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方汀:家有“个性超强儿童”(Strong Willed Child)(终稿)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方汀




UID 49
精华 20
积分 667
帖子 5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5
发表于 2006-1-30 07:34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方汀:家有“个性超强儿童”(Strong Willed Child)(终稿)

Final

[center]家有“个性超强儿童”        

方汀
[/center]

儿子打从一生下来就注定是我们的“麻烦”:生产时突然胎心骤停,十几个各科大夫齐齐赶来参加抢救,产科大夫不得已用产钳把儿子夹出来;婴儿时得涨气(colicky),整天啼哭(我一天只有断断续续四小时睡眠),四个月时邻居终于忍无可忍报了警,引来一男一女全副武装的警察(幸好警察调查结果证实我没有虐待儿子);十个月第一次睡通宵(sleep through the night),我和先生夜里习惯性起来数次探测儿子鼻息,以防意外;稍大一点又一会儿脖子长包块开刀,一会儿乳糖不耐拉肚子(在小区散散步都会忍不住拉到别人家前院树丛里);加上儿子天生倔,无论何事只要他认准了就“不达目的不罢休”,给我们做父母的带来无尽烦恼。生了这么个儿子才深刻体会到为什么有“养儿方知父母恩”一说:养育一个个性超强的孩子比养育一个普通孩子足足要多花数倍的精力!这么多年来在没有任何“外援”的情况下,培养儿子的路,走得万分艰难。

何为“Strong Willed Child”(个性超强儿童)?

个性超强儿童(Strong Willed Child)一说,是Dr. James C Dobson在“Strong Willed Child”一书中率先提出的。Dr. James C Dobson 是宗教界著名的家庭事物专家,他最近又出了本“New Strong Willed Child”《新个性超强儿童》,他的书影响了数以万计家有个性超强儿童的家庭。个性超强儿童和青少年反叛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是与生俱来的“个性”,后者仅为人生路上一闪而过的短暂时期;前者可以说是一种性格缺陷,后者则只是青春期激素的影响,两者不可一概而论。

        个性超强儿童的具体特征主要有:
        ------几乎从不接受“不可能”或“做不到”这样的词语;
        ------能以光速从充满爱和温暖的表情立刻转变为冷漠的表情;
        ------可以为了看看到底底线在哪里而争执到最后一刻;
        ------当他闲着没事时,宁愿创造一个危机而不肯白白度过一个平安无事的日子;
        ------认为规矩(Rule)只不过是参考而已;
        ------显露出巨大的创造性而且足智多谋,总能找到达到目的的方法;
        ------可以把一件小事变成大事或者变成一场盛怒的争吵;
        ------不会因为“这是你该做的”而去行动,请他做的事得与他个人有关;
        ------拒绝无条件服从,总是有办法讨价还价讲条件;
        ------不怕冒险,总想试试未知的“新鲜”事;
        ------犯了错不道歉,但会想法更正错误;
        ------世界无法改变他们,更大的可能是他们会改变世界……

教育个性超强儿童必须因势利导,决不能强硬压制,这种孩子通常会给家长带来很多麻烦,家长需要耐心应对。让我来举个实际例子解释上述的“不怕冒险,总想试试未知的‘新鲜’事”这一条。儿子四岁时,我们去迪斯尼世界玩,住在旅馆里。每天要上下十几层楼,一般都坐电梯。我们发现儿子对开开关关的电梯门很注意,不免有点担心,就时常提醒孩子们不要把手夹了。一天早起,我带着孩子们先坐电梯下楼,儿子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整只手放进正在关闭的电梯门,我仓促间来不及行动,只好大喊:“救命啊,救命啊。”当时太早,没有人来。儿子的手就被电梯门夹住了,我使劲拉,边拉边摁开门的摁钮,门终于开了,儿子的手已经压得扁如白纸。老公这时候才赶来,吓得立刻要打九一一。我把儿子的手检查了一下,手指还能弯曲,好像没有伤着骨头,所以没有去医院。后来,儿子足足疼了个把星期才好。当时不知道儿子的这种个性就是“个性超强儿童”的典型表现。类似这样的例子,在儿子身上不胜枚举。

(儿子上学的学校一角)

