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想在风中说爱你
寄北





UID 2703
精华 8
积分 43
帖子 1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20
发表于 2006-1-19 10:42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想在风中说爱你

三 、
         
日 子 过 得 从 未 有 过 的 快 , 转 眼 冬 天 就 到 了 。
         
他 走 在 去 挑 水 的 路 上 , 太 阳 很 好 , 他 的 心 情 也 很 好 , 因 为 水 井 在 村 头 , 常 常 能 碰 到 她 。 果 然 一 眼 就 看 到 她 那 件 花 棉 袄 。 她 正 在 水 井 旁 的 池 塘 里 捶 衣 服 , 一 下 一 下 很 卖 力 的 样 子 , 嘴 里 “ 呼 呼 ” 的 有 热 气 直 冒 。 他 看 着 她 在 石 板 上 又 搓 了 几 下 , 站 起 来 , 拎 干 , 然 后 端 了 衣 服 盆 子 离 开 。 他 张 嘴 要 喊 她 , 还 没 来 得 及 出 声 , 却 见 她 脚 下 一 滑 , 人 就 朝 水 里 倒 去 。 “ 不 好 。 ” 倒 吸 的 冷 气 几 乎 把 他 呛 住 了 。 这 是 个 有 名 的 锅 底 塘 , 离 岸 一 点 点 就 深 不 见 底 。 水 桶 “ 啪 ” 地 给 扔 到 了 地 上 , 他 没 命 地 跑 起 来 , 衣 服 还 没 脱 完 , 人 已 到 了 水 里 。
         
把 她 从 水 里 捞 了 上 来 的 时 侯 她 眼 睛 紧 闭 着 , 脸 上 一 丝 血 色 都 无 。 他 赶 紧 把 她 担 在 肩 上 , 使 劲 拍 她 的 背 。 终 于 她 “ 哇 ” 的 一 声 吐 了 出 来 。
         
他 放 她 下 来 , 用 手 去 擦 她 脸 上 头 上 的 水 。 事 实 上 她 的 头 发 已 结 了 冰 , 一 溜 一 溜 的 , 一 碰 还 有 响 声 ; 她 的 唇 青 紫 得 吓 人 , 牙 齿 一 个 劲 地 打 颤 。 他 一 下 子 就 把 自 己 的 脸 贴 到 了 她 的 脸 上 , 同 时 死 死 抱 住 了 她 发 抖 的 小 身 子 。
         
那 样 的 冰 凉 的 , 柔 软 的 , 温 暖 的 , 不 可 言 喻 的 感 觉 啊 。
         
他 的 心 一 阵 一 阵 地 痛 起 来 。


3.        想 在 风 中 说 爱 你

一 、

他 从 没 想 过 会 爱 上 另 外 一 个 女 人 。
         
他 的 太 太 是 他 最 好 的 朋 友 的 妹 妹 。 他 有 一 次 上 他 们 家 时 和 她 一 见 钟 情 。 她 不 仅 聪 明 漂 亮 , 而 且 温 柔 似 水 。 她 学 的 是 机 械 , 也 在 同 一 个 学 校 。 那 时 学 校 还 不 准 谈 恋 爱 , 他 总 是 请 她 哥 哥 传 信 , 约 她 在 公 园 偷 偷 见 面 。 毕 业 后 他 被 分 回 家 乡 , 她 留 了 校 。 他 硬 是 不 顾 父 母 的 挽 留 , 考 了 研 究 生 回 来 。 结 婚 八 年 了 , 虽 然 只 身 来 到 国 外 已 有 两 年 , 每 次 打 电 话 , 心 里 还 总 会 涌 起 一 股 柔 情 。 诱 惑 其 实 不 是 没 有 。 在 法 国 的 时 候 , 有 个 女 孩 一 而 再 、 再 而 三 地 给 他 暗 示 , 他 却 始 终 守 身 如 玉 。 他 也 常 为 自 己 的 洁 身 自 好 而 骄 傲 。 对 那 些 随 便 上 床 的 男 女 , 他 有 一 种 居 高 临 下 的 轻 视 和 愤 慨 。 当 他 的 好 友 与 人 做 起 了 “ 周 末 夫 妇 ” 时 , 他 就 再 没 上 过 他 的 家 。
         
