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想在风中说爱你(一)
寄北





UID 2703
精华 8
积分 43
帖子 1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20
发表于 2006-1-19 10:3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想在风中说爱你(一)

想在风中说爱你      
寄北

1. 到 家 了

远 远 地 看 到 他 向 她 奔 来 , 象 一 阵 清 清 爽 爽 的 风 , 终 于 把 她 的 眼 睛 吹 大 了 。
         
坐 了 整 整 一 天 一 夜 的 飞 机 , 走 出 来 , 很 奇 怪 地 , 完 全 没 有 她 意 想 中 的 兴 奋 和 刺 激 , 反 而 有 一 种 还 在 云 里 雾 里 的 感 觉 , 脑 袋 一 阵 一 阵 地 痛 , 眼 皮 也 抬 不 起 来 。 一 定 是 没 睡 的 缘 故 。
         
她 睡 不 着 。 第 一 次 出 国 , 第 一 次 低 头 而 不 是 抬 头 看 云 , 她 的 心 扑 扑 乱 跳 了 不 知 有 多 久 才 正 常 下 来 。 起 伏 如 山 岳 的 云 层 几 乎 触 手 可 及 , 说 不 出 的 洁 白 , 说 不 出 的 柔 软 , 说 不 出 的 神 奇 。 “ 不 知 在 里 面 翻 跟 斗 的 感 觉 怎 样 ” , 她 突 然 想 , 随 后 就 傻 笑 起 来 , 惹 得 邻 座 的 女 人 盯 着 她 直 看 。
         
“ 你 好 。 第 一 次 ? 我 一 眼 就 看 得 出 来 。 去 探 亲 ? ” 邻 座 的 女 人 话 匣 子 一 打 开 , 便 有 “ 飞 流 直 下 三 千 尺 ” 之 势 , 从 国 外 的 风 土 人 情 到 打 工 的 艰 难 到 读 书 的 困 苦 到 适 应 的 不 容 易 , 如 此 等 等 。 她 好 脾 气 地 听 着 , 不 好 意 思 打 断 。 女 人 不 知 为 什 么 突 然 转 到 男 人 这 个 话 题 上 来 , 更 是 喋 喋 不 休 了 : “ 你 可 要 小 心 , 千 万 把 丈 夫 盯 得 紧 一 点 , 很 多 人 一 到 国 外 就 变 了 。 ” 她 微 笑 着 点 头 , 心 里 却 不 以为 然 。
         
夜 深 的 时 侯 飞 机 里 静 得 吓 人 。 邻 座 的 女 人 终 于 讲 累 了 , 现 在 睡 得 什 么 似 的 。 她 看 了 一 会 儿 星 星 , 也 将 眼 睛 闭 了 起 来 。 不 闭 倒 好 , 刚 一 闭 上 , 就 有 无 数 纷 乱 的 思 绪 奔 涌 而 来 : 到 了 国 外 , 干 什 么 呢 ? 英 文 这 几 年 几 乎 全 丢 光 了 , 出 门 去 要 是 连 回 家 的 路 都 找 不 到 , 会 是 怎 样 一 种 尴 尬 呢 ? 没 有 了 嘴 巴 , 那 事 事 就 都 得 靠 丈 夫 , 做 一 个 负 担 , 是 她 忍 受 得 了 的 吗 ?
         
“ 总 算 把 你 盼 来 了 。 ” 他 终 于 把 手 松 开 , 捧 了 她 的 脸 说 。 他 眸 子 里 的 快 乐 好 象 就 要 喷 出 来 , 很 热 的 那 种 快 乐 , 使 她 觉 得 眉 毛 有 被 烧 掉 的 危 险 。
         
“ 你 还 好 意 思 说 , 把 我 孤 零 零 一 个 人 扔 在 国 内 , 自 己 在 这 里 逍 遥 自 在 。 ” 她 突 然 委 屈 得 不 行 , 声 音 就 要 哑 起 来 。
         
他 更 用 力 地 拥 了 拥 她 : “ 这 不 就 来 了 吗 ? ”
         
抢 过 行 李 车 , “ 让 我 来 。 ” 他 一 边 走 , 一 边 看 着 她 : “ 你 一 点 也 没 变 。 ”
         
她 也 望 着 他 的 笑 脸 , 她 想 了 整 整 两 年 的 脸 , 心 放 了 下 来 。 他 没 变 , 一 点 都 没 变 。
         
他 打 开 车 门 , 让 她 先 坐 进 去 。 她 不 肯 。 “ 那 你 站 那 儿 , 别 动 。 ” 她 于 是 站 在 他 旁 边 , 看 他 毫 不 费 力 地 把 行 李 一 件 一 件 放 进 车 里 。 两 年 了 , 什 么 事 都 是 她 自 己 一 个 人 做 , 做 得 动 做 不 动 都 得 自 己 来 。 有 个 男 人 在 身 边 , 真 好 。
         
