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回乡聊天记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371
帖子 1182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7-7-19 08:28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乡聊天记

乡聊天记

去年夏天回国探亲,家乡是西北某省城远郊的一个小村。早晨起来无事,就在村子周围随便转了转。过去肥沃的农田不见了,有些原来的自然村也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很多一、二十层高的楼房,还有更多的楼房正在建造中。另外有几片用红砖围起来的荒芜之地。墙内野草丛生,有些野草长得和围墙一样高。在我们这个小村,很多人也都忙着盖房子。几乎所有盖房子的都是在原来的房子上加盖。原来是一层、二层的,现在再在上面加盖一、二层,有的甚至盖到四层、五层。农民房子早已过剩,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盖房子?后来经了解才知道,除了一小部分人有农民传统的有钱就"置房置地"的思想外,绝大多数人是想通过拆迁来发财。因为传说我们这一带要整村整村的拆迁,拆迁时,根据现有住房面积折算补偿。所以才有那么多人不惜东拼西凑借钱来盖房。村边原来的土路,已经变成了宽阔的柏油马路。路上车来车往,尘土飞扬。那些大卡车上面装的不是沙土,就是用过的水泥砖头之类的建筑垃圾。马路两边人行道上铺的瓷砖,都已经破成了扎眼的碎片。最刺眼的是人行道上移植的树,粗壮的树干直径足有一尺多,树枝几乎砍光了,只在顶部留下二到三个短枝,看上去就像电线杆子。我就奇怪了,为什么不移植小些的树呢?移这么大的树要多大的工作量啊!
接下来几天,和家里人说说话,和乡党邻里聊聊天,又走访了过去的几位朋友,了解到村里一些新的情况。有一天,我特意去看望了我过去中学时的一位数学老师。这位老师属于文革时期的老三届,从县城高中毕业后回到村里,在我们村的学校当老师。颜回是孔子的得意门生,列七十二门徒之首,谦虚一点儿,我当年算是他的得意门生之一。记得他过去对我满有期望。这次一见面,大家都很高兴。他还像过去一样随便,没有一点当老师的架子。我们一边品着茶,一边海阔天空的聊天。天南地北,东拉西扯,无非是回忆过去,摆摆现在,谈论未来。谈着谈着,就谈到了社会,谈到了政治。他还像过去一样,很关心时事政治。他家不但有大彩电, 还订有有线电视。谈话中得知,他的消息来源,主要是凤凰卫视。像不少人一样,他已不太相信中央电视台,但对凤凰卫视则深信不疑。谈话中,我发现他的一些说法在时下很有代表性。其中一个主要点,就是如何看待新中国前后三十年。

要全面的和历史的看待"穷"与“富” 的问题
他反复说过去(毛主席时代)多么多么穷,现在多么多么好。他說那时吃的是黑面馍,喝的是苞谷粥,现在呢,吃的喝的,天天就跟过去过年一样。那时人们住的很拥挤,天一下雨人连大门都出不去(指道泥泞)。现在呢,到处是高楼大厦,高速公路四通八达,连我们村都有几辆卡车和几辆小汽车。他连声说当年老毛胡搞呢,不会搞经济。
我静静地听着,他所說的大部分也是事实。那时(上世纪七十年代)他是个民办教师,挣几个工分,外加一点现金补贴。现在呢,他的两个孩子都长大了,不在身边。平时就他和师母过日子。虽说也就六十多岁,可退休已有好多年了,据说现在每月可领到三、四千元的退休金,在我们那个地方足够他们家日常生活花销。家里分的一点土地租给了别人,后来又差不多都被镇政府征收了。他整天无事可干。自己又不像其他人那样爱打麻将,所以平时除过看电视外,就是骑自行车东游西逛,日子过得很是惬意。
