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天津老教师在美怒杀东北儿媳,随后在监狱自缢身亡,惨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023
帖子 1162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6-12-7 10:33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天津老教师在美怒杀东北儿媳,随后在监狱自缢身亡,惨

——摘自《晏子春秋》

2016年5月,本刊以《“文化休克”猛于虎,中国外公“自灭家门”震惊澳洲》为题,深度报道一起移民潮之中的悲剧。最近,又一起类似的悲剧,令人扼腕:天津退休教师朱力,呕心沥血将独生子朱显明送往美国留学。朱显明毕业后不想归国,也劝父母去美国安度晚年。他和老伴同意了,把国内的生活连根拔起——卖房赴美,倾力支持儿子创业。不料他们突然远离熟悉的环境,又无法融入儿子的家庭,他们迷茫、排斥、恐惧……他们让儿子归还房款,归国养老。但儿子和媳妇反对,家中的战火不断。终于,心理崩溃的朱力向媳妇举起屠刀,而自己也在狱里自杀——

赴美国养老:“亲情抱团”古训犹在朱力和刘晓莉夫妇是天津实验中学退休老师,朱显明是他们的独生儿子。朱显明很争气,1997年被美国圣迭戈大学录取。在美留学期间,朱显明和东北姑娘柳婷婷相恋,两人大学毕业后决定在美国创业。当时朱力的弟弟已经在美国成家立业。朱力夫妇表示支持,节衣缩食,补课挣钱,尽全力资助儿子在美国亚凯迪亚市买房、结婚、生子。

作为一对空巢老人,朱力和刘晓莉的烦恼难以启齿:这些年儿子非但没有寄回一分钱美金,结婚和生子也要老两口换些美金补贴他,一辈子的积蓄已被儿子掏空;由于家中只剩两位老人,每天毫无生气,水管坏了、灯管坏了也得去找邻居家的儿子帮忙。

2000年,朱力又查出了心脏病。老两口经常叹息:把儿子送到国外去,是不是错了?朱显明在美的日子也不容易。由于他学的机械专业就业率低,工资也少,生活入不敷出。

而妻子柳婷婷一直没固定工作,偶尔为企业做设计赚钱。

2012年底,朱显明携妻儿回天津过年。三代人聊起了各自的艰辛都感慨万分。朱显明告诉父母,他想创业,经营卡车租赁。可由于曾经拖欠信用卡还款,现在他和妻子无法贷款。朱力夫妇也没什么存款,但市中心的房子价值300多万。柳婷婷说:“天津雾霾很重,医疗条件比美国差,二老在这边我们也不放心……不如跟我们去美国养老吧。”



广告资讯 展开广告

老两口终于动了卖掉房子帮儿子创业的念头——去美国养老,不但一家团圆,还能帮他们带孩子、卖房钱帮他们解决创业资金,一举多得……但朱力和刘晓莉还是慎重,又电话咨询在美国的弟弟,弟弟认为:“在美国养老当然不错,离我也近。不过你们先把财产分清楚,省得发生纠纷……”

2013年夏天,朱力、刘晓莉卖掉房子,把300多万房款换成美元,然后飞往美国。

三代人战火纷飞:中国式牺牲遇上西方式自由朱显明住的是一套联排公寓,倒也够用。白天朱显明跑业务,柳婷婷在家画图。朱力夫妇像国内退休老人一样做饭、接送孙子上学,其乐融融。

但朱力和刘晓莉在美住了半个多月,新奇劲儿过了,开始感到诸多不便。

虽然附近也有中国人,可大家并不熟识,很难交心。以前朱力喜欢在楼下找其他老头儿下象棋,刘晓莉喜欢跳广场舞,在这边都不可能。且他们买菜必须去超市。虽然受过高等教育,可他们的英语早已退化,只靠认识的寥寥几个单词根本没办法生存,看不懂家用电器说明书,听不懂大家讲话,没办法看电视,没办法问路,慢慢地对出门产生了恐惧。

柳婷婷性子比较急躁。一天早上她和朱显明去办事,冰箱里没有食物了,朱力随口说:“你买了菜再走吧。”柳婷婷不耐烦地叫:“哎呀,你们不会英语就不知道学吗?谁生下来就会英语?再说你们早晚得学买菜。实在不行买点牛肉罐头凑合一下算了。”

