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不只春晚有问题,也不止女权有问题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371
帖子 1182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5-2-27 07:23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不只春晚有问题,也不止女权有问题

不只春晚有问题,也不止女权有问题——羊年春节的女权派奇幻旅程(二)

  • 余亮
    • 文理双学历,资深情怀党





题记:原来你也在这里。


上一篇文章批评好莱坞式女权——拿落后当进步,双重标准,嘴皮政治正确,性别人称一大堆……横扫一片,搞得一堆女权主义好孩子都担心,以为我都不要女权了吗,但哥也是从小看波伏娃、米利特、巴里DuangDuangDuang的呀。我要都是直男癌了,这个世界还会好么?别担心,世界是你们的。
网上言论极端的女权派,网下倒不一定。凭我的经验,现实中和TA们说话不会真那么累,不会真有那么多“人称”要求。TA们也就是写文章发言时候可能会作天作地。不过你要是太直男直女,那还是别和TA们交流了。
这次女权风暴的缘起是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估计很多人都快忘记春晚了,我还是要来讨论一下,抱歉。
有歧视!没歧视!有歧视!没歧视……
在社交媒体上,关于春晚有没有歧视的讨论早已汗牛充栋,反正谁也说服不了谁。不信看下面这篇比较讲道理的文章。
这篇文章是批评《女神和女汉子》歧视的,很有条理很有启发,于是我不禁带着批判的眼光再看了一遍小品,却发现这篇文章其实是在证明该小品没有歧视啊!因为文章说:
“虽然很多美剧也有这种玩笑,但是它有一个特定的故事环境和语境,而且观众对剧中的人物性格也像老朋友一样的熟悉,这营造了一种默契和亲和的氛围,即便是一个矮个子看到谢尔朵攻击莱昂纳多矮,也不会特别的反感。因为他自认为是谢尔朵的朋友,了解谢尔朵的个性,所以这更像是朋友之间的一个玩笑。……春晚小品只有短短十来分钟,大家彼此是陌生人,在没有任何情感链接,这些玩笑不能开,这是教养。”

