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序言)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371
帖子 1182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7-7-20 04:2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序言)

第一节耶利问题和学伟问题



我先来解释什么是耶利问题。耶利是地处东南亚最东端的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个当地土著的领袖,在领导他的人民在他的土地上赢得独立之前,他很不明白,也显然很不服气地向一位在当地长期工作的西方学者提出这个问题:为什么欧洲人创造了那么多的货物(goods)而其它地方的人创造的那么少?这个问题在1972年被提出。到25年后的1997年,这位西方学者,人类学家嘉瑞德·艾蒙德写了一本长达570页的名叫《钢铁、枪炮和细菌》[1]的书,来回答这个问题。他的结论概括成一句话就是:不同民族的历史遵循不同的道路前进,其原因是民族环境的差异,而不是民族自身在生物学上的差异。再概括一点,就是:环境决定发展道路,与智商无关。
这个环境因素,他讲得十分地全面,但最核心的精神是所处环境的可供驯化的动植物资源的数量和质量。在这方面欧亚大陆尤其是亚洲西部,新月沃土Fertile Crescent)地带,得天独厚,所以就先发展了。
我当然觉得这个结论是过于矫情了。环境自然会严重地影响到文明发展早期的道路选择。但在类似的环境中,成长出来的文明却可以大不相同。(比如同在新月沃土周围成长出来的古希腊、罗马文明,可是与其它的东方文明大异其趣。)而且现在的动植物资源乃至先行的西方文明的所有基础性的发明创造(比如电动机、内燃机、公路铁路航空交通、比如电脑、互联网),早已是全球共享。那现代的那些同样后起的各个民族的不同的发展速度、程度的区别又从何而来呢?而且这种不同的发展程度、速度呈块状群体分布。这并不能用应当以国家为单位的治理水平的不同来解释。(就说,你无法解释那么一大群挨在一起的国家的治理水平为什么都不好或都好。)
那么我这本书试图解决一个什么问题呢?笔者先斗胆把这个问题也起个名字,叫做学伟问题。它的完整阐述比耶利问题长一点,有如下关于经济发展和西式民主两段:
关于经济发展:(在可以预见的时段内,)在亚、非两大洲,不靠石油,为什么只有东北亚的中、日、韩三个民族(日本+四小龙+将来时的中国),可以臻至发达、现代化?相应地,除了东北亚、除了产油国,为什么亚、非两大洲(第三世界、南方世界)就没有一个发达富裕(定义:人均两万$以上)的国家?
关于西式民主:同样地,在亚、非两大洲,为什么成功复制西方政治制度的国家/政体仅有寥寥三个(日本、韩国、中国台湾[2]),而且它们都在东亚(东北亚)?相应地,除了东北亚,在亚、非两大洲(第三世界、南方世界),为什么就没有出现一个发达富裕的西式民主国家?
其实,答出了第一个问题,同时也就基本上答出了第二个问题。因为如果没有经济上的发达富裕,也就不可能有发达富裕的无论哪种式样的现代民主国家。因此,两个问题其实可以归结为一个,就是:在非西方的世界里,为什么只有东北亚的中、日、韩三个民族,已经(或有把握)追赶西方成功,建成现代化的国家?(这里,已经把那些比如阿拉伯半岛上的产油富裕君主国排除在讨论范围之外。我认为那些国家无论多么富裕,都不能算成功的现代化国家,因为它们始终是依附于其它那些真正的现代化国家的。)
笔者还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还可以解释更多的问题。本人花费数年的光阴,研究了浩繁的数据,也不应当仅仅限于回答一个问题。虽然这个问题可以分成两个问题,而且这两个问题都是正反各一对,其实是四个问题了。事实上,本书对以下一系列的问题都有解答,而且是一个统一相关的解答。
第五、东北亚以外,非产油的非西方国家中,发展到半发达状态(人均1$上下)的极少数国家(比如南非、土耳其),为什么必与欧洲文明深切相关?
第六、为什么拉美的发展会介于发达西方和除东北亚之外的其它亚非国家之间?
第七、在东北亚之后,东南亚为什么似乎会比其它亚非国家有更多的发展机会?
第八、同在东北亚,比起中国台湾、韩国,中国的人均收入(先且不与日本相比)为什么会至今落后不小的一截?或者再扩大一点,为什么越南、老挝、柬埔寨比起它们的东南亚邻居,经济发展水平同样落后不小的一截?或者再扩大范围,为什么东欧的发展,比起西欧也有明显差距?
第九、作为反题,为什么上述那些国家中的大部分,尤其是其中地处东亚者,更尤其中国,近年来(都)表现出一种令世人觉得不可思议的超级的而且持续的发展速度?
第十、在非西方世界,除了东北亚,为什么较多的西式民主(比如印度)并不能像西方世界那样与富裕并行?为什么西式民主在东北亚以外的非西方世界的含金量会小那么多?
第十一、为什么亚洲非洲的产油国的巨额财富也带不来西式民主?
*********************************************************************
其实,林恩/万哈林和同一学派的许多西方学者的书和文章都已经涉及了上述各个问题和大量本人没有论及的其它问题,结论都相当近似。本人将要提供的答案中的相当一部分其实称不上独创。不过,只要你读下去就会知道,本人还是有许多与他们不完全相同的思考。这其中,一部分来源于本人的东方人/华夏人的身份,一部分来源于本人在前计划经济体制下度过的前半生的亲身经历。这种身份和这段经历是那些西方学者不可能亲身体会到的。然后是本人的后半生在西方度过,对西方的长处和短处又有一直居住国内的人所不可能有的亲身体会。
这些独特之处,再加上本人的努力学习,努力思考,希望本书能对这个学派的共同思考增加一些新的篇章。同时我想对这些前辈的精彩思考表示敬意。我尤其想对他们甘居少数,敢冒天下之大不违,违逆许多阻碍认识真理的政治正确,说出那关系全体人类命运的严肃甚至严酷的至少是他们自己坚信的真相的勇气表示崇高的敬意!
第二节三个世界的初步新定义 为了让大家对我的问题理解清晰,笔者现在接着来解释一下自己的有些独创的三个世界的新概念。
三个世界的说法通行已久。在冷战时代,第一世界自称自由世界,当然就是西欧北美澳洲之意。第二世界则是指以苏联为首的东欧集团-苏联集团-华沙条约集团,现在得称是前苏集团了。余下的几乎统统处于发展中的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国家,则号称第三世界-亚非拉-发展中世界/国家
1950-1960年代,这个划分唯一的不妥之处就是日本。它显然身处亚洲,属于华夏文化圈,却的确已经发达,且有着与西方类似的政治制度。到了1970-1980年代以后,接着发展起来的东亚四小龙的身份也尴尬起来。因为它们也已经那么富裕,如何可以继续称之为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政体?
到了1990年柏林墙倒塌,东欧集团瓦解,除了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两个国家以外,其余几乎所有的东欧国家都奋不顾身地排队先后投入了欧盟的怀抱。冷战时代的第二世界不复存在。
第二世界不再存在,第三世界的称呼就失去了逻辑性。但是事实上大家依然在继续使用这个第三世界的称呼。那么到哪里去找这个前苏集团遗留下来的第二世界头衔的继承者呢?现在笔者在本书中就想来完成这个任务。下面本人开始第一次简略陈述自己的三个世界的新概念。
我们这个地球就是一个完整的世界。下一级的属概念其实最准确的是文明。但是笔者下面要划分的世界有些会跨越几个文明,因此并不方便称之为三个文明。好在三个世界的提法流行已久,笔者借用它,不会显得突兀,只是需要注入自己的确切新定义即可。
第一世界就是西方世界。这个概念十分传统,一直就是欧洲美洲澳洲。
新颖一点的有两处。第一是东欧,包括现在的俄国,都属于这个笔者重新定义的西方世界。虽然俄国现在与传统的以西欧为渊源的西方还有些格格不入,但是从长远的历史看,它只能属于西方。它现在已经近乎完全被孤立,已经很难自称一个单独的文明/世界了。
第二点就是笔者把拉丁美洲也划入西方。理由是它的确也无资格自立为一个文明。不把它划入西方世界,还能划入哪里呢?有人会说,因其发展程度较低,一贯上它都被划入第三世界。你怎么把它改了?这个事情后面会反复解释,直到结论。这里暂且打住。
为了让西方世界的这三个细分更有逻辑性,本人从此把传统的发达西方称作西方1、拥有计划经济负遗产的东欧称作西方2,拉丁美洲称作西方3
下面的第二世界和第三世界(亚洲+非洲)合在一起,就是非西方世界的地盘。
第二世界就是东方世界。这里就是一个总的文明,本人把它称之为东方文明。它覆盖的区域是所有亚洲东部,是同一个种族的人居住的地方,简称东亚。在其下,笔者还划分了富裕东亚前公东亚其余东亚三个子区。
富裕东亚就是日本+四小龙。这五个政体的人均收入已经超过2$,比起发达西方,还是稍有逊色,但比起所有非西方世界的非产油国,那都是奇迹。
前公东亚是指那几个曾经施行过全盘公有制/计划经济的东亚国家。这样的国家一共有六个。现在除了朝鲜都已放弃全盘公有制/计划经济。自此以后,这些国家都出现发展飞跃。
其余东亚就是剩下的五个非富非公的国家。它们之间的发展成绩参差很大。
如同对西方世界的细分,本人把富裕东亚称作东方1,前公东亚称作东方2,其余东亚称作东方3。当然如果只按素质分,则整个东北亚+包括中国,可称为素质东方1,其余东亚可称为素质东方2
。按具体场合,我将分别使用这两种分法。

