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常静:知青岁月小记(五):青儿的故事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常静




UID 9
精华 28
积分 998
帖子 8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9
发表于 2005-6-5 03:3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常静:知青岁月小记(五):青儿的故事

[center]知青岁月小记(五):青儿的故事

常静
[/center]
青儿要出嫁了,那年她刚满十八岁。

青儿是牛家屯的妇女队长。她的俏模样在方圆的十里八村可是数一数二的,身段也无可挑剔,该丰满的部位丰满,该细柳的地方细柳。她性格刚烈,开口像机关枪,走路像一阵旋风,跟她同行的人要一溜小跑才撵得上。

出嫁的头一天,几个媳妇围坐在青儿娘家的土炕上,用做针线活的线帮她绞了脸,面皮开得光光的,眉毛修得细细的。她那两条又黑又粗的大辫子舍不得剪掉,只好被媳妇们绾成了个髻,插上了根鲜艳的簪花。经村妇们灵巧的手一捣持,青儿就俨然一副地地道道的小媳妇模样了。

我去看她时,她的脸上羞羞地红,一副小女人闭月羞花的媚态,与往日那个麻利泼辣的青儿判若两人。说真的,我更喜欢她做姑娘时无拘无束的样子。

明天她就要过门了,成了婆家的人。在乡下,媳妇在家里是没有地位的,忍气吞声,低眉下眼的,一直得熬到做婆婆为止。青儿只大我一岁,还没有完全脱掉孩子气的我,真不敢想象嫁人是个什么滋味。

见我来了,青儿异常高兴,二话不说,一把将我拉到炕头上。我与她并排盘腿坐着,她亲热地拽著我的手,旁若无人地跟我叽叽呱呱地说起话来。看得出来,她很兴奋,也有些紧张。临了,对我千叮咛万嘱咐,“明天一定要早点来呦!”我默默地点了点头,告辞了,不敢再回头多看她一眼。不知咋地,我鬼使神差地就是想哭。

青儿是个干农活的好把式,跟男人比,也不示弱。每次收割,她领著村里的一帮妇女,往那一眼望不到边的庄稼地头上一站,只见她,身体有节奏地一起一伏,镰刀在她手里耍出了个弧形,手起刀落,庄稼在她的脚下一片片地倒下,码得整整齐齐。那个漂亮,令人瞠目。她干农活,与她做人一样,透著一股豪气和洒脱。

我欣赏青儿豪放无羁、倔强不驯的性格,她喜欢我的真诚和天真,加上年龄相仿,我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每次下地干活,她都要我紧挨著她拿垄。她一边忙活自己的那条垄,一边就顺手帮我干上一截。就这样,我断断续续总是能跟上大溜,而其他体力弱的村妇和女知青们就会被甩出很远。

青儿娘家生活十分拮据。老爹是村里的队长,人称牛队长,是个转业军人。他长得人高马大,国字脸,粗眉大眼,紫红脸膛,说话像铜钟,蒲扇般的大手还一挥一挥的,很有些气魄。他争强好胜,事事都不甘落在别人后头。可偏偏老婆的肚皮不争气,一连气儿地生了四个丫头片子。老婆因为生孩子落下了一身病,瘦成了皮包骨,可他还是不饶她,整天缠在她身上,直到给他生了个小子才善罢甘休。可怜的女人,病得哼哼叽叽,一大半的时间都躺在炕上,成了废人。家里也因嘴多底薄,穷得锅朝天碗朝地的。青儿是老大,每天除了下地干活,在家里,也是起五更爬半夜的,伺候老,照顾小。由于特殊的家境,造就了青儿刚强的个性。

青儿的未婚夫是本屯富裕户老李家的二儿子,叫李得林。小伙子长的是要个头有个头,要模样有模样,还有个一杠子压不出个屁的好脾气,与青儿倒也蛮般配。

俩人是自由恋爱的,这在当时的农村颇为罕见。恋爱的全过程也很简单,村民们每天一起下地干活,头顶同一片云,脚踩同一块地,磕磕碰碰,打打闹闹,两人也就在众多人的眼皮底下,稀里糊涂地磕绊到了一块堆儿,就爱上了,就恋上了,青儿就被娶到李家的炕头上来了。