女神和女汉子,女神和女汉子,女神和女汉子

拿《生活大爆炸》说事,问题是,《女神和女汉子》脱胎于热门娱乐节目《喜乐街》,后者恰恰号称没有剧本的《生活大爆炸》,也早形成了特定语境和观众默契啊。知识青年们想出各种理由来说明美国的生活大爆炸不是歧视,中国的生活大爆炸就是没教养,也是够拼的。驳我的人会说,美剧会全国人民一起看么?挺我的人会说,不是全国人民一起看人数就少了吗?春晚收视率不也就百分之二十八嘛。别急,别急,这作者还证明赵本山小品不是歧视,今年小品就是歧视。我都糊涂了,过去不也是这群美国范在批赵本山歧视吗?还有人搬出“差势理论”来说明陈佩斯的小品为什么没有歧视。我就不给大家解释神马差势理论了,反正就是能把人累死。反驳之反驳,否定之否定,我真是爱死学院派了,怪不得学术范能把妹啊。
要我说:别争了,是歧视,全TM是歧视!连乒乓球都被歧视了!
春晚有歧视吗?
春晚越来越被吐槽是不争的事实。对大部分人来说,吐槽春晚也就是娱乐的一部分。认真起来也无可厚非。以女权主义的名义,42条歧视例证罗列在我们面前,有些也很有道理。
女神、女汉子、二手货之类,平时女权派不执法,要是执法起来,说你是歧视你就赖不掉。42处歧视报告还提醒我们,不能提矮子,不能提胖子,不能提南方人。不过已经有人争论:这种嘲讽开涮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很常见,尤其熟人间的这种玩笑,掌握住分寸都无伤大雅。女汉子之类词汇在网上更是不亦乐乎。没有正常人是完全背负着政治正确来生活的。那样就成谢惠敏了。
凭心而论,我看《女神和女汉子》后面那段二人说唱时候,发现自己也隐隐感到不舒服,因为俗。这小品深受选秀节目的浸淫,主角同样是沙溢,艺术层次还不如《武林外传》,遑论八十年代的小品。不过我知道我不能代表多少观众,很多观众就喜欢这类段子。谁都知道,微信微博上越俗的段子转发率越高。有精神追求的人士对这种现象毫无办法,但是会对着春晚怒吼,这也算是对国家教化的期待吧。
我也认为春晚需要创新,需要创造雅俗共赏的节目,虽然我自己只有能力给农村留守儿童编过小品。春晚需要改进是肯定的,缺少了1980年代欢聚一堂的感觉,变得越来越像任务。
春晚难以让所有人满意,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问题。多元社会,春晚再也不具有二十年前那种春风化雨的作用。问题是大部分人依然对春晚存有一份念想。春晚还必须尽量照顾多数人。至于照顾的时候有没有去迎合民粹(段子化),有没有敷衍国家教化责任(编道德经),绝对应该反思。只是不知道如果给春晚制作组派个女权政委来监督能不能做出好节目。
我觉得作者水木丁有句话说的好,今年春晚小品的一大问题在于主题先行。我看不止是小品,其他节目也有。强调正能量没错,但要讲正能量就塞给你个正能量,要讲孝道就塞个孝道故事,要讲中国梦就唱中国梦……先定主题再塞内容,连反腐相声也都是塞段子,离大家的生活感觉远,价值观来的生硬,容易硌色人。主题先行,不会讲故事,这是艺术创作的老毛病,1950年代开始文艺界就批评这种问题,主席带头批评。
我们依然处在“主题先行”的时代,官方有官方的主题先行,知识分子有知识分子的主题先行。批判者的主题也不少,一个女权主题已经够填充了,背后还藏着个“国家”主题——那些最积极的批评者不见得自己能创造什么作品,却要求“停播春晚,取消文化大一统”。
这个“主题先行”就大了。我曾遇到乘着高铁远道而来和我谈取消国家的无政府主义男孩。据说现在女权主义也有了无政府主义新品种。在TA们看来,国家的存在就是对人类的歧视。我只能无言以对。不过更主流的观点是认为民间可以开的玩笑,作为国家节目的春晚不能开。这个值得探讨。
春晚是一个国家节目,这个说法对吗?
对也不对。我们现在的大部分西学派身份政治学者,在国家观念上都是接受了那套“政府/社会”二元对立的形而上学思路。对他们来说政府就是政府,公民社会就是公民社会,比男女界限还要分明。他们既无法理解和汲取传统的差序格局、家国一体经验,也无法吸收革命遗产里的人民国家观念。
国家国家,不是一个国字。韩毓海教授说西方人的国家社会是放大的百货商场,中国的国家社会是推广的家庭,但后者如今只剩影子。春晚完全可以是放大了的家庭晚会。虽然大家知道在今天“全国一家人”已经不可能了,但还是有这份念想,还需要这点仪式。
就像春节本是农耕时代产物,现代化的今天,人们四处求职、求学,春节早变了味道。但人们还是要过春节,还是要回老家,博士生还是要谈乡愁,就为那么点念想。春晚不太可能给我们惊喜,但人们还有不舍,还有一点希望,这也是独特的时代情怀。我相信对春晚的大部分批评也是因为有所期待。
现在甚至二人转文化都渗透进了春晚了,奇怪的是还有女权斗士宣称只有取消春晚才能培育多元文化。家里电视只有这一个频道么?这和要求消灭国企就能换来市场春天的观念一样落后,西方人都接受不了。
有人说矫枉必须过正,弱势必须过激,也许有道理,我倒担心这会再次强化人们关于女性控制不住情绪的刻板印象。TA们能代表女权吗?
有人批评春节女权派不去盯着现实生活中那么多真正的歧视,却盯着春晚是没事找事。这倒难说,TA们中的许多人当然关注那些“真正的歧视”。