第三世界笔者称之为南方世界。这里包含三个子区,其实是三个文明,就是南亚文明中部穆斯林文明撒南非洲文明
笔者要把它们划在一起,首先是为了简化结构的复杂程度。因为笔者的核心关注在东方,在东方与西方争夺对世界的主导权的准备过程的描述。第三世界/南方世界,或其余的世界,笔者也关注,但的确是第二关注,就觉得不必要分得那么细了吧。
其次,这下面的三个子世界真的也有好些共性。最大的共性就是经济发展不足,发展困难。除非你有无量的石油,而且小国寡民,否则就很难很少寻得机遇,靠发展产业富起来。西式民主,在这三个子世界中,运转得大都不是那么顺畅(西式民主运转不畅)。还有一个共同的因素(国民综合素质偏低)后面也会详述。这将是这个第三世界/南方世界的第二个和第三个共同点。
唐人孟浩然留下过一首诗,正好可以表达本人此时的感慨: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苏联的业绩,已成丘墟。而我们华夏人的业绩,则正待开创。笔者现在要去登临的胜迹,全在电脑中。不过它们可不是虚拟,而是人类切切实实走过的历史的足印。这期间的风云激荡,实在可以让人心旌摇曳、目眩神迷。找出其间别人没有看见或看清的真实路径,则是本人的雄心壮志。
第三节关于发展的一些基本认识 个人认为,政治,当然是人类组织社会的集体生活的最高的一种形式。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每一个团体都追求一种善。而城邦则追求至善。[3]
但是,在政治之下,其实还有着丰富得多,实质得多的社会的、文化的、尤其是经济的生活。(当然还有家庭的、个人的生活等。本书不准备讨论到那么深入。)它们是人类存在形式中更基础的部分,其实也是更重要的部分。它们同时是社会的更形而上的部分的基础,就像楼房的地基和底下的楼层。而(无论是哪一种类型的)政治结构(以及建构它所依赖的意识形态)真的是这个整体的文明结构的最高楼层。它的确有能力统帅其它层。(所以它非常重要。)但它必须以其它的楼层为基础,并为其它的楼层服务。如果没有这个意识,而是以为整个社会都应当为某种政治、或某种意识形态服务,这必是一种暴虐的政治(意识形态)。
宗教的地位则与政治相类。不过本书不会讨论宗教问题。原因前面已述。
为了提纲挈领,这里先把关于发展方面本人达至的一些基本结论作为大胆的假设在这里先行提出。以后再慢慢地论证。
首先:本人认为,政治制度与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之间,没有一种刚性的,单向的因果关联。就是说,不能认为政治是因,其它比如经济与社会的发展是果。不能认为其它一切的发展,都是由政治(制度)的类型或其发展所限定或确定的。说到底就是说,无法论证,在某种(政治)制度形式下,经济与社会的发展,就一定会好,或一定会坏。
所谓路线是个纲其余都是目的说法,是标准历史唯心主义,本人完全不取。
那个人生而平等,都从造物主那里被赋予了诸般权利……”,并据此建立制度,然后要推行到全世界,说来也是类似的历史唯心主义。[4]
其实,倒是如果把上述立论反过来,可以得到多得多的现实的支持:一定的文化、社会、经济现实的基础,会极大地有利于、相对地有利于、相对地不利于甚至极大地不利于某种类型的政治制度的发展。
自上而下的影响和自下而上的约束都是存在的。但自下而上的约束远远大于自上而下的影响。用中国的一句俗话来说就是:通常总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这政治就是胳膊;其它的一切,就是大腿。胳膊拧过大腿的事态也确实发生过。但它们都经不住历史的考验。最多数十年过去,大腿就会把胳膊重新拧回来。
这和一般人在实际生活中感受到的可能不符。但如果你能站得高远,用历史的角度去观察长时段的生活(数十年就行),你会发现,这是真理。比如请你想想,为什么全盘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会被放弃了呢?是不是大腿又把胳膊拧回来了?
这套观点其实并不新奇,它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存在决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笔者的感觉,冥冥之中,还是自有天道。只是为了寻到这个天道,有时人类付出的代价也太大,耗费的时间也太长。迷途之长,可能超过一个人的整整一生。
笔者发现,社会的变迁中有太多的自然的,非人力(尤其是一时的,有意识的,政治的人力)可挽的因素。社会当然是由人构成的,但社会的运动,很多时候是由广大的人群凭借下意识的本能在运动。(比如中国改革开放35年来的造富运动。)领袖们担负的只是开启阀门的责任。但闸门打开后,有多少水可以、可能或成功地流出来,则是在漫长得多的历史中积淀而来,不是一代领袖所能真正左右的。(比如中华民族在当代中国和全世界各地表现出来的经商和科技才能。)(1990-2010年代的西方资本势力全力支持的经济全球化,可作如是观。西方当年的殖民运动,也可作如是观。)
有一个说法叫做历史的迷雾。说的是人们的认识很容易被困在当下。错非有大智慧的人,无法透过历史的迷雾,看清现在许多事情的对错,更难清晰地看到将来。但数十年,上百年以后,回过头来看过去,就容易得多,因为他只需要归纳确凿的过往事实即可得到相对可靠得多的结论。
这些自己得到的结论,经反复考量,还是决定在陈述证据的过程中,尤其是在举证结束以后,再行完整归纳。
第四节民本与民主/民意与民心 西方意识形态在民主这个概念上太过强势,由他们定义的民主的第一要素就是合符西方标准的普选,第二要素就是执政党的轮替。没有这两个标志,他们都不承认是(西式)民主。
这种定义造成我们在讨论非西方的民主时的困难。比如在讨论现实的中国制度民不民主时,双方就陷入了无法达成基本共识的困境。中国学界和官方的说法是中国现在的制度当然是民主的一种,叫做中国特色的民主,更具体是以制度化的协商为主要特征的协商民主
本人觉得中国的特色民主的最核心特征其实还不是协商,而是向人民负责。有一个闻名遐迩的口号就是为人民服务。这个口号太过口语化,以致让人无法注意到其实它比民主这个概念更有包容性。它可以包容西式民主和中式民主,或者更多样的其它民主。西方也有一个传播极广的民主口号,叫做民有(of peuple)、民享(for peuple)、民治(by peuple。这个向人民负责可以直接或十分近似地相等于民享(为了人民),大体上包含民有(属于人民)的实质。所明显不同者,就是民治,即在多大程度上通过人民,让人民自己来治理自己
在这里我们已经可以使用中国的传统思想资源了。在华夏的意识形态传统中,与民主最接近的概念是民本。其基本意思是:人民是国家的根本。在中国的传统中,人民被称作苍生黎民。整体地位极高,人民安居乐业,从来是一切良治的最高目标。但中国传统的确从未把人民视作天下的主权者,认为主权者是抽象的非人格化的,皇帝以天子的身份统治天下。但又承认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自秦以来,虽然君权极盛,但君主的合法性始终或最终还是建立在他能否为苍生黎民提供善治上。
依笔者观察,这个民本主义,已经被当代的中国良好地继承。现实的意识形态就是:为人民服务,就是民主的本质中式的民主,十分地近似于民本。当然还有发展。这个发展的主要内容就是协商。就是怎样为人民服务,怎样向人民负责,要与人民协商
那么为什么不能或不便让人民像西式民主主张和实施的那样通过直接选举和政党轮替,己当家作主呢?这就涉及到下面要讨论的一对更深入的概念:民意和民心[1]
这一对政治学概念比起民本和民主就复杂许多。主要是它们还没有被讨论清楚。
民意好懂,就是通过选举、民意测验、公众舆论等表达出来的直接的公众愿望。民心也是一个中国传统的古老政治概念,比如得民心者的天下。它表达的是人民心灵深处的对某一政治势力或政治主张整体认可或不认可。实践证明,民意是完全可能出错的。而民心则可靠得多。得民心必须符合人民的整体长远根本利益。因此,民心应当是人民的整体长远根本利益在作为整体的人民的心中的正确映射
民意在表层,时时变动,是现象。民心则深刻得多,它可以相当于民意的本质。当代的西式民主政治实践表明,它并不能被民众用选票简单地表达。两者之间,经常有着遥远的距离。怎样跨越这个距离,对西方的西式民主政体和东方的民本政体而言,都是一个极大的难题和考验。
西方的选举民主,太过表面化、太过形式主义,太过追随民众的眼前利益,对选民的平均综合素质要求过高,现在已经陷入明显的困境泥潭。东方的民本主义,则还需要现代化。
人民整体长远根本利益就是民心。如何去把握它,说句实话,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方民主理论在极大多数的时间里试图去解析的范围。因为西式民主说来说去也就是要满足民意。但民意(比如总是要求更少的工作时间,更多的福利。)并不一定符合人民的整体根本长远利益。因此这个民心并不仅仅存在于人民的心中。毋宁说,它更应当存在于一些能超越己身局限的大思想家,大政治家或者他们的群体心中。他们肩负人民的重托,在思考中、实践中,在与人民不间断的密切的交流/协商中,慢慢地去摸索寻找这个最符合人民整体根本长远利益的思想体系和施政方略。如果大体找到,他们就能得到民心。
依笔者看,民本主义和民主主义是人类政治追寻民心的两大流派。我们中国完全有资格把民本主义这个流派推向现代化。我们的确不妨把这个现代化的民本主义称之为中国特色的民主或协商民主。我以为,这条路追求的实质更应当说是民心。或者可不可以说是民心主义?
第五节关于西式民主,关于(政治)制度 先要解释一下现代化西方化的区别。亨氏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以后简称《文明的冲突》)[5]一书给笔者的第一个教益就是明白了这个区别。
现代化很好理解,就是器物层面的一切进步,就是中国洋务运动口号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中的那个。它包括一切物质方面的进步,包括火车飞机轮船电灯电视电话,但却不包括精神,也不包括电视里讲的内容。
那么什么是西方化呢?当然是在精神层面被西方人同化了。一旦彻底完成这个西化,那些非西方文明的人种(比如被自小收养的其他种族的儿童)就除了肤色体型之外,不剩任何自己的东西。概况起来说,西方化就是意识形态、文化和政治制度上被西方同化。对东亚人来说,就是变成香蕉人。(黄皮白心。)
在本书中,经常会用到西方化现代化这两个概念。请大家时时记住它们的区别。
笔者绝不否认,现行的西方的以多党、普选、轮替为基本特征的西式民主制度在满足一定的基础条件的前提是一个不错的制度。但鉴于上节所述本人服膺的方法论和本书将详细陈述的大量事实,本人的确并不认为,这种特定的西式民主模式可以或应当放之四海而皆准,施诸万代而皆灵
按理说结论只应当放在本书的末尾。但是为了读者在审阅时,能够提纲挈领,笔者还是打算把本书的部分结论先行披露。就仿佛是先贤胡适所说,先大胆假设,然后再小心求证
其实说去说来,西式民主制度要良好地运行,可以简化到只需一个必不可少的条件,就是要有一个足够强大的中产阶级。因为用这个条件,就可以把人们常说的其它条件都概括进来。比如要有足够的经济发展水平,足够的教育水平,足够的法治水平,足够的公民社会,足够的西式民主习惯……笔者以为,在中产阶级成长到足够强大的过程中,这些东西都会一起成长。还因为足够一词也足够模糊,可以让笔者避开一切逻辑陷阱。想必大家都听说过大发明家爱迪生的一句名言:给我足够的金钱,我可以发明任何人需要的任何东西。如果发明不成功,他总是可以说:给的钱不够。再给我更多的钱,就会成功。笔者也自我解嘲一下:如果哪个西式民主政体运行得不好,自己总是可以这样辩解:那里的中产阶级还不够强大。
而这个足够强大的中产阶级,只能绝大多数居住在城市中,在工业、商业和文化产业或者说第三产业中生存。那么第二个条件,就是该国/政体必须足够地城市化、工业化甚至第三产业化。在一个社会结构呈金字塔型,甚至倒T型的社会中,在一个以手工农业为基本生产方式的落后国家中,在一个还充斥着文盲的国度里,西式的普选民主制成功运行的概率极低。
个富裕的,呈橄榄形的社会结构,是当代在西方盛行的普选民主制度得以稳定运行的必要条件。因为只有在这样的社会中,中产的多数选民,才能足够理智,足够稳健地使用他们手中的投票权。而西方当下的许多宪政困局,就来源于这个橄榄型的中产社会背景,由于长年的经济困难,已开始趋于涣散。
有人马上会质问,西方的西式民主制度并不是在社会结构已经达到橄榄型以后才开始发展的。笔者马上就会回答他,在西方社会还不是橄榄型以前,他们推行的政治制度并不是现在的普选民主,而是选举有限制的共和制。
基本上,这个选举范围随着中产阶级的扩大而扩大,当中产阶级扩大到超过人口的半数时,普选权就可以实施了。显然他们忌讳的就是占人口多数时的下层人民通过选举制度侵犯创立这个制度的资产阶级、中产阶级的利益。有大量奴隶时(比如1860年前的美国南部各州),自由民绝不可能同意人数多过他们的奴隶拥有选举权从而推翻他们的统治。然后当无产阶级占多数时,有产者们也绝不会接受无产阶级通过投票剥夺他们的财产和特权。
直到中产阶级占了多数,有产者(包括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两方面)知道通过投票他们的基本权益不可能被侵犯了,于是就容忍了普选权。这不是他们今天才看到了普世价值,(美国的《独立宣言》、法国的《人权宣言》宣布普世人权已经超过200年。)而是普世价值直到今天才不会妨碍他们的基本利益了,于是他们就可以让它付诸实施了。
这个本来可以有广泛适应性的制度的关键核心应当是:无论中产阶级有多少,都必须让他们成为社会的核心,主导力量。当中产阶级远不及人口半数时,就必须想办法为他们的政治权利加权。
问题是在人权平等的普世价值已经家喻户晓以后,后进国家已经无法去复制西方用几百年光阴才完成的选举范围逐步扩大的道路,而必须一步到位地去建立直接普选民主。
整个地球的社会结构有没有发展到橄榄形的一天,实在非常可疑。现代西方能在10亿人口的规模上,在数十年间,基本建立并维持橄榄形社会,很可能是一个充满特殊先决条件的例外,它很可能既不能被复制,也不能长期维持。换句话说,宝塔形很可能才是永恒的社会常态。我们应当争取的,很可能只是下面那个底座,尽可能地小一点。
西方的普选制度基本都是在那二战后的黄金三十年中建立。那个时代,西方经济蒸蒸日上,中产阶级占到总人口的一半以上。投起票来,自然温和而稳健。问题是当整体文明态势进入下行通道以后,穷人日增,超过半数。国民投起票来,就会慢慢变得极端。那个时候,普选的西式民主制度就会陷入真正的困境了。
换句话说,西式民主实在是一件很奢侈的东西,没有足够的各方面的资源,你很难把它玩转。它真的好像那个莫泊桑写的《钻石项链》,挂在有钱人脖子上的才可能是真的;挂在穷人的脖子上的,只能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也是借来的,过了今夜就必须归还的。
这个制度的最大缺陷或称漏洞,就是它太过挑剔,它对赋予主权的公民集体的素质,有太高的要求。因为现实说明,即使在发达的西方,那些富裕的、有文化的,并且与西式民主制度一起在几百年的时光中逐步成长起来的公民集体,还会时不时地大发神经,做出种种激情冲动、目光短浅的行动或决策。过于强悍的公民集群还太过经常地在街头演出(准)暴力的戏码,用比如阻塞高速公路、瘫痪公共交通,围堵炼油厂等绑架公共利益的方式来替个别社会群体争取权益。而且像公众贪欲这样的痼疾,哪怕西方公众再清醒、再反复思考,再反复努力勒紧裤带,至少至今,也没有找到治愈之方,或者是还没有看到一个成功治愈的病例。
这个制度还有其它好些弊端。比如对时间和空间上不在投票场域的人的利益,会被忽视。(比如还未出生或长成的后代必须承担的前辈借下的长期债务。比如外国人甚至居住在境内的外籍人的利益没有选票代表。)
这种制度对它所依托的社会还有一种特别的苛求,就是这个社会一定得有足够高的同质性,一定不可以有太过僵硬的种族、民族、宗教或教派的对立和冲突。在这四个方面,都必须有一个占足够优势的主导力量。多党分立,必须在这个主导力量的内部生成。因为,如果不同的党派分别建立这四种之一的极其僵硬而不可能在数年之内改变的对立之上,西式民主的多党轮替必不可行(马来西亚和伊拉克的情形)。如果改变了,那似乎也就永远改不回去。(黎巴嫩和南非的情形。)有幸的是,中国不属于这类情形。
依据从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近年的政治发展/演变中观察到的事实,笔者还发现,作为并非真实独立的政体,它们的各自政治/政体发展会受到它们从属的主权国家的重大牵制/影响/约束。更多或更少地偏向那个主权,都可以成为这种从属政体的内部(西式民主)政治/政体发展的难以撼动的类似上段所述种族/宗教分立的僵硬分野。
据笔者观察,这种制度能够较好地处理的重大社会矛盾,其实只有一种,就是贫富、或者说阶级矛盾,或者说精英与大众的矛盾。而且这还要以中产阶级发育到足够强大,或至少握有足够的权利/权力为前提。
西方人最得意的,就是它们的制度能用民权把官权认真地约束起来。这一点当然已经了不起。但笔者以为,这又是付出了很多的代价(比如承担民粹风险、降低行政效率)才换来的。很抱歉本书不会详细讨论这些代价。那是下一本书的内容。
本节的结论两千三百年前,西方最伟大的学者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就已经给出,他是中产阶级-西式民主基础核心理论的鼻祖。他那笔者认为至今颠扑不破的理论用现代语言概括起来就是下面一段话:中产阶级是西式民主制度的根本社会基础,同时必须是西式民主制度的主导力量。中产阶级强大,西式民主制度就可以强大。中产阶级弱小,西式民主制度绝不可能健全。只有中产阶级当家,才可能同时照顾到所有阶级的利益。穷人或巨富人当家,都只能导致专制。
那么什么才是欠发达[6]国家的理想的政治模式?对此笔者只能暂时提出这样四个原则:第一、相对于发达西方社会和它们的政治制度,欠发达国家更适合拥有的一定是一种更加倚赖精英、领袖的,更加权力集中的政治制度。第二、这些精英和领袖的权力一样应当受到足够的制度性的约束。(比如禁绝终身制、适当范围的任期、选任制度。)第三、有限发展的中产阶级的政治权利应当得到某种形式的适度加权。第四、普罗大众的利益应当得到足够的照顾,虽然本人不主张赋予他们太多、太直接的政治权利。具体的形式则有待各个国家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形,自行探索。笔者已经把这种自己推荐的大致模式取了一个名字,叫做加权民主政体
为了避免混淆以多党、普选、轮替为基本特征的西式民主和其它式样的民主,本书中凡是特指这种西式民主的地方都会无一例外地加上西式这个限定词。在表格中,在一些更加复合的词组中,限于长度,必要时我就用西民这个缩略词来代表西式民主这四个字。其实本书对其它样式的新的民主形式也并没有详加讨论。在某些情况下,本书中使用的民主一词也有超出西式民主的更宽泛的含义,这时当然就不会有西式这个限定词。
本书中还会不停地使用制度一词。在不会引起混淆的语境下,它特指政治制度。若是指其它的制度,前面一般都会加上定语(比如社会、文化)。
前言的以上部分的核心思想,都成型于2013年及更早以前,表达的是那之前本人的思考达到的高度或境界。
2014年初以来,在阅读了一批书籍之后,本人的思想方向有了一个飞跃。关注的中心,论述的立足点,开始从贫富的差异、从中产阶级,向不同的文明之间的差异和冲突转移。
本人早已有相当的察觉,在阅读了亨廷顿先生的《文明的冲突》一书之后,更进一步地加深了这样一个领会:西方文明和非西方的文明是在相当不同的土壤中生长起来的两类文明。它们不可能完全同质化,在政治方面尤其如此。
笔者倒是赞成亨氏的这个观点:西方的文明,有它独特的价值。这些价值,无法普世,但必须精心地加以保存。(他的言外之意是:西方文明的价值,独特而宝贵。但它们非但不能普世,而且,若不精心保护,还有绝种之虞。你不相信吧?笔者后面会慢慢更仔细地介绍亨氏的观点。)
也因此,人类社会的将来,很可能拥有多种至少部分不同的政治体制。它们分别更加适合于西方文明、东方文明和其它非西方的文明、社会、国家。至于其中的细节,现在已经可以看到许多端倪。更多详情,都要等待将来的历史发展来确定厘清。这方面的论点,本书的许多地方,都会加以阐述;要到总结论之中,才能充分发挥。

[1]GUNS, GERMS AND STEEL 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 Jared Diamond, W. W. Norton &Company,New York, 1997.         
[2]中国一部分,但拥有单独关税地位的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将不断地出现在本书中。为了不与其它国家混淆,笔者将把它们称作政体。两者混合时,则称国家/政体。如果不混合,则称国家。如果个别地方误称,请不要上纲上线。这不是本书关心的主题。         
[3]亚里士多德,《政治学》,卷一。原话有一大段,这里概括的是毫无疑义的大意。         
[4]稍微说详细一点,我的意思是:《五月花号公约》、《美国独立宣言》,也是建立在一个具体的社会基础之上。(比如,如果有一群中国人或阿拉伯人要在一个蛮荒之地殖民,他们的会起的章程肯定与欧洲人的不一样。)那些似乎的公理,其实并不是天授。它们并不可能简单地、先验地放之四海而皆准,施诸万代而皆灵。有人肯定会说,那不同的理念也有先进与落后之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适合于不适合之分。要改造制度,必须先改造社会。否则就只能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橘移淮北则为枳。甚或邯郸学步,反失本步。         
[5] Samuel P·Huntington, 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 1993.         
[6]欠发达(underdeveloped, less developed)这个词并不通行,相对发达(developed)而言,不够发达之谓。笔者想用这个词来替换现在通行的发展中developing)一词,尤其是当描述的对象是那些最不发达的国家时。因为发展中只是一个主观的期许,并不是客观的描述。事实上,许多号称发展中的国家,只怕会长时间地停留在欠发达甚或深度的不发达之中而不是在发展中。称它们为欠发达国家,已经客气。真正的正在像样地发展中的国家,其实数量相当有限。这是本书将揭示的严酷现实之一。 [img][/img]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前言)
作者:刘学伟   来源:三人网   已有 359人浏览  放大  缩小





【公布缘起】这部书稿已经完成三年,甚至已经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签署了出版合同。但是在出版社高层最后集体审查时,还是未能过关。给出的结论很简单:“暂不宜在本社出版”。责任编辑许琳女士告诉我的原因则更仔细。概略如下:“在中国出版学术图书,有别于做研究,也有别于在网络、报纸、杂志上发表文章。在我看来,出版学术图书必须同时满足五个维度上的要求,一是政治性,二是思想性,三是科学性,四是规范性,五是可读性。而学术研究和发表网络文章则不一定要五条全部具备。学术研究侧重思想性、科学性和规范性,网络文章更侧重思想性和可读性。出学术书难就在于五个条件都需要,出学术书容易在于只要五个条件都及格,而对五个方面的高水准并不深究。所以,可以在学术图书市场上看到思想性平平、科学性欠佳、无创新、四平八稳的图书。这些书的价值不高,但在现有的要求下是可以出版的。具体到您的书稿,从上述五个维度来审视,则会发现一个很奇怪的图谱,如果以1-5星来评价,1-2星算不及格、3星算及格、4-5星算良好,那么您的书稿的评分应该是政治性1分、思想性5分、科学性4分、规范性2分、可读性3分,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打分。这是我见过的最不规则的书稿图谱:思想性和科学性很好,可读性也不错,但由于规范性和政治性得分不及格,特别是在我们社要求政治性和规范性的权重更高的情况下,想在我社出版,真的很困难。”                 
时代演变很快。不过两年,笔者发现,许多当时觉得超前的认识现在已经显得过时。为了避免更多地丧失时效,本人决定把该书稿的的内容逐章公布出来。今天是前言。以后大体一周一章。需要大体十次可以公布完全文。                 
本人这两年来思想的演变的最大部分是,发现文明的冲突并不能概括当代世局演进原因的全部,甚至最主要的原因。以前一直没有注意到,现在开始注意到的另一个重大原因是科技进步,是自动化、智能化带来的两极分化和就业机会的减少。                 
西方陷入经济困境,以特朗普为首的人大叫是因为新兴国家首先是中国“偷走”了他们的就业机会。但是,无计其数的西方服务业岗位并没有被转移到东方,而是由于自动化、智能化而就地消失的。这个方向似将愈演愈烈,最后很可能成为将来世情发展的至少与文明冲突并列,甚至更重要的主导因素。                 
                        在本人这部书稿中,完全没有涉及到此点。本人刚刚开始关注这方面的发展。已经有一篇40000字的文章叙述笔者的有关心得。该文的题目叫《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点击打开)就在《三人网》中即可找到。                 
                        这里要特别感谢《太平洋通》出版社的朱人来先生为本书制作的封面。                 
                        敬请大家关注:如有任何意见,请在文末留言。我都会及时答复。    学伟顿首                 
                        【摘要】耶利问题和学伟问题                                         我先来解释什么是耶利问题。耶利是地处东南亚最东端的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个当地土著的领袖,在领导他的人民在他的土地上赢得独立之前,他很不明白,也显然很不服气地向一位在当地长期工作的西方学者提出这个问题:“为什么欧洲人创造了那么多的货物(goods)而其它地方的人创造的那么少?” 这个问题在1972年被提出。到25年后的1997年,这位西方学者,人类学家嘉瑞德·艾蒙德写了一本长达570页的名叫《钢铁、枪炮和细菌》的书,来回答这个问题。他的结论概括成一句话就是:不同民族的历史遵循不同的道路前进,其原因是民族环境的差异,而不是民族自身在生物学上的差异。再概括一点,就是:环境决定发展道路,与智商无关。                 
                        这个环境因素,他讲得十分地全面,但最核心的精神是所处环境的可供驯化的动植物资源的数量和质量。在这方面欧亚大陆尤其是亚洲西部,新月沃土(Fertile Crescent)地带,得天独厚,所以就先发展了。                 
                        我当然觉得这个结论是过于矫情了。环境自然会严重地影响到文明发展早期的道路选择。但在类似的环境中,成长出来的文明却可以大不相同。(比如同在新月沃土周围成长出来的古希腊、罗马文明,可是与其它的东方文明大异其趣。)而且现在的动植物资源乃至先行的西方文明的所有基础性的发明创造(比如电动机、内燃机、公路铁路航空交通、比如电脑、互联网),早已是全球共享。那现代的那些同样后起的各个民族的不同的发展速度、程度的区别又从何而来呢?而且这种不同的发展程度、速度呈块状群体分布。这并不能用应当以国家为单位的治理水平的不同来解释。(就说,你无法解释那么一大群挨在一起的国家的治理水平为什么都不好或都好。)                 
                        那么我这本书试图解决一个什么问题呢?笔者先斗胆把这个问题也起个名字,叫做学伟问题。它的完整阐述比耶利问题长一点,有如下关于经济发展和西式民主两段:                 
                        关于经济发展:(在可以预见的时段内,)在亚、非两大洲,不靠石油,为什么只有东北亚的中、日、韩三个民族(日本+四小龙+将来时的中国),可以臻至发达、现代化?相应地,除了东北亚、除了产油国,为什么亚、非两大洲(第三世界、南方世界)就没有一个发达富裕(定义:人均两万$以上)的国家?                 
                        关于西式民主:同样地,在亚、非两大洲,为什么成功复制西方政治制度的国家/政体仅有寥寥三个(日本、韩国、中国台湾),而且它们都在东亚(东北亚)?相应地,除了东北亚,在亚、非两大洲(第三世界、南方世界),为什么就没有出现一个发达富裕的西式民主国家?                 
                        其实,答出了第一个问题,同时也就基本上答出了第二个问题。因为如果没有经济上的发达富裕,也就不可能有发达富裕的无论哪种式样的现代民主国家。因此,两个问题其实可以归结为一个,就是:在非西方的世界里,为什么只有东北亚的中、日、韩三个民族,已经(或有把握)追赶西方成功,建成现代化的国家?(这里,已经把那些比如阿拉伯半岛上的产油富裕君主国排除在讨论范围之外。我认为那些国家无论多么富裕,都不能算成功的现代化国家,因为它们始终是依附于其它那些真正的现代化国家的。)                 
                        笔者还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还可以解释更多的问题。本人花费数年的光阴,研究了浩繁的数据,也不应当仅仅限于回答一个问题。虽然这个问题可以分成两个问题,而且这两个问题都是正反各一对,其实是四个问题了。事实上,本书对以下一系列的问题都有解答,而且是一个统一相关的解答。                 
第五、东北亚以外,非产油的非西方国家中,发展到半发达状态(人均1万$上下)的极少数国家(比如南非、土耳其),为什么必与欧洲文明深切相关?                 
第六、为什么拉美的发展会介于发达西方和除东北亚之外的其它亚非国家之间?                 
第七、在东北亚之后,东南亚为什么似乎会比其它亚非国家有更多的发展机会?                 
第八、同在东北亚,比起中国台湾、韩国,中国的人均收入(先且不与日本相比)为什么会至今落后不小的一截?或者再扩大一点,为什么越南、老挝、柬埔寨比起它们的东南亚邻居,经济发展水平同样落后不小的一截?或者再扩大范围,为什么东欧的发展,比起西欧也有明显差距?                 
第九、作为反题,为什么上述那些国家中的大部分,尤其是其中地处东亚者,更尤其中国,近年来(都)表现出一种令世人觉得不可思议的超级的而且持续的发展速度?                 
第十、在非西方世界,除了东北亚,为什么较多的西式民主(比如印度)并不能像西方世界那样与富裕并行?为什么西式民主在东北亚以外的非西方世界的含金量会小那么多?                 
第十一、为什么亚洲非洲的产油国的巨额财富也带不来西式民主?

