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我为什么信耶稣》之一,从流亡到故乡(ZT)
九妹阿霞





UID 83
精华 32
积分 1810
帖子 112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5
发表于 2006-1-16 06:52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为什么信耶稣》之一,从流亡到故乡(ZT)

摘自http://www.chinasoul.com/wk/preach/1.htm

远志明

我原来是一个无神论的学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博士研究生。在这之前,我在北京卫戍区做政工干部。当了十二年兵。我也是一个共产党员。后来又参加89民运。那个时候,特别是《河殇》出来以后,到处作报告,到处演讲,有很多人也很赞同我们。我们自己也觉得自己是救国救民的,是启蒙者。但是一回到家里,人就原形毕露。摔东西,骂老婆,很不象样子。我一发脾气的时候,我们家什么值钱我摔什么。我也曾经把我太太最喜欢穿的裙子用剪刀剪碎了。她性子也很急很强。所以我们俩在一起经常吵啊,争啊,甚至打啊,闹啊。搞得就是没法过。但是那时候,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问题,我觉得我自己好高尚。我觉得我从事这么高尚的事业,回到家里怎么就得不到老婆的认可呢? 其实是自己的双重性。

我们每个人都有这种双重性。一方面我们是学者,是作家,是工程师,是企业家,我们在外面有一个身份,我们有不同的学问,理科的,工科的,文科的。但是另一方面,我们是赤裸裸的人。我们的生命如何,在家里最容易表现出来。知识不能代替人的生命,知识多丰富,多渊博,它代替不了我们作为人的性情。在外面不管多风光,不等於我们在家里是一个象样的人。但是我那个时候不觉得自己是这个样子,那个时候就觉得我是一个多么了不得的人。外面确实有很多崇拜者,可是怎么到家里老婆就不崇拜呢?因为在家里用知识没法降服老婆,用什么忧国忧民的使命感老婆不买你的帐。用你在外面赚了多少钱,发了多大的财,别人怎么看得起你,老婆也不买你的帐。老婆就看你是不是个好人。所以我们人都有两面,一面你是科学家,是企业家,是工程师,是作家,你学的是物理,化学,地理,天文,但是另一面你就是一个赤裸裸的人。我们往往忽略这一点,但是这一点最重要。

后来,参加了六四的一些活动,遭到通缉,不得不逃亡出来。我在国内藏了一个半月,然后逃到香港,经过香港逃到巴黎。在巴黎住了半年。这期间参加海外的民运,筹办民主中国阵线,主编民主中国杂志。在这半年里,真是感谢神,让我看到了人的本相。在海外成立民主中国阵线的过程中,我们这些当年特别高尚的民运分子,要救国救民的,忧国忧民的,却表现出自私自利,争权夺势。在89民运的时候,高尚是不是真的呢?是真的。但是流亡到海外以后的不高尚是不是真的?也是真的。结果让我很困惑。到底怎么回事?

我在逃亡的时候,非常软弱,非常想家。因为是被赶出来的嘛。不象我们现在在座的,你们都是自愿出来的,是争取出来的。我那时候是不想出来硬被赶出来的,所以就格外想家。那时候我的女儿才一岁半,太小,没办法带着她和我的太太一起逃亡。在巴黎的时候想得不得了。突然发现我自己是这么的软弱。不久我的父亲去世,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才56岁,跟我的逃亡有关系。受了很多的惊吓,他的肺病不治,很快就去世了。我作为长子,也不能回去送终。但是,他的去世给我最大的打击是,我发现人的生命好快啊,昨天还在,今天就不在了。我突然觉得死亡的阴影离我这么近,我是长子,仿佛我父亲去世,下一个就轮到我了。所以在海外流亡期间,感谢上帝,给我这么一个机会,让我看到人的本相。什么样的本相呢?人是软弱的。人都是有罪的。人都是要死的。这些事情平时我们都感觉不到。在北京风风光光的时候,谁也没想过这些问题。当你一看到人的这种本相之后,就开始了心灵的饥渴,就开始了心灵的寻求,开始思考这是为什么?有没有出路?

我记得有一位牧师到难民营去给我们讲道。我们那时候还被仇恨所充满。他讲了一下午,我们就跟他辩駁了一下午。在理性上根本不能接受基督教信仰,觉得他跟现实离得太远。理性上说不通,可是在心灵深处,有很奇妙的东西发生。有一天,我和苏小康,就是河殇的总撰稿人,一起到巴黎圣母院,一进去感觉就不一样。我看到了马利亚怀里抱着耶稣的那座塑像。那个圣婴,满头的金发,是卷着的。我女儿头发也是卷的。我一看到他,就突然想起我的女儿。不知为什么,我扑通就跪下来了,跪在耶稣,圣婴面前。眼泪哗哗地就流,低着头不停地流。这时,苏小康拍拍我的肩膀,但是我没有力气站起来。那个时候我特别想家。不知道为什么看見了圣婴的耶稣就这么动情。我哭了好久。我站起来以后,就跟苏小康一起去买了项链,他买了一副,我买了一副。这项链上就挂着一个十字架,十字架上有受难的耶稣。我们两个人都托人把项链捎到家里,给我们的夫人,孩子。那时候我们都是无神论者,我们不知道耶稣的事迹,只知道这个名字。我们从来也没有去过教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踏进去,心就动了。一看见耶稣,眼泪就流下来。有一次我在巴黎的大街上转,巴黎有很多图片,像明信片一样的。我看来看去,那么多,有美丽的风景,辉煌的建筑物,我都没有动心。我看到了一幅耶稣被挂在十字架上的图片,天空中竖着一个十字架,有蓝色的光从十字架背后射到大地上,地面上有小船,有渔夫。我看到这个画片,心又动了。我一下子买了四张,寄给我太太一张。不知道为什么,我什么都没给她讲,我就随信寄去了这么一张画片。我家里现在还有三张。

