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约翰·皮尔格:即将到来的对华战争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371
帖子 1182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6-12-21 10:08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约翰·皮尔格:即将到来的对华战争



12月5日,著名纪录片导演约翰·皮尔格的新作《即将到来的对华战争在英国上映。翌日,观察者网对此进行了初步报道,并随后对影片进行了详细介绍在纪录片上映之前,导演约翰·皮尔格1日在《新国际主义者》杂志上发表了同名评论文章,围绕美国对华战略,从菲律宾、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周边国家的角度,为自己的拍摄主题给出了佐证。作者在文中还提到了毛泽东与美国互动的一些历史。他慨叹,“毛泽东曾给西方机会,这足以改变当代世界历史,足以避免几次美国对亚洲发动的战争,足以挽救无数生命,但在上世纪50年代,来自毛泽东的善意被无情的拒绝了”。观察者网全文翻译,供读者参考。】
1967年,第一次造访日本广岛时,我似乎还能感受到原子弹爆炸瞬间的灼热。在一块大石头上,我看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做出稍息姿势的人:双腿张开,背部弯曲着,手放在身体一侧,似乎正在等待银行开门。1945年8月6日上午8点15分,这个人的身体被熔进了岩石中。我盯着那个石头上的人形看了一个多钟头,永远都忘不了。很多年后我再次到访广岛时,那块大石头不见了,被搬走了。在政治上,这是令人尴尬的。

[img][/img]