得知家有个性超强儿童。

第一次听说“Strong Willed”(个性超强)这个英文词是儿子两岁半那年。我们试着送他去一个基督教教堂开的幼儿园,那里的老师都是基督徒,很有爱心和耐心。不料,试了整整十天,儿子以每天啼哭过半小时不止的记录,彻底磨灭了老师们的耐心:“你们的孩子是个Strong Willed Child(超强个性儿),他还没有准备好(not ready),请带回去等孩子大些再送幼儿园吧”。经老师这么一说,我们才猛然醒悟:怪不得这孩子总是那么倔,哭起来跟玩命似的,哄都哄不停,原来是个“Strong Willed”孩子!是啊,儿子好像天生长了“反骨”:一向凡事非得亲自体验方信服,颇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劲头,他的个性已经远远超出了“调皮”两个字的范围。记得有一次,我刚烧好菜,电炉渐渐由红转黑,我特意嘱咐:千万别碰电炉,很烫。儿子偏偏把整个一只手放了上去,立刻烫得哇哇大哭。幸好有国内带来的京万红幸好有国内带来的京万红,立即抹上,总算没出大事,只起了串串燎泡,连抹几日京万红便痊愈了。第一次送儿子上幼儿园以失败告终,令我们意识到,养育这种有“Strong Willed”的孩子,如果引导得当,孩子可能会成长为有用之才;一不小心,孩子就可能走向歪路,后果将不堪设想。

过了一年,又试着送儿子上幼儿园,这回吸取教训,一周只送两个上午。第一天,老师看儿子哭得伤心,让我陪他一会儿。十五分钟后,看他渐渐止哭,开始对地上的玩具注意起来,老师给我递信号:“你可以走了”。我带着女儿,慢慢走到停车场。刚打开车门,老师的助教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叫我快回去。果然不出所料,儿子又在大哭了。整个上午,我只好带着女儿陪儿子,边陪边给儿子解释:这里有很多小朋友,还有这么多玩具,多好玩;等你玩好,一下课妈妈就来接……多亏这回碰上一个有多年教育经验的好老师玛格丽特,她很懂孩子的心理。玛格丽特告诉我,对付这种有Strong Willed的孩子,不能强来,得慢慢给他讲道理,一定要有耐心。玛格丽特又教我,每次送孩子时,不妨陪他十来分钟,等他安定了再离开;最好按时或提前几分钟来接,给孩子安全感。玛格丽特还一直把我儿子带在身边,像对自己的儿子那样呵护备至。渐渐地,儿子开始喜欢去见玛格丽特,喜欢去“上学”了……

(学校艺术长廊)

培养“个性超强儿童”需要家长的耐心和好的学习环境。

愉快地上完一学期幼儿园,儿子该上学前班了。“孟母三迁”的故事是早就铭刻在心的,为了孩子的成长,遇上这种天生具有“超强个性”的孩子,给孩子选个好学校让孩子有“近朱者赤”的环境显得尤其重要。友人推荐去找个蒙特所里学校,据说蒙特所里学校很注重培养孩子们的个性发展,对有“超强个性”的孩子很合适。

蒙特所里学校是用意大利医生Maria Montessori创立的教育方法教学的。Montessori 医生通过研究世界各国儿童的心理,意识到孩子既具有作为人类的孩子全球共有的共性,每个孩子同时又是独特的,无重复的,可敬可佩的个体。如果教育工作者认同儿童个性的价值并为儿童提供一个适合儿童精神成长的环境,那么就可以打造出一个全新的“新孩子”,而这个“新孩子”令人讶异的个性的发展终将为改善世界作出贡献。(上面这段话不是原文照翻,具体请参照以下摘录:“The universa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human child, and the child as a unique, unrepeatable, respectable and admirable individual to be unconditionally accepted as one of the life's most marvelous expressions.”------ Maria Montessori。“If education recognizes the intrinsic value of the child’s personality and provides an environment suited to spiritual growth, we have the revelation of  an entirely New Child, whose astonishing characteristics can eventually contribute to the betterment of the world.”------Maria Montessori, Peaceful children Peaceful world.)
       
