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凡 草:白面馍馍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fancao





UID 100
精华 24
积分 2067
帖子 185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6-1
发表于 2005-10-18 09:22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凡 草:白面馍馍

白面馍馍
凡 草

   
       麦子终于收完了,犁翻麦茬又种上了秋庄稼,忙乱了几个月,人仰马翻,总算松了一口气。村头的饭场上,歇晌吃饭的时候长了,说笑的人也多了。
        两颗大枣树枝繁叶茂,指头大的嫩枣遍布枝头,遮下一大片阴凉,习习微风赶走了烈日酷暑的燥热。刚到晌午,大丈夫小伙子们就已经端着饭碗聚集起来,一个个半敞着胸襟,半卷着裤腿,踢拉着一对家做布鞋。脚后跟一蹬,退下一只鞋子当垫子,一屁股坐下来,边吃边聊天。


         “看看,陈家兄弟来了,又吃白面馍馍了!”
        众目睽睽之下,老陈家俩兄弟来到了。老大梳着个小分头,穿着一身城里式样的学生装,胸兜里还露出个钢笔头,大热的天居然穿了一双翻毛皮鞋。老二倒是一身乡下人的装扮,土气十足,看着反而比老大老相。
        不过,真正招人眼的还是他们手里的白面馍馍,不知有多少羡慕的眼光盯上来,尤其是那些放牛娃们,恨不能从眼睛看到肚子里去。那馍馍真够大,一个就有半尺见方。老大用根两尺多长的秫桔一串穿了四五个,炫耀似地擎在手里。另一只手端着个大海碗,盛着蒸锅里熬出来的冬瓜汤,上面还漂着几颗油星。老二就没这么张狂,馍馍盛在秫桔编成的笊篱里,旁边放一小碗辣椒酱豆子。
         喝着杂面糊糊度过了几个月的春荒,用刚下场的新麦做成的馍馍,白白胖胖松松软软,闻着一股扑鼻的清香,吃着有一种形容不出来的鲜甜。可是,只有存有余粮的人家,或者是逢年过节有亲朋来往的时候,才舍得吃这样纯白面的馍馍,平时吃的都是剩不下多少麸子的全麦面,又黑又粗,难怪这样的白面馍馍招惹人了。

         这几天,老大可是个新闻人物。那几年饿死人的时候,他娘带着老二陪伴他生病的老爹,让年轻力壮的老大跟着邻居外出逃荒。他整天东游西逛,不干正事,做了个倒换破烂的买卖。这么多年来手里攒了几个钱,明知道家里有困难,全靠老二养活守寡的娘,却从来也没往家寄过,连信都很少来。前几天却突然回来了,生病的老娘一高兴精神也好了,天天给他做好吃的,生怕他又跑出去浪荡。

         没等他们坐下,就有人和他们唠了起来。“老大,这次回来就不走了?”

         “不走了,不走了。俺娘老了,俺还是守着她过庄稼人的日子好。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也。”

         听着老大半文不白的胡诌,大家伙就想笑,自然有人接口逗他:

         “老大,就冲你这身打扮也不像个庄稼人。”

         老大得意地把脚上那双皮鞋亮了出来,学着舞台上的姿势拿捏着走了两圈,“信不信,也就是俩馍馍的价钱。”

         村里人早就听说,他做生意不走正道,连讨带偷,又诈又骗。他自己也不避嫌,可着嘴瞎吹,这双皮鞋的故事也不知说了多少遍,这会儿自然又有人掂出来损他。他倒换破烂路过一个村子,知道那家有个工人,家境比别人好些,就老在人家门口晃悠。见一双全新的劳保皮鞋晾在门口,大人又不在家,脑子一动,就坐下来吃馍馍。果然把那家孩子的馋虫勾了上来,俩馍馍加一把豆豆糖就把皮鞋给了他。

         “老大,你丧良心哪,人家也是下力气的人,一双皮鞋是容易来的?”

         “啥叫良心?这年头谁讲良心?俺不过骗点儿小吃喝,过日子罢了。想当年搞浮夸,那些撒了弥天大谎,骗下权势的人就有良心了?哼,自古以来,窃国者侯,窃针者诛。”

         老大不三不四地拖着京腔又掉了两句文,大伙想笑却都没笑出来。那几年,不光是老大的爹连病带饿去世了,这附近四乡里,谁家没有遭难的人?想起那些往事,听着老大这么大胆胡说八道,大家又惊又怕一时无语,大枣树下居然安静了下来。

         看见大家都被他震住了,老大更加得意,坐下来大块吃馍大口喝汤,一会儿几个馍馍就下了肚,再摇晃着脑袋吧哒着嘴,摆出一付余味无穷兴犹未尽的模样,真把那些啃着黑面馍或是喝着汤面条的人给气坏了!

         “老大,古人还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这么孝顺,咋没见你带个媳妇回来?”

