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中国最危险的女人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533
帖子 1190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5-3-30 02:2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中国最危险的女人

中国最危险的女人被曝丑闻 被指有私生子

 因为被曝牵涉令计划案中案,中国神秘商人郭文贵频频被媒体起底。大陆媒体《财新》杂志“挖祖坟式”的报道也惹怒了郭文贵,3月29日,郭文贵在其公司官网公开发文邀战胡舒立,要求与胡舒立进行公开媒体对话,并大曝胡舒立隐秘丑闻,称胡舒立是被查的北大方正集团前CEO李友的情妇,两人还有一私生子。同时郭还公布了联系方式,有消息称,胡舒立方面已在考虑如何应对。
          这篇《针对胡舒立无理采访郭文贵家祖坟的回应——强烈要求与胡舒立进行公开媒体对话》(全文见下部)的回应公告指胡舒立非法持有方正证券股票,并爆料称胡舒立作为李友情妇,与李友有一私生子,名为李泽浩,并曝光了身份证号码。郭文贵表示,“基于以上利害关系,你利用由李友和你实际控制或间接控制的财新等多个媒体,对我进行与事实完全不符的报道,这一切迫使我不得不站出来要求你与我面对面一起在媒体面前进行公开的对话”。

胡舒立         

  指胡舒立为李友情妇         
                  公告称:2013年6月和12月,李友曾代你(胡舒立)多次邀请我(郭文贵)与你二人一起用餐,并遭到我多次拒绝。在李友多次试图游说我的过程中,他向我详细描述了他与你之间特殊的私密情人关系并育有一私生子,并且多次恳求我转达你希望通过我转给领导人的信函。文章还透露了酒店房间号码以及诸多不堪细节,称李友的夫人因为胡舒立患上忧郁症,并因此多次自杀未遂,并称李友曾向他表示,希望他能够以远超出市场水平的价格在胡舒立控制的媒体上投放广告,并且由胡舒立负责公司的媒体公关。         
  郭文贵质问,“因为你(胡舒立)个人跟李友的特殊关系,请问你和李友究竟从北大集团及方正证券上市公司获得多少非法收入和股权,包括代持股权?”“请问你是否愿意将北大集团及相关企业向你所控制的媒体投放广告的收入进行公开?以及公开输入到和你有关的公司和个人的几个亿资金的去向?”郭文贵还称,胡舒立因曾“向境外敌对组织提供国家领导人个人信息及家人资产资料、泄露国家机密、非法获取国家机密文件,所以被国家有关部门调查”。         
                  在“关于胡女士政治背景和后台的质疑”章节,郭文贵质问胡舒立:向外界宣传和报道你自己是一个“自由斗士”、“人权斗士”和“法律捍卫者”,并且有强大的政治人物作为你的后台支持,作为这样一位“正义”之士,你是否也愿意公布是什么样强大的政治背景和后台能够支持你的“正义”行为?         
                  胡舒立,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中国媒体人。 1998年《财经》杂志创刊,胡舒立任主编。胡舒立多次刊发揭黑报道,被《商业周刊》称为是证券界“中国最危险的女人”,2009年11月9日《财经》杂志创立人胡舒立辞职,副总编辑戴小京辞职,此前《财经》杂志的采编团队60多人已离开,2009年年末,胡舒立等几位原《财经》高管担任《新世纪周刊》高管,胡舒立任总编辑。现任财新传媒总发行人兼总编辑、财新《新世纪》总编辑         
                  郭文贵要求与胡舒立一起向公众晒出我们和李友之间通信往来记录、微信记录、电子邮件记录等。并指李友还告诉他胡舒立想要干的“大事”,例如,建议李友拿下人民银行副行长XXX的方法,搞定上海银行几名行长 XXX、XX的手段,以及如何利用教育部、财政部、公安部XX和XX、北大几个领导的孩子并输送给他们利益,如何利用媒体来打击商业对手,帮助李友非法删除有关李友千亿虚假融资金融票据的报道,从而达到你们的非法目的等。         
  否认官商勾结         
