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吃中药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3282
帖子 1229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06-11-21 01:4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吃中药

-松二爷-

  有关中医的讨论在多维博客上进行了一个阵子了。咱不懂就伸长脖子看热闹吧。我只是想大家都客观些,对不同观点都容忍些,这气儿也就顺些(气顺是中医的讲法)。太太是学医的,她说现在国内医改涉及到中医,主要是很多中药介于补药和治病药之间,很难办。照我说再难办也要做个明细规定。嗨,不谈这些。咱是外行,说说我小时候吃中药的事儿吧。

  我自幼出奇的皮肤过敏,主要是对冷风非常敏感,秋冬春三季尤其明显。北京的人们管这皮肤遇冷过敏的反应叫“风疙瘩”(也叫风疹)。皮肤表面又红又痒,起出些边缘凸起的,大大小小的白色团块。那时这皮肤过敏真让我苦恼。有时这“风疙瘩”会起到胃肠道上─肚子疼。记得当年(1960年代初)我最犯愁的是上下学,我要走两站路,冬天一刮风,我的脸就肿起来,有时眼皮都肿起来,像龙井鱼。家里当时也没什么办法(现在医学上也没有什么特效的办法),开始让我吃些治皮肤过敏的西药,如扑尔敏、本海拉明、非那根一类的抑制药(如今还是这样)。这些药疗效很有限,而且有副作用─犯困,我经常在课堂上就睡着了。后来还是我那老姑姑带我去街口的中药房“仁义堂”去看病。

  中药房里有个老中医坐堂,小屋子在药房的一个角落里。老先生瓜皮帽、长袍,长着花白胡子的瘦脸上带着副镜片圆圆的老花镜。硬木桌子上总是有着一壶茶。看病不一定去那儿就看,有时得排个队。

  那老中医叫我坐在桌子边,什么也不问先号脉。他把我的小手放在一个小小的“枕头”上,他的手按在我手腕“切脉”,闭着眼感觉着什么,然后看看我的舌苔,这才问“怎么啦”。待我那老姑姑说明缘由,就拿着个专门的处方纸开药(有张拓蓝纸在下面,一式两份),一边写一边和我姑妈说“胃寒”什么的,嘱咐我不要吃刺激性食物(海产品、牛羊肉、辣椒、葱、蒜等)。那些个草药一开就是一个星期的,每天上下午各一包。方子放在柜台上,让小夥计抓药。你可以等上一个钟头(因为不是给你一个人抓药),也可以先到哪儿去逛逛再回来取。有时我看着夥计抓药。他按照药方在各个靠墙的小抽屉里拿,用精巧的小秤约。有些药得用砧子砸,那“叮叮咚咚”的声音如同音乐。药拿好了就极其熟练地包起来,用细纸绳子捆成好,如同个艺术品。

  可这“艺术品”可真难喝呀。姑妈熬中药是个老手,每次一小碗。可我怎么就那么怕苦呢?喝得我直吐。老姑姑在边上直跺脚,“熬住,熬住!不许吐!”可不,药吐了就白喝啦。有疗效嘛?说不准。反正喝上一、两个星期的中药,“风疙瘩”也好了一些,那身上总是有股子中药味。后来中药房有了“防风通圣丸”(一种绿豆大小的白色小药丸),白开水一送就一包。当然,也要吃上半个月。

  其实中国百姓,特别是农村的,在“文革”前,吃中药是很普遍的,即便现在头疼感冒时吃的药也有中药丸。我个人认为这些普通中药对常见病都有不错的疗效(比如黄连素)。几千年摸索出来的,经验那儿摆着哪。只是中药欠真正定性、定量的科学研究。这需要大量的经费和科技人员。不提这些。

  中医对一些疑难病也有神奇的疗效。我妹妹有过一次不幸的婚姻,第二次结婚后一直没孩子,三十多岁就着了急。朋友给介绍了位山西的老中医。我妹妹专程赶到那小县城里去看。老中医看过后开了两副药。告诉我妹妹,第一副药后肯定能怀上孩子,但有可能流产。如果流产就等半年,再吃第二副药。以后就没问题了。那老中医的话应验了。我妹妹吃了第一副药一个月后就怀孕,可五十天左右流产。半年后再吃第二副,就又怀孕。现在她的那个一米八的儿子已经上了北大附属中学(北京市重点中学)。神了吧?真有点不可思议。

  我的一个哥们儿的妻子也有类似问题。她是怀孕不慎流产后就再也怀不上孩子了。我这傻哥们儿领着老婆去西医看病,大夫光说他有问题,总是“精子成活数不够”(取精液是他最痛苦的事),也就是开维生素E。七、八年过去了,老婆还是“没动静”。他领着太太去看中医,几副汤药下去,没两月就“种”上了。我哥们儿现在这傻大的闺女是全国同龄组(17岁)短跑绝对冠军。又神了吧?

  我太太的同学在加拿大开针灸(电针)所,现在发财了。她的病人多是白人,尤其是老年人。据她讲白人扎针灸疗效好。同时她还为那些看病的老人们开中药,疗效也很好(她说治好过不孕,儿童脑瘫和癫痫也有疗效,老年性关节、肌肉疼痛等都有不错的疗效)。最可笑的是,这位原西医大夫现在迷上了中医,甚至有点走火入魔,特相信迷信那套。家里养的金鱼都得是八红一黑。房间的摆设完全按着风水书来。我真是哭笑不得。我太太原来的科主任也在纽约开针灸所,那老太太讲,针灸确实对白人、黑人更敏感。我的一位朋友原来是医生,现在在新泽西开针灸诊所,来的病人多半是白人,口碑不错。

  当然,中医也并非不误诊。我大舅“文革”之初在“牛棚”劳改伤了腰。后来就截瘫了。他属于“硬瘫”。就是脊柱内水肿压迫神经,造成下半肢体肌肉总是处于痉挛状态。这让他非常痛苦。发病十年,到各个有名医院求医,都没有疗效。后来在北京遇到位中医。那老先生看了我大舅的病后拍胸脯,保证医好,让我大舅“躺着来北京,坐着回杭州(我大舅的家)”。他用的什么药呢?其中有一味药是马前子。我大舅是学农的,知道这药毒性很大!但想想还是把药吃了。既然让人家治,就得相信人家。药吃了以后,果然疗效显著!我大舅都能站起来慢慢走路了。那中医一见大喜,再开的药把马前子增加了三倍。这下坏了。我大舅吃下后马上不能动了。那中医一见也傻了眼,赶紧去医院抢救,大夫说是马前子中毒。等马前子中毒这事过了,我大舅的截瘫当然更糟糕了。我想这也不能说这中医是个庸医,只是他开的药没有定性、定量的科学依据。

  中药中各种各样的壮阳药我很怀疑(也确实没吃过)其疗效。先说到这儿吧。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9-8-24 11:56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