《新国际主义者》杂志客座编辑、纪录片《即将到来的对华战争》导演约翰·皮尔格在该纪录片上映前发表同名评论文章


我花了两年时间拍摄纪录片《即将到来的对华战争》(The Coming War on China),影片展示了实实在在的证据,它告诉我们:谈论核战争并非只是捕风捉影,核大战的确是可能发生的。美国正在进行细致的军事准备,其规模自二战结束以来前所未有。这些军事力量出现在北半球,出现在俄罗斯西部边境,出现在亚太地区,直指中国。
这里面蕴含的巨大危险人所共知,但这种危险被消声了,甚至被扭曲了:西方主流媒体的虚假报道鼓动着公众内心的恐惧感,这一切贯穿了20世纪大部分时间。
如同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复兴,中国作为一个经济大国的崛起正被美国视为对其主导人类事务神圣权力的重大威胁。
为了压制中国的崛起势头,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了“重返亚洲”战略,计划在2020年之前将美国海军力量的三分之二部署在亚太地区。今天,有400多个美军基地包围着中国,这些基地里部署着炸弹、导弹,最为关键的是,还有核弹。这些基地分布在澳大利亚向北至日本和韩国,穿越亚欧大陆至阿富汗和印度,一位美国战略家表示,这些基地构成了一个“完美的锁链”。
美国兰德公司自越战结束以来一直在进行一项研究,名称为:与中国之间的战争——规划难以想象之事(War with China:Thinking Through the Unthinkable)。该项研究受到美国陆军委托,兰德公司的专家们设想了冷战的情境,当时就是该公司首席战略专家赫曼·卡恩(Herman Kahn)提出了那句名声不佳的说法:规划难以想象之事。卡恩还写了一本书《关于热核战争》,在书中他详细解释了“如何赢得与苏联之间核战”的方案。
今天,卡恩的末世观点被美国实权人物广为接受:军国主义者和新保守主义者分布在行政部门、五角大楼、情报部门、国会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等各个机构里面。
现任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曾表示,美国的政策就是必须打击那些“对美国统治世界的绝对权威造成威胁的人”。
此种观点几乎与候任总统特朗普的完全一致,他曾在竞选时对中国高声谩骂,称中国“强奸”了美国经济。12月2日,特朗普与台湾“总统”通了电话,这构成了对中国的直接挑衅。在中国看来,台湾是一个反叛的省份,而美国一直向台湾出售武器。可以说,台湾是华盛顿与北京之间危机的一个引爆点。
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埃米泰·埃茨奥尼(Amitai Etzioni)曾表示,“美国一直以来都在为与中国之间可能发生的战争做准备,但如此重大的战争决策却从未经过官员们的仔细审议,我指的是白宫和国会的那些人”。
其中蕴含的巨大风险在于,“对中国内陆的打击可能被北京视为对其核攻击能力先发制人的‘摘除’,如此一来,就会将中国人逼到一个‘要么使用核武器要么核武器被摘除’的困境,这无疑将导致核战争的爆发”。
2015年,五角大楼发布了《战争法手册》(Law of War Manual)。这本手册指出,“美国并未签署过任何旨在禁止使用核武器的国际条约,因此对美国来说,使用核武器是合法的”。
一位中国战略学者曾对我说,“中国并非西方的敌人,但如果西方以我们为敌,我们就必须为此做好准备”。与美国相比,中国军队及武器的规模还很小。但美国忧思科学家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的格利高里·库拉基(Gregory Kulacki)表示,“中国正首次考虑将其核导弹的响应等级升至最高,以便在受到攻击时可以及时反击……这是一个非常重大而危险的变化……而事实上,美国的核武政策一直是影响中国提升核力量响应等级最主要的外部因素”。
美国海军作战部顾问泰德·波斯托尔(Ted Postol)是核武方面的权威,他曾对我讲,“在这个世界上,大家都想让自己显得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咱们也得厉害点……美国不应羞于秀肌肉,我们本来就是个壮汉。美国一直以来的确在炫耀武力,而且这是出于某种顶层设计(orchestrated from the top)”。对此,我回应说,“可这看起来还是太危险了”。
2015年,美国秘密举行了自冷战结束以来规模最大的军事演习,代号为“护身军刀”(Talisman Sabre)。美军舰队和远程轰炸机预演了“针对中国的空海一体战”(Air-Sea Battle Concept for China),将中国从中东和非洲进口油气和生产原料必经的马六甲海峡完全封锁。
虽然美国注意到中方在南海“斯普拉特利群岛”(即我南沙群岛——观察者网注)一些有争议的岛礁上修建机场跑道,但这一演习极具挑衅性。今年7月,一个仲裁庭认为中国对上述岛礁的主权声索没有根据。虽然仲裁申请由菲律宾发起,但律师却来自美国和英国,而且这一切还可以追溯到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身上。
2010年,希拉里飞赴马尼拉。她要求这个美国前殖民地重新向美国开放于上世纪90年代关闭的军事基地。当年由于发生多起美军对当地女性的暴力事件,该基地迫于民众压力不得不关闭。希拉里称,中国对“斯普拉特利群岛”的主权要求对美国的国家安全(这个群岛距离美国有12000公里)和航行自由造成了威胁。
时任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与中国终止了双边会谈,与美国秘密签署了加强版防务协定(Enhanced Defense Cooperation Agreement),并从美国那里购买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武器和军用设备。这意味着菲律宾向美国开放5个军事基地,而且美军和美国分包商可以不受菲律宾法律制约,防务协定里的这些条文深具殖民地性质。
新当选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今年4月自称为社会主义者,让华盛顿大感紧张。他宣称,“在处理与世界各国关系问题上,菲律宾将遵循独立的外交政策”,他还提到美国尚未就殖民历史道歉,“我会与美国人分手”,他甚至表示将美国军队从菲律宾赶出去。但目前,美国人尚未离开菲律宾,两国联合军事演习也未停止。
2014年,在“建立信息主导权(information dominance)”的名义下,五角大楼拿出40亿美元用于操纵媒体(media manipulation)。奥巴马政府甚至启动了一项宣传计划,将中国这个全球最大贸易国描绘成一个对“航行自由”的严重威胁。
在这项宣传计划里,CNN冲在了最前面。CNN国家安全事务记者搭乘美国海军巡逻机飞过“斯普拉特利群岛”时兴奋地发出了报道。而BBC记者在节目中建议菲律宾飞行员驾驶单发动机的赛斯纳飞机飞过有争议的岛礁,“测试一下中国人将会怎样反应”。这些记者从未细究过中国为何在远离大陆海岸线的地方修建机场,也从未想过美国为何将军事力量摆在中国的家门口。
担任这一宣传计划总负责人的是美军太平洋司令亨利·哈里斯。他对《纽约时报》说,“我的工作内容涵盖从好莱坞到宝莱坞的电影艺术,还包括北极熊和南极企鹅”。在我看来,帝国统治从未获得如此简洁有力的描述。
五角大楼安排了两个人向经过筛选的、思想易被操纵的记者们发布消息,而哈里斯上将就是其中之一。五角大楼这样做的目的在于,将可疑的潜在威胁描述为现实威胁,当年小布什总统和布莱尔首相曾将对伊拉克和中东地区的破坏性战争合理化,他们也是如此处理那些所谓的“潜在威胁”的。
今年9月在洛杉矶,哈里斯宣称他“已经准备好应对复仇的俄国人和固执己见的中国人”。他这样说道,“如果我们今晚要进行决斗,公平是没有意义的。如果规定用刀,那我们就要带上枪;如果规定用枪,那我们就要准备好大炮,不仅我们自己,我们所有的盟友都要炮弹上膛”。他这里所说的盟友包括韩国。五角大楼已经选定韩国作为其终端高空防空系统(Terminal High Altitude Air Defense system,即THAAD,亦称为“萨德”系统——观察者网注)的发射平台,此举表面上假托为了防范北朝鲜的攻击,美国海军作战部顾问泰德·波斯托尔(Ted Postol)指出,其实该武器系统的目标是中国。