顶部
九妹阿霞





UID 83
精华 32
积分 1810
帖子 112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5
发表于 2006-1-16 06:5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现在回想起来,在冥冥之中,或者在我心灵深处,上帝已经在作工。因为人在最无助的时候,当人的本相暴露出来的时候,我们的心灵就被神所吸引了,我们的心就容易向神敞开了。我们常常听到一句话说,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头。为什么人非要到尽头才寻求神?才被神来作工呢?因为人走到尽头的时候才能看到人自己的本相。当然如果人在顺利的时候,在一切都很好的时候,也能谦卑下来,也能看到我们有罪,我们要死,我们是软弱的这样一个本相,神也能在你身上作工。可是我们太骄傲,我太骄傲。我是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我是一个解放军的政工干部,我是一个共产党的党支部书记。上帝非得让我走到尽头,不能来挽救我。所以我真的感谢上帝,让我走到尽头。让我在那个时候,虽然我的理性拒绝那个牧师,任何的讲道、任何的神学、任何的教义我都听不进去,可是我的心灵却默默的渴慕着神,渴慕着耶稣,渴慕着他的十字架上的救恩。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耶稣挂在十字架上,头垂下来,我的心就动了。后来,我父亲去世,当时我已经在普林斯顿做访问学者. 我给父亲摆祭。那个时候我还没信主。我摆祭的时候,摆了很多他爱吃的东西。我没有他的照片,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用耶稣在十字架上的这个画片,摆在那里,痛哭了一夜。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理性上不能接受,神学,教义的时候,我的心却渴望神, 被神所吸引,被耶稣所吸引。

在巴黎的时候,我还做过一个梦。我记得很清楚,是在民主中国阵线成立大会的那个晚上。我那天晚上住在民阵的办公室里,睡觉之前,在朦胧之中看见一个异象,特别清楚的异象。我在奔跑,我的头脑就像一个银幕一样,我从银幕的右边向左边奔跑。跑啊,跑啊,跑啊,一会儿变成了一只狗,一会儿变成一个三条腿的,象卓别林一样,一会儿变成飞机,最后掉到海里。我说死啦,死啦。但是在海里变成一条鱼,那个鱼游啊,游啊,游啊,突然就停住不游了,有蔚蓝色的光从它的上面照下来。噢,我觉得好奇怪,我想阻止这个画面,不能阻止。但是当我不阻止它的时候,它停下来了。我大为吃惊。我马上爬起来,拿一支笔,把最后的画面画下来。然后,写下一段话,我第一句话说:「昨天我曾被恐惧夺去,今天你又被愤怒抓住,现在神向你说,你要回到你自己。」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出现「神」这个字。这段话的最后,我写道,神来到我这里,让我为祂说话。这是十一年前的事情。後来我才知道「鱼」就代表耶稣的救恩。我当时一点都不明白,我为什么写下这些话。

我后来到了普林斯顿做访问学者。普林斯顿大学汇集了将近二十位民运分子,因为他有一笔钱,大概五百万美金,把我们这些民运分子都请到那里去,是一个美国商人出的钱。有一天我们开完会的时候,有一个小姐妹就来喊,哎,你们好不好今天晚上参加我们的一个活动啊?我们其中的几个人就说,好啊,去啊。我们那时候反正也闲着没事。结果晚上去了一看,是什么呀?查经。我们以为是party呢。既然来了,就吃吧,然后怎么办呢?不能吃完就走啊,就看看吧。结果这一看啊,是一些年轻人。有大陆来的,有香港来的,有台湾来的,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查经班。他们唱啊,跳啊,拍手,跺脚啊,我们在旁边都看傻了。我们看了一晚上,然后就回去了。一回去我们这一帮人就开始笑。说,哎呀这帮人还这么执迷不悟呢,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迷信,崇拜。他们经过没经过文化大革命啊?没有。因为那种形式跟文化大革命真的是一样。文化革命赞美毛主席的那些诗、歌,现在改了词赞美耶稣是一样的。什么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什么看见了太阳就看见了你,敬爱的毛主席;什么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也是有一本小语录,小红书,跟圣经一样,具有绝对的权威。也是要以经解经,要用毛主席的话来理解毛主席的话,也是要斗私批修,灵魂深处爆发革命,跟我们现在认罪悔改一样,要早请示晚汇报,就跟我们祷告一样。到了第二个礼拜五,有一位弟兄开一个面包车来接我们,我们当时有几个人住在一起。大家都说,啊,我今天写文章,我今天有客人。谁都不去。我呢,心比较软。我说这么大老远的开个面包车来接我们谁都不去,这怎么象话啊,我说我代表大家去好了。我就去了。


顶部
九妹阿霞





UID 83
精华 32
积分 1810
帖子 112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5
发表于 2006-1-16 06:5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结果我多去了这么两次,就被吸引了。被什么吸引呢?不是被他们的那些形式,也不是被他们讲的那些道理,那些道理我也听不懂。什么耶稣的宝血啊,可以洗净你的罪啊,这是哪里的话啊,这既不合语法,也不合逻辑。听不懂,形式也不能接纳。可是我为什么被吸引呢?喜欢那个气氛,喜欢那些人。一见如故,真诚友爱,活得是真年轻。同样是大陆人,为什么我们活得这么惨?我说的不是生活,是心里头这么惨?你看他们的眼光,这些基督徒的眼光,眼里面都是真诚,都是友爱,毫无隔膜。你看我们那些民运分子的眼光,都是老谋深算,深沉得很。真的不一样。所以我坐在沙发的一个角落,享受着他们那个气氛,那种友爱,那种温暖。我觉得那个小屋子里边充满了阳光,充满了喜乐,充满了一种生命力。这是我在中国大陆从来没见过的。在我们这些自以为高尚的,要救国救民的知识精英中也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气氛,一种生命力。我被这个吸引。所以后来每到礼拜五还没来的时候,我就盼着那一天。

