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





UID 624
精华 8
积分 292
帖子 19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10-18
发表于 2005-12-1 12:2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飘落

早晨五点整,小文坐在床沿呆呆的望着窗外,心里有点烦,这烂天气,还要去打工。有声音从隔壁传来,是她的爸爸,又听到她妈妈说了什么话,一会儿,脚步声走近。

门开了,小文的妈妈看看她,看看窗外,说,“雨很大,路上小心点啊,喝点热水再走。”小文轻声道,“知道了,快进去睡吧。”

看着妈妈关了门,小文站起来,心不甘情不愿的拖着步子,拿起包,伞,轻轻的把房门从身后关上。

这是小文到美国第二年,父母来美国第三年。他们存的一些积蓄都给小文读大学用得差不多了。这个暑假,她必须要打工,起码自己的书钱,和零用钱不问父母要了。小文只选了一堂课,是在晚上的,所以,白天都可以空出来。虽然以前在美国中部的学校餐厅里打过工,不过,那个不一样,很单纯,填了表就去了。刚回到纽约的时候,她真是不知道该去那里打工。

餐馆都要熟手,会带位的,会写菜单的,或者能送外卖的,要么就是打杂的,不过通常雇男性。报纸上最多的就是餐馆了,小文每天去好几家,但是都因为没什么经验而让她回家。还有一家是要她,可是要从早上7点做到晚上9点。小文一听就晕了,赶紧逃。一天跑下来,腿酸痛酸痛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回到家里继续在报纸上画圈,然后一个一个电话打过去。有经验的人也应该是从生手开始的呀,难道就没有给生手吃饭的地方?小文总是这么想,希望会有哪个老板会留下她,抑或是那种工作不需要太多经验。

在这以前,小文连家事都不怎么做,习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一切都打点的有头有尾,不需要她操心。并不知道为什么父母要选择来这异国,也许他们有他们的理由。这里语言不通,风俗不同,处处都透着陌生,心里有种没有依靠的恐慌,好像是踩在棉花上,不踏实的感觉。担心着会不会有一天一脚踩空,掉到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而那个地方,又是什么样子?有时候甚至是有种不能反抗的无奈。挣扎着,寻求一种摆脱,寻找一份踏实。时间久了,又变成一种麻木,一种刺也刺不痛的麻木。

国内的人总以为能去美国就会前途光明,是到了天堂。现在看来,那些话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不把自己丢进纽约,怎么会知道那种差距,不单单是贫富的差距,也有语言的,心里的,习惯的,精神上的。语言要学,生活习惯要适应,朋友要重新认识。那又是建立在已经有了母语,有了很习惯的生活,已经有了很多朋友的基础上的。小文经常有那种感觉,就是:身处异乡,前途茫茫。她一点也不觉得到美国来有什么好。小文住的地方很小,厨房和厕所还是和别人合用的,好像宿舍。半夜上厕所也不方便。晚上经过厨房的时候,一开灯,满桌子的小强,看到灯光,慌乱的到处乱窜。

美国到底是什么样子?鞋穿在自己脚上才知道合不合适。不管怎样,既然环境不能适应自己,就要自己去适应环境。比如现在,小文就坐在轰隆隆的地铁里,赶着去打工。有人说纽约使梦想成真。可她觉得它现实,现实的不容人多想,更加没有幻想。每个人都忙忙碌碌的为生活奔波,还会担心安全问题。报纸上总有被流弹打死人的报道,抢劫更是无以计数,而这类无头案通常都是没有下文的。

小文要去打工的这家在纽约市中心的公共汽车站。一个早餐店,卖咖啡面包。打工的人不需要很多经验,老板在面试小文的时候说,只要动作麻利就好了,不要什么经验。小文当时激动了半天,终于还是给她找到了打工的地方。工资是四块两毛五一小时。因为是卖早餐的,所以一大早,六点就会开门。

差十分钟六点的时候,小文到了店门口。车站里已经很热闹了,人群从她身边匆匆走过,他们匆匆忙忙要去哪里,为什么这么早就出门?家里还有些别人吗?还有些流浪的人,蜷成一团躲在破旧的衣服下面,他们又有些什么故事?买车票的亭子里,那个售票的女人,双眼无神的望着前面,她在那里一整晚了吗?清晨对于小文来说是一天的开始,对于她来说,是不是结束?

