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1931年东北军拱手送给日本军的武器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3273
帖子 1229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9-3-27 01:32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1931年东北军拱手送给日本军的武器



气吞万里如虎




9 人赞同了该回答


东北军的装备总体上是不错的,一方面东北有庞大的兵工厂,兵工厂设备在万部以内,占地3200亩,人员两万多,各类设备比较齐全。另外东北富庶,张作霖张学良父子时代,大量的购买军火,奉军的军火采购量是全中国几乎最多的。不过奉军(东北军)的军品生产有这么几个问题,第一是兵工厂自我研发能力不行,太依赖洋人了,比关内的兵工厂更依赖,更像是个组装厂。第二是产量低,生产是武器好坏是技术和能力问题,但生产的多是则是管理和其他问题了,东三省兵工厂设备上万,但产量还不如规模只有接近它一半的阎锡山的太原兵工厂。第三是引进仿制对象的时候,引进的武器对象有问题。其实最后一点,在当时全国的兵工厂里,都有这样类似的问题,但东北的似乎更突出些。毕竟当时战乱严重,外国人欺凌瞧不起中国,常常以次充好,中国也是能买则买,不怎么注重技术引进,只是单纯的逆向仿制。
东三省兵工厂是奉系军阀在沈阳建立的大型军火生产厂家,是当时国内实力较雄厚的兵工厂,一些产品令其它军火企业望尘莫及,奉军亦以装备先进闻名于国内诸路军阀,直到抗战前也只有中央军“德械师”在装备上强于东北军(当时人们印象如此)。现在谈谈该厂在张氏父子的部分枪炮产品及人们对其的看法。根据现在能查到的资料,东三省兵工厂1924年-1931年间主要枪炮产品(炮数为此8年间总产量):13式(民国十三年之意也,下同)79(7.9毫米之意也,下同)步枪,月产量400-4000支;17式65轻机枪,月最高产量40挺;17式79重机枪,月最高产量100挺;辽14年式37毫米平射炮370门(仿日本大正11年式37毫米平射炮),仿制中增加了防盾,重量比母型炮略有增加,高低射界为-6度至+16度,方向射界为20度,29 倍径,弹重0.658公斤,装梯恩梯炸药46.6克,初速450米/秒,最大射程3330米,放列全重109.8公斤;辽13年式75毫米野炮(仿日本38式75毫米野炮)108门,31倍径,钢质榴弹全重6.50公斤.装炸药500克,初速500米/秒,最大射程8250米;辽14年式75毫米山炮 (仿日本41式75毫米山炮)72门,18倍径,弹种为榴弹5.74公斤,锥孔榴弹3.74公斤,破甲弹6.575公斤,及榴霰弹,初 速360米/秒,最大射程6350米;辽16年式75毫米高射炮(仿日大正11年式75毫米阵地高射炮)4门,31倍径,初速500米/秒,高低射角最大 85度,方向射界360度,最大射程8500米(日本原型),最大射高5000米,放列全重2400公斤;辽14年式77毫米野炮(仿奥地利百禄18年式 30倍77毫米野炮)320门,30倍径,不必掘坑仰角即可达45度,弹重为8公斤,全备弹重10.127公斤,配辽14年式瞬短延期引信(该引信也用于 该厂37毫米平射炮榴弹),初速为500米/秒,最大射程为10000米;仿奥21倍口径100毫米轻型榴弹炮(1924年开始生产,原形不详)100门 (亦有300门一说),初速360米/秒,最大射程7700米,放列全重1350公斤;仿日38式105毫米野战加农炮(亦有仿日大正14年105毫米野战加农炮一说,但规格与时间更像38式,因该炮为1924年生产,而日14式1925年才服役)12门,29倍径(亦有34倍径一说),弹重16公斤,初速540米/秒,最大射程11000米,放列全重2594公斤;辽14年式150毫米榴弹炮(仿日38式150毫米榴弹炮)21门,弹重36公斤,装苦味 酸炸药,配用日88式瞬发引信,初速275米/秒,最大射程5900米,放列全重1850公斤(比原型轻了400多斤);仿日105毫米轻便榴弹炮 (1925年生产,原形不详)16门(至1928年止),最大射程11000米;还试成仿日240毫米重型榴弹炮,未正式投产(30多吨一怪物,成本太高)。东三省兵工厂生产的枪炮种类全,质量也较高,是当时国内唯一生产过加农炮的工厂,榴弹炮也实现了量产,这是其他军工厂不可比拟的。但缺点是产量低,年产量为150门-200门(同时期太原兵工厂月产轻重火炮可达35门);改进少(太原兵工厂改进的仿日41式山炮射程可达7000米,上海兵工厂生产的75毫米改进野炮射程可达11000米);炮弹质量品种有问题,如辽14年式77毫米野炮在用了巩县兵工厂生产的新式榴弹(配25式卜福斯二动引信,七孔管药,全备弹重11.915公斤)后射程可达11000米,远于使用东北军自己生产的榴弹时的射程,据称张学良晚年回忆说东北军主要生产碰地即爆的炮弹,似乎穿甲弹产量不多或没有;仿制的原型也有问题,如斯科达1915年式75毫米山炮性能(射程8250米)优于日41式,斯科达1916年式100毫米19倍径榴弹炮性能 (射程9280米)优于21倍径100毫米榴弹炮,法国施耐德1913年式105毫米加农炮性能(射程12000米)优于日38式,日大正11年式75毫米野战高射炮性能(射程10900米,射高6650米)优于阵地式,日大正4年式150毫米榴弹炮性能(射程8800米)亦优于日38式,而且这些炮是有可能弄到并用于仿制出更优秀的武器,但可惜没能做到。
九一八后日军缴获的武器的流向具体有
一、少部分日军自用 缴获大量东北军武器后,将一部分与自己体系相合的武器,如三八式步枪,13式65轻机枪, 14式37平射炮,38式75野炮,13式75野炮等挑选质量较好的编入自己的部队。还把一些先进武器如飞机、坦克等暂时利用(如在进攻马占山的时候都用过这些武器),但等到弹药或备件用完,失去使用价值后,马上报废。
二、提供给一些甘心当汉奸的军阀使用,为他们组织和扩编部队  在九一八事变以前,在黑龙江、吉林、辽宁存在着大量的地方军阀,这些人割据一方,名义上属于东北军,但大多只是面子上听从张学良指挥,实际上自行其是,其中大部分还和日军勾勾搭搭,九一八事变以后,大量军阀迅速投敌,鬼子拿缴获东北军的武器很快地组建了新的伪军。这些人中有:
1. 于芷山部伪奉天警备军,于芷山原为张作霖的干将,但在张学良缩编部队时候部队被缩编,其被任为东边道镇守使,手下有步兵三个团,骑兵1个团,卫队1个营, 约7000人,但武器陈旧,缺少补充,早就对张学良心存怨气,九一八后从沈阳逃出来的王以哲部历经艰苦来到东边道,于芷山竟见武器眼开(王以哲部队的武器装备是东北军一流的),竟将王以哲大部分部队缴械。后来在鬼子给钱、给官,尤其是给枪的诱惑下(军阀对枪的迷恋是非同一般的)。终于于1931年10月下旬公开投敌,鬼子也没食言,给了他大批武器,使其很快扩编为10个旅(其实是加强团),2万余人。替鬼子效犬马之劳,经过3年的血战,击败了反抗的东北义勇军。期间,鬼子也曾多次给其输血打气,1934.7该部改编为伪满第一军管区,部队整编为2个步兵旅,4个混成旅,1个教导队。
2.吉兴部伪吉林警备军,吉兴为满清皇族,日本士官学校毕业九一八事变前任延吉镇守使兼步兵第13混成旅旅长,有兵力约4800人,九一八事变以后他积极尾随投敌的熙洽于1931年10月公开投敌。由于其为满清皇族,为人干练,有很强的能力,得到了日寇的赏识,补充给其大批武器,将其部队大肆扩编,到33年底, 其部队竟达到伪满军队的三分之一以上,拥有七个步兵旅,4个骑兵旅,1个教导队,2个骑兵支队,1个护路军,有3.2万余人。