当然,我到了那里,也没什么话讲。他们当时正在查新约的《希伯来书》。那个书很深,我听不懂。但是后来有一天我听懂了。它讲,什么叫信,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我是个学哲学的,我一听,这话好,这话有哲理。为什么呢?什么叫信,信就是说,你还在盼望的时候,你已经知道有实底了,你在没有看见的时候,已经有了确据了,这才叫信。我们平时所说的信,不叫信,那叫理解,那叫明白。真正的信就是你不理解,不明白的时候你就信,那才叫信。我的朋友,我给他一百块钱,他爱怎么花就怎么花,那叫信赖他。如果我给你一百块钱,你必须告诉我怎么个花法,我才给你,弄明白了我才给你,那不叫信赖。我一听这话有哲理,我就开始发言。我一发言他们就说,呵,远志明发言了。后来我就跟他们聊,我说你们为什么这么好,为什么这么喜乐。他们对我们可好了,缺什么,他们就给什么。帮我们学开车,接送飞机。帮我们出去买东西,办手续,什么都帮。还帮我们找了三个牙医,把我们每个牙都洗了一遍。有一位老姐妹每个周末请我们去吃饭,给我们讲福音。我们就跟她辩论,辩论的结果,每次都是她输,她当然辩不过我们了。可是我发现什么呢,每次她输了,她还是笑咪咪的,问我们,下礼拜还来吃啊。然后还说,我还继续为你们祷告,有什么事告诉我。我心里想,你不是输了嘛,你怎么还这么充满信心啊?我当时觉得这些人好神奇。后来我就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这样?他们告诉我说,因为耶稣就这样。因为是耶稣的爱使他们这样活出爱来。我当时不明白这句话。不过他们告诉我说,你去读四福音书。我开始读耶稣的生平。我大为震撼。

我发现我以前听说过耶稣这个名字,知道他是基督教的创始人,但是我并不真认识耶稣。我没有自己认真地读过圣经,我没有亲自去了解他。我只是听到,马克思主义是怎么批判基督教的。其实西方的很多大思想家,大科学家,他们对基督教都有看法,但是他们对耶稣佩服得五体投地。像尼采,是最反对基督教的,但是他对耶稣,对基督,佩服得五体投地。像中国的陈独秀,他是无神论者,可是对耶稣佩服得五体投地。像黑格尔,康德,歌德,海涅,这些大思想家,大文学家都对耶稣佩服得不得了,尽管他们对教会有看法。当然,我对教会也有看法,你对教会也有看法,牧师对教会也有看法,可是他们对耶稣都没看法。

我一读到耶稣,一下子就给震撼了。耶稣的话象针扎我的心,但是又象春风吹我的心,又象阳光温暖我的心,他的话是从天上来的话,不是人的话,人说不出那种话来。比方说,我当时是被仇恨充满,我家恨,国恨都在一身,我父亲去世时我写过一首诗,前两句是:热泪不洗家国怨,至情如斯哀怎堪。就是流多少泪也洗不尽我的国怨,家怨,充满了怨恨。可是我读到耶稣说,你们听见有话说要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的仇敌,为逼迫你们的祷告。我听到这句话就好扎心啊,我怎么能爱我的敌人呢?我那个时候充满了恨,我怎么能为逼迫我的人祷告呢?他逼迫我逃亡到海外,他逼迫我不能跟我的女儿,跟我的太太在一起,他逼迫,我受逼迫,我怎么能为他祷告?但是我接着往下读,耶稣的下一句话震撼了我。我的无神论开始动摇就是从下一句话开始,你们注意听下一句话是什么。他说,因为祂让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祂,就是指上帝,指宇宙的造物主。祂造了太阳,赐给我们每一个人阳光,不管你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祂降雨下来,滋润万物,赐给每一个人,也不管你是义人还是不义的人。上帝这样地爱我们人类,可是我们人类却彼此仇恨,彼此计算。读到这句话,我突然意识到,耶稣是从天上代表宇宙的主宰向我们人类说话。他指着太阳说话,指着雨水说话,他在空中说话,他说的不是人的话。耶稣说的是神话,是上帝的话,是造物主的话,我们的灵里面能分辨得出来。听到这种圣洁的声音,这种高贵的声音,这个充满了慈爱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灵魂就开始颤抖。当然我的灵魂曾经哭泣过。在巴黎的时候,曾经哭泣,曾经寻求,曾经被耶稣所吸引,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现在耶稣直接向我说话了,噢,我的心,哗,震动了。

我记得我当时是躺在床上看的,我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我闭上眼睛,我要为我的敌人,为逼迫我的,为我刚才还在恨的人,我要为他们祷告。我要听耶稣的话,因为他的话是从天上来的话。我闭上眼睛,想为邓小平,李鹏祷告,结果还是不行。一闭上眼睛,还是那句老话,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不到。我打开圣经,又去读耶稣的话。耶稣说,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的仇敌,为逼迫你们的祷告。这话好象是对我说的。我马上又闭上眼睛,怎么爱也爱不起来,怎么祷告也祷告不出来。我又打开又看,又闭上眼,又看,又闭上眼,反复了好多次,我的心才安静下来。我才顺服了神的话。

人要顺服神的话,多么不容易啊。你虽然知道是神的话,你虽然知道是天上来的声音,但是你要脱离自己那个罪的捆绑,仇恨的阴影去顺服他,是不太容易的。你明白了是一回事,你明白了以后去实行是另一回事。感谢神,让我反复了好多次以后,我的心安静下来。我虽然还不能那么爱邓小平他们,但是我起码不恨他们。我当时就觉得我的心啊,也随着耶稣慢慢的提升,也提到半空中了,就跟邓小平,李鹏不一般见识了。因为我们都是罪人,我们不要以为他是罪人,我不是罪人,我有权审判他。不,我们都是罪人。我们在上帝面前,在耶稣这样一位充满了慈爱,象阳光,象空气,象雨水一样,无条件地爱着我们的上帝面前,我们都是一样的罪人。