请点击下图打开PDF正文链接: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03日   来源时间:2017年07月03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 本帖最后由 九峰 于 2017-7-20 04:35 PM 编辑 ]

顶部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371
帖子 1182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7-7-20 04:2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一编  绪论

第一章   文明与世界概论

第一节  文明概念的历史定义

在前言中,笔者已经说明,本书以新的三个世界的划分为基本的架构。论述则以(经济)发展和(政治)西式民主为两个主要的议题。这些概念,前言中已有明确概述。但在本书中将要大量使用的,还有两个重要的概念,就是文明和国民综合素质,前言中未有详述。本章的核心内容,就是对这两个概念加以明确的描述。

在这个描述的开端,本人要慎重地申明,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和汤因比的《历史研究》两本书的关于文明的观点对本人确实大有启发,让自己看那些同样的事物有了不同的眼界。我现在真正开始领会到,人类的发展方式,无论是经济、政治还是文化,归根结底,都依文明的不同做最大的归类。理解了这些文明的过去和现在,你就能比较可靠地大致推断它们的未来。

……………………

第二节  三个世界的进一步定义

宏观超简文明史引述和评点完毕。现在开始详细地解释本人的三个世界九个子世界。

第一世界即西方世界,包括三个子世界:西欧北美澳洲称传统西方/发达西方、东欧集团即前公产主义集团的欧洲部分、拉丁美洲。第二世界称东方世界/东方文明,分高素质东亚/东北亚+、前公东亚和其余东亚三个子区。第三世界称南方文明,包括南亚、中西亚北非和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简称撒南非洲三个子世界。

这里是三个世界的一些最基本的数据:

在本书论及的158个政体中,属于西方世界的共有70个。余下88个中,17个属于东方世界,71个属于南方世界。在2011年,全世界总人口68亿3186万。其时西方世界的人口共有17亿1971万,东方世界的人口有21亿1275万,南方世界有人口29亿9940万。西方世界人口占全球总数的25.18%,东方文明占30.92%,南方世界则占43.90%。

在同样的年头,西方人拥有452 272亿$的GDP,即全球总产值694 905亿中的65.08%。而东方人则仅拥有171260亿$,即全球产值的24.65%。南方人仅拥有71 373亿$,即全球产值的10.27%。西方人的人均收入是26 299$,东方人的人均是8106$。南方人的人均收入是2380$。东方人与西方人的差距是3.24倍,南方人与西方人的差距是11.05倍,南方人与东方人的差距是3.41倍。发达西方的(西欧北美澳洲)单独的人均是45 150,是南方人的18.97倍,东方人的5.57倍。

…………

第二章  国民智力(素质)水平总论

第一节  关于智力(素质)水平的一般论述

这里要引入一个颇具争议的新概念就是智力(智商)/(素质)水平(IQ:Intelligence quotient/diathesis),而且是国民智力(素质)水平(IQ/diathesis of Nations),就是以国家和民族的尺度论的智力(素质)水平。

智力(素质)水平这个概念已经是众所周知,没有争议。它指的就是一个个体的人的聪明程度。普通正常的成年人的平均智力(素质)水平就应当是100。当然所有人的智力(素质)水平不可能一致。有的人会更高,被称作聪明人,学业事业上自然会有更多的成功机会。有些人的智力(素质)水平会更低,学业事业上想有成就自然就会更加困难。这些不同智力的人数,在一个自然组成的人群中呈正态分布,亦称钟形曲线(Bell Curve)分布。就是说处于中间平均值上下的人最多,向两边发散,则越来越少。

话至于此,都是常识,似乎根本就不必说。但如果把这个智力(素质)水平的度量从个人扩大到群体,尤其扩大到民族、种族,立马就变成一个争议极大的问题。这个争议有两个层面:第一、个体的人之间有智力差异,毫无疑问。但放大到民族或种族的层面,这种差异是否存在,如何测量,就很难达成统一意见。有些学者研究测量说有,有些学者研究测量则说无。第二、这个差异即或是有,可否拿来在学术研究上使用,是否应当完全打入学术禁区,又是第二层面的问题。

对这个问题的研究,在英语国家似乎比在欧洲大陆要自由得多。可以找到很多的英语的出版物讨论这个问题。本章有关国民智力(素质)水平的数据和一部分观点引自两位西方学者合写的三本书。这两位作者为北爱尔兰阿斯特大学心理学名誉教授理查德·林恩Richard Lynn 和芬兰坦佩雷大学政治学名誉教授塔图·万哈宁 Tatu Vanhanen。这三本的题目分别是:《智力水平和国民财富IQ and the Wealth of Nations》 2002年出版;《智力水平和全球不平等IQ and Global Inequality》 2006年出版;《智慧:各种社会科学的一个统一架构INTELLIGENCE: A Unifying Construct for the Social Sciences》,2012年才出版。这三本书的核心思想一脉相承,就是:每一个国家或民族或种族甚至文明都有自己作为一个集体的与他者不同的平均智力(素质)水平。而这个平均智力(素质)水平对于该人群共同体的命运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

【点击下图看PDF完整文件】

顶部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371
帖子 1182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7-7-20 04:2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三)

点击这里,可看本书稿(之一)、(之二)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一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之二)

第二编  三个世界九个子世界的全面分区解析
这一编是本书的核心证部分。笔者全面展开分析三个世界九个子世界国民素质、人均收入、发展速度西式民主指数四个要素之间的错综关系。

遵循从个别到一般的认识规律。分析先从最细的分区开始,然后逐步综合。

第三章 西方世界的分区解析
笔者提前告诉你,在这个世界里,西方人为他们自己立,也是根据他们自己的实践归纳出的许多规律,运行还算错。比如西式民主与经济发展水平的相关性笔者还会挖掘出,虽然在西方的(乃至仅在西欧)范围内那个有限的国民综合素质的差异,都会导致完全可以观察出来的发展水平差异。这个规律在东欧也会很好地重复但是在拉美表现得会差一些,不过也比后面还会去考察的非西方世界清晰得多。

第一节 西式民主的正统:西欧北美澳洲加以色列
我们先来看西方的正统,西欧北美澳洲加以色列。

表3.1 发达西方数据总表

国家名称
                               

国民综合指数
                               

西式民主指数
                               

人均收入1960$
                               

人均
                               

收入1990
                               

$
                               

人均
                               

收入2011
                               

$
                               

年均增长1960
                               

2011
                               

年均增长19902011
                               

GDP
                               

2011
                               

$
                               

2011人口
                               


                               

荷兰
                               

100.4
                               

8.99
                               

1 069
                               

19 721
                               

50 087
                               

8.63
                               

5.09
                               

8 363
                               

1 670
                               

加拿大
                               

100.4
                               

9.08
                               

2 295
                               

20 968
                               

50 345
                               

7.62
                               

5.34
                               

17 361
                               

3 448
                               

瑞士
                               

100.2
                               

9.09
                               

1 776
                               

35 491
                               

80 391
                               

8.59
                               

4.78
                               

6 357
                               

791
                               

比利时
                               

99.3
                               

8.05
                               

1 279
                               

20 350
                               

46 469
                               

7.70
                               

4.50
                               

5 115
                               

1 101
                               

英国
                               

99.1
                               

8.21
                               

1 381
                               

17 688
                               

38 818
                               

7.14
                               

4.26
                               

24 316
                               

6 264
                               

奥地利
                               

99.0
                               

8.62
                               

935
                               

21 366
                               

49 707
                               

8.48
                               

4.54
                               

4 185
                               

842
                               

新西兰
                               

99.0
                               

9.26
                               

2 313
                               

12 907
                               

32 343
                               

6.59
                               

5.70
                               

1 425
                               

441
                               

德国
                               

98.8
                               

8.34
                               


                               

21 584
                               

43 689
                               


                               

3.56
                               

35 706
                               

8 173
                               

瑞典
                               

98.6
                               

9.73
                               

1 984
                               

28 556
                               

56 927
                               

7.29
                               

3.83
                               

5 381
                               

945
                               

冰岛
                               

98.6
                               

9.65
                               

1 409
                               

25 012
                               

44 072
                               

8.24
                               

3.84
                               

141
                               

32
                               

法国
                               

98.1
                               

7.88
                               

1 344
                               

21 384
                               

42 377
                               

7.71
                               

3.89
                               

27 730
                               

6 544
                               

澳大利亚
                               

98.0
                               

9.22
                               

1 828
                               

18 405
                               

60 642
                               

8.78
                               

7.27
                               

13 718
                               

2 262
                               

美国
                               

97.5
                               

8.11
                               

2 881
                               

23 038
                               

48 442
                               

6.83
                               

4.70
                               

150 940
                               

31 159
                               

挪威
                               

97.2
                               

9.93
                               

1 442
                               

27 732
                               

98 102
                               

9.32
                               

6.99
                               

4 858
                               

495
                               

丹麦
                               

97.2
                               

9.52
                               

1 364
                               

26 428
                               

59 684
                               

8.11
                               

4.36
                               

3 327
                               

557
                               

西班牙
                               

96.6
                               

8.02
                               

396
                               

13 415
                               

32 244
                               

9.90
                               

5.13
                               

14 908
                               

4 624
                               

意大利
                               

96.1
                               

7.74
                               

804
                               

19 983
                               

36 116
                               

8.15
                               

3.20
                               

21 948
                               

6 077
                               

马耳他
                               

95.3
                               

8.28
                               


                               

7 075
                               

21 210
                               


                               

6.13
                               

89
                               

42
                               

卢森堡
                               

95.0
                               

8.88
                               

2 236
                               

33 183
                               

115 039
                               

9.09
                               

7.64
                               

595
                               

52
                               

爱尔兰
                               

94.9
                               

8.56
                               

684
                               

13 636
                               

48 423
                               

9.69
                               

7.48
                               

2 173
                               

449
                               

以色列
                               

94.6
                               

7.53
                               

1 366
                               

11 264
                               

31 282
                               

9.08
                               

7.57
                               

2 429
                               

777
                               

葡萄牙
                               

94.4
                               

7.92
                               

357
                               

7 848
                               

22 330
                               

8.82
                               

5.47
                               

2 375
                               

1 064
                               

希腊
                               

93.2
                               

7.65
                               

534
                               

9 187
                               

26 427
                               

8.6
                               

5.7
                               

2 987
                               

1 130
                               

塞浦路斯
                               

91.8
                               

7.29
                               


                               

7 293
                               

22 112
                               


                               

7.33
                               

247
                               

112
                               

法国及以北
                               

98.8
                               

8.38
                               

1 345
                               

21 263
                               

46 009
                               

8.46
                               

4.17
                               

130
908
                               

28 454
                               

海外西方
                               

97.8
                               

8.28
                               

2
756
                               

22 446
                               

49 167
                               

9.33
                               

4.92
                               

183 444
                               

37 310
                               

法国以南
                               

95.8
                               

7.83
                               

641
                               

15 429
                               

32 538
                               

5.88
                               

4.23
                               

44
983
                               

13 826
                               

合计/平均
                               

97.8
                               

8.24
                               

1
839
                               

20
796
                               

45
150
                               

8.19
                               

4.55
                               

359
332
                               

79
587
                               

第一小节 发达西方的经济
我们现在有三个因素分析:国民综合素质、人均收入、增长率。

我们先来看综合素质与人均收入的关系。



3.1:发达西方国民综合素质、人均收入之关系

应当可以看到,即使在西欧的范围内,在高国民素质的区域里,不大的素质梯度依然会对发展水平造成完全可见的影响。

法国以南或者说国民素质不到97分的国家,比起法国以北或者国民素质分数97以上的国家,发展水平就是要差一些。

海外西方的国家,则在这两者之间。

唯一的例外是卢森堡。两个理由,第一国家小人口第二搞金融容易。

法国以南的欧洲人的确更懒散一些。这很可能与地中海沿岸的更灿烂的阳光有关。 到过西班牙旅游的人都会知道,西班牙人雷打不动午休时间从12点15点,长达3小时。然后晚上上班到20点22点才开晚饭。西班牙人的懒散也算得上是举世闻名。他们起北欧要穷上那么一些,也真是不冤枉的。

由于这个关系很重要,我们再用双数据柱线来看一遍。人均4万$以上的国家共16,其综合素质水平97分以上占14。反过来,素质分数在97分以上的,只有两个人均收入在4万$以下而且落后不远。



3.2:发达西方国民素质与人均收入之关系


相反地,素质分数在97以下的9个国家中,只有两个收入在4万$以上,而且这两个国家卢森堡54万、爱尔兰449万)的人口都很少。人口千万以上的相对略低素质的国家,人均收入没有一个达到4万$

请看分三类:法国以南很好。法国以北加权就很好,不加权就相反。这是因为那几个反常的高都是小国所致。海外西方则是大国略强,小国略弱,不遵循素质/收入关系。

请看相关系数:不加权稍有。加权中有。

相关系数
                               
加权
                               
不加权
                               
法国及以北
                               
0.731
                               
-0.449
                               
海外西方
                               
0.125
                               
-0.225
                               
法国以南
                               
0.703
                               
0.607
                               


讲法语地区比讲德语或讲英语地区发展略次,是可以普遍观察到的现象。比如比利时的法语区和弗拉芒语区、瑞士的法语区德语区、加拿大的法语区和英语区之间,都有一目了然、并当地两族居民普遍承认的发展差碍于政治正确,造成这种差距的原因则似乎并未有人认真探讨

论到发展速度,发达西方是全世界发展最均衡的地区。50发展速度在6.59-9.00%之间,20年发展速度在3.20-7.64%之间。看不出发展速度与国民综合素质或已经达到的人均收入有什么明显的相关性。唯三比较特别的就是卢森堡、挪威和瑞士,已经头等富裕,还能相对高速发展,应当是它国家小,又找对了发展途径治理成功)所致吧。

第二小节  发达西方的政治
现在来看国民素质与西式民主指数的关系。在这里当然有关系了虽然相关性比起上一张图显然差一些。例外多一点的大概就是卢森堡爱尔兰挪威。爱尔兰大概是世外桃源效应。卢森堡应当是超级富裕所致。挪威富裕和世外桃源双重效应。

相关系数=0.590(已按人口加权)


相关系数=0.568(不按人口加权)



3.3发达西方国民素质与西民指数之关系

西式民主为西欧人所创可以说这个制度就是为她们自己量身定做。我无法不承认这个制度是当今世界上所有制度中最完善之一。可惜是它还是有很多的漏洞。更可惜的是它并不能放之四海而皆准。

请大家注意,居于上方的挪威、丹麦、瑞典、冰岛四国国家都北欧国家。而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孤悬海外。如果观察者六个国家的人口构成,可以发现,这里的移民都不多。就是有,也多是东亚移民。可不可以说 ,西式的制度最适合于欧洲人,其次适合于东亚人?

再看看居于下方的那些国家,你有没有发现,这些国家的特定来源的移民都很多

法国、意大利和希腊,都是西式民主尤其是意识形态的发源地。它们现在都在很可能是特定的原因领先走下坡,让本人深感遗憾。

这个制度很可能必须依赖的文化和历史背景,根据亨廷顿,有八条之多。这个问题放在最后的结论中再详

看相关性:素质和西民这里有中等以上的相关性无论加权与否。

再看下图西式民主与人均收入的关系可以明显看到,两者的相关性好于素质指数与人均收入相关性。相对向好的方向的例外是卢森堡、挪威和瑞士三例。都可以解释为,在小国家的成功治理。



3.4发达西方西民指数人均收入之关系

一般而言。排在综合素质地理文化渊源、人均资源数量之后,带有偶然性的治理水平是决定/影响发展水平的第四号因素。

看相关性:依然是中等偏上无论是否加权。

最后换一种图再来看一次素质指数与西民指数之间的关系。



3.5:发达西方国民素质与西民指数之关系

由于西方发达国家的这两个指数都又高又齐,为了看见差别,只能把下面同样的一截都切去,只比较顶尖上不同的一部分。

即使是这样,我们还是可以看见明显的相关性。而且不相关的部分都可以找到解释。

比如正向明显超常的有8个国家。第一、它们除了澳大利亚只有数百人口。第二、除了卢森堡,它们不是在海外,就是在北欧。总之都有一些可以取巧之处。

比如负向明显失常的国家三个,英国和法国人口都相对多移民人口也多。比利时好像就只有用治理水平稍差来解释。这个国家有势均力敌的两个族群,能和衷共济到如今这个水平,也只有欧洲国家才做得到。

那些人口大国:美国、德国、法国、英国、西班牙、意大利,都创造不了奇迹。

最后,综合素质水平稍差的几个国家,其西民水平,还是无可避免地叨陪末座。

第二节  转型完成大半的东欧

3.2  前公东欧数据总表

国家名称
                               

国民综合指数
                               

西式民主指数
                               

人均收入1990
                               

人均收入2000
                               

人均收入2011
                               

%
                               

1990
                               

2000
                               

%
                               

2000
                               

2011
                               

GDP
                               

2011
                               

2011年人口万
                               

爱沙尼亚
                               

99.7
                               

7.61
                               


                               

4 144
                               

16 556
                               


                               

14.86
                               

222
                               

134
                               

捷克
                               

98.9
                               

8.19
                               

3 738
                               

5 724
                               

20 407
                               

4.35
                               

13.56
                               

2 152
                               

1 055
                               

匈牙利
                               

98.1
                               

6.96
                               

3 186
                               

4 543
                               

14 044
                               

3.61
                               

11.95
                               

1 400
                               

997
                               

斯洛伐克
                               

98.0
                               

7.35
                               

2 218
                               

5 330
                               

17 646
                               

9.17
                               

12.72
                               

960
                               

544
                               

克罗地亚
                               

97.8
                               

6.93
                               

5 185
                               

4 862
                               

14 488
                               

-0.64
                               

11.54
                               

639
                               

441
                               

斯洛文尼亚
                               

97.6
                               

7.88
                               

8 699
                               

10 045
                               

24 142
                               

1.45
                               

9.16
                               

495
                               

205
                               

俄罗斯
                               

96.6
                               

3.74
                               

3 485
                               

1 775
                               

13 089
                               

-6.52
                               

22.11
                               

18 578
                               

14 193
                               

波兰
                               

96.1
                               

7.12
                               

1 693
                               

4 454
                               

13 463
                               

10.15
                               

11.7
                               

5 145
                               

3822
                               

拉脱维亚
                               

95.9
                               

7.05
                               

2 788
                               

3 302
                               

12 726
                               

1.71
                               

14.44
                               

283
                               

222
                               

白俄罗斯
                               

95.0
                               

3.04
                               

1 705
                               

1 273
                               

5 820
                               

-2.88
                               

16.42
                               

551
                               

947
                               

乌克兰
                               

94.3
                               

5.91
                               

1 570
                               

636
                               

3 615
                               

-8.64
                               

18.98
                               

1 652
                               

4 571
                               

立陶宛
                               

94.3
                               

7.24
                               

2 841
                               

3 267
                               

13 339
                               

1.41
                               

15.1
                               

427
                               

320
                               

保加利亚
                               

93.3
                               

6.72
                               

2 377
                               

1 601
                               

7 158
                               

-3.88
                               

16.16
                               

535
                               

748
                               

波斯尼亚
                               

93.2
                               

5.11
                               


                               