                  此外,针对《财新》报道中提及的多位与郭文贵关系密切或者因郭文贵而事发的高官,郭文贵在公告中进行了驳斥,称报道中涉及刘志华(此人虽传闻与我有关但事实上我完全不认识)、曲龙和王有杰(他们的犯罪与我无任何关系)、王绍政(此人我从不认识)、谢建生(此人我从不认识)、郑介甫(此人我也从不认识)、石发亮。盘古大观无一高管和我的朋友,与任何官员有关系。         
                  其中,刘志华是北京市前副市长。《财经》此前指郭在上世纪90年代就可能已利用偷拍性爱视频要挟官员,这位倒霉的官员就是刘志华。刘志华事件发生在2006年中,该杂志爆料称,早在1999年,郭文贵就可能已经用同类手段,胁迫过其他官员。报道还称,郭文贵还做局用美女色诱石发亮,而房间里安装了摄像头。1999年10月,石发亮开始主持河南省交通厅全面工作。2000年5月,他被任命为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厅长。2002年,石发亮落马,后被判处无期徒刑,但此案并未涉及郭文贵。         
                  刘志华2008年因犯罪受贿被判死缓;2009年二审维持原判;曲龙2012年以职务侵占罪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并曾经多次因经济诈骗被逮捕;王有杰2007年因受贿被判死缓;王绍政2014年因涉及严重违法违纪接受组织调查;谢建生逃跑海外多年,此前在国内犯下杀人,聚众赌博、行贿焦作公安等多项极为恶劣的罪行;郑介甫携巨额非法资金逃跑海外多年,并曾经十六次遭通缉,长达十七年;石发亮:2006年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郭文贵指,“若真如报道中所述的刘志华、曲龙等人都是被我陷害入狱。请问你是否认为所有涉及这些人调查审判的公检法司机关都是错误的?都是冤假错案的制造者?并请拿出你的事实和证据。”         
  声称要让胡舒立付出代价         
                  针对媒体对于郭文贵身世的起底,郭文贵称,报道中通篇都在挖苦和嘲笑我这个贫苦出身的孩子不应该取得成功。贫苦孩子能够取得成功并不等同于使用肮脏的手段和非法的途径获取财富。“恰恰相反,我发自内心感谢中国的发展和富强,正是中国这几十年社会的进步和文明,以及社会体制为像我这样愿意用自己的勤劳换取成功的人提供了机会。几十年来,正是因为我不与官为谋、不畏强权、不做任何伤害他人的事情,当然,也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伤害我的人,才能持久的走到今天。”         
  另外,郭文贵还自曝是一名佛教徒,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任何人所做的一切都会有食到结果的那天。“无论今日我和你是否愿意自己出来澄清,早晚一日终会有被查清的一天,天道轮回终有果。”         
  谈及家人,郭文贵称与妻子结婚已三十多年,在外没有私生子女,没有包养情妇,从未做过任何破坏他人家庭的事情。“我们全家百余口人和睦相处,全家上下一心,我们家的下一代都是爱国家、爱民族、自力更生的新一代中国人。”         
  郭文贵还指,关于报道里面我家人、我的私人生活情况。甚至你派人到我家的祖坟进行采访,你调查我去世的爷爷、奶奶,你调查我去世的岳父、岳母,还有我去世的弟弟。还报道我有一个叫做郭文奇的弟弟,但事实上我从未有叫郭文奇的弟弟。这样报道已经严重违反起码的媒体工作者的职业道德和人性,严重伤害我的家人和我个人的荣誉。“你不但伤害我本人,更在毫无底线地伤害我的家人。”“我必须让你为无底线的变态行为付出最终的代价。”         
  郭文贵声称,愿意将他首次公开面对媒体活动用于与胡舒立的公开对话。“此次对话,你可以邀请你希望的媒体,同时我也会邀请我认可的国际媒体一起,可以由你本人主持,也可以由你指定的他人主持,对话地点可以是华盛顿、伦敦、香港、北京。我可以给你足够的准备时间到4月中下旬。”郭文贵还公布了他的联系方式。据称,胡舒立方面已经获知相关情况,正在考虑如何应对。         
                  附:郭文贵邀战胡舒立声明全文         
                  针对胡舒立无理采访郭文贵家祖坟的回应——强烈要求与胡舒立进行公开媒体对话         
  尊敬的胡舒立女士:         
  你好!         