这个世界有歧视,有压迫,有不平等
今天的世界与中国都存在太多缺陷。不用我说,城市女性还会面对家庭暴力,面对就业障碍;城乡间的女性还会面对沦为娼妓,面对不公正打工环境;去农村看看,集市上还是有脱衣舞表演(但最受歧视的还是老人,因为经济地位低于青年女性)。看多了你就知道中产阶级嚷嚷的政治正确没啥用处。
问题是太多春晚女权斗士都是中产小资朋友圈的豌豆瓣,在文化精英的话语圈里刷逼格。这事就像前几年,当那个偷车贼连婴儿带车一起偷走,小资们一起在微博上大呼小叫寻找那个孩子的时候,婴儿早已经被杀死。他们根本不在一个世界,以为自己的言论能干预那个世界的问题,其实只是一次神经悸动而已。
我承认我在解决社会不公正方面所做的贡献并不多,但必须提醒:有些批评不平等的人往往就在制造不平等,假洋鬼子的优越性都出来了。这次春晚争议,很多人受不了的是批评者当中的那种民国启蒙范。他们的语法永远是:中国的启蒙才刚刚萌芽啊,我们要努力啊,别才萌芽你们就觉得过分啊。
拜托,萌芽一百多年了,还在萌芽?所有的嫩芽都在等着你出生才开始萌对不对?如果必须回到扎辫子的晚清才能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那不就是穿越剧的主题吗?穿越到过去才能显出自己的优势,这就是“女权派的奇幻旅程”么?
有些女权派需要导火索,这个导火索必须言论低端但是名声要大。新儒家虽然够直男,但是名气不够大,周国平教授的言论更适合,春晚就更好了,全国知名啊。从某种意义上讲,恰恰是这些女权斗士需要低端直男言论出现,以维持TA们的低端女权主义声势。
那位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多丽丝·莱辛称:女性地位提升没有女权主义者什么事,还是避孕药的贡献更大。我不知道这话对不对,留给大家思考。
下一个问题:
政治正确就真的正确吗?
市民阶层中产生的道德观是很有趣的,有的人逼格高到一定程度,就会觉得吃狗肉是歧视是迫害,吃牛羊肉就不是。已经有人援引欧美惯例来证明爱狗不吃狗肉是政治正确,至于农民的好朋友牛他们不管。当然,中产不是铁板一块,有进步的有落后的,就像资本家里也会出来一个恩格斯。但是今年春节的女权相当一部分就是猫狗保护协会的水准。
他们用挑语法错误的方法挑歧视毛病。这也不新鲜。过去一直有文化精英人士批判赵本山歧视残疾人,不然老学瞎子干啥?他们说人家美国人最接受不了你这套了,简直丢中国人的脸,巴拉巴拉。
这些批评者不知道,赵本山还真是比他们了解和亲近盲人。我看过一次教学,一些小演员跟着赵本山第一次扮演盲人并体会了盲人的世界。赵本山说你们得喜欢他们,不喜欢你们学不像。我也跟着第一次体会了大白天五分钟不睁开眼睛行动是什么感觉,简直忍不了。逼格犯们只是在同情一个抽象的盲人,赵本山却深入盲人的生活。这是群众路线么?不,这是张爱玲路线:“要低级趣味,非得从里面打出来。我们不必把人我之间划上这么清楚的界限。”(《论写作》)
今天的精英文化问题就在这里:一个在生活实践上很单调乏味的人,通过言语和书本知识却虚假地“丰富高大”起来,对别人指手画脚。身份政治及其政治正确就是这类东西。他们已经符号化了,生活在言语世界,却把大写的符号当作了真正大写的人。
何况个人主义的政治正确本身就是狭隘之物。比如在春节女权斗士的表述里,家庭关系一概被理解为“逼迫”。女权斗士说“大家不能骂父母但是可以骂春晚啊”,很想骂父母是不是?说实话,在家庭关系中我们都有不舒服的时候,都要去解决。有对立情绪正常,谁没经过这一阶段?却被女权斗士当永恒。这种斗争思维也许归她个人,不必绑架整个女权。