        “就是,俩馍馍换双皮鞋,也换个媳妇来呀。”

        老大红了脸,气恨恨地说:“等俺换个来给你们瞧瞧。”


        老大可真有能耐,不知从哪儿来了俩朋友,不但给老大作媒,还顺带着给邻近几村的老光棍们说亲,说的是河对岸更穷苦地方的女子们。几个老光棍们每家给老大凑了点儿路费,他穿上皮鞋,刮了脸,没忘记在口袋里插上那支破钢笔,满面风光地去相亲,很快就把亲事订在了九月十五。

        到了那一天,沿线上临近的几个火车站都热闹起来,几个村子的人都欢欢乐乐去迎亲,家家都扑了个空,只有老大领着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回来了。新娘子二十出头,中等个儿圆乎脸,长的那个水灵,脸色就象是白面馍馍上点了红枣,人见人爱。俩人一路手拉着手儿走回来,一点也不害羞,惹得地里干活的人都跟着瞧稀罕。

        人还没进村,话先传了回来。老大已经是奔四十的人了,媒人替他瞒了十岁的年龄,让他和弟弟倒换着称呼,要大家千万别给穿了帮。这又是一件稀罕事,人人跟着老二后面叫老大,可是人人也都知道娶个媳妇有多么的艰难。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亲,谁又肯多事坏人家姻缘?虽然一村的人都去闹洞房,眼看着老大一口一声管老二叫哥,也没人把这兄弟俩的把戏给戳穿。

          不过,第二天就出了麻烦,那些没接着新娘的老光棍们打上了门,非要老大把新娘子交出来,他们人人都见了她的面,相过她的亲呀!老大不愧是见过市面的人,指点着他们那土头土脑的模样说: “相亲相亲,两相情愿才亲。人家姑娘看不上你们那模样,相过了也不能就成呀。”

        “那钱哪?”

        “钱是媒人给你们相亲的时候使用了,哪有托人作媒不花钱的?你们有气找他们去。”

        几个人面面相觑,那些媒人都是老大带去的,谁也不知他们姓甚名谁,哪儿找去?总算赖着老大,打发了一顿白面馍馍,灰头土脸地撤了军。


        新媳妇不知道有这么多名堂,快快乐乐地过了几天好日子。正是枣儿成熟的季节,满树的青枣脆,红枣甜,老婆婆哄着新媳妇开心,由着她吃,还连着作了好几顿的白面馍馍白面条儿。

       几天的新婚蜜日很快就到了头,又赶上秋收的时节,是个人就得下地干活,不挣工分吃什么?新媳妇倒也不是个怕干活的人,只是白面馍馍没了,改吃了杂面饼子糊涂汤,有些气不过,下了地就跟婶子大娘们诉委屈:“说亲时吹得天花乱坠,家里多有钱,穿得是皮鞋,吃的是白馍,还是个能说会道的文化人。把俺骗来了,连个饼子也吃不饱。”

       干活的人嘻嘻哈哈笑倒了一地,满地的棉桃也笑歪了嘴。大姑娘小媳妇一边拾棉花,一边说笑,言谈就像随风吐露的棉絮,有那嘴上不关风的叫错了人,老大老二换位的事也兜了出来。

       新媳妇听了直抱屈,回到家就叫老大给她娘家写信,拔出那支钢笔一看,光秃秃的连个笔尖也没有。老大找了个铅笔头,坑坑哧哧老半天也没写下两行字。新媳妇捂上被子哭了大半夜。


       吃饱吃不饱,生气归生气,日子还得照样过,媳妇一入冬就怀了孕。老婆婆喜欢得病也好了一半,天天念佛,求老天保佑生个男孩,给家里留个种苗。

       刚落头场雪,大枣树上的枣子变成了雪花。给老大做媒的朋友们又来了,老婆婆催着老大到公社买菜,老二去井里挑水,自己忙着给他们们蒸白面馍馍,要答谢他们给找了个好媳妇,能给家里传宗接代。老大媳妇说,和媒人们一起去给谁谁做个媒,一会儿就回来,可是等到吃饭的时候还不见人影。老大心里有鬼,一下就慌了神,急忙出去找,四下都没有踪影。全家人着了急,满村的人都出来帮忙,村头地脑全找遍了,附近四乡也都打听了,连水井里都用长竹竿搅和了半天,却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一点消息也没有。

       老婆婆满心高兴成了泡影,倒在床上起不来,逼着老大去找他的朋友。老大梗着脑袋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只有摇头叹气的份儿。老二又气又急,看着躺在床上的老母亲一天不如一天,跑到公安局去报了案。