柳婷婷走后,朱力压抑多日的火气蹿了上来。他问刘晓莉:“咱们来给他们当保姆的?又出钱又出力还讨不到好脸色?”刘晓莉虽然心中不快,但为了避免矛盾加深,只得安慰老伴:“想跟孩子住一块儿,这一点咱们就得有心理准备。”更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孙子也不太领他们的情,感情也不深,每次老人对他们说话声音大点,他们就会立刻跑到妈妈面前用英语告状。朱力夫妇听不懂嘀咕什么,但感到柳婷婷安慰孙子的时候会说自己的不好,好像他们就是一些外人。

慢慢地,朱力和刘晓莉感到在这个家里,其实比在国内更加孤独。见老伴不开心,刘晓莉无奈地提醒他:“是咱们需要孩子,不是孩子需要咱们。再说到美国来也是咱们自己的选择。”



广告资讯 展开广告

7月的一天,朱力邀请住在洛杉矶的弟弟一家过来做客。弟弟带来几张学英语的碟片,刘晓莉让他把碟片放自己卧室柜子上,免得被贪玩的小孙子弄坏。结果朱力的弟弟推错孩子们的房门,大孙子和小孙子在房内“嗷嗷”地叫起来,大声让他出去。媳妇柳婷婷也在房内和孩子游戏,但她既不阻止和安抚孩子,就连向叔叔抱歉的表示也没有。

朱力气坏了,找柳婷婷兴师问罪:“不管怎么说我弟弟是他们的长辈,你是怎么教育的孩子?”柳婷婷却反问道:“是谁没有礼貌在先?”朱力说:“朱显明是我生的,这房子是我们掏了大半钱支援你们买的,你们创业的钱也是我们出的,我弟弟开错一个门就是没有礼貌了?”不料柳婷婷一点也不饶人:“这就是我们不愿回国的原因,你们始终不尊重孩子,他们是全新的个体,不属于任何人。”一直不赞成双方吵架的刘晓莉忍不住,替老伴帮腔:“孩子需要尊重,老人不需要尊重吗?”事后,刘晓莉曾向朱力的弟弟抱怨:“柳婷婷既想享受中国式的长辈为她牺牲,又想享受美国式的自由和不负责,谁能有她鸡贼?”弟弟一家深表理解,说:“如果你们觉得生活不便,可以把卖房子的钱要回来,重新归国养老,谁也别指望。”

朱力和刘晓莉在失落之余,心中有些动摇。

此后不久,双方再次爆发大战争。

那天早上,朱力推着两岁的小孙子去买东西,没注意小孙子拆了一袋饼干。店员在监控里看到,大声制止他。朱力深感抱歉,就像小时候训诫儿子一样,呵斥小孙子把小手伸出来,在他的手上拍了两下。不料店员立马打电话报警。朱力好说歹说,店员答应先打电话让孩子的监护人过来。

柳婷婷和刘晓莉匆匆赶来,一见面就和朱力吵起来。朱力解释:“我这么做一是训诫孩子,二也是做给店员看的,孩子的手轻轻地拍两下怎么了?”柳婷婷大叫:“一是一二是二,孩子吃了饼干你买单就是了,做给店员看什么?你知道这对孩子是多大的伤害吗?”刘晓莉见朱力委屈,也心头很有气,加入争吵阵营:“我和你爸爸从小这么教育朱显明的,不也照样把他培养到美国来了吗?”

店员见双方越吵越凶,再一次电话报警。警方赶到后,做了笔录,要求他们当面和解。

为防止事情闹大,刘晓莉再一次说服老伴忍气吞声。因为两人非但不通这边的语言,连法律也不懂,根本不知自己哪一步会惹来什么样的后果。



广告资讯 展开广告

回家后,朱力和刘晓莉拒绝和儿媳说话,也不做晚饭。朱显明听说此事,先和妻子谈,过了会儿他到父母房间叹了一声:“我生意焦头烂额,对你们的矛盾有心无力。我跟柳婷婷说过很多次,让她别给我添乱,她就是不听,也只能求你们做出让步。要不你们去叔叔家住段时间,我手头缓一缓帮你们凑点钱再回国买一套房子吧。”见40出头的儿子已经早生华发,刘晓莉心里也不是滋味,她和老伴接受了他的建议。

望断归国养老路!七旬教师怒戕儿媳第二天一清早,朱力夫妇暂时搬到了洛杉矶的朱力弟弟家。自从到美国,他们经常感到心慌气短、焦虑抑郁。有时打电话给天津的亲朋好友,一听到他们的声音刘晓莉就想流泪。天津的老头老太们都对朱力夫妇万分羡慕,他们的酸楚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起…

