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吟寒:成长的思考 (终稿)
吟寒




UID 21
精华 23
积分 468
帖子 3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6-2-10 12:0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吟寒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吟寒 交谈
吟寒:成长的思考 (终稿)

Final

[center]
成 长 的 思 考


吟寒
[/center]

(一) 小船·舵手·风帆——关于夫妻教育观念冲突的思考

  和许多家庭一样,我和丈夫之间也时常因为对待孩子的问题看法不一致而起分歧。有时侯,问题并不严重,彼此做了一些退让事情就过去了。但也有时候遇到原则性的问题,难免会坚持己见而产生争执。如我们这样的家庭问题仿佛是个不分时代,不分地域,普遍存在与许许多多家庭的矛盾。如何面对,如何化解,这样的矛盾对孩子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都是值得我们为人父母深刻思考的内容。

  第一次因为孩子的问题和丈夫起争执是女儿出生三个月后,我的产假结束。我们面临如何安顿女儿的问题。当时我的母亲在加拿大,知道我们的难处,准备提前退休来美国帮我们带孩子。可是,丈夫执意不肯这样做。他怕因为一个孩子而拖累老人放弃一份挺不错的工作。而他的意见是把女儿送回中国,由孩子的奶奶来带。我流着泪不同意。我怪他不理解我初为人母的心情,他则怨我不体谅老人(孩子的外婆)在加拿大维持那份工作的不易。那段日子,真的非常难过,矛盾,忧虑,不舍,感觉仿佛日子无法继续一般苦闷。最后我们只能各退一步,寻找一个折中的办法,请一个负责的保姆住到家里来帮我们带孩子。虽然保姆毕竟不能象外婆或奶奶那样从心里百分百地疼爱孩子,但照顾日常的生活还是没有问题。这样一来我的母亲不必提前退休,而我也不必承受和女儿分离的痛苦。

  女儿在我们身边一天天长大。孩子日常生活的所有细节我都一手打理,尽量不让他操心。他只负责在需要的时候出门采购。那一段日子,我们配合得很默契,孩子也长得健康可爱,胖乎乎,水灵灵,人见人爱。

  为孩子买玩具,买衣服,可能是很多家庭夫妻意见不和的主题之一。我们也不能免俗。因为是第一个孩子,做妈妈的恨不能把世界上所有的美好都给了孩子。如今市场上的各种玩具层出不穷,总怕自己对孩子的智力开发比别人落后,于是就忍不住地把商场里的玩具图书往家里搬。而丈夫更多地采取“顺其自然”的态度,并不赞成买多余的玩具和图书。对于玩具方面,如果只是一般的娱乐性玩具,我能忍就忍了,但是遇到很好的益智玩具,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购买欲望,有时候还会先斩后奏,来个既成事实。图书方面,我则不太有顾忌。所谓开卷有益,如今的儿童读物无论故事本身,还是配合的色彩图片都非常精美,这都大大刺激了孩子们渴望从书中获取知识的兴趣。即便买到的书籍当时用不上,我也愿意积攒下来,今后总能用上。但是丈夫则是实用主义。在图书方面也是如此,觉得最好只买适合年龄,马上就能投入使用的图书。于是,在女儿的小书库中丈夫的投资远不如我。这个分歧一直存在于我们之间,但并没有引起太多的矛盾,因为无论如何这都是在为孩子的将来积累精神财富。

  随着孩子心理日趋成熟,不再只是父母言语的执行者,开始有了自己的思考,并付诸于行动的时候,矛盾就越来越明显化。尤其是两三岁这个年龄,在早教理念中,这个阶段的孩子被称之为“第一逆反期”。她会坚决而清楚地说:“不,我不要!我不愿意!”,父母和孩子的冲突,夫妻之间的冲突则多因此而生。

  因为接触过一些蒙氏的早教观念,我比较喜欢其中关于“爱和自由”的提法。中国人总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但究竟什么是“规矩”,“方圆”的尺度又在哪里?我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踏着父辈的影子,循规蹈矩,墨守成规的木偶人。我希望她从小有自己的主张,并敢于表达自己的主张。尤其是生长在西方社会,这种能力尤为重要。

