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薛布的故事(13-17)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liuchan





UID 216
精华 34
积分 488
帖子 27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8-9
来自 USA
发表于 2006-3-29 12:1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薛布的故事(13-17)

第十三章


  其实谈情说爱就是从谈说开始的,话一多,就爱上了。虽然薛布常常提醒自
己:我是俊秀的未婚妻,我一定会嫁给俊秀的。可是她自己也非常清楚,她是喜
欢和杰弗瑞在一起的。从周一到周四,她也不敢天天去他家,因为怕俊秀打电话
找不到人。她本来天天晚上就是要在实验室干到十二点才回家的,只是现在,有
教授亲自陪着。他们每天晚上都在实验室一起干活,倒干出不少成绩来,第二篇
文章又被有名的(自然)杂志接收。这天薛布十分兴奋,正好是星期三,中文也顾
不上教了,两个人去馆子里大吃一顿,吃完饭后回杰弗瑞的公寓,看起电视来。 
杰弗瑞躺在沙发上,薛布腰杆笔直地坐在沙发沿上。他突然说:"布,你这样多
累呀,不如你也躺下吧。"薛布连连摇头:"不行,不行!"

  第二天晚上,杰弗瑞提出要补课,结果只补了一点点,两个人又看起电视来,
还是老姿势,一个躺着,一个坐着.杰弗瑞叹口气:"你们中国人总是这样,有
福不会享,这么大的沙发,也够你躺了,偏偏要挺在那里坐着。"

  薛布听他说中国人怎样怎样,心里很不高兴:有什么了不起的,躺下就躺下,
你还能把我吃了?

  于是她躺下了,因为两个人都很瘦,所以她尽量做到不跟他接触,但是他开
始翻来复去的,身体就免不了有接触了。薛布事后试图想回忆,却怎么也想不起
来两个人是怎么开始接吻的。

  两个人抱着吻在一起,他解开她的上衣,捏住她粉红的乳头,她感到一阵快
感冲遍全身,不由得轻轻地叫了一声。他象个婴孩似地吮吸着她的乳房,她这才
找到她身上最敏感的地方,忍不住"嗯嗯"叫着。他费了半天的劲才脱下她的牛
仔裤。她里面穿着从国内带来的内裤,已经有点破了,于是她很不好意思地缩起
身子。他除去她的内裤,开始抚摸她。她的高潮在他的抚摸之下几乎要来了,他
轻轻地问一声:"我能进来吗?"她点点头,他这才脱了衣服,露出了她从没有
见过的极粗大的阳具,她叫了一声:"上帝啊!"

  完事后他们已经躺在了床上,他问:"好吗?"

  她说:"好极了!"

  她的性欲彻底地被他挖掘出来,性爱的欢娱充满了她的每一个细胞,浑身的
毛孔好象突然胀开,从里面跑出来的都是欢快。她对自己突然变得这么淫荡感到
非常不好意思,把头埋在被单里不敢看他,他掀开被单,捧起她的脸开始吻她,
吻着吻着他又硬了。他又捏住她的乳头,她知道这是她身上最碰不得的地方,她
又想要了,于是她爬到他的身上,顾不上任何羞耻,主动地上下颤动起来。

  这一晚他们做了一整夜,她数了一下,一共有八次.

  第二天两个人都没有起床上班,反正他是老板.下午五点钟薛布勉强爬起来,
匆匆洗个澡,略带谦意地对他说:"我的未婚夫要来了。"

  他佼咭地对她眨了下眼睛:"你恐怕再也没有精力接待他了。"

第十四章
  

  薛布赶回家,才喘一口气,俊秀就到了.第一句话就问:"昨天晚上一直打
电话找你,家里,实验室都不在,你到哪儿去了?"

  薛布说:"我在赶论文,争取今年毕业,昨晚在大图书馆查资料查到两点.


  "你要多注意身体,不是让你十二点一定上床休息吗?我十二点以后都不敢
给你打电话."

  "早晨你打了电话吗?"

  "打了,又找不到你.我下午上完课后就赶来了,急死我了,还以为你出什
么事呢."

  "怎么会出事呢?我最近都会在大图书馆查资料的.哎,你找我有事吗?"

  俊秀一把抱住她,往卧室走去:"有重要的事,想你想得要死."

  "我现在好饿,我想先吃饭."

  "好吧,看你好累的样子,不要做饭了,我们出去吃吧."这个男人,这辈
子大概都下不了厨房了,薛布不由想起杰弗瑞每星期三都要亲自下厨为她做一顿
"宫保菜".

  "我也不想出去,我也做不动了,你去随便弄点面条吃好吗?"

  "我哪会做,这样吧,你躺着,我去买外卖来吃."

  他转身就走了,薛布后脚就给杰弗瑞打了一个电话:"对不起,周末不能陪
你,俊秀来了."

