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含冤入狱17年,最终竟是苍蝇助她重获自由...(组图)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3172
帖子 1223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8-12-18 04:4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含冤入狱17年,最终竟是苍蝇助她重获自由...(组图)

新闻来源: 英国那些事儿 于 2018-12-18 15:10:46 大字阅读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喜欢看悬疑犯罪片的人可能都很熟悉一个情节:

在案情扑朔迷离陷入僵局之时,

主角突然看到了一个表面上和案件没有关系的事物,继而灵光一闪,想起了案件里被忽视的某个细节。

最终抽丝剥茧,顺着这个细节揭开了谜团。



这样的情节在现实生活中,其实也时有发生。

美国的一个昆虫学家,就通过小小的苍蝇虫卵,

破解了一桩持续了17年的悬案,为蒙冤入狱多年的少女洗脱罪名...

【流浪汉惨死赌城,凶手是为复仇而来?】

2001年7月8日下午10点15分,美国内华达州警方接到报案:

一名男性流浪汉在拉斯维加斯大道的露天垃圾场被人残忍杀害:

他身中数刀,直肠被剖开,生殖器被割下来,尸体倒在血泊之中,死相非常惨烈。

这桩残忍的谋杀案很快就引起了媒体的注意,警方也竭尽全力破案。



由于死者是一名流浪汉,关于他的生活,人们了解不多,

所以谁有犯罪的嫌疑,一开始警方也一头雾水,只能向社会征询线索。

不到一周后,就有一个叫做Parker的女子打电话给警察,提供了这名流浪汉的信息:

他叫Duran Bailey,曾经在不久前强奸过自己,还试图闯入自己家中,并威胁着要杀人。

Parker还说到,被Bailey侵犯过的人不止她一个。

这个信息给警方提供了一个破案思路:

凶手会不会是某一位被Bailey强奸过的女人?

Bailey的惨死,会不会是遭到了曾经的强奸受害者的报复?

当这个线索出现后,警方就把调查重点往“复仇”方向推进了。

案发15天后,警方又接到居民举报:

一个叫做Kristin Blaise Lobato的18岁女生,可能就是杀害流浪汉的凶手。



这个名叫Lotabo的女生,家住离拉斯维加斯还有3小时车程的帕纳卡,

案发当天也一直在家,为什么会被人认为和案件有关呢?






原来,案发不久前,Lobato曾在拉斯维加斯东部的一个酒店里遭到一个男人强奸。

当时的她为了自卫,用一把折叠刀刺伤了那个男人的生殖器,把那个男人弄得鬼哭狼嚎。

在那之后,她和很多人都说过这件事。

在她看来,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伤了那个男人也是为了正当防卫,没有必要对这件事遮遮掩掩。

但Lobato不知道的是,她和周围朋友说的这件遭遇,正在把自己的命运推向一个可怕的方向。

Parker的线索和Lobato的故事,让警方将怀疑的矛头直接指向了Lobato。

他们接到情报的当天就开车来到了Lobato的家里,并且告诉Lobato:

“我们听说你在拉斯维加斯遭到了强奸袭击,能和我们聊一下这件事吗?”

当时的Lobato在听了警察的来意后,

就将自己最近和别人说过很多遍的“在赌城用刀自卫,捅伤了强奸者”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但是过了几天后,Lobato才发现,警方似乎是在套她的话:

她以为自己在说的事情和流浪汉的案件无关,

但警方却将“我的确捅伤了一个男人的生殖器”看做是她的犯罪供词。

随后,Lobato被警方以谋杀罪逮捕。



【拿不出凌晨四点不在场证据,你就是凶手!】

Lobato觉得自己百口莫辩,但警方认定了她就是凶手。

要洗脱自己身上的嫌疑,最关键的就是要拿出犯罪不在场证明。

当时根据法医的结论,流浪汉的死亡时间是凌晨4点左右。

而Lobato恰好给不出这个时间段的不在场证明。

于是,初审时,检方几乎是认定了Lobato就是凶手。

不过,考虑到犯罪缘由和细节问题,他们期望Lobato能够认罪。

如果愿意签署过失杀人罪指控的认罪协议,Lobato可能只会被判服刑3年左右。

但是,Lobato不仅拒绝了对谋杀罪名认罪,也拒绝了“过失杀人”的罪名:

她坚持自己是无辜的,和流浪汉被杀一案完全无关。

案发的7月8日当天,她的家人、多名邻居,都可以证明她是在离案发地点200公里外的帕纳卡家中。

只是7月8日凌晨4点这个时候,确实很难有人能够证明Lobato就在家里。

可是,检方难道不应该遵循无罪推论的逻辑,通过找到她犯罪的证明来定罪吗?