                  一方面,由于近日,你的采访竟然到了我家的祖坟,并且发出针对我达百余篇的疯狂的所谓报道;另一方面,你非法持有方正证券股票,而我是方正证券合法的第二大股东代表;再一方面,你作为李友情妇,与李友有一私生子,名为李泽浩(身份证号码:410105200206200XXX)(编者按,因涉及隐私故隐去了身份证号码后三位),而李友此前曾试图利用非法手段侵吞我个人合法财产;基于以上利害关系,你利用由李友和你实际控制或间接控制的财新等多个媒体,对我进行与事实完全不符的报道,这一切迫使我不得不站出来要求你与我面对面一起在媒体面前进行公开的对话。         
                  你有责任和义务对你以前及现在所报道的内容进行说明。         
                  我希望在媒体监督下,你我一起共同向社会公开真相,并且双方都应以文字、视频、微信记录等合法有效证据为依托进行对话,并请你回复:         
                  一、关于你我二人共同的关联人——李友         
                  我与李友于2013年5月初识。2013年6月和12 月,李友曾代你多次邀请我与你二人一起用餐,并遭到我多次拒绝。在李友多次试图游说我的过程中,他向我详细描述了他与你之间特殊的私密情人关系并育有一私生子,并且多次恳求我转达你希望通过我转给领导人的信函。此外,李友还向我详述过很多关于你的事情:李友曾在博雅酒店608号房间为满足你不正常的性欲服下过量性药而送进医院抢救;李友的夫人因为你患上忧郁症,并因此多次自杀未遂;李友详细谈到关于你个人感情和家庭上的失败,以及你曾向他表达过对国家体制、社会某些人士的不满;此外,还有你与某些官员所谓的特殊关系;李友曾向我表示,希望我能够以远超出市场水平的价格在你和他所控制的媒体上投放广告,并且由你负责我公司的媒体公关。         
                  请问李友告知我的以上事情是否为事实?在李友谋划的“政治毒丸“和“经济毒丸”计划中,你参与到什么程度?《财经》杂志、财新传媒、《新世纪周刊》这几个你所控制的媒体,李友是否是背后的实际控制人?请你用证据来回答我的质疑,同样的,我也会用证据来佐证有关问题。         
                  二、关于你和李友非法从上市公司获取利益,非法利用国有资产为自己谋取私利         
                  因为你个人跟李友的特殊关系,请问你和李友究竟从北大集团及方正证券上市公司获得多少非法收入和股权,包括代持股权?         
                  请问你是否愿意将北大集团及相关企业向你所控制的媒体投放广告的收入进行公开?以及公开输入到和你有关的公司和个人的几个亿资金的去向?         
                  在李友被控制之前,请问你利用与李友的不正当关系从方正上市公司、从广大股民和小股东、从国有资产中的多少挪为私用?         
                  你是否利用你曾经控制的杂志和网站的广告平台变相收取非法贿赂?帮助李友敲诈他人并获取利益?         
                  请问你报道中提到几位领导人的真实原因是什么?         
                  据我所知,因你曾向境外敌对组织提供国家领导人个人信息及家人资产资料、泄露国家机密、非法获取国家机密文件,所以被国家有关部门调查。         
                  你是否因为马建副部长和他的下属曾经就以上事情对你进行调查而进行违反事实的报复性报道?         
                  报道中提到的另外两人谢建生和郑介甫,此二人我从不认识,请问他们和你之间是何关系,让你大费篇章来将我与他二人扯上关系?         
                  此二人都在二十年内因多次犯下严重罪行被通缉逃往海外,请问你是通过什么样的途径与通缉犯取得联系?         
                  请你用证据来回答我的质疑,同样我也会用证据来佐证有关问题。         
                  三、关于胡女士政治背景和后台的质疑         
                  胡女士向外界宣传和报道你自己是一个“自由斗士”、“人权斗士”和“法律捍卫者”,并且有强大的政治人物作为你的后台支持,作为这样一位“正义”之士,你是否也愿意公布是什么样强大的政治背景和后台能够支持你的“正义”行为?         