他 扶 着 车 门 看 她 坐 了 进 去 , 自 己 也 急 忙 钻 了 进 来 , 然 后 就 迫 不 及 待 地 对 着 她 的 唇 吻 起 来 。 久 违 了 的 男 性 气 息 “ 呼 ” 地 潮 水 般 向 她 涌 来 , 她 象 一 个 还 不 会 游 泳 的 小 孩 , 激 动 里 还 感 到 了 一 点 恐 慌 , 不 过 只 能 说 是 在 最 初 的 两 秒 钟 里 。 这 是 一 个 她 已 经 想 象 了 一 千 遍 的 会 面 呵 。
         
然 后 他 猛 地 把 嘴 唇 收 了 回 去 。
         
“ 不 能 再 吻 了 , 再 吻 下 面 就 要 竖 起 来 了 。 ” 他 喘 着 气 说 , 脸 上 出 现 了 那 种 不 怀 好 意 的 坏 笑 , 笑 得 她 一 脸 的 绯 红 。 她 懊 恼 得 捶 了 他 一 拳 : “ 别 不 正 经 了 。 ”
         
“ 你 不 知 道 我 多 想 你 。 ” 他 久 久 地 凝 视 着 她 , 直 到 她 把 头 低 了 下 去 : “ 你 不 要 这 样 看 我 。 ” 她 娇 嗔 地 叫 起 来 。

上 路 以 后 他 就 开 始 用 左 手 开 车 , 右 手 则 握 着 她 的 左 手 不 放 。 又 大 又 暖 的 手 。 每 次 被 他 攥 在 手 里 , 她 都 有 一 种 要 迷 失 的 感 觉 。
         
“ 一 路 上 顺 利 吗 ? ” 他 问 。
         
不 顺 利 。 先 是 因 为 大 雾 , 在 机 场 等 了 五 个 小 时 才 起 飞 , 然 后 机 内 空 调 过 冷 , 冻 得 她 直 打 哆 嗦 , 再 然 后 是 过 海 关 的 时 侯 , 她 那 临 时 抱 佛 脚 抓 来 的 英 语 竟 然 一 下 子 丢 到 了 爪 哇 国 , 看 着 那 个 神 情 严 肃 的 大 胡 子 , 所 有 她 能 做 的 只 是 摇 摇 头 , 用 十 二 分 标 准 的 普 通 话 说 : “ 先 生 , 我 听 不 懂 。 ”
         
他 大 笑 。 “ 后 来 呢 ? ”
         
“ 他 当 然 只 好 放 我 走 了 。 ”
         
窗 外 有 调 皮 的 阳 光 , 在 风 里 将 树 叶 的 颜 色 变 魔 术 似 地 变 来 变 去 。 四 周 是 一 望 无 际 的 田 野 , 镶 嵌 着 几 星 几 点 房 屋 , 给 人 一 种 奢 侈 的 美 感 。
         
车 子 要 加 油 了 。
         
他 没 有 放 掉 她 的 手 , 而 是 更 用 劲 的 捏 了 她 一 下 , 然 后 左 手 绕 过 来 换 挡 , 熄 火 , 最 后 拿 到 唇 上 亲 了 亲 , 说 : “ 一 下 就 好 。 ”
         
以 后 的 日 子 她 一 遍 一 遍 地 想 起 他 这 串 小 动 作 , 每 次 都 有 一 种 说 不 出 的 感 动 : 这 是 一 个 怎 样 温 柔 怎 样 深 情 的 男 人 呢 ? 她 一 直 没 能 流 下 来 的 泪 就 这 样 一 下 子 决 了 堤 , 很 快 就 在 两 颊 流 成 了 小 河 。
         
女 人 一 生 的 手 就 是 可 以 在 这 样 的 一 刻 被 握 住 。
         
“ 你 怎 么 啦 ? 怎 么 啦 ? ” 他 吓 了 一 跳 。
         
“ 没 事 , 只 是 突 然 觉 得 好 幸 福 , 好 轻 松 。 ”
         
“ 真 是 一 个 小 傻 瓜 。 ” 他 吻 了 吻 她 的 眼 睛 , 放 心 了 。
         
他 们 重 新 上 路 , 他 还 是 拿 了 她 的 手 来 握 。
         
“ 再 有 一 会 儿 就 到 了 。 ”
         