  他倒是很大度:"没关系,我的三个小宝宝也要来了,她们会呆两天,我也
不得闲的."虽然露西已经十岁了,他叫他的三个女儿,仍然是"小宝宝"

  他一大度起来,薛布倒有点失望,外国人就这样,一点也不在乎.两人匆匆
说了一些 "我爱你""我想你"之类的,挂了电话.

  好险,刚放下电话,俊秀就进门了,是她最喜欢的西餐:烤牛排,很嫩的那
种,见血的.

  "你买这么贵的?"

  "看你很疲惫,给你补补."

  俊秀伺候着她吃了饭,饭后洗了碗,这是他们认识以来他第一次下厨房,虽
说只是收拾收拾,薛布已经很感动了,想到昨晚的背叛,心里十分过意不去.一
夜的疯狂使她疲惫不堪,她饭后就上床躺下了,俊秀也过来上床躺在她身边,开
始抚摸她,她实在是应付不动了,另一方面又怕下面被杰弗瑞撑大了,引起俊秀
的怀疑.她心怀鬼胎,这样也该算是有外遇了, 她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她只知道虽然俊秀躺在她身边,她心里想的仍然是杰弗瑞.

  "我很累,我想先睡觉."

  "好,跟你说不能熬夜吧,论文不用那么着急的,晚一年半载毕业也没关系
嘛."

  他现在突然变得这样体贴,而且,他是个中国人,文化上毕竟比美国尤太人
更容易接近.加上他那么出色,毕业以后的那份年薪十分可观,经济上会马上超
过拖着三个小孩一个前妻的穷教授.那个还离过一次婚,保不准以后还会不会再
离,再说她也没有勇气去做三个小孩的后母.总之,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俊秀放过
.俊秀娶了她,会跟她好好过一辈子的,她这点信心还是有的.

  性生活上怎么解决呢?她十分困惑,要是能嫁给他们两个,三个人一块儿过
就好了.这怎么可能呢?她被自己的荒唐想法吓了一跳.

  往后的日子,怎么过下去呢?没有男人是一种苦恼,多一个男人更加苦恼.


第十五章


  薛布一觉醒来,心里的结就打开了,反正我还没有结婚,就等于交了两个男
朋友吧,没什么了不起的.两个都有用,两个我都想要.剩下的,过一天算一天
吧.她一想通,情绪就好了.早晨两个人兴致勃勃地做爱,虽然比不上那夜的疯
狂,感觉也不是很差.而且幸运的是那个东西跟本没有被撑大,所以也不会被俊
秀察觉.

  她决定暂时什么也不去想,就这样过下去,走一步看一步吧。

  她打了一个电话回家,她不喜欢打电话回家,每次父母一接到她的电话,就
象抓着一根会流钱的线似的,紧张万分,说话的频率仿佛都快了十倍,匆匆地讲
两句,好象只有一分钟,还没有等她讲完,就匆匆地挂掉。她放下电话,怎么也
想不起来说了些什么,只记得他们再三叮咛:写信呀,写信呀。哪里有时间写信
嘛。而且,她每次都想跟外婆和姐姐说两句,没有一次说成的,使她怀疑她们两
个是不是都不在人世了。家真的实在是太远了,仿佛天人永隔一样,她因为是一
个人出国,什么也没带来,好象怕意外死在这里,回不去了。有一次俊秀心血来
潮,想看她从前的照片,她说:“一张也没带来。”俊秀好失望,怎么会不带照
片来呢?他自己是因为家里太穷,小时候跟本没有照过像。所以他来美国后买的
第一件值钱的东西就是一架高级相机,自己竖了一架三角架,拍了无数张照。拍
出来后才发现自己长得实在不怎么样,于是他发誓要娶个漂亮老婆来改变下一代
的基因。

  俊秀以前极省,他刚来美国才一年,父亲就得了癌,他立刻把第一年存下的
两千块美金都奇回家,自己带了一百块钱从加州转学到东部,没钱租房子,在同
学家打了一个月的地铺。现在订了婚,又即将毕业,才对自己大方些,况且茹芝
这样臭的水平,从作业到论文没少抄自己的,还没毕业,年薪六万的工作已经在
等着她了。他起码也是那个数吧。

  他每年都寄很多的钱回家,美元拿回去毕竟值钱。他最喜欢薛布的就是她从
不会干涉他寄钱回家,倒底是女博士,经济自立。她自己倒很少寄,他们订婚以
后,他以她的名义寄了五百块钱给她家,很快就回了信,战战兢兢的口气,吩咐
再也不要寄钱来,家里不需要。怎么可能不需要呢?他是看了华夏文摘上说,纺
织业不景气,工人都下了岗,难道只有他们一家厂子景气嘛?自己家那头,倒是
习惯了寄钱。她母亲生了九个孩子,死掉一个二姐。只有他一人在国外,七个兄
弟姊妹加上父母,好象要指望他过一辈子似的,所以他虽然口口声声说薛布毕业
后可以不工作,心里还是希望她有个好工作的,她这行虽说大部分要做博士后,
象她这样做个两三年博士后,找个年薪不错的工作还是没有问题的。