为什么非得让她自己提供无罪证明?



Lobato不认罪,检方又坚持她是罪犯,这个案件的审理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

Lobato的律师一次次提出Lobato不在场的证据,又一次次被检方质疑说证据无效。

最终,在2002年8月,Lobato被判定为一级谋杀罪,判处40-100年监禁!

2004年9月,服刑两年后依然坚持自己是无辜的Lobato再次上诉。

这次案件重审中,一审判决被推翻,Lobato一级谋杀的罪名被暂时撤销,案件进入二审阶段。

2006年10月,二审的结果出来了:

Lobato的一级谋杀罪名是没有了,但依然犯有“自愿性过失杀人罪”,刑期改为13-45年。



这个结果对于Lobato来说也是不能接受的。

之后的这些年里,她不断上诉,但上诉却又不断被驳回。

即便是犯罪现场的DNA检测证据中没有Lobato来过的痕迹,法院也对Lobato的上诉不予受理。

案件在媒体的报道下,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

很多人为Lobato感到不平,甚至一次次地发动请愿,希望能再次重审案件还Lobato一个清白。

但却请愿都被拒绝了:

除非这时候有人能够拿出Lobato强有力的不在场证明,不然她身上的嫌疑就无法洗脱。



【尸体上没有苍蝇,法医判定的死亡时间有问题?】

在这个案件中,“时间”成了一个非常关键的破案线索。

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其实在案件调查过程中也是充满争议。

法医最开始认为死者的死亡时间就是在尸体发现前1-12个小时之间。

也就是7月8日早上10点到晚上10点15分左右。

如果是这个时候的话,就如同上文所说,Lobato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但是,在2002年的初审判决中,法医改变了自己的说法:

案发时间,被扩展到了尸体死亡前24个小时。

那也就是7月7日晚上10点到7月8日晚上十点。

这个时间段里,Lobato无法证明那多出来的12个小时,也就是7日晚上10点到第二天早上10点,自己不在犯罪现场。

毕竟,这个时间点大家都在睡觉,谁能来保证Lobato没有趁着天黑溜出去复仇呢?

警方通过这个法医证明推测Lobato有充分的时间,在7日凌晨时分从家里开车来到拉斯维加斯,作案之后又开车回到家中。

然后白天再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故意被家人邻居们看到,来创造不在场证明。



在这样的情况下,找到新的不在场证据,

或者推翻法医鉴定结果,证明真正的死亡时间与Lobato不在场证据确定的时间重合,






就是为Lobato洗脱嫌疑的最关键的地方了。

在第一条路走不通的情况下,想要为Lobato伸冤的人就把精力放在第二条上。

2009年,一个专门报道冤案的杂志《Justice Denied》出版人Hans Sherrer,

在拿到了流浪汉被杀现场的犯罪照片后,找到了一名犯罪学教授Gail Anderson。



Gail不仅是一名犯罪学家,也是一名昆虫学专家。

一般情况下,她是不会单凭一张照片去做什么犯罪推论的,

毕竟作为严谨的科学家,如果有什么犯罪现场的昆虫可以当做线索,都需要通过显微镜仔细观察。

单看照片,实在是不太可靠。

但是这一次,她破例接受了出版人的请求:

这一次,她需要研究的不是现场的昆虫如何,

而是现场“为什么没有昆虫”。

(以下这段描述,会涉及到苍蝇的部分习性,或许会有点高能,大家要有点心理准备哈….)

通过Gail的研究,人们了解到,

在很多凶杀案中,昆虫,尤其是绿头苍蝇,往往会是犯罪现场的“第一目击者”。

只要条件合适,几分钟内,甚至几秒钟内,苍蝇们很快就会被尸体吸引,冲过去排卵。

因为在伤口或者死者的口鼻处产卵,方便幼虫们吸取营养。

被苍蝇“光顾”后的尸体,其实非常好辨认。

就算不用显微镜、放大镜,只凭肉眼和照片也是可以看出来的。

但是,在流浪汉的尸体上却没有发现苍蝇光顾过的痕迹。

这是为什么呢?