听了他的话,我说,过去我家比你家更穷,你多少还是个民办教师,民办教师当时可是很多人都羡慕的职业。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我们家兄弟姐妹又多,祖上又没有留下什么房产,我家在咱们生产队属于最贫穷户之一。不说别的,我过去一年四季穿的那个破烂相你都是看在眼里的。听到这里时,他若有所思似的微笑了一下。我继续回忆说,那年我攷上了大学,离开了农村,用一些人的话说就好像是跳出了火坑。要说感谢改革开放,我比你更应该感谢才是。他连声说就是就是。
我接着说,从我们家的角度来看,从你的角度来看,改革开放确实好。但是,从我们国家的角度,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 现在看起来改革开放完全背离了毛主席开创的社会主义康庄大道,是复辟倒退,是一条邪路。听了我的话,他显得有点不解。我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人常说“旁观者清”,我去国多年,也算是个旁观者吧。我一直关注国内的政治发展,也注意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对中国的报道,有时在图书馆里也翻一翻有关中国的书刋。当我把中国放在一个全球范围内,比较全面的和历史的审视她的时候,我觉得中国只能走毛主席指引的社会主义道路,而从邓小平开始的官僚买办资本主义道路只能把中国引入死胡同。
我继续说,关于这个"穷"与“富”的问题,要全面的看,要历史的看,要用发展的眼光去看。你比我大十几岁,你比我更能亲身感受和了解新中国是怎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远的不说,就从我们身边说起,我蒙笼记得六十年代早期,我们这里最先进的运辅工具就是"地老鼠车"(一种手推单轮车), 和村里的几辆牛车,牛车的车轮都是木头做成的,大概二千多年前就是那个样子的。给地里上粪,大多数人都是一条扁担,两个担笼,用担子担。后来,我们生产队很快就有了胶轮马车,很多社员家里有了架子车,到了七十年代早期,就有了拖拉机,手扶拖拉机等等农机具。粮食加工方面,我记得小时候看到用牛拉石磨子磨面。怕牛吃磨下的面,给牛蒙上眼睛,戴上笼嘴(类似人用的口罩)。小米和玉米的加工都是用人推碾子碾出来的。磨子碾子那可都是有二千多年历史的古董了。可是很快的我们生产队就有了电磨子,粮食加工完全实现了机械化和电气化。农田方面,把原来一块一块大小不等、高低不平的自留地连接起来,土地实行了集体化。开展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平整了土地,机井水渠形成了灌溉网络。从人们的生活水平来看,七十年代比六十年代就有明显的提高。在教育方面,你上学的时候我们村根本就没有学校,你都是在邻村的学校或者县城的学校上的学,而到我上学的时候,从一年级一直到七年级,全部都是在我们村的学校上的;只有到了高中,才到镇上公社的学校上学。而且,从我的下一年级开始,高中都开始普及了,所有初中毕业生都可以直接上高中。这前后也就是十年左右的时间。回想起来,变化是非常大的。他点头同意。
我接着说,那时候国家的发展很不容易,外受帝国主义的封锁包围,内部是旧中国一穷二白的家底,加上国民文化教育水平十分落后,一切都是从头做起。还有,那时国家的大政方针,都是从国家和人民的长远利益出发,综合考虑,合理布局,平衡发展,没有像现在这样顾今天不顾明天,顾发展不顾环境,顾城市不顾农村,顾沿海不顾内地。那时国民经济的发展是实实在在的发展,没有副作用的健康的发展。

过去“吃不饱饭”是谎言
他说,你说的都没有错,但是那时那么艰苦,一年四季在地里忙个不停,还常常吃不饱。你看现在,人们一年在地里也干不了几天活,只是上上化肥,打打农药,收获的季节你只需要到地头去交钱,别人的收割机就给你收割了。现在谁家里没有陈粮?谁家手里沒有几个闲钱?