蒙特所里的教学理念是“混班”制:三岁以下一个班,三至五岁一个班,六至八岁一个班……这样做的好处是,大的孩子可以给小的孩子做榜样。老师因材施教,根据孩子的年龄,分别教不同的内容。每天有一段时间老师与每个孩子个别教学,一旦老师认为该生某方面学得快就多教些程度更深的内容,老师随时根据观察个别调整学生的学习进度。往往小的学得比大的还快,小的就可以反过来教大的,形成互学互动的良性循环。参观了几所蒙特所里学校,我们对她的教学方法很感兴趣。蒙特所里学校所有的教具/玩具都有一定的意义,或者与颜色,形状相关,或者与算数有关,或者与语言有关……学生通过“玩”特定的玩具/教具,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看儿子在参观学校时显出极大的兴趣,我们就选了一所离家近的学校送儿子去上。

儿子自打上了“蒙特所里”,回到家变得很有礼貌。“请”,“谢谢”,“对不起”,进厕所先敲门,等等令人可喜的表现,在老师的教导下渐渐成了习惯。我们发现儿子对老师说的话简直是“一句顶一万句”,对家长的话却常常左耳进右耳出。比如我们也曾像其他“望子成龙”的家长那样,送儿子去学过钢琴。儿子天天闹:“你们简直是在折磨我。”天哪,花钱送孩子学琴是“折磨”孩子,天下有这样的父母吗?好吧,儿子如此不识好歹只好随他去,从此钢琴成为家里的摆设。再比如,我们为了培养孩子业余爱好,送儿子去学国际象棋,儿子嫌“太难”不愿学,也只好随他。对“个性超强”的孩子,强迫是没有用的,搞不好反而把他推向相反的路。好在儿子在“蒙特所里”学习一直很认真,成绩很好,经常得到老师表扬,他不愿有业余爱好就无所谓了。

(学校举办的跳水/游泳比赛)

送子女去上昂贵的私立学校的痛苦决定。

孩子们上的这所“蒙特所里”分校只开到三年级,升四年级就得转学,这样一来我们很快又面临新的挑战。儿子回来说,三年级想和同学一起转去这所“蒙特所里”在市中心的主校,在那里可以一直上到八年级。当时我们觉得主校也许比分校更好,就给他转学吧。谁知主校因几年前由私立转成“Charter”(公立),生源发生了很大变化,学校附近的孩子们都纷纷去主校上学,来自各种不同家庭背景的学生鱼龙混杂。一年下来,儿子虽然功课还是不错,号称不是年级第一就是第二,可是学习态度开始有了令人担心的变化。每天在饭桌上,再听不到儿子“长大要上哈佛”的豪言,取而代之的是“长大要去当Hobo (要饭的)”。每天吃过晚饭,再见不到儿子捧书埋头苦读的情景,不是看电视就是玩游戏机。如果罚他不许看电视或玩游戏机,他宁愿看天花板望呆也不愿看书学习。问及功课,总是:“早做完了”。常回来说:“某某的爸爸从没上过大学,开一小店,生活照样自在,钱比我们多多了。”要不就是:“比尔盖茨不也是从大学退学的吗,人家现在是亿万富翁”……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整整一年。我们苦口婆心的劝说一点都不起作用,套用一句友人的话,此时的儿子已经“油盐不进”了!我们做父母的,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儿子才只上三年级,还是一棵小小的幼苗啊,如果任其这样自然发展,只怕将来这棵树长歪了就再掰不直了。此时,老师的话对儿子早已不是几年前的“一句顶一万句”了,小朋友的话开始对儿子产生极大的影响,左右儿子的行为。为了给儿子健康成长提供良好的环境,我和先生一致同意:转学!