3.张海鹏部伪军,张海鹏为张作霖的绿林老伙伴,是个一心相当忠臣的复辟狂,因为未当成黑龙江省主席对张氏父子早有怨恨。在九一八事变以前,其为洮辽镇守使,有骑兵4个团,约4000人。九一八以后,其在31年10月1日在鬼子答应任命其为黑龙江省督办并补充步枪1万支,金票26万,皮棉被服万余套等条件下,公开投敌,将部队扩编为7个骑兵旅,1个独立骑兵团,1个步兵团。并于10月底率先进攻黑龙江,与马占山部展开激战,后被击溃,损失数千军队。没拿到黑龙江地盘,只好垂头丧气回老窝。但鬼子发现他虽然无能,但这样死心塌地的汉奸却很难找。就又将其补充完整,让其进攻热河,任命其为热河省省长。在长城抗战后,该部拥有4个混成旅,约1万余人。
近代军阀视枪为命,即便是江桥抗战的马占山,在其投降日寇前,鬼子答应其条件就是任伪满洲国军政部长、伪黑龙江省长兼警备司令,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日寇答应给马占山新枪十万支。虽然日寇并没有兑现诺言,但仍给随马占山投降的部队一定的武器,如1932年9月伪黑龙江省警备司令部下辖的混成第四旅编制2个步兵团,1个骑兵团,拥有兵员2876人,装备79步枪2301支,38式步枪580 支,30年式步枪22支,其他杂枪160支,79轻机枪37挺,79重机枪6挺,轻迫击炮16门,平射炮4门。装备还算不错。这些武器是吸引那些意志不坚定的军阀的很重要的砝码。他们为了这些武器最后卖身投靠鬼子,最终害人害己又害国家,成为了千古罪人。
三、提供给民族分裂分子,让其扰乱中国这些民族分裂分子  主要有两部分,主要有:
1. 甘珠尔扎布、正珠尔扎布兄弟及以后的兴安军。甘珠尔扎布、正珠尔扎布兄弟是著名蒙匪巴布扎布的儿子,日本人豢养了多年,一心想分裂中国。甘珠尔扎布还是著名间谍川岛芳子的丈夫。九一八事变以后,关东军急需伪军帮助其维持秩序,就将俘获的武器拨给这兄弟两个步枪3000支,子弹60万发,让他们组织军队,但这两个人都是初出茅庐,手下只有几十个随从,只好联络一些蒙匪和蒙古族王公,建立了一支号称1万人的蒙古自治军,这支部队其实是土匪的集合,被东北军打得大败,后来关东军又给他加强了4门重迫击炮和2挺轻机枪,但仍然难逃惨败的命运,很快甘珠尔扎布兄弟脱离部队,军队的领导权归日本顾问掌握,后来,日寇又拉拢东北蒙古族王公成立了4个兴安警备军,约5000余人。
2.李守信部伪蒙古军,李守信原是东北军骑兵第17旅的一个团长,土匪出身,为一个汉蒙古(祖上是汉人,入赘蒙古族家庭),为人胆大,其在日寇进攻热河的时候带着整个东北军骑兵第17旅投降鬼子,从鬼子对李守信的逐步补充可以看出一个特色——就是鬼子也不养闲人。在未投降鬼子之前,鬼子与李守信交朋友,请他越过战线去长春谈判,送给其子弹22万发,15支冲锋枪,25支韩麟春式79步枪,还送给他个人3万元。双方建立了好感。在其投靠鬼子之初,鬼子给他派了20多个日本人作为特设队,装备三辆装甲汽车带重机枪6挺,轻机枪四五挺。配合其作战。在防守多伦对抗抗日同盟军的时候,鬼子又送给其6万发子弹,但在经受过考验,退出多伦,而并没有像一些不是铁杆儿汉奸的伪军部队那样反正之后,鬼子觉得这支部队是较合格的伪军了,就给其补充了20万发子弹,500支38式步枪还有9万元军饷。在其率部重新夺回多伦以后,日寇对其更加信任,将其部队改编为察东警备军,下辖两个师,并拨来8门77毫米野炮,2门75毫米山炮,成立了炮兵队,还送来轻重机枪100多挺和汽车30多辆,极大地加强了这部分伪军的力量。