1 491
                               

4 821
                               


                               

12.45
                               

181
                               

375
                               

亚美尼亚
                               

93.2
                               

4.09
                               

637
                               

622
                               

3 306
                               

-0.24
                               

18.19
                               

102
                               

310
                               

摩尔多瓦
                               

92.0
                               

6.32
                               

972
                               

354
                               

1 967
                               

-9.61
                               

18.71
                               

70
                               

356
                               

罗马尼亚
                               

91.0
                               

6.54
                               

1 650
                               

1 651
                               

8 406
                               

0
                               

17.67
                               

1 798
                               

2 139
                               

马其顿
                               

90.5
                               

6.16
                               

2 342
                               

1 785
                               

4 925
                               

-2.68
                               

10.68
                               

102
                               

206
                               

塞尔维亚
                               

90.3
                               

6.33
                               


                               

809
                               

6 203
                               


                               

22.59
                               

450
                               

726
                               

格鲁吉亚
                               

86.7
                               

5.53
                               

1 611
                               

692
                               

3 203
                               

-8.11
                               

16.56
                               

144
                               

449
                               

黑山
                               

85.9
                               

6.05
                               


                               

1 555
                               

7 196
                               


                               

16.55
                               

46
                               

63
                               

阿塞拜疆
                               

84.9
                               

3.15
                               

1 237
                               

655
                               

6 916
                               

-6.16
                               

26.58
                               

634
                               

917
                               

阿尔巴尼亚
                               

82.0
                               

5.67
                               

639
                               

1 200
                               

4 030
                               

6.51
                               

12.88
                               

130
                               

322
                               

华约东欧
                               

95.3
                               

7.07
                               


                               


                               

12 888
                               

5.54
                               

11.70
                               

11 990
                               

9 305
                               

前苏东欧
                               

95.2
                               

4.32
                               


                               


                               

10 070
                               

-6.34
                               

18.82
                               

22 663
                               

22 419
                               

前南东欧+
                               

91.6
                               

6.27
                               


                               


                               

11 627
                               

2.33
                               

11.55
                               

2 043
                               

2 338
                               

合计/平均
                               

95.0
                               

5.20
                               


                               

2 651
                               

10 774
                               

-1.83
                               

15.43
                               

36 696
                               

34 061
                               

表中所列合共23个国家,按政治历史分为三类:前东欧华沙条约集团6卫星国称华约东欧: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东欧本还有东德,与西德统一后,自是另一条命运,此处不计。前苏联东欧10加盟国称前苏东欧: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白俄罗斯、乌克兰、俄罗斯、摩尔多瓦。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前南斯拉夫联盟6+1国称前南东欧+: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波斯尼亚、塞尔维亚、马其顿、黑山外加无法归类至少是地理上毗邻的阿尔巴尼亚。1990年 ,前南斯拉夫还在,所属6个国家1990年的人均就找不到数据


小节  经济水平和素质水平


    先来最大致的情形。


相关系数=0.668(已按人口加权)



相关系数=0.698(不按人口加权)



3.6:东欧国民综合素质和人均收入关系



    在国民素质和发展水平之间,东欧国家显然拥有有着一条相当明晰的平均拟合线。素质最高的捷克、斯洛伐克打头,最低的阿尔巴尼亚、阿塞拜疆垫底。


斯洛文尼亚正向超常。负向失常的是前苏的几个加盟国:白俄罗斯、乌克兰、亚美尼亚摩尔多瓦。


东欧2011经济水平上可分三段。人均10000$以上有10国。5000-10000$6国不到5000的7国全体一起人口加权平均是10 774$。与非西方世界比,已经强出许多。但在西方世界内部,也就比拉丁美洲强11%。比起发达西方那还是四分之一都不到。




大家都知道,1990年以后,柏林墙倒塌,东欧有一个苏东波,所有的国家都经历了颜色革命,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建立了以西方为模板的市场经济和西式多党普选政治制度。由于这个转型虽然大体和平,但还是太过剧烈,因此得名休克疗法。在1990年代,东国家八个经历了严重的经济衰退,不如说“倒退”。其幅度在40-70%之间。


现在请看下图。注意代表素质水平的绿线。你应当明白,素质水平是人类民族的深层秉性,的变化极慢,不会像经济可能数十年出现天翻地覆迅速增长更不像政治制度,可能在短短几个月内经历根本的革命。但是它会在一个民族-国家的发展中反复、顽固乃至最终地表现出来是一个民族-国家/文明的真正底蕴





3.7  23国素质水平分布与2012年人均收入






比如在这里,国民素质水平94以上的的国家,除了白俄罗斯,人均全部在1万以上。而素质水平更低的国家,无一例外,人均收入都明显低于1万


中间那一串国家乌克兰到塞尔维亚共8个国家,素质水平已在90以上,发展缓慢,很可能是治理不善所致。其中最明显的自然是乌克兰和摩尔多瓦。尤其那个摩尔多瓦的落后实在不正常。笔者预言,在不远的未来它会出现恢复性的疯狂追赶态势乌克兰等仗打完了,疆域分割底定以后,也会出现这种疯狂追赶不过势头会弱一些。


素质水平不到90的国家,在这里还有4它们是欧洲仅有的素质分数不到90的国家。其发展落后一些,很可能真是有客观原因


请大家注意用颜色分别标示的三个子区里,相关性依然存在。


小节
素质水平与西式民主

这回我们清晰地看到,在东欧,西欧一样,西式民主指数与国民素质有明显的相关性。例外的基本都在前苏领域内。其中至少俄罗斯的分数,本人认为是不公的。亚美尼亚阿塞拜疆都在高加索山南,本属亚洲。因其信仰西方宗教,笔者把它们格外划入东欧。质量差一点,情有可原。


现在我们来看西式民主指数与收入水平的关系。




3.8:东欧西民指数与人均收入之关系



23国家中,最领先的是捷克和斯洛文尼亚。它们已经达到了发达西方国家的政治和经济两方面的底部。




    第二台阶从爱三亚到克罗地亚有7个国家,人均远超1万,而西民分数也超过7分




    第三个台阶,除了俄国例外,人均都在1万以下,西民指数倒是直到波斯尼亚共10国都在5分以上。


西民分数最差的三个国家,经济指标反而更高。这是异常的。我的理解中,或者它们的分是不公道的,或者它们的评分有很大的机会在将来得到大幅改善。


中间那个坑,从保加利亚到亚美尼亚有11国家,相对西式民主指数经济发展迟缓,它们就是那些次级西式民主。说明这种制度,就是在最适宜其发展的东欧,也有水土不服之虞,也需要时间才能完成过渡。


如果再细分,这12个国家,有两个在原东欧(保加利亚罗马利亚个在前苏(摩尔多瓦、乌克兰、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五个在前南+。它们全部毗邻,集中在东欧的东南部和前苏联的亚洲部分。


注意上图的两种相关系数差距很大。当然是因为人口大国俄国富裕而又西式民主指数太低所致。其实,国民素质水平与西式民主指数之间的关系,远强收入水平与西式民主指数的关系。




    看3.9。有些意外,在这里,素质指数与西民分数之间的相关性似乎比发达西方还好。两个明显的坑是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白俄罗斯可以说是霸权总统卢卡申科连累。俄罗斯则是西方人对普京的歧视所致。俄国多党,有定期普选,只是普京连任太次数,西式民主分数怎么至于那么低。


       


3.9:东欧国民素质与西民指数之关系        


而且,请大家把三个颜色分开来看。你应当注意到,三个孙级分区里,相关性依然明显存在。


补充定义:  次级西式民主,真假次级西民和超级低西民

《经济学人》的西式民主指数完全不考虑经济水平,在笔者看来是一项大缺陷。这个缺陷在西式民主的老家还看不出来,但越到人类发展的低端就越明显。


比如在这个仅次于发达西方发展程度高的地区,已经至少有乌克兰(素质指数94.3 西民指数5.91、人均收入3615$、摩尔多瓦(92、6.32,、1967)两个西民分数颇高的国家,经济发展水平颇低。模仿美国次级贷款的情形,我这种现象概括为次级西式民主大家将会看到,这种现象,随着笔者论述的对象离西方越来越远,或者说素质分数越来越低的情况下,会愈演愈烈。


次级西式民主,是一种似是而非的缺乏足够中产阶级做支柱的穷民主


次级西式民主还有截然不同真/假两种类型。乌克兰和摩尔多瓦假性次级西民。好像有一种假性失明一样。其实眼睛的器官一点毛病都没有,有的只是一种精神障碍。一旦这种精神障碍被排除,眼睛就可以很快恢复明亮。


判断次级西民真假的方法其实很简单也很可靠就是看下面三点:、请注意该国的国民素质高低二、看它是否经历过全盘公有制/计划经济;三、看它们旁边的国家富裕程度旁边的国家一样,这两个国家国民素质高,都经历全盘公有制/计划经济,都比旁边的国家穷很多因此,它们现在的困难、落后是暂时的。一旦临时性的政治/疆域分割/治理问题解决以后,它们会通过说了很多次的恢复性的疯狂反弹上去。


另外一种真性次级西式民主以印度为代表。表面上也是西民指数高而人均收入第三项指标国民素质也低也没有经历过全盘公有制,周围的国家都一般穷。这种次级西民,不如说低收入状态,是娘胎带来的,要想改变,难度可是摩尔多瓦大得多


这就还会带出第四个观察点就是看它处于西方世界还是东方世界/南方世界不要不信,事实上就是:生于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误差真的很小。不过生于东方还是南方,又有不同。后面还有解析。


相反地,像俄国和白俄罗斯的情形,有相当多的中产阶级,显然不是科威特那种类型的富裕,处于欧洲文明区域内部,西式民主指数却明显偏低这种类型,与印度正好相反,我把它取名为超级低西以为,这种类型的国家,很有可能最终会回到西式民主的轨道当然它们也可能独创出与经典的西方政体略有不同的具体形式。但不可能有东亚人(新加坡、中国、越南等)那么大的独创性。不过这样的国家目前地球上似乎就只有这两个。接近的东亚的前公国家,一方面是还没有发展起来,二方面是不在欧洲文明区内,因此与这里还是大不相同。


小节  关于发展速度的进一步分析

增长的原因是一件非常难于分析的事情。与本文分析的各项数据都没有明显的相关性。就是你无法说一个国家是因为起点的穷富、西式民主少或多、素质水平高或低就发展快或慢。数据到处都有冲突。你会看到,它与其它各项数据,比如人均收入、HDI、西式民主指数,甚至素质水平的相关度都很低。


其实,一直到本书的末尾,笔者觉得还是找到了发展速度的奥秘。第一要注意的是:高速发展根本就是一种例外。它只会如奇迹般地降临在很少的一些国家的头上。


第二、产油国只要人口不多,油田够大,就可以至少到如今,富裕而又高速发展。不过笔者相信,这种类型的富裕和高速发展也是很快就到尽头的。


第三、就是那些放弃了公有制之后的高国民素质的前计划经济国家可能得到高速度。不过这种我称之为疯狂追赶高速度在东欧受到过于激烈转型之休克疗法的干扰。有一部分国家,顺利度过了初期的混乱,另外一些则跌得很惨。




      这里只想着重分析一下休克疗法对东欧的影响。

相关系数=0.683(已按人口加权)         


相关系数=0.502(不按人口加权)         



       




3.10 东欧国家的西民指数1990-2000年增长


我们简单地从两个时段来分析。




      从3.11中看到,1990年代2310陷于衰退,(0线以下。)5国衰退至少50%而无论其西式民主分数之多寡。其它国家也增长有限,仅波兰和斯洛伐克幸免于难,而且不明究竟地遥遥领先。衰退最严重的国家是俄国和它的所有亚洲紧邻。因为这里是祸源。

关系数=-0.827(已按人口加权)         


相关系数=-0.612(不按人口加权)        





3.11东欧国家西民指数2000-2011年增长


这一段的相关系数是中度正相关。西民指数好一些的,离西欧近一些的国家,没有衰退。而苏联圈子内,本来体质就差一些的国家,衰退更多。




   看那两个年代的集体指标:前华约六国 1990-2000受休克疗法损失最少。前苏的土地上,1990-2000年间都有人类史上大概都罕见的深度衰退,差不多可以说是崩溃了。看看那个转型搞得太急,会有什么后果。(衰退指标达-50%俄国、-62%乌克兰、-64%摩尔多瓦、-60%格鲁吉亚-65%。就是说10年内GDP减掉一半,甚至将近三分之二!)




   这里2000-2011的增长率,有奇迹出现。比如俄国2000年的GDP仅及1990年的一半。而2000年到2011年则增长了5倍有余!年达到超中国的22%!本人总算是明白俄国人为什么不喜欢叶利钦而喜欢普京了。


还有两个小国的增速甚至高过俄国。它们小国,有偶然性。这里不深论。


这回的相关系数,可是严重的负相关。西民指数越低的国家,反弹得越厉害。已经反复说过,这是病愈以后的恢复性疯狂追赶


转型最成功的实例是波兰。在1990年代,它没有遭遇休克疗法的恶果(1990年人均1516$,2012年人均12
538$,涨8.27倍,其中1990年代涨2.9倍。)其原因笔者真的还没有考究清楚。维基百科说是因为1990年代开放市场经济。或者我们还可以说是因为西式民主转型。但其它东欧国家也同时开放市场经济并西式民主转型,为什么其它大多数前公国家1990年代的经济完全是一种崩溃的局面呢?




   请看下面这个本节开首处大表中摘下的小小表格,那些红色标识到不可思议程度的增长率,就是前面已经说过的,前公国家,在放弃全盘公有制/计划经济之后,可以甚至必然获得的恢复性的疯狂追赶须知,这些国家都是和西欧国家一样的高素质国家,它们的落伍是错误所致,不是必然。改正错误以后,它们会很快恢复祖宗传下来的素质水平决定的应有的发展水平。那些政府内政/外交种种种种得失成败,其实都只是这个素质水平的外在的带有偶然的表现。这就是辩证法说的那个现象与本质的关系。高素质的国家,排除偶然,统计起来,就会比低素质的国家治理得好。


       





累积21年,华东欧5.79倍,前苏东欧3.46倍。前南东欧4.19倍东欧合计4.03倍21年翻两番,6.86%。还算说得过去。至少比发达西方的年均3.76%好许多尤其是请注意,前苏东欧跌得惨,追赶也前后两段合起来,相差并不是很远,而且这个距离再过10年显然还会缩小。就是说,那个国民素质≈发展水平的规律可以跨越休克疗法依然得到体现。


注意这个现象在东亚前公国家那里还会以更剧烈的程度和时间跨度重演。)


转型后发展相对顺利的还有捷克和斯洛伐克。这两个国家原是一国,本来就是东欧国家中最富裕之国。它们之后的相对顺利发展是顺理成章的。(捷克3324$→18
579$ 涨5.62倍。斯洛伐克2861$→16
899$ 涨5.93倍。)他们摊上两位杰出的领袖哈维尔和杜布切克是其民族的幸运。但这也绝非偶然。他们的革命号称天鹅绒,没有打碎一片玻璃,就完成了政治转型!一个温文尔雅的民族,自然能产生温文尔雅的领袖。他们还能心平气和地分家,真是让人叹为观止。这两个国家笔者都到访过,街上到处都有人表演音乐。每个旅游区都布满了小剧场。捷克首都布拉格的艺人尤其擅长表演一种叫黑光剧的特色戏剧。(利用高度的黑暗灯光,制造出很多奇葩特效。)


我们还在原属东德的德累斯顿看见一个人搬出大三角钢琴,在街演奏水平绝对专业。看见那钢琴上面放的有几个钢镚的帽子,我们才知道他是在乞讨。我至今对此觉得不可思议终身震撼真可惜当时没有留下照片。


而且那里除了游客,极少外国人,各处的服务人员都是正宗的欧洲人。再看到那满街的巴洛克风格的装饰繁复的古典建筑,让人觉得比起西欧国家,这里更像原本的欧洲。那个维也纳古典皇家建筑表现的曾经的辉煌与宏,不亚于巴黎伦敦。


现正闹乱子的乌克兰是苏联欧洲加盟国中除了摩尔多瓦)最穷的一个。人均不足4千,是邻居俄国的大约四分之一。三位领袖尤先科、亚努科维奇季莫申科没有一个有哈维尔和杜布切克式的人格魅力和道德胸怀,这真是乌克兰人民的悲哀。乌克兰问题的深层原因是欧洲宗教的两个教派的分界线横跨这个国家的中部。这个国家信仰第一教派的主导民族乌克兰族没有直接的后台,而信仰第二教派的俄罗斯族有俄罗斯这个大后算下来双方大体势均力敌。一个国家,两个势均力敌的势力,这就是乌克兰不得安宁的深层根源。克里米亚入俄绝对无法逆转。东乌克兰那些俄罗斯人占多数的地区最后的结局可能是自治。一个国家,没有占压倒优势的主导势力真的是动乱之源。什么主权、人权民主自由宪政治都必须在这个基础之上才能谈。


四小   关于欧盟对东欧的援助

本节讨论欧盟东扩和对东欧的大量援助


欧盟的前身欧共体在1957年签订罗马条约成立时,只有6个成员国。以后历经5次扩大到现在的282004年东欧国家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加入欧洲联盟。2007年,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加入欧盟。2013年克罗地亚加入欧盟。


    在苏东波后,华沙条约瓦解后,首先东德就被西德直接吃掉,其它的东欧国家都得到西欧的大量援助。早在东欧剧变后的上世纪90年代,欧盟便通过多种援助项目对中东欧国家提供了财政援助,援助额平均每年约6.76亿欧元。自2000年以来,欧盟用于中东欧欧盟候选国的援助额已升至每年约33亿欧元。而在欧盟扩大后,新成员获得的财政援助还将大幅上升。


欧盟对新成员国的财政援助,是在欧盟共同财政的框架下进行的。经过激烈的谈判,欧盟新成员国在农业补贴问题上作出重大让步,同意其农民所获得的农业补贴在2004年只有老成员国的25%,2005年和2006年相继增至30%和35%。


    欧盟还承诺,10个新成员国在入盟3年内将不会成为欧盟财政的净出资国。根据欧盟今年2月初宣布的2004年度财政预算方案,欧盟10个新成员国将向欧盟财政共缴付32亿欧元,但同时可望从欧盟共同财政获得118亿欧元的拨款。这笔为数不少的拨款将用于新成员国农业和贫困地区的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此外,它们还可望从由欧盟各国出资组成的欧洲投资银行等金融机构获得贷款和融资,以促进本地区的经济发展。


如果没有这些巨额援助东欧的国家的经济和政治转型显然会艰难许多。但是我们也应当承认,外因还是要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比如,如果把类似的援助投入到埃及或伊拉克甚至土耳其,那得到的结果也是会大为两样的。比如这些国家还是会信仰中西亚北非教而不会是基督教。比如穆兄会的实力还是很难用西式民主的方式打压,比如伊拉克的什叶派和逊尼派的冲突也依然是难以消弭。


而东欧,无疑是最值得西欧人投资的地方。而且上述10个国家交了好运,在2005-2007年间加入欧盟。如果拖到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一起,西欧人恐怕就没有勇气把东欧吃进去了。比如现在的乌克兰的乱子,不就是从欧盟付不起普京愿意付的150亿援款又不愿认可乌克兰倒向俄国开始的吗?


