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人生一场大戏,只有想不到?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371
帖子 1182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7-9-26 05:28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人生一场大戏,只有想不到?

涉案超过800亿,靠男女关系敛财,他才是"大师"2017年09月27日 06:06         华商韬略微信公众号                                        

无止境的贪欲,最终令他人生尽毁。

这两天,“欣欣像蓉”以及某男星“靠爱情骗钱”的新闻疯狂刷屏,令众看客大开眼界。尤其是后者的突发信息更让网友评论称:女人套路男人钱见得多,反向套路的还真少见。
华商君由此联想起一位曾经震动香港(专题)的“大师”,和他相比,这位男星未经证实的“罪证”简直不值一提。
大师名叫陈振聪,香港人,据说精通堪舆风水。

陈大师的前半生很潦倒,中学毕业后便步入社会,做了10年蓝领工作,最终沦为失业人员,寄居在女友的廉租房。
眼看三十而立,陈振聪突然顿悟,研读起据说是父亲传给他的风水书籍《天图布局》,试图逆天改命,结果竟梦想成真。
在香港风水学很有市场,下至街井市民,上至权贵政要,信奉此道者不在少数。
1990年,陈振聪开设了“振业兴隆堂”,专门教授风水学。期间,他结识了一位餐厅老板,后者给他介绍了不少生意人,让他的生意蒸蒸日上。
按照香港媒体的说法,陈振聪看风水的业务水平相当一般,业余都算不上。但是他极有心计、善解人意,知道对方想听什么话,由此不断借着梯子往上爬。
其中最重要的一层“梯子”,是香港前立法局议员梁锦濠。为梁看风水期间,陈振聪得知对方认识女富豪龚如心,便千方百计要求介绍认识。
这之后,梁锦濠因贿选罪被判入狱,但陈振聪却一举找到了人生最大的靠山。
彼时,龚如心正处于人生最困难的阶段——她的丈夫王德辉在遭遇第二次绑架后音讯全无。
龚王两家是世交,龚如心与王德辉从小青梅竹马,后共同经营华懋集团。夫妻两人举案齐眉,被香港商界传为美谈。

王德辉第二次绑架案发不久,香港警方就宣布已成功破获案件,绑匪供述,王德辉已被谋害抛入大海。但龚如心不相信警方和绑匪的说法,她坚持认为丈夫只是失踪,并没有被撕票。
龚如心从未停止寻找丈夫,“现实”的手段失效后,她变得越来越迷信,不断采纳风水、玄学的方法。她曾奔赴印度(专题)、尼泊尔找高僧指点迷津,也因为一点风吹草动跑到内蒙古包头找人。
直至病魔缠身,龚如心依旧不死心,病到走不动后,她就委派华懋老臣代为走动,遍访“大师”。
就在这个过程中,陈振聪成了龚如心最信任的人。
1992年3月9日,陈振聪与女友完婚,他的家人却无一出席,理由是要上班。然而3天后,陈振聪便抓住了让他们“后悔”的机会。
经梁锦濠引荐,陈振聪在华懋总部见到了龚如心。席间,他称“做了一道符,王德辉现在流落到荒岛,受了伤但没有死,我还有办法救他”。
这番话不仅直击龚如心的内心,更给了她一根希望的稻草。此后,陈振聪便常以“风水师”的身份出入华懋,还经常以为王德辉祈福为名义,遍访亚洲寺庙。
王德辉始终不见踪影,陈振聪的人生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接近龚如心,财富自然水到渠成,不到1年的时间,陈振聪便收获了超过1600万港币的“打赏”,他将这笔钱全部投向了华懋发展的物业,以低价买下6套住宅,这批物业如今的价值超过10亿港币。
但陈振聪的胃口远不止几套房子,外界虽不知他和龚如心的具体关系,但从财富流向看来,极富心机的陈振聪显然深得龚如心的信任。
十余年间,他不断以“为华懋集团挖洞做风水阵”为名,从龚如心处获取巨额风水费,总数高达27亿港币——他的这些风水阵法,比摩天大楼还值钱。

这类风水项目在后期越来越贵,仅2006年一年,华懋便向陈振聪支付了近7亿港币的风水费。
陈振聪用这些钱买了两架私人飞机。2007年,他在迪拜豪掷15亿港币,向空客购买了豪华版A3,成为全球首个以个人名义买下该机型的人,而在此之前,他已经拥有一架Gulfstream。
他还养了两匹赛马,没事时赌赌马,或是乘私人游艇出海,名车豪宅等更是不在话下,从无业游民彻底转换成了人生赢家。
陈振聪并非只知道拿钱,他也有“上进心”。期间,他曾多次投资做生意,可惜经商天赋实在一般,这些生意要么经营一般,要么惨淡收场。
在员工眼里,陈振聪可是个相当好的老板。他喜欢高薪聘人,给的薪水有时高出市价一倍。不管企业经营如何,他都大手笔发年终奖金,还经常送员工出去旅游,给下属提供免费住处。“他似乎有用不完的钱,员工们从不会担心前途。”
不管亏多少钱,陈振聪都能安心入眠。毕竟,他的背后是龚如心,天大的资产窟窿都能给他兜住。陈振聪唯一担心的或许是:如果靠山不在了,自己应该怎么办?
当这一天真正到来时,他的选择是——吞下靠山的全部资产,让自己成为靠山。
2007年4月,龚如心因癌症逝世,留下高达830亿港币的遗产。她和王德辉未有子嗣,遗嘱里,龚如心将钱全部捐给华懋基金会,用于长期的慈善事业。

