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芝加哥记事---寻找黑色浪漫
小脚板




UID 66
精华 11
积分 369
帖子 3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8
发表于 2005-9-30 07:0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芝加哥记事---寻找黑色浪漫

【浪漫的告白】

这里没有真实,只有诉说。

把与文字来寻求的一种诉说。

云不叫云,因为风这么称她,所以她就成了云。风也不叫风,因为有了云,所以就有了风。

【浪漫的终结:分别的时候就离别了】

车驶到候机楼前的时候,云收拾了身边简单的行李走了出来。风停下车,从后面转了过来。云张开手臂,把脸贴在风的胸前;风紧紧地搂着云,亲吻着她的脸颊,跟她耳语:我会想着你的。

早晨是个上班的时候,深情的表白跟急匆匆的告别总是互相矛盾。云在走向候机大楼时,回头再看了一下风的车。车正绝尘而去。如同前尘往事,一切尽随风而去。

是留恋,还是失落?是甜蜜,还是苍楚?好象一切,都无法在一转身的瞬间,拖拽出来。

离登机还有二个半小时,一切都还很早很早。

Check in的时候,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态度和蔼地问她:有个早班机,你愿不愿意改乘?云觉得这句话,在早晨好象刚起来时,显得很突兀,不知怎么回答。工作人员立刻说:It’s up to you。云想了想,笑了笑说:我还想在芝加哥机场多呆一会儿。工作人员理解地笑了,并善意地帮她办理好了登机手续。

芝加哥的机场,整个构架如同八爪鱼。一个中心候机楼,伸向四面八方的是各个航空公司的停机坪。随时转身可看到的,都是那起升或降落的飞机。

站在指示图的面前,云并没有感到自已处在中心,感到一种迷失,而是一种向四周漫延的弥散。

身边的旅人,有的拖着个随身行李包,手臂上再搭上个风衣什么的。一边认真地寻找着候机室,一边严肃匆忙地走着。一些飞机上的工作人员,可能要登机了,或刚下了飞机,完成了工作。起落已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三五成群地,心情愉快地边走边聊天或打趣着告别。

云在咖啡厅前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旁边就是两个多小时以后可以登机的候机室。还没有轮到她的那个航班。

虎头蛇尾,一大早爬起来直奔旅途,是极让人劳累的。云捧着一杯飘着香的加糖咖啡,暖着手,只喝了一口,就停下来了。她喜欢那香味,吸了一口气,咪着眼,把玩着那升腾飘散,沁人心脾,又在唇齿鼻息之间无法挥洒的香气。

也许,那就是生活,就是记忆;也许就是那曾有的激情,或者是那失落的回忆。

浪漫吗?开心吗?残酷吗?真实吗?

谁知道呢?

【寻求浪漫】

风,绝对不是云追求的终点。当她知道他持着TN 签证前往芝加哥工作时,还没见面的他们就已经黄了。

云很清楚什么是距离。距离,伴随着时空,会将所有的一切所有,变成虚无。甚至开始在抱怨时,将距离变成放大镜,数落对方的缺点时的声音都没有了。

她是距离的受害者。她不考虑距离。

但风,是零距离的受害者,他不懂距离。往日无日无夜的争吵,让他只想跳出三界外。他只懂得喧闹,只寻求安静。还有什么比芝加哥大湖边,静静的房子内,更让他清心的呢?

一晃,时间就是八个月呢。两个单身者,寻找起身边的match后,又寻找到对方。

云力拆风的“距离是浪漫”的理论,对风不置一顾,倒是时不时地向他表白自已跟别人coffee interview的经历。风旁敲侧击也没捞出个什么名堂,一个劲地push她考虑两个人的关系。

你能回这儿吗?我到你那儿去可行吗?以后重组后能过得好吗?

八个月并不是个少的日子。等两个人交往得彼此如同朋友时,两人达成了一致的协议:纸上谈兵有什么用呢?为什么不见见呢?见完再走对谁也无害啊。为什么两个人不把两个人的关系向前推进一步呢?有了共同的目标就应该行动啊!