老板来了,带着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头发油光光的,梳得整整齐齐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他看到小文,对她点点头,麻利的开锁,把铁门拉开。老板应该是个亚裔,不过,他从来都和小文讲英文,所以小文并不知道他的国籍。这家早餐店很小,柜台和后面的一个小储藏室之间只能站两个人。小储藏室里有个很小的冰箱,放着黄油,奶酪,热狗,香肠之类的食品。还有一点点空间可以换衣服,放私人用品。小文很快的换上制服。是一件绿色的短袖衫,前面印着美丽的岛屿,和这家店的名字。

她刚刚换好衣服,老板就在催了,“快点,把热狗和香肠拿出去。”小文才把热狗和香肠放在烤炉上排好,那个日本男孩子就来了。他也是在这里打工的,负责从总店拿面包过来。他浑身都湿透了,头发一缕一缕的往下滴着水。老板骂了一句,“怎么这么晚?面包有没有弄湿掉?潮了卖不出去,你给我小心点。”小文很担心地看着他,他冲她笑了笑,没有理会老板。面包是放在一个大纸袋子里,因为下雨,外面又套了一个塑料袋。日本男孩把袋子丢给小文。小文的工作是把面包切开,涂上黄油,奶酪,然后用保鲜膜包好,摆在架子上。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小文不是不会切面包,是不会切得很快,就是老板说的,不是很麻利。头一天,老板就冲她翻白眼,骂她动作慢,生气地从她手里拿过面包,一边切一边骂,“看好了,这么切,两下就好,这么笨,我还做不做生意了。”小文咬咬嘴唇,不敢吱声。

刚拿来的面包软软的,香喷喷的,非常诱人,特别是对小文和那个日本男孩子。他们都还没吃早餐,闻到味道已经饥肠咕噜,口水直流。更不用说小文还拿着,切着,往上面涂着黄油,奶酪。他们是可以吃这里的面包的,不过,刚开门的那一,二个小时很忙,来买面包,咖啡的人特别多。特别是汽车进站的时候,他们可以说恨不得想多长几只手。这个时候老板总是骂骂咧咧的,一会骂那个男孩子咖啡撒出来,一会骂小文动作太慢。他自己动作是很麻利的,他的手飞舞着,快速地把一个一个糕点用保鲜膜包好,放到架子上去。

小文左手拿面包,右手拿刀,也想像老板那样飞舞,一着急,“啊~~”锋利的刀在她左手掌上切下,顿时一道长长的血印子,小文倒吸一口气。日本男孩子朝她看来,不敢停下手里的活儿。这是小文不知道第几次划破手了,她知道,老板又要骂得她狗血喷头了。果然,他大步朝小文走去。看了看她的手掌,白了她一眼,“没用的东西,到后面去。”他一边在储藏室的架子上翻创可贴,一边骂人。“笨!笨!哪里有你这么笨的,切自己啊,•#%%……,创可贴都要给你用完了。”小文吓得不敢抬头,委屈得看着自己流着血的手掌。切口好像不是特别深的,有一种灼烧的疼痛。

创可贴贴好了,小文重新站在柜台前的时候,队已经排得很长了。很显然,那个日本男孩子已经招架不住了。老板这时候过来,把他们推开,他又飞舞着双手,一会就把顾客都打发了。小文叹了口气。原来做什么工作都是要有经验的。感叹之余,小文也是蛮感谢这个老板的,她这么笨笨的,也雇了她,还教她。他虽然说脾气坏了一点,性子急了一点,不过,也让小文学到了不少经验。

稍微空闲一点的时候,那个日本男孩子走过来和小文说话。

“我昨天没有回家。”他坐在一个木框子上,看着小文。因为店小,没有凳子。有时候忙起来,会从六点一直站到十一点。小文靠在墙上,弯曲着有点僵硬麻木的腿。希望能有五分钟没客人来。

“为什么?”小文看看他,他好像是穿着昨天的衣服。

男孩子伸了个懒腰,凑近小文说“我不想,就在地铁里过了一夜。”小文问到一股酒味道,皱了皱眉。

小文平常并没有时间和他聊天,只是知道他是日本人。说得最多的就是,对不起,让一下,谢谢。其他的,连他住哪里也不清楚。

这时,来了个买咖啡的客人,那个日本男孩子走过去,从小文身边经过的时候,他的胳膊无意中碰了一下小文的胳膊。小文吃了一惊,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想要撸去那点不自然。或许,他是无意的。

