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华商获减刑出狱:窃商业机密 让中国损失惨重(组图)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881
帖子 1208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8-7-5 09:37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华商获减刑出狱:窃商业机密 让中国损失惨重(组图)

  在昨天(7月4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一个消失了8年的名字突然再次被提及——胡士泰,一位澳大利亚籍的华裔商人。

  2010年3月2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侵犯商业秘密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胡士泰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和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2010年5月17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宣判,驳回被告人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胡士泰在服刑期间遵守监规纪律,服从管理教育。中国司法机关依法为其裁定减刑。胡士泰已于7月4日刑满释放。


  


  ▲胡士泰(资料图,图片来源:东方IC)

  在当时,“胡士泰案”可谓震惊全球,震动了整个钢铁和矿产行业。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胡士泰在中国的钢铁行业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的“能量”有多强大?看一组数据:


  自2003年以来,6年间中国钢企仅因铁矿石价格上涨就多支出约7000多亿元,相当于同期中国钢铁企业利润总和的2倍多。哪怕是在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中国再次接受粉矿价格上涨79.88%、块矿上涨96.5%这一历史最高涨幅。

  这背后,固然存在全球铁矿石定价机制的问题;但在这个机制中,胡士泰“功不可没”。

  要回顾“胡士泰案”,就不得不从全球铁矿石定价机制说起。

  1950年以前,全球铁矿石交易方式以现货交易为主;20世纪60年代,日本成为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主要购买方,双方开始签订短期合同,并在60年代后期逐步发展为长期合同,铁矿石量和价都锁定10~20年。

  到了1980年,铁矿石年度长协定价机制开始形成。每年,全球主要矿山(铁矿石供给侧代表)与主要钢厂代表(需求侧代表)通过谈判厘定全年的铁矿供应价。这一过程也被称为“铁矿石谈判”。定出来的价格即为业界指标,在其他贸易谈判中被广泛地参考、采用。

  不过,直到2003年,中国才加入“铁矿石谈判”,当时,中国已经是最大的钢铁产国和消费国。可是,2003年~2009年,中国在每年一次的价格博弈中,几乎是屡战屡败,作为全世界最大的铁矿石买家,却没有定价权。

  当时的买卖双方是谁呢?

  卖方:

  必和必拓公司(BHP Billiton)

  必和必拓公司于2001年由两家巨型矿业公司―――BHP与英国比利登公司合并而成,当时是全球最大的采矿业公司。

  巴西淡水河谷公司(Companhia Vale Do Rio Doce)

  当时世界第一大铁矿石生产和出口商,也是美洲大陆最大的采矿业公司。

  力拓矿业公司(Rio Tinto)

  1873年在西班牙成立。1954年,公司出售了大部分西班牙业务。1962年至1997年,该公司兼并了数家全球有影响力的矿业公司,并在2000年成功收购了澳大利亚北方矿业公司,成为在勘探、开采和加工矿产资源方面的全球佼佼者。

  买方: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

  国内钢铁企业。

  在谈判的过程中,胡士泰到底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呢?

  胡士泰出生于1963年,原籍中国天津,北京大学毕业,后去澳大利亚留学,毕业后进入澳大利亚第二大铁矿石生产商哈默斯利铁矿工作,力拓收购哈默斯利铁矿后,胡士泰成为力拓雇员。1997年加入澳大利亚国籍,胡士泰在力拓公司工作了相当长时间,与国内各大钢厂及矿石贸易商都比较熟悉。在案件被调查时,胡士泰是澳大利亚铁矿石企业力拓公司上海首席代表、力拓中国区哈默斯利铁矿业务总经理。当时,他就是力拓方面“铁矿石谈判”的成员。

  



  ▲2010年8月5日,上海,力拓中国办事处(图片来源:东方IC)

  正是这种一边倒的谈判定价机制,让胡士泰看到了“商机”。

  案件爆发在2009年。

  2009年7月5日,力拓上海公司四名员工被拘留。被拘四人中,就包括胡士泰。同时,公安部门还带走了他的电脑。

  随后,新华社报道称,胡士泰等四人被拘的原因是在2009年以来的中外进出口铁矿石谈判期间,采取不正当手段拉拢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并借此刺探窃取了中国国家机密。