[img][/img]


纪录片《即将到来的对华战争》揭示出美军基地在中国周边的分布情况


在澳大利亚悉尼,哈里斯敦促中国“拆掉在南海建设的万里长城”。中国在南海造岛的卫星照片被放在了悉尼当地报纸的头版。澳大利亚是我的祖国,也是对美国最巴结谄媚(obsequious)的“伙伴”,这个国家的政治精英、军事机构、情报机构和新闻媒体都是所谓“美国联盟体系”的一部分。美国政要访问悉尼时,封闭悉尼海湾大桥仅供美国人的车队通过对澳大利亚人来说早已司空见惯。美国副总统同时也是战争罪犯的切尼就享用过这一待遇。
虽然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澳大利亚国民经济的大部分都要依靠中国,但“对抗中国”是这个国家从华盛顿接到的必须服从的命令。堪培拉为数不多的几位持异议者忍受着默多克媒体上麦卡锡主义般(麦卡锡主义是1950—1954年间肇因于美国参议员麦卡锡的反共、反民主的典型代表,它恶意诽谤、肆意迫害疑似共产党和民主进步人士甚至有不同意见的人,有“美国文革”之称;“麦卡锡主义”也被认为是政治迫害的同义词——观察者网注)的咒骂。越战策划者之一麦乔治·邦迪(McGeorge Bundy)说,“你们澳大利亚人跟我们坐在一条船上”。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美国军事基地是位于爱丽丝泉(Alice Springs)附近的松树裂谷(Pine Gap)基地,由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建立,主要负责监视亚洲地区,尤其是中国。华盛顿利用无人机在中东地区进行的杀戮行动也有这个基地一份功劳。
今年10月,澳大利亚主要反对党工党国防事务发言人理查德·马勒斯(Richard Marles)表示,在南中国海地区做出对中国“作战决定”的应该是军方将领。换句话说,澳大利亚民选领袖或国会不应该做出与中国这个核大国进入战争状态的决定。
五角大楼在为自己划下新的底线,对于任何一个自诩民主的国家来说,这都是一种对民主原则的历史性背离。五角大楼在华盛顿的影响力已经过大,据丹尼尔·埃尔斯伯格(Daniel Ellsberg,美国社会活动家,前军方分析员;1971年受雇于兰德公司时,他曾将一份事关越战政府决策的五角大楼绝密研究报告泄露给了《纽约时报》并由此引发了一场全国性辩论——观察者网注)的观点,五角大楼正在进行一场静悄悄的政变。根据美国布朗大学的一项研究,自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以来,美国已经花费5万亿美元用于发动各种战争。伊拉克战争已经导致100万人死亡,来自四个国家的1200万难民仍在逃亡。这一切就是五角大楼在华盛顿影响力的证明。
日本冲绳(即琉球群岛——观察者网注)有32个美国军事基地,美军曾从这里出发对朝鲜半岛、越南、柬埔寨、阿富汗甚至伊拉克进行过攻击。今天,这些基地的主要目标是中国,而历史上冲绳曾长期与中国保持着文化和贸易联系。
冲绳上空时刻盘旋着美军的飞机,有时候军机甚至会坠毁在平民的住宅或学校里。当地人忍受着噪音难以入睡,学校里也难以正常上课。这是冲绳人自己的家园,但这里四处有被围栏封锁的地区,围栏上的牌子告诉当地人“请远离此地”。
1995年,一群美国士兵轮奸了一名12岁的冲绳女孩,以此为契机,反美军基地运动声势越来越大。但这也只是成百上千罪案中的一起,很多此类事件甚至都未能开启法律程序。外界鲜为人知的是,冲绳人的抗争终于选出了一位持反基地态度的冲绳县知事翁长雄志,这给东京的日本中央政府出了一道从未遇过的难题,而民族主义首相安倍晋三欲修改“和平宪法”也受其掣肘。
已经87岁的岛袋布美子女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幸存者(当年有四分之一的冲绳平民在美军占领过程中丧生),她也加入了这场反美军基地的运动。1945年美军进攻时,她曾与数百名同乡躲藏在冲绳岛北面边的野古湾(Henoko Bay),如今她在为保住这个美丽海湾而抗争。美国人想填平边野古湾,造出新的陆地,以便为其轰炸机延长跑道。“我们必须做出选择,要么活下去,要么保持沉默”,岛袋布美子女士说。我在施瓦布军营(Camp Schwab)外采访了她,而当时美军的直升机就盘旋在我们头顶,显然它并无训练任务,只是在向抗议人群表达威慑。
与中国隔海相望的韩国济州岛,是一个亚热带度假胜地和世界自然遗产,被称为“世界和平之岛”。就在这座小岛上,却建有世界上最具进攻性的军事基地,该基地距离中国上海仅有600多公里。济州岛上有一个宁静的小渔村,名为江亭,现已被韩国海军建设成为供美国航母、核潜艇以及宙斯盾导弹驱逐舰使用的基地,其目标直指中国。