我说,说过去吃得不好是可以的,说吃不饱饭恐怕是不符合事实的。以我们家那么穷的境况,我从来就没有觉得过吃不饱。说到这里,他打断我的話,纠正说他所说的吃不饱指的是六二年那阵儿。我接着说,但是现在有些人一提起过去,就说吃不饱饭。这显然是不符合事实的。谎言重复一千遍固然成不了真理,但是谎言重复一千遍会影响和改变普通人的看法。改革开放以来,上至邓江胡习下至公知文痞,电台影视报章杂志,都不遗余力不厌其烦地向人们灌输过去毛主席时代“贫穷”,“僵化”,“吃不饱饭”,“饿死三千万”,等等。你看那个李克强,讲起过去,恬不知耻地给人炫耀他过去给农民开什么“逃荒证"。你作为地方干部不能带领群众脱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你那个平原地带难道比大寨这个山沟沟的自然条件还差吗?看看人家陈永贵是怎么做的。这个人连半点羞耻之心都没有,枉活了六十多岁。还有那个习近平,谈起过去,就说什么“过去”一年都"吃不上一次肉"。看看这些人的格调!你咋不提”过去的过去”是什么样子呢?你咋看不到过去人们战天斗地艰苦奋斗的精神面貌呢?对中国人民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艰苦创业的历史不是肃然起敬,而是抱怨什么“吃不上肉”。你难道就是一头猪,别的什么都不知道,就只知道吃吗?!过去穷是穷了点,细粮和蔬菜没有现在这么多,鸡蛋和猪肉也不像现在这样丰富。但是,比起在那之前的旧社会,不管是国家的面貌,还是人民的生活,都有天翻地覆的变化。我说到这里,见他略有所思,便继续说,你基本上没有经历过旧社会,我更没有,但我爸我妈经历过旧社会,很多人经历过旧社会,我听过我爸和我妈给我讲的旧社会我们家的情况,我也听过许多其它人讲在旧社会他们的遭遇, 我看过许多不同的中国人写的关于旧中国的书,我还在美国的图书馆里看到过许多不同的外国人写的关于旧中国的书,基本上,旧中国就是我从小在学校里了解到的样子。从正反两方面都看了以后, 我确信过去毛主席共产党讲的都是实话。旧中国就是个东亚病夫,是帝国主义和极少数官僚买办的天堂,是广大劳动人民的地狱。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是普遍地提高了,并且提高了𣎴少。这首先是由于过去毛主席时代打下了基础。还有毛主席留下的遗产,保障中国有这么多年和平的国际环境。经过将近四十年的和平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有所提高也是正常的事。还有一点常常被人们忽视,就是过去不管城乡,每家都有好几个孩子。那时候我们村少则一家有三、四个孩子,多则一家有七、八个孩子,平均每家大概有四、五个孩子。现在呢,基本上每个家庭有二个孩子,但是也有一些家庭只有一个孩子。养五、六个孩子与养一、二个孩子,这对一个家庭的生活水平有多么大的影响?想想看,如果过去每家只有一、二个孩子,而现在每家都有五、六个孩子,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很多人没有想过。另一方面,实事求是地讲,现在人们的生活并不轻松。我们这一带自然地理条件优越, 在全国来讲应该是属于比较好的地区。我们村的情况,我了解到也就是一小部分人比较有钱, 包括一些村干部, 一、二家比较红火的农家乐的老板, 和几个在省城的包工头。绝大多数人也就是辛辛苦苦达到或接近小康水平。绝大多数青壮年在外面打工,也有些做小生意小买卖的,养鸡养猪的, 种大棚菜的,还有一、二家买了农用车搞运辅。和他们一聊天,你就知道他们都不容易, 各人有各人的难处。像你这样悠悠闲闲过小康生活的很少。另外, 村里还有几个特困户, 主要是一些孤寡老人,光棍,和家里有人生过大病的。
说到这里,我话锋一转,说道,现在除过生活好了之外,其它基本上都坏了。土地分了,集体没有了,过去很多群众组织, 像共青团,民兵,妇联等都没有了,甚至共产党的基层组织,也是名存实亡。组织起来的群众又变成了一盘散沙。社会乱象丛生,打砸抢明目张胆。我听说前几天我们邻村几个妇女在路边散步,突然一个小青年从后面跑过来,硬是把一个妇女的耳坠撕下来,然后就跑掉了。开始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说那个不但是真的,而且发生了多起类似撕耳坠、扯项链、抢小包的事,现在很多妇女出门上街都不敢戴项链和耳坠,不敢带小包。我接过他的话茬说,最可怕的是整个社会伦理缺失,道德沦丧,一切向钱看,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我提到前一天我散步到村北边,看到一大片凌乱的苞谷地里有很多新盖的平房和楼房,还有一些像种菜的大棚子。那些房子看上去太粗糙,有的甚至歪歪斜斜,根本无法住人。他说那些东西几乎都是一夜之间拔地而起,因为听说上面马上就要征收那片地,于是人们借钱借力拚命地给属于自己的那部分土地上垒砖头盖房子。征地的时候,那些东西都得折价赔尝; 地征过后,那些东西就都成了垃圾了。这些事我已经听说过了。