这个地球上充满了罪恶。这个小小的地球在空中飘着,太阳不远不近地照着我们,空气不薄不厚地给我们呼吸,雨水是这样地循环大地,滋养着我们,可是我们在干什么?看看现在这个人类,我们制造的导弹,原子弹,可以把地球毁灭几百遍。打开电视看看是什么?打开报纸看看是什么?天天在国骂国,民骂民,党骂党,人骂人。就好象一个父亲,养育了一群孩子,供给他们吃的,穿的,用的,住的。可这帮孩子天天在一起打,竟争,贪婪,妒忌,仇恨,用他们的智慧制造杀人武器,你说这个做父亲的多么心疼啊。所以耶稣就来了,就说你们要悔改,你们这样下去必定是死。当时我心灵的眼嚓地就开了。我突然看见了上帝在向我们说话,我看到了人类的罪。我认罪不是认我个人犯了什么小偷小摸啦,发脾气啦,是我们作为人的那种罪性。我们不承认神的爱,我们觉得我们人类是宇宙中最高的产物,觉得离了我们地球就不转了,宇宙就没意义了。这种人类的骄傲,造成人类的瞎眼,人类的瞎眼导致了人类的仇恨,人类的仇恨导致了人类的灾难。

我碰到耶稣的时候,才突然发现我们的罪。我开始谦卑下来。我一承认我有罪,一发现我们人类普遍的罪,我跟邓小平之间的隔膜就没了,化解了。我发现我们好象都一样,我一下子就摆平了,我觉得这一点真好。如果你来到神面前,你只要承认你是罪人,祂是救主,你承认祂是爱,而你是罪,你把自己跟神不要摆平了,那么人跟人就可以摆平了。只要把神当作神来看待的时候,人跟人就没有仇恨,没有隔膜,人跟人都摆平了。我遇到耶稣以后一下子就被抓住了。我心里说,主啊,感谢你,你开始拯救我了,我终于遇到你了。我的心安静下来,我的仇恨的那个铁疙瘩,那个铁链子解开了,我的心舒展开了。什么叫祝福,我祷告说,神啊,难道这就是你给我的祝福吗?你使我的心明亮了,使我的心平安了,你使我的仇恨的疙瘩解开了。不错,这是最大的祝福,最大的祝福。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读圣经,读福音书。每天都读一点点,读不快。因为读几句我就开始想, 越想祂越是神,越想我越是个人,越想祂越是爱,越想我越是罪。噢,真好。耶稣说,你们祷告的时候,进到内室,关上门,求告你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垂听,必然报答你。我读到这里,就心里欢喜快乐。我说,我真的遇见神了,只有神才这么说话,人不这么说话。人都是做事让人看的。神说,你做事不要让人看,为什么?我是神,我在暗中。你们如果得了人的奖赏,就得不到我的奖赏了。哎哟,我说真的遇见神了。

我跟主耶稣亲亲密密地度蜜月度了一个多月,没有人知道。一个多月以后,那个老姐妹问我:远弟兄,你信主了吗?看你的表情不一样了。我说,我已经信了。这个老姐妹就上来抱着我喊,远志明信主了,远志明信主了。什么叫信,很简单,你只要把自己当成是个人,是个罪人,你把耶稣看成是神来到人间向你说话,传达神的爱的福音,这就叫信了,这就是信了。结果没过两天,我们教会的牧师就到我的住处来,为我祷告,我记得很清楚,张麟至牧师,到了我住的地方,拉着我的手,一句一句地带我做决志祷告。等祷告做完了以后,我发现我自己满脸都是泪。那个牧师看到我满脸是泪,他的泪也充满了眼眶。到了晚上,我自己做了一个很郑重的祷告。我把灯拉灭了,跪在床前。你知道做了决志祷告以后,跟没做决志祷告不一样。做了决志祷告,就是当着人的面公开地把话说出来。就好象结婚一样,那一半属于你了。偷偷地恋爱时, 老有退路。但是一结婚就不一样了,一结婚就谁也没退路了。现在好多人说,倒霉了,结了婚了。因为原来彼此相爱,你不觉得是捆绑,刚结婚的时候都是喜乐的,结婚几年之后才觉得不喜乐。但是我跟主结婚十一年了,越来越喜乐,越品味道越浓,人的味道品品就没味了,慢慢矛盾就出来了。可是你跟着神,读圣经,体会耶稣的丰富,噢,那个丰富啊,越来越亲。我为什么那个晚上要做一个很郑重的祷告呢?就是因为我决志了,决志对我的心发生一个震撼,我已经公开出去了,我向神公开了,向人公开了,向牧师公开了,向世界公开了,向我那些民运朋友公开了,那是一个很大的决定啊。我晚上就跪下来祷告。把灯拉灭了,郑重其事地,半天说不出话来。等我开口说第一句,亲爱的天父,不知道为什么, 我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下来,是伤心呢还是喜乐呢?就好象一个流浪的孩子回到父亲的身边,受尽了人生那么多的委屈,心灵的煎熬。当时我当然也想到我地上的父亲,他去世了。我觉得我来到心灵的父亲天父面前,心灵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跪在了自己的父亲面前,好亲切啊,眼泪不停地流,流啊流啊流到最后清醒过来,也没有说什么话。我第一次跟神祷告,只是流泪,没有说什么话,只喊了一句亲爱的天父,但是我知道神已经拥抱了我,我天上的父已经接纳了我。心里边好踏实。所以我写的第一篇见证,那个标题叫:「扑向梦寐以求的故乡」。只有当我们进入了神的怀抱以后,才突然发现那是我们的故乡。当我们还不认识他的时候,还没有进入他的时候,我们仿佛在寻找。找啊,找啊,我们的灵魂在找家。虽然我们有个肉身的家,可是我们的灵魂好象没有家。我们不知道家在哪里,直到找着了,碰见了耶稣,才发现这就是我心灵的家。他说的每一句话在我心灵的深处引起共鸣,就好象羊认识牧人的声音。生命寻到了他的根,心灵找到了他的家,充?M了?邸

