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都是因为泰的熊(修改稿二,2月3日)
小脚板




UID 66
精华 11
积分 369
帖子 3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8
发表于 2005-9-30 07:0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都是因为泰的熊(修改稿二,2月3日)

都是因为泰的熊

作者:小脚板

那一年我在加拿大著名的游乐场电脑部工作。为了让十二岁的女儿过上一个充实且快乐的暑假,我给她买了张年票;她的同学加好朋友安安的妈妈听说后,也让我给她女儿顺便买一张。所以,那个暑假,我就经常带着两个十二岁的女孩子到游乐场去玩。

加拿大的游乐场非常惊险刺激,有很多四级的过山车,远近闻名。有的光在下面看看就头发晕,更不用说上去过一把瘾了。孩子过了十二岁生日后,按照加拿大法律,他们就可以自由行动了。所以,我一直想着怎么让她锻炼锻炼。如让她一个人拿着个车票到市中心转一转;或我在哪儿等着,她从家里出发,找到我所在的地方…….总之,怎么把她推出我的怀抱,让她成长,成了我经常考虑的问题。现在,加上她的好朋友的妈妈也有这种想法,我就更想把这种它付诸实施了。所以,暑假让他们在游乐场尽情地玩就成了我们锻炼计划之一了。

那个时候,安安已经在我们家住了两天了,两个小丫头玩得不亦乐乎;前一个晚上,催她们赶快睡觉,因为明天一大早,又要去游乐场了。

这个时候,安安问题特别多,一会儿问我们公司有的时候发不发免费票,一会儿又问没票怎样进去。我因为正在催着她们,所以,也没想太多。过了一会儿,女儿跑过来问我:妈妈,安安的年票找不到了。我一听,吓了一跳,心想:这可怎么进去?我立刻让安安把包翻出来再找,找不到时,就让她往家里打电话,因为明天早上他父母还可送来。这个时候,安安却在沙发上磨磨蹭蹭;催急时,总有理由。我走过去问她:是不是怕父母骂。 她说是,于是,我也就不再催了。不过,还是让她打电话回家,因为没卡有点困难。但可能太晚了,没人接,安安松了一口气。我也就说算了,明天早上再说吧。

第二天早上,将两个小丫头扯了起来。尽管知道她们每天都要睡到中午12点,但今天不行。

两个小丫头睡眼惺忪地爬了起来,又想到年票丢了,要往家里打电话,安安又开始犯愁磨蹭了,我没时间跟她们磨,就让她们跟我走,车到山前必有路,就看怎么处理了,因为毕竟她们的资料都在数据库里,而且我还在那儿工作,从理论上和实际上讲应该都是可以进去的。

一路上半个多小时,她们两个人都一言不发,想着年票,又想着怕我责怪,闷闷不乐。我几次回过头去,没话找话,都引不起话题。快到游乐场时,想着早餐还没吃,就拐个弯进了一家商场。两个小丫头觉得非常奇怪,问我去干什么,我跟她们说:不管怎么样,早餐还是得吃的。她们松了一口气。

很喜欢国外新鲜刚出炉的面包,吃起来满口喷香,神清气爽。我摸了一下一个蓝子里的面包,还很烫,再摸了那一个框子里的,也一样。两个小丫头,很少那么早去商场,惊讶地发现那么多新鲜出炉的面包,高兴地串来串去,摸那面包,说是暖暖手。

我选择了一条略为便宜点的,因为正好够她们早餐,又买了些牛角包,才付钱出门。两个人可能是真饿了,抓着那根面包又揪又抢,转眼就下去了一半。今天第一次那么开心!看她们终于开心起来,我也就放心了。

下面可怎么办呢?到了停车场,我打了个电话到公司,问了一下情况,得知,她们可以进去,如补卡的话,要交钱;否则,每次只要到入口处办一下手续就行了,免费。我成竹在胸,想了想,就决定了下面该怎么做了。

