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菊子:臭臭(终稿)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菊子





UID 96
精华 19
积分 230
帖子 11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8
发表于 2005-6-2 08:31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菊子:臭臭(终稿)

Final
[center]臭 臭

·菊 子·
[/center]


我们家有两个臭臭。大臭子和小臭子。臭儿子。

上个星期我过生日。虽然是个重要的日子,上班还得照常去上。从前公司经营好的时候,每月还定期给员工过集体生日。如今公司顶多只能算是个勉强维持,觉悟高的职工甚至还抵制一年一度、花钱并不算多的圣诞节庆典,这生日就免了。

下班后去接大儿子。学后班的老师把我偷偷拉到一边,说,他今天“出事”了。He had an accident today. 我有些吃惊,他上次“出事”可是两三年前的事了。

老师鬼鬼祟祟地交给我一个塑料袋,那里面就是他的脏衣服。

回到家,丈夫也带着小儿子回来了。原来小儿子也“出事”了。按说他还带尿布,不该出事的。

晚饭也不做了,我放了一池子水,在里面用手洗起他们的脏衣服来。经验告诉我,“出事”后的衣服是不能用洗衣机洗的:一进烘干机,那些地图就变成永久性的了。

洗着洗着,我突然醒悟过来,自己冲自己乐了一回。这是小哥俩合谋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做母亲做了六年多了,其中的辛苦真是一言难尽。而今,带着满心的感激,看着欢蹦乱跳、活泼聪明的儿子们,总是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六年前,我犹犹豫豫地给医生打了个电话,说,我是不是应该去一下你的办公室。大夫说,你赶紧来。直接去医院。

于是我和丈夫不知深浅、慢慢腾腾地磨蹭着去了医院。去了以后我却被直接送进了产房。

那时离我的预产期还有六周。就在那之前仅一个星期,我去参加一个聚会,很多人都没有看出来我马上就要当妈妈了。

儿子却不听话,不顾父母的惶惑,偏偏要匆匆出世。医生们想尽了一切办法,最后还是说,不行,他马上就要来了。那一天的经历,直到六年后的今天,我还是觉得像是一场梦。

在一旁的丈夫除了不停地递冰水,似乎也做不了别的什么。后来的日子里,我们谈起孩子出世时的感受,他说,那一天,他也一直处于震惊之中。一大群医生和护士在围着我和儿子忙着,孩子生下来了,孩子哭了,他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看着那个红红的小肉蛋,他只是木木地想着:儿子一定有什么缺陷。

“突然”,他后来一次又一次地回忆说,“儿子在暖箱里冲着医生撒了一泡尿。”也只有到了这时候,他才敢如释重负地想:我的儿子出世了。他一切正常。
从那一泡尿以后,我们就开始了为人父母的日子。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孩子的日子。

想想孩子小时候,许多事情都忘了,忘不了的,是孩子身上的乳香,还有那一股有时浓有时淡的臭味。

到现在我也不明白,那么个小小的人儿,为什么能够有那么大的能量,能够把人支使得团团转。刚从医院回来时,我还学着护士们,记下小家伙的主要活动:吃喝拉撒睡。一天下来,累得晕头转向,回头一算,却也不过是吃若干次,拉若干次,换尿布若干次。

好不容易给他喂饱了,换好了,小家伙甜甜地躺在那里,于是心里便盘算着,这一个多小时空档,是迷迷糊糊地吃点东西,还是饿着肚子去眯一觉。还没来得及拿定主意,却听“噗”地一声,小家伙又送了一份礼物。再一看他,脸上是一种得意、满足而又舒适的表情,于是我便吃也吃不成,睡也睡不成,刚才的忙碌又从头来过。

从前心高气傲,想的是世界和平,人类幸福,琴棋书画,哲学人生,最看不起的,就是言必称儿女的婆婆妈妈。后来才突然发现,原来“出口”问题,也是一个令人乐此不疲的永恒的话题。

造物弄人,大约是为了保证人类的延续,为了补偿我们抚养后代的艰辛吧,于是让我们的孩子笑得甜蜜醉人,让我们为此心甘情愿地忍受彻夜不眠的辛劳,还让我们对屎尿的恶臭习以为常。那个小小的生命的到来,似乎也不知不觉地改变了人的嗅觉。 从前多少有点洁癖的年轻男女们,在有了小家伙以后,突然能够变得不怕脏不怕臭,并且对此还津津乐道。