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死亡在永恒的爱里是没有意义的,人的罪在神的?勖媲耙彩敲挥幸庖宓摹J裁从幸庖澹吭从X得没有意义的人生,在永恒的爱里找到了意义。我认识到自己的罪,我以前没有认识到。我以前觉得自己是义人,只有来到神面前才会发现人都是罪人。

普林斯顿的教会一年有两次施洗。牧师通知我说春季的洗礼是在4月的28号那个主日,1991年4月28号主日。我一听,这个日子,就是我的父亲,我地上的父亲,他去世一周年的忌日。他是1990年4月28日去世的。可是按照计划, 那天我要在德国的法兰克福放映《河殇》。牧师说,我们可以提前或者拖后给你施洗。我说,不要,千万不要,就这个日子,我要提前回来。为什么?我晚上祷告时对神说,神啊,你知道,一年前的这一天,我失去了地上的父亲,一年后的同一天,你要做我天上的父亲。这个日子不能改。所以我提前回来了。我从法兰克福回来的时候,美国领事馆不给我签证,因为当时我拿的是法国护照。他说你拿法国护照到巴黎去签。多急啊,但是我当时因为已经信神了,已经做了决志祷告,我知道我属于他了。我就跟神祷告说,神啊,这是你的事。我回不去,那是你的责任。你是全能的父,你掌管一切。我回去不是干别的,我回去是认你这个父亲,我回去是受洗啊。所以我一点也不急,我很坦然地去海德堡做下一场演讲。到海德堡的时候,领事馆给我打电话说,你来,给你签证。我讲完马上坐火车回去。回去以后给了我签证,我就让旁边的翻译朋友问他,为什么昨天不给我,今天给我?他说,你要感谢,你有一个好朋友。我到现在不明白这句话。谁是我的好朋友?我在德国没有一个朋友,当官的,议员,没有。我现在知道,我的好朋友是耶稣。

神奇,神做事就是神奇。如果他做事不神奇他不叫神。如果神做事你都能理解,都能明白,他就一点都不神,那你信他干什么?信神,信的就是神了的神。我们北方话说,这件事神了。什么意思?你弄不明白。孟子说,圣而不可知之,谓之神。神圣,伟大,荣耀,权柄。可是你不能完全明白他,圣而不可知之,叫做神。当然,我不是说,你稀里糊涂地信,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这是迷信。你一定要信得清楚、信得明白你所信的是什么。你所信的是独一的真神,宇宙的造物主,天地万物都是他赐给我们的,他借着耶稣向我们显明他的爱,你要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一点。你不是信菩萨信佛,不是信你自己,不是信偶像。但是你要知道,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信的这个神,他的作为,他的奇妙,他的奥秘,你是永远也弄不清楚的。敬畏他是智慧的开端。

那时候,如果不是用神迹,是没有办法把我打败的。如果有人给我讲神学,我永远信不了。我记得在普林斯顿的时候,有一个神学家对我说,远志明,你问我关于圣经的什么样的问题我都能回答你,圣经以外的我不敢保证,圣经我研究透了。我就问他一个问题。我说,蛇受了上帝的诅咒之后是用肚皮走路的,请问它以前是用什么走路的?他想了一想说,哎呀,我不能回答你。我给他提了好几个问题他都不能回答。上帝是个灵,他怎么用动物的皮给亚当,夏娃做衣服?好多事情我们怎么能够弄明白?讲神学,说实话,我是学哲学出身的,辩论起来,神学本身就是没有根据的。因为他是以信心为根据的,是以没有看见的为根据的,是以盼望中的东西为根据的,他怎么能符合哲学中的逻辑呢?但是它符合我们心灵的逻辑。虽然在巴黎难民营里,我拒绝那个牧师的讲道,可是我的灵魂碰到耶稣,我却哭泣,被吸引。我看到普林斯顿那些爱我的基督徒弟兄姐妹,充满了平安喜乐,真诚的那些人,我就被吸引。他们当时口里说的,我还不明白,可是他们所表现出来的生命力,吸引了我,我明白。耶稣,我看见了,我认识他。

信了神以后,我发生了很大改变。仇恨没有了,脾气也没有了。原来在北京的时候,我跟我太太打得不可开交,折腾着要闹离婚。她妈妈来劝,我妈妈来劝,谁劝都没用。我们俩心平气和地讨论,讨论的结果是,脾气不合,没有办法在一起。她到美国来也是一样。她到美国来的时候,都没打算跟我好好过的。她知道我这个坏脾气。她说,你这个脾气改不了,到美国来了以后,咱们就离了算了。美国自由,而且离开家人了。但是我告訴她说,你来了一看就知道了,我已经变好了,成为一个好丈夫了。她不信,她真的不信。她来了一看,哇,真的,好了。但是,我还发作过一次。我想,那一次是神要我发作的,为什么呢?她不让我去教会。她说,你好好学英文,好好去念书,读个学位,老跟他们混干什么。她第一次去教会的时候,有个老姐妹见了就说,啊,你来了,我们已经为你祷告好久了。你看远弟兄信了主多好啊,你也快点信吧。我太太说,哎呀,让我考虑考虑。那个老姐妹说,不要考虑了,日子不多了。基督徒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是指主耶稣再来,这个老姐妹很虔诚。但是我太太不高兴了。她回家就跟我说,这叫什么话啊?我刚来美国没几天,就说我日子不多了,不去了。也不让我去。结果那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我憋不住了,手一拍吃饭桌子,盘子,碗筷哗啦啦啦掉到地上去,那个力气好邪啊。我太太一看,吓得倒退了三步,轻轻地说,你不是基督徒吗?你不是变好了吗?她这一句话,神的灵就进入我的心,我突然清醒过来。我笑咪咪地说,我刚才是让你看看,我不是基督徒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那是神感动我让我说的,因为我是心平气和地说的。她才突然醒悟到,哦,原来我来美国两个月,他还没跟我发作过呢,原来他真的变了。真的感谢主,这是神安排的 。