  当时有内部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透露,被有关部门带走的力拓上海办公室电脑中,藏着数十家与力拓签有长协合同的钢企资料。这些资料涉及企业详细的采购计划、原料库存、生产安排等数据,甚至连有的大型钢企每月的钢铁产量、销售情况也非常明晰。

  “(力拓)对中国钢厂的情况了如指掌”,该知情人士表示。“矿山甚至比有些企业的老总更了解他们的公司。”有跟矿山交往密切的人士也说道。

  当时,某钢企的相关人士表示,“在我们公司,能知道原料库存、生产安排、销售情况等细节的人不超过10个。”矿山能够掌握这些企业机密,可能早已买通相关企业的具体生产经营人士。

  很多钢铁企业人士都说,胡士泰在中国钢铁行业“非常吃得开”,和钢铁行业的很多重量级人物都有良好的私交,其中,就包括当时的首钢国际总经理助理、矿业进出口公司总经理谭以新。在胡士泰被拘留之前几天,谭以新也因涉嫌向胡士泰等人提供商业机密、国家工作人员贿赂罪,被检察机关正式批捕。

  本来就垄断了全球矿产资源,现在又对中国钢铁企业的情况一清二楚,中国企业怎么可能在谈判桌上成功?

  再说胡士泰的受贿罪。

  法院经审理查明,胡士泰及中方雇员王勇、葛民强、刘才魁于2003年至2009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对华铁矿石贸易中,多次索取或收受钱款,为他人谋取利益。

  其中,胡士泰收受人民币646万余元,王勇收受人民币7514万余元,葛民强收受人民币694万余元,刘才魁收受人民币378万余元。

  给他们行贿的,有20家国内钢铁企业。胡士泰四人收受贿赂、为他人谋利的方式很多。这里举一例:

  国丰钢铁跟力拓签订每年100万吨、为期5年的长协合同后,胡士泰向该公司索取好处费的计算标准为一船现货30%的利润。国丰钢铁为了争取成为拿货更优惠的长协公司,经多人和多家公司辗转,将近80万美元的好处费提现交给了胡士泰。

  胡士泰四人中的刘才魁收受贿款的对象大多数是无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它们必须依托一些进入长协序列的钢铁公司的名义,才能从力拓处采购铁矿石。相关企业在拿到矿石后,向刘支付一定的费用是很自然的事情。

  为了拿到铁矿石合同,而向胡士泰等人行贿,折射出当时中国钢企被动的局面:

  2004年前后,铁矿石长协价格远低于现货价格,差价最高时超过100美元/吨。有进口铁矿石资质、手握长协订单的钢铁企业和贸易商,把铁矿石转卖到现货市场,此举的利润甚至比做钢铁主业都高。

  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力拓很少直接与贸易商和小钢企签署长协。随着金融危机到来,当长协价高于现货价后,中国大型钢企等长协客户出现大面积违约,力拓为了获得最大利益,在铁矿石谈判中开始跟中小钢企有所接触,只要达到一定的量,就可以打一些折扣(把矿石)卖给中小钢企。作为“铁矿石谈判”的突破口。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从2009年7月5日被拘留,到2018年7月4日服刑期满,9年之后,胡士泰走出牢笼,他可能会发现,如今的铁矿石市场已经“换了人间”。而改变,正是从他被判决之时发生的。

  2010年,中国拒绝了三大矿山协定的年度基准价格,铁矿石长协年度谈判就此破裂,转为采用季度以至最终月度以指数挂钩的定价模式。现货铁矿石以指数为定价的基础,这种定价方法产生的目的是反映现货市场状况及供求关系。

  当时,另一家巨头必和必拓也说,公司近一半客户已开始采纳与现货市场挂钩的定价体系。这表明,为设定铁矿石年度价格的旧机制正在失去意义。

  随着现货市场的发展及指数定价的兴起,铁矿石衍生品交易应运而生,2009年,新加坡交易所推出全球首个铁矿石掉期合约。在境内市场,大商所于2013年推出铁矿石期货合约,该期货合约以人民币计价,实物交割。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虽然铁矿石谈判受制于人的情况已不复存在,但今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上涨,大宗商品的定价权依然掌握在国际能源巨头和金融大鳄手中,如何扭转这种状况?如何维护中国企业的核心利益?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12-14 10:08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