她 微 微 笑 着 , 左 手 任 他 握 着 , 右 手 撑 了 头 , 兴 致 勃 勃 地 研 究 起 这 个 她 八 岁 就 认 识 的 男 人 来 。 两 年 了 , 他 的 外 表 虽 然 一 点 都 没 变 , 行 为 举 止 却 多 出 了 一 份 自 信 , 一 份 开 朗 , 看 来 加 拿 大 对 他 不 薄 。
         
“ 你 知 不 知 道 ? 我 最 喜 欢 的 就 是 你 这 个 样 子 , 安 安 静 静 , 舒 舒 服 服 的 , 像 极 了 吃 饱 睡 足 的 小 猫 。 ”
         
“ 看 你 说 的 。 ” 她 只 是 笑 。
         
“ 来 亲 我 一 下 。 ” 他 拉 了 拉 她 。

“ 不 要 , 好 好 开 车 。 ”

“ 就 一 下 嘛 。 ” 他 耍 着 赖 皮 , 眼 睛 倒 是 还 在 路 上 。
         
她 抬 了 抬 身 子 要 凑 过 去 , 可 是 安 全 带 把 她 拉 住 了 。 他 帮 她 把 安 全 带 松 了 松 , 脸 也 侧 过 来 一 点 , 她 在 上 面 使 劲 点 了 一 下 。
         
她 的 确 有 了 一 种 舒 服 慵 懒 的 感 觉 , 这 种 感 觉 一 上 来 , 眼 皮 就 有 些 撑 不 住 了 。 毕 竟 她 还 从 来 没 有 连 续 两 天 不 睡 觉 的 记 录 。 在 国 内 没 碰 到 过 什 么 事 能 让 她 失 眠 。
         
朦 胧 中 只 听 到 他 在 介 绍 四 周 的 风 景 , 然 后 好 象 他 说 进 城 了 , 他 要 带 她 在 城 里 先 兜 一 圈 , 然 后 她 就 什 么 都 不 知 道 了 。
         
醒 来 时 发 现 自 己 躺 在 他 怀 里 , 他 正 一 只 手 抱 着 她 , 另 一 只 手 艰 难 地 开 门 。 “ 别 动 , 到 家 了 。 ” 他 说 。
         
“ 哦 , 到 家 了 。 ” 她 喃 喃 地 重 复 着 , 在 他 怀 里 拱 了 拱 , 又 睡 着 了 。


2.         那 时 侯

一 、

他 一 直 都 记 得 清 清 楚 楚 , 那 一 天 下 了 好 大 好 大 的 雨 , 就 仿 佛 天 河 决 堤 , 在 雨 里 一 站 , 两 分 钟 不 到 准 淋 个 透 湿 , 天 漆 黑 漆 黑 的 好 可 怕 。 母 亲 却 说 还 得 去 看 两 个 病 人 , 并 问 他 可 不 可 以 陪 她 一 起 去 。 他 自 然 得 答 应 。 母 亲 是 村 里 的 赤 脚 医 生 , 他 十 岁 一 过 , 母 亲 就 把 他 当 帮 手 使 了 。
   
目 的 地 是 村 头 的 一 座 小 院 子 。 大 门 开 着 , 刚 进 已 经 变 成 小 池 塘 的 天 井 , 就 见 一 个 小 影 子 一 晃 : “ 爸 爸 妈 妈 , 有 人 来 了 。 ”
         
屋 子 里 很 暗 , 唯 有 她 那 张 很 白 很 净 的 脸 发 着 幽 光 。
         
“ 帮 我 一 起 来 叠 纸 船 玩 好 不 好 ? ”

他 朝 母 亲 看 了 一 眼 。
         
“ 去 跟 小 妹 妹 玩 吧 。 ”
       
他 高 兴 地 跟 着 她 走 了 出 来 。 屋 里 太 闷 了 。
         
“ 我 不 会 叠 。 ” 他 低 声 说 , 觉 得 不 好 意 思 。
         
“ 那 我 来 教 你 好 了 。 ” 她 说 , “ 喏 , 就 这 样 , 就 这 样 , 很 容 易 的 。 ”

是 不 难 。 他 看 了 几 眼 就 会 了 。 很 快 纸 就 全 叠 光 , 俩 人 于 是 拿 了 船 到 天 井 里 去 放 。 雨 刚 好 停 , 他 们 赤 了 脚 挽 了 裤 腿 走 到 水 里 , 让 船 在 他 们 的 四 周 漂 游 。 她 拍 着 小 手 不 停 地 笑 呀 叫 呀 。 他 心 里 想 : 这 个 女 孩 真 好 玩 。
         
“ 你 以 后 上 学 , 把 小 妹 妹 带 上 。 ” 母 亲 拉 着 她 的 小 手 对 他 说 。
     
“ 好 的 。 ”
         