云,并不相信风能放弃一切,追随自已而来。人至中年,是跟着工作走,还是跟着感情走,这已是再也明白不过的道理了。风的“爱是宽容,爱是理解,爱是追随”的理论,可能他也只能从字面上理解了。

作为成年人,对自已的行为都有清醒的认识,对待未来的发展,都有明确的打算。对自已每走哪一步,都能承担起责任。

No harm, no harm……去做一些为达到目的的努力,这又有何不可呢?就是两情相悦,也不一定要以婚姻为终点。爱,可有多种形式。

云不相信所有的努力会有回报,等待她的可能还是距离。风,可能也反问了自已三百次了:我能放弃我现在的一切吗?或者,我能为两个人的目标去努力创造条件吗?

随着见期越近,两个人反而沉默了:因为,那不是浪漫。拉开浪漫的序幕,里面就是现实,就是对现实承担的责任。

就这样去寻求浪漫吗?

谁知道呢?

【浪漫行旅---开始篇】

尽管,两个人从来没见过面,但对对方的习性,对对方的音容笑貌,却是了如掌心。

同样的芝加哥机场,当从人群中认出对方,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时,你能说世界上没有浪漫吗?

连我自已都要嫉妒了:这是浪漫,这是百转千回难寻的浪漫。这样的好事,这样的好人,为什么没有发生在我的身上。而让我只能在小说里,电视里去做点小资叹息。

风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暖和舒服,就象云的声音是那么的甜蜜和幽默。他们紧紧地拉着对方的手,看着对方的眼睛,怎么也不能瞧完。好象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地上冒出个宝哥哥。这是现代神话吗?

天不掉馅饼!

这是甜蜜的梦幻!只不过,还能维持一会儿。

风低着头对云说:你这几天不怎么理我,我都怕你不会来了。

云耸耸肩,笑道:你也一样啊。

谁知道双方是个什么样的想?!

倒是很现实的,云发现风的牛仔裤太长了,后面已经踩烂。

她笑着说:你的牛仔裤已被你的鞋子踩烂了。

风笑得很温和开心:没关系的啊。

云一把逗着风:那就反过来穿穿,也踩踩,这样前后就齐整了。

风听得哈哈大笑。那是能唱歌的声音,极具感染力,也让人舒服得陶醉。

风将开心得意地笑着的云的手捏得更紧了。看着她的一缕头发落下一点,用手轻轻给她拢上。又爱怜地将她手上拎的小手提包提了过去。

女人是个很容易被宠的动物,在宠爱中,极易显示女儿姿态。让男人都觉得自已很伟岸。

两个设想了那么多次的见面,在疲惫之后,却还是那么新鲜。不可说双方还有那么个喜欢,经得起庐山真面目后的冲击。

也许是个好的开始吧?

谁知道呢?


【浪漫行旅---朦胧篇】

车子开进芝加哥的夜色中时,云陶醉了起来。大湖边的城市,在烟雨中是朦胧的。但晚上天气好的时候,那是另外一个世界。造形简洁大气的建筑,加上光影的效果,有如艺术的剪裁;别致的雕塑,如景上添花,表达着一种意境。难怪从天空向下看时,是那么的灿烂多姿。

建筑家们,在从事城市建设时,不光满足一个基本需求,也在表达着自已的一个艺术的境界。让人不光在读建筑,也在读城市,读文化,读风格。

云也爱上了这个城市。这是克林顿夫人希拉里走出来的城市。她喜欢的人物。

车子在一个泰国餐厅停了下来。

风说:我们去尝尝泰国餐,我当时在新加坡工作的时候经常去吃。

云说:你不是说煮饭给我吃的吗?