办喜事儿的那天,村里人几乎都齐全了,远道的七姑八姨二叔三舅的也赶来了。 李家的屋里、院里挤满了人, 娃娃们穿红着绿,你追我赶地嘻笑着、打闹着;女人们推著、搡著,三五一堆地扎在一起扯著张长李短;男人们抽著、喝著、嚷著、吼著,个个脸红得象块红布头。 笑声、吵闹声一阵高过一阵,菜香、酒香转眼间飘遍了整个屯子。

院里临时搭起了从村里各家现凑的大大小小的方桌圆桌,饭桌上铺天盖地摆满了大米干饭,猪血肠炖酸菜,猪肉炖粉条,小鸡炖蘑菇,大豆腐炖白菜……。 上菜的全是大盘子大碗,连水桶、洗脸盆也派上了用场。盛著红高梁酒的酒坛子在每张桌子上占据了最显要的位置。

新娘子穿了一件偏襟的大红袄,描了眉,施了粉,说话的语调也比平日软了许多。新郎官着了一套不太合体的咔叽布中山装,也没个话,只是冲着道喜的人憨憨地笑。他寸步不离地跟在青儿的身后,看着他的媳妇呼风唤雨屋里屋外地应酬着。

那天,集体户的知青全到了。男知青们使出了浑身解数,变著法子刁难和捉弄青儿。他们说,不逗白不逗,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啦。青儿给他们点喜烟,被他们噗地一口就吹灭了,点上了,吹了;又点了,又吹了。急得青儿头上直冒虚汗,又不好发作,还得陪著笑脸儿。女生们实在看不下眼,就出来给青儿解围。一胳膊肘子把男生撞得直喊娘,男生就尴尬地嘿嘿傻笑,又不敢对女生发火。

就这样,闹腾了整整一天,村人们该吃的吃了,该喝的喝了,该说的说了,该乐的乐了,该醉的也醉了。慢慢地,人就散了,天也黑下来了。

青儿婚后,小两口的喜庆日子没过上几天,她老爹就确诊得了肺癌,已到了晚期。全家如晴天霹雳,天塌了一般。青儿听到这个噩耗后,自己先病倒了,不饮不食的,不到一个礼拜,人就脱了相,眼眶都塌了。我去看她时,她躺在炕上,脑门上一串拔火罐留下的紫印子,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眼泪一双一对地往下掉。我也找不到合适的话安慰她,就只好陪着叹一阵气落一通泪。

青儿老爹从确诊到去世的日子,加在一块儿,也不过三个月的光景。那一天,青儿的家里人好像都有预感。

记得那是个仲夏的夜晚,知青们收工回来吃了晚饭,在院子里又拉又唱地快活着。青儿一脸焦急脚步匆匆地直奔院子而来。她边走边喊着,“你们快去吧,我爹恐怕是熬不过今晚儿啦!”

全户的知青三步并两步跟着青儿一溜小跑往她家里赶,有人在忙乱中踩掉了前面人的鞋子,被踩掉鞋子的人就捡起鞋子,夹在胳肢窝里,光着脚丫追上去。户里的狗也加入了我们的行列,没头没脑地在我们的前后左右乱跑乱窜。

跑到青儿家院门口,大家都愣住了。

院子里有灯光!是从屋里临时拉出了一根电线。院当中摆了一口厚重的棺材,灯泡就吊在棺材的头端,随夜风摇曳着,发出淡淡幽幽的光,看上去有些瘆人。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战战兢兢地躲在青儿的身后,不敢向棺材里张望。

有人喊到,“队长还在动呢!”我禁不住壮着胆子望过去,只见牛队长瘦了足有两三圈,脸色惨白,双眼塌陷,面孔被病痛折磨得走了形,一件崭新的黑制服套在他的身上,里面显得空荡荡的。他的眼睛半睁半闭,手指在棺材板上艰难地抓挠着……