笔者看来,造成差异的主要原因不宗教,而在国民素质的基础水平。第二个原因(曾否实施全盘公有制)在这里都是一样。第三个原因是有否大量资源。第四个原因是治理水平。在这里当然都有重大影响。


本节结论

总起来说,关于前述东欧23前公产主义国家的转型,本人有以下结论


柏林墙的倒塌是一个有正面意义的重大历史事件。它标志人类试行公有制的国际共运的寿终正寝。人类试行公有制以图消除原始资本主义的缺陷,这在道义上没有过失。但实践证明此路不通。因为从中衍生出的问题,比它试图解决的更多。而资本主义道路,则在融合了伯恩斯坦为代表的第二国际的改良主义以后,消除了最大的道义缺陷。从原则上讲,西方尤其是欧洲的制度,是一个阶级共和的制度它至少在努力试图兼顾精英阶级和普罗大众的利益。


西方的多党普选轮替制度,在欧洲文明的土壤,在漫长的时段中逐步生长出来。这种政治形态,对欧洲,有天然的亲和性。东欧是这个地球上,除了西欧北美澳洲之外,最适合发展这种制度的地方。在已经成功捷克和斯洛文尼亚之后,笔者预言,那些人均已经在1万以上西民分数在6以上的国家,在10年之内,大多数都将一个接一个地走近发达西方的境界。依现在他们达到水平这个顺序大体是:爱沙尼亚、斯洛伐克、立陶宛、波兰、拉脱维亚、匈牙利和克罗地亚。


那些除波罗的海三小国之外的前苏欧洲加盟国,除了俄国(它相当程度上也是靠了出卖资源)1万$的人均收入6分西式民主稳定线都还远。它们先得努力发展经济,巩固政体,大体10年以后,才有资格更上层楼


地处东南欧的阿尔巴尼亚、黑山马其顿塞尔维亚,是欧洲最落后的角落。他们素质水平、经济发展和政治发展,都在欧洲垫底三个要素相连一起,并非偶然,这不是治理不善的问题。


乌克兰的情形,在本文讨论的前公23中,政治上最为混乱经济上也是东欧国家中(除去东南欧个别和摩尔多瓦)最落后的国家。这其实相当例外。不应当它夸大为东欧转型国家的典型代表,好像其它都差不多,或都好不了。这不是事实


六、最理想的转型就是像捷克斯洛伐克一样,在足够富裕以后,有德高望重的领袖的引导,“一片玻璃也没有打碎天鹅绒般地就完成了转型。


七、其实柏林墙倒塌以后,如果西方那些不要出那些休克疗法的馊主意,或者俄国不要遇上叶利钦那样的瘟总统,而是普京直接接替了戈尔巴乔夫东欧的转型,可能会顺遂得多历史现实发展,的确是有偶然也有必然哪能尽如人意。偶然错误,可能要化数十年的光阴,才能转回必然。在制度成熟以前,我们还是需要杰出的领袖带路。普京的名言: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我真相信他能做到。当然苏联也是回不来。那辉煌已经历史的大潮永久性地涤荡而去,只留下了一些或许永远都不会磨灭的看得见、看不见的曾经辉煌的痕迹


东欧其实的的确确就是欧洲的一个部分,二战以前的历史,与西欧区别很小。那个奠定欧洲多国分,互相平等的1648年的威斯特法利亚合约,就在东欧签订。那个执欧洲政治牛耳达40年,建立深刻影响至今的欧洲大陆均势政策的梅特涅就是东欧的奥匈帝国的首相。那个奥匈帝国就是一个十分多元,结合得很晚、也很脆弱的帝国。这种政治状况,就纯属西方式而不是东方式的。


东欧脱离整个欧洲的发展轨道,实在是二战以后,拜苏俄统治的一段相当偶然的历史弯路。我也不想抹杀全盘公有制时代东欧的一切社会进步,因为直到华约解体,那里其实,至少比当时的中国还富裕得多、医疗和教育条件都好得多。


第三节  东欧西欧的比较

为了确证其实已是不证自明的东欧的发展受到全盘公有制/计划经济的伤害,和纠正这个错误之后的弥补性超速增长,笔者计算了下面这个表。由于这里已经是结论,不适合展开论述,展示的只是西欧与东欧的各项数据的匀数。


表3.2  西欧与东欧的各项发展比较

域名
                               

素质指数2012
                               

西式民主指数2012
                               

人均收入1990
                               

人均收入2000
                               

人均收入2011
                               

1990-2000年增长%
                               

2000-2011年增长%
                               

西欧
                               

97.78
                               

8.12
                               

20 796
                               

26 896
                               

45 150
                               

2,61
                               

5,32
                               

东欧
                               

95.35
                               

4.97
                               

2 651
                               

2 161
                               

10 774
                               

-1,36
                               

17,42
                               

差距
                               

1.025
                               

1.63
                               

7.9
                               

12.5
                               

4.2
                               

3.97%
                               

3.3倍
                               

现在来逐一解读这些数字。


素质指数,东欧仅比西欧低2.43%。但一直到柏林墙倒塌,制度大体统一后22年,在东欧的疯狂追赶之后,西式民主指数依然相差相差60%。


两边的收入,1990年相差7.845倍。经休克疗法10年折腾后,差距居然扩大到12.45倍。然后就是笔者说的那个纠正错误之后的弥补性的疯狂追赶了。2011年的人均收入差距居然缩小到4.19倍。预计再过20年,差距就会在1倍以内了。第一个增长率自然是反应的休克疗法的负疗效。第二个增长率就是那个弥补性疯狂反弹了。


第四节  崎岖路大体走完的拉丁美洲

表3.3:拉丁美洲国家资讯总表

国家名称
                               


                               

国民综合指数
                               

西式民主指数
                               

人均收入1960
                               

人均收入1990
                               

人均收入2011
                               

年均增长1960
                               

2011
                               

年均增长1990
                               

2011
                               

GDP
                               

2011
                               

2011
                               

人口万
                               

巴西
                               

85,60
                               

7,12
                               

208
                               

3
087
                               

12
594
                               

10,51
                               

8,32
                               

24
767
                               

19
666
                               

墨西哥
                               

87,80
                               

6,90
                               

340
                               

3
116
                               

10
064
                               

9,19
                               

7,31
                               

11
553
                               

11
479
                               

阿根廷
                               

92,80
                               

6,84
                               


                               

4
330
                               

10
941
                               


                               

5,62
                               

4
460
                               

4
076
                               

哥伦比亚
                               

83,10
                               

6,63
                               

252
                               

1
213
                               

7
067
                               

9,03
                               

10,56
                               

3
317
                               

4
693
                               

委内瑞拉
                               

83,50
                               

5,15
                               

1
138
                               

2
381
                               

10
810
                               

7,32
                               

9,50
                               

3
165
                               

2
928
                               

智利
                               

89,80
                               

7,54
                               

550
                               

2
393
                               

14
394
                               

8,32
                               

10,33
                               

2
486
                               

1
727
                               

秘鲁
                               

84,20
                               

6,47
                               

252
                               

1
213
                               

6
009
                               

8,70
                               

9,50
                               

1
767
                               

2
940
                               

厄瓜多尔
                               

88,00
                               

5,78
                               

228
                               

1
009
                               

4
569
                               

8,57
                               

9,30
                               

670
                               

1
467
                               

古巴
                               

85,00
                               

3,52
                               


                               

2
710
                               

5
403
                               


                               

3,65
                               

608
                               

1
125
                               

多米尼加
                               

67,00
                               

6,49
                               

203
                               

983
                               

5
530
                               

9,04
                               

10,32
                               

556
                               

1
006
                               

危地马拉
                               

79,00
                               

5,88
                               

251
                               

857
                               

3
178
                               

7,75
                               

9,02
                               

469
                               

1
476
                               

乌拉圭
                               

90,60
                               

8,17
                               

490
                               

2
991
                               

13
866
                               

7,37
                               

7,99
                               

467
                               

337
                               

哥斯达黎加
                               

86,00
                               

8,10
                               

381
                               

2
411
                               

8
676
                               

8,99
                               

8,49
                               

410
                               

473
                               

巴拿马
                               

80,00
                               

7,08
                               

369
                               

2
199
                               

8
590
                               

8,80
                               

8,71
                               

307
                               

357
                               

玻利维亚
                               

87,00
                               

5,84
                               

168
                               

731
                               

2
421
                               

7,67
                               

7,98
                               

244
                               

1
009
                               

巴拉圭
                               

84,00
                               

6,26
                               


                               

1
241
                               

3
635
                               


                               

7,46
                               

239
                               

657
                               

特里尼达和多巴哥
                               

86,40
                               

6,99
                               

637
                               

4
169
                               

16
699
                               

7,60
                               

7,35
                               

225
                               

135
                               

洪都拉斯
                               

81,00
                               

5,84
                               

168
                               

624
                               

2
226
                               

8,03
                               

8,61
                               

173
                               

775
                               

牙买加
                               

71,00
                               

7,39
                               

429
                               

1
921
                               

5
562
                               

6,21
                               

5,82
                               

151
                               

271
                               

海地
                               

67,00
                               

3,96
                               


                               


                               

726
                               


                               


                               

73
                               

1
012
                               

尼加拉瓜
                               

84,00
                               

5,56
                               

128
                               

245
                               

1
243
                               

7,04
                               

9,88
                               

73
                               

587
                               

苏里南
                               

89,00
                               

6,65
                               

345
                               

981
                               

8
218
                               

7,68
                               

12,05
                               

44
                               

53
                               

圭亚那
                               

81,00
                               

6,05
                               

303
                               

548
                               

2
988
                               

5,20
                               

8,63
                               

23
                               

76
                               

合计/平均
                               

85.38
                               

6.52
                               

307
                               

2
618
                               

9
644
                               

9,23
                               

6,49
                               

56
244
                               

58
323
                               



    拉美国家非常匀质,宗教统一,人种同一,语言同一。都讲西班牙语,只有巴西讲葡萄牙语。据这里的葡萄牙人告诉我,他们完全可以听懂西班牙语,交流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是说,这两种语言之间的差异,远小于中国的方言与北方话之间。这里的人在西葡人、非洲人和印第安人之间高度混血,因此种族歧视也不可能流行。


       



3.13拉美国家国民素质与人均收入关系





       我们已经可以明确地观察到,在拉美,发展水平与国民综合素质水平的关系,一方面还是显然存在,一方面则比在西欧和东欧的情形要模糊许多。读者会看到,这个相关性,到了非西方世界就更加微弱。所以说,拉美的很多个性都介乎于西方和非西方之间,但还是更靠近西方。


拉美有两个洲级超级大国巴西和墨西哥。它们的人口和GDP数都遥遥领先于其它所有国家。而且它们的西式民主指数和人均都不赖。但它们的增长率则只是中游。


拉美发展的一个优点是比较均衡,有好多国家的人均收入、西式民主指数和发展速度都不赖。那个海地的落伍其实只是一个太过显眼的例外。它们当然还有超过一半的欧洲血统(岛国例外)加上纯正的天主教传统。西式民主政治在这里的成熟才真的是指日可待的。所列23国中,5分以上西式民主国家已经有20个。彻底的失败国家仅海地一国而已。古巴是另类,但人均还不算低。委内瑞拉在查韦斯已经离世,有超过1万$的人均收入打底,这个国家应该不至于倒退很多。眼下的石油低价带来的困难,应当可以过去。这里有几个高西式民主低发展速度的国家比如阿根廷、智利,让人感觉遗憾。


其实经济上,拉美发展不算差。23个拉美国家中一共仅有4个国家人均低过3千,整体人均9
644$。这比43个撒南非洲国家中仅有9个人均高过3千,整体人均1
500$可强太多了。


一大串中等西式民主国家,可圈可点。它们从左下向右上一路挺进,不用很多年,就可以陆陆续续进入发达加西式民主。(离线太远的古巴删去


关系数=0.600(已按人口加权)


相关系数=0.540(不按人口加权)




3.14拉美人均收入与西民指数关系





      看相关系数,真规范。就是越富的国家越西式民主。发展速度,除了那个彻底失败的海地,家都相差不多。


当然国民素质不是唯一因素。还有资源因素。第三位才是治理。


这里的关系系数是中等偏上。


这里的收入坐标无须用对数。此外只有欧洲南亚可以做到。欧洲是均富。在南亚则是均贫。




之所以把拉美从第三世界-南方世界中拔出来,实在还是看到他们的体质要更好一些。比如乌拉圭和哥斯达黎加能发展够格的西式民主政体,比如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可以取得接近2万的人均收入。但三个国家实在都很小。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有一个举世闻名的沥青湖。


当然更重要的是那几个拉美的大国、巴西、墨西哥阿根廷的人均收入都超过了1万$而且并不主要是依靠出口资源。这我定义的第三世界-南方世界的72国家中,只有土耳其和黎巴嫩两个国家做到。


可以看到在拉美西民指数与人均收入还有相当好的相关性。但与西欧相比,西民指数的含金量可是大为下降。


比如在拉美已经有两个国家的西民指数已经超过8分,但它们的人均收入则在2万以下很多。


唯二正向超常的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与委内瑞拉,都是靠大量出口资源致富。其中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只有135万人口。委内瑞拉人口到好几千万。


多少年来,本人一直百思不解的一个问题是拉美国家和北美国家,都是来自欧洲的殖民者所建,都是欧洲文明,都是同一种信仰,为什么长期以来,两个地方的发展,有那么大的差距?它们有没有可能追上西欧、北美?


笔者的解释是这样的。


伊比利亚半岛上的西班牙、葡萄牙民族,是拉丁民族的代表,它们的创造力与活力,比起北面的法国,比起更北面的日耳曼、央格鲁撒克逊民族,真的还是有一些差距。所以拉丁民族在欧洲的发展,与日耳曼、法兰西民族相比,成就也是有相当明显的差距。


但是在殖民地,这种差距进一步扩大了。这可能与拉美的西方殖民者与当地的印第安人和被贩来的非洲人大量混血有关。


笔者还注意到,拉美最南端的几个国家,阿根廷、乌拉圭和巴西,人口的平均素质稍高,其发展成就,也稍高。


不过现在,拉丁美洲国家,也总算是熬过了最艰难的发展阶段。那几个大国,墨西哥、巴西、阿根廷、智利的人均收入都已经超过1$西式民主制度,也都已经基本巩固。以后,多数拉美国家的发展,应当不至于太过困难。但是笔者断言,拉美国家的发展,极有可能永远也赶不上西欧、北美的水平,因为那个人口的底子,就是不一样。


比如移民到美国的Hispanic(讲西班牙语者、拉丁裔),他们的发展水平,怎么会就与非洲裔比肩,与亚裔相差好多个等级呢?


非洲裔说是奴隶的后代,前辈受了剥削和迫害。可是Hispanic的先辈也是殖民者,谁剥削了他,迫害了他呢?


极端一点说,Hispanic为什么不去剥削、压迫Wasp呢?非洲人为什么不去剥削、压迫欧洲人呢?是因为他们天性更加纯良吗?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18日   来源时间:2017年07月18日

顶部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371
帖子 1182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7-7-20 04:32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结论)

【公布缘起】这部书稿的序言部分,蒙《中国选举与治理网》相助,已于20166月在该网发布。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序言)》现在发布其结论部分。这部书稿已经完成两年,甚至已经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签署了出版合同。但是在出版社高层最后集体审查时,还是未能过关。给出的结论很简单:“暂不宜在本社出版”。责任编辑许琳女士告诉我的原因则更仔细。概略如下:“在中国出版学术图书,有别于做研究,也有别于在网络、报纸、杂志上发表文章。在我看来,出版学术图书必须同时满足五个维度上的要求,一是政治性,二是思想性,三是科学性,四是规范性,五是可读性。而学术研究和发表网络文章则不一定要五条全部具备。学术研究侧重思想性、科学性和规范性,网络文章更侧重思想性和可读性。出学术书难就在于五个条件都需要,出学术书容易在于只要五个条件都及格,而对五个方面的高水准并不深究。所以,可以在学术图书市场上看到思想性平平、科学性欠佳、无创新、四平八稳的图书。这些书的价值不高,但在现有的要求下是可以出版的。具体到您的书稿,从上述五个维度来审视,则会发现一个很奇怪的图谱,如果以1-5星来评价,1-2星算不及格、3星算及格、4-5星算良好,那么您的书稿的评分应该是政治性1分、思想性5分、科学性4分、规范性2分、可读性3分,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打分。这是我见过的最不规则的书稿图谱:思想性和科学性很好,可读性也不错,但由于规范性和政治性得分不及格,特别是在我们社要求政治性和规范性的权重更高的情况下,想在我社出版,真的很困难。”
时代演变很快。不过两年,笔者发现,许多当时觉得超前的认识现在已经显得过时。为了避免更多地丧失时效,本人决定先把该书稿的结论公布出来。书稿的主体内容由于篇幅太大,还要找合适的地方和方式公布。

本人这两年来思想的演变的最大部分是,发现文明的冲突并不能概括当代世局演进原因的全部,甚至最主要的原因。以前一直没有注意到,现在开始注意到的另一个重大原因是科技进步,是自动化、智能化带来的两极分化和就业机会的减少

西方陷入经济困境,以特朗普为首的人大叫是因为新兴工业国家首先是中国“偷走”了他们的就业机会。但是,无计其数的西方服务业岗位并没有被转移到东方,而是由于自动化、智能化而就地消失的。这个方向似将愈演愈烈,最后很可能成为将来世情发展的至少与文明冲突并列,甚至更重要的主导因素。

在本人那个书稿中,完全没有涉及到此点。本人刚刚开始关注这方面的发展,要到研究出一些成果,显然还需时日。有一个方便之处是:这个方向的问题还没有政治禁区出现,人们至少至今还可以基本上畅所欲言。那大家包括我就赶紧说吧。说不定几年之后,这里又会成为新的禁区。因为现有的好些概念,好像已经有了发展成禁区的潜质。比如:“超级人类/神人”,“无用阶级/失去被剥削价值的阶级”等。