他 却 毫 无 防 备 地 , 绝 望 地 , 爱 上 了 她 , 一 个 他 不 能 爱 、 也 没 资 格 爱 的 女 人 。
         
她 是 他 这 一 生 中 见 过 的 最 没 有 风 霜 的 女 人 了 。 她 总 是 笑 着 , 一 副 坦 坦 然 然 、 毫 无 城 府 的 样 子 , 让 人 不 知 不 觉 地 就 受 她 感 染 , 直 觉 得 天 地 都 年 轻 起 来 。
         
第 一 次 看 见 她 , 是 在 一 个 送 旧 迎 新 的 午 餐 上 。 那 时 他 改 学 计 算 机 , 到 这 个 计 算 机 公 司 做 暑 期 学 生 。 她 就 坐 在 他 旁 边 , 盈 盈 地 笑 着 , 有 一 张 不 是 很 漂 亮 但 让 人 很 舒 服 的 脸 。 他 问 她 是 哪 毕 业 的 , 居 然 发 现 他 的 一 个 好 朋 友 , 他 的 中 学 同 学 , 是 她 的 好 朋 友 。 他 一 下 子 就 觉 得 跟 她 亲 近 起 来 。 她 告 诉 他 , 她 本 来 是 个 中 学 老 师 , 来 加 拿 大 已 六 年 了 , 读 了 一 个 会 计 专 业 后 就 在 公 司 找 了 个 会 计 做 。 办 公 室 就 在 他 的 楼 上 。 有 两 个 宝 贝 女 儿 , 丈 夫 是 个 医 生 , 刚 刚 做 完 住 院 医 。
         
“ 典 型 的 小 市 民 生 活 。 上 班 , 下 班 , 服 侍 小 孩 , 照 顾 丈 夫 。 每 天 就 这 样 过 。 日 子 过 得 还 特 快 。 ”
         
她 说 , 没 有 一 丝 一 毫 的 矫 饰 。 饭 后 他 们 自 然 地 走 在 了 一 起 。 公 司 离 吃 饭 的 地 方 只 有 十 五 分 钟 。 太 阳 很 好 , 他 们 慢 慢 地 踱 着 步 , 聊 一 些 小 事 。 远 远 地 见 到 有 警 察 在 抄 车 牌 , 她 掏 出 几 个 两 毛 五 分 的 钱 , 一 个 一 个 地 往 老 虎 机 里 塞 。 直 塞 到 警 察 那 , 还 调 皮 地 说 : “ 你 就 迟 了 一 点 点 ” 。 他 在 后 面 , 看 着 她 愉 快 的 背 影 , 心 里 突 然 就 有 什 么 东 西 动 了 一 下 。
         
她 的 经 历 却 并 不 简 单 。 他 知 道 她 从 小 就 随 父 母 下 乡 , 结 果 父 母 都 得 了 血 吸 虫 病 , 那 年 她 才 八 岁 , 却 负 起 了 照 顾 父 母 的 责 任 。 有 一 个 大 冷 天 , 她 到 池 塘 里 去 洗 衣 服 , 脚 下 一 滑 就 掉 了 进 去 。 幸 好 被 人 救 起 , 才 拣 回 了 一 条 小 命 。 “ 重 要 的 不 是 受 苦 本 身 , 而 是 你 怎 么 看 待 受 苦 , 对 不 对 ? 。 在 垃 圾 堆 上 也 能 看 到 太 阳 的 光 辉 , 不 是 吗 ? ” 他 听 了 这 话 , 越 发 对 她 刮 目 相 看 。
         
接 触 越 多 , 越 觉 得 她 象 一 本 读 不 完 的 书 , 每 次 看 都 有 新 的 内 容 。 一 天 一 个 刚 来 的 同 事 讲 起 他 那 有 一 个 女 人 和 结 婚 的 男 人 好 , 等 那 男 人 离 了 婚 , 花 了 许 多 钱 在 她 身 上 , 她 却 跟 另 外 一 个 人 跑 了 。 大 家 都 在 讲 那 女 人 坏 , 他 却 听 到 她 说 : “ 也 不 尽 然 。 苍 蝇 不 叮 无 缝 的 蛋 。 也 许 是 他 真 的 不 好 , 也 许 是 他 前 世 欠 了 她 也 说 不 定 。 ” 他 有 些 愕 然 , 却 也 看 到 了 她 为 人 的 宽 容 。
         
这 一 天 她 请 教 他 怎 么 用 一 个 软 件 。 他 和 她 一 起 坐 在 计 算 机 前 , 第 一 次 挨 她 这 么 近 , 他 的 心 不 明 不 白 地 就 慌 起 来 。 然 后 他 的 手 碰 到 了 她 的 , 他 分 明 有 一 种 触 电 的 感 觉 。
         