风笑笑:我们没那么多时间。嘿嘿,以后,我会给你做的。

云笑了。

吃饭并不重要。怎样都能填饱。他们都知道,他们最需要的是什么。

泰国餐厅并没多少人。但环境却非常静谧和有地方风味。餐厅的主人和家人也很热情,如同一个家一样。

风说:我来帮你点几个菜,你肯定喜欢。

云也很喜欢泰国餐,当时在那一带小住的时候,也就喜欢上了那里的食物。辣辣的,却很有味道。不是川味的麻辣有劲,而是一种辣后的温馨和舒服。

菜上来了,盘里的菜,颜色搭配得很是和谐,让人顿时有味口大开的感觉。碗里的汤菜,醇厚别致,云一看就知道,那是一道比较辣的菜。她以前尝试过。

两人这才静了下来,在灯光下一边聊着路上的经过,一边细细地打量对方,吃着饭。饭菜很是美味,为两个人的相见增色不少。

风说:我一看你就很喜欢,你很漂亮,健康,聪明,活泼,跟我所感觉到的一模一样。

云说:我也是这样认为。我总觉得我们已经认识好久。一见面就是好朋友了。好象八个月也不少了吧。

风乐哈哈地说:我是很喜欢你,看到你就喜欢。

云只是笑着,心中稍微松动地笑了。她明白:这不是现实,这不是现实。现实,是要将两个人的关系直陈,罗列其中的利害关系,讨论资产重组后的清盘和重建。是谁愿意付出和放弃,愿意为了两个人的关系共同努力。为一同一个目标而努力。浪漫谁不会,但不能当饭吃。

但毕竟是个美好的开端。至少两个人好象真心喜欢,不光过去时,开始时,而且是现在进行的时候。

风一边吃着,一边向云建议着盆里的菜。他说他也不知道这道汤菜,今天尝试一下。

云伸出手,举起勺,舀了一小勺,送到风的口边,笑着说:你试试看。风张开嘴巴,云神秘兮兮地倒了进去。风咽了一口,立刻招架不住了,一边笑,一边喝着冰水。笑着数落云:我就知道你不干好事。

云开心地笑了。她当然知道风,知道他的绝顶聪明,知道他的举棋待定。他什么时候会乱呢?他什么时候会忘掉全局呢?不可能的,他有成熟的心智,他走每一步棋都在平衡。云是他生活中的棋子儿,或者是不合他游戏规则的乱棋,他成竹在胸,时刻都在掂量。即使是,如果不合规则,那也不得不忍痛割爱。

具有泰国风情的餐厅,是让人摇曳欲醉的。灯光下面,两个倾心八个月的人,终于走到一起。

餐厅老板走了过来。他问:菜还合口味吗?

他们一起笑着回答,并谢谢他提供这么美味的饭菜。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老板问风:她是你的女朋友,还是妻子?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只有面对这样两个人,别人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风笑着看着云,云笑着看着风,用笑容互相推搡着,不知怎么回答。还是风聪明,问老板说:你说呢?老板笑着不做回答,支支捂捂地做回答状,边说边退,让位于两人继续享受两个人的时间和空间了。

为什么这么美好的时候,两个人看起来却什么都不象。

那到底象什么呢?

谁知道呢?


【浪漫行旅---浪漫篇】

有人说:人生下来的时候,由于怕冷,怕光,一出世的时候,就张舞着两个小手,在空中乱抓。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当两个人拉着手,往家走的时候,关上门,他们都有了家的感觉。

还记得一个作家曾写过:我们在世界上,都是孤独的个体。我们在寻求着另一半。在舞会上,或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你就是拉着对方的手,你还是觉得你的心是孤独的。因为你不光有身体,你还有心;你不光有脑袋,你还有思维。当我们用语言不能表达孤独的时候,我们用我们的手,紧紧牵着,诉说着孤独的交流;在黑夜来临的时候,我们用身体取暖,也许这个时候,心灵也会温暖一些。

是啊,心灵会暖和一些。

孤独,没有一个温暖的完整的家庭。这种境遇,没人理解。你就是吵吵闹闹,你还是一个家,完整的家,是一个家的矛盾。但没有一个家,那是孤独,是动荡,是绝望,是无奈。那也是一种不被理解。从常人眼里,又怎能理解呢?因为他们没经过,他们不知道。他们居高临下的语言,不是由于他们有心蔑视,是因为他们的无知,他们正在表达一种他们的不需要。

夜色中,风知道:怀中的云,就是他苦寻的结果。他喜欢她,越来越喜欢怜爱他。他有能力来撑起他和她的世界。通过她,他找到了自已。并且还回归了自已。

云很清楚:我不是来寻找一种浪漫,我在寻找我后半辈子的幸福。作为一个聪明快乐的女人,我能给风带来幸福。我会牵着他的手,来回报他的关爱和付出。只要有家,有个完整的家,就一定能让这个家充满笑容,充满生机。象所有的幸福的家庭一样,只有一个理由:爱。而让所有不幸的原因,忘记在昨天。

爱,只要有爱,只要有两个人的相亲相爱,一切不可能,都会成为可能。

真的会成为可能吗?

真的可能吗?