总结论
长达五年的跋涉总算到了尾声,现在是做总结论的时候了。

说到笔者的新三个世界的划分,说到本人对自己的学伟问题的解答,自己的兴奋之情,难免会溢于言表。

根据统计,自本世纪以来,被媒体提到最多的题目,不是9.11,而是中国的崛起。

我想稍微慷慨一点,我认为这个自1978年开始的中国的崛起,其实是早自1860年代的日本明治维新即开始的东方世界的崛起的决定性阶段。这个东方世界的崛起,可以分为四个阶段。其第一阶段的光荣无法争议地属于日本。第二阶段的光荣属于四小龙。第三阶段,也是决定性的阶段,光荣属于中国。前面两个阶段已经大体完成。这第三个阶段则正在进行时。第四个阶段则是前三个阶段向东亚的其余部分,主要是东南亚的扩展。这个阶段才刚刚开始。这四个阶段合在一起,就是笔者关注的核心,整个东方世界的完整崛起。大约要到2050年前后,这个东方的崛起才会进入全盛的阶段。现在还是处于关键的进行时。

我现在是扛着一台巨大的望远镜在向前方遥望。我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些属于东方世界的壮丽前景。现在为时还有些早,我的预言至多还只能有50%的把握。但我还是忍不住要把它说出来。其实三年前的2012年,在法国卢浮宫的中欧跨文化高峰论坛上,笔者就已经斗胆地提出了一个庞大的猜想。根据这几年世事的演进和本人思考的发展。我把这个当时的猜想加一些修改补充,重新提出。为了让大家比较方便记忆,笔者把它再次命名为刘学伟猜想:

1848年以来的国际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运动,是人类当代历史上最重大的政治思潮之一。它有很多的迷失与教训,也留下了大量的宝贵遗产。其最大教训就是(至少在人类发展的现阶段):私有制不可消灭,计划经济不可取。其最宝贵的遗产就是:已经成为欧洲主流政治派别的社会民主主义,社会福利主义。

渊源更远的西方自由主义/西式民主运动(定义是多党普选轮替)则可能是人类当代历史上的又一个巨大的迷思(迷失)。这个思潮引导了二战以后西方的全盛。但现在似乎已经开始盛极而衰。

本书描述的东方世界的崛起,可能代表着人类发展的第三个选择。就如黑格尔的辩证法所说的否定之否定。西方自由主义是正题。共产主义显然是反题。而中国将来要去闯出来的路,可能是一个合题。它完全可能是同样来自西方的自由主义、共产主义和东方自有的民本主义/选贤任能/天下一家等思想资源的融会贯通。

产生这个思考的最主要事实依据就是东方尤其是中国的并不依赖自由主义/共产主义的可谓疯狂的崛起和与之并行的整个西方世界的很可能会持续下去的缓慢的但是全面的衰颓。

我所理解的东方/中国崛起的原因,本书中已经详述。而西方的开始衰颓,本书陈列了大量的统计数据,但并没有进行深入的分析。

这个衰颓首先是遵循一般的正态曲线规律,任何一个庞大的事物都难以逃脱发端成长极盛衰落最后消亡的轨迹。现代的西方世界是已经极盛还是其实后面还会有许多的更盛的阶段,当然还不好断言。但笔者的确倾向于认为二战结束的1945年一直到2008年,是西方世界的极盛-黄金时代。西方的代表者,美国再难取回它在柏林墙倒塌后不过拥有18年的天下无敌,独孤求败的状态。而新的对手那就是中国和以中国为代表的东亚。

出现这种状态有很复杂的原因。其经济方面完全超出了本书的主题,不予讨论。在政治方面,笔者个人认为则与政治平均主义走得太过远深切相关。为此,本人还开出过另一个很可能是大而无当的药方:

我们可以把人类社会的真正平等比配成物理学上的热死寂。在那里一切都会失去动因,而绝不会是一个理想社会。当然笔者也并不反过来认为的经济、社会和政治不平等越大越好。笔者认为理想自然在自己一贯主张的中道,在取得一个理想的,合适的差距。这样才可以得到效益和公平的最佳折中。经济共产主义和政治共权主义都认为人类发展(至少理论上)的终点应当是绝对的平等,即使是实际上终究达不到,也要努力无限趋近。就是说:所有的山都要尽量地搬走,填到海里去。理想境界,终极目标,就是一马平川。笔者认为这个发展的理论终点是达到一个最恰当的动态均衡。在那里,适度的其实还是相当大的差距才是终局理想模式。山不要太高,水也不要太深。但必须有山有水,错落有致,水要有处下泄,人要有处攀登,才会是一个现实的、美好的人世间。笔者尤其认为,这个陈述对经济和政治同样有效。

换一个表达方式:
毫无疑义,人民的全体拥有全部的政治主权,就如同人民的全体拥有全部的财产主权。但这种拥有并不算术平均。由于种种原因,一部分人民拥有更多一些的政治主权,正如一部分人民拥有更多一些的财产主权。政治主权如同财产主权,过度的均平不可行,也不符合人民全体的长远利益。当然政治主权的过度不均衡,同财产主权的过度不均衡一样,也不符合全体人民的长远利益。我们要追求和掌握的,是那个恰到好处的相对的均衡或不均衡。

希腊人,包括他们最杰出的智者亚里士多德,在那个时代,被平等公民权和公民大会决事的思维定势所禁锢,直到他们的制度崩溃,都没有想到,是否可以退一退;(即为因应由于持续的经济困难,中产阶级已经占不到公民多数的新局面,改行一种民主较少的制度。)也没有想到,用一个有等级的公民权和尤其是用一个由卸任执政官和其他高官终身任职的元老院决事,希腊人的继承者,罗马共和国可以创立一个比全部希腊城邦共和国加在一起还大50倍的事业。
在罗马共和国之后,还有更加鼎盛辉煌的罗马帝国。(这里基本就没有民主的事了。)这个帝国在西方的历史上实现了唯一的一次整个文明的统一和同样绝无仅有的长达200年的罗马和平。
不应当忘记,在古希腊共和城邦和罗马共和国的末期,到处都是过度的民主、过度的福利和深度的经济危机。而这危机的直接原因就是由于马其顿王亚历山大成功征服东方所带来的希腊化。相当大一部分的工商业的机会都跑到了离市场更近,劳动力也更便宜的东方城市。而希腊本土反而因这个成功的征服而陷入萧条。这段希腊化的历史的原因和后果,与当代的世界化真的十分地相似。而且,十分令人痛心的史实是,古希腊和罗马的共和制度,都未能从那政治—福利制度和经济困难搅在一起的三重危机中成功退却而最后彻底崩盘。我要问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是,这种类型的制度,可能成功退却吗?唉,这些历史似乎都已经太过久远,当代的西方人似乎已经记不起来了。但是,我为那些古代历史与当代现实的过分相似而深感忧虑。
或许,我说的是或许,在现在的西方民主主导的时代之后,人类会有一个更加和平,更加繁荣,但拥有一个更加温和而协调的民主的时代。不过,这个时代,也许,再说一次,也许,会被另一个文明所主导。

笔者的结论永远都是中庸的。比如对西式民主,本人还是认为,这一套理论,对西方世界有天然的合理性,即使是其中有许多的漏洞或破绽。我实在想象不出来,西方人怎么可能全盘放弃这一套理论。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在严肃的现实面前,对他们的民主理论做一些可能是痛苦的,但的确是必须的修正。而这个修正,绝不可能是朝着更多的民主、更直接的民主的方向,而一定是适当的退行。

但是这一套理论,对非西方世界,对发展中国家,对那些不发达,甚至极不发达的国家的不适用性,则是本书反复陈述的重点。本书还进一步陈述,抛开政治不谈,仅仅是单纯的发展问题,甚至仅仅是起码的社会秩序问题,对许多的(极)不发达国家,都有难以解开的困局。

第一章
西方世界的总结


第一节
西方文明的特质
西方人究竟有一些什么特质,使他们与地球上其它所以地方的人都迥然不同呢?这些问题,多少年以来自己就在仔细思索。已经有了好些体会。
早在上大学的时代,三十多年以前,笔者就已经体会到,从古希腊开始,西方的文明特质,就已经迥异于世界其它地方的所有文明。希腊与非希腊(蛮族)的划分就已经成型。不过当时希腊人所称的蛮族倒并不包括中国,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有中国,(就像当时的中国人也不知道有希腊。)就是古代最伟大的军事统帅亚历山大也没有打到中国。假设打到了,他们恐怕也没有资格把那时的华夏人称作蛮族,马其顿的重甲步兵方阵也不一定打得过当时中国秦朝的虎贲之师。

我当时已经体会到的那些独创的特质,第一个是从公元前12-8世纪的荷马时代流传下来的史诗中就可以看出来的精神特质:个人主义、个人英雄主义、相对的王权、相对的神权。神太多,权威有限。王太多,互不相服。人间英雄太强,不仅敢向王,甚至敢向神挑战,还时有成功。

西方文明的第二个由希腊人开创的特质是分立的城邦文明工商业文明。在上古时代,除了希腊-罗马[①],其余的所有文明,似乎都是建立在大河平原上的(新大陆的玛雅和印加文明例外)农耕文明,到最后几乎都发展到大一统的普遍国家阶段(汤因比用语)。

西方文明的第三个特质,就是只有在古希腊和罗马,生长过虽然仅在自由民范围内的民主(希腊城邦)或共和(罗马)政治制度。而且我早已明白,没有第二个特质,就不会有第三个特质出现。

西方文明第四个由希腊人开创的特质就是理性主义。看我们今天的中学生都还要学习的欧几里得几何学、三大几何难题(化圆为方、三等分任意角、倍立方)、亚里士多德的逻辑学、阿基米德的浮体定律,已经可以想见,现代科学为什么会在西方诞生。

我也知道,在欧洲中世纪后期,在南欧的波河流域和北欧的莱茵河流域,再次出现过类似古希腊城邦的的独立或自治的工商业城市群体。在这些城市中,城邦范围的共和制重新诞生。就是在那个中世纪,世界的其它地方,也没有这样的情形出现。比如中国的宋朝、元朝,有很多庞大的手工业商业城市,但都完全隶属于农业帝国,从未在政治上独立,即使是自治也闻所未闻。因此也从未听闻哪怕是多少有些共和意味的政体从这样的城市中萌生。

我也知道,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在这个时代的欧洲城市中诞生。我也知道,西欧王权的一直软弱,使得乡村和城市的贵族们有可能向王室争权,以后的商人们又可以向贵族们争权。

在读了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一书后,笔者当然对这些特征理解得更加地清晰与完整。而且还更明白了,其实这些特征,早在西方进入现代以前,就都已具备,它们与西方人更引人注目的现代性,并不是同一个东西。下面是本书引用亨氏最长的一段文字,详述这八大特征

现代社会……有很多共同性,但是它们必然融为同质性的吗?那种认为它们必然如此的论点建立在下述假设之上:现代社会一定接近于某种单一的类型,即西方类型,现代文明即西方文明,西方文明即现代文明。然而,这是完全虚假的同一。西方文明出现于8世纪和9世纪,其独特的特征在以后的世纪中得到了发展,它直到1718世纪才开始实现现代化。西方远在现代化之前就是西方,使西方区别于其他文明的主要特征产生于西方现代化之前。

1、古典遗产。作为第三代文明,西方从以前的文明中继承了许多东西,包括最引人注目的古典文明。西方从古典文明中得到很多遗产,包括希腊哲学和理性主义、罗马法、拉丁语和基督教。伊斯兰文明和东正教文明也对古典文明有所继承,但是在任何方面其程度都远不及西方。

2、天主教和新教。西方的基督教,先是天主教,尔后是天主教和新教,从历史上说是西方文明唯一最重要的特征。确实,在它诞生后的第一个一千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人们把现在认作西方文明的东西称为西方基督教世界;在西方信仰基督教的各民族中,存在着成熟的社会群体感,这使它们区别于土耳其人、摩尔人、拜占庭人以及其他民族……。

3、欧洲语言。语言是仅次于宗教的、使一种文化的人民区别于另一种文化的人民的要素。西方在其语言的多样性方面不同于大多数其他文明。日语、印地语、汉语普通话、俄语,甚至阿拉伯语都被认为是它们文明的核心语言。西方继承了拉丁语,但是出现了各种民族和与之相伴随的民族语言,这些语言被宽泛地划分为范围广泛的罗曼语系和日耳曼语系。到16世纪,这些语言一般已呈现出它们的当代形式。

4、精神权威和世俗权威的分离。在整个西方的历史上,先是唯一的教会然后是许多教会与国家并存。上帝与皇帝,教会与国家,精神权威与世俗权威,在西方文化中始终普遍地是二元的。在伊斯兰教中,上帝即皇帝;在中国和日本,皇帝即上帝;在东正教中,上帝是皇帝的小伙伴。作为西方文明象征的教会与国家之间的分离和一再出现的冲突,在其他文明中并不存在。这种权威的分裂极大地有利于西方自由的发展。

5、法治。法治是一个文明社会的核心观念,是从罗马继承来的。中世纪的思想家曾详细阐述过自然法的思想,君主应当根据自然法来行使他们的权利,而普通法的传统则在英国得到了发展。在1617世纪的绝对君主制阶段,法制在现实中遭到的破坏多于被遵守,但是人类的权力应受某种外部力量制约的思想仍然延续了下来。法治的传统为宪政和人权保护奠定了基础,包括保护财产权不受专制权力的侵犯。在大多数其他文明中,法治在影响思想和行为方面是一个较不重要的因素。

6、社会多元主义。历史上,西方社会一直是非常多元化的。西方的独特性是“多样化的自主集团的兴起和延续,它们并非建立在血缘关系或婚姻基础之上”。从6世纪和7世纪开始,这些集团最初包括修道院、修士会、行会,但以后在欧洲的许多地区扩大到包括各种其他协会和社团。协会的多元性又得到阶级多元性的补充。大多数西欧社会包括相对强大和自主的贵族、大量农民和虽然为数不多但很重要的商贾阶级。在大多数欧洲国家,封建贵族的力量在限制绝对君主制稳固扎根的能力方面特别重要。欧洲的多元性与同时存在于俄国、中国、奥斯曼帝国和其他非西方社会中的市民社会的贫困、贵族的虚弱和中央集权的官僚帝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7、代议机构。社会的多元性最初导致了等级、议会和其他代表贵族、教士、商人和其他集团利益的机构。这些机构提供了在现代化过程中演变为现代民主体制的代议制形式。……没有任何其他的当代文明具有可与之相比的可以追溯到一千年前的代议机构的传统。在地方层面上,也发生了大约始于19世纪的自治运动,它们先是在意大利的各城市中发展,然后向北蔓延。这些运动“迫使主教、地方贵族和其他显贵与市民分享权力,而且最终常常完全屈从于他们”。这样,全国层次上的代议制就得到了地方层次上的自治措施的补充,后者在世界的其他地区是不存在的。

8、个人主义。上述许多西方文明的特征促进了文明社会中所独有的个人主义意识及个人权利传统和自由传统的出现。自由主义产生于1415世纪,被称为“罗密欧与朱丽叶革命”的个人选择权利到17世纪在西方被普遍接受。对所有个人平等权利的要求即使没有被普遍接受,也得到了清楚的表达。在20世纪的各文明中,个人主义仍然是西方的显著标志。与其他集体主义盛行的地方相比,在西方,个人主义占统治地位:“在西方被视为最重要的价值,在世界范围内最不重要。”西方人和非西方人一再把自由主义认作西方主要的区分标志。

上述条目并不意味着穷尽了西方文明的独特特征,也不意味着那些特征总是普遍地存在于西方社会中。显然它们不总是普遍存在,因为在西方历史上经常有许多暴君忽视法制和中止代议机构。它也不意味着所有这些特征都没有出现在其他文明中,显然其他社会也有这些特征,例如古兰经和伊斯兰教法构成了伊斯兰社会的基本法律;日本和印度曾有过在西方流行的阶级制度(也许由于此,它们是仅有的两个维持了一定时间民主政府的重要的非西方社会)。这些因素单独来说几乎没有一个是西方独有的。然而,所有这些因素的结合却是西方独有的,是它们赋予了西方独特性。这些概念、实践和体制在西方不过是比在其他文明中更普遍。它们至少形成西方文明必不可少的持续不变的核心的一部分。它们是西方之为西方的东西,但不是西方之为现代的东西。它们也在很大程度上是使西方能够在实现自身和世界的现代化中起带头作用的因素。

1492年的哥伦布航海开始,西欧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急剧扩张的阶段。前面五个世纪的栽培,终于到了结出硕果的时代。
几百年下来,西方的霸主或领头者,都换了好多轮。从最初的海上马车夫荷兰到拥有无敌舰队的西班牙,再到建起日不落帝国的英国,再到二战后的霸主美国,西方一直在飞速地与时俱进,世界领袖的桂冠甚至挑战者的资格也始终在不同的西方国家手中流转。但是这八大特质,一直被完好地共同继承。

除了这八大特质,西方文明现在又多出了强大的现代性,强大的工商业、科技和军事力量。这些现代性如此显眼,以至于常常把上文说到的确立更早的八大特质给掩盖掉,以致一般人都关注不到。更少有人想到,其实西方的现代性是建立在它们的西方性之上的。因此也就更少有人想明白,为什么西方的文明,包括现代性和西方性,都是那么地难于在其它文明中复制。

第二节
发达西方与成熟西式民主
有了前面的铺垫,现在要去理解为什么西方能够率先工业化和建立与众不同的政治体制,就容易多了。
无需否认,在当今世人心目中,这个西方世界的确是和富裕、发达、民主、自由的概念相连接。现在我得开始把这些概念细化一些。
现代城市工业文明为欧洲人所独创,这一点毫无疑义,毫无争议。其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的完整与先进本人也并不质疑。本人要质疑的首先仅是这些东西的普适性。至于这个制度在西方文明内部运行也会出现的缺陷,则是第二位、本书并未深入讨论的问题。

关于西式民主制度的实施是否需要条件,一直以来有争议。本人不从理论出发,只从本书从头到尾征引的无数统计数据出发,归纳出这类制度的成功运行,依赖于好几个条件。这些条件,其实已经很多人论及,绝非本人独创。

首先必须承认的基本事实是,这套制度,在北欧那些君主立宪的国家,运行得最为成功。其次是北美、澳洲。其次是中部欧洲。再其次是南部、东部欧洲。再其次是拉丁美洲。合起来,就是欧洲、美洲和澳洲。以上地区国家都有一个共同性质,就是他们都是欧洲血统,雅利安/高加索人所创,或所主导。笔者就把它称为欧洲血统,或西方文明。不具有这个性质的西式民主国家当然也有,但的确不是主流。

下面开始从富裕程度和西式民主程度两个向度来分析发达西方文明。

发达国家就是富裕国家,人均超过两万$是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门槛。人均一万$则是初步发达或称准发达的门槛。

在本书讨论的158个案例中,达到2万以上的政体共37个,雅利安人总占主导的西式民主国家占26例。西亚石油富国卡塔尔、阿联酋、科威特、沙特、阿曼、巴林占6例。亚洲新秀日本、新加坡、中国香港、韩国、中国台湾共5例。这些政体,除了6个石油富国,都是高素质水平俱乐部成员。

4$人均以上的俱乐部一共有21个成员。16个属于欧洲黄埔嫡系。除卡塔尔、阿联酋、科威特3个石油富豪外,只有新加坡、日本2个例外。就是把标准降到三万$,成员数增至26个。非嫡系的也只增加中国香港1个。

一个完全无法否认的事实是,西方国家,垄断了我们这个地球上的富裕与西式民主。那么为什么欧洲人、欧洲教徒,可以率先发展现代科学,现代工业文明和那充满独特的、西式现代政治制度?