又有一班车进站了,人群一下子涌出来,很多人在小店门前驻足。有的停了一下继续赶路,有的抬头看看架子上的面包,有的大声吆喝起来,“咖啡,加奶精,不要糖。”老板不知道去了哪里,剩下小文和那个日本男孩子开始手忙脚乱起来。他们在咖啡机和收银机之间奔走,那个日本男孩子的胳膊总是有意无意的碰小文的一下,因为太忙,小文也顾不上想什么,而且,地方这么小,碰一下很正常。等停下来,小文又开始觉得不自然起来。

姑且不说对日本有什么情结,是小文对这个日本男孩子没有一点好感。其实他还挺英俊的,高高大大的,很结实的样子,给人的第一印象很好的。可是,到后来,小文发现他很邋遢,不像老板每天都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的,香喷喷的。他总是穿那几件短袖衫,头发乱七八糟的。可能是一个人住吧。几乎每天早上都迟到,有时候上厕所会很长时间才回来,老板骂他不止一次,他只是厚着脸皮笑笑,也不解释什么,天晓得他跑到哪里去了。有时候小文会闻到浓浓的烟味,估计是偷偷得跑出去抽烟。

最近这个日本男孩子没事儿就看看小文,无意的或是故意的碰碰她。让小文特别不舒服。有几次还特别离谱,抢着和小文倒咖啡,就是为了能够挨着她,然后冲她笑笑。小文有点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能够做的就是说一声对不起,然后就躲得远远的。

小文不喜欢这样不明不白的碰触,甚至有点厌恶。她尽量的离他远远的,也尽量的不和他说话。十一点,小文下班了。和老板打了声招呼,从架子上拿了一个面包,匆匆的离开了那家早餐店,溶进了赶地铁的人群里。小文狼吞虎咽的吃着面包,也不知道是黄油的,还是奶酪的;也不知道是早餐,还是午餐。这时候赶地铁的人不多,她可以找到位子坐下,活动活动酸痛的腿,累得没有一点思想。

外面的雨一定已经停了,上车的人雨伞都是干的。出地铁站的时候,小文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想把一早上的疲惫吐出去,很想提起精神,不过,她还是有点累。虽然雨已经停了,街道上还是潮潮的。天也阴沉沉的,云压得低低的,好像在酝酿另一场大雨。马路上照样是车水马龙的,轮胎的印子重重叠叠,一直延伸到转弯处。纽约,在这个时候已经热闹起来。快到午饭的时间,各种食品店里散发出诱人的香味,飘进每个路人的鼻子里。

小文走到一家中餐馆门口,门口的电线杆下面锁了几辆自行车,破旧的不成样子,坐垫外面的那层皮已经裂开,呲牙咧嘴的看着小文,里面的海绵露出一块来,象是口水。小文吸了吸鼻子,走进餐馆。因为朋友介绍,小文还在离学校很近的这家中餐馆打工。是一家小小的外卖店,拥拥挤挤得排了六张桌子,算是堂吃。因为在学校附近,来吃饭的通常都是学生。

餐馆刚刚开门,伙计和炒菜的师傅在厨房里忙碌着。小文叫了一声,“老板,我来了啊。”老板,就是那个炒菜的师傅,从窗口探出头来,“小文啊,嗯。”他的脑袋又伸回去。小文坐在柜台后面,茫然的望着门口,行人走来走去,不同的肤色,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方向。小文突然觉得,也许会有个人进来,是她认识的,可以和她说说话,她忙了一个早上,心里闷闷的。依旧,行人还是走来走去,没有人进来。

12点以后,客人渐渐得多起来,小文也忙碌起来,她觉得她的脑子和她的腿已经分开了。她的双腿酸痛,一直给脑子传达着休息的信息,可是她的脑子一直在发送着行走的信息。双方僵持着,时间一点一点从中流走。2点以后,小文终于可以坐在柜台后面喘口气。老板嘴里咬了一根牙签走出来。“小文,这是你上个礼拜的工资。”小文接过钱放进包里。这样的忙碌就是为了这,也许会用来买书,也许会用来买衣物。她离开餐馆的时候是4点钟。