今年的婚姻法设计有引发男女关系倒退的危险,尤其危及妇女地位。有人已经在抗议。这倒是值得女权斗士关注。但是这些女权斗士已经不用面对婚姻法了,反正不要结婚嘛。
所以TA们看上去好像满身重负,满心苦楚,但只是神经层面的重负,自我却是轻盈的,不能面对问题。
不只是女权
我没有见过女权主义者。我见过很多能从女性角度思考问题的人,但并不把性别角度变成一个个堡垒一个个孤岛;我见过很多为他人服务的人,甘于下基层,把为女人服务融入到为人民服务中去。我也见过既能上学院也能下田野,能够辩证运用知识实践的人。当然,现在即便是从事劳工支持工作的学者,在思维上也往往被西方范的身份政治和书本教条所干扰所束缚,这是另一个话题。
说实话这样的人不多,大部分人都只是现有生活方式的产物,读书只能改变一点点。想想女权派的真实处境,读书郎,豆瓣混时光,或者时尚,或者抑郁,言语激烈但大部分时候文弱善良,如果是男生,基本是个滥好人。TA们中少数人会去占领男厕所——我觉得这主意不错,可以提醒工业党们在设计厕所时候要考虑多给女性位置——不过更可能是去搞“我可以骚你不可以扰”之类行为艺术。当然,这只是我的刻板想象。我从没见过女权主义者,只见过各种幻影。
骚年们,当你在大学里遇到这种影子的时候,一开始会惊若天人,觉得这么有锐气,有个性,一定大有作为。快抛弃这种神化对方的反女权思想吧。你会发现这么一路走下来,TA可能也就渐渐成为一小小资,女权是装点,是逼格,甚至是脆弱内心的保护壳。时间都去哪儿了?若干年以后做一份安稳的工作,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也许精致,也许能干。女权?那是生命路上完成高级小资化的必备一步。
不独女权,今天各种有志青年都在遭遇这种处境。就像我也从来没见过左派青年,只见过各种身心分离的乖孩子,左翼理论一套一套诅咒一团一团却基本敌我都分不清甚至生活不能自理遑论工作能力。你猜,十年前像你一样思想牛逼的学生哥现在都在哪里?倒是看似冥顽不灵的工业党实在点,人家至少有实践,至少懂得具体实际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当然,当然,全怪他们也不对,用毛尖的话说,这是“当世界往右的时候”嘛。
当我国有了足够的女权公知、劳工公知、同性恋公知等等之后,全部集齐了,就有了咱中国的民主党,另一边,国家主义保守主义的共和党也准备好了,我们就可以做另一个政治正确的美国。是喜是悲是哭是笑?
不甘心的骚年们,我们还是要坚持不懈地追求人类的进步,甭管女权派,但要吸收女权思想家的精华。
在现阶段怎么和女权范相处?
不要和TA们争辩,只要表示支持就可以。比如我就看见有女权范责问:你们支持宇航员刘洋不代表你们是真的支持女权主义,关键是你们支持我做单亲妈妈的权力吗? 千万别去讨论,你只要回答一声:请! 也别太关心,否则会觉得你是想捣浆糊,你只要使用和TA们差不多的腔调一起言说就比较好。千万别学我,我的主张是:在这个越来越政治正确犯的年代,要敢于歧视!
好,女权第二篇Zuo完了。如果于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觉得是被歧视了么?”
你说。