他 开 始 有 事 无 事 的 朝 她 那 跑 。 见 到 她 时 便 觉 得 整 个 人 都 飘 起 来 , 没 见 到 她 则 开 始 胡 思 乱 想 。 一 会 担 心 是 不 是 交 通 出 问 题 , 一 会 担 心 她 是 不 是 生 病 。 空 下 来 , 满 脑 子 都 是 她 。 看 到 街 头 漂 亮 的 衣 服 , 就 会 想 : 这 件 衣 服 穿 在 她 身 上 一 定 很 好 看 ; 路 过 花 店 便
会 想 : 如 果 送 她 一 束 玫 瑰 会 怎 样 ? 看 到 好 看 的 房 子 又 会 想 : 假 若 我 和 她 能 有 这 样 一 个 家 … …
         
他 知 道 他 爱 上 了 她 。 一 开 始 他 很 痛 苦 , 觉 得 违 背 了 自 己 做 人 的 原 则 , 更 对 不 起 太 太 。 他 力 图 多 给 太 太 打 电 话 来 减 轻 他 的 罪 恶 感 。 但 单 调 的 日 子 里 带 给 他 最 大 快 乐 的 还 是 一 遍 遍 地 温 习 她 的 一 颦 一 笑 。 他 觉 得 自 己 无 法 控 制 自 己 。 这 一 次 的 恋 爱 跟 上 次 很 不 一 样 。 和 他 太 太 在 一 起 , 他 很 轻 松 , 很 舒 服 , 总 有 一 种 笃 定 的 感 觉 , 她 不 会 给 他 任 何 意 外 , 他 也 不 会 。 和 她 在 一 起 则 不 然 。 她 总 带 给 他 一 种 莫 名 的 激 动 , 他 永 远 不 知 道 她 下 一 句 说 什 么 , 下 一 步 做 什 么 。 他 没 法 不 爱 她 。
         
他 对 自 己 说 , “ 我 得 为 她 做 点 什 么 。 ”
         
能 为 她 做 的 并 不 多 。 她 也 不 搬 家 , 也 不 生 病 什 么 的 。 他 只 能 偶 尔 指 点 她 一 下 计 算 机 上 的 事 。 他 想 来 想 去 , 最 后 想 到 了 请 她 全 家 和 别 的 几 个 朋 友 来 吃 饭 。 这 样 既 不 会 引 起 她 的 怀 疑 , 别 人 也 不 会 说 什 么 。 他 平 时 大 多 对 付 着 过 , 却 不 讨 厌 烧 饭 做 菜 。 事 实 上 , 结 婚 后 大 部 分 的 饭 菜 都 是 他 管 的 。
         
她 一 再 追 问 为 什 么 。 一 个 单 身 男 人 请 客 , 并 不 多 见 。 他 只 好 说 是 他 生 日 , 想 热 闹 一 下 。 她 又 问 他 属 什 么 , 他 告 诉 她 属 马 。
         
他 已 经 打 听 好 了 她 喜 欢 吃 的 几 样 菜 。 有 一 次 她 还 偶 然 提 起 她 最 想 念 奶 奶 做 的 花 卷 。 于 是 他 特 地 对 着 菜 谱 先 练 习 了 几 遍 , 直 到 满 意 为 止 。 学 发 面 做 花 卷 花 的 时 间 多 些 , 因 为 每 次 发 起 来 , 蒸 完 取 出 , 花 卷 就 象 变 魔 术 似 地 缩 回 去 。 味 道 还 行 , 却 难 看 死 了 。 几 经 实 践 , 他 才 发 现 面 发 完 后 要 多 揉 , 做 好 后 马 上 蒸 , 这 样 就 好 多 了 。 他 除 了 在 花 卷 里 放 葱 盐 外 , 还 放 了 些 碎 碎 的 香 肠 , 蒸 出 来 分 外 香 。
         
终 于 等 到 她 来 。 还 有 她 的 丈 夫 和 两 个 女 儿 。 她 穿 一 件 开 领 的 黑 丝 裙 , 衬 着 白 晰 的 皮 肤 , 长 发 在 脑 后 高 高 地 挽 起 , 又 多 了 一 份 优 雅 。 她 的 丈 夫 殷 勤 地 为 她 脱 去 了 外 套 。 那 男 人 又 高 又 瘦 , 目 光 却 异 常 柔 和 , 看 得 出 是 一 个 自 信 到 可 以 对 女 人 极 尽 温 柔 的 男 人 。 两 个 女 儿 都 是 可 人 儿 , 将 来 不 知 又 要 迷 死 多 少 男 人 。
         