当然夫妻在一起,有没有争吵的时候,有。各个家庭都在发生,没有不争吵的,普普通通的家庭都有争吵。但是感谢神,我们信主之后,争不起来,含怒不过日落。夫妻为什么争吵?都是看对方的罪嘛,都觉得自己好。你看你这个样子,你看你那个样子,结果两个人的样子都不好看了。一个手拿放大镜。一个手拿手电筒,看脸上的毛病,身上的毛病,那可不是越闹越大,火上加油。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信了主以后,都认自己的罪,不是看对方的罪。如果各自认自己的罪,那就好解决多了。那个手电筒,放大镜看的不是对方。看的是什么?是一个大镜子,看的全是自己的脏。那个镜子就是神,神的爱。在神的爱面前,我们显露出我们的罪。所以夫妻就不可能大吵。意见不同,可以讨论,讨论的时候可能口气大了一点,沒关系。有一次,我記得很清楚,也感谢主,我女儿,她来了美国很快就信主了,她信得很单纯。那时候她六,七岁。有一次,我跟我太太在厨房,大概是为做什么饭,又发生争执了。我女儿就悄悄上来,递給我一张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你是基督徒吗?就是Are you Christian? 我一看脸就红了。我就跑到屋子里去,跪下来,认罪,祷告。等我出来的时候,眼睛都红着的。我太太一看我这个样子,她当然就一句话都没有了。

所以神就是我们的拯救,他什么时候救我们?当我们自己不能救自己的时候,他来救你。当你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当你有脾气要发的时候,不能不发的时候,他可以让你不发。当你这个小偷小摸,手要伸出去的时候,他可以让你不伸出去。当你要恨人的时候,他可以让你不恨。当你要妒忌人的时候,他可以让你不妒忌。只要想起神来,只要认自己的罪,我们的本相就会照出来。一照我们的本相,我们就没有能力再去恨别人了,我们就没有能力再去不饶恕别人了。所以一个认自己罪的人,一定能够饶恕别人。现在我在我们家里跟我太太,也不是没有争吵,没有不同意见,都有的,一定有的。但是,感谢神,有神在我们家中,有耶稣住在我们家里,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而且,現在我发现,解决家庭问题,夫妻问题,都要用爱来解决。我们以前不懂,我们老用讲道理来解决。找一个人来评判,来讲讲道理,来说服,让他明白,这个都不能解决问题。因为家务事,什么事也说不清,就用爱,稀里糊涂地爱,无条件的爱,不管怎么着你都爱他。这种爱,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我来举个例子。现在我就学会一手,如果太太再生气的时候,不要讲道理,越讲道理就越生气。你讲得天花乱坠,把道理讲得绝对真理,她也还要生气,因为本来就不是一个道理的问题。所以我发现,按照神的教导,爱能解决一切,爱可以解决一切的罪。我就上去抱着她。我开始学这个方法,你们也可以学。当你的太太,或你的先生生气的时候,你不要讲道理,闭上你的口,伸出你的手,上去抱着他不撒手。然后不要说话,一说话就漏怯了。一开始的时候,一抱着她,她可能说,你少来这一套。但是你不要管,抱着别动,我保证你抱五分钟他就软下来了。什么叫作爱,这就是爱,无条件的爱。爱就是一个伟大的胸怀去拥抱另一个不那么伟大的胸怀。

神的爱是什么,神的爱是大的要抱小的。人的爱不是,人的爱是一般大。我爱你,你必须爱我;如果我老爱你,你不爱我,我就杀了你。好多情杀就是这么来的。如果我爱你,你也爱我,没事。如果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了,俩人拉倒,也没事。偏偏我爱你,你不爱我,就不行。所以人的爱都一般大。可是神的爱是什么呢?神比我们大得多,可以包容我们。如果你信了神,你的胸怀就应该越来越大。你可以包容那些你不喜欢的人,爱那些不可爱的人。首先爱你身边的。我们特别喜欢那句话,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后来我发现,別说先天下之忧而忧了,先我太太之忧而忧,后我太太之乐而乐,我都做不到。先邻居之忧而忧,后邻居之乐而乐,我都做不到。现在我们就用神的爱,先爱你身边的人,爱你周围的人,爱每一个人。一个有了神住你心中的人,就像蓝天住在你心中,就像阳光住在你心中,就像空气在你心中那么博大。

神从来不跟人一般见识。一个信了神的人也不跟人一般见识。为什么?因为神好伟大。我们住在伟大的神里头,我们自己就变得伟大,我们不再跟这个世界一般见识。这样才能活得好。你要想活得好,你必须超越,你要想赢得对方,你必须有比对方更大的爱,更大的胸怀。你要想在这个世界上過得好,你必须比这个世界站得高一点。我信了主以后,发现一个真理,就是怎么樣才是最大的享受,就是认自己的罪,免别人的罪,来享受上帝的爱。活在神的爱中的人,就很容易学会去爱别人,爱自己,爱家人,爱那些不可爱的人。人生什么最有意义?不是金钱,不是地位,不是名声,甚至也不是健康。是爱。有了爱,这些东西都发光,都点石成金。没有爱,这些财富,名声, 地位,都没有光,甚至成为枷锁,成为捆绑,成为骄傲,使我们心灵受苦。

