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中学生缘何不爱读名著? (转贴)
冬雪儿





UID 211
精华 21
积分 1475
帖子 120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8-9
来自 中国湖北
发表于 2005-12-15 01:32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中学生缘何不爱读名著? (转贴)

何不言 徐棪:   中学生缘何不爱读名著?

                                                 中学生缘何不爱读名著?
                                                        ■何不言 徐棪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当下的中小学生名著读得越来越少。在课堂之外,他们经常拿起的是漫画、时尚读物;在家里,他们点击网络小说,拿起游戏手柄。

  一个高二的学生告诉我们:很多名著都太古板了,网络小说和漫画轻松有趣,比名著好读多了。名著读起来费劲,还有很多地方读不懂。读过《巴黎圣母院》,里面有一章,全是在议论建筑,看得自己兴致全无。老师曾号召全班同学读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朵夫》,但自己实在没有耐心读完,书太厚了,而且哲理议论太多太枯燥了。还读过其他一些西方小说,心理描写都太多了,啰啰嗦嗦的。

  另一个高二学生有空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玩网游。"西方名著?就读过《圣经》吧,还没读完。"他表示,以前看过电影《耶稣传》,然后经过别人介绍,就读了一会儿《圣经》,开头的创世纪和出埃及记的故事很好看,后面就越来越没意思了。

  高三学生听我们说起名著就抱怨:哪还有时间读这些杂书,就快高考了,平时作业就多,周末还有家教,烦。

  初三学生的回答则直截了当:外国小说,不喜欢读就是不喜欢读。里面的人名太长了,记不住。

  在北京的很多书店里,漫画书栏处都聚集着很多学生,或站着,或坐在地上,聚精会神地捧着书阅读。而中外名著栏处,行人稀少。

  经典名著在中小学生的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次要的角色。一部著作能流传下来,必具有其特殊的价值。名著之中的审美意义、价值判断均可对中学生的成长产生重要作用,而在当下,名著的这一引导作用以及其他教育功能,在渐渐被削弱。动漫、游戏、网络小说以及各类时尚读物充斥着中学生的视野,它们所带来的,是更为直接的感官愉悦。

                    专家:青少年的阅读应是引导之下的阅读

   学生们冷落了名著,原因何在?只是我们的学生自身文化素质在走下坡路吗?几位儿童文学研究专家给出了各自的看法。

  北大教授、文学批评家曹文轩指出,现在的青少年读好玩的书、有趣的书、所谓能给他们带来快乐的书,那些书已经充斥了他们的阅读空间,所以名著、经典都不读了。他进一步指出,中国是一个超级的享乐主义大国。在这样一种语境之中,大家都在宣扬儿童的阅读是一种快乐的阅读,但这个快乐的定义是非常狭隘的,就是我们一般意义上的"快乐",而不是快感。

  曹文轩曾给儿童文学下过一个定义:儿童文学不是给儿童带来快乐的文学,而是给儿童带来快感的文学,这种快感中包含喜剧快感与悲剧快感,而悲剧快感可能是更重要的快感。现在大家所谓的"快乐"就是好玩、嘻嘻哈哈、笑,正是在这样的语境中,青少年的阅读才会变得狭隘。孩子们应该多读一些经典性的作品,但不排斥阅读好玩的东西,好玩的东西对孩子也非常重要。他提出,现在的阅读生态是有问题的。孩子们的阅读应该是一种审查之后的阅读,或者宽容一点说,是一种被引导之后的阅读,但是我们现在不引导,更不审查。

  "中学孩子们的阅读基本是自发的阅读,缺乏引导,经常是班里同学读什么,他就跟着读什么。这种原生态的、缺乏目的性的阅读普遍存在。"儿童文学作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金波指出,很多教师自己都没有很多时间来读名著了,哪谈得上引导学生?当然出版界也有责任。"我常常听到出版界的人士抱怨,儿童诗集太难卖了。出版界基本上都是唯市场论的。"他告诉记者,有极少数的几所学校,自己制定了"读书节",这样的形式就很不错。但是社会对世界图书日、"读书节"的宣传远远不够,这些节日本来能产生的影响也就没有发挥出来。