谁知道呢?

【浪漫行旅---欢乐篇】

两个相亲相爱的人,在这个时候,衣食住行已成为形式;更重要的是,他们在诉说,在表白,在东拉西扯着从出生到上学,到工作,到婚姻,到偶尔际遇,到以后的发展。讲述着别人的故事,也在讲述着自已的故事。

他们在商场里,在湖边,在车里,在乡村的小路上,在游泳池里,在餐厅里,在路边咖啡屋里,他们有没完没了的话要说,没完没了的笑意要表达。

当风讲到他小时候从树上掉下来,都不会说话时,云看着他,一愣一愣的,爱怜无比。

当云讲起她小时候丢掉的故事,奶奶们敲着脸盆在大街上寻找,风将她的手捏得更紧了,惟恐再次丢掉。

但讲着讲着,突然心情与这美好的会面有点背离。或者说有点伤悲的感觉。

坐在湖边,看着蓝天白云,看着零零落落的行人,他们突然觉得孤独,觉得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周边的什么都很陌生。他们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为什么来到这儿,为什么两个人际遇,显得很虚无飘渺。他们只想抓着对方的手,寻找着温暖,驱走着陌生。

他们突然觉得:他们两个人现在正在相依为命,在这种陌生的国度,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群中。他们觉得自已在地球上被放错了位置,到一个寻找不到心灵归属的地方,寻求着幸福。

他们确实很欢乐,找到了对方。不光走在路上,两只手紧紧地抓着,交流着爱意;就是开车,也会腾出一只手来,给对方温暖。

这样的日子,是狂欢,是忘我,是遗世。

也许,这就是浪漫。蓝天白云下,旅途行侣的清清楚楚的浪漫。

但世界总有黑夜,总是黎明再升的时候。总有扯碎浪漫,侧身现实的时候。

浪漫欢乐的日子永远不长。

永远不长!

【浪漫行旅---极乐篇】

明天就是归期了,前一个晚上,两个人早早地从外面回到了家。

风立刻进了厨房就开始做饭。他要做一顿美味的饭菜给云吃。他要享受做饭的乐趣,享受做饭时,有人跟自已说话的感觉。

风从冰箱里拖出两包食物袋,对云说:今晚我给你做鱼餐,我最喜欢吃鱼了。云听了,只是微笑。

风的厨防是半开放式的。隔在厅和厨房之间的,是一个吧台。在哪儿,风在厨房里忙乎着做饭,云则趴在吧台上看他做饭。渴的时候,就伸远一点手,拿起个杯子,倒扭开笼头,汲一点冻水喝。

风在做两种鱼,一种是扁扁的海水鱼,一种是长长的淡水鱼。一种准备煎炸,一种准备红烧。

风在忙碌的时候,也不忘回头跟云传受他的做菜经。高兴地时候,转过头,还能唱起歌,吹起口哨来。

云,想起归期,突然觉得有点失落。她不知道自已最终在寻求着什么?如果直接说是家,风能给吗?他会给吗?这要两个人都想要家的时候才能有的。

她跟风说:我能去先洗一下澡吗?有点累了。

风愣了一下,笑着说:油烟大,你先进去休息一下。一会儿就做好了。

当云洗完出来的时候,饭菜已快端上来了,风正开开心心地洗洗刷刷。

云拿出了自已带来的Lionel Richie 碟,放进了CD机里。她问风听过没有。风说:我一直没有时间啊。

云笑了。

云最爱的运动就是闻歌起舞。也许并不是什么正规的舞步类,但却是她独创的健身之道。她选了他的Nothing Else Matter后,觉得颇为伤感,又调到Dance on the Ceiling上,强劲的,充满激情的歌曲,让云有种想动的感觉,有种想把忧愁和忧虑甩去的感觉,她从地毯上爬起来,立刻伴着曲子就在客厅的地毯上跳了起来。

风一下子傻了,他不知道:现在还有世纪末的狂欢,他的生活中还有激情和动感。他喜欢的女人正给他带来跳跃和动感。他趴在巴台上,痴迷地看着舞着的云。

明天是归期,自已的生活又要走入寂静无声的死水。见到云时的期望和信心,似乎有点沉重。他自已也说不出自已的真实想法了。

云跳着跳着,蹦了三下,到了厨房,抱着风,把头埋在风的怀里。她抬起头来,对风说:我不是来寻求浪漫的,我不是来要求你的承诺的,我只要求真诚,你现在的真诚。因为我付出了我的真诚,我用心来尝试。

