶新酒的表达。”而当澎湃新闻记者就周啸天的《写邓稼先》这首诗请侯体建评价时,他说:“评价作家应看他最好的那批作品达到的高度,白居易、陆游等大诗人都有很多很差的作品,但不妨碍他们仍然是大诗人。我不是说周啸天的诗就一定好,但至少应该有类似的语言探索,否则旧体诗词就是死路。”
  附:周啸天的古诗
  《写翁帆杨振宁订婚》
  二八翁娘八二翁,怜才重色此心同。
  女萝久有缠绵意,枯木始无浸润功。
  白首如新秋露冷,青山依旧夕阳红。
  观词恨不嫁坡髯,万古灵犀往往通。
  《将进茶》
  世事总无常,吾人须识趣。
  空持烦与恼,不如吃茶去。
  世人对酒如对仇,莫能席间得自由。
  不信能诗不能酒,予怀耿耿骨在喉。
  我亦请君侧耳听,愿为诸公一放讴:
  诗有别材非关酒,酒有别趣非关愁。
  灵均独醒能行吟,醉翁意在与民游。
  茶亦醉人不乱性,体己同上九天楼。
  宁红婺绿紫砂壶,龙井雀舌绿玉斗。
  紫砂壶内天地宽,绿玉斗非君家有。
  佳境恰如初吻余,清香定在二开后。
  遥想坡仙漫思茶,渴来得句趣味佳。
  妙公垂手明似玉,宣得茶道人如花。
  如花之人真可喜,刘伶何不怜妻子。
  我生自是草木人,古称开门七件事。
  诸公休恃无尽藏,珍重青山共绿水。
  附二:周啸天自述
  ……某也惭太白之豪情,愧少陵之物与,偷香山之格律,接眉山之兴会。拈管城之旧锥,作浮世之新绘。拓宽题材,趋生命意。……酌用兴比,略关美刺。……近体谨严,贵乎畅达;歌行恣肆,忌在滑易。诙谐之极,或出庄严之态;阳刚为本,映带妩媚之姿。诗有赠答,不为应景;餐到韭蓱,敢堕恶趣!平仄稍严,欲存唱叹之音;韵对从宽,不失萧闲之致。


[ 本帖最后由 九峰 于 2014-8-13 03:30 PM 编辑 ]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21 01:11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