我让两个丫头拿着包下去,告诉她们怎么办。并说:我从员工入口处进去上班了,你们自已到大门口去办理。她们两个一听,惊讶地张大嘴巴,不相信地说:你不帮我们办好?我镇静地跟她们说:你们自已处理。你们办跟我办是一样的,只要你们的信息还在,就能进来。不懂的话,就问咨询处;有事,再给我打电话。不要因为我在这儿工作就找我。说完,我就走了,走的时候,看到她们嘴巴还张得大大的,眼睛瞪得圆圆的。

不是一直想给她们锻炼机会吗?现在终于有了,没敢回头看他们,狠一下心走了。

上班的时候,我一直心里挂着她们,不知她们进来没有。过了半个小时,给她们打手机,没人接,但我坚信,她们一定会进来的,不管花多少时间。但唯一的问题是,我不希望她们花钱补卡,因为没有那个必要。不知道她们有没有傻到那个份上。

中午时,她们给我打来了电话,原来她们早已进来了,现在玩了一大圈后,准备到我这儿吃中午饭。

因为公司中午员工烧烤聚餐,所以,我就把她们接了过来。两个人看到我,高高兴兴地,傻头傻脑地扑了过来,一扫了昨晚和今早的担心和忧愁。当问起,有没有付钱换新的卡时,她们的回答把我笑坏了:原来她们想要新卡,但不想付钱。以为是银行啊,卡丢了随便换。不错,还算聪明。

中午,每人一个大大的牛肉汉堡包,一个热狗,一盘沙拉,一包薯片,一罐饮料,吃得两个人肚子圆圆的。想在我办公室里休息,被我赶了出去,不管她们怎么求我:我们不吵不闹的………我还是把她们打发到水上乐园去玩。

今年的暑假,除了一本接一本地让他们读书,可是彻底地放她们玩了。因为她们正在长身体,绝对应该放松游玩。并且,希望她们在这个惊险刺激的到处“鬼哭狼嚎”的园子里能锻炼出真正的胆量。没有胆量的胆小鬼或者是遇事只知退缩的怯懦者,在北美是永远无法有生存适应能力的。

快到下班时,我打了个电话给她们,安安告诉我,我女儿在水上乐园的躺椅上睡着了。她们下午将水上乐园的项目又整个玩了一遍。我只得催她们回来。因为一会儿下班高逢期,开车就难了。

大约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正当我等得着急的时候,安安却给我打来了电话,原来,她们在回来的路上,玩了个游戏,赢了个巨大无比的泰的熊,让我帮她们拿一下。我一听,二话不说地又挡了回去:两个人自已拿回来!不管女儿在那一头向我解释有多大,我还是坚持她们拿到门口,我再到门口接她们。

当到了门口,看到她们时,我一下子傻眼了:我的老天,这是多大的泰的熊啊。紫色,头部极大,成一个大圆球,身子也极大,成另一个大圆球。身子也很长。放在地上坐着,都比我高。再抓起来抬一下,也很重。我的天。两个人怎么抬过来的?我一下子,猛地笑了起来。这个时候,正好看到我们的部门经理也来接他儿子,他一看,也跟着我一起,前仰后附地笑了半天。这太滑稽了:两个小女孩子,加上这么个庞然大物,里面填得结结实实,怎么拿也无法拿好的大泰的熊。旁边所有看到的人都笑了。

不能挡着门,所以,我就和两个小丫头一起,将这个泰的熊往我车边抬。我在前面扯着耳朵,再托着头,两个小丫头在后面,一人抱一条腿。中间时,有点滑,我们停下来一会,再抬起它往前面走。

在巨大的停车场上,人和泰的熊一样,都显得渺小了很多。抬到我的车旁,我将车后箱打开了,当我们几个试着抬起来想放进车后箱时,我才发现,太小看它了,简直根本放不下一个头。当我再将腿先放进去时,那就更好笑了。好象它站在我的车上,两只手趴在我的车后箱盖上向众车子招手呢。没办法,只能拿下来,看前面能不能放了。

