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一封莫名的遗嘱 揪出27年杀200多人的死亡医生(组图)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763
帖子 1202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8-5-24 01:57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一封莫名的遗嘱 揪出27年杀200多人的死亡医生(组图)

新闻来源: 英国那些事儿 于 2018-05-24 15:04:28                          大字阅读 敬请注意: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下面这个男人,名叫Harold Shipman,

  


  他是一位受人敬仰的家庭医生,

  却也是英国历史上最大的连环杀手,

  他是病人口中最温暖最让人信任的绅士,

  却也是手段可怖到让所有警探都毛骨悚然的冷血动物……

  他从一场并不起眼的诈骗案走进警方的视线,

  却被缫丝剥茧调查出了超过200名惨死他手下的受害者……

  究竟Shipman是怎么大摇大摆作案,却还能逍遥法外将近30年的?

  

  最近,是他被捕20周年的日子...

  英国人拍了一个纪录片,

  记录这个案子背后各方的一切....

  《死亡医生:Harold Shipman》

  这个“死亡医生”的故事,我们得从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开始说起。

  1998年7月底,

  大曼彻斯特警察局的警探Bernard Postles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

  她表示自己的母亲Kathleen Grundy在临终前写的遗书非常奇怪,希望警探们可以好好调查一下。

  [img][/img]


  电话里所说的Kathleen是Hyde镇的前任政府官员,

  在一个月前她与世长辞,

  [img][/img]


  虽然在此之前她身体没什么大毛病,甚至去世前两天她还一个人跑到外面去玩,

  但是医生说Katheleen毕竟年纪大了,突然死亡也是很有可能,

  所以家人们都只能强忍悲痛接受事实……

  直到,

  她的律师女儿Angela Woodruff看到了Kathleen的遗书。

  这是一封由打字机写成的遗书,上面写着“把我的房子留给医生。”

  [img][/img]


  正是这句话,引起了Angela的怀疑,

  倒不是因为不应该给医生任何遗产,

  而是因为Kathleen有两处房产,

  如果真的是她亲自敲的这份遗书,细心的她写“房子”的时候,

  一定会用的是复数形式Houses, 而不是一个单数形式的House 。

  就算只留一套给这个医生,也至少会澄清一下写成“把我在XXX处的那套房子留给我的医生”....

  而话又说回来,把住了一辈子的房子留给医生真的很奇怪,

  Angela与自己的母亲非常亲近,她从未从母亲的口中听到过一丝一毫的类似想法,

  因此她强烈怀疑,这封遗书是伪造的,伪造的人就是自己母亲的家庭医生Harold Shipman。

  她认为这是一起诈骗案,希望警方可以深入调查。

  很快,警方就拿着逮捕令去这位Shipman先生的诊所开始进行调查。

  那是一个周六的清晨,Shipman正在诊所进行手术,

  所有的警探们都乖乖的站在诊所门口等待他,

  在之前的简单调查里他们得知这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著名医生,因此对他非常尊重。

  在当时,他们谁也没有料到,

  这次搜查会揭开一个藏匿了二十多年的可怕秘密……

  在诊所进行搜查的时候,Shipman忽然指着一个物件对警察们说,

  “你们会需要这个的,Kathleen经常跟我借这个东西。”

  警察们抬头看去,正是一台打字机…(还是对方主动交待出来的.... )

  [img][/img]


  警方把这台打字机带回警局,进行字迹技术专家的鉴定。

  专家表示,Shipman诊所里的打字机有一个按键不太灵敏,打出来的字有些色差,这跟遗书显示的情况完全相同。

  同时,遗书的语气跟Kathleen以往的都不一样....

  因此警方得出了结论,遗书正是用Shipman诊所里的打印机伪造出来的!

  不过,当警方拿着这个疑点去质问Shipman的时候,

  他却一脸淡定的表示自己对此一无所知,

  “那台打字机借给过Kathleen好几次,她用它干了什么我不知道。”

  警探反问,

  “你是说,一个81岁的腰还不太好的老奶奶问你借过好几次打字机?”