看见他还活着,大家就七嘴八舌地抢着跟他说话,对着他耳朵说,“我们来看你来了。”听了我们的话,他的手指明显地动得快了些,在棺材板上发出了吱吱的响声。真不敢想象,平日在我眼里那个高大、有威力、有尊严的队长,此刻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绝望,那么的可怜和渺小。

活人入棺我还是第一次亲眼所见,据说这是当地的一种风俗,究竟为什么,我也不清楚,也没敢问。

村民们闻讯陆陆续续赶到了,人们压低了声音相互打着招呼,在青儿家的院子里越聚越多,黑压压的一片。估摸着过了有一袋烟的时辰,我实在不忍心看着队长咽气,就先告辞了。

回到户里,我的心里空落落的,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也没有心思做其它的事情。当时我对青儿一家今后命运的担心已经远远超过了对她老爹生命即将消失的惋惜。青儿是家里的老大,几个弟妹都还小,老娘又跟个废人没什么两样,她爹这一撒手,一家人的重担无疑就要落在青儿一个人的肩上,可她才只有十八岁啊!

正当我拿出日记本,想要记点什么的空当,村里突然停电了!那晚,月亮一直没露头,四周一下子变得黑漆漆的。我蓦地有了一种不祥之兆,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就听不远处传来了哭天抢地的惨叫声、哀嚎声,令人不寒而栗。也是从那一刻起,我开始相信世上一些事的巧合。为什么队长咽气的瞬间,村里突然停了电?难道“人死如灯灭”这句话就是这么来的?!

老爹去世后,青儿和她男人一起搬回娘家住了。从此,李得林成了倒插门的女婿。这一大家子的日子也越发不好过了,青儿老爹看病、下葬的钱都是向别人拉的饥荒。眼看着她一家的窘境,到年底分红时,我把自己一年分到的现金分文不剩地塞给了青儿,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不久,恢复高考制度。中榜后,我就拖着行李卷回了城,和青儿断了联系。

二十六年后,我又见到了青儿,小两口住在我们知青当年住过的砖瓦房里。她还是那副风风火火、快嘴快舌的样子。身体还像当年一样结实,只是额角、眼角添了些细细麻麻的皱纹,象用刀雕刻上去的一般,皮肤显得更黑更粗糙了。他们唯一的儿子早已成家立业,分出去过了。两口子把个小家里里外外墙角旮旯拾掇得干干净净、利利落落。

看得出来,他们的日子过得挺红火。地里除了粮食作物外,还种着各式各样的时令蔬菜,隔三差五拿到集市上去卖,手头上就能弄几个活泛钱,家里添个针头线脑、油盐酱醋、衣裳鞋袜啥的,也不犯难。

我们又一起拉着手,坐在当年我曾睡过的那铺炕上,扯著不咸不淡的家常。二十几年不见,要说的话有一大箩筐,只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当家的李得林还是年轻时那副德行,象一截木头似地戳在墙角里叭哒叭哒地闷头抽烟。偶而,拿眼看我们两下,示意他在听我们说话,可他自己却一声不吭。

青儿再三挽留我住一夜再走,我真后悔不该早早答应了高中同学晚上的聚会。

临走时,我提议和青儿合个影。在我的指点下,李得林手中的相机喀嚓一响,把我和青儿定格在当年集体户的大门口。


刊登在 2005 华夏快递 kd050127.
刊登在《我们》网络杂志第四十八期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6-5 04:1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一口气读完,写得很好,有娓娓道来,一气呵成的感觉.
照片怎么没有?扣一分!

顶部
常静




UID 9
精华 28
积分 998
帖子 8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9
发表于 2005-6-5 04:37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苏月,绕了我吧,容易嘛我?就冲咱这勤勤恳恳的态度,也该加点工分不是?

顶部
金凤





UID 11
精华 22
积分 819
帖子 57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6-5 04:4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欢迎常静到俺这地界来贴文!

立刻给你置顶、上精华,看能不能加分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5-6-5 04:5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瞧瞧,金凤斑竹给精一哈华,立马离二百五近在咫尺咧!

顶部
常静




UID 9
精华 28
积分 998
帖子 8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9
发表于 2005-6-5 05:1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还是金凤善解人意, 不象那谁谁。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25 12:52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