风感动了,搂着云,不知怎么回答,只是说:我知道,我知道。

云终于觉得累了,真正地累了。她走到客厅里,坐了一会儿,躺在地毯上。风正在将菜端上来。

云蜷着身子跟风说:我睡一会儿,我有点累了。一会儿起来吃饭。

这个时候,云,才闻到了屋子里,浓浓的鱼味。

云很讨厌吃鱼,尤其讨厌鱼腥在油烟煎炸时弥漫而来的腥气。小时候她就拒绝吃鱼。每每吃到鱼时,她的妈妈就会跟她的爸爸说:瞧瞧这孩子,你看怎么办啊?有什么办法能让她吃鱼呢?

云不吃鱼,也不爱吃任何有馅的饺子,包子,馅饼之类。以前,逢年过节时,家里都要做很多各种馅的小笼包,象萝卜丝,干咸菜,雪里红,糖豆沙,芝麻糖类的包子,云总是让妈妈着急。她只啃一些馒头,纯净的馒头。有时妈妈逼她吃时,她会着急并且生气:我不喜欢吃,里面的馅会让我觉得恶心,想吐。

可能,这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的表现吧。

但生活,云的生活,为什么又是那么充满悲剧意味呢。云,浪漫吗?她才不浪漫!她的目标很清晰,很简单,也很直白:就是要个家。要个真正意义上的家。跟家人在一起,享受着每天的衣食住行,生儿育女,种树栽花。

那为什么就得不到呢?为什么就不行呢?她意识到了:面前的风,就象以前的他一样,会离开她的,他们总有理由:他们的事业。没人愿意为她付出,为她牺牲。

也许离开就在明天。就在明天。

今天是狂欢节,自已寻寻觅觅后的最后一次狂欢。

明天,将是什么都没有。

因为她又看到了距离。时空的距离。尽管她跟风之间那么合适,但谁都不敢轻易承诺。分开后,距离又会将一切拉入平静,将一切热情归于平淡。

狂欢,也让风懂得了距离。他的距离产生浪漫理论,现在终于灌入了现实的实实在在。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步,他能为云做出什么。

饭端上来后,风将云从地毯上拥了起来。默然无语。

坐在桌边,20多年后,云,第一次开始吃鱼。她第一次闻到了鱼的香味,甚至觉得鱼也不那么腥,甚至觉得有点可爱的味道。云,突然发现,今天肚子真的饿了,非常饿,越来越饿。

因为那是风风雨雨过来后,第一次有个人,那么热爱她,愿意为她付出。转眼却要离开。她突然觉得自已有点乞丐猫的味道,端着碗,在讨一点鱼。那是她从来不吃的鱼。她的心里已是沙漠,已经枯竭,已没有绿洲。

她现在要吃鱼,风做的鱼。

风问她:我们什么时候能再在一起?我这一辈子也没有这么开心幸福过。我想跟你呆在一起。

云温和地笑着说:明天吧,明天先把我送走。送走后,再说。当我们不再需要对方的时候,明天也就是我们的结束了。如果,我们还能继续走下去,我们会work out 的,但这种事情不可能的。

云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来。在西方人的观点中,有爱,就想克服困难,想着两个人在一起;而对中国人来说:却是宁可万事俱备,也愿欠着那东风-------爱。他们很少为爱而work out。现实到在物质地理上寻觅。但谁又说那些不重要呢?

云,顿了顿,说:我知道你放不下你现在的工作,你有你的计划,你的目标。我到你这儿来,也有现实的困难,没有工作,我是绝不会跟你在一起的。这不是浪漫,这是现实。不是现在我们两个人在一起,还有欢乐。

并且,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人都很现实,你还是就近取材吧,这更现实一点。以后,分隔两方,时间和空间,会将仅剩的一点感情都会磨掉的。没有爱的日子,就没有相互关爱,也就没有宽容。那也就什么都没有。

风,默不做声。他想着明天的计划。想着他计划着在这儿工作几年,然后向南部移动。他可以退回去,但总有点与他的人生宗旨相违背的地方。他是很理性的人,不会承诺任何做不到的事情。

尽管他极其喜爱眼前的人。但他却有他的人生理想。他输不起,宁可不选择。任其孤独下去。如果不能就近取材的话。嘿嘿。

终于,云,又掉入了距离的漩涡里。再次清晰地再认识到距离。

距离是什么?