这个题目太大,本人于此时此地,的确无法尽言。只能极为概略地说几句。

西方人能率先发展现代科学,第一有利有力因素应当是从希腊时代就创立并被继承的理性主义和精确的逻辑思维能力。第二就是类似于中国春秋战国时代的因多国分立而不可能成型的思想禁锢。中世纪的天主教廷本来有这个能力(比如烧死布鲁诺),但这个能力已被宗教改革在一多半的欧洲击溃。第三就是工商业文明内部和外部的竞争对生产力、生产效率和各种创新的内在需求在激励和推动科学与技术的发展。第四繁荣的城市工商业文明以行会为原型,自然而然地、循序渐进地发展出来了各种程度的共和制度。

500年的繁荣,为西方文明筑起了强盛的丰碑。它们在几乎一切方面,都领先非西方世界太多。之间鸿沟的缩小,仅仅在1970年代以后才缓缓地开始。东西方之间,那决定性的交换优势地位、天平倒向的时刻,还远远没有来临,也还没有100%的把握去断言这个时刻就一定会来临。现在有的,只是一系列的一边在衰落、一边在崛起的征兆。

还是无法否认的另一个事实是,在西方文明区域以外,只有太少的国家/政体,发展到了真正的富裕。只有更少的国家/政体,成功地移植了西方的政治制度。

本书中笔者反复提到的自己的基本的、最大的逻辑困惑:既然对当今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民主制度并无加速发展的效应,何以现在世界上那30来个发达民主国家(占全球15%的人口),可以拥有比其余所有国家(占全球85%的人口)多出九倍的人均收入?它们在当年肯定是长期地可靠地拥有比其余的世界高得多的发展速度才可能导致这样的悬殊结果。那么它们当年的速度来源于何处?为什么现在的仿效者不能重复它们当年在经济发展上的制度优势了?

这个问题笔者当然已经思索许久。本人的结论有四个:

第一:当初欧洲人拥有压倒性的科技优势,尤其在军火方面。而现在的不同制度的发展中国家之间根本没有这种悬殊不同的科技水平。

第二:凭籍技术尤其是军事优势,当年的西方对整个世界有极其野蛮疯狂的掠夺。而现在的发展中民主国家根本没有这种优势,自然也就不可能有这种掠夺。

第三:当年的欧洲人拥有的政治制度与今天是不同的。简单地说,那是一种与它们的发展阶段相适宜的发展中的受到限制的民主/共和制度,而不是现在它们向世界推销的对他们自己都已经过度成熟的,对发展中国家则很可能是超前的普选民主制度。

第四个理由还是素质水平。只有东亚国家拥有媲美甚至超越欧洲国家的平均国民素质水平。这就是至少东亚国家能首先追上西方的根本武器。而这个武器其它发展中国家都没有。

笔者的又一个结论是:光有西式民主并不能带来富裕。西式民主与富裕很像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是两门十分不同的学问,必须也可以分别修习。但是要把这两门功课都修习成功,都需要足够的素质。

笔者的第六个相关结论是:与其说西式民主是发展成功的条件,不如说是发展成功的结果或者说成果。西方的自由、平等、人权、西式民主等意识形态和多党普选轮替的政治制度,都是西方文明发展到顶峰后开出的花,结出的果。如果没有达到西方那样的发展程度,而要去模仿他们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很可能就会像是东施效颦、邯郸学步,而难免收获南橘北枳的结果了。

同理,如果果树的根系吸收营养的能力、枝叶光合作用的能力由于整株果树的日渐衰老无法阻挡地走向衰退,那些曾经芬芳的花,曾经香甜的果,都会逐渐地失去其芬芳与香甜的。

笔者现在对西方人已经多了一点理解。他们不是没有向全世界传播他们的挣钱本领,就是科学和技术。但是只有很少的(曾经的)欠发达国家有能力把这些科学与技术成龙配套地学过去。这个发达国家群体与除东亚政体以外的欠发达国家群体的国民素质水平上存在的现实的明显差距,不是西方的过失。

不止是我,好些西方学者已经总结归纳:只要有了足够多的西方人,无论在任何地方,他们都可以自行建立起一个工业化的西式民主社会/国家。衡诸西方的殖民史,我不能说这个归纳没有根据。

但是,今天的他们,已经没有了300年前的殖民时代和150年前美国西进运动时代的锐利锋芒。假设现在再给他们一块美洲澳洲那样的白地,他们已经不可能独自再创类似的辉煌。比如说,需要的大笔资金,往哪里去借?借那么多钱,能没条件吗?衣、食、住、行所需要的大量工业品,他们还可能自行生产吗?建那些高楼大厦,他们还肯自己动手吗?若是都靠放进来的移民,多了以后尾大不掉又怎么办?这个文明,真的是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笔者还想提醒大家,其实西方人现在面临的经济危机并不是他们的文明正在或将要面临的最大危机。就在一代人(30年)以后,欧洲的欧洲血统人口的数量极可能就会在一个接一个的国家中变成少数。欧洲人显然即无法阻止非欧洲血统的也非欧洲宗教信徒的人口的增加,也无法阻挡他们用一人一票投票的方式让体制和政策慢慢地偏向外来种族的利益。(总有一天会在欧洲选出一个接一个的信仰其它宗教的人当总统。)他们被自己的意识形态捆死,可能像被温水煮死的青蛙一样,自始至终都无法叫一声。说句难听的话,现在南非白人的境状,可能就是欧洲人30-50年后将遭遇的境状的预演。

笔者在这里常听见那些欧洲人说一句话,叫做:“惹不起,躲得起。”说的是,一旦街区中外来族裔太多,欧洲人就卖了房子搬走。街区的房价自然会因此而暴跌。但那自是“在所不惜”。问题是他们将来可以躲的街区/城市会越来越少,然后是可以躲的国家都会越来越少,直至无处可躲。

不过也有例外,亚洲人多的街区,房价可以被炒得比欧洲人聚聚的街区更贵。

据说在美国已经出现一种名叫西北阵线的设想。说的是,一部分美国白人设想,在非裔较少的美国西北部建立一个白人和东亚裔为主要种族的国度,认为这才是美国白人能够生存下去的唯一办法。不过欧洲至少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这种设想。

西方文明的第二区东欧、第三区拉丁美洲,在本书的第三章已经有足够的讨论。这里没有单独的进一步结论。但在下一节,还会与发达西方一起讨论。

第三节
西方世界总结
西方世界发展的第一个特质是他们的发展互相靠近。当然三个子世界的界限还是相当明显。不过从左下到右上的大趋势也相当明确。一波一波,大部分的东欧国家和拉美国家都会上去的。

看到相当大一部分拉美国家的素质水平其实与除东北亚以外的其它亚洲国家相当。他们现在的整体人均收入能达到9644$,也真是沾了西方文明的光。

                                       



10.1:西方世界素质水平、人均收入和民主指数关系图
                                       


现在我们用下页的上图来看西方世界的西式民主水平与经济发展的关系。那比上一张图还要明确,中轴线很窄。从左下到右上的趋势非常清晰。所以我说东欧国家和拉美国家的经济发展和民主发展都是可以预期的。

70个国家中,只有四个离线,都可解释。俄罗斯、白俄罗斯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被歧视了。古巴和委内瑞拉都是拉美的左派国家,民主一方面是少点,一方面也是受歧视。

现在用下页下图来看发展速度。

[/table]高素质水平,富裕的发达西方发展不动实属正常。东欧国家一部分发展快,一部分发展慢,有治理和素质两方面的原因。不够富裕的拉美国家多数发展速度都还行。所以我说他们能上去。

现在可以做最后总结了:

西式民主制度要成功良好运行(《经济学人》民主指数8分以上),应当拥有的四个条件:


[table=98%][tr][td]

10.2:西方世界人均收入、民主指数和素质水平关系图
                                       


[/td][/tr]第一个条件是:该国最好处于西方世界区域之内。拥有那八大欧洲文明特质的全部或大部或至少一部分。

第二个条件是:它的人民,应当拥有相当高的国民素质综合水平。

第三个条件是:这个国家应当已经足够的富裕。

第四个条件是:该国已经拥有足够多的工商业和中产阶级。

相关系数=-0.625(已按人口加权)
                               
相关系数=-0.314(不按人口加权)                                
这四个条件都有,西式民主,那就是水到渠成(大部分欧洲国家的情形)。



10.3:西方世界22年增长、素质水平和人均收入关系图
                                       


如果能满足第二到第四个条件,那就还有可能(东亚的3-5个政体的情形)。

如果只能满足第二个条件,那就还得努力先去达至第三、第四个条件(比如中国),然后还得看该国民众和精英的意愿。

如果只能满足第三个条件而不满足第四个条件,就是有富裕(阿拉伯石油君主国),但没有足够的工商业中产阶级,西式民主依然不可行。

第二章
非西方国家的四种发展类型
第一节
有望、接近和已然成功的28国的两种类型
一直在关注,非西方政体,有截然不同的两类达到了2$的人均收入水平。笔者把它们称作发展成功的非西方政体

同样一直在关注,非西方政体,还是有截然不同的两类,进入了1-2$的关键发展区间。我把它们称作发展接近成功的非西方政体

依然忘不了关注,(尤其因为中国正在其中。)那些人均在5000-10000之间的非西方国家。我把它们称作大有希望发展成功的非西方政体

如下表所载,这三级两类国家/政体共28个。其中已然发展成功的政体11个。5个在东亚(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即四小龙),靠的是发展工业或商业。6个在阿拉伯半岛(卡塔尔、阿联酋、科威特、阿曼、巴林和沙特阿拉伯),靠的都是出口石油。同时应当注意,这11个政体中,只有4个人口超过千万。这些国家/政体,靠工商业致富的素质指数都高;西式民主指数则都在中等以上。靠出卖资源的国家素质指数中等而西式民主指数都低。

发展接近成功的国家7个。它们分别是4个盛产石油而低西民的国家(赤道几内亚、利比亚、加蓬和哈萨克斯坦);3个在努力发展工商业,并且西民指数不低(土耳其、黎巴嫩和马来西亚)。7个国家中,土耳其、马来西亚和哈萨克斯坦人口超过千万。

余下的10个国家,笔者称之为大有希望发展成功的国家。其中2个在东亚(中国、泰国),4个在撒南非洲(博茨瓦纳、南非、安哥拉、纳米比亚),4个在中西亚北非世界(阿塞拜疆、伊朗、阿尔及利亚、土库曼斯坦)。其中2个靠的是工商业(东亚的中国和泰国),2个大体一半靠资源、一半靠工商业(南非、博茨瓦纳),余下6个都是资源出口国,多数是出口石油天然气,也有少数是大规模出口其它矿物。这10个国家中,有6个人口超过千万。尤其中国的人口超过13亿。这些国家,有4个西式民主分在6分以上。(泰国、南非、博茨瓦纳和纳米比亚。)其余西式民主分都很低。

其实把中国称作大有希望发展成功的国家真是委屈了它,因为它成功的希望太大,规模也太大。而把泰国称作大有希望又显得抬举。因为那里正忙着闹革命,迅速发展的希望日渐渺茫,虽然它的西式民主分数比中国高出一倍还多。
下表按素质水平排序。可以清楚地看到,前面八个东亚国家和西亚的土耳其是平均素质水平最高的9个国家,它们全部都是靠工商业致富。黎巴嫩也是靠商业致富,它的素质水平略差。
余下的所有国家,素质水平都在87.1以下或不明,除了南非和博茨瓦纳,它们全部都是靠出口资源致富。
这两条道路的分野极为清晰。只有南非和博茨瓦纳有些模糊。这两个国家全民的平均素质水平不高,但南非有10%的欧洲裔。这两个国家的西式民主指数在整个非洲都是最高。应当承认发展得相当成功。尤其是博茨瓦纳,那里的欧洲人很少,有此成就,实在值得敬佩。只可惜国家太小,仅203(老数据187)万人口。

9.3
非西方文明中成功与接近成功发展的政体概况

国名
                               

地域$                                

素质水平
                               

西民指数
                               

新加坡
                               

东亚51 162                                

9.59                                

707                                

中国
                               

东亚6 076                                

19.83                                

134 411                                

香港
                               

东亚36 667                                

3.72                                

518                                

韩国
                               

东亚23 113                                

7.66                                

4 978                                

台湾
                               

东亚20 328                                

5.00                                

544                                

日本
                               

东亚46 736                                

2.18                                

12 782                                

马来西亚
                               

东亚10 304                                

11.50                                

2 886                                

泰国
                               

东亚5 678                                

10.91                                

6 951                                

土耳其
                               

中西亚北非10 609                                

11.24                                

7 364                                

阿联酋
                               

中西亚北非64 840                                

13.19                                

789                                

巴林
                               

中西亚北非23 477                                

11.15                                

126                                

科威特
                               

中西亚北非45 824                                

16.69                                

282                                

伊朗
                               

中西亚北非7 211                                

12.57                                

7 314                                

利比亚
                               

中西亚北非12 778                                

6.29                                

626                                

哈萨克斯坦
                               

中西亚北非11 773                                

26.12                                

1 655                                

阿塞拜疆
                               

中西亚北非7 450                                

28.23                                

917                                

黎巴嫩
                               

中西亚北非10 311                                

9.35                                

426                                

阿曼
                               

中西亚北非24 765                                

13.71                                

285                                

阿尔及利亚
                               

中西亚北非5 694                                

13.16                                

3 598                                

卡塔尔
                               

中西亚北非99 731                                

25.56                                

187                                

土库曼斯坦
                               

中西亚北非5 999                                

23.57                                

510                                

沙特阿拉伯
                               

中西亚北非25 085                                

11.84                                

2 808                                

博茨瓦纳+资源
                               


                               

7.85                                


                               

自力
                               

撒南非7 507                                

11.88                                

5 059                                

安哥拉
                               

撒南非5 873                                

27.17                                

1 961                                

纳米比亚
                               

撒南非5 705                                

12.15                                

232                                

赤道几内亚
                               

撒南非14 500                                

31.77                                

72                                

加蓬
                               

撒南非11 929                                

12.90                                

154                                

自力更生型
                               

10  183                                

17.13                                

171  568                                

资源出口型
                               

13  455                                

15.95                                

21  517                                

自力
                               


                               


                               

7.79                                


                               


                               

104.72                                

3.80                                


                               


                               

85.63                                

3.51                                


                               


                               


                               

6.47                                

7  681                                

现在我们来讨论,为什么在欧洲血统以外的地方,任何工业文明,甚或任何起码富裕以上的国家,都那么的稀少?为什么离了欧洲血统,离开出卖资源,再离开东北亚的高素质水平圈,就没有任何国家成功致富(人均收入2万$以上)?
西式民主制度,离开了欧洲血统,离开了欧、美、澳西方文化圈加东北亚的高素质水平圈,也是无一真正成功(民主指数8分以上)。这怎么可能是偶然的呢?





图10.4:非西方世界发展良好以上 22国素质、收入和增长


     我不否认,南非和博茨瓦纳可能将会例外。不过南非的西式民主政体和工业经济都为欧裔所创。结果例外好像就剩博茨瓦纳一家。它恐怕也是因为靠近南非而且资源丰富才得以致富。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南非的成功,博茨瓦纳恐怕并不能单独发展成功。
为什么仅有3例经济政治两方面都复制西方成功?(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为什么只论经济也仅再增加中国香港、新加坡两例发展到真正富裕?而且这五个例子在其经济高速发展期,无一例外均是威权政体。(日本战后的发展已经是它的第二个高速发展期。第一个在1868年明治维新以后,那时当然是威权政体。战后也是准威权政体。)几个西亚石油富国,靠资源而暴富,岂可普世?
为什么欧洲人的地盘以外,只有日本、韩国、中国台湾、沙特四个后发经济成功(人均超过2万$)政体的人口超过千万。其余的石油富豪和东亚的中国香港并新加坡5+2=7都只是人口不超过数百万的城邦政体。
一言以蔽之,除了西方文明区与东北亚文明区,迄今没有一个国家真正实现了工业化或称现代化,这不可能是偶然,其必然性在哪里?
非西方文明区的东北亚+ 6个政体的绝无仅有的高度发达的工业化或至少极高的长期发展速度,如果不用它们甚至高于欧洲人的素质水平来解释,您还能找到其它的解释吗?
制度?它们的制度并不相同呀?要相同,那就是在经济飞跃发展阶段,都是威权政体。但其它大洲的威权政体也所在多是。如果没有石油,那些威权政体无一发展成功,甚至有希望发展成功(人均5000$以上)的都没有。
现在人均再少的国家如果还没有大量的资源,也未必就完全没有机会发展。我的看法是,如果他们的人民有素质潜力,现在的落后又有原因(比如搞过全盘公有制,比如方经内战),那他们还是有相当机会发展起来的。(比如越南、老挝、柬埔寨,他们的人均仅1 000-1 500$之间,但素质指数在89-94之间 。)
图10.13按素质等级,明显地分两等。东北亚6个政体第一等,马来西亚、泰国一等半。但东亚人都是靠劳动致富。
中西亚北非国家第二等。14个国家,只有2个靠劳动致富。其余12个都是靠出口石油。
从收入看,分两等。人均2万以上的,有东亚五国和阿拉伯半岛6国。撒南非洲6个国家因素质水平不明,此处省略讨论。
然后是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国民素质最高,收入最低,但发展速度最快。其余也还有好些国家发展不慢。
不过你也可以看到,西式民主指数与国家的富裕程度,发展的速度(气泡直径表达),都没有明确相关性,这还是一个满天星图。现在看图10.4。上部10+2个国家,是靠劳动致富。除了中国,西式民主都在中等以上。下面一半的国家都是靠资源致富。西式民主都少。中国跟他们混在一起,很不好看。就是说,西式民主指数和发展的类型可是很相关的。




图10.5:非西方文明区发展良好以上28国人均收入、西民指数和增长                                        



现在笔者已经了然于胸,西方的制度,包括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实在都只是在西方漫长的历史文化环境中生长起来的,在前节所述的八大文明特征的背景中和基础上生长起来的。
运用简单的事实逻辑,笔者大体认定:西式民主政治,工业化经济,适合于西方文明。在非西方文明区域,经济现代化和制度西方化,几乎同样程度地,十分不易成功。
补充一句,不是说这种移植、复制铁定不能成功,而是说会格外的困难。这个困难不仅针对政治,同样针对经济。
例外仅仅发生在东北亚。那里有日本+四小龙共5例靠发展工商业人均超过2万$。而移植西式民主成功的仅有的3例也都在东北亚。并且这5例中,有两个是人口仅数百万的城邦,有两例是人口2300到5000万的中等规模国家/政体,仅有一例人口过亿。
这当然绝非偶然。那么东北亚与西方的共同之处在哪里呢?要说那八个渊源,东方可是一个也没有。日本或者有一处像西欧,就是不久以前,还处于四分五裂的希腊式时代。(这也是汤因比的用语,大一统的普遍国家则被他称作中国式。
笔者找到的另一个极少有人论述过的,东亚与西欧共有,而其它地方都不拥有的特征就是:东北亚的人民很可能具有足可媲美欧洲人的极高的平均综合素质水平
前面已经说过,非西方文明的国家总共有90国。但仅有上表所列28国人均收入超过5000$,而且其中16国是靠出口资源。靠发展工商业致富或接近致富的国家拢共只有12个。其中8个在东亚,2个在西亚,2个在南非。
第二节  发展有困难和有大困难的两类共62个国家 现在我们来讨论,除了前面说到的通过发展工商业或出卖资源而达致真富裕或准富裕或大有希望准富裕的两个类型三个等级28个国家,非西方文明里,还有两种不是那么靓丽的发展类型。
接下去,人均收入1 000-5 000$之间的国家,还有多达32个。笔者都认真地搜寻了一番,其中似乎只有伊拉克、尼日利亚(笔者为此深感庆幸,因为这个国家人口多达1.65亿。)和安哥拉等少数国家还富蕴资源,有潜力发展成资源出口国。其中太多的国家,没有足够的资源,就只能依靠有限的人力资源发展实业,勉力追求小康的前景。我把这些国家的境遇,概括为非西方文明国家的不是那么光辉亮丽的第三个类型。
那些人均至今不足1 000$的最不发达的国家还有30个之多,其中23个在撒南非洲,2个在东亚(柬埔寨、缅甸),2个在南亚(孟加拉国、尼泊尔),2个在穆斯林世界(阿富汗、塔吉克斯坦),1个在拉美(海地)。这些国家的各方面的发展水平当然也是最低的。它们的发展前景显然最为暗淡。笔者称它们为第四类型。
表9.4:  非西方文明中第三类型和第四类型的概况