…恨不得立即回国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朱力和刘晓莉决定,只要儿子把卖房的钱还给他们,他们立刻回天津,以后养老也不需他负责。“与其死在美国养老院,还不如死在中国养老院。”一辈子没这么憋屈的朱力恨恨地说。

2014年1月,老两口回到朱显明家,和他商量回国的事。但朱显明告诉他们,他确实拿不出钱来。1月6日晚,朱力又和儿子、媳妇谈,没有谈好。

第二天朱显明出门上班了,大孙子上幼儿园。朱力和刘晓莉决定说服最大的障碍——媳妇。没想到当朱力一张嘴,柳婷婷就用汉语夹着英语讲起来:“当初到美国难道是我们逼你们来的吗?卖房子的时候我们用枪指着你们了吗?”她的刻薄和“装佯”瞬间将朱力的怒火点燃。双方大吵起来。柳婷婷在吵的时候说,在美国人们无需对父母生老病死负责,一切交给政府。她又用英语说了几句:“当初我有机会嫁给某某某的,如果不是你儿子死缠烂打我过得比现在好多了。”朱力和刘晓莉听懂了大概。朱力气得脸色发白。突然,他冲进厨房操起一把菜刀,当着刘晓莉和2岁孙子的面一顿乱砍!柳婷婷的“机关枪”一刹那变成惨叫,立即就被砍倒在地,浑身往外冒血!当吓蒙的刘晓莉反应过来,战战兢兢地拨打911报警。此时柳婷婷还在抽搐,朱力忽然又冲她踢了几脚,嘴里叫道:“你是活该!”

案发后,刘晓莉说:“我也能理解老头子当时的愤怒和绝望。我们不适应美国生活,和儿子媳妇不能共同生活,没法在那边养老。唯一的办法,就是儿子把钱还给我们,我们回国。但这条路也被媳妇堵死了,我们怎么过呢?老头子比我更急,心理压力更大,但我万万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来。”她告诉记者,老伴一辈子为人师表,口碑很好,性格爽朗,实在是把感情和精神全部寄托在儿子身上,最后过度失望,加上在故乡的一切都被连根拔起,想回也回不了,无比绝望,导致这样的惨剧。



广告资讯 展开广告

朱力满身是血一边往路上奔跑一边给弟弟打电话。看到一位华裔邻居,他放下电话说:“我捅死人了,我要死了。”这位邻居未反应过来,几名警察已经端枪冲上来,把朱力按倒在地铐上手铐。与此同时救援人员在家中宣告柳婷婷已经当场死亡。

朱力被扣押在洛杉矶双塔监狱内,警方要求支付100万美元方能保释。9日晚上9点左右,狱警发现朱力已经死亡。他将床单撕成布条,自缢身亡。

一个三世同堂的中式家庭在异国破碎了。

两个月后,刘晓莉处理完后事,心力交瘁地与儿子重新生活。朱显明感到已经无法在美国生活,决意带孩子一起回到天津。飞机上,四人一路恸哭。朱力和刘晓莉望断的归国路,倾尽心血的养老梦,在众人羡慕中以最惨烈的结局落下帷幕……

柳婷婷的父母也是千辛万苦将女儿培养出国,她同样是家中的骄傲、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活生生的女儿去了美国,回来却只是一捧骨灰,两位老人同样地悲痛欲绝,多次病倒。2015年底,柳婷婷的父母委托天津君荐律师事务所主任郭文礼担任代理律师,准备向刘晓莉和朱显明要求民事赔偿。此时刘晓莉和朱显明的日子非常狼狈。朱显明在美国投资和生意均失败,房子已抵押,又加上房里发生血案无法拍卖,资不抵债,已落得身无分文。两个儿子要抚养、要读书,刘晓莉回国元气大伤,经常因高血压住院,和儿子、孙子同住一套简陋的出租屋,生活惨不忍睹。

据代理律师郭文礼介绍,这起民事诉讼案件的起诉程序很复杂,必须取得美国警方的相关资料和许多证明材料。目前律师已经向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递交诉状和取证申请,获得受理,但尚未确定开庭审理时间。

一起悲剧,浮出两道现实的难题:当儿女亟须父母“倾家荡产”支援创业,父母怎么办?当父母把生活连根拔起,赴异国养老,他们传统的养老期望和儿女“中西合璧”的思维怎么磨合?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4-27 05:28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