距离是能把所有东西分开的力量。
 
是空洞,是虚无,是没有!

那是什么都没有!

太长的距离了,把心都分开了。已再也记不起来了。

谁能去承受?

谁愿去承受?

【浪漫行旅---生悲篇】

夜色总是黑暗的。

离开分别,也就是十几个小时的事了。

风坐在沙发上,想着什么,云坐在一个屋子里,还是觉得有点孤独。她坐到风的脚边,趴在他的腿上。风摩挲着她的头发。好象,只有这样,距离才能更近一些。

风说:你是个好女人,谁找到你都会幸福。

云,不说话。心中已经空无。

初认识风时的话又在耳边想起:我们绝对不可能的,你还是乖乖地在你原处找吧。距离不是浪漫。是痛苦。是痛苦。

做一些尝试是没害的。确实是没害的。但谁又能悄悄地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谁又能将自已异化成无血无肉,纯粹理性的植物。

人会去爱,会去给与爱;会去痛苦,会去失望。因为他们还有些心的际动。他们在用心生活。不是寻找一些刺激。

走后,那就是淡化。

这段经历也许会刻骨铭心,让人难以忘怀;也许会旧梦重温,继续你恩我爱,但这已变味了,你不再心存浪漫,有一颗带着希望,寻找现实的心。再继续,那就真正是取暖了。

也许,会真正地萌发少年时的激情,生生死死要在一起。唉,说到这儿,我都要发笑了。可能吗?

只有一个结局,就是分别。现实地分别。

这种距离产生的浪漫,是璀璨的,炫目的;更是现实的,黑色的,残忍的,经不起时间的蚀刻的。

【寻找浪漫---不再篇】

当手中的咖啡已经转凉的时候,云,还没喝上几口。只是身边环绕着的,唇齿残留着的,还是那咖啡的浓香。即使在机场内人群涌动时,也难以挥去,难以忘怀。

离登机快了。云到垃圾桶边,掂了掂,不舍地丢掉了手中的咖啡,又朝垃圾桶里看了看。咖啡杯子在桶里倾斜了,冷冷的咖啡顺着杯子边缘沽沽地流了出来;云想了想,又买了一杯热咖啡。突然,她曾经看过的一本上的一段话流畅的闪现在她的脑海:I wrapped my hands around the coffee. The warmth felt good. A wave of happiness came over me. 她苦笑了一下,一边吸着烫热的咖啡,一边朝候机的队伍走去。

她又一次地看着庞大的落地玻璃窗外,明亮的阳光;简直无法想象,过去的几天里,这儿演译着的浪漫。

这是一个浪漫的城市,人人都想寻找着机会。

但浪漫已不再。

现实会重来!

[ Last edited by 小脚板 on 2005-11-19 at 10:35 PM ]

顶部
枫雨




UID 4
精华 31
积分 635
帖子 39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10-22 12:1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浪漫的故事,

感觉抒情文字稍微多一点,要是再多一点情节描写故事可能更丰满些?





流过的是岁月,不动的是心情。
顶部
秦无衣




UID 64
精华 13
积分 198
帖子 12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8
来自 福建
发表于 2005-11-18 10:03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感觉跟枫雨一样,

不过文笔还是挺细腻的。顶一下。

顶部
小脚板




UID 66
精华 11
积分 369
帖子 3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8
发表于 2005-11-19 10:3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枫雨\无衣所言有理

看来文字之功,非一日之寒啊。
所幸这么好的交流平台,日后大家可以共同切搓,真是不错。
谢谢!

顶部
江岚




UID 14
精华 47
积分 1671
帖子 139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11-24 11:34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非常喜欢这一篇的文字,把感觉描述得很清楚。
枫雨的意见很中肯,确实需要加入一些细节更细致的描写。





天本无情,何情之有?且把人间情爱,一字一痕化作故事,承载缘起不灭的地老天荒
顶部
小脚板




UID 66
精华 11
积分 369
帖子 3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8
发表于 2006-2-3 08:0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

正在修改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4-26 12:11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