人们对上述战争准备活动的抵制已经在济州岛上持续了10年之久。每天一次,甚至一天里有两次,当地村民、天主教牧师以及从世界各地赶来的支持者,在美军基地门口做弥撒以示抗议。在这个政治游行示威活动经常被限制的国家,这种抗议策略为人们展现出颇为鼓舞人心的场景。
一位韩国神父对我说,“我每天在基地门口唱四首歌,无论刮风下雨,甚至刮台风我也坚持来。为了建设这个基地,他们破坏了环境,毁掉了当地村民的生活,我们都是见证者。美国人想控制太平洋,他们想把中国孤立起来,美国人就是想当世界霸主”。
随后,我离开济州岛,搭乘航班飞往中国上海。我已经几十年没到中国去了,上次去那个国家还看到街上涌动着自行车大潮,当时毛泽东刚刚过世,城市里气氛冷清,对未来的不安和期待飘荡在空气中。仅仅几十年,邓小平启动的改革彻底改变了这个国家。对于此次中国之行所受到的震撼,我事先的确心理准备不足。
在上海,我看到了毛泽东和他的同志们1921年秘密集会、建立中国共产党的那栋房子。今天,这栋房子矗立在富有商业气息的街区中心,我手里拿着红宝书《毛主席语录》和塑料制的毛主席半身像走出了那栋有历史意义的建筑,不远处我看到了星巴克咖啡店、苹果手机专卖店、卡地亚手表店和普拉达奢侈品商店。
果毛泽东看到今日上海的景象会感到震惊吗?我想不会的。1949年他带领中共取得全国政权,在那5年之前,他在给华盛顿的一封密信中写道,“中国必须工业化,只有自由企业才能做到这一点。无论在经济,还是政治上,中美两国都有共同利益。不必担心我们的合作意愿,中美之间绝不能发生冲突”。
毛泽东曾多次提出在白宫见罗斯福、杜鲁门和艾森豪威尔等几任总统,但均被粗暴拒绝,或被故意无视。毛泽东曾给西方机会,这足以改变当代世界历史,足以避免几次美国对亚洲发动的战争,足以挽救无数生命,但在上世纪50年代,来自毛泽东的善意被无情的拒绝了。“冷战的紧张态势让美国似乎变成了一个攥紧的拳头”,时评人士詹姆斯·纳莱莫说。出于同样的心理,美国主流媒体也将中国描绘成对西方的重大威胁。
世界的重心正向东方转移,这是无法阻挡的大趋势,但在西方,还很少有人能深刻理解中国对亚欧大陆的宏大设想。“新丝绸之路”将把中国和欧洲用贸易活动、港口设施、输油管道和高速铁路联通起来。中国,这个世界铁路技术的领袖正就一个铁路项目与28个国家协商,这项计划将把中国和沿线28国用时速400公里的高速铁路连在一起。这种对世界的开放心态展现了对全人类的包容。
“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深信‘美国例外主义’”,奥巴马说。这种对国家优越感的狂热追求可以用“美国主义”(Americanism)一词加以概括。美国是这个世界上最信奉弱肉强食、具有强大优势的食肉动物。自冷战结束以来,历任总统都未像奥巴马这样使核武器相关支出上涨如此迅猛,而他竟然还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美国甚至还开发了名为B61 Model 12的小型核弹,前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詹姆斯·卡特莱特(James Cartwright)曾对此表示,“核弹小型化导致其使用方式充满了想象力”。
今年9月,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the Atlantic Council)发布了一份报告。该报告指出,“世界秩序正在崩溃,有暴力色彩的极端主义和持续不断的战争将成为未来世界的特征……复兴的俄罗斯和日渐强硬的中国将成为新的敌人……只有信奉英雄主义的美国可以拯救这个世界”。
从这种贩卖战争的言论中,我读出了某种焦虑感。“美国世纪”似乎已经落下帷幕,却没人有勇气告诉这位昔日的皇帝:“该拿着你的枪回家了”。

作者简介:约翰·皮尔格(John Pilger),1939年10月出生在澳大利亚悉尼。战地记者、电影导演,现定居英国伦敦。他认为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都受帝国主义驱使,以强烈批评这些国家的外交政策闻名。他曾两次获得英国新闻界最高荣誉“年度记者”奖,还曾获得“联合国媒体和平奖”。
2016年12月5日,他最新执导的纪录片《即将到来的对华战争》在英国上映。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2-10 07:01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