我们与好学区紧邻,先跑了几家好学区的公立学校,都说只要开学还有空位就可以接受我们的孩子,有无空位等开了学给我们答复。我们担心如果没空位上不上那几所学校,孩子还得与那帮狐朋狗党为伍。家门口的公立学校倒是一定会接受孩子们的,但那学校与孩子们上的学校生源相同,怎敢送孩子们去?我们只好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让一对儿女去考私立学校。当时我没工作,如果送孩子们上私立学校,家里经济立刻捉襟见肘,可是为了孩子的将来,只好硬着头皮让他们去考试。一周后,私立学校的录取通知就来了。当时我们还是对好学区的公立学校抱有希望,犹豫着是否接受私立学校的录取?私立学校很通情达理,只要求我们交一点押金,就答应为孩子们保留空位。结果,到开学始终没有公立学校的任何消息,打电话去问总说“还不能确定有没有空位”。我们只好一咬牙送孩子们去了私立学校,后来的结果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孩子们去私立学校的头一年,女儿很快适应了,儿子却很不高兴:功课那么多,还要学西班牙语,约束太多又没有朋友……一年学完儿子就闹着要转回公立学校。我们跟儿子谈判约定:再坚持一年把小学上完,中学再转去公立学校。儿子知道家门口的小学不好,只得勉强同意。第二年,儿子渐渐能坐下来了,也开始交上了朋友。直到今天,我们都对儿子交的好朋友“谋”心存无限感激。“谋”本名亚当,谋是儿子给亚当起的昵称,谋给儿子的影响可以用“巨大”两个字来形容。听儿子说,谋是波兰人,家里好几个叔叔都得过诺贝尔奖,谋的父母持美国/波兰双重国籍,在波兰拥有一座城堡,谋和父母每年在美国/波兰两地来回跑。谋的聪明和他家族的背景,特别是谋在学业上常常显示出的与众不同的思考方法,着实让儿子欣赏不已,儿子和谋很投缘。知道了谋的情况后,我们有意识地跟儿子开玩笑:“你去叫谋问他那些得诺贝尔奖的叔叔们,是不是小时候整天玩,学习一点都不努力?”儿子听了默默低头不语。渐渐地,儿子开始向谋看齐,晚饭后开始自觉做功课努力学习,再不提转学的事了。儿子六年级时还向谋学习,自己找校长要求考数学和英语,数学和英语都跳了一级(就为了与谋同班)。儿子八年级给我们拿回来一张“总统奖”,初中毕业后自己自觉地选了一所好高中去上,而且这回是儿子鼓动谋也去同一所高中的。

(学校实验室)

记过处分与儿子的转变

儿子上小学五年级开始,连续得到很多记过处分,一直到六年级,快要被赶出校门,才彻底醒悟,从此走上正道。回顾当年的经历,得到的教训应该可以给大部分家长做参考。

私立学校有很多校规,除了某门功课连续三次得C或D要被开除外,对犯错误被记过也有严格的规定:记三次大过的学生要被开除。记大过当然不是没有警告的,一般是记了六次小过便将这六次小过转化成一次大过,第一次总是从记小过开始。小过不连年累加,即一年之内得的小过到学期终就算结束了,下一学年又从头开始记。

儿子五年级开始交朋友,也开始“捣乱”了。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儿子第一次就拿了个大过回来!跟儿子谈话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实际上,这个“大过”确实有问题,甚至应该说是不公平的。我们给孩子们交了放学后的看孩子费(After Care),这样可以把孩子们留在学校直到我们下班去接。学校放学后,看孩子的是从附近高中请来的高中生,叫Staff,而不是老师,所以孩子们都直呼Staff们的名字,并常常会跟Staff们“过不去”。儿子得大过的起因是,跟其他同学大声喧哗,惹怒了一个Staff。那个Staff本来就比这些孩子们大不了几岁,当然没有什么耐心,吼了一嗓子见没人听,就祭出“杀鸡给猴看”的法宝,找个声音最响的示众。很不幸,小儿从小嗓门就很大,即便不是他领的头,他的声音确实盖过其他孩子们的。所以,那个Staff一怒之下,就越级直接给我儿子记了个大过。儿子读过学校的校规,坚持要我们替他去“讨回公道”,因为按校规,那个Staff应该先给记个小过,而不是上来就记大过!