  "问题的症结在于整个应试教育的大环境,太过功利和浮躁,在于从大学到中学,从中学到小学整个教育人才培训机制的不当。"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主任王泉根指出,学生作为受教育群体是无辜的,中学语文老师文学素养整体下降,疲于应付升学考试、应试教育的压力,没有精力来恰当地引导学生读文学名著。在应试教育的体制环境面前,素质教育成了一句空话,更何况事倍功半的文学名著导读呢?学习考试的压力无情地剥夺了中小学生们读名著的精力和时间,书山题海还应付不过来,何谈读那些修身养性的"名著"。

  我们不能不遗憾地看到,在现在的整个教育体系的课程设置中,几乎都没有关于"名著导读"这样的课程。那些所谓"速读"、"精读"式的二贩子阅读方法则有害无益。

                                         出版界:以时尚诠释经典

  在当今的出版界,所出版时尚读物数量远远大于经典名著的数量,到底出版界对中学生的阅读趣味产生了什么样的引导?对现在孩子不读名著的现状,出版界又是如何看待?

  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陈纯跃认为,中学生不读经典,与中学生的学业压力有关。另外,多媒体时代带给了他们太多的诱惑,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对于目前出版界时尚类小说出版情况比名著经典好的现象,陈纯跃认为应该客观地来看待,一方面名著的阅读市场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差;另一方面是出版界在尽量弥合"曲高和寡"与读者的现代阅读趣味之间的距离。

  多媒体如电脑游戏、网络媒体等等导致了读者的分流,中学生尤其小学生也还没有意识到经典作品对他们的益处,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表示,出版者还应该从自身上找原因。他提出,作为一个出版工作者,要注意到经典作品形式上、文本上的呈现方式有没有与时俱进。应该重新包装经典、设计经典,给经典添加上时尚的因素,增加其附加值,让孩子们一拿到这本书就很喜欢。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图书装帧设计家缪惟进一步指出,名著所描写的以大历史时代为背景的生活和我们的现实尤其是青少年有隔膜,这不是名著本身的问题,而是需要现在出版界的人士和专家学者们对于名著的"现代性阅读"进行转换性的创造,选取其中适宜的东西、用他们喜闻乐见的方式让他们接受。

  "一些名著受到冷遇是时代进步的体现。"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王一方有点语出惊人。他认为,中学生不爱读名著,要从名著本身和中学生读者群体两方面来找原因。诸如《双城记》、"三红一创"这样有很强时代性的作品中学生不爱读是很正常的,名著的故事事件、文字、人物性格等方面会和现代读者的阅读取向有落差。他提出,对故事、人物、语言三个鸿沟,出版者有义务填平,如果不能提供原汁原味的文本呈现,中学生的阅读自然会有隔膜。但他同时强调,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风尚、精神,名著的更新淘汰和时代进步是同步的。

                              青少年阅读生态:需要社会的关心

    国家教育部2000年颁布的中学语文教学大纲中,第一次明确规定中学生"课外自读文学名著",并列出了"课外阅读推荐书目"。

  但是,五年来,中学生冷淡名著的现象依然没有出现多大转机。

  除了学生们的自身因素之外,这首先要归责于我们的校园教育。一方面,中学的图书馆普遍缺少经费的投入,藏书甚少,并且无法完全面向学生开放,学生难以借到想要的名著。在一些富裕的地区的中小学,这个问题逐渐得到解决,可是在很多相对贫困的地方,中小学各项经费短缺,难以谈得上对图书馆的完善。然而关键的是另一方面:考试制度。尤其是现在的高考制度,使得全国的高中师生把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一点:高考。纵使教育部已经多次宣布减负,但是大家心照不宣:谁减负谁"吃亏",谁都不敢冒减负的险。课程、作业依然繁重,现存的教育评价机制使得很多学生们过度注重分数,从而难以分出精力--或者说根本没有意识到--进行必要的课外阅读。另外,素养的提高是轻易难见效,而阅读名著需要大块的时间,从而导致在很多人看来,阅读名著对考试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采访中,诸多专家、学者呼吁,希望国家财政加大对教育的投入,保证教学大纲中的推荐阅读书目都能出现在各中学的图书馆中。教师也要提高自身素质,给学生以正确的阅读引导。同时,高考是一根指挥棒,为什么不可以充分利用高考的引导作用呢?