  于是,在女儿的教育上,我一直采取比较宽容的态度。很多问题,我愿意给她选择的空间,决定的权利。小到每天早上去幼儿园穿的衣服,大到挑选自己喜欢的玩具和图书。平时的行为习惯,我多以引导为主,不太强加自己的意志。我知道,“自由”的尺度很难把握。我和丈夫就不只一次因此而意见不一。

  比如有个周末一家人打算一起外出。由于天气炎热,女儿不愿意穿袜子。在这些细节方面,我始终比较大而化之。尤其是孩子周围接触的同龄人都是如此,在夏天光着脚的确舒服。但是,丈夫却从另外一个方面考虑问题,光脚出门不够卫生,还容易受伤。于是,丈夫一定要亲自为女儿穿好袜子。但这个年龄的小孩子是不那么愿意轻易服从的。这一来父女间就因此而闹上了别扭。女儿开始委屈地哭,丈夫一点妥切的意思也没有。虽然我不同意丈夫此时的态度, 但不好当着孩子的面和他唱反调,然而,知女莫若母,我知道对待孩子此时的情绪,只能采取迂回战术,不能强攻,那样只能适得其反。所以,我婉转地问女儿,能否让妈妈帮她穿袜子。如我所愿,女儿同意了。本来事情到此应该是比较完满地解决的,但丈夫却在一旁钻起了牛角尖,执意要亲自而为。这一来女儿刚平复的情绪又激动起来,哭闹着不让爸爸碰她。结果是不欢而散。

  诸如此类的问题,在我们家时有发生,时间一长,女儿对爸爸就心生几许畏惧。丈夫时而抱怨我娇宠女儿,因此女儿和他不够亲密。我觉得,孩子的爱和父母的教育方式也是一对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不管是妈妈,还是爸爸,只要你用心地去体会孩子的需要,不仅仅是身体成长,更多的是心理成长的需要,并用恰当的方式教育引导孩子,让孩子在你面前敢于表达,甚至敢于犯错,那么孩子就会回报给你等同的,甚至更多的爱。

  我认为丈夫对待女儿的态度过于简单化,直接化,这是很多做父亲容易犯的毛病。而丈夫则觉得我对女儿过于迁就。这就成了一对不容易调合的矛盾。女儿如今渐渐懂事了,父母偶尔的意见不合就会直接影响到孩子的情绪。

  孩子好像一艘启航的小船,父亲是舵手,母亲是风帆,配合默契才能使小船乘风破浪。我真的希望所有的为人父母者都能主动在矛盾的沟壑间搭起一弯沟通的桥梁,因为所有的努力都值得,都是为了我们孩子的未来。


(二):“破烂”和“宝贝”——关于启发孩子热爱生活的思考

  从幼儿园接了女儿回家,一下车小丫头就总爱往公寓楼的拐角处跑,要去捡石头。

  我们所住的公寓楼下有一边用小石头铺起的花坛。天气好的时候,女儿就喜欢去那里玩。把各种形状和色彩的石头当宝贝一样翻遍,临走还不忘带上两个回家。起初,我总觉得这样很不卫生,曾禁止把石头带回家。后来看了蒙氏的早教理念中关于“爱和自由”的阐述,我开始尽可能地不去干预女儿的这些举动。石头沾有泥土,回家后就让孩子自己去给石头“洗澡”好了。在孩子眼里,周围的事物都有其美好的,让人心动的一面。只是我们用成人的目光看不到这些而已。

  由此想到以前的一些点滴故事。

  带女儿去吃麦当劳,给她要了Kids Happy Meal(儿童快乐套餐)。女儿喜欢得不得了,不但喜欢里面赠送的小玩具,连装食物的印有卡通图案的纸袋都爱不释手。而平日里对屋中整洁要求很高的丈夫看到没用的纸袋就随手丢进纸篓,这下可伤了女儿的心。哭着喊着,真仿佛是丢了自己的心肝宝贝似的。这类的事情还曾经发生在孩子从外面带回来的树叶草根,家里废弃的小零碎上。几次经验后,我们再要丢弃东西一定要征求女儿的同意。

  又想起几年前还没有孩子的时候看过一个电视剧,其中的一个情节让我记忆特别深刻。电视剧中的爸爸在收拾屋子,把儿子抽屉里的石子都扔了出来,说:“家里东西太多,别留着这些破烂!”五岁的儿子立刻很义愤地反驳:“为什么我的东西就是破烂!”