  Shipman点头。

  警探继续问,

  “你觉得还有谁会用你的打字机伪造这份遗书吗?”

  他说,“我不知道。”

  面对Shipman从头到尾的否定,警方也无可奈何,

  于是他们只能从遗书本身开始进行调查,

  究竟这份伪造遗书会让谁受益呢?

  答案自然还是,Shipman,

  毕竟,这是Kathleen突然死亡后家中的唯一一份遗书。

  只是,为什么Kathleen会突然死亡呢?

  一个身体没什么大碍,去世前两天还活蹦乱跳的女士为什么会突然暴毙?

  这个思路让负责调查这起案件的警探们打了个寒颤,

  他们不由的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或许,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简单的伪造遗书诈骗案,

  有没有可能,Kathleen是被谋杀的呢?

  于是,

  更大的调查立刻展开……

  既然要调查谋杀案,首先就要看看被害人是怎么死的....

  警察们最先查看的资料就是Kathleen的死亡证明,

  上面签署着Shipmand的名字,并且书写着“死亡原因:自然死亡”。

  对此,Shipman对警方们的解释跟他对家属们的解释如出一辙:

  “老人就是会突然死掉啊。他们就是会熬不住。”

  [img][/img]


  这样赖皮的说法让警察们无可奈何……

  在此之前,

  大曼彻斯特警局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没有目击者,没有犯罪现场,没有凶器,

  但是却想要证明Kathleen是被谋杀的。

  而想要知道Kathleen的真正死因,只有一个办法——

  尸检。

  而这案子最值得庆幸的地方,

  就是在老人死亡后,子女们没有听从Shipman医生要求火葬的建议,

  而是尊重了母亲曾经说过的志愿给她选择了土葬,把她埋在了Hyde礼拜堂的附近。



  这也就意味着,

  虽然老人已经安然下葬,但是遗体还在,完完全全可以进行进一步检验!

  所以接下来警方要做的,就是把Kathleen的尸体挖出来,进行检验……

  [img][/img]


  但是,一大伙人突然跑到位于镇子中心的目的去挖坟,真的非常引人注目。

  所以尽管警方选择了一个没人的夜晚,并且在墓地搭好了各种帐篷掩盖行动,

  但是依旧被众多居住在附近的人给发现了……

  许多居民跑来看警方到底在干什么,各种打听,

  年纪大的都惊慌失措的站在窗户边看着,有些甚至失声哭泣,不明白警察们都在干什么,

  大家都意识到有什么非常不好的事情发生,不明所以…

  [img][/img]


  

  就在同时,

  不但警方在调查,

  当地的报刊媒体们也闻风而动开始进行采访调查。

  

  其中,有一家名叫《曼彻斯特晚间新闻》的媒体获得了小道消息,

  得知了这是警方正在调查Shipman是否谋杀了Kathleen的事情。

  为了获得更多的线索来充实自己的报道,

  记者Mikaela Sitford立刻跑到Hyde镇子的街上,

  开始询问人们对这起案件和Shipman医生是否了解。

  [img][/img]


  出乎她的意料,没采访多久她就遇到了两位年纪大的女士,

  她们好奇的问道,“你说的是死亡医生吗?”

  Sitford怀疑自己听错了她说,“不好意思,你们说什么?”

  两位女士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

  “Shipman医生啊,很多年纪大的女人都死在他手里哎。”

  “他们说他是一个特别棒的医生,但是只要他是你的医生,你在他手上就是活不长。”

  当时Sitford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原以为自己只是在为一起不太确定的谋杀案寻找新闻线索,

  但是似乎看起来情况不太对劲。

  凭借新闻敏锐度和作为记者的责任感,她开始拿这个问题问了镇子上的许多老人。

  结果出乎她的意料……

  在这个镇子上,老人们开玩笑似的称呼Shipman为“死亡医生”已经称呼了两年。

  很多由他照料的老人,都会在他在场的时候突然死去,

  因此许多人觉得虽然他是个很好的医生,但是总是给老人们带去噩运罢了。

  听到老人们这些七嘴八舌的“笑谈”,Sitford的心却沉了下去……

  她意识到,这跟噩运什么的根本毫无关系,

  这很可能是一起连环谋杀案……

  [img][/img]