他说现在还有一些征地二道犯子,他们以超过官方百分之二、三十,甚至百分之四、五十的钱从农民手中购得土地,然后再把这些土地以更高的价格转卖给政府或开发商。我倒是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事,可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类似这样投机倒把违法乱纪为了弄钱不择手段的事情随着改革开放而像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这都是“白猫黑猫”作的孽!我说,你也知道,当初人民公社被强行解散后,我们村原先那些队办企业,像砖瓦窑,木工厂,纸盒厂,缝纫社等,都莫名其妙地变成了私有企业, 有些干部和能人发了一笔。最近这些年就是卖地。先期地卖得很便宜,据说近几年每亩地卖到四五十万元, 但最后落到农民手上的,每亩地还不到一万元。这中间谁把钱拿去了? 都是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 包括县上的、镇上的、和村里的,还有那些生产组长(相当于过去人民公社时期生产小队的队长)。据说现在我们这个镇的镇长在县城就有几套房子,还把孩子送到美国去念书,你说他得有多少钱?现在选个组长, 选个村长,都是明目张胆地买选票。据说去年有人为了选村长, 花了上百万元。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当选后都还会捞回来。怎么捞?接着卖地,把剩下不多的那些地卖完,还可以利用职权包工搞钱, 再就是贪污政府给下面的各项拨款贷款。还有,不知你注意到了没有,自从咱们种转基因玉米以来,几千年以来困扰人们的鼠患消失了,那些一尺多长的大老鼠奇迹般地灭绝了。这是什么原因? 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够解释清楚这个现象。你可能也知道, 现在种地每年都得去换种子,因为自己地里长出来的东西已经没法作为种子了。有些种下去长不出来,有些长出来但不结果。我不知道这上面种子的权力是掌握在谁手里,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但巨大的风险是明摆着的:今后一旦有事,种子的来源出了问题,你就是有地也没法种粮食了。再一个,现在种地, 就是下种,施化肥, 打农药。我记得过去人民公社时期, 全面贯彻农业八字宪法,讲究科学种田,合理使用农家肥和化肥, 防止土壤板结。现在,没有人考虑长久地滥使化肥会对土壤产生什么不利影响,没有人考虑喷撒农药会对庄稼和生态产生什么有害作用,也没有人关心大量使用化肥农药对于地下水资源的影响。还有就是环境问题。你看看我们村南村西那些乱倒的垃圾,这些象一座座小山一样的砖头水泥钢筋的建筑垃圾,不但毁了良田,而且造成了永久的环境问题。我们邻村的河,我小时候常去游泳,抓螃蟹,现在成了排污的臭水沟。我们祖祖辈辈吃的井水, 已经被污染得不能吃了, 现在必须付钱买来自城市的自来水。
他说,旧社会我也是了解的, 是不好。但老毛确实不会搞经济,解放后二十多年国家还很穷。
我说,如果你真正了解旧中国,并且也真正了解新中国, 你就绝不会得出老毛不会搞经济的结论。 老毛没有把一个统一强大的中国搞成东亚病夫吧?没有把一个繁荣昌盛的中国搞成一个一穷二白的中国吧? 恰恰相反,他接手的是这样一个烂摊子,帝国主义的预言家们都准备看他的笑话,可是当他离开的时候,这个国家已经变成了一个社会主义的强国。新中国比起旧中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不管是新中国的朋友还是新中国的敌人,都是承认的。
他接过话茬说,过去我们有二弹一星,抗美援朝, 抗美援越,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国家确实强大。但过去人民也确实贫穷,现在经过改革开放国家富强人民富裕也是事实。
我说,贫穷和富裕都是相对的。过去和现在比,生活上确实差一些, 但和解放前比, 则又好很多。期望中国从贫穷落后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一夜之间变成发达的社会主义社会, 这个愿望是好的, 但是是不切实际的。世界上没有一步登天的好事。希望一个新生婴儿在几天之内就长成一个小伙子,那是不可能的。毛主席时代,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困难,但人民的生活水平,随着生产的发展,总的来说一直在提高。我觉得当时的说法和做法是正确的, 就是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逐步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在某些短时间,由于种种原因,人民生活水平可能改善得不够快,甚至有所下降。这是正常现象。关键在于国家发展的方向是否对头,路线是否正确,总的趋势是上升还是下降。毛主席时代, 高举的是共产主义大旗,走的是社会主义新路, 引领的是时代潮流。