                  四、关于报道中涉及被我“陷害”入狱的多位人士         
                  报道中涉及刘志华(此人虽传闻与我有关但事实上我完全不认识)、曲龙和王有杰(他们的犯罪与我无任何关系)、王绍政(此人我从不认识)、谢建生(此人我从不认识)、郑介甫(此人我也从不认识)、石发亮。盘古大观无一高管和我的朋友,与任何官员有关系。空中四合院无一出售,何来你说的马部长和XXX在盘古拥有四合院的说法。在事件报道中引用“老江湖”和“已被关押人的陈述”作为你证据的来源,我希望就此跟你交流你消息的来源、证据真实性和合法性。         
                  根据国家相关机关网站公布:         
                  刘志华:2008年因犯罪受贿被判死缓;2009年二审维持原判;         
                  曲龙:2012年以职务侵占罪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并曾经多次因经济诈骗被逮捕;         
                  王有杰:2007年因受贿被判死缓;         
 王绍政:2014年因涉及严重违法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谢建生:逃跑海外多年,此前在国内犯下杀人,聚众赌博、行贿焦作公安等多项极为恶劣的罪行;该人也涉及和他的叔叔(曾任中国足协副主席后被判刑的谢亚龙)的犯罪有关,长期赌球,借高利贷,并涉嫌多起强奸幼女、杀人灭口等;         
                  郑介甫:携巨额非法资金逃跑海外多年;并曾经十六次遭通缉,长达十七年;         
                  石发亮:2006年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人员究竟有罪还是无罪被冤,在你的报道中意指,是有人操纵了横跨六省十一个市的几十个公检法国家机关。若真如报道中所述的刘志华、曲龙等人都是被我陷害入狱。请问你是否认为所有涉及这些人调查审判的公检法司机关都是错误的?都是冤假错案的制造者?并请拿出你的事实和证据。         
                  五、贫苦孩子获得成功不是错误,也没有罪         
                  你的报道中通篇都在挖苦和嘲笑我这个贫苦出身的孩子不应该取得成功。贫苦孩子能够取得成功并不等同于使用肮脏的手段和非法的途径获取财富。恰恰相反,我发自内心感谢中国的发展和富强,正是中国这几十年社会的进步和文明,以及社会体制为像我这样愿意用自己的勤劳换取成功的人提供了机会。几十年来,正是因为我不与官为谋、不畏强权、不做任何伤害他人的事情,当然,也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伤害我的人,才能持久的走到今天。         
                  你受过高等教育,写得一手好文章但却做着令人不齿的非法勾当。你利用与李友的不正当关系,从上市公司进行利益输送,“假正义、真腐败”;你利用你写的文章对无数官员落井下石,对企业家进行诬陷,让无数人家破人亡。         
                  我要求跟你一起向公众晒出我们和李友之间通信往来记录、微信记录、电子邮件记录等。因为,李友向我多次展示过他和你的视频,以及你反社会、反中国政府的政治观点,并且,他还告诉我你想要干的“大事”,例如,建议李友拿下人民银行副行长XXX的方法,搞定上海银行几名行长XXX、XX的手段,以及如何利用教育部、财政部、公安部XX和XX、北大几个领导的孩子并输送给他们利益,如何利用媒体来打击商业对手,帮助李友非法删除有关李友千亿虚假融资金融票据的报道,从而达到你们的非法目的等。         
                  我们要将事实和证据晒在媒体界以及社会各界人士面前,让大家去判定:是谁跟李友狼狈为奸,以报复政府和抢夺他人财富为目的在媒体上进行无数次的设计和陷害?         
                  谁才是真正道貌岸然地在胡编乱造、落井下石、害人误国的人?谁才是真正目无法纪,公然侵吞上市公司利益和国有资产的人?         