我和老公讨论以后,跟儿子长谈了一次。我们再次让儿子把前因后果细细讲一遍,结果发现此事还不是那么简单。原来,Staff见孩子们闹得慌,就喊:“别吵了,你,你,你还有你(指几个声音最响的孩子)去收拾教室。”至此,Staff并无给任何一个孩子处分的想法。可是,儿子平时在家耍态度耍惯了,所以虽然是去收拾教室了,但是却故意把椅子扔得山响以示抗议,这才彻底惹怒Staff,当即拿出纸来给儿子记了个大过。弄清楚了事情的全过程,我们告诉儿子,我们不会去为他讨公道。我们认为,这件事虽然那个Staff直接给记大过不够“公道”,但儿子的错更大,因为Staff已经给了孩子们改正错误的机会,如果不是儿子对Staff不恭故意耍态度,儿子就不会得到这个处分了。所以,儿子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承担后果。我们告诉儿子:世界上有一种爱,其实不是爱而是“害”,那就是“溺爱”。家长因为溺爱子女,无原则地为子女护短,只会助长子女去犯更多的错误,因了家长的护短,子女会觉得有靠山,不必害怕承担后果。儿子一向在家就特别会耍态度,此事应该是让他吸取教训的绝好机会。我们还告诉儿子,如果你认为Staff越级给大过违反校规,你不妨自己去找校长谈谈。儿子去找了校长,可是校长告诉儿子他不能更改这个处分,因为事出委实有因!校长告诉儿子:在特殊情况下可以直接给记大过而无须先记小过,这次就是“特殊情况”,校长并让儿子“回去好好想想。”校长与我们的态度不谋而合,都希望儿子通过这件事吸取教训!

儿子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没有马上从这件事学会:应该尊重每一个人,学生尤其应该尊重老师。跟儿子解释我们中国人尊师重教的美德,儿子并不完全接受,他认为老师也有犯错误的时候,老师犯错误也应该对同学道歉,不能一味要求孩子“听话”,“顺从”。至此,他还是一直以为自己一点错都没有。我们一时无法说服个性倔强的儿子,只好相机行事慢慢来。

儿子上六年级时,开始陆续拿回来几个小过,大部分都是跟群体一起起哄,被抓做典型的。显然,他还没有吸取教训。在拿回来第三个小过时,我们又跟儿子坐下来谈话。这次,我们把校规拿出来,跟儿子一起读:六个小过转成一次大过,三次大过就开除。再拿三个小过,就会变成第二次大过,儿子啊,你到底还需要多少次机会?老公一向特别爱面子,严重警告儿子:“如果你拿回来第二个大过,那么,不用学校往外赶,我们已经没脸继续送你去上这所学校了,我们得给你转学。不过,你要记住:因为行为不端而转学,对你的将来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希望你自己好好考虑。”

儿子此时在学校已经交了很多很要好的朋友,对老师们也都很喜欢,真的让他转学,他倒很舍不得了。渐渐地,儿子开始有变化了,不过变化很慢,六年级下学期,又连着拿了两个小过回来。到六年级学年结束之前,儿子快被记第六个小过之时,校长拉了儿子一把。这第六个小过是任课老师给的,原因是儿子不同意老师说的解题方法,公然在同学面前质问老师,弄得老师下不了台。校长拿到老师写的记过单,又听了儿子的解释,不知是否觉得老师有点过分,刚好校长要带学生去外地实习一周,于是,校长就跟儿子说等他回来再说。这下子,这第六个小过成了高悬于儿子头上的利剑,儿子不仅整天愁眉苦脸,而且惶惶然不可终日“夹着尾巴”过了一周。

儿子犯的这些大大小小的“过”,基本是有迹可循的:大部分是儿子对师长不恭而得来的。我们平时在家经常教育儿子,社会是由各种各样的人组成的,无论对什么人,都应该本着尊重的原则,尊重它人是最基本的道德品质。一个从小养成尊重它人良好习惯的人,别人才会尊重你,与你平等交流。很多时候即便你确实有理,你也不能霸道地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人,而是应该用别人能接受的方法与人沟通。这些道理,儿子总有反驳的理由,总是以为只要自己有理,别人就不应该计较态度。校长一定深谙教育心理学,他带学生实习回来,只字不提给儿子第六个处分的事,儿子吓得也不敢去问。就这样,直到快放暑假,校长都没有跟儿子提那处分的事,但校长每次见到我却对我神秘地笑,我知道,校长一定有他的安排。