潮流。

(这是第二部分)


过去有过去的问题


他说,过去可不像你说的那么好!你那时还小,很多事情可能记不得了。除过“穷”之外,那时候有太多的政治学习,还有“走后门”,等等。
我说,过去毛主席时代好,主要是因为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是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是一个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思想以共产主义为理想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党。毛主席时代的社会主义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在此基础上实行以计划经济为主以市场调节为辅,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发展经济保障供给。在短短的二十多年中,毛主席在探索和发展社会主义的过程中,逐步建立起了一整套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通过对旧文化的扬弃树立了社会主义的新文化新风尚。这是大局势,大方向。过去也不是没有问题。现在人们诟病过去最多的,就是“穷"。但是,这个“一穷二白”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埋怨自己投错了胎,没有生在富贵之家,好像也没有什么道理。另外一个就是这个“走后门”现象。我们都知道,”走后门”现象到七十年代中期已经非常严重了。当时,“当工人吃商品粮”可以说是一部分农村人梦寐以求的理想,我们村那些在省城或者县城工作的人,几乎每家都有把自己初中毕业或者高中毕业的子女通过走后门弄到城市去。我的同班同学王永利,通过“推荐和攷试相结合”的办法上了公社的高中。开学没有几天,就被他爸弄到县上供销合作社当临时工去了。那些在农村有点权的人,也千方百计地通过招工、当兵等渠道把自己或者亲属的子女弄到城市去。像我这样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看到这些现象,真的是既气愤又无可奈何。当年还有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就是有一部分人出工不出力,消极怠工。我们生产队当年就有那么几个人,极端自私。如果是计件工,他们很快就会做完;如果是计时工,他们就给你磨洋工,耍猾,偷懒。城市也是一样。我上研究生时,跟红旗机械厂联合做实验。我清楚的记得,跟我们合作的红旗机械厂的工作人员中,有一、二个该干活的时候就是不干活,总是在一旁慢悠悠地抽烟和聊天。当时因为时间紧迫,我心里很着急,就去找跟我们合作的那个姓潘的工程师。潘老师出面跟他们好言相劝,他们依然迟迟不动。这些走后门、磨洋工等现象都是不正之风。我们的人民共和国就像一个新生的婴儿,伴随着她诞生的时候,会从娘胎里带出来一些污浊,这是很正常的事。党和政府亦充分认识到这些问题,并且在一直想办法解决它们。上世纪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搞得生气勃勃轰轰烈烈,三大改造,三面红旗,社教,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文化大革命,等等。工作中出现了一些问题,走了点弯路,党和政府也很快就认识到了,并切实加以纠正。进入七十年代以后,前进的步伐明显变慢了,不是那么生机勃勃了。党中央在强调学习马克思主义,反修防修的同时,对生产和建设事业重视的不够。我觉得主要原因恐怕是毛主席周总理都上了年纪了,身体又有病,“病困英雄”,精力不济。如果要说过去大的问题的话,主要的问题,恐怕是“有点”太左。我这里要强调只是“有一点”太左,而绝不是邓小平之流所说的“极左”。毛主席教导的“抓革命促生产”是对的,坚持政治挂帅也没有错,强调精神的巨大作用也是针对“东亚病夫”开出的正确药方。只是,相对于政治,经济方面似乎强调的不够,做的不够;相对于精神,物质方面似乎强调的不够,做的不够。毛主席时代,决不是邓小平之流诬篾的什么“极左”,仅仅是“有一点”太左。按照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事物的发展遵循否定之否定的规律。历史也正是如此:蒋介石的极右,导致了毛主席革命的左;毛主席时代的有点太左,产生了邓江胡习的极右反弹。以史为镜,大概可以预测,邓江胡习的极右,必将产生巨大的反弹,导致更大的革命(左)。总的来说,毛主席时代,艰苦创业,满怀希望,虽然也存在这样那样一些问题,就好比一个健康的人偶尔也会有个伤风感冒,实乃正常现象;而现在的中国,外表看上去光鲜,实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有些人把中国比作像一个糖尿病患者,我看更像一个“爱资病”患者。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实际上是官僚买办资本主义