在伪察东警备军占领察哈尔北部6县以后,鬼子替李守信和大蒙奸德穆楚克栋鲁普牵线搭桥,使他们组成军政联盟,成立了伪蒙古军,1936年初,伪蒙古军正式成立,总司令为德穆楚克栋鲁普(后为李守信),编制为:第一军(军长李守信),直属炮兵队、特设队下辖:第1.2.3.4四个骑兵师第二军(军长德穆楚克栋鲁普),直属炮兵队下辖:第5.6.7.8,四个骑兵师该军编制很小,每师下辖3团,每团下辖4个骑兵连1个机枪连,但每连编制只有120人左右(正常的骑兵大连应该有180-220人)。按编制总人数不过1.5-1.6万人,但其兵员严重不足,除第一军人数较多,第二军有些师只有不足1000人。
当时中国四分五裂,军阀割据比较严重,日本军人为了延缓中国统一进程,经常对一些反蒋的军阀进行援助,其中军事援助很多,而军事援助当中的一些武器,日本人就想起了这些对日本人用处不大的俘获的枪炮了,这其中主要有以下一些:
1.前述刘汝明所部(西北军29军第143师,刘汝明任察哈尔省主席)在察哈尔以让出察北6县和允许日军通过其防地给伪蒙古军运送枪炮和物资为条件,从日军手中得到13式79步枪(韩麟春式)2000支 ,77式野炮8门。
2.日本人在争取29军宋哲元所部投靠鬼子的时候,送给整整一个炮兵营的全套装备(12门77毫米野炮)。
3.1935 年初,日本人和桂系达成以战略物资钨砂换取武器的协议,仅在1935年一次日本2艘轮船在虎门被海关扣留事件中,桂系就得到大批武器弹药,该事件具体为,35年夏,日本派两艘装满军火和水泥的船只驶入虎门,但被粤海关扣留,李宗仁得到日本武官的通知后,命其驻粤办事处副主任阚宗骅会同广东“海周”号兵舰并率兵1连,与海关交涉,强迫海关放行。最后该货物由阚宗骅接收,计有村田步枪5000支,轻机枪数十挺,子弹百万发,沈阳造山炮数门和一批炮弹,飞机数架,还有大量水泥。随后,该货物被运回广西。这些武器当中机枪和大炮都是鬼子俘获东北军的。
4.日本人对南天王陈济棠也很感兴趣,他们也曾卖给陈济棠一些武器,仅查到的就有,1936年夏,日本卖给广东平射炮、机关枪一批和步枪数千支。因为广东使用的枪械都是79口径的,这里面的枪炮也有相当部分是日寇俘获东北军的武器。
可以说九一八事变,使中华民族损失惨重,日寇为了亡我中华,手段无不用其极,不但政治军事外交等都不断打压民国政府,连一些被其俘获的其不能大规模使用的武器,也被其废物利用,来危害我国,可以说鬼子之心何其毒也。东北军在九一八事变中最大的损失是丢掉了当时号称亚洲最大的兵工厂东三省兵工厂和规模也很不小的辽宁迫击炮厂,因为丢掉的武器最多可以说是鸡蛋,而兵工厂是生蛋的母鸡,如步枪,该厂每月最多可以生产4000支,轻机枪最高产量可以达到每月40挺,重机枪每月可生产100挺,子弹每月可以生产1500万发, 每年可以生产各类大炮200余门,而且其枪钢可以自己生产,炮钢正在试制。丢掉这些武器虽然可惜,但如果有这个兵工厂,一两年就可以生产出比这些武器更好的东西,所以丢掉东三省兵工厂才是最致命的。在九一八事变中的沈阳丢掉的武器主要是在那东三省兵工厂和辽宁迫击炮厂的仓库中的库存,其他损失就很少了,具体大约是独立第7旅损失了不到2000支步枪,还有十几门迫击炮,几十挺机枪。空军丢掉265架飞机,东大营丢掉几百只枪支和部分教学用的炮,大帅府丢掉的那一个营的武器及其他零星的损失。
具体在库房中失去装备有
步枪(另外在城内部队和机关中失去约2000多支)
主要有:1.13式79步枪(韩麟春式)72679支、
2.79单筒步枪9932支、
3.79短筒新式步枪7932支、
4.79长筒新式步枪1568支、
5.来福枪1150支、
6.38式步枪2500支、
7.68毛瑟步枪284支、
8.79套筒枪196支、
9.30年式马枪197支、
10.79曼利夏步枪146支、
11.10响毛瑟步枪144支、
12.单响毛瑟步枪67支、
13.斯边谢尔马枪323支、