国名                                        

人均收入$                                        


素质水平                                        


增长率                                        


西式民主指数                                        


人口数(万人)                                        


第三类型                                        

1 924                                        


82.5                                        


5.65                                        


6.07                                        


255 109                                        


第四类型                                        

613                                        


                                         

3.34                                        


4.22                                        


76 231                                        


东亚                                        

2 920                                        


88.2                                        


9.46                                        


5.23                                        


53 354                                        


中西亚北非                                        

2 585                                        


81.6                                        


4.03                                        


3.54                                        


27 138                                        


南亚                                        

1 410                                        


82.2                                        


4.70                                        


6.96                                        


162 085                                        


撒南非                                        

936                                        


                                         

4.33                                        


3.88                                        


76 402                                        


从上表的头两行中可以看到,第三类型各方面的情形都要比第四类型好很多。
从上表的后面三行中,可以看到,哪怕在非西方世界、在更低和最低的发展水平中,不同文明的差异依然明显地存在。
请注意中西亚北非和南亚这两行,有反常出现。南亚的素质水平和西式民主分数都高于中西亚北非,但是他们的收入明显更低。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宽大为怀,不怪南亚的西式民主太多,而怪南亚的资源太少吧。
最后概括一下,在南方世界:撒南非洲42个国家,靠资源和工商业接近致富或大有希望致富的仅有6个国家。南亚6个国家,无一哪怕是大有希望致富。中西亚北非国家,除了土耳其和黎巴嫩,还有12个国家靠石油、天然气致富。上天待它们真可算不薄。但这个世界还有13个国家没有大量资源,也没有成功工业化,十分难以致富。
东南亚的国家,印支三国和缅甸的经济发展显然还有较大潜力。越南和老挝的政治发展前景不明朗。印尼的经济和政治发展则可能是例外地好。希望今后也能一帆风顺,不要搞成印度式的次级民主。该国在近年没有出现他信式的人物是它的幸运。苏加诺和苏哈托式的魅力人物希望不再出现。因为这种人物一出现,就很可能像他信那样搞民粹。
第三节  非西方世界的总结  现在把前述四类国家,东方世界和南方世界拼在一起。你当然会看到,东方世界有多么的委屈。
与上一章用三个图来总结西方文明相对应,我们用同样的三个图来总结非西方文明。





图10.6:非西方文明区的素质水平、人均收入和民主指数关系图                                        



把图10.6与图10.1相较,这两个图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的气泡连绵一片,而这里则截然分成两堆。最清晰的就是东北亚文明的素质其实与非西方文明世界其它所有的地区都不一样,它们的素质水平,与欧洲国家一样,甚至还要高。那它们能够在发展上直追西方的水平的理由,不是昭然若揭了吗?中国要快速发展直到追回它应有的地位的理由不是同样至为明显吗?东南亚的其它国家,虽然比不上东北亚,但比其它所有非西方文明区域,其素质上的优势也是明摆的。所以我断言,他们能够在东北亚的提携下,取得比其它非西方文明都更好的发展成就。


                               



图10.7:非西方文明区的人均收入、西民指数和22年增长率关系图                                


                               
中西亚北非世界的特征是族群综合素质中等,但富裕程度则大不同。上天真是厚待了它们,让那么多的国家屁股下面就坐着如山的财富,不过它们也有远忧,就是石油开采完后,再吃什么?除了土耳其,它们好像都不乐意发展实体经济呀?
南亚国家可没有这样的好运。它们没有油,人民素质中下,就只能自己慢慢努力了。

     现在来看民主与非西方文明的关系。请再返回看看图10.2,民主与西方文明的关系。你会看到,这两个图的样式截然不同。那里的拟合区域细细窄窄,从左下到右上的发展趋势明显。这里则是一个90%的满天星图。左上角和右下角通常总是有的空地非常之小。已经说过,撒南非洲国家的人口素质数据不可靠,所以这个图上很抱歉就没有撒南非洲国家了。

日本加东亚四小龙以其民主和富裕占据了右上方。西亚的低民主的石油富国占据了右下方。高民主而贫穷的印度占据左上的高地。南非和博茨瓦纳占据中等富裕(对撒南非洲而言,已是了不起了。)和高民主的位置。
剩下的国家,剩下的地盘,真是随机分布。民主、富裕和素质三者之间,都看不出明确的相关性。当然东亚国家和伊斯兰国家平均起来,还是要好一些。南亚国家和撒南非洲的国家平均起来,还是要差一些。
没有一个左下到右上的发展趋势,这就是我无法看好中间那一大团混杂起来的各种国家的西式民主政治和经济发展前景的主要依据。
在这个图里,东亚政体分成四块,除了右上的3+2个政体,在政经两个方向或至少经济方向明显超常外,其余国家,还是在政经两个方向都尚未突出重围。上边那几个似想走日本韩国的路,但他们的素质可是差不少。下方的前公产国家,似想在中国的率领下,向新加坡、香港的方向冲击。
再细说一点。根据图10.2,在西方文明区域,经济发展与西式民主发展有极好的相关性。经济总会逐步发展,西式民主也就会逐步提高。根据图10.8,在非西方文明中,则没有这种对应关系。在太大的一片区域中,收入水平的提高,并没有带来民主水平的相应提高。民主水平的提高,也没有经济发展与它相呼应。这就是满天星的意思,没有相关性,或相关性太弱。阿拉伯富国走的路且不说,中国加新加坡似乎就铁心准备走一条一党制的新路。中国如此之大,如果它的路走通了,会有什么影响,到时再说。  
相关系数的差别也明确地显示了这一点。图10.2的相关系数是0.709和0.749。这里是0.092和0.077。前者是相关性相当地高。这里是相关性非常之低。


图10.10:非西方文明区的22年增长、民主指数和人口数关系图                                        


看左图,我们再一次看见,中国和越南的超速崛起有多么的稀罕和震撼。须知中国可是有13.5亿的人口,(越南也有近亿。)中国的GDP屈指可数的几年之内就会超过美国呀!
22年的时间,绝大多数国家的增长都超不过10倍,超过的只有5个国家。就是超过7.5倍的,也只有11个国家。其中半数国家是靠大量出口资源获得的超速发展。靠实业的只有东亚四个国家和黎巴嫩。
本图的纵轴是民主指数,应当承认这里有一个轻度负相关。但如果按人口加权,考虑到中国和印度的人口分量和所处的位置,这个负相关系数自然显著加大。
三张图结合起来,固有的高素质和起点的低收入,已经排除了错误的治理,三条加在一起,就是中国和越南现在超速发展的奥妙所在。也是将来朝鲜定有超速腾飞的一天的依据所在。(它还有个西德一样的韩国在等着接收呢。)也是蒙古应当还能继续大幅增长的希望所在。
当然说来还是难堪,这个超速崛起的一个前提是以前的错误政策造成的低起点。另一个前提是改正错误。不过直到今天,那个错误造成的损失,真的还没有完全补回呢。
那些没有资源也欠缺素质的国家,它们将来的发展显然会更加的艰难。或者退而求其次,它们应当把小康作为目标吧。。
关于西式民主在非西方世界的前程,本人的预估也要分成几个部分。
第一个部分,在那些国民综合素质足够,有能力发展现代工商业的国家,以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为榜样,在完成工业化以后,有可能实施类似西方的政治制度。只可惜这样的候选国,限于客观的国民素质,实在不多。它们也会同时收获这种制度的优点和缺点。
第二部分,在另一些以中国、新加坡、越南为代表的国民综合素质足够,有能力发展现代工商业的国家,由于其独特的历史积淀,很有可能或有机会发展出另一种明显不同于西方的,同样建立在工商业/中产阶级社会之上的现代政治制度。新加坡已经完全富裕,但它只是一个城邦。最重要的实践在中国,但在那里这个演化过程还在进行中。
第三部分,以土耳其、马来西亚、伊朗为代表的素质中等偏上,经济上也已经(或接近)初步发达(人均1万$)的非西方国家,也可能闯出一条东西结合的,但比中国的路向更接近于西方的现代政治之路。它们的制度,会是西式民主在东方的变体。
第四部分,以印度为代表,已经是高西民,但低发展,是我说的次级西民的典型。它们的低发展状态能不能补起来,最后成为一个比较均衡的发展中国家→初步发达国家→中等发达国家,这个事情还要观察。笔者的直觉是,主要不是碍于西式民主,而是碍于其拥有的国民综合素质,这个过程很难顺利,全面赶超中国的可能性那是微乎其微。
第五部分,以印尼为代表的很少数的一些非西方也非高素质的发展中国家,并没有前面三个部分谈到的发展现代工商业然后现代政治制度的有利条件,(甚至还有人口庞大、多部族、开化历史不长、特定的宗教等不利因素,)但是它(们)能维持政治稳定,和经济的相对顺利发展。对这些国家的政治经济前景,本人持审慎态度,担心一些不利基因在有机会时会暴露出来。因为碍于发展程度,那里的人民和精英非常可能是不够成熟稳健并灵活机动的。
第六部分,以阿拉伯半岛产油君主国为典型。那里的富裕由国家掌控,没有强大的工商业中产阶级,完全不可能出现西式民主。其它一些矿产油藏相对丰富,人口不是太多的国家,可能达到中等富裕,但理由同前,这些国家依然很难出现成功的西式民主。
第七部分,还有太多的第三世界/南方世界国家,没有大量矿藏、人口数量太大、没有足够多的外来高素质族群的支持、本国人民/精英缺乏足够素质,在经济和政治现代化的两个方面不是说没有机会前进,而是说会走得更为艰难。
适合于这些国家的政体形式似乎还有待创立。笔者的直觉是,它们不应当是西方式的,对国民素质要求太高的多党普选制度,也很难成功仿效中国式的中央集权的选贤任能的制度。无论怎么说,那些国家中的很大一部分,首先需要的是一个能有效地维持经济和政治起码秩序的制度,然后再去探讨怎样让这些制度更有效率和更有合法性等等。
还有一个第八部分,就是如同东南亚和南非那样的有两个族群的社会。如何处理好那能够主导市场的更先进的但人口占少数的族群与更落后的但人口占多数的族群之间的利益共享分享关系(机制),是它们成功的关键。这里似乎很适合开发出一种以对经济上占优势的少数族群进行一定程度的政治优待以交换(赎买)他们在经济上多做贡献的族群加权共和制度。但这种制度要成型,则必须绕过一人一票,人人/族族平等的魔咒才行。知道这个建议很难行,但就等着看那样的国家在落后的多数的把持下退行吧。要知道,如果搞得不好,一个已经工业化的国家也是可以重新发展成一个发展中国家的

最终结论  国民综合素质水平≈国民财富总定律

笔者在这里发表一个受到林恩/万哈林理论启示而发挥出来的一个包含七款内容的国民综合素质水平≈国民财富发展水平总定律,作为本书的终极结论。
      一:每个民族-国家(nation)/文明(civilisation)都拥有自己特有的变动很慢的平均国民综合素质水平。
      二:该民族-国家(nation)/文明(civilisation)可以/应当达到的发展高度,由该民族-国家/文明拥有的国民综合素质水平来决定。
      三:若现实高度比起理论高度有重大欠缺,那就是有不正常的(通常是政治)因素干扰了正常的发展进程。
      四:一旦这个(些)不正常的干扰因素被移除,该(批)民族-国家就会以一种补偿性的超常的追赶速度去力图尽快恢复它(们)所应当(或曾经)拥有的发展高度。
      五:追赶速度超常的程度,大体与发展水平欠缺的程度成正比。欠缺程度越大,追赶速度的超常程度就会越高。(类同于热力学传导定律:热力传导速度取决于相接触的两物体间的温差。温差越大,则传导越快。)
      六:当这个欠缺程度明显缩小以后,追赶速度的超常程度就会递减。当追赶接近完成,超常就会消失。(温差越小,传导越慢。温差消失,传导也消失。)
      七:若现实高度明显高于理论高度,那就是有某种奇遇,最常见的是一个小国家发现了大油藏。或者拥有其它横财(天降之财):避税天堂、旅游小岛。
这里再发挥一点:不同的时代,同样的文明,同样的素质水平,当然可能/可以达到的高度不同。比如雅典和罗马,肯定都拥有它们那个时代在地中海沿岸的各种族、各文明中最高的素质水平,自然也是最高的发展成就。而在东亚,则华夏国一直拥有最高的素质水平和最高的成就。只有1894-2009年这一段,这个东亚最高的桂冠,也许得暂时让与或与日本分享。
东北亚的中、日、韩三族,一直拥有绝不亚于欧洲人的素质水平,数百年的落后,不好解释。但至少它们追上来了。它们正在用急起直追,以及可能的后来居上来证实,来诠释自己不亚于欧洲人的素质水平。
那个国际共运,只发生在东欧和东亚这个地球上最高素质水平圈内,也是它们为人类探出一条走不通的路做出的牺牲。一旦它们为人类探明这条路走不通,重回市场经济的正道,其天分底蕴立即全力发挥,几十年内,这些民族/国家就能重新赢回自己本应拥有的世界一流的地位。
那些素质水平略欠,又没有大量资源的国家,建议实事求是,各自摸索一条适合自己的退而求其次的发展道路。不要好高骛远,也不要妄自菲薄,至少要去力争小康吧。
最后,建议有奇遇的小国家,好自为之,善用天降横财,未雨绸缪,想好资源用尽之后,如何能够继续保有富足生活的办法。
夸大一点说,除了上句所说的有奇遇的小国外,几乎可以认定,每一个民族/国家/文明,都有它祖先留下的宿命。人世间的一切烦嚣,一切纷扰(包括两次世界大战,国际共运这种规模级别的脱轨),都磨不灭这种宿命。仔细想想看,那些似乎秉有天命的国家,比如德国、法国、英国、日本、俄国、中国等等,为什么总是打不垮,为什么失败之后总是能够复兴,为什么总是能在它们需要的时候找到力挽狂澜之人?比如戴高乐、普京、邓小平。我们是不是可以大致相信,冥冥之中,真的自有天意呀!
这个宿命还可以解释得比较复杂。比如,有头等强国的宿命,有二等强国的宿命。这个东西真的还不是太难判断。就看它能固守拥有的幅员、人口、现在的经济规模、曾经的政治成就、主体民族的素质、还有周边的大致环境就可以了。在当代,比如美国、中国(、俄国),就有那个成就一流强国的资质底蕴。而西欧各大国就只能是二流强国,除非它们能真的结为一体。如果不认命,二流强国的底子,想用挣命的方式去图谋一流强国的地位,那结局太难好。比如拿破仑的法国,希特勒的德国,东条英机的日本、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国、亚历山大的马其顿帝国。到头来,还不是都得打回原形。这个原形,就是宿命。是不是人力有时尽,天命终难违?你看那些人类历史上把主观能动性发挥到极致的伟大人物,不是也无法为他的民族逆天改命吗?但是像罗马帝国、大英帝国,各自辉煌了数百年的光阴,留下了无数的遗产。它们是够本了,这跟那些挣命挣出来的短命帝国可是大不一样。但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大国宿命,好像还没有完结,好像还可以再写新篇。
当然我还是有一个终极之谜并没有解开,那就是:那些不同的祖先,为什么有不同的禀赋,能为他们的后代子孙,留下不同的宿命?或者说,为什么有些民族,有大国运,强国命,有些民族则没有?这个问题,我可以把它命名为第二个学伟问题。我的这本书,可没有能充分地解释这个问题。不过下面这个比喻,可能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有所暗示。
这里有一个有点复杂,但想必相当贴切的比喻,来描述上款宿命论。我也把这个比喻起一个名字,叫做身高的宿命
      一些家族由于种种难以细考的历史原因,平均身高较高,另一些则较矮。比如某族人平均身高1.8米,某族人平均身高1.6米。身高1.8米的家族,平均体重180斤,如果某人只有150斤,那他就是在生病。身高1.6米的家族平均体重120斤,如果某人体重150斤,那他想必是吃了激素。身高1.8米的家族,长到180斤,那是理所当然。身高1.6米的家族,长到120斤,那也是命该如此。
      如果来了一场流行疾病,或者饥荒亦然,大家都体重骤减。比如180斤的减到120斤,120斤的减到80斤。当疾病或饥荒过去以后,大家的体重都会恢复。1.6米的人会恢复到正常的120斤。1.8米的人也会恢复到180斤。各有定数,无法逾越。
      至于为什么不同的家族会有不同的平均身高,这个问题考察起来的确相当麻烦。比如热带地方人的生长比较快速,因此成熟期会早一些,相应的身高就会矮一些。寒冷地方则相反。比如比较富裕的家族因为营养条件较好,人也会长得比较丰满。比如一些喜欢运动的家族,因为运动而身板较为结实。…… 这些优势或劣势,会逐代积累,逐代相传,然后慢慢成为难以改变的定势,成为该家族身高的宿命
      这个宿命可以有例外。比如高个子家族也可能生出矮个的人,反之亦然。但这并不会改变这个家族平均身高的宿命。这个宿命也可以演变,但却不可能很快。比如矮个家族从热带迁往寒带居住,比如他们从贫穷的国度迁往富裕国度发展,他们的平均身高肯定会增加,但却是缓慢而逐渐的。
再说清楚一点,东欧和东亚前公产国家现在出现的恢复性疯狂增长,就相当于身高1.8米的人在病后的体重恢复,那自然速度会快,终点会高。那是回归宿命。而南方民族要获得高的发展成就,那就是要改变宿命。自然难度要高许多,过程要慢许多
现在我可以有相当充足证据地来回答本书前言一开头就提出来的那个学伟问题了:在非西方世界中,只有东北亚的中、日、韩三个民族,拥有足可媲美西方人的高国民综合素质;他们也因此而有资格拥有足可媲美西方的发展水平。
我还有那首诗呢。

云端华夏                                        



古来华夏即天仙,误坠尘寰若许年。

所幸凡缘今已满,奋身重跃碧云端。

       


[①] 其实希腊之前,还有过腓尼基城市文明,和罗马同时也有迦太基城市文明。因规模太小,忽略不计。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21日   来源时间:2017年02月21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2-11 07:34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