当我说到这里时,他打断我的话,说我们现在搞的也是社会主义,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没有一个固定模式,允许探索。自从改革开放, 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来,我国经济迅速发展,GDP每年増速都在百分之七、八左右。 据一些专家预测,过不了几年,咱国的GDP就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囯家。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我说,从邓小平开始,中国就一步步离开了社会主义道路,退回到解放前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封建官僚买办资本主义道路。邓小平自己很清楚,他不搞社会主义,他就是要搞资本主义,“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是,他又不敢说自己搞的是资本主义;他要明言搞资本主义,人民会立马把他打倒。为了欺骗人民,他就玩弄文字游戏,说我们现在搞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什么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固然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但是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的最基本的特征,就是生产资料实行公有制,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对马克思主义稍有了解的人,谁听说过有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谁听说过有资本家满街跑的社会主义?什么”特色社会主义”?连"山寨社会主义”都不如。中国现在比当年苏联走得更远。当年苏共变修,产生了一个脱离群众的官僚特权阶层,但是生产资料公有制依然存在,因此苏联基本上仍然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现在不但有一个严重脱离群众的封建官僚买办特权阶层,而且还有依附在生产资料私有制基础上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从社会性质上说,现在的中国和解放前的中国没有什么不同。
当我说到这里时,他笑了笑,说我未免有点言重了。我话题一转, 说现在的那些所谓的专家、教授,所谓的经济学家、法学家等等, 坏了良心的不在少数,其中有些干脆就是坏蛋。这些人中, 有些是封建官僚买办的御用文人,有些是被帝国主义收买的汉奸,有些是资本家的走狗, 有些是死不悔改的反动右派,有些是拿台湾的钱的奸细或是台独的卧底。他们是为封建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服务的,是欺骗和麻痹人民的, 我们决不可轻信他们的忽悠。
我接着说,过去三十多年中国经济发展确实比较快, 但是路走歪了,现在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过去经济发展比较快, 主要有这么几个原因:第一,全国人民的辛勤劳动。光看看数以亿计的农民工,背井离乡,几十年如一日,每天十多个小时挣扎在生产流水线上。第二,吃毛主席留下的老本, 吃了三十多年了。这个老本包括毛主席留下的强大的国防和有利的国际安全体系,八亿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民和独立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等。等到把毛主席赢得的国际信誉糟蹋完,等到毛主席时代培养教育的人都退休老去,等到把剩下不多的国企折腾完,把地卖完, 老本也就吃得差不多了。第三个原因是牺牲其它行业例如国防工业来发展轻工业,满足消费。第四个原因是不但不积累反而还透支,浪费了珍贵的自然资源,严重地污染了环境,滥印钞票花子孙的钱。第五个原因是走资, 资本主义能够创造出比封建主义快得多的生产力。尤其在中国,大量优质人力资源加上资本,可以创造出巨大的社会财富。现在中国的经济,已经丧失了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殖民地经济。