  8月17日,凶杀案调查组接到了新闻办公室的电话,

  那边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曼彻斯特晚间新闻》想对警方进行一个“质询”。

  警探们疑惑的查看了报纸,

  惊讶的发现,在没有对外公开任何细节的情况下,

  这家媒体居然独自挖掘出了Shipman和Kathleen案件的几乎全部故事,

  而记者Sitford更是还列出了其他几位有着相同“可疑死亡”的女性名单……

  [img][/img]


  Sitford的头版头条独家报道立刻就成为了轰动全英国的大新闻,

  许多媒体都开始争相报道相关事件,甚至还在Shipman的诊所下面堵他进行采访。

  [img][/img]


  《曼彻斯特晚间新闻》的办公室电话也因此炸开了锅……

  有几十个电话打进来告诉他们,

  “Shipman也是我母亲的医生,我母亲也是突然暴毙的!”

  而另一方面,警方也因为这个报道陷入了被动,

  他们接到了无数个来自群众或者有着相同情况的家属的质问电话,

  问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报纸上说的是不是真的,警方到底能不能干点实事……

  [img][/img]


  事实上,警探们也在不久前开始对Shipman的其他病人进行调查,

  只是调查完全是秘密展开的,

  但既然媒体已经曝光,他们不得不派出许多警员,

  挨家挨户的跟这些有着相同情况的家庭进行接触,解释情况并且进行问询。

  在这个时候,警方的预估计还很保守,

  他们觉得最多也就几个和Kathleen一样暴毙的老人——

  毕竟,Hyde是一个只有不到4万居民居住的小镇子,

  大家都是工薪阶级,彼此都非常熟悉,

  Shipman作为许多人的家庭医生,是不敢明目张胆的杀那么多人的。

  [img][/img]


  但是等所有的警员回来合计信息,每个人都沉默了……

  在短短的一周时间里,有着相同情况的死者数量从几个变成了十几个,

  而又过了一小段时间,数量上升到了62名,

  地图上的“潜在谋杀案件发生地点”被标记的密密麻麻。

  [img][/img]


  “我们原本有个白板,上面只写了一个被害人的名字.....

  但是到后来,白板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改名字,

  只能又准备了一个板子。”

  警探Janet Rimmer回忆道。

  [img][/img]


  这个新闻曝光后,

  当地小镇的很多人才开始回想起自己家里老人去世时的一些可疑的疑点...

  Joan就是其中一名名叫Irene Berry的死者的女儿,

  [img][/img]


  在电视上看到Shipman的报道时,她还不是很确定自己的眼睛和记忆,

  于是她打电话给了自己的姐妹Jean问她,

  “电视上的那个是咱妈的医生吗?”

  两姊妹回忆起自己母亲突然离世时的经过,越想越害怕,

  因为她们的母亲是一个非常乐观活泼的人,身体也一直没什么大毛病,

  [img][/img]


  但是,就这么好端端的一个人,

  突然有天,就被来拜访的家庭医生宣告了自然死亡....

  当他们发现,自己母亲当时的医生就是Shipman时,

  不由开始怀疑,自己的母亲也是被Shipman谋杀的。

  而很快,大曼彻斯特警察局的警察就前来家访……

  这次家访让Joan和Jean都惴惴不安,

  因为警察问了两姐妹很多问题,

  但是每一次她们照实回答,

  警探们就会对视一眼,然后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这样。”

  他们告诉两个姐妹,这样的情况在之前的访问中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

  每一次警探们都会问死者家属,

  “Shipman医生是怎么告知你们母亲的死亡的?”

  然后这些家属都会说,

  “说真的挺突然挺莫名的。”

  Jean回忆起自己被告知母亲死亡的那一天,

  [img][/img]


  她在半夜被丈夫喊醒,Shipman在电话中告知丈夫,Jean的母亲去世了。

  “我当时真的,完全不敢相信。”Jean说。

  而Shipman电话里的原句是这样的,

  “我在Irene Berry(Jean母亲)的家里,她情况不是很好。”

  丈夫焦急的问道,“她情况到底是有多坏?”