  某报曾刊登了一份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高考中文试题:其一:20分《红楼梦》中的宝玉不思攻读,《儒林外史》中的范进屡试功名,试比较二者个性的不同。(不少于250字)其二:20分在《儒林外史》中王冕同秦老的友谊与《红楼梦》中的贾母和刘姥姥的关系各有什么特点?(不少于250字)

  如果我们的语文高考能出现这样的试题,那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对孩子们进行良好的阅读引导,不仅仅是校园教育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责任:家庭、出版界、作家、翻译家、媒体均有责任。

  一位家长表示:"我的孩子非常喜欢'四大名著',她不到五岁时,我就买了成套的录音带,她简直到了入迷的程度,懂得比我都多。现在7岁,对古代的故事非常感兴趣。我觉得对名著的阅读,关键在于从小引导。"可见,在孩子还小的时候,心智尚未成熟,家长引导的重要性就凸现出来。家长对孩子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长远的。

  众多媒体的不良引导,使得大众沉浸在享乐主义的愉悦中,对阅读名著的自觉意识逐渐迟钝。同时,社会不断发展,能带来"快乐"的新鲜事物不断出炉。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之下,处于青春期的学生们好奇心正浓,注意力更是难以集中到名著上来。如果我们的作家、翻译家以正确的姿态去与青少年对话,出版界尽量提高名著的附加值,如果整个社会都真正能关心起青少年的阅读,他们的阅读生态应会有另一番变化。

  

  来源:《中华读书报》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5-12-15 06:50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国内的中小学不要求学生阅读么?

人家老说美国学校轻松,作业压力少,其实对阅读有很多要求。根据不同年龄,每个年级都有“Reading List"(阅读书目),要求学生们在一定时间内读完。尤其暑假等,别看没那么多要写的作业,可总有长长的必读书单,让学生们养成读书习惯,感到读书是消遣娱乐,同时从书中学到东西。这些书单中包括名著,美国孩子们从小到大按照学校要求读书,就几乎把各类名著读遍了。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627
帖子 1124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12-15 06:28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主要还是教育体制的问题,这段话说到了点子上:

QUOTE:
国家教育部2000年颁布的中学语文教学大纲中,第一次明确规定中学生"课外自读文学名著",并列出了"课外阅读推荐书目"。
  但是,五年来,中学生冷淡名著的现象依然没有出现多大转机。
  除了学生们的自身因素之外,这首先要归责于我们的校园教育。...然而关键的是另一方面:考试制度。尤其是现在的高考制度,使得全国的高中师生把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一点:高考。

九峰在《成功孩子的基本要素和教育子女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说得就很好,并且对中美两国教育体制做了比较:

QUOTE:
近年来中国也开始重视素质教育,但收效不大,多数只能做些表面文章,肤皮潦草的事。究其原因是高考导向所致。中国是一试定终身,决定了高考才是硬道理,别的什么都不重要,素质教育便成了无源之水,从老师到学生都没有动力。美国大学录取多元化,自主性很强,竞争激烈,最终形成一套德才兼备综合录取的标准,这种以综合素质为基础的大学录取导向而不是高考导向,为基础教育中,素质教育的展开提供了充足的动力和方向。因此,我们从中国来的家长一开始就要从冲刺高考的传统思维和学习习惯中跳出来,切忌把孩子培养成只会读书的书呆子。看准基础教育的出口,引导孩子走到正确的方向。

参见:
http://nawomen.com/viewthread.php?tid=4101&fpage=1

楼兰提到的美国规定学生的读书情况,的确做得有条理。孩子哪个年龄该读什么书规定的一清二楚,每本书上也表明是级别,每个级别的词汇量也是不一样的。大人领孩子去图书馆,只需选哪个级别和拿一类书就行了,不适合看的书一般也不借。当然国内现在可能还达不到这个条件。