临放暑假前,校长跟儿子谈了次话。还是没有提记过的事,只是问儿子:“你将来打算上什么高中?”儿子说当然想上好的高中。校长告诉儿子:“想上好高中,光有好成绩还不行,还得在其他方面也表现好才行。你至少得请两三位老师给你写推荐信,推荐信直接关系到你能不能进好学校,你知不知道?”这个,不要说儿子不知道,我们也头次听说。儿子听校长这么一说,更坐立不安了。校长接着把如何申请私立高中的过程给儿子详细解释了一通,并鼓励儿子去参观其他私立学校。谈话自始至终,没有涉及记过之事。但是校长说的推荐信一事,显然在儿子心里引发了“地震”:不尊重老师带来的直接后果,可以从推荐信看出老师的态度,平时不尊重老师成了习惯,能指望老师写出什么样的推荐信?推荐信,将直接关系到儿子的前程,关系到他的个人利益,对儿子来说,无异“切肤之痛”。儿子带着思索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这第六个小过就这样被校长巧妙地化解了,儿子因而没有得到第二次大过,也避免了转学的尴尬。这件事过后,我们经常提醒儿子:“是校长放了你一马,你一定要努力,再也不要犯同样的错误了!”从此,七八年级至今,儿子再也没有拿过一个“过”!更令我们高兴的,是儿子终于开始懂得尊重它人的重要意义,开始与同学友好相处,懂得如何与老师沟通方能避免不必要的误解。儿子终于“开窍了”!

学校对有超强个性的儿子影响极大

孩子们进了私立学校,才知道原来不同的学校有很不同的规矩。这家私立学校非常注重强调学生们的“个性”,虽然大部分老师对我儿子动辄“向权威挑战”或多或少有点反感,老师们还是本着虚心尊重每个学生的态度,从不在评分上做手脚故意压低孩子分数,总是能公平合理地给出评语,渐渐令儿子对老师对学校产生敬意,心服口服了。

儿子上六年级时,对学校学生会竞选产生了浓厚兴趣,决定去竞选“第一副总统”。儿子告诉我们:学校一年一度选学生会干部, 五至八年级的学生有资格当选, 四年级以下的只可以投票。学生会设有六个官衔: 总统/主席, 第一副总统/副主席, 第二副总统/副主席, 财务官, 一秘和二秘,只有七八年级的学生才可以竞选总统/主席。看来美国的选举制度真是 “深入民心”哪, 从中小学就开始培养 “人才”了。孩子们经过学校选举的摔打, 将来可以从容加入民选行列。竞选学生会干部总是好事,做家长的理当支持。

接下来就全家总动员, 全家都成了帮助儿子的 “第一副总统竞选委员会”成员。周末, 先生忙着给儿子去买一大堆小礼品, 什么笔呀, 小别针哪, 小本本啊等等, 准备让孩子们带到学校去发放给 “可能的选民(potential voters)”, 跟真的似的拉选票用。我和女儿呢, 负责帮助儿子做大大小小的竞选招牌(Poster)。儿子还自作主张地自拍了一张照片, 打印出来贴在竞选招牌上, 好让“选民们”知道候选人的长像。我和女儿费了好大的劲儿, 在一周中做了七,八张大的竞选招牌,又做了十几张小一点儿的竞选张贴, 本来还应该多做些竞选招牌的,儿子看我和妹妹很累的样子, 连说: “这些应该够了。”

离正式选举还有一个星期, 热热闹闹的竞选周开始了。儿子开始每天早晨带些小礼品, 星期一带笔, 星期二带小本子……每天带不同的物品,早早地去学校,和妹妹一起站在门口,给同学们发放礼品,拉选票。学校规定:在竞选周内, 有两天允许候选人早点去学校挂竞选招牌,并规定大的竞选招牌只能挂在指定地点, 小的竞选张贴则可以贴在教室的窗子或墙上。先生带着孩子们早早去学校挂竞选招牌,女儿也帮着贴竞选张贴,忙得不亦乐乎。儿子每天回家路上一定要问妹妹: “今天给我拉了几张选票?”妹妹有时会拉到几个同学(小同学到底好打发:给点儿小玩意就成了), 有时碰上妹妹跟同学闹矛盾, 就拉不着选票, 这时, 儿子就会像 “老人精”一样教育妹妹: “要跟同学好好相处, 要懂得忍让。(注:这一条是只对别人不对自己的)明天再给我多拉几票啊?”到了晚上, 儿子绞尽脑汁写竞选纲领。我是英文文法不太好, 所以帮不上多少忙。儿子就去缠他爸爸, 不巧, 他爸爸那段时间工作特别忙,只给儿子做了些口头指示: 要写你为什么觉得自己可以当副总统?你当选后打算为同学做些什么? 你当副总统期间, 打算搞些什么活动等等。并指示儿子去请教其他同学, 可是儿子不好意思去问别人, 只好自己编上一通。