  有着高薪的诱惑,两个人周末倒是拚了命,在图书馆里呆了两天,两人同时
做论文,面对面坐着,每人面前堆了一大堆文献,人完全被埋在文献里,近在咫
尺,却谁也看不见谁。

第十六章


  星期天晚上俊秀回学校,薛布等不极地跑去见杰弗瑞,两个人见了面顾不上
说话,干材烈火似地上了床。俊秀到了后总要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当然是找不到
人,写论文写得真不要命了吗?也不打电话来了。正想着电话就来了,他吩咐了
几声不要太累,才放心地去睡。

  这样平安无事地过了几个月,梅尔博士回来了。他在中国时就听到薛布的成
绩,回来后依然很兴奋,见到薛布非常高兴,因为她的缘故,他对中国学生情有
独钟,这次在中国一下子招了四个,而且都是暑假就来,先在实验室干三个月。
薛布这下有活干了,负责培训他们。她倒是尽心尽力地教他们,可是她发现,才
出国三年多,国内来的人就发生了变化。首先是钱多了。每人都带了两千到一万
美金不等。财大气粗,一来就在学生中心吃饭,开口就要买三四千块钱的车。周
末也不来实验室,说还没玩够呢。她平时时间排得很紧,杰弗瑞那里的实验还没
做完,还要抽空培训这四个小孩,四个都是本科刚毕业,什么都不会,还不好好
学。梅尔也真是的,我是念过研究生的,而且有唐教授和杰弗瑞手把手教过的。
怎么一激动就招来四个没有任何经验的本科生呢?这下实验室里热闹了,嘻嘻哈
哈地讲中文。她觉得工作场合应该讲英文,特别是老美在场的时候,无奈中国人
之间讲英文又特别别扭,只好随他去了。

  薛布在闹哄哄中于次年的一月份找到了一个博士后,就是俊秀学校的医学院,
这辈子没有进过名牌大学的薛布总算可以进名牌大学做博士后了。进去后在餐厅
吃午餐才发现在这里做博士后的中国人真是多如牛毛。很多国内医学院本科毕业
的,在美国没有念过一天书,也成了MD(医学博士),这些人多数没心思做试验的,
都在考医生执照,每年都有人考走的,也有人考了五六年还在弃而不舍地考。考
完后做三到五年不等的实习医生,就应该可以挣大钱了。薛布这才后悔没有在国
内学了医出来,否则也不用念什么博士了。不过她跟他们是不一样的,她即将是
堂堂的美国博士,在[科学],[自然]上有文章的。她正在申请科研经费,希望是
很大的,有了经费她就可以雇他们中的人来做试验了。想到这里她心理稍稍平衡
了些,腰板也挺直了。不管你们将来挣大钱,现在还要当我手下。

  博士学位五月份应该能拿到,只留下一些扫尾工作。研究生院跟医学院隔一
条河,薛布就搬到俊秀那里去住,在这里住四天,星期五回去,加上周末共三天,
加紧把论文写完,和杰弗瑞还有一篇合作的文章也要完成。那边的房子就暂时没
退。其实她过去都是住在杰弗瑞那里的。但俊秀为了跟她同时拿学位,也在没日
没夜地赶。所以两人约好周末都干活,尽量不打电话。

  薛布一搬走,杰弗瑞更加依恋她了,他向她求婚多次,都被她拒绝了。他十
分不理解,他们这样相爱,专业又一致,可以夫唱妇随在科学界大展宏图的,她
为什么一定放不下那个乡巴佬。中国女人都这样从一而终嘛?可是她只不过是订
婚,还没有既成事实呢。

  有一个星期天晚上很晚的时候,杰弗瑞送薛布回俊秀宿舍时终于发了疯,在
楼下大喊大叫:“我要上去告诉他,我现在就上去告诉他,你根本就不爱他,你
爱的是我!”

  薛布吓得面无人色,忙堵住他的嘴:“求求你,别叫了。”

  两人在楼下争执了半天,她才把他安抚下来。悄悄摸摸上楼去,看到俊秀蒙
着脸在床上睡着了,才放心。赶紧脱了衣服,钻进被窝。谢天谢地,俊秀睡着了。

  其实俊秀根本就没有睡着,楼下的一幕,他在窗口都看见了。他早就隐隐约
约觉得有点不对劲,现在一切都证实了他的怀疑,婚礼还没有举行,他就戴上了
绿帽子。这在家乡是要被人笑掉大牙的。他蒙在被子里,痛苦象一把剪刀,一点
一点地把他的心剪成了碎片,一片一片地落在地上。他试图把这心的碎片再拣起
来拼好,它们好象化在泥土里,消失得无影无踪。很久很久,他都觉得胸腔里没
有心,他甚至不觉得心脏在跳动。我这不是死了吗?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4-20 05:18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