顺手找出十年前阅读的女权主义理论书籍,那时竟是边看边划线,唏嘘



—羊年春节的女权派奇幻旅程(一)

  • 余亮
    • 文理双学历,资深情怀党





这个春节女权网络运动沸沸扬扬你知道吗?
这世界上有些事物人人都听说过,但是谁都不敢说了解,“女权主义”就是。你敢说你懂女权,女权斗士分分钟能找出理由说你并不懂,说你刚刚还不小心歧视了她。比如我刚刚用了这个女字旁的“她”,显然就是歧视。这两天一篇热传女权文就提出:瑞典都开始酝酿废除有性别意味的人陈代词,甚至不许称呼小男孩小女孩了,你国还这么落后。
一些女权斗士觉得,女权主义不被人理解正是国民性丑陋的标志。她们悲叹:“严重的问题是:春晚从导演,到演员,乃至绝大多数普通观众(更包括很多女性观众),基本都没把这(女性歧视)当做一回事。”听起来像悲叹铁屋中沉睡的人。她们罗列了春晚42处歧视言论,有些说的挺有道理。春晚部分节目格调不高尽人皆知,但她们的调门马上就高上去了——“停播春晚,告别文化大一统!”各种控诉划破空气,几乎就是“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的女权版。生气!生气!全国人民一起生气,坚持四代人不断地生气,这个春节才有意义!
波伏娃们波涛汹涌,她们告诉你,你国现在就是清末明初的水平。她们喜欢做晚清启蒙斗士梦,还非要我们一起陪着穿越。
女权太正确了,不需要我来多说。我写这篇文章偏偏是要批评女权主义谬误。这世界有直男癌,也有女权婊,请欣然笑纳。

(受女权思维启发,汉字里有歧视,所以我同意婊字也可以写成:“男表”)

但我必须首先说明,批评女权,不意味着直男癌就可以逍遥。否定女权婊不等于否定女权思想,好的思想也确实不分男女,但角度各异可以借鉴。一定会有本来就完全不理解女权意义的直男癌跟着哈哈笑,想要一杆子打翻女权思想了事,我希望这不是主流。这年头“小头一硬大头着粪”的男性公知多了去,我的批评不会和这些人站在一起。
这两年公知式微,他们的代表人物已经很少就宏大问题发言。所以你很难看到诸如中国的一切都很渣啊、中国人全是奴隶专制啊、一切成就都是大跃进坑蒙拐骗啊之类陈词滥调。“德国良心下水道,美国霸气小护照”之类都没了市场,因为分分钟会被专业人士打脸。但这不代表奇葩的“精神失败法”从此安歇。它们也在向“专业领域”转移,尤其是大部分人不太注意的领域,比如同性恋,比如女权主义,比如劳工。于是有了女权公知,劳工公知,同性恋公知等等等等。
羊年伊始的女权茶杯风暴由春晚而起,先不说。先说一篇这两天热传的文章,标题叫《中国根本没有女权主义者,你们那都是见到鬼了》,意思是中国太落后了,哪能有女权主义者这么高等的物种呢。这本是一位“不可以用男性或者女性来称呼否则就是歧视”的海外华人豆瓣日记,突然被热转,说明有群众基础。
既然是日记,原本也没认真写,主旨就是宣泄:中国女权主义思想运动完全没跟上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步伐(怎么听起来有点奇怪),女性地位提高要同时依靠经济和思想。虽说经济发展带来了亚洲第一的中国女性地位,但是思想没发展。看看人家好莱坞标杆!“好莱坞纷纷用女英雄去拯救世界迪斯尼都让女王去吻醒公主的时候,我朝更是从上至下地统一口径地逆流而行。”咦,这位作者竟然也使用女王这样有鲜明性别特征的词汇,竟然也承认中国具有亚洲最高的妇女地位,却又充满愤恨自卑。我早说过,这种身心分离紊乱状态一直纠缠着中国的小资。
我没有见到过女权主义者,可能是我交际圈太小,总是见到各种小鬼。这篇文章开篇就是瑞典典范——废除一切语言上的性别区别,否则就是歧视。我觉得这位作者还不够“前卫”,要知道有的西方国家不只取消性别,还设立更多的性别。脸书已经推出包含56种分类的性别系统德国的出生证性别栏可以先空白以后再选,澳大利亚的护照上有第三性别X(我真担心这样做会像纳粹政府标识犹太人一样,以后未必是好事)。
文章作者表示一开始也觉得矫枉过正,后来明白了,这就像美国虽然早已在法律层面废弃种族歧视,但直到今天美国人还是要争取种族平等。所以妇女解放任重道远,丝毫不能松懈,需要经过至少四代人绷紧神经的努力。可惜,作者在这里体现了逻辑的缺乏。当代美国种族歧视的例子恰好证明实质平等不是法条上的形式平等能解决的,也就是说,不是语言能解决的。但现在西方国家采取的弥补措施就是进一步强化语言!他们已经落入无法改变社会结构,却一个劲在语言的政治正确里打转的圈套,看谁嘴巴最正确,看谁逼格最高大。
我没有见到过女权主义者。女权评论家的水平还不如小说家,就说说侦探小说《纽约的八百万种死法》吧。小说中的警察抱怨:不许称呼那些疯狂的罪犯叫“神经病”,只能叫“狂躁焦虑”,否则就是歧视。上级警方和媒体天天就督查这个,却解决不了越来越高的犯罪率。巨轮将倾,人们却在拼命举牌子。