14.20式步枪900支、
15.38式马枪45支、
16.79捷克式马枪450支、
17.79毛瑟马枪200支、
18.洋抬枪7支。
这些枪支种类复杂,口径各异,新式步枪不过8.5万余支,而且主要口径为7.9毫米。这些新的步枪可以满足约17个东北军国防旅的装备需要。
在库房中丢失的机枪(其他地方丢掉不足100挺)主要有:
1.79捷克式轻机枪2000挺、
2.17式轻机枪153挺、
3.伯尔格罗式机枪412挺、
4.13式65轻机枪48挺、
5.骑兵机关枪55挺、
6.大沽造马克沁机枪14挺。这些枪支主要以轻机枪为主,口径也以7.9毫米为主,这些机枪可以满足约5个东北军国防旅的轻重机枪装备需要。
在库房中丢失的各种火炮(其他地方丢掉不足20门)主要有:
1.14式37平射炮189门、
2.14式77野炮147门、
3.38式75野炮55门、
4.13式75野炮13门、
5.31年式70毫米速射炮21门、
6.光绪29年造75毫米野炮15门、
7.沪造75毫米75毫米山炮38门、
8.31式75速射炮12门、
9.俄式75山炮31门、
10.俄式77野炮13门、
11.克虏伯75野炮11门、
12.意大利造野炮17门、
13.格鲁森57毫米山炮15门、
14.湖北造57毫米山炮17门、
15.金陵造37毫米山炮8门、
16.100毫米克虏伯加农炮2门。
这些炮情况更是复杂,很多是淘汰的旧炮,口径也很复杂,其平射炮可以满足15个东北军国防旅的平射炮装备需要。而按东北军一个炮兵团装备36门山野炮计算,其新式大炮可以装备6个炮兵团。杂炮可以装备一些辅助部队。
迫击炮主要是在辽宁迫击炮厂丢失,主要口径为82毫米和150毫米两种。还有将掷弹筒当时也称为小炮,按东北军每国防旅,装备18门82迫击炮,6门150毫米迫击炮,约440具掷弹筒。其丢失的武器也是约装备5个国防旅的规模。其丢失的各式子弹约1.8亿发,各种炮弹50万发,按国军的弹药基数计算(见下):1. 步枪弹,1日60发,1月(按5日计)300发2.轻机枪弹,1日1000发,1月(按5日计)5000发3.重机枪弹,1日2000发,1月(按5日计)10000发4.高射机枪弹,1日2000发,1月(按10日计)20000发5.轻高射炮弹,1日200发,1月(按10日计)2000发,6.中高射炮弹,1日200发,1月(按10日计)2000发7.步兵炮弹,1日60发,1月(按5日计)300发8.战车炮弹,1日60发,1月(按5日计)300发9.野山炮弹,1日60发,1月(按5日计)300发。这些子弹够整个东北军(按28.5万计算,按13万步枪,8000挺轻机枪,1000挺重机枪,200门平射炮,350门大炮)作战2个月,炮弹够整个东北军作战3个月有余。
另外,在九一八事变日军还在沈阳城缴获东北军各类飞机265架,当然这些飞机大多是老旧不堪的过时货,能飞起来的不超过50架(还有一部分是专机和教练机),还有12辆轻型坦克,考虑到这都是一战以后各国向中国倾销的过时货,这些其实实际战斗力极其有限。不过这些数字确实不少,但问题是鬼子缴获回去用处不大,为什么呢?因为日本的军事体系与中国不一样。日军的单兵武器虽然有些并不比东北军这些武器先进,但现代战争打得是体系,是一个整体的国力,单个武器包打天下的时代已经永远过去了,所以日军虽然缴获了这么多好东西,但他能使用的并不多,也不一定在乎。如鬼子的子弹大多数是65毫米口径,而缴获东北军步枪和轻重机枪口径大部分是79毫米口径,日本的子弹不能用(只有极少部分是6.5毫米口径),缴获的炮因为有一部分,如14式37平射炮,38式75野炮,13式75野炮是仿制日本的武器,可以勉强拿来使用。但威力最大的147门14式77野炮是仿制奥地利的,和日本的体系一点都不合拍,而为了这些武器,单独开个生产线很不划算(日本后来就把东三省兵工厂马上改造转产了自己的制式武器)。至于那些飞机、坦克,鬼子就拿来使用,用废了拉倒,如这些武器一般都在东北战场对付。