他 几 乎 没 有 吃 , 直 看 着 她 一 个 一 个 地 将 小 花 卷 塞 进 嘴 里 , 大 概 有 十 个 吧 ? “ 真 是 太 好 吃 了 ! 跟 我 奶 奶 做 的 一 模 一 样 。 真 想 不 到 你 还 有 这 么 一 手 。 ” 她 叫 着 , 嘴 巴 里 还 是 鼓 鼓 的 , 唇 红 得 发 亮 。 他 真 想 冲 上 去 , 吻 她 一 下 。

“ 你 怎 么 还 不 吃 ? ” 她 注 意 到 他 手 里 没 东 西 。
         
“ 你 的 女 儿 好 可 爱 。 ” 他 却 说 。 两 个 孩 子 正 在 做 父 亲 的 身 上 爬 上 爬 下 。
         
“ 是 吗 ? 我 本 来 倒 是 希 望 第 二 个 是 个 儿 子 。 一 个 情 敌 已 经 招 架 不 住 了 , 居 然 又 来 一 个 。 ” 她 笑 着 叹 口 气 说 , 目 光 里 却 满 是 柔 情 。
         
“ 居 然 有 这 么 幸 福 的 男 人 。 为 什 么 是 他 不 是 我 ? ” 他 又 嫉 妒 又 沮 丧 。
         
当 他 把 她 带 来 的 礼 物 打 开 , 赫 然 发 现 里 面 一 个 生 日 蛋 糕 , 愣 了 许 久 才 明 白 过 来 。
         
“ 你 干 吗 这 么 客 气 ? 还 买 这 么 大 的 蛋 糕 来 。 ”
         
“ 我 自 己 做 的 。 没 有 什 么 。 ”
         
他 盯 了 她 一 眼 , 心 里 有 股 暖 暖 的 东 西 在 翻 动 。 蛋 糕 上 有 一 匹 正 要 飞 的 马 , 被 她 画 得 维 妙 维 肖 , 又 极 有 气 势 。 她 真 是 每 次 都 能 给 他 一 个 惊 奇 。
         
夜 深 人 静 时 他 感 到 一 丝 甜 蜜 , 一 丝 痛 苦 , 更 多 的 是 一 种 彻 骨 的 惆 怅 。 他 躺 在 床 上 , 不 知 道 自 己 该 想 些 什 么 。 朦 胧 中 他 觉 得 她 轻 轻 来 到 他 身 边 , 他 正 开 着 一 架 飞 机 , 忽 然 有 一 只 鸟 朝 他 们 撞 来 , 轰 然 一 声 他 跟 她 一 起 坠 下 , 就 在 那 时 他 清 楚 地 看 到 那 只 鸟 变 成 了 她 太 太 。 他 大 叫 一 声 醒 过 来 , 突 然 感 到 恐 惧 : 这 样 下 去 , 总 有 一 天 会 毁 了 自 己 , 毁 了 她 , 毁 了 他 太 太 。
         
当 晚 他 跪 在 地 上 , 祷 告 了 一 夜 : “ 上 帝 , 请 帮 助 我 , 请 救 救 我 , 请 告 诉 我 怎 么 办 ! ” 这 是 他 奶 奶 从 小 就 告 诉 他 做 的 。 他 相 信 宇 宙 之 中 有 一 位 万 能 的 神 , 但 却 从 未 去 求 过 。 他 是 那 样 地 相 信 自 己 。 但 是 今 天 已 非 昨 日 。
         
出 路 只 有 一 条 : 逃 到 一 个 再 也 见 不 到 她 的 地 方 去 。
         
临 走 的 那 天 , 他 来 到 她 的 办 公 室 。 见 到 他 时 她 的 眼 睛 一 亮 : “ 好 久 没 见 到 你 了 , 好 吗 ? ”
         
“ 明 天 我 就 要 离 开 了 。 陪 我 走 一 走 , 好 吗 ? 有 一 些 话 , 一 定 要 对 你 说 。 ”
         
她 疑 惑 地 看 了 看 他 , 点 了 点 头 。
         
他 带 她 来 到 附 近 的 一 个 小 公 园 。 “ 我 每 天 都 从 这 里 经 过 , 早 上 看 日 出 , 傍 晚 看 日 落 。 常 常 想 , 如 果 是 跟 你 一 起 来 , 会 是 什 么 样 ? ”
         