顶部
Youming




UID 20
精华 29
积分 984
帖子 78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来自 china
发表于 2005-12-15 06:32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现在何止是中学生不爱读名著,很多大学生和高级知识份子也不爱读名著,或者是记住名著的几句名言就招摇过市,时代变了,名著也不出名了。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5-12-15 06:37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白雪 at 2005-12-15 08:28 PM:
楼兰提到的美国规定学生的读书情况,的确做得有条理。孩子哪个年龄该读什么书规定的一清二楚,每本书上也表明是级别,每个级别的词汇量也是不一样的。大人领孩子去图书馆,只需选哪个级别和拿一类书就行了,不适合看的书一般也不借。当然国内现在可能还达不到这个条件。

说到图书级别这点,确实应该引起国内有关行业部门的注意,虽然目前一下子做不到,但起码要有这种“概念”(sense),才有可能往这方面努力。

如今中国知道影视节目应该划分级别了,可是否知道图书(尤其是儿童书)该有级别呢?那些学校教育、教材编辑、图书出版等界的专家可能听都没听说过,咋会往这方面努力呢?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冬雪儿





UID 211
精华 21
积分 1475
帖子 120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8-9
来自 中国湖北
发表于 2005-12-16 05:58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国内虽然提素质教育已有好多年了,但那都是纸上谈兵的东西.而事实上所有的学校依然在按应试教育的路子在走.除了要求学生考出高分外,任甚皆可抛.何惜抛却课外阅读名著之举.

顶部
恶之花





UID 7880
精华 0
积分 4
帖子 4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7-16
发表于 2006-8-2 02:00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觉得楼主反应过度了
热爱文学的孩子自然知道通过名著阅读来丰富自己的
至于对文学不那么热衷的孩子没有理由让他们爱上读名著
这是兴趣问题,学校能做仅仅是引导 帮助孩子发现自己的阅读兴趣

况且实际情况是,在中国的中学生当中 名著教育状况还算乐观 至少我的同学当中
大家都有自己喜欢的名著作品

顶部
湖畔长安月





UID 4067
精华 7
积分 731
帖子 643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3-21
发表于 2006-8-2 08:31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来者不善的大众文化《垃圾文化——通俗文化与伟大传统》