真的感谢神。回顾我信主十一年,真的是越来越甜美。我常常想,如果我不是一个基督徒,如果我十一年前没有信耶稣的话,我真不知道我今天会是什么样子。也许我们已经妻离女散,也许我的女儿成了单亲家庭的女儿。我和我太太的感情,在六四之前已经闹得那么僵。藉著六四神把我逼到我的本相面前,让我认识了他,使我变成一个新造的人。这时候我太太才来到美国,我们过上了幸福的日子。感谢神。冥冥之中神在呼唤着我,呼唤着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凡是你愿意领受他呼唤的,你来到他面前的,他已经给你预备了幸福的日子。真的,这是神给的。

我们最后一起低头祷告。不管你是不是基督徒,今天,只要你愿意,愿意敞开你的心,用你的心灵和诚实来到他的面前,他都会接纳你。他会把赐给我和我一家的这样的爱,这样的福气,也赐给你和你的一家,让你过一种幸福的日子。我们一起来到他的面前,我说一句,你们心里默默地跟我重复一句。亲爱的天父,爱我的上帝,我今天来到你的面前,我要谢谢你,谢谢你赐给我的一切。我要来到耶稣的面前,承认我是一个有罪和有限的人,愿你赦免我一切的罪,愿你成为我的救主,成为我的生命的主,愿你把天上的爱赐给我,把永恒的福分赐给我,赐给我的一家和我的后代,从今晚直到永远。我以上的祷告是奉耶稣的名。阿们

顶部
雅非





UID 5194
精华 8
积分 1040
帖子 93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4-29
来自 北京
发表于 2007-4-17 08:0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么多远志明的文章连在一起,才想起来回头去读读。

我对远志明一向感兴趣。我喜欢听他讲道理,尽管他说他信了耶稣以后就明白人们不该总讲道理了。大概因为他是学哲学的,所以他很会把哲理的东西用平实的语言讲清楚。这也是一些年前我听说远志明来讲道,便急急赶去听的缘故。他讲的所有一切,我都觉得在理,只是到最后他讲那些催促听众信教的话,我才觉得被冷不防地推了一把,远他而去。这是一种切实而强烈的感觉,但我却一直不知道我究竟为什么会这样感觉。我信他讲的道理,但却不愿踩着他的脚印走路。

  今天读了他的《我为什么信耶稣》的第一篇文章以后,终于明白了我为什么总觉得远志明对我有说服力却没有感召力的原因了。

  远志明在他的文章里说,他是在被逼迫逃亡祖国、离开妻女,又死了父亲的情况下信神的。他信神的时候,人间的路已经被他走到了尽头。他说,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始。这话给我了启示。我听说过很多人信神的故事,他们都是在对人生极度失望或绝望的时候开始信神的。然而,以前听说了那么多的故事都没有给我这个启示,今天读了远志明信神的经历,才得到这个启示。远志明的故事虽不过是人生尽头故事的又一个例而已,但它却促成了我对人为何与如何信神这件事上的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人生有一个尽头。不同人生的尽头发生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时刻。每个人都须走到尽头,才能发现尽头以外的“世界”,才会张开双臂迎接尽头以外的“世界”。当远志明走到人生的尽头以后,他发现了神,发现了另一个开端,所以他说,人生的尽头是神的开始。但当他告诉所有的人都跟着他去迎接那个新的开始的时候,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的,所以他那个新的开始对还没有走到人生尽头的人就不具备足够的感召力。换句话说就是,我也还和很多不信神的人一样,在人生的路上还没有走到尽头,我还没有尝到走投无路、彻底绝望的苦头,所以,我能够听得进远志明讲的人生故事和哲学道理,却很反感他催人举手、随他皈依的举动。

  那么,这是不是说我也总有一天会走到人生的尽头,也总有一天会信神呢?不一定。人啊,性情乐观一点,欲望减少一点,心地宽广一点,便不一定会产生走投无路、彻底绝望之感,便不一定会在这个躯体离开人世之前走到人生的尽头。或许,如果我们能让精神上的人生尽头和生理上的人生尽头一致起来,能让它们发生在同一时刻,那我们就能省去很多的信与不信的“麻烦”。


from九妹阿霞: 雅菲的问题很好!  的确很多人都是在“人的尽头才让神开始。” 可是, 灵的成长需要过程 (就像体的成长一样),需要神做养份。  有时等到“尽头” 了才让神进来恐怕会太晚了, 灵已过度干枯。 像你这么有爱心, 有头脑和知慧的人 (你让我想起我周围几个很优秀的好朋友), 很可能就像你说的一辈子也走不到“尽头” (我也希望你永远不会走到“尽头“), 那可能在这人世你就永远经历不了神的美好, 那多可惜!

[ 本帖最后由 雅非 于 2007-4-20 03:59 AM 编辑 ]

顶部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627
帖子 1124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7-4-18 05:0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4 雅非 的帖子

大概和从小手教育的背景有关。从小就是无神论者,碰了南墙才会信;受有神论熏陶长大的人,信起来没有那么挣扎。大陆来美的人(包括我自己)属于前者,台湾来的属于后者。

顶部
九妹阿霞





UID 83
精华 32
积分 1810
帖子 112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5
发表于 2007-4-19 07:08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真对不起, 雅菲! 我又弄错了。。

本应点击“引用,“ 却点了”编辑。“ 真对不起 --- 檫掉了一些你原来的话!!!  不知你还记不记得原来说的是什么?还补不补得回来?