我放倒了前坐,几个人一起,想把它放进去,发现,头进了,身子就进不了;再从后面,想塞进去,门更小。我们抬着它,在前门,后门,车后箱,轮留着,反复地试了半个小时,最后,不得不放弃了,因为三个字:不可能。我的车可是个大车啊。

没有办法,站在停车场,忽然看到游乐场专车。我想着,只有这个办法了,立刻带着她们,抬着泰的熊就往那儿赶,因为我知道,如果赶不上这趟车,就要等一个小时。并且,这个车子到市内,离我们家不远了,我可以到那儿去接她们。我们一边抬,一边跑,好不容易到了车前,车上车下,司机全笑了。我也是哭笑不得,把泰的熊抬了上去。别人赶快让坐,我们将泰的熊搬上坐,它一个家伙坐两个位置还不老实,歪歪倒倒无法安宁。这时,司机让我出票,一摸包,我才想起来,我的票在另一个小包里,一问车上还不卖票,一下子我就急了,站在中间问谁能卖票给我们,一个女孩子响应了,我就拿钱向她买票。但十元钱她不能找,就在我们扯皮时,司机催着开车了。我没办法,只能让两个丫头自已买,我得下车了,因为我还要开车到地铁站接她们。临下车前,我从包里捣出一把零钱,就塞给女儿,让她路上花。我知道没多少钱,可能加起来不到二元,但加上她手里的十元,应该是够回到家的了。

看着她们的车子离开,我急匆匆地向我的车子走去。看来还是平常缺乏锻炼,刚才半个多小时的塞泰的熊运动,把我折腾得精疲力竭。

当我发动车子,开上路,一边开,一边想着她们时,才突然想起:我也不能在地铁站接她们啊,接上她们,我的车子也装不了那个泰的熊,我怎么那么笨呢,怎么刚才就没想起那事呢?给司机一催就滚下车了,连个前因后果都没想清楚。还是女人啊。

他们的车子就在我前面不远。看着后面没车,我一打左转灯,就开上了左道,跟她们平行了。我看到了巨大的泰的熊,和两边它手下面的两个小丫头,正好红灯,我打开车窗,热烈地呼唤,但怎赖车窗关着,只有上面还露着,好不容易女儿听到了,正转过身子,又绿灯了,我不得不前行。再到下一个路口,我又继续呼唤,还是不行。想着安全重要,我只能看着她们先走了。

突然想起,安安的手机,不知是在身上,还是在我后箱的包里,我找了个路口拐了进去,停了下来。打开后箱,对着她的包就打了起来,当我听到她的手机声传来后,我就不抱希望了。一时觉得好累好累。

不行,我得要赶着去接她们,我立刻在路上来了个转弯,就又上了路。为了镇定自已,我一边开车,一边放上了我最喜爱的非洲音乐。具有荒野原始生命力的音乐,让我得到了舒缓,也让我增加了忧愁。我开始担心她们,这就是我所想到的锻炼噢,让两个小丫头抬着这么个巨型的泰的熊,这叫什么事啊,让我们三个人抬起来都吃力呀。红灯时,我失神地看着前方,我又想起来了:为什么我要开车回家,我可以跟她们一起坐车回家。让她们两个人迷失在路上,她们怎么解决,并且还要对付着这么个巨物。

我开始责怪自已,埋怨自已。从她们打电话告诉我获得这个大奖时,我就开始错了,以为是个小不点;以后,一步步地错,最后,将她们和泰的熊都扔在了车上,还理论为:锻炼。这不光有我的孩子,还有别人的孩子。我的孩子可以吃苦,别人的孩子可吃不得苦的啊。我的老天,我这做的是什么事?!