  Shipman回复到,“最坏又能有多坏呢?”

  

  就这样模棱两可的叙述中,

  这个Shipman医生一次又一次的通知受害人的家属,他们的父母已经安然去世了....

  [img][/img]


  随着调查的进行,

  像Irene和Kathleen这样曾经在Shipman手上暴毙的老人数量是越统计越多,

  家人们的口供也越来越多,

  但是最关键的,最实锤的证据,依旧是尸检……

  在1998年的这个冬天,警方们不得不又去Hyde镇子上挖掘更多的坟墓,

  [img][/img]


  有些已经安眠了长达五年的尸体也被翻了出来,

  最后,

  警方一共带走了11具曾经Shipman照顾过、之后又莫名“自然死亡”、最后还选择了土葬,遗体还能找得到的老人尸体…

  不仅死去的躯体要被带到法医实验室进行解剖,而死者家属心中的伤口也被重新撕裂……

  但是没有办法,大家都想知道真相究竟是怎么样,

  都想知道自己的母亲究竟是怎么死的,都想还自己的家人一个公道……

  然而....

  就在警方进一步走访调查的过程中....

  很意外的,

  他们发现了另一个难题!

  这个镇子上的很多居民,不!配!合!调!查!

  这个镇子上,

  Shipman同时还有许多许多的支持者,其中大多数是老人。

  他们都觉得,Shipman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好医生。

  自己被Shipman照顾的很好,他不可能会杀人。

  一些人的子女也这么对警方表示,

  自己父母都被Shipman照顾的好着呢。

  你们警方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的去调查这个好医生呢!!

  在调查情况的时候,警探们就遇到过不少这样的支持者,

  “你们怎么敢这样说Shipman医生!滚吧!”然后被扫地出门……

  [img][/img]


  在他们心中,Shipman就是天使一样的存在,

  他善良,充满耐心,温柔,彬彬有礼,是一位完美的医生,把病人照顾的很好,

  他们认为所有对Shipman的指控都是警方编造的谎言。

  他们有这样的想法,其实也并不奇怪,

  在Hyde这个小镇子里,Shipman一直都是最德高望重的医生。

  他有着一家属于自己的诊所,什么事儿都是亲力亲为,



  [img][/img]


  诊所接待了超过3000名病人,还有许多病人还在等待名单上,渴望着得到他的照顾和安抚。

  Shipman不仅服务了很多家庭,甚至还服务了很多代,对老人们更是格外友善,

  是许多家庭的朋友,甚至是亲人。

  Shipman会花很多时间去陪伴这些老人,

  偶尔就上门拜访一次,做做客,哄他们开心,甚至会给他们买圣诞小礼物,

  对于年轻人来说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对于孤单的老人们来说这是非常温暖的行为,也让他们对Shipman滋生了信赖。

  只是他们不知道,他们所信赖的不是暖心的绵羊,

  而是一只可怕的大灰狼……

  

  他,

  决定了他照顾的这些人,谁生,谁死....

  他,

  决定他要好好照顾谁,

  他,

  决定他想要杀死谁....

  他把自己当成了上帝,

  决定这个镇子各种老人的生死.....

  我们再回到案子上....

  Kathleen Grundy的尸检结果在四周后出炉,

  死亡原因,被注射了致死量的海洛因。

  [img][/img]


  而这……

  正是警察们所需的实锤证据。

  警方终于确认,Kathleen死于谋杀,

  凶手正是案发时唯一在她身边的医生Shipman。

  但是,面对铁板钉钉的证据,Shipman依旧不肯承认自己的罪过,

  他甚至在审讯中表示,

  “我非常怀疑,这个女士是不是没有谨遵我的医嘱,嗑药过量才死的。”

  [img][/img]


  警探觉得匪夷所思,“你是在暗示这位受人尊敬的女士吸毒过量而死吗?”

  Shipman说,“我没有暗示任何事情,我只是表达我对这位女士的担心和顾虑。”

  警探说,“是不是你给她注射了过量的海洛因从而导致了她的死亡?”