到了正式选举的那天, 每个候选人都要把自己的竞选纲领在学校闭路电视上念, 全校同学看完电视, 然后就开始投票选举。低年级的同学大多随意选, 很多都选自己的兄弟姐妹, 女儿当然会投她哥哥一票;高年级的同学就大多会很认真, 他们真的是通过认真听取候选人竞选纲领来选的。下午放学去接孩子们的路上, 我想了很多安慰的话, 如果儿子没被选上, 我就可以安慰安慰他。儿子一看见我, 就赶紧报告: “我没被选上。没事, 只是一次练习而已。明年再来!”看着儿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想好的安慰话统统用不着了。我不禁问儿子: “你知道这次为什么没被选上吗?”女儿抢着报告: “他的竞选纲领太短了, 他又念得那么快, 他太紧张了。”儿子同意地点点头: “咳, 我的竞选纲领是没写好, 没经验(毕竟是第一次吗)。下次我会多花点时间在写竞选纲领上, 再多弄些竞选招牌, 这次还是少做了些, 宣传做得不够。”女儿说: “我们送的礼品也不够好, 下次应该买些好点的物品, 像小本子啊, 漂亮的笔啊什么的.”女儿悄悄地告诉我: “哥哥在学校很有人缘(popular)的, 也许下次能当选呢。”

(续见下面的贴#8)

[ Last edited by 方汀 on 2006-2-15 at 08:21 AM ]

顶部
方汀




UID 49
精华 20
积分 667
帖子 5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5
发表于 2006-2-1 08:51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楼兰姐姐:

我加了些内容,一直在改这篇. 我想把"儿子想当副总统"缩写一下,加进来,不知好不好?请提建议,谢谢!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6-2-1 08:57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方汀 at 2006-2-1 10:51 AM:
楼兰姐姐:

我加了些内容,一直在改这篇. 我想把"儿子想当副总统"缩写一下,加进来,不知好不好?请提建议,谢谢!

很好很好,本来我就想建议你加上那段故事。一个“个性超强”孩子,在国内可能被闲弃,可你儿子是如何成长为如此有主见的少年,很值得回味。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方汀




UID 49
精华 20
积分 667
帖子 5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5
发表于 2006-2-1 10:34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兰姐姐,我加了竞选和辩论两件事,请帮我看看行不行?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6-2-7 09:41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修改增加得不错,自己再顺理一哈就可以了。

几块小砖:

国际相棋,——象棋

树长歪了就再颁不直了——掰不直了

报有希望,——抱有希望,

钢牙铁齿——“铁嘴钢牙”好些。

图片说明最好再详细些,比如哪个学校的校园,什么体育比赛等。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方汀




UID 49
精华 20
积分 667
帖子 5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5
发表于 2006-2-8 07:35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都改了,谢谢楼姐姐.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6-2-8 09:34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替你编辑了一下,这篇可以上交了。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方汀




UID 49
精华 20
积分 667
帖子 5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5
发表于 2006-2-14 08:44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续)

(儿子跟大师学写毛笔字)
儿子上高中迷上辩论,炼就一副“铁嘴钢牙”

儿子进了高中,一去就参加了辩论(Debate)俱乐部。从小,凡是儿子自己想做的事就谁都拦不住,参加辩论俱乐部完全是儿子自己的决定,我们对这种事一窍不通,只要儿子保证不影响功课,不妨干脆听之任之。没想到,这所学校的辩论俱乐部是非常正规的,不仅设有正副教练,而且经常拉出去参加各种大小比赛。这下子,儿子的潜能完全释放出来,很快便练就一付“铁嘴钢牙”。入校短短三个月,从没参加过任何比赛的儿子,跟学校辩论队出去参加了三场比赛,捧回一个国家级比赛第四名的大奖盘和一个亚省州际比赛三等奖奖杯。