  是啊,为什么在我们成人的眼中孩子的这些东西就是“破烂”呢?就因为用我们“功利”的眼光去衡量,这些东西都是无用的,既然无用就该丢弃了。可是,在孩子纯净的心里,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是可爱,有生命,可以让他们展露笑颜的。也许,做父母这样自以为当然地丢弃“破烂”,就在无形中扼杀了孩子的想象力,创造力,和亲近生活的随和心呢。

  不要小看了这些“破烂”,它们正成就着孩子们对生活的理解和热爱。


(三)以平常心看早教——关于超前教育的思考

女儿就读的凤凰城Ahwakutee Foothill蒙氏学校为即将进入学前班的孩子家长准备了一次观摩会,在教学清单上列着数学、阅读、写作、语法、科学及社会能力等很多项目。据校长介绍,孩子们学前班毕业后的各种技能均将达到、甚至超过小学三年级的水平。在美国,这样的学前教育并不普遍,一般的学前班课程十分简单,孩子们的主要精力用于“玩”。尽管学前的孩子都会接受最初的各种技能训练,但也只限于最基础。那么,这样的蒙氏学校是否和国内的超前教育相近呢?这样的教育方式是否可取?我在为女儿能多学些东西而高兴的同时,也感到一种隐忧。

前两天,女儿放学回家很不开心,委屈地说不要去上学了,而且对带班的老师Mrs. Ginny有一种畏惧的情绪。我心中的隐忧更因孩子情绪的起伏而蔓延开来,是不是这个学校的教学方式还是在无形中给孩子造成了压力?我决定要找老师好好谈谈。

第二天一早,我便坐在了Mrs. Ginny的办公桌前,将女儿的不正常反应以及我的隐忧毫不掩饰地和盘托出。老师对我的担心表示理解,随即和我谈起本校蒙氏教育和普通意义上超前教育的区别。

首先,非常重要的一点,这里的教育是建立在“自主自愿”的基础上,而非强制性、填鸭式教育。学校并不主张以数量和难度来加强孩子们的知识积累,而是启发和引导,让孩子们以理解和寻找规则的方法自主地学习,因此蒙氏才有一整套独具特色的教材教具,其目的便在于此。在这里,学习不是压力,而是乐趣。

其次,所谓各种技能达到、甚至超过小学三年级的水平,并非一个类似于国内升学考试那样的令人压抑和窒息的目标,而是轻松的、自愿的、以孩子自身能力为准的理想。有的孩子在这个阶段表现出极强的对文字的理解力,那么他也许能够完成小学四、五年级的阅读,也有的孩子这方面的发育尚未到位,只能够掌握小学一、二年级的简单阅读,在其他技能方面亦是如此,但在老师看来,这些都是正常的,没有哪个是优等生,哪个是劣等生之分。就好像孩子们每天从学校里领回家的绿色小书包,里面有老师给每个孩子布置的作业,书包里的内容各不相同,孩子们之间并不知道其他小朋友都学到了什么程度,他们之间没有竞赛,因此避免了孩子们的心理失落感、自卑感或优越感,每个孩子都是平等的。

对于女儿这两天的异常反应,老师分析其原因在于孩子个性比较内向,对新学校新环境还不太熟悉,加上英文听说能力的限制,使她还不能完全融入。内向害羞的孩子又格外敏感,因此老师的言谈或神情稍有异样,孩子就会多一些思量。老师建议在家里多给孩子鼓励,让她敢于用英文表达自己的需要和感受,无论说得正确与否。回家后,我把老师的话转告给女儿,并特别热情洋溢地告诉她,Mrs. Ginny表扬她,说她两个月来进步很快,而且老师非常非常喜欢她。女儿笑了,第二天便高高兴兴地上学去了。晚上回来后,开心地告诉我:“妈妈,我喜欢上学,我也喜欢Mrs. Ginny!”