  Shipman缓缓地说,“不是哦。”

  [img][/img]


  审讯Shipman似乎没有任何结果,

  警探们开始从他的早年履历中查起,这一查还真的发现了不少东西。

  Harold Shipman在1974年开始自己的医生事业,

  在那时他还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医生,在约克郡一个名叫Todmorden的小镇子上工作。

  在当时,Shirley Horsfall是Shipman和他的妻子Primrose的亲密朋友。

  [img][/img]


  Shirley的眼里的Shipman是一个非常友善又有幽默感的人,

  热爱社交,非常善良,和他的妻子是一对完美的夫妻,

  每当社区里有人生病,他们都愿意主动帮忙,是每个人心中的好朋友和好邻居。

  但其实在当时,Shipman已经露出了一点马脚——

  他暴露了自己对毒品的嗜好。

  在1975年,一名名叫George Mckeating警探无意中发现,

  身为医生的Shipman居然伪造处方和非法持有海洛因?

  他利用自己医生的身份,自己伪造处方开海洛因类止痛药,然后自己给自己注射.....

  于是他毅然选择将他逮捕……

  [img][/img]


  “我问他为什么要用这么多海洛因。”George回忆起四十年前的场景,

  “他说,一开始就是压力大吃一点儿,后来就上瘾了。”

  在法院记录里,记载着当时Shipman的呈词,

  他承认自己是瘾君子,并且表示“自己在未来没有继续回到医务事业的打算。”

  [img][/img]


  兢兢业业的George把所有的证据都上交给了总医务委员会,

  他原以为,Shipman会被开除。

  但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在听证会结束之后,法院对Shipman的处罚仅仅是600英镑罚款,并接受戒毒治疗,

  主席认为Shipman不会对公众构成危险,所以罚款就好,是George太大惊小怪了。

  没有吊销他的行医执照....

  这原本能够阻止这个连环杀人犯最好的一次机会,

  就这么错过了........

  1977年的夏天,Shipman和妻子带着四个孩子搬家到了Hyde,

  在那里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更没有人知道他因为吸毒而被逮捕的黑历史。

  [img][/img]


  在Hyde,他重新成为了一名医生,并且迅速建立起了自己的声誉。

  到了1982年,Shipman就已经成为了炽手可热的医生,

  他甚至作为专家上了iTV关于精神疾病的纪录片……

  [img][/img]


  从他过往的经历不难发现,

  Shipman是一个自命不凡的男人,

  虽然他曾经失败过,但是他很快又站了起来,

  他非常享受获得群众们尊敬和喜爱的感觉,

  这种尊敬让他变得非常傲慢,也让他认为自己不可打败,可以把病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在调查过程中,警方掌握的信息越来越多,

  他们不仅了解了他的过去,也了解他的职业生涯,而最最要的是许多作案线索,

  尸检结果也一个一个出炉,无一不是被注射了过量毒品……

  因此,为了让审讯的进程顺利,

  警探们决定利用一下Shipman的傲慢,

  用实锤证据打他的脸,看看他会是什么反应……

  在所有的死者中,有一名名叫Winifred Mellor,

  在她死后,Shipman伪造了一份心脏病突发的医疗报告来掩盖其被谋杀的事实。

  [img][/img]


  “你半夜三点去了她的家,谋杀了她。然后你又回到了自己的诊所,开始改编她的病历记录。”警探在审讯中对Shipman说道,

  “我们有证据证明,你在三点过后的几分钟内,伪造了这名女士病史,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Shipman沉默了两秒说,“没什么答案。”

  [img][/img]


  警探说,“答案明明非常清楚,那就是你半夜三点去了她家,卷起了她的袖子,给她注射了过量的吗啡,杀了她,然后掩盖了事实真相。这就是事实对吗,医生?”

  Shipman慌了,他说,“不,不是的。”

  除此之外,一条又一条证据摆在了Shipman的面前,

  每一个被过量注射毒品的死者,每一个与Shipman行踪重叠的时间线,

  他做的每一个记录,去得每一个地方,用过的每一样东西,都被警方翻出来,放在了他的眼前。

  慢慢的,Shipman沉默了,

  他失去了自己的傲慢,

  甚至开始变得有些慌乱,

  他意识到,

  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控制,警方发现的事情太多,

  自己已经不太可能脱罪.....