作者:易晓明  发布时间:2003-9-2 14:06:14 点击数:1978

    通俗文化与高雅文化,在整个文化的历史上,或平行运行,或相互交织,或时有僭越,但高雅文化一直处于不可撼动的主流地位。然而时至今日,谁也不曾料想,机械复制、影视传媒使几千年的格局发生了一个大逆转,新兴的“大众文化”铺天盖地,将作为“伟大传统”的经典文学挤兑得几乎没了生存空间。美国教授理查德·凯勒·西蒙在其著作《垃圾文化——通俗文化与伟大传统》(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11月)中,讲述了这种难堪局面。无论是西蒙教授将“大众文化”蔑称为“垃圾文化”,还是大家所熟知的“西方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阿多诺、马尔库塞对“大众文化”所下的“社会水泥”的宣判,都无法阻止“大众文化”越来越得到人们的青睐,事实上它已经成为现代社会结构中的一部分,或通俗地说,它就是当代的日常生活。
     对于西蒙教授为代表的文化群体而言,最深刻的悲剧在于,不仅是普通大众喜欢通俗的流行文化,而且大学里的文学科班大学生们热衷通俗文化的热情远远要高出他们对经典文学的兴趣。西蒙教授力图找出两者之间的联系,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每一部通俗作品,都是对文学史上的一部经典作品的模仿与翻新。进而他想以此为途径,实现通俗作品与经典作品的嫁接,如他从《星球大战》引出斯宾塞的《仙后》,将学生们对越战大片《兰博》的兴趣导入经典史诗《伊利亚特》等,或者反过来,像奥斯丁这样的作家,西蒙教授也为之找到了对应的通俗作品。且不说,经典作家作品如今沦落到了必须依附于通俗文学才能被兜售出去的地步,在西蒙教授的课堂上,即使是两两搭配着阅读,学生们更钟情的依然是通俗文学。明显的例子是,西蒙教授安排学生们阅读《兰博》与《伊利亚特》,尽管他们承认《伊利亚特》比《兰博》要好上几倍,但当教授问他们更愿意在哪部作品上花时间,《兰博》还是《伊利亚特》时,学生们毫不犹豫地齐声回答:《兰博》。西蒙教授提到,有人抱怨人文学科的报名人数日渐减少,甚至有人担心英语系将消失,而为文化研究系取代,那么,西蒙教授认为大量的学生涌进他的教室,也并不是因为他们热爱西方世界的古典名著,而是因为他们喜欢电影或电视节目。
     理性地考虑的话,这种现象说明大众影视文化对传统的文本经典具有某种替代性和接续性,也就是说,两者之间具有一定的相似与相通。它们在影响大众方面的最大的相似性,我认为,在于都具有消遣功能。读小说是19世纪的人们的一种主要的消遣方式,人们最初的动因并不是为了从小说中寻找什么精神导师。当时狄更斯的一些小说,就是在小报上以连载的方式,满足大众每天的消遣需求。同样包括马克·吐温的一些小说也是如此,他自己说过,他的某些长篇小说,是为了将故事延续下去,才写成现在这样的长度。巴尔扎克的一些通俗的侦探小说创作,同样带有赢利的目的。波德莱尔多次把诗人,首先是他自己,比作娼妓,“为钱而干的缪斯”。这些无一不表明,作家们从创作意图上历来就有迎合大众的向度。20世纪的人们,处于信息时代,过于紧张的生活节奏,使得读小说,成为现代人不能消受的一种太复杂的消遣。人们快捷而便利的消遣方式是看电视,因此看影视片的娱乐行为替代了传统的阅读小说的消遣活动。除了文化精英们在试图维护经典之外,其实大众并未感到有多大的损失。
     当然,两者也会有不可替代的各自的自足性。通俗影视文化不能取代经典文学读本的首要之处在于:由文字组成的文学文本,具有一定的长度。任何情感或思想的表达,在文学文本的文字表达方式里,都有一个过程,有相对长度的时间性。传统的经典文学主要是一种在时间维度上延伸的叙述艺术。而时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在本雅明看来,它能生发出“韵味”。这正是本雅明贬低影视等这些机械复制艺术的主要理由之一。因为机械复制时代的流行影视文化,它的剪接、快速切换等根本手段,使时间的长度急剧缩短,而扩展了其空间特征,使其成为了一门空间艺术。如果说,理论使文学失去的是情感,机械复制时代的影视文化,相对于经典文学读本,它所丧失的则是“韵味”,而它最长于表现的一种美学效果是“震惊”。因而影视最适宜于做凶杀、侦破一类题材的影片。利用拍摄镜头的一推一拉,能真切甚至夸大地表现谋杀场景的效果,从中产生一种“刺激”,构成一股冲击力撞击观众的感觉。这种特长,就像批评理论尽批评语言之所长,将自己的视域,更多锁定于涉及价值判断的文本内容那样,影视文化也用其所长,拍惊险镜头,瞄准便于表现惊险、刺激的题材,大做文章。因而,人们一说到录像、光盘等,就自然会想到惊险片、武打片。确实,在表现惊险上,影视比文学文本更占优势;但在表现“优美”方面,影视则不及文学文本;在表现人生与社会的广阔性上,影视也比文学文本要逊色一筹;在历史与文化积淀的体现上,文学文本也具有先天的优势。影视片文化积淀薄,但更具直观性,它更多地作用于受众的感觉层面,能让人形成短暂的快感,因而它又被称为一次性消费的“快餐文化”。但细究起来,两者还是在人物、情节、画面呈现(文学中的画面靠读者的想像建构)等方面,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与相通性,可以说,观看影视,是信息时代的人们采取一种非阅读的方式,来实现对文学与艺术的粗糙领略。