我想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超前教育也是这样,关键在于家长和孩子面对它的心态。如果是强制性的给小孩子灌输大量超越年龄的知识,那就背离了“教育”的初衷;但如果这样的知识积累建立在自主自觉自愿,并且寓教于乐的基础之上,我们的孩子完全可以在轻轻松松地掌握基础知识之余,获取更多。

以一颗平常心看待早期教育,不必随波逐流、一拥而上,也不必视“超前教育”如猛虎。降低我们作父母的高度,以孩子的心去感受他/她所处的教育环境,用孩子自身的特质作为衡量的标准。无论是普通教育,或是超前教育,只要适合这个特定的孩子、被孩子愉快地接受,那就是最好的教育方式。

(四)玻璃天花板——关于穿越东西方文化边界的思考

  华裔女性赵小兰于二零零一年初出任美国第二十四任劳工部长,这不仅是所有在美华裔的荣耀,更打破了多年来关于“华人无法真正走入美国主流社会”的普遍认识。这位美丽而智慧的中国女性用了四十年的光阴终于成功地穿越了横贯在两种文化间的“玻璃天花板”。

  我们这一代人远赴海外时骨子里都已刻着深深的东方文化的烙印,就好象是从娘胎中带出的胎迹,注定要清晰地跟随我们一生,不在乎我们是在故里还是他乡。在北美生活已经十余年,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小到穿衣吃饭,大到社会交往,我们依然固守着自己的圈子。美国的主流社会在身边奔腾,而我们只是游弋在支流中小船。我们这一代因此成了一个特殊的群体,生活在东西方文化的夹缝中,权且可称其为“文化边缘人”吧。

  谈起自己的下一代,这些在美国土生土长的黑头发黄皮肤的孩子,我们难免一些失落和无奈。‘香蕉人’将是他们多少带着一些酸楚意味的代名词。几年前曾经和朋友在中国餐馆共进晚餐。朋友的八岁小儿面对一桌子美味佳肴掉眼泪。问其何故,曰不惯中餐,只喜汉堡云云。孩子的母亲谈起儿子的“西化”,便有一肚子说不完的故事。从孩子的着装饮食,到孩子的思维方式,俨然和我们东方式的传统格格不入。

  两年前,两岁半的女儿走进了美国的幼儿园。孩子的心灵是一张洁白的画布,很轻松自然地接受所在环境的描画,而我则是第一次接触西方的早期教育观念,曾经固守在心里要为孩子订立的规矩方圆,在不知不觉中与美国幼儿园的教育方式频繁地冲突。美国的教育体现了给予孩子的特别大的自由度,注重培养孩子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一个三岁的孩子如果能够流利地从一数到十,老师都会极其热诚地给予褒奖。可是,如果在中国,一般三岁的孩子早能背诵若干唐诗,认得许多汉字,更不要说数数这等“雕虫小技”了。我也曾试着教女儿背儿歌,背唐诗,可孩子的兴趣却不在此。于是,我不禁自问,这种被我们沿用了许多代的方式是否真的有用?这么小的孩子对唐诗能有多少理解?为什么国内许多这个年龄孩子看起来的确聪明,可慢慢地当他们长大,更多地接触社会知识的时候就显露出了刻板的局限?