快开到家时,我的手机响了,一接,是女儿打来的,告诉我:这趟车不到我说的地铁站,要到芬治地铁站了,我立刻来了生机,告诉她,我不能在地铁站接她们,因为一样的,我的车不了泰的熊,两个人一定要坐上车回来。女儿说:她已知道了。我问女儿行不行,女儿说:行!我问她能不能找到家时,她说:应该没问题。可能是二个人第一次独自找家,话里面充满迎接挑战的自豪。我一下子心安了。我还真不知道游乐场门口还有那么多专车,但到芬治地铁站也没问题,一样地到了市内,很容易转地铁和公共汽车到家。

我一下子松了一口气,稳稳地把车往家开了。这个时候,最大的担心是她们怎么搬得动那个泰的熊,因为游乐场专车离地铁还有很长的距离,要上下楼,转几个弯。并且,她们还得再转三次地铁,再转一次汽车才能到家的斜对面。

今天也真是没事找事,想着安安的妈妈是北方人,我就提出今晚在我们家,我来烙北方肉饼,说实在的,也就是看别人做过。并且,约着另一个好朋友前来吃饼,因为他也是北方人。

到了楼下,朋友已等在那儿,手上拎着让他买来做肉饼的肉碎。他奇怪地发现怎么就我一个人回来了。我喘着气打开后车箱,让他帮我把两个小丫头的包拿着,一边解释一边向楼上走去。

到了楼上时,看见安安的妈妈正蹲在我的门口。一看,也吓了一跳,我说进门说。到了家,我告诉她前因后果,并告诉她:没问题,她们已在地铁站了,只是几个转弯就到家了,接也没用,说不定她们就到了,只是那泰的熊实在太大。不管我怎么解释,但两个人就象我刚听说时一样,根本不相信有多大。

我坐了下来,跟他们一边聊着天,一边想着做晚饭。发现朋友买的是牛肉碎,根本没法做饼,再看看自已,也实在累得够呛,就改口做饭了。

我一边忙着,一边跟安安的妈妈聊着。聊着,聊着,突然发现,好象不那么对劲。我的天,还是要个人接,那东西太大了,我怎么又开始错了,应该一开始回家就让他们去地铁站接。想到这些,我就开始发毛。

安安的妈妈说是不是先查一下网,看看线路,那辆游乐场专车到芬治地铁站的具体地点。

米已经下锅了,我就打开了电脑。

一查,我一下子就傻眼了。这辆车并不是到芬治地铁站,女儿没说清楚,我也没听清楚,而是在那个一城市,但有公车到芬治地铁站。我的天,我的天。我开始心慌气短,安安的妈妈也开始脸色发白。我的朋友说:我的女儿不是从芬治地铁站打来电话吗,应该没问题。并且车跟车都是接着的,丢不掉的。

我知道,我的女儿是要从那个城市转车去芬治地铁站,而不是到了,所以,从那个城市打来电话特地告诉我。我算了一下,如果这样转的话,至少要一个半小时才能到家。

这个时候,也无心做饭了,所有的事情就是要把她们接回来。

天已经快黑了,我还极少有天黑时不知道女儿去向的。想着她们两个小丫头抬着个大泰的熊在城市之间转悠,从来没有独立行走过,我就把自已抱怨得如同跟自已有深仇大恨似的。我祥林嫂似地向安安的妈妈说:我怎么干出这种事情来的,我怎么让她们两个人自已走的,我不能跟她们一起坐车回来吗,为什么一定要开上自已的车?我怎么每步都错的,步步都跟不上………那泰的熊实在太大了。

安安的妈妈也比我好不了,失神地坐在黑暗中。一会儿安慰我,一会儿又发愣。这个时候,我不得不命令我的朋友到车站等着,因为那泰的熊实在太大了。朋友傻愣傻愣地,说到站了也就到家了。唉,他们没一个人知道那泰的熊有多大。