顶部
雅非





UID 5194
精华 8
积分 1040
帖子 93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4-29
来自 北京
发表于 2007-4-20 04:21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6 九妹阿霞 的帖子

没关系,九妹。我有存底,又抄过来一遍。把你的回复留在里面了。可能是因为你是斑竹之一,所以你可以编辑我的帖子?我本来想把你的回复搬到你的帖子里面,但你那个帖子不向我显示“编辑”的指令,所以只好把你的留在我的里面。如果你能编辑我的,可以把你的搬出来。

谢谢你的一席肺腑之言,九妹。我非常理解你想分享美好的东西的心情。我也是,当自己得着好东西或有新发现的时候,总想朋友也得到,也分享。记得刚来美国的时候,看到这么好的自然风景,想起在国内的好朋友不能分享,还对着美景伤感流泪呢。我对基督教教义始终是怀着开放和接受态度的,也对基督徒怀着非同一般的尊敬和友好的感情。我对自己的生命和生活毫无怨言,反而对命运对我的眷顾充满感激。我以前常说,在生活的每一个紧要关头--面临阳关道和羊肠路的选择的关头,我都好像鬼使神差似地走上了阳关道,直到如今。“鬼使神差”这个词省了前两个字就是“神差”了。如果我成为基督徒,我至今的一生也可以作为“神”存在的见证。不过这个“神”在我是“命运”的代名词罢了。如若哪天命运背弃了我,也就是说,如果哪天我也走到了人生的尽头,我恐怕也要去试一试信神。这应该不是完全不可能,因为谁也不是常胜将军,我不会一辈子走运。

顶部
九妹阿霞





UID 83
精华 32
积分 1810
帖子 112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5
发表于 2007-4-20 09:03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太好了! 幸亏你有存底!

上回你来西雅图正好我要出门。 希望哪天有机会见面。 下次来希望能碰上!!

顶部
雅非





UID 5194
精华 8
积分 1040
帖子 93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4-29
来自 北京
发表于 2007-4-20 01:0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8 九妹阿霞 的帖子

你在西雅图啊?下次去一定告诉你。

顶部
palmtree





UID 11823
精华 1
积分 371
帖子 31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3-12
发表于 2007-4-20 01:2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姐妹好! 谢谢分享。
我是因为孩子信上帝的,因为这个信仰是我所能给孩子的最好和最爱的礼物

顶部
九妹阿霞





UID 83
精华 32
积分 1810
帖子 112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5
发表于 2007-4-20 03:37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9 雅非 的帖子

我知道你有亲戚在此 --- 希望能尽早成行!

顶部
九妹阿霞





UID 83
精华 32
积分 1810
帖子 112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5
发表于 2007-4-20 03:3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0 palmtree 的帖子

我也是这样信了神的 --- 起码开始去教会是因为孩子。。。很快自己喜欢上了。

顶部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627
帖子 1124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8-10-16 03:31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up


顶部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627
帖子 1124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9-11-12 01:19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里有雅非及大家对于神和命运的讨论, 提上来.

顶部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627
帖子 1124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9-11-12 01:25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种种迹象表明, 雅非在生病期间信靠了耶稣基督. 为她能够进入天堂而祝福.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9-11-12 06:55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QUOTE:
原帖由 雅非 于 2007-4-17 08:06 PM 发表
人生有一个尽头。不同人生的尽头发生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时刻。每个人都须走到尽头,才能发现尽头以外的“世界”,才会张开双臂迎接尽头以外的“世界”。当远志明走到人生的尽头以后,他发现了神,发现了另一个开端,所以他说,人生的尽头是神的开始。但当他告诉所有的人都跟着他去迎接那个新的开始的时候,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的,所以他那个新的开始对还没有走到人生尽头的人就不具备足够的感召力。换句话说就是,我也还和很多不信神的人一样,在人生的路上还没有走到尽头,我还没有尝到走投无路、彻底绝望的苦头,所以,我能够听得进远志明讲的人生故事和哲学道理,却很反感他催人举手、随他皈依的举动。

  那么,这是不是说我也总有一天会走到人生的尽头,也总有一天会信神呢?不一定。人啊,性情乐观一点,欲望减少一点,心地宽广一点,便不一定会产生走投无路、彻底绝望之感,便不一定会在这个躯体离开人世之前走到人生的尽头。或许,如果我们能让精神上的人生尽头和生理上的人生尽头一致起来,能让它们发生在同一时刻,那我们就能省去很多的信与不信的“麻烦”。.

读了雅非当年写的这段,很有感慨。无论多么开朗、幸运、健康、年轻的人,都回遇到生命中的“坎儿”,或许感觉走投无路到了尽头,或许跨过去又是一片海阔天空。当感觉人路到了尽头,自然会寻找其他的神路、天路。每个人遇到的”坎儿”不同,有的先遇上精神尽头,有的先遇到生理尽头。无论如何,人们都需要多几条路的选择,早些开始思考未来的选择。这也许是白雪想寻求的答案。

记得这里贴过一位患癌的教授最后日子的演讲视频,雅非好像也发表过看法,能不能找出来?

顶部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627
帖子 1124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9-11-12 09:08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6 楼兰 的帖子

在亚非的新浪博客里, 俺看到了这样一则贴子:
**********
by 假豆腐

同悼!

虽然只是简单在这里说过几句话,晚霞留给我的印象出奇地好。病成那样还想着念犹太教的入门书,“朝闻道,夕死可矣”对她不是一句空话吧。

死亡也许只是生命的另一个阶段,今夜晚霞也许坐在另一个世界里,像我们怀念她一样怀念这个世界。

********
可见雅非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如饥似渴地寻求永生之道. 在身体走向尽头的时候, 她渴望的是灵魂升天.

[ 本帖最后由 白雪 于 2009-11-12 09:10 AM 编辑 ]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11-14 02:52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