     有很多人注意到了影视大众文化与经典文化之间的联系。西蒙教授的对应法可以说是其中的一种。这一类的看法,是将经典定于一尊,通俗文化只是经典的翻版。他将《兰博》看成是现代版的《伊利亚特》,并且认为马克思、弗洛伊德和福柯的学说,不是阐释《兰博》这部电影的唯一价值资源渠道,荷马才是首要的资源,因为只有通过透视伟大的文学传统,才能发现一些东西。站在相同的立场,但比西蒙教授更激进的观点,是对大众文化的大加奚落。杜威·麦克唐纳在一系列很有影响的随笔中写道,大众文化是“高尚文化的滑稽模仿”,“是由商人们雇来的技工制造出来的”。(《垃圾文化》22-23页)依据他的观点,大众娱乐借用了高尚文化的形式,降低了它的复杂性,然后代之以幼稚或没有什么价值的内容。与之呼应的还有汉斯·马格纳斯·埃森贝尔格与汉娜·阿伦特。前者说:“关于通俗剧本,戏剧研究者的老生常谈是:稀释到无法辨认……重复以往戏剧小说的传统形式。”(《垃圾文化》22页)后者认为“大众文化拆散了过去和现在的文化的全部结构,以期从中找到合适的材料。”(《垃圾文化》22页)当传统经典被稀释到看不见时,他们便认为大众文化是垃圾文化。对大众文化的另一面的激烈批评来自法兰克福学派。阿多诺、本雅明、马尔库塞对大众文化的批判集中于它的消极的社会作用,他们将大众文化的社会功能归结为剥夺人的情感,巩固陈旧的社会秩序,造成消费者人格的片面化。阿多诺比较着指出,过去的“娱乐消遣活动,表达的是人们对未来的信心,人们坚信好光景会长存,而且将来会变得更好。今天,这种活动更加理智化了,这种信念变得十分精确,它除了追求现实中反映出来的金钱以外,放弃了其它一切目的。……文化工业通过娱乐活动进行公开的欺骗。”这是一种怀旧,一种乡愁,与西蒙教授等的“经典情结”相类。
     尽管大众文化有着平面化、庸俗化以及消解人的斗志等缺点,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大众文化是与现代社会相适应的文化形态,是人类文化发展的新阶段所出现的新形式。现代社会本身是一部欲望机器,商业的交换原则几乎通行到所有的领域,你怎能要求现代社会、现代社会又怎么可能生长出传统经典中的真、善、美的古典价值理想与正义的反抗精神?我们只能平心静气地将它看作是人类文化发展史链的一段链接。从文学史看,体裁间的替代与嬗变,其基本的走势是越来越走向平民化。荷马史诗只在贵族宫廷宴乐时被朗诵,而后是较多民众参与的戏剧取代了史诗的地位。后来戏剧又让位给了拥有大规模读者的小说。而今天,“当我们设想一下自己从读者转化为观者,当阅读的技能衰退,当这个世界更多地是通过电视荧屏更图形化,更直接地被感受和观看时,对文字为本的文学信仰就不可避免地衰减,文学与电视共存的能力就不那么可能了。”(《垃圾文化》33页)当然,究竟是电视取代文学,还是文学更多地以电视的方式存在,目前还辨析不清,但必须注意的是,以往文学体裁形式的嬗变,都是在文字文本系统的内部,而这一次却从文字变成了新的媒质——影像。此一形式的变迁所带来的可能就是广泛而深刻的革命。阿尔文·卡尔南高度评价“电视不仅是干旧事情的新方法,也是看世界与解释世界的全新形式”(见《垃圾文化》32-33页),尼尔·波茨则警告:“如果以为某种东西的表达形式发生改变时,它原有的意思、肌质和价值能够不发生重大改变是极其幼稚的。”(见《垃圾文化》31页)
     应该说,我们对现代大众文化的探索,还任重而道远,理查德·凯勒·西蒙的著作给了我们一种积极的启示。新的艺术带来新的课题,而新的课题又需要新的方法。传统或经典当然是一种方法,但不是惟一的方法。我们似乎应该想一想,对大众文化的批判,为什么较少来自大众,来自艺术界,而更多来自文学研究界和社会学、哲学领域?此中是否有大众文化的深度缺乏、意义丧失使得依赖理性语言,惯于寻找、指向“意义”的他们多少有些无所适从、无“的”放矢的不适与不快呢?

:转引自文化研究网

[ 本帖最后由 湖畔长安月 于 2006-8-2 08:32 PM 编辑 ]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8-19 02:39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