以 后 的 日 子 会 不 一 样 , 他 有 预 感 。
         
果 然 。 最 搞 不 懂 的 就 是 她 的 小 脑 瓜 里 为 什 么 总 有 那 么 多 希 奇 古 怪 的 想 法 。
         
那 天 走 在 田 埂 上 , 一 只 青 蛙 “ 扑 通 ” 一 声 跳 进 水 田 的 淤 泥 里 , 她 竟 笑 得 前 仰 后 合 : “ 你 说 它 笨 不 笨 ? 躲 在 那 一 动 不 动 , 还 以 为 谁 都 看 不 见 呢 ! ”

他 看 着 她 笑 , 也 笑 起 来 , 心 里 奇 怪 以 前 无 数 次 看 到 青 蛙 在 淤 泥 里 躲 藏 , 怎 么 从 来 就 没 有 觉 得 好 笑 呢 ?
  
还 有 一 次 却 是 看 见 她 在 地 上 蹲 了 好 半 天 , 泪 水 挂 了 一 脸 : “ 你 看 这 只 蚂 蚁 , 背 了 一 只 死 蚂 蚁 , 辛 辛 苦 苦 地 从 那 头 一 直 爬 到 这 头 。 真 可 怜 。 不 知 道 那 只 死 蚂 蚁 是 它 的 什 么 人 。 ”
         
总 之 她 的 天 , 她 的 地 , 她 的 花 花 草 草 都 有 许 多 特 别 的 故 事 , 让 平 时 呆 呆 板 板 的 他 哭 也 不 是 , 笑 也 不 是 , 心 眼 里 却 渐 渐 五 彩 缤 纷 起 来 。 过 不 多 久 , 除 了 跟 她 一 起 上 下 学 以 外 , 他 又 主 动 提 出 星 期 天 也 带 着 她 : 挖 泥 鳅 , 拣 田 螺 , 砍 柴 , 割 草 。 他 喜 欢 她 做 他 的 影 子 。
                                                                      二 、

一 开 始 他 对 代 课 的 语 文 老 师 就 有 点 讨 厌 , 说 话 总 是 罗 七 八 嗦 , 讲 半 天 都 讲 不 清 楚 。 这 次 下 课 铃 已 经 响 了 好 久 好 久 了 , 那 人 还 在 口 沫 四 溅 。 “ 天 啦 , 他 还 要 说 到 什 么 时 侯 ? ” 他 心 里 急 得 要 命 : 她 左 等 右 等 等 不 到 她 , 肯 定 要 哭 鼻 子 的 。 “ 管 不 了 那 么 多 了
。 ” 他 把 心 一 横 , 钻 到 桌 子 底 下 就 爬 起 来 。 同 学 开 始 骚 动 , 老 师 也 注 意 到 了 : “ 你 这 是 干 什 么 ? ” 他 “ 嗖 ” 地 钻 出 桌 子 , 撒 腿 就 跑 , 只 听 老 师 在 后 面 叫 : “ 看 老 师 明 天 怎 么 治 你 ! ”
         
空 气 里 尽 是 潮 湿 的 味 道 , 又 下 过 雨 了 。 远 远 就 看 见 她 的 身 影 , 一 会 儿 蹲 下 去 , 一 会 儿 站 起 来 , 忙 得 不 亦 乐 乎 , 连 他 走 近 了 都 没 注 意 。
         
“ 这 些 蚯 蚓 都 跑 到 路 上 来 了 , 我 把 它 们 放 回 草 地 去 , 要 不 然 它 们 会 给 踩 死 的 。 ”
      
她 手 里 的 小 树 枝 上 还 挂 着 一 条 蚯 蚓 。
         
“ 还 不 快 回 家 , 你 爸 妈 要 急 死 了 。 ” 他 莫 名 其 妙 地 生 起 气 来 , 一 把 拉 了 她 的 手 就 走 , 害 得 她 跑 着 碎 步 , 直 嚷 : “ 你 慢 点 , 慢 一 点 嘛 。 ”
         
那 天 晚 上 他 想 了 好 久 , 想 他 为 什 么 要 生 气 , 是 生 自 己 的 气 , 还 是 生 她 的 气 。 脑 袋 里 一 团 糟 , 他 最 后 还 是 没 想 出 个 名 堂 来 。
         
唯 一 让 他 高 兴 的 是 第 二 天 语 文 老 师 休 完 产 假 回 来 了 , 只 字 未 提 前 一 天 发 生 的 事 。

顶部
闻若





UID 12
精华 11
积分 421
帖子 32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6-1-20 01:04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热烈欢迎寄北

热烈欢迎寄北,再来读你的小说。

顶部
寄北





UID 2703
精华 8
积分 43
帖子 1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20
发表于 2006-1-20 01:28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Thank you. Glad to be here.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7-22 11:01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