朋友没办法,拿着个杂志出门了。我跟安安的妈妈坐在黑暗中,还是不对劲。我跟安安的妈妈说:我们一定要去地铁站,沿路找。她们搬着着巨型熊,应该不会走丢了。

我们拎着包就出门了。天已经黑了。从最后一眼见到我的女儿和她同学已经2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心急如焚。

在路上,我们看到我的朋友,正坐在公车站的长凳上看杂志,我一看,就气不打一处来。我说,要在斜对面的车站等。他问我们去干什么,我们说要去地铁站,他说没有用的,倒是要个人在家里接电话。我看着他罗罗嗦嗦就烦得不行,最后,我让安安的妈妈去地铁站,让他去斜对面的车站等,我回家等。

我也陪着他到了斜对面,等着一辆辆过来的车,巴望着上面下来的人。一辆辆过去了,我越来越失望了,离我所想的时间快接近了,她们还没到。不行,这儿只要有一个人就行了,我得回家等。

我跨过马路想往家里走。这个时候,我的头已完全发麻,有点失去知觉。我觉得我的两条腿在风中,有如罗圈似的,开始两腿向外翻几圈,再向内翻几圈。天,我的精神已承受不住这种荒唐的锻炼了。我想到了911紧急呼救电话,这个时候,我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我要寻求帮助,我必须寻求加拿大政府的帮助,我要知道她们在哪儿,抬着那泰的熊在哪儿奔跑。我必须结束这锻炼,只要她们在我的身旁。

站在电梯口,不知等了多久,才发现,我还在电梯门口。不记得是忘了按电梯的按钮,还是电梯上下了几次我没有进去。等回过神来,赶快往家走。

到了家,先打了个电话给安安的妈妈,这时,她已在地铁站了。我问她要不要打911,她告诉我:可能不要,因为她问了好多人,包括小店的,个个都说看到她们两个人了,就在十几分钟前,她们现在一定正在坐往回家的车的路上。

我一听,心安了一点,拎起包,就下了楼。我要去车站接她们,我要看着她们两个小丫头平安回家。这两个可怜的小宝贝,一路上一定受了不少苦。

当我到了楼下,过马路时,我看到了他们,也正在另一条线上过马路,我立刻倒转头回头走去。在对面路口,她们看到了我,热烈地向我招手,我也高兴地向她们挥手。她们一前一后地走着,我的朋友抱着个大泰的熊走在她们中间。我的天,我的朋友很高的个子,这个泰的熊比我的朋友还高一个头,我的朋友两手还抱不过来。跟泰的熊比起来,他再健壮,还不是对手。

女儿他们跨过马路到我这儿时,女儿甩着我刚跟她剪的“五四”头或“大寨”女青年头,雄赳赳,气昂昂地憋足气,用她学了两年的空手道手指着我说:你的过错! 巨大的失落和失而复得;不断的挫折,加劫后余生;再加上两个小丫头和这巨型的泰的熊,想着她们三个小时内怎么倒了五趟车,与之搏斗,并且尝试着从来没有过的自已找回家的路。我一下子放松地狂笑起来,无法抑制地发声狂笑。

那天,如果,在跨越大多伦多市,滑稽地抬着个大泰的熊倒来倒去的,是我的女儿和她的同学;那在马路上,在电梯里,在家里,持续两个小时不能停止的狂笑地,就是我—她的妈妈,聪明女儿,漂亮女儿的疯狂的荒诞不经的妈妈。我的天!

回家后,就打了个电话给安安的妈妈,她高兴地说:她就知道她们丢不掉的,因为个个都说她们太明显了。

是啊,太明显了,太明显了,我就知道她们两个人丢不掉。并且,我坚信,在这儿长大的孩子,最大的特色就是有自已的独立思考和独立判断能力。从她们中间打回来时电话里极具挑战和冒险精神的口气,我可以感觉到。我相信她们,相信她和她的同学一起,一定能找回家,一定能找回她们的妈妈。因为在她们的心中,就是一个信念---回家。

安安的妈妈也受了刺激,在回到家时,看到快及天花板的泰的熊时,她跟我的朋友一样,惊呆了:我的天,这么大的泰的熊!