                  我们有义务为了北大声誉、为了广大股民的利益、为了国家来反腐让所有真相公诸于世。         
                  我非常愿意和你一起讨论,我和你的财产来源问题、财产的合法、合规性问题、现金及固定资产等所有资产总额。         
                  我是一名佛教徒,从不做伤天害理之事,同时我也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任何人所做的一切都会有食到结果的那天。无论今日我和你是否愿意自己出来澄清,早晚一日终会有被查清的一天,天道轮回终有果。         
                  我与妻子结婚已三十多年,我在外没有私生子女,没有包养情妇,从未做过任何破坏他人家庭的事情。我们全家百余口人和睦相处,全家上下一心,我们家的下一代都是爱国家、爱民族、自力更生的新一代中国人。可是,你和李友还有你们的几位伙伴,却有数不清的私生子女、情人,互相陷害背叛,给自己家人带来的都是邪恶和不幸。佛曰“三世因果,六道轮回”,无论是李友的家庭、你的家庭或者我的家庭都逃不过轮回的结果。我所服务的企业几十年来为国家贡献税费过百亿,建造了无与伦比的中国建筑文化“符号”。无论是在建筑行业还是酒店行业,我们为中国培养了诸多行业人才。并且,我们还将在金融业继续为国家培养人才、输入正能量。我们一直积德行善,所以我一直坚信会得到佛主的眷顾。而你和李友除了陷害他人、侵吞国有资产、诈取侵吞他人公司,我看不出任何对国家、对社会、对他人带来正能量的事情。善恶轮回的结果,谁善谁恶终有报。         
                  六、关于我家人、朋友情况信息的错误报道         
                  关于报道里面我家人、我的私人生活情况。甚至你派人到我家的祖坟进行采访,你调查我去世的爷爷、奶奶,你调查我去世的岳父、岳母,还有我去世的弟弟。还报道我有一个叫做郭文奇的弟弟,但事实上我从未有叫郭文奇的弟弟。这样报道已经严重违反起码的媒体工作者的职业道德和人性,严重伤害我的家人和我个人的荣誉。你不但伤害我本人,更在毫无底线地伤害我的家人。实在不明白连死人都不懂得尊重的人怎么能够肆无忌惮地控制着中国的媒体;中国的媒体需要独立,同时更需要尊重事实和不触犯法律,并且尊重基本的人权。我必须让你为无底线的变态行为付出最终的代价。胡女士指挥的报道中,充满了各种不实的报道,对于信息的来源完全没有任何清楚的陈述。如果中国的传媒界都向你学习不以事实为依据,通篇用各种道听途说拼凑成故事,那将对我们国家和公众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我愿意将我首次公开面对媒体活动用于与你的公开对话,不为个人的利益和荣辱,只求真相与公平。         
                  七、关于你我对话的事实依据标准         
                  此次对话,你可以邀请你希望的媒体,同时我也会邀请我认可的国际媒体一起,可以由你本人主持,也可以由你指定的他人主持,对话地点可以是华盛顿、伦敦、香港、北京。我可以给你足够的准备时间到4月中下旬。         
                  在我与你的公开对话时,我会用事实和证据来证明我所有向你提出询问,不会引用任何“老江湖”等概念不清的来源。我希望你作为媒体人的领军人物,能够秉承媒体人的基本道德准则,用事实证据来说话。         
                  以下为我个人的联络方式,你可以随时与我联络:         
                  Email:guowengui@panguplaza.com         
  手机号:+852 6091 3210         
  微信号:new-life777(感恩)         
                  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九日         
   
  胡舒立与王岐山、习近平的关系不一般         
                  胡舒立与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关系不一般。有消息称,胡舒立在王岐山担任中国农业信托投资公司总经理的时候就已与其相识。         
                  胡舒立于1998年4月创办《财经》双周刊,并担任主编11年。期间,《财经》曾推出报导《谁的鲁能》,曝光江派大管家曾庆红家族的贪腐黑幕。胡舒立被美国《商业周刊》称为是证券界“中国最危险的女人”。         
                  江派对胡舒立曝光黑幕恼羞成怒,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李长春和后来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不断打压胡舒立。2009年10月,胡舒立率领她的团队从《财经》杂志集体辞职。在胡舒立准备出走《财经》之际,王岐山曾参与斡旋,试图调解双方,但最后胡舒立还是另立门户。胡舒立创办财新传媒后,在王岐山的支持下,把海南的《中国改革》杂志也吸收进来。         
                  另有报导称,习近平与胡舒立也早就相识。1985年,胡舒立被《工人日报》派往厦门做驻站记者,习近平时任常务副市长,两人彼时已有来往。胡舒立离开《财经》后,创立《财经新闻周刊》,也曾获得习近平的支持。

- See more at: http://news.creaders.net/china/2 ... thash.XWsNWIqm.dpuf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5-23 12:21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