  

  而当Shipman终于送到拘留室的时候,他居然突然开始发起了疯……

  [img][/img]


  这也让警方变得难办起来,因为一旦发起了疯就意味着警方不可以继续审问了,

  他们只能找来专业的心理医生为Shipman进行评估,

  结果发现Shipman的精神状态完全正常,他的崩溃是装的…

  审讯又继续开始,

  或许是发现装疯无效,Shipman又想出了新的对策——

  不说话。

  无论警方说什么,怎么激他,怎么哄他,他都不肯再说一句话,

  对于所有证据,图片,他都不愿意抬起眼皮看一下……

  [img][/img]


  可是警方,并不是非要Shipman的合作不可,

  因为他们已经掌握了Shipman在1995年-1999年期间谋杀了至少15名女性的证据……

  Shipman的审判开始于1999年10月11日,

  证据真的太多了,如爆炸般一样一样的被警方呈上,群众席一片哗然……

  [img][/img]


  在这个过程中,Shipman一言不发,表情愤怒,仿佛自己被冒犯了一样。

  他的妻子Primrose全程都听的非常专心,表现的非常镇静,仿佛早已得知了这一切一般。

  而他们共同的朋友Shirley则被证据震惊,又愤怒又伤心又羞耻,甚至一度气到离席。

  15个人的法医记录,15个家庭的集体口供,

  多个被修改的病史记录,Shipman被记录下的一些行动轨迹…

  如山的铁证让最严苛的陪审团也无话可说…

  最后,Shipman被判定犯有15项谋杀罪和一项伪造罪,

  其中包括谋杀Kathleen Grundy和Winifred Mellor。

  他被判处无期徒刑,永不假释。

  [img][/img]


  15个人只是用来治罪的数量,

  警方也知道,实际上Shipman谋杀的人数远远不止这么多……

  [img][/img]


  对于这一切,Shipman都抵死不认。

  他不承认自己的过错,更不愿讲述自己为什么杀人。

  [img][/img]


  而更可怕的是,他的犯罪道路并没有停止…

  在他所呆的重罪监狱Wakefield,有两名犯人在他到来之后明显开始病重,检测原因是过度注射黑市药物……

  但是无论是Shipman还是这两位犯人都拒绝配合调查,

  事情也只能不了了之。

  [img][/img]


  在监狱里,他杀掉了最后一个人 --- 他自己。

  在2004年,Shipman在入狱4年后,

  他选择了上吊自杀,他找来一些布料,他吊死在了自己的牢房。

  [img][/img]




  就连这个自杀的时间,也是他的计划之一,

  他选择在自己58岁生日的前一天自杀 -- 这正是他正式退休年龄的前一天。

  按照英国的相关规定,如果他在退休前死亡,他的妻子将会得到他所有的退休金和一笔价值10W英镑的抚恤金。

  他的确做到了,他的死留给了自己的妻子所有的

  他死了,却死的那么轻松,让人恨却无可奈何……

  在他死后,还陆陆续续被曝光出了他在做医生期间在各地谋杀的事件,

  据悉,他行凶时间超过了27年,

  在Pontefract 他谋杀了15名病人,

  在Todmorden 他谋杀了1名,还有7名死因存疑,

  在Hyde,他谋杀了215名病人,其中171名是女性……

  [img][/img]


  如今,距离Shipman第一次被调查已经过去了整整20年,

  当初负责侦查的警探们也都已经退了休,

  但是这起案件所带给他们的心理阴影,却20年都阴魂不散……

  [img][/img]


  其中有些人不得不把这段时光封存在记忆里,努力不去回想,

  因为只要一回想,那些挖坟时刺眼的灯光,家属们痛苦的泪水,群众们焦急的质疑,

  所有往日的悲伤与沉痛,还有对Shipman本人的厌恶与恶心,又会重新涌上心头……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9-20 07:21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