这主要表现在过去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基本上演变成了残缺不全的打工经济,许多企业成了外资的加工生产车间, 只能挣人家点微薄的工钱;许多重要的经济领域直接被外资控制;每年要进口大量的粮食, 在粮食问题上已不能自给;大量引进和种植有巨大潜在危险的转基因粮食;外贸占经济总量超过百分之六十; 原油进口量占需求的百分之六十以上。一个在经济上不能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国家, 在囯际政治上是不可能独立的; 即使某个时候是独立的, 也是不会长久的。道理很简单:国际社会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然是用实力说话, 如果你不够强大,就无法打破別人对你的制裁和封锁;当你没有了自力更生的能力时, 在别人的制裁和封锁面前, 要么是死,要么是投降。因此, 一个在经济上不能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国家, 迟早会成为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附庸。这是一个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我又说,我当然希望中国富强, 超过世界上任何其它囯家, 但以现在国内外形势来看,可以说是危机四伏, 前景一点都不乐观。他不同意我的悲观看法。虽然他也看到了社会道德沦丧,贫富差距悬殊,群体事件频发,环境日益恶化, 雾霾愈来愈严重,他还提到中日钓鱼岛争端,跑到黃海南海的美国的航空母舰,但他认为现在国家强大, 对内有城管公安武警,对外有人民解放军,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我说, 当年苏联强大不强大? 它的战略核力量和常规军力与美国旗鼓相当,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了美国,美国怕它三分。但是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新思维”,几年之间苏联就四分五裂了。苏联亡于戈氏之手,却并非始于戈氏。戈氏只是压垮骆驼背上的那最后一颗稻草。苏联的命运,是赫鲁晓夫上台时就注定了的。赫氏是通过某种形式的政变上台的,为了维护抢来的权力,他摇身一变,大反斯大林。斯大林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在全球资本主义的包围中,他把苏联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变成了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历史几乎就是斯大林的历史。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必然导致否定苏联的历史,必然导致否定苏联的社会主义,必然导致否定苏共和否定列宁,最后必然导致否定他自己。赫氏大反斯大林,就是在挖苏联社会主义的根基。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三十多年后,苏联终于土崩瓦解了。中国的情况和苏联的非常类似,邓小平就是中国的赫鲁晓夫。当然,转变是从华国锋的反革命政变开始的。从过去几十年各方面陆续披露出来的材料看,华国锋这个人极端自私和虚伪,利欲熏心,既老实而又阴险,既狡诈而又愚蠢。我们都被他欺骗了。现在我们都知道,是他而不是四人帮伪造毛主席遗嘱,是他而不是四人帮大搞阴谋诡计发动反革命政变。但是这个人和邓小平还是有区别的。华国锋发动反革命政变成功后,似乎还想继续走社会主义道路。但是,这实际上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华打着毛主席的旗号,口口声声“继承毛主席的遗志",搞的是反革命的右派政变。虽然政变成功了,但是逻辑上难以自圆其说。第二,政变成功后,上层左派和右派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变化,形势由不了他。不过真正的转折,就像那部电视剧里讲的,还是从邓小平重新掌握大权开始的。像赫鲁晓夫一样,邓小平重新掌权后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的脸变得比川剧变脸还快。他过去赞扬新中国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转身就把新中国说得一无是处;他信誓旦旦地说要世世代代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转身就砍毛主席这面旗帜;他刚刚欢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转身就诬蔑文化大革命是什么“十年浩劫”;他言辞恳恳的发誓”永不翻案”,结果不但翻文化大革命的案,而且翻整个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案,翻整个中国革命的案,翻整个共产党的䅁。