初为人母的那一阵子,从前一起疯玩的单身朋友骤然蒸发,剩下的还在来往的,便是几位同时也作了父母的朋友;新妈妈们聊天时,谈得最多的,似乎也就是屎尿了。我和朋友为数不多的电话会谈中,谈“出口”的时间,肯定大大超过谈“进口”的时间;书上是这样说的,医生护士是这样说的,我们自己的经验也证明了这一点:要想判断“进口”是否正常,其中一个重要的标准就是“出口”的频率和质量。

给孩子也取了器宇轩昂、博大精深的名字,并且还挖空心思地配上了与之谐音的响亮的英文名字,到末了,用得最多的小名儿,反而是“小臭子”。

我天生是个夜猫子。多少年开夜车,睡懒觉,虽然该干的活也干了,却也还是落得个懒的名声。做了妈妈以后,别说睡懒觉,连个囫囵觉都睡不成。有一天丈夫可怜我,说,瞧你困得东倒西歪的,我来带他,你去眯一会儿,孩子哭你也别管。

我就进去眯,也不知道眯了多久,反正起来的时候神清气爽,几个月没有这样舒服地睡过了。走到客厅一看,原来父子俩也都在沙发上睡着了,丈夫身上套着我的一件宽松毛衣。第二天早上,他说,小家伙先是折腾,等爸爸一套上我的毛衣,他突然就安静下来:母亲的气味让他觉得安全。

等他半岁的时候,我们隆重地带他去别人家里作客。我怕自己身上“臭”味太浓,就往身上多撒了一些香水。结果小家伙楞是不认我,横竖不让我抱他喂他,折腾得我好不狼狈。

如今,不知不觉间,连小儿子都两岁半了。天气还暖和的时候,他已经会自己摘了尿裤,往他自己的小厕所里尿上一泡尿,然后不论我们在忙什么,他都要拖上我们去崇拜一番。有一回我们反应稍微迟缓一点,冷淡一点,小家伙眼泪都流出来了。

那是他成长过程中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明知道许多他这个年龄的孩子都已经不用穿尿裤了,我却还是没有急着给他训练。每次看到小哥儿俩越过一个新的成长里程碑,我总是难免悲喜交集:我一边盼着他们长大,一边又在傻傻地、徒劳地想延长他们的婴儿期、幼儿期。
小哥哥早已成了一个运动员,游泳、滑冰,垒球、足球,成天忙得个不亦乐乎。每天去接他时,他总是在满头大汗地跑啊跳;等他走近时,我最喜欢的,就是他身上那股淡淡的汗味。脱下鞋子时,他就不好意思地说:“妈妈你走开一点,我的鞋很臭。”

慢慢地,小哥儿俩可以一起玩儿了,用不着我成天盯着了。这一天,我正在忙着什么,突然听见儿子们那边传来阵阵笑声。那笑声有些可疑:有一点太放肆,有一点恶作剧的味道。我于是好奇,跑过去打听。

我说,你们笑什么呢。

没什么。哥哥说。一边还拼命咬嘴唇,看我一眼,扑哧地笑了出来,赶紧又低下头去。

你们刚才在干什么。我的疑心更大了。

我教弟弟拼写词儿呢。

好啊。六岁的哥哥教两岁的弟弟拼写。两个儿子都是天才。

正要走开,还是觉得不对劲。灵机一动,问弟弟。我说,你会拼什么字。

他说:P,O,O,P. Poop.

想了想,他歪着头,又用中文加上了一句:臭臭。

[ Last edited by 楼兰 on 2006-2-8 at 08:54 PM ]

顶部
悠然




UID 5
精华 6
积分 1392
帖子 12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6-2 11:2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呵呵,二个小子,够菊子忙得了。
有没有照片啊?发上来看看吧。

顶部
老雪





UID 65
精华 10
积分 373
帖子 304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5-5-8
发表于 2005-6-2 11:4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祝贺菊子修炼得道:)

女人不做母亲,永远是女孩子

顶部
菊子





UID 96
精华 19
积分 230
帖子 11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8
发表于 2006-2-7 05:31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哇,一晃这都大半年了,悠然和老雪好。

楼兰,还是偷懒,就在原贴上小小地改了些字。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6-2-7 06:1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有照片可配么?可以放到村里去。





[b]何觅楼兰[/b] 荒冢孤鬼 莽原游魂 横跨虚实 纵越古今 有缘即识 无趣便分 来去飘渺 莫须原因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1-16 06:08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