他 们 在 一 条 长 凳 上 坐 下 。 有 轻 风 柔 柔 吹 过 。 他 望 着 她 , 一 直 望 到 心 痛 起 来 。 “ 天 啦 , 你 真 是 美 极 了 。 你 知 道 我 有 多 爱 你 吗 ? 你 知 道 我 爱 你 有 多 久 了 吗 ? ” 他 叹 了 口 气 。 “ 整 整 一 年 了 。 你 不 会 明 白 那 是 一 种 什 么 样 的 挣 扎 。 ” 他 告 诉 了 她 第 一 次 看 到 她 时 她 是 怎 样 的 穿 着 一 件 粉 红 色 的 裙 子 , 头 发 上 扎 了 一 根 红 绸 , 象 个 新 娘 子 ; 他 是 怎 样 记 着 她 说 过 的 几 乎 每 一 句 话 ; 怎 样 精 心 地 准 备 那 一 顿 晚 餐 ; 还 有 他 真 正 的 生 日 ; 他 甚 至 告 诉 了 她 他 常 做 的 那 些 和 她 在 一 起 的 梦 。
         
“ 我 一 直 以 为 人 可 以 主 宰 自 己 。 爱 上 你 才 知 道 什 么 叫 做 不 由 自 主 , 什 么 叫 做 情 不 自 禁 。 上 帝 特 意 让 我 经 历 这 一 场 挣 扎 , 大 概 就 是 要 治 治 我 的 虚 妄 与 自 大 吧 。 ”
         
他 转 过 脸 去 , 夕 阳 正 缓 缓 西 沉 。 晚 霞 里 , 伤 感 和 宁 静 奇 妙 地 混 合 在 一 起 。 那 是 他 从 来 没 有 体 验 过 的 。
         
他 指 着 天 边 让 她 看 , 她 的 目 光 却 没 有 离 开 他 的 眼 睛 。
         
“ 谢 谢 你 告 诉 我 这 一 切 。 ” 她 说 , 轻 轻 地 捧 了 他 的 脸 , 在 他 的 颊 上 印 了 一 个 吻 。
         
她 温 软 的 唇 彻 底 推 毁 了 他 心 中 所 有 的 防 线 。 他 发 狂 似 地 抱 紧 她 吻 起 来 , 直 让 她 透 不 过 气 。 她 拼 命 推 开 他 时 他 还 是 不 肯 放 开 她 的 手 。
         
“ 我 到 你 丈 夫 那 去 求 他 把 你 让 给 我 好 不 好 ? ”
         
她 看 着 他 不 说 话 。
         
“ 你 跟 我 一 起 私 奔 好 不 好 ? ”
         
她 还 是 不 说 话 。
         
“ 给 我 一 天 的 时 间 , 就 一 天 。 让 我 完 完 全 全 拥 有 你 一 天 , 好 不 好 ? ”
         
她 还 是 不 说 话 。
         
他 叹 口 气 , 知 道 自 己 在 说 傻 话 , 从 随 身 带 的 包 里 , 取 出 一 枝 玫 瑰 。 “ 意 识 到 爱 上 你 的 那 天 一 夜 没 睡 , 就 知 道 在 街 上 乱 逛 。 后 来 在 一 家 人 的 前 院 看 到 一 丛 红 得 滴 血 的 玫 瑰 , 就 去 偷 了 一 朵 。 手 还 给 刺 破 了 皮 呢 。 没 敢 送 你 , 结 果 就 把 它 风 干 了 。 ”
         
她 接 过 来 , 放 在 鼻 子 上 闻 了 闻 , “ 还 有 香 味 。 ” 她 低 声 说 , 眼 睛 慢 慢 地 湿 了 。
         
“ 万 一 有 一 天 你 觉 得 需 要 我 , 只 要 从 这 朵 玫 瑰 上 摘 下 一 瓣 寄 来 , 无 论 我 是 在 天 涯 , 还 是 在 海 角 , 一 定 会 如 期 而 至 。 ” 他 站 起 来 , 轻 轻 拥 抱 了 她 一 下 , 心 中 有 万 分 的 不 舍 。
         
“ 再 见 。 ”
         
“ 多 保 重 。 ”
         
“ 我 会 的 。 你 也 保 重 。 ”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4-20 05:23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