根据 1931 年 7 月 9 日奉天商工会议所搜集东北兵工厂向关内运送武器情报中说到:“据八日调查:辽宁兵工厂蔡督办此次奉张学良之命,将兵工厂所存步枪一万三千支、步枪子弹五百万发,装入三百五十余个木箱内,经由北宁铁路运往关内,传东北军可能将与南京政府军联合作战。调查系昭和六年七月九日”可见,当时张学良已经对东北事变已经觉察,紧急运送武器到关内,从而使得兵工厂的武器装备并未全部落入日军之手,但是由于时间已经离事变之日非常接近,相比较而言损失数量还是远远大于被运出的这一部分武器装备。
东北军的装备比起日本军队来说,大体上看是相当的,和驻守东北的关东军比起来,无论是兵力还是装备,数量上是优势的,但质量上难说,最重要的是东北军武器比较杂,兵工厂生产力强是理论上和设备上的强大,但实际操作起来,就恐怕未必了。因为军火生产除了兵工厂外,还需要配套的原材料来源,需要金属加工设备,锻压生产以及人员加工熟练度等等,这方面东北的兵工厂都远不如日本。不过单就武器上而言,东北军还是可以的,据称张学良的卫队装备了当时世界上都少有的ZH29半自动步枪。ZH-29半自动步枪口径7.92毫米,使用7.92x57 毫米毛瑟弹,长1150毫米,枪管长545毫米,重4.5千克,有多种弹匣可供使用,分别是5发、10发、25发弹匣,亦可用20发的ZB-26“捷克式”轻机枪弹匣和30发的ZB-33机枪弹匣,所以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火力压制武器。该枪还能够装刺刀,可以装捷克的vz.24刺刀或德国的“屠夫”式刺刀。该枪在1929到1938年间低速生产,德国吞并捷克斯洛伐克后就停产。该枪制作精良,但是生产成本高且在恶劣环境下不可靠,并且应用了一些在当时看来是较为新潮的设计(比如双动扳机),要求使用者有较高的素质,因此在当时的欧洲并不受欢迎,德军获得后也并没有重视。ZH-29半自动步枪研制成功后,捷克很快就交付了了第一批约150支使用7.92x57毫米毛瑟短步枪弹的ZH-29步枪给东北军。可惜张作霖已经在1928年的皇姑屯被日本人炸死。这些先进的步枪统统被少帅张学良的警卫部队——张学良卫队旅(现代有人称其为少帅亲卫队)接收。捷克人后来陆陆续续交付给东北军510支ZH-29半自动步枪。张少帅本来想继承父亲遗志,仿制并批量生产这种先进步枪,但很快“9.18事变”爆发了,仿制的事情也就是少帅说说了事,没有了下文。不过,东北军的使用给ZH-29半自动步枪打响了广告。中国的各个势力先后向捷克订货,共有上万支该型枪械陆陆续续来到中国,列装到各个军阀的部队。尽管该型枪械仍然存在结构复杂、重量大的问题,但故障率和可靠性比以往的产品有了质的飞跃,达到了可接受的范围,再加上捷克造军火一贯的高品质,这种制作精良且昂贵的半自动步枪赢得了中国广大官兵的青睐。随着抗战的深入,ZH-29半自动步枪终于能够上战场了。除了东北军外,此时其他军队,比如36、87、88师等德械师主力部队也装备有这种步枪,并作为步兵班长的制式装备。在战斗中,日本人也缴获了一些ZH-29步枪。在日本人对这些捷克造产品的精细程度感到惊讶的同时,日本东京电气工业公司把这些枪加以改装,使其可以使用日本的6.5毫米三八式步枪弹,并加以仿制。可惜由于日本的军工很大程度上还停留在手工作坊的程度上,仿制出来的产品在精度和可靠性上并不达标,遂作罢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9-8-21 02:40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