太明显了,这么大的泰的熊………成了她不断重复的话语;我说是这么大的泰的熊,你们不信,成了我的不停地唠叨……….我在傻笑,她也在傻笑,但我们都放心了:我们的女儿都回家了,搬着个这么大的泰的熊。

我们一边做着饭,一边问她们具体情况。她们说:她们一路上都让人轰笑,连地铁站的广播员都向所有乘客说:两个小女孩子应该给泰的熊补一张票,全车的人都笑了。因为大家都看见了,这是跨越全城的笑料。

到这个时候,才发现,我煮饭时忘掉盖盖子,饭已熟了,是夹生饭。我给他们盛好,又继续把家底全掏出来,一个菜一个菜地上。

等我坐下来的时候,发现:两个小丫头并没有吃什么,她们说:她们太累了,不想吃。不过,她们刚回来时,已将我给她们的一个七磅重的半个西瓜吃完了。真是可怜的孩子,累得吃不了了。

我们不断地问她们具体情况,她们不断地回答。她们这次,将大多伦多从西跨到东,从游乐场专车转效区车到多伦多,再从多伦多地铁站再向南下,坐过了站,又倒回北上,再下来,转东行的地铁,再从地铁站坐多伦多公车回家,行程三个多小时。如果没有泰的熊,这么复杂的路线也够她们折腾的。

我让她们给我示范着她们怎么抬泰的熊时,她们一个在前面抬头,一个在后面,夹着两条腿;或者,一个抬头,一个用肩抗着腿。两个人被熊挡得还互相看不见。看着她们的滑稽动作,把我们乐得捧腹大笑,太可笑了,太不可思议了,这两个小丫头。

晚上时,两个小女孩子太累了,一步都走不动,就还在我们家住,安安妈妈先回家了。

当女儿坐在沙发上时,我搂着她。她跟我说:妈妈,我吃不下饭,明天,能不能跟我做一些菜粥,就象我小时候生病的时候,你跟我做的饭一样。我听后,搂着她,一边笑,一边泪如泉涌:瞧,我把我的孩子给累的,象生病一样累。

晚上睡觉时,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但很不安宁;一个晚上,梦不断涌现。

我想起了朋友要转租她的房子给我,我很奇怪,我有房子,为什么又要租她的,我付不起两套房子的房租。我打开新租的房子,有三个卧室,太多了,为什么我要租那么多卧室的房子。我打开门,怎么有一间屋就是没有人,这个卧室是干什么用的。我回到我原来租的房子,大楼管理员已换了,正在楼下扫地。我不知道,何去何从。

我梦到了我那刚生下来的小婴儿,我喜欢捧着她站在阳光下面,看着她睡着后的小眼睛在光线下,也能感觉到阳光的刺激,紧闭着,那眼下的深深的,稚嫩的纹路。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这小小的婴儿,这可怜的宝贝,她长大了以后,能否遭遇风雨?

我梦见我躺在床上,女儿坐在我的床边,摸着我的肚子。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要回到我的肚子里,因为那里温暖。

我还梦见我在挑热乎乎的面包,在两个筐子之间转来转去。为什么我挑了那个便宜的,而不挑那个贵的,为什么我也不让她们吃个饱?

大多时候,我在笑,我总是不断想起,两个小女孩,滑稽地抬着个大泰的熊,一前一后地不停地变换着姿势。我在笑,不停地笑,直到笑醒。

今天,一定是个阴天,天空正在下雨。楼下我的车,在雨水的冲洗下,一定被洗得很干静。

我还正从梦中醒来,还在笑。但我要起来,我要去上班,现在一定不早了。

可能我在梦中笑得太历害了,我抹了抹眼角,我摸到了,我的眼角还残留着两颗正要滴落的泪珠。

我的宝贝,我的女儿,我为你心痛,我也为你自豪!