明明他死的时候,不论是季节还是法医判定的死亡时的气温,都挺符合苍蝇产卵的要求啊。



循着这个问题,Gail发现了事情不对劲之处。

在北美大部分地区,昆虫生活的季节都是春季到秋季。

冬天的尸体不会引来虫子,因为在低于10-12℃的环境下,昆虫们的活动会受到严重的限制:

白天活动产卵,夜间不动休息。

这也就是说,如果死者死亡的时候正值夜晚,气温较低。

那尸体要等到第二天早上,天气暖和了,才会被苍蝇们占领。

流浪汉死亡的时候正是夏季,气温高,尸体还暴露在户外,伤痕累累。

几乎所有的条件都满足苍蝇产卵的要求。

但拍到的现场照片中,却没有任何虫卵。

唯一的解释就是,案发当时正值夜晚,气温较低,

还没有来得及等到第二天天亮、气温上升、苍蝇产卵,

警方就已经到达了现场,拍下了尸体的照片。

这也就是说,之前法医鉴定判断的死亡时间有严重的错误。

尸体死亡的真正时间,就在太阳下山后到10点发现尸体前这短短几个小时。

Lobato恰好的有这个时间的不在场证据!



【日落后的死亡,却为“罪犯”带来了新生】

2009年12月,Gail Anderson教授向内华达州警方提交了一份声明,

通过解释现场苍蝇没产卵的问题,判断流浪汉是在7月8日日落后被害的,

而现在被定罪的Lobato在这个时间段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

她是被冤枉和错误关押的。



这份声明提交后,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系列复杂的程序,才最终得到回复。

2010年提交,2011年被驳回;

2013年再次提交,2014年再次被驳回;

2017年10月,在致力于消除冤假错案的非政府组织介入支持下,案件终于又重开听证会。

Gail教授在另外两名法医昆虫学家的陪同下,终于有机会站在法官面前,

解释之前发现的“苍蝇问题”证据。



两个月后,也就是2017年12月19日,

法院终于批准了人事保护令,并依据Gail教授提供的证据,重新审判。

12月29日,法院终于撤销了对Lotabo的定罪,解除了之前检方对她的全部指控。

于是,在2018年1月3日,案发近17年后,Lotabo终于被无罪释放…



【我知道自己终将获得自由,只是为此等了太长时间】

17年了,当初18岁的Lotabo现在也不再是少女了。

这些年里,幸好一直有家人的陪伴与坚持,一次次地为她的清白奔走呼告;

有许多陌生人,为了帮她伸冤一次次收集证据提起诉讼;

最重要的,是有Gail教授的敏锐的证据,推翻原先的法医判断。

如果没有发现苍蝇这一点,或许Lobato大半个人生都会被围困在监狱之中,含冤度日。



现在的她正在努力重建生活,同时也加入了当初帮助过她的伸冤组织。

今后,她或许也会像出版人Hans Sherrer一样,像Gail Anderson教授一样,

为和曾经的自己一样蒙冤入狱的人,继续不懈地奋斗…



但是,看到这里很多人都不禁会有个疑问:

Lobato是无辜的,那真正的凶手是谁呢?

其实这些年里,的确出现了一些能够判断“Lobato不是凶手,真正的作案者另有其人”的线索,

但都被警方、检方、法庭选择性地忽视了。

比如,在犯罪现场的DNA检测证据中,并没有找到Lobato的DNA,相反却有另外一些男性的DNA。

但当这条线索被Lotabo的律师当做辩护证据提交时,却被法庭认为不够充分驳回了。



又比如,当年最开始提供线索的那个女生Parker,

其实有提到过“她的一个朋友”可能会帮她报仇,也有杀害流浪汉的可能性。

但是,Parker之后意外去世了,到底是“哪个朋友”也没有被警方追查下去。






甚至在Parker提供线索的同时,Parker的男友还曾经告诉警方,他知道一定是Parker的朋友为了报仇杀的流浪汉。

他甚至签署了一份宣誓书,保证自己说的都是真话,认为Lotabo是无辜的。

但是,种种证据最终都被驳回,Lobato被死死咬住就是凶手,

浪费了17年的青春在一桩原本和自己不相关的案件中。

而真正的凶手,却从来没有被追查过...



这件事,当然也导致了公众对美国司法系统的不满:

不管是从调查角度,还是审判角度,量刑角度,

都显示出在看似公正的司法系统中,由于执法人员存在的偏见、固执、傲慢而产生,很难保障每一个案子都能真相大白。

而看似客观、公正、有效的“法医证据”,

也可以“被操作”“被修改”,从而让结论与真相背道而驰,

甚至颠倒黑白,将无辜的人变成凶手。



可以说,一张照片,一个小小的苍蝇卵,几乎改变了Lotabo的一生。

与此同时,她的故事也启发大众,

现在的监狱里,或许还会有很多很多和当初的Lobato一样,因为一份“不可靠”的法医证据而被判入狱的人。

对他们而言,在监狱外依然追寻着真相的伸冤人们,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法医们,就是他们重获自由的希望。

或许,这些执着追求正义的人,

也是让我们并不完善的司法系统,尽可能地趋近于完善,

让扑朔迷离的案件调查,尽可能地接近真相的希望...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9-5-22 02:13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