儿子选的是政策辩论(Policy Debate)。这种辩论难度很大,不仅要口若悬河,而且还要快:证据读得快,答辩反应快。如果裁判让你重复刚才说的证据,你得记得刚刚咕嚕咕嚕念过的材料,立刻再重复给裁判听。第一次听儿子在家练习,像极了拍卖场那拿槌子敲下决定性的一击之前的那一通叽哩咕嚕,快得几乎听不清在念叨什么。我就纳闷:这电视上看总统辩论或律师办案,不都慢慢地有条不紊地以理服人吗?我就劝儿子:“别性急,读慢点。得像总统辩论那样定定心心才行。”儿子差点笑岔气:“妈,你不懂。总统辩论或律师办案,面对的都是普通民众,尤其是总统辩论,更要面对很大比例的‘法盲’,‘政策盲’,他们不慢慢说,听众哪能听懂啊?我们这可是面对经过专门训练的裁判(大部分是律师,得参赛学校花钱请),人家不仅能听懂,而且还得勤找碴,故意让参赛者重复刚刚述说的论点并加以答辩,如果参赛者答不出,就说明没有充分证据或根本不知自己在辩什么,要重重扣分。”原来如此!就这样,儿子每次比赛前都在屋里像和尚念经般念念有词。

第一场比赛是儿子的“热身”赛,亚省大凤凰城地区几十所高中的团队参赛。因儿子的合作伙伴较弱,且俩都是新手,整个辩论过程只有儿子一人主战,结果三盘只赢一盘,被刷下来。儿子回家非常生气,怪教练给配了个摆设做搭当。儿子说,就是那唯一赢了的一轮,也是他独力苦战赢的,搭挡几乎一句话都没说。我只好安慰儿子:“要有体育精神,赢不骄,输不馁。这才是第一次比赛,以后机会多着呢,别着急。”

紧接着参加的第二场比赛在南加大学举办,来自各州的五十四所学校派队参赛,比赛等级是 “国家级”------凡超过五个州的学校派队参赛就算国家级。麻省的学校是从最远的州来的。参赛的一共有108对选手,分高级组和低级组。儿子是新手,当然只能报名低级组,好在这回教练给他配了个好搭当,是高年级的“老手”。儿子的搭当在以前的比赛中得过奖,儿子对这次的安排很满意。经过连续三天的比赛,儿子回家明显瘦了一圈。儿子捧着个大银盘子,说得了四等奖。儿子把比赛结果给我看,他和搭档是六盘四胜,其中五盘裁判都给儿子打“1”,儿子的 搭挡则不是“2”就是“3”,致使总分受影响。儿子并且得了演说奖第十七名(216个选手中选出前二十名, 以后这些进入前二十名的参加其他国家级比赛可以加分。),儿子不无遗憾地说:“演说奖前十名每人一个奖杯呢,就差那么一点。”

第三次比赛是去亚省北部的一个城市,赛级是州级,意思是参赛学校都来自本州。这回教练让儿子和搭挡报名高级组,大概觉得很有把握。果然最后一等奖由儿子的组和另一对本校的组对决而定。教练让儿子的组让步,因为另一对比较老练,所以儿子和搭档只捧回个三奖。

结束语

面对家有“超强个性儿童”的挑战,我们做父母的,既没有万贯家产留给孩子们,又没有做生意的“发财基因”,能为子女们做的只能是送他们去好学校, 给子女提供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个性超强儿子的人生之路还很漫长,前面的路充满变数与坎坷。不管儿子将来上什么大学,只要他保持正确的学习态度,将来学个一技之长,我们就算尽了做家长的责任。“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以后的路要靠儿子自己走了!



写于二零零五年十月修改于2006年二月

[ Last edited by 方汀 on 2006-2-15 at 08:20 AM ]

顶部
方汀




UID 49
精华 20
积分 667
帖子 5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5
发表于 2006-2-14 08:50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楼姐姐,那段记过内容加进来后,文太长了,不得不分开贴,行吗?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2-17 03:00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