坐在教室里,小文全身上下,就只有脑子还能用。晚上,坐在回家的地铁里,连脑子都累了。她真得累了,一整天跑下来,累得不愿意多说一句话。小文知道,这样的辛苦是暂时的,等她毕了业,应该是可以找到一份正常的工作。她突然觉得自己像一片没有根的浮萍,或是飞扬的蒲公英,到处飘着,那么努力的生活着,努力的找工作让自己读书,努力的要过好日子。

人总是向往着过好日子,也许是人的一种本能的追求。如果可以,人还是会选择舒服悠闲自在的日子。谁愿意天天早上5点出门,晚上10点回家的呢。小文就是这么想的,她现在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过个好日子,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异乡。如今她在美国飘着,或许就会落下来生了根,或许继续飘,不管在哪里,只要心里存着梦,揣着理想,一切疲惫过后都可以重新开始。她可以把一切对故乡的思念植在异乡的泥土里,让那些梦想重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小文从列车窗口朝外看去,深蓝色的夜空里星光点点,月光柔和的照下来。纽约,进入了另一种痴醉。马路上的人群比白天更加熙熙攘攘,夜晚并没有带给纽约片刻的宁静。在那些楼房里,灯光交错,人的影子重叠着,变化着形状,五光十色的霓虹灯让纽约变得妖娆艳丽。在那些灯光下,是不是也有人和小文一样,为了过个好日子在奔波着,为了不同的梦,不同的理想在和疲惫奋斗着。小文希望会有那么一天,她不会再感到恐慌,不再挣扎,踏踏实实的过个好日子。

顶部
微笑





UID 624
精华 8
积分 292
帖子 19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10-18
发表于 2005-12-1 12:3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俺第一次码这么多字。准备好了挨砖。:)

顶部
方汀




UID 49
精华 20
积分 667
帖子 5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5
发表于 2005-12-1 01:28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写得好

顶部
微笑





UID 624
精华 8
积分 292
帖子 19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10-18
发表于 2005-12-1 01:4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鼓励。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方汀 at 2005-12-1 15:28:
写得好


顶部
八月




UID 173
精华 30
积分 1295
帖子 114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7-7
来自 美国
发表于 2005-12-1 02:0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送你一束鲜花。

写得真不错,这回不是蹦出来的了吧?

就一个小小的意见,标题也许可以改改,整篇文字写得平实流畅,标题也换个同样风格的吧。现在这标题稍微虚了点。

顶部
微笑





UID 624
精华 8
积分 292
帖子 19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10-18
发表于 2005-12-1 02:3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嘻嘻,鲜花收下了,谢谢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八月 at 2005-12-1 16:05:
送你一束鲜花。

写得真不错,这回不是蹦出来的了吧?

就一个小小的意见,标题也许可以改改,整篇文字写得平实流畅,标题也换个同样风格的吧。现在这标题稍微虚了点。

这要再蹦出来,除非俺住南极。

俺就想表达个飘忽不定的心情。您就允了俺吧,呵呵。

其实,本来是想写个长故事,这是抽出来其中的一段。其他部分还在修改。

顶部
八月




UID 173
精华 30
积分 1295
帖子 114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7-7
来自 美国
发表于 2005-12-1 02:4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微笑 at 2005-12-1 02:30 PM:

这要再蹦出来,除非俺住南极。

俺就想表达个飘忽不定的心情。您就允了俺吧,呵呵。

其实,本来是想写个长故事,这是抽出来其中的一段。其他部分还在修改。

嘿嘿,我本来想问你是不是改住火星上了。

哦,这只是个引子啊,太好了!等着看更多的。等你全写好了我送你一个花园。

你那个飘忽不定的心情表达得很充分。想起啥名字你随便,我不过是那么一说。

顺便问问,小文是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子吧?

顶部
微笑





UID 624
精华 8
积分 292
帖子 19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10-18
发表于 2005-12-1 02:4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耶?为何长发飘飘啊?

她是俺的女主角之一,短头发的哦。八月喜欢长发飘飘的?

顶部
秦无衣




UID 64
精华 13
积分 198
帖子 12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8
来自 福建
发表于 2005-12-1 05:4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欢迎微笑。

写得很平实,有味道。

顶部
冬雪儿





UID 211
精华 21
积分 1475
帖子 120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8-9
来自 中国湖北
发表于 2005-12-1 07:4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读出了生命的飘零感

每一个有思想的灵魂,都是在飘泊中寻找,在寻找中飘零.无论是在异国他乡,还是在本土,灵魂有飘泊是无止境的.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9-24 12:14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