早在数年前,龚如心便被查罹患卵巢癌且已到晚期,但从未对外公布病情。她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将资产全部捐献给国家。
因“丧夫”挣扎半生,却在商海中屡创辉煌,这样一位女强人,以仁爱的方式辞别,本应是一个完美的结局。但几乎是龚如心辞世的那刻起,真真假假的绯闻与流言便喧嚣尘上,这一切的源头,便是陈振聪。
这位“黑衣骑士”手持遗嘱出现,称自己才是遗产唯一的受益人,“830亿应该全部归我”。他的亮相和言论在港九引发轩然大波。
龚如心在世时,陈振聪一直是“隐形人”,从未出现在公众面前。龚如心的好友认得陈振聪,但也仅限于见过,龚如心向她们介绍称陈振聪是一名风水师及医生。
然而,陈振聪的说辞完全是另一个版本。他称两人是恋人关系,龚如心将他视为“第二个男人”。该言论的背景是,陈振聪从未和妻子离婚,并且哺育有三个孩子。
而且,陈振聪还加倍发挥了自己的天赋,知道普罗大众想听什么。在法院供词和媒体面前,他不断拿出香艳露骨、骇人听闻的故事和细节,即便不少故事被坐实为胡编乱造,但这些新闻得到了广泛传播,几乎全香港都知道了龚如心在生前有这么一位“恋人”,还拿到了“合法”的遗嘱。
这和龚如心曾经的形象相去甚远。
直到逝世时,龚如心依旧坚信丈夫没有死,要求家人以丈夫的名义为自己发讣告。其家中的客厅和跑步机上,一直挂着王德辉的西装,丈夫的房间和书房,也和之前一模一样,被收拾得一尘不染。

她是对“亡夫”牵肠挂肚的妻子,也是彼时全亚洲最具实力的女性企业家和慈善家。立下遗嘱之前,据不完全统计,她已向大陆地区捐献了至少10亿美元,善款大多投向教育、医疗事业。
虽然港媒经常调侃她超短裙、羊角辫的造型,但在民众眼里,龚如心是商界的“神奇女侠”,始终是英雄般的正面形象,而这一切,被陈振聪颠覆性的改变了。
龚陈两人关系到底如何,早已无法对证。仅从陈振聪提供的照片看,两人确实交情匪浅,也有香港媒体分析认为:在龚如心患病且孤独的晚年,面对擅长蛊惑人心的陈振聪,有一定可能性立下这么一份遗嘱。

华懋基金会一份遗嘱,陈振聪一份遗嘱,到底哪份是真?争执早期,华懋方曾提出分出遗产的三成给陈振聪,以作和解。这部分遗产价值近250亿港币。
但这样的数字,依旧填不饱陈振聪的胃口。他认定龚如心的财产应该全部归其所有,拒不接受和解。于是,双方对簿公堂。
陈振聪或许很聪明,但在最重要的时刻,他做出了错误的抉择。
民众喜欢看八卦,但不意味着会被八卦轻易洗脑。一位“江湖术士”突然跳出来,要抢走留给慈善事业的830亿,如此行为本就令人反感。陈振聪的遣词造句还特别露骨,像是在写小黄文,舆论一边看一边骂。

沸沸扬扬闹来闹去,整个香港几乎都站在了他的对立面,更有媒体直斥他“令人作呕”。
而面对强大的华懋基金会,陈振聪更是毫无胜算,长达6年的诉讼过程中,他在证据链上始终遭遇压制,每次都是笑着进法院,灰头土脸出来。
期间,其丑事越爆越多,包括早在1986年,他便冒认医生,用假文档申请信用卡,是个不折不扣的江湖骗子。
最终,2013年7月5日,香港高等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陈振聪伪造遗嘱和使用虚假文书两项罪名成立,被判入狱12年,并需要支付控方诉讼费。
当庭法官说:陈振聪伪造遗嘱经过精心策划,可见他极之贪婪;龚如心在病危时是哀伤及寂寞的女人,但陈振聪却残忍邪恶地伪造遗嘱;其欲侵吞原用作慈善用途的遗产,是无耻邪恶。
被财富蒙蔽双眼的陈振聪,几乎败得一干二净。他须承担的诉讼费高达4亿港币,税务追讨其3.4亿利得税及物业税,其银行存款被冻结,房产被套现以还债……除此之外,他还面临华懋慈善基金讨回逾20亿港币“风水费”的官司。而这些钱,早就被他亏光了。

据说,如今在狱中的陈振聪学起了中国语文和心理学课程,其手边书籍中,已不见《天图布局》的身影。
以超音速陡然而富,又以光速坠落、锒铛入狱,“大师”陈振聪,最终没能卜准自己的卦象,也没能管得住那人性中的“贪”。
陈振聪之前,王德辉去世后,龚如心还与王德辉之父王廷歆,有过一场关于王德辉遗产的争夺官司,并以胜利者姿态画上句点。
当时,法官曾引用《圣经》中的话感叹这一案件:“世人行动实系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积聚财富,不知将来有谁收取?”
这句感叹不久,龚如心便仓促离世,陈振聪荒唐登场。
“世人行动实系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积聚财富,不知将来有谁收取?”也成为香港社会传播一时的流行语。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2-10 06:57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