[ Last edited by 小脚板 on 2006-2-3 at 08:58 PM ]

顶部
枫雨




UID 4
精华 31
积分 635
帖子 39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10-2 03:0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小脚板问一哈,这个是否纪实?






流过的是岁月,不动的是心情。
顶部
小脚板




UID 66
精华 11
积分 369
帖子 3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8
发表于 2005-10-2 05:0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枫雨,我的宝贝

字字是真。现在想来都心痛。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5-10-2 05:3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要是纪实真事的话,

别放小说园里。俺搬到子女教育园去吧。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小脚板




UID 66
精华 11
积分 369
帖子 3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8
发表于 2005-10-2 06:12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翠花姐是搬运工

因为找了个修理工。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5-10-4 09:33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这篇写得很生动,很形象,就像看见两个女孩抗着巨大的熊。

如果作为书稿来要求,俺提几条建议。考虑到读者将以国内人民为主,对海外情况不甚了解,作者应该在如下方面多注意:

1,一些具体信息需交待清楚些。比如地点,开头就应点明是在多伦多,并在适当的地方介绍一下这个城市的规模和公交系统。还有干脆说明因为家长在那里工作,所以有年票,不然有点搞不清其中关系。

2,孩子的年龄应该说明。涉及孩子教育的文章,关注点与孩子的年龄有很大关系,教育方法也很不相同。如果俩女孩才七八岁,就不应该让她们自己回家,但如果已经十多岁,就可以让她们锻炼。但全文似乎都没提到孩子们多大了。

3,家长希望找机会锻炼孩子的理念,应该在开头就强调一下,因此才有让她们自己办理票、不去接她们等举动。不然因果关系不太明确。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小脚板




UID 66
精华 11
积分 369
帖子 3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8
发表于 2005-10-4 05:5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所言极是

当时在网上,就是写个朦胧。现在一定好好改改。
谢谢!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6-2-1 07:57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小脚板,你这篇妙文赶紧修改一哈呀。

故事情节文章结构都不错,只需按上面偶建议的加些说明即可。

另外还有点小建议:

1,数字要写成汉字,比如“10几分钟”啥的,需改一哈。

2,有不少英文词,也应写成中文,或者采用括号译文,不然祖国人民不懂。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小脚板




UID 66
精华 11
积分 369
帖子 3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8
发表于 2006-2-3 07:0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楼兰,我来了

这忙年忙得,今晚交稿。一定遵命!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6-2-3 08:3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脚板 at 2006-2-3 09:03 PM:
这忙年忙得,今晚交稿。一定遵命!

正想着要到哪儿去挠小脚板呢。

有照片吗?贡献几张,孩子与大狗熊啥的。可以贴到村里去。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小脚板




UID 66
精华 11
积分 369
帖子 3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8
发表于 2006-2-3 08:5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嘿嘿

又改了一遍。我让女儿同学发一张照片过来。现在熊在她家。
谢谢!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6-2-3 09:1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脚板 at 2006-2-3 10:59 PM:
又改了一遍。我让女儿同学发一张照片过来。现在熊在她家。
谢谢!

光是熊不行啊,要有那俩孩子。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6-2-9 06:5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我就更想把这种它付诸实施了。——这句有点问题。

〉〉所以,暑假让他们在游乐场尽情地玩就成了我们锻炼计划之一了。——最后的“了”可以不要。

〉〉那个时候,安安已经在我们家住了两天了,两个小丫头玩得不亦乐乎;前一个晚上,催她们赶快睡觉,因为明天一大早,又要去游乐场了。——这里的两个“了”都可以去掉。

你的文章整体来说挺流畅,但比较口语化,作为书面文章的话,很多“了”、“的”等虚词可以省略。你自己可以再通读一下,尽量将可有可无的虚词精简。

照片搞好了没?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1-17 07:09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