  美国的孩子从小没有繁重的课业,不需要一笔一划把生词默写上百遍,没有一道道复杂地让人头疼的数学题纠缠。然而十岁的小学生就懂得什么是Project,知道去图书馆,去网络上查找资料完成关于《我怎么看待人类文化》,《中国的今天和明天》这样让成人都不敢轻易探讨的论文。不能不承认,比起死记硬背地灌输知识,这样激发孩子去更广泛的领域,运用各种有效的方式寻找知识,并从中学会应用知识发挥创造能力的教育方式要高明的多。

  然而,同样是接受了美国的教育,同样是生长在这个自由的社会,为什么象赵小兰这样最终成功穿越玻璃天花板的华裔依然是凤毛麟角?为什么我们的下一代依然在两种文化的缝隙间兜圈子?他们的社交范围依然多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亚裔?难道这只是单纯的源于天性的同种族的亲和力?

  赵小兰在许多场合都提到她的父母,提到她幼年时接受到来自父母的良好教育。她所受的家庭教育严格却不失疼爱,父母从小要求她们姐妹吃苦而且独立。家务活孩子们分担,甚至家中车库门前长达120英尺的柏油路面都是她们姐妹自己动手铺的。每年全家出外旅游的计划,从选择地点到预定酒店房间都由孩子们自己负责。赵家父母不只是孩子们的长辈,更是朋友。每周一次的家庭会议给孩子们提供畅所欲言,彼此沟通的机会。借助政府贷款资助上大学,利用假期打工偿还贷款,这些细节一点一滴地铺就赵小兰走向成功的路。

  扪心自问,作为父母,我们是否能做的到?

  赵小兰很幸运,有一对思想开明的父母。当她递交了白宫实习生的申请,并最终弃商从政的时候,我不知道她的父母是否有过一丝忧虑?因为对许多亚裔来说,谋得一份稳定的,高收入的工作已属不易,将一生的事业投入美国政坛主流显然更是一种深不可测的冒险。然而,赵小兰的父母同样将选择的权利交给孩子,最终他们的女儿举世震惊地成功了。我几乎能够看到她的背影中有赵家父母的微笑始终跟随。他们作为第一代移民,能够将东西方教育文化融会贯通,并培养出如此优秀的女儿,怎能不骄傲地微笑?

  试想未来,如果我的女儿有一天作出这样大胆的选择,我将以什么态度面对?

  赵小兰在接受《东方时空》的记者采访时说:“如今有一种哲学叫做牺牲主义,我们在一定程度上都是牺牲品,”的确,我们这一代,我们的下一代都是两种文化狭路相逢,彼此碰撞,相互同化的牺牲品。然而碰撞也能迸发出火花,如果我们能让东方文化中闪光的点滴和西方文化中璀灿的精髓融合渗透,也许就会最终成为帮助我们的孩子穿越玻璃天花板的推进器,尽管这必将付出我们一生的努力。

[ Last edited by 楼兰 on 2006-2-24 at 10:00 AM ]





http://www.yufankathy.com/Articles/index.htm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6-2-10 05:4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这样连起来挺好的。可以加点照片。

可以再通读几遍,前后顺理一下。比如后面说“有一次丈夫来过周末”,前面没有提到夫妻不在一个地方,就觉得突然。还有“昨天”,“前两天”等比较具体的日子,最好用“一天”等代替。

小砖:

真地非常难过——真的

我们配合地很默契。孩子也长地健康可爱,——两个“地”都应该是“得”

知女模若母,——莫若母

我认为丈夫对待女儿的态度过于简单化,直接化,这是很多做父亲的容易忽略的问题。——后句可否用“这是很多做父亲容易犯的毛病“

而我们只是游弋在支流中小船。——支流中的小船

我们难免一些失落和无奈。——难免有一些

女儿喜欢地不得了,——喜欢得

[ Last edited by 楼兰 on 2006-2-11 at 02:00 PM ]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吟寒




UID 21
精华 23
积分 468
帖子 3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6-2-14 11:44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吟寒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吟寒 交谈
楼兰JJ,按照你提出的修改意见,我把文章前后顺理了一下,有些细微处作了调整,谢谢啦!





http://www.yufankathy.com/Articles/index.htm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6-2-24 08:01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谢谢吟寒,看起来不错。终稿可以不必再动了。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2-12 02:35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