卡尔松

我在想那位著名的瑞典童话家阿·林格伦,以后她的作品都通不过女权主义审查了,全部需要像这样重写:“卡尔松是个背上有小马达和螺旋桨的小男孩,啊不,不 是小男孩,是个性取向还没有完全分化,喜欢穿背带裤但也许以后会喜欢裙子的小家伙。长袜子皮皮也不再是个满脸雀斑的力大无比小女孩,而是个会让某些小孩 (不能直接说是小女孩)想要依靠的具有坚实肩膀的孩子。”反正他们一张口就能把自己累死。脸书的56个性别56朵花你们先去一一背熟吧,这样才能最终搞出 个符合国际ISSO标准认证的liberal嘛。咱就不奉陪了。
此文更是追求诸如“立法让母亲休三年产假”的进步性,自以为很关心女性,但这是要让女人完全成为居家动物嘛,干脆休三十年产假好了。不要以为这只是作者个人的草率。自知识分子远离群众路线与实践路线之后,各种进步主义就不知不觉地与世故、享乐、福利主义混到一起,已经蜕变为社会问题的分泌物,却还以为自己是启蒙进步的子孙。

长袜子皮皮

混乱太多不一一剧透。读者对此文有支持有反对,完全支持的不需要说了,更多人是觉得她贬低了中国的女权主义,但赞成她说的西方女权优越性。我倒觉得,恰恰是其中援引的西方例子全是倒退到形式(嘴皮)正义的老路,这一批“斗士”都是公开否认中国革命的妇女解放价值,最后再扯出好莱坞这头最爱征用女性性感符号以牟利的文化怪兽来狐假虎威,也是醉了。中国今天的女权主义者如果是这个表现,那确实应该贬低。
文章责问别人为女性做过什么,这种鞭策可以有,但是按照女权的要求是不应该这么问的,不要分男女嘛,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文章要求女权斗争的神经一刻不能放松,咦,这是不是很像四十年前那句话——什么什么斗争的弦一刻不能放松?敏感性要有,但是不接地气只绷紧神经,搞到最后不是神经衰弱就是神经过敏,浑身都是女权传感器。这类人的女权姿态越强,在我眼中也就越虚弱。
春晚就让这根弦绷紧了,报警器全开了。下篇再说。

顶部
巴佬




UID 2402
精华 5
积分 464
帖子 357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6
来自 shanghai
发表于 2015-2-27 08:03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什麽是情怀党?

太落後,不知道。上網查看,居然是這樣解釋:
情怀党是这样一种生物:他们在心中虚拟一个完美的天堂,然后竭力批判现实和这个天堂不符,并借此获得道德优越感,自诩社會指導者。。
不看也吧!
為什麼要標明自己是“文理双学历”
我們要看的是文章,不是錄用誰當社會指導者。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2-13 08:12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