       老二没想到,公安局正在找老大。他和那几个狐朋狗友都是坑蒙拐骗的高手,借着给人说亲诈骗钱财,把一个人同时说给好几家,收了钱交不出人是家常便饭。有时候,他们把嫁得不满意的女子勾引出来再卖另一家,更加丧尽良心的是,他们时常在拐卖妇女时,诱奸强奸了以后再交人。他们犯了好几桩案子,老大回老家本来就是躲风头。本想着有这么个好媳妇,干脆金盆洗手,改邪归正,好好过日子算了。没想到媳妇比他还厉害,居然把他给涮了,跟着骗钱的媒人跑得没了踪影。老大越想越气,肚子里的火不打一处来,在公安局里就蹦了起来,“打雁的让雁鵮了眼,兔子也吃窝边草!你们不够朋友,俺也不讲义气了!”一怒之下,就把他们的事情都抖落了出来。

       老大一坦白,暴露了他们的根据地,几经周折,居然有了线索。大雪纷飞,老婆婆和公安干警一起跑了上百里,才把媳妇给找到了。可是,这个案子还真难断,那一家也是花了个大价钱才娶了这么个漂亮媳妇,死活不肯放手。老婆婆跪在人家面前苦苦哀求说,媳妇怀的孩子是她家的种苗,几番周折,才算把媳妇给要了回来。可是大冬天的在来回路上和公安局里折腾了一阵子,媳妇病倒了,每天下红不止,白面馍馍般的娇颜变得枯萎蜡黄,和杂面饼子一个样,只好进了医院。这么前前后后地来回折腾,老大攒下的几个钱也全搭了进去。


       老大坦白从宽,关在看守所里等判决,带出信来给他娘,伙食太差吃不饱。老婆婆怎么也没想到娶个媳妇得到这么个结局,心疼儿子又盼望孙子,也顾不上春荒时节没粮食吃,打扫了囤底里剩下的麦子,蒸了几斤白面馍馍,医院看守所两头送。

       眼看大枣树就要发芽,来了一场倒春寒,刚发出的嫩芽被冻死在枝条上。一片冰雪世界里,老大的判决书下来了,发配去外地劳改,媳妇一着急,孩子小产了大人也没保住。老婆婆看着成了型的男胎,一头昏倒在地上,手里还攥着给媳妇拿来的白面馍馍。


原载  《文化与生活》总46期,2006年5月19日 此处有所改动。



(版权所有,想转载的朋友请先联系)

[ 本帖最后由 fancao 于 2007-8-25 02:41 PM 编辑 ]

顶部
666





UID 92
精华 27
积分 755
帖子 58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0
发表于 2005-10-18 11:47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馍馍吃的不是味,还没楼姐的好吃

顶部
fancao





UID 100
精华 24
积分 2067
帖子 185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6-1
发表于 2005-10-19 09:2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六兄是吃过这种馍馍的,所以知道它的滋味。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10-20 07:3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几几躲在屋里吃? 为什么不贴出去呢

顶部
shuken





UID 91
精华 15
积分 1321
帖子 122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0
发表于 2005-10-21 12:49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看完只是有点疑惑,他家哪来这么多白面做馍馍?

想起以前听来的故事,一个人为了显示自家有钱,每天出完饭,就用肥猪肉涂一涂嘴巴,出门跟别人说吃得油水如何足什么的。

顶部
fancao





UID 100
精华 24
积分 2067
帖子 185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6-1
发表于 2005-10-21 08:37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shuken at 2005-10-21 12:49 AM:
看完只是有点疑惑,他家哪来这么多白面做馍馍?

想起以前听来的故事,一个人为了显示自家有钱,每天出完饭,就用肥猪肉涂一涂嘴巴,出门跟别人说吃得油水如何足什么的。

书刊,
你看得不细。

开始时他们吃白面馍馍是老大刚回来,又是刚收完麦子时。他娘“天天给他做好吃的,生怕他又跑出去浪荡。”

后来是新媳妇刚进门,“快快乐乐地过了几天好日子,”以后就不行了,“馍馍没了,改吃了饼子,”

最后,媳妇住了医院,儿子关了看守所,老娘“心疼儿子又盼望孙子,打扫了囤底的麦子,蒸上了白面馍馍,医院看守所两头送。”麦子本来是要吃一年的,可是还没到春天就已经见底了,无奈呀。

当时的农民很少敢露富的,有钱也不敢说出来,只有老大是个变种,由他的经历造成的。

不知当时你下放的南方农民生活怎么样,是否好一些?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10-21 12:2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偶把凡草家藏的白面馍馍给偷出来了.

是篇不错的小说,人物很生动,把一个好吃懒做,坑蒙拐骗的土流氓形象勾画出来了.

顶部
fancao





UID 100
精华 24
积分 2067
帖子 185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6-1
发表于 2005-10-21 09:1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月月,
谢谢你,很高兴你喜欢。

这篇确实是按照小说来写的,只是算不算小说咱也不太明白。
咱只写自己心里想写的东西,也没有准备投稿,所以就藏在自己家里了。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23 02:06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