以邓江胡习为代表的中国的封建官僚买办势力,披着共产党的外衣,深挖共产党的祖坟。他们疯狂的反对毛主席,把建国以后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所取得的辉煌成就说得一无是处。还有什么“饿死三千万”,“十年浩劫”等等耸人听闻的喧嚣。可悲的是,他们在自掘坟墓而不自知。以邓江胡习为代表的封建官僚买办,丧心病狂地反对毛主席,比起当年苏联赫氏戈氏大反斯大林,挖社会主义墙角,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基础不牢,风雨飘摇。就象苏联的命运自从赫鲁晓夫上台后就注定了一样,中国的命运,在中国的赫鲁晓夫-邓小平1978年重新掌握实权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


他说,经你这么一说,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确实不是什么社会主义。但是呢,过去三十多年中国的发展不是很好吗?管它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只要能使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什么主义都行!
我说,你这是邓小平的“白猫黑猫”嘛。这个不是理论,邓小平也没有什么理论。江泽民把邓小平晚年苦心拼凑的那些大多言不由衷似是而非强辞夺理的东西称作什么“邓小平理论”只会贻笑大方,留下历史笑柄。马克思主义讲究目的与手段的统一。有个目标,还要有达到目标的正确的方式方法,这样经过努力才有可能实现自己的目的,否则,就有可能闹出“南辕北辙”的笑话。而在中国,走官僚买办资本主义道路与国强民富的目标,正是南辕北辙。因此,“主义”之争,姓“资”姓“社”之辩,决不是毫无意义的口水仗,而是有着实质内容、关系走什么道路、决定中国命运的大事。当年毛主席反复强调坚持社会主义,反对资本主义,就是因为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只是走社会主义道路,中国才有光明的前途。而邓小平自鸣得意“发明”的所谓的“不争论”,纯粹是以势压人,是通过把一个大是大非问题的虚无化,来掩盖他死不悔改的走资本主义的本质。历史一再表明,资本主义在中国走不通。从李鸿章,康有为,梁启超,到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等等等等,都失败了。过去走不通,现在照样走不通。首先,社会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中国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已经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搞资本主义是开历史的倒车。第二,搞资本主义必然加剧贫富分化,以中国的国情,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心然日趋激烈,资源、环境问题必将日益突出,最终广大人民群众还是受害者。第三,因为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搞资本主义,必然是封建的和买办的资本主义。在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时代,在中国搞资本主义,只能实行对内压榨、对外投降,没有其它。中国纵然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国土可供开发,有十四亿人民,包括二、三亿农民工可供压榨,无奈资本(主要是帝国主义的跨国资本,和官僚买办资本)的贪婪是无限的,以有限的资源去填补资本的无底洞,中国人民总有被榨干的一天。我一直认为,要想通过走资本主义来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理想,那绝对是缘木求鱼。中国自从改革开放、复辟资本主义以来,经济上有了很大的发展,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吃毛主席留下的老本,和残存的社会主义制度发挥出来的余热。三十多年来,由于搞资本主义,中国社会积累了大量的问题,乱象丛生,积重难返,内忧外患日益严重。整个社会就像一个成熟的大脓包,随时都可能破裂。事实明摆着,资本主义就是一条